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目光一掃之下,葉凡頓時又現幾個「人才」,渾身都是市井氣,但一身境界也不差,都有武尊或武者巔峰的層次。

「你想吃冰糖葫蘆嗎?」

葉凡忽然轉過頭,看向谷心月。

「冰糖葫蘆……」

谷心月一怔,忽然失神了。

這種東西,很幼稚,記憶也很久遠了,在腦海里早已經塵封不知多久,好不容易才被她翻出來。

最後一次吃冰糖葫蘆,似乎還是離開紫凰宗前幾天,從那以後,她再沒有碰過,看都不曾看過一眼了。

如今被葉凡提起來,讓她不由失神,想起了十分疼愛她的父親。

母親去世的早,都是父親當爹又當娘,辛辛苦苦將她養大的。

父親一心埋頭修鍊,又是一個大男人,照顧孩子已經十分勉強了,更不用說揣測孩子的愛好,問過一群人才最後決定,帶她上街吃冰糖葫蘆。

好在她那時候小,小孩子自然喜歡甜膩膩的東西,倒也沒錯。

冰糖葫蘆不算她小時候最喜歡的東西,但絕對是父親送她最多的東西。

如今,父親已經不在了,問她要不要冰糖葫蘆的,也變成了另一個男人,而這個男人,將會陪伴她一生。

「我要火鳳提子味的。」

谷心月目光柔情似水,輕聲道。

「火鳳提子?」

葉凡眉頭輕蹙,然後轉身走向小販。

小販身穿一襲布衣,濃眉大眼,樣貌平凡,滿臉是溫和的笑,在他周圍,圍了一群哈喇子流了一地的小孩子,相互擁擠著,用力舉起稚嫩的小手,大聲叫著自己喜歡的口味。

小販在推車下取出各色小巧水果,燃起火焰,將糖燒化后將穿成一串串的果串在其中攪拌,然後有用火焰在上面炙烤十多息,最後令其飛快冷卻。

動作很快十分熟練,一串動作如行雲流水,如同雜技,讓人看著便感覺格外的舒服。

這也是個人才啊。

葉凡一看就愣了,這小販居然也有武尊的境界,一手控火手段,讓他都頗為驚奇,似乎有些特殊門道。

可惜,他並不是火系武皇,看不出什麼來。

如此,葉凡就更感興趣了,並沒有急著上前,而是等到小販賣出一串串冰糖葫蘆,打掉一群嘻嘻哈哈的孩童后,才悠然上前。

「不知公子想要什麼口味呢?除了山藥、山楂,還有一般的水果葫蘆,別的不敢說應有盡有,只要公子說出來,或者自備有材料,我這裡都能做出來。」

小販面上笑意滿滿。

葉凡微微點頭,說道:「火鳳提子葫蘆,可以做嗎?」

「火鳳提子?」

小販聞言瞳孔一縮,神情也怔了一怔,又打量了一下葉凡,最後微微搖頭,笑道:「這個還真沒有。」

葉凡不禁失望了一下,只道這小販沒有材料,可惜他自己也沒有。

暗自搖頭,準備回去跟谷心月說一聲,看看她要不要換一個口味。

「赤露果味吧。」

忽然,谷心月的聲音傳來,不知什麼時候,她已經來到葉凡身後,此時出聲說道。

小販不禁再次一怔,眼底帶著一絲驚疑,面帶歉意道:「這個……也沒有。」

「虧你把話說的這麼滿,怎麼什麼都沒有。」

葉凡無語了一下,不知這小販搞什麼鬼,明明攤子上那麼多口味的冰糖葫蘆都有,到谷心月了倒好,連續兩種都沒有,這算什麼。

谷心月倒沒說什麼,打量了一番攤子上的各種冰糖葫蘆,取出二串。

付了錢,葉凡和谷心月繼續向前走去,谷心月自己吃了一串,把另一串遞給葉凡。

「不吃,這是小孩子吃的東西。」

葉凡搖頭不已。

「吃一個嘛,很好吃的,可甜了。」

谷心月嚶嚶直笑,明亮的眼眸眯成了兩道可愛的月牙兒。

「不吃。」

葉凡堅決不張嘴。

「為什麼不吃?」

谷心月含笑。

「就是不想……」

葉凡依舊搖頭。

然而,他一張嘴,谷心月直接把冰糖葫蘆塞到了他嘴裡,把他剩下的話全堵了回去。

葉凡瞪大了眼睛望著谷心月,頓時見到她笑顏狡黠,渾似一隻惡作劇得逞的小狐狸。

正要說話,忽然間,一股十分甜酥,逸散著水果芳香,直甜入心底的味道瞬間傳遍全身,讓他頭皮都微微麻,簡直連心都甜酥了。

不過,這甜味並不膩人,並不讓人反感,總體而言,味道居然十分不錯,水果味道和冰糖味道涇渭分明,又交雜在一起,回味無窮,入味三分。

「好吃吧?」

谷心月笑吟吟道。

瞪了佳人一眼,葉凡無奈的抓著冰糖葫蘆品嘗了起來,不由自主地,忽然想起小販特殊而迅的製作方法,可以確定,其的確有些門道,將火系運用到了做吃的上面,而且可能還有更深的技巧,只是他無法知曉而已。

「有些奇怪,火鳳提子的確十分珍貴,在紫凰宗內只有少部分出身與實力不凡的人才能吃上的上品靈果。可赤露果很常見,他卻說也不能做,這就很奇怪了……」

谷心月此刻很溫婉恬靜,說完一番話,才繼續小口吮吸冰糖葫蘆。

聽谷心月這麼一說,葉凡也感覺有些不對,但並未多想,因為此刻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當這寬闊且極長的街道走到盡頭,葉凡和谷心月的冰糖葫蘆也剛好吃完了……這些特殊的冰糖葫蘆又多了一個特殊之處,耐吃。

又走過幾個路口后,葉凡和谷心月來到了一條頗為偏僻的小巷,巷裡青石板鋪地,青苔夾縫叢生,空氣中充斥著絲絲濕氣。

在小巷兩旁,同樣有一家家店鋪,巷道里行人來往,不算少,但比起主街道就少太多了,稱得上冷清。

被葉凡帶到這裡,谷心月也十分疑惑,不明白葉凡來這裡做什麼。

「陪我給谷6谷大宗主買一份壽禮吧,他老人家大壽,我們做晚輩的空手而來,豈不是失了禮數。」

葉凡淡笑,聲音微冷。

谷心月頓時驚詫地看了葉凡一眼,而後一言不地跟上。

一個時辰后,葉凡和谷心月出來了,二人直奔另一條主街道。

火凰城內每一條主街道都有一座最大的客棧,以及幾座小客棧,這些客棧平日住人不會多,大多是外來散修,以及一些小勢力武者來紫凰宗境內歷練,才會住在客棧。

但今時不同,紫凰宗宗主谷6大壽,各個大勢力小勢力,都有人前來賀壽,即便重要的客人,經過多日飛行,也會選擇在火凰城停駐一下。

當然了,更多的是紫玄皇朝的小勢力,距離的近的那些,老早就來了,但又沒有紫凰宗親自安排在核心之地的住處,就只能先停駐在火凰城了。

客棧內熙熙攘攘,滿桌滿桌的客人,整個客棧的小二、后廚等,忙的腳打後腦勺,入眼處,人頭攢動,耳邊儘是高談闊論與呼喝聲。

葉凡簡單掃了一眼,直奔一條長桌而去,桌后一個架子,上面擺滿了各種酒類和小牌子,桌子過道上站著幾個人,或算賬,或記錄,或找錢……

葉凡走近長桌,不等有人開口,便直接說道:「我找你們大掌柜。」

正對著葉凡的是一個精明的中年人,身形削瘦,蓄著兩撇細長的小鬍子,面龐狹長,噼里啪啦地打著算盤。

聞言抬起頭看了一眼葉凡,眼中閃過一縷縷精光,一副精明的模樣,只看了一眼,就低下頭道:「大掌柜不在。」

「這段時間他都在。」

葉凡淡淡道。

「唔?」

算賬的中年人一愣,終於抬起頭正色看了葉凡一眼,當即叫過來一個少年,低語了幾句,少年也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客官稍等。」

隨即轉頭直奔樓上。

果然,不多時,葉凡就見一個一襲青色長衫,面容流露幾分威儀,龍形虎魄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下來。

中年人與葉凡對視了一眼,幾步上來,拱手就說道:「在下谷西河,閣下是……」

葉凡認真打量了一番,確定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一言不,只遞過去一件小物事。

大掌柜接過來一看,隨即不動聲色地收起,抬手一引,和葉凡一同進入後院一個房間里。

葉凡絲毫不擔心被算計埋伏,大長老如果失敗了,什麼都不可能透露出去,這谷西河也什麼都不會知道。

如果成功了,就更不可能被算計了。

葉凡和谷心月一進入房間,大掌柜轉身便對谷心月行了一個躬身大禮,口中道:「外門執事谷西河,拜見宗主。」

「大長老近況如何?」

谷心月讓其免禮,鬆了一口氣道。

「大長老成功奪回了屬於自己的地位和權勢,正在聯絡其他長老。蒙大長老信任,屬下受命留守接應宗主和葉武皇,大長老還讓屬下將一封信轉交給葉武皇。」

說著,谷西河一抹儲物戒,取出一封溢散淡淡元氣波動,其上紋絡烙印於封口處的信封,恭恭敬敬遞給葉凡。

(本章完)

正在閱讀章節:神武覺醒_768密信

瀏覽閱讀地址: 小女孩並沒有堅持多久,雙手一松,從七八米的高空上尖叫著掉了下來。

滑水道平台上的母親見到之後更是凄厲地大喊,要不是身邊有人抱著她,她幾乎都要跟著跳下來了。

李學浩趕得非常及時,剛剛走到小女孩的腳下,她就摔了下來,正好被他一把接住。怕她受傷,也用上了巧勁,暗中將她身上的力道卸掉了。

如果換了一個普通人,接一個從七八米高空上掉下來的人,哪怕是個七八歲的小女孩,一不小心也是一個骨折的下場,或者倒霉的話被砸死也不一定。

滑水道平台上的母親見到有人接住了自己的女兒,心驚肉跳的同時也急急忙忙地下了平台。

李學浩抱著懷裡的小女孩,她仍在尖叫著,似乎並沒有意識到她已經被人救了。

「和子,你叫和子對嗎?」李學浩叫著她的名字,剛剛聽到了她媽媽的叫喊,估計在整個泳池樂園裡,除了她媽媽身邊的人聽到了叫喊聲,也就只有他聽清楚了。

或許是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小女孩終於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已經被一個人抱在了懷裡,身上也沒有疼痛的感覺。

抬頭看去,當見到是剛剛在平台上和她一起排隊的那個好看的大哥哥時,臉上不由一紅,眼睛有些躲閃,似乎不敢看他,卻又緊緊地縮在他的懷裡。

「已經沒事了。」李學浩以為她嚇著了,輕聲安慰道。

「膩醬,她怎麼樣了?」瓜生麻衣三人也走了過來,擔憂地問道。

「很好,並沒有受傷。」李學浩看了幾人一眼,她們臉上都有擔心之色,就是常年冷著臉的千葉小百合也憂慮地皺著眉頭。

「那就好,多虧了膩醬呢。」瓜生麻衣鬆了口氣,千葉小百合跟間島由貴也放鬆了下來。

小女孩的媽媽在這時急急地跑了過來,身邊跟著不少人,除了之前跟她一起在平台上的「觀眾」,還有幾個穿著正式著裝的人,以及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

「和子,和子……」小女孩的媽媽跑到近前,李學浩小心地將小女孩交給了她,被她一把摟在懷裡。

「媽媽,我沒事。」小女孩顯得非常乖巧,也許是因為被這麼多人看著,有些羞澀,只敢在媽媽懷裡偷看,其中看的最多的自然是救了她的某個「英雄」。

小女孩的媽媽抱過之後,才意識到什麼,連忙將女兒鬆開,在她身上里裡外外檢查了一遍,發現並沒有受傷或任何不妥的地方,這才徹底地鬆了口氣。

「謝謝你救了和子,謝謝!非常感謝!」想到恩人還在身邊,小女孩的媽媽又不斷地朝他鞠躬道謝。

李學浩擺了擺手道:「下次要小心了,最好是不要讓孩子一個人玩那樣危險的遊戲。」

「咳~」聽到說是「危險的遊戲」,小女孩的媽媽還沒說話,那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插嘴道,「不好意思,鄙人叫新井譽夫,是這裡的經理。」

說著話,新井譽夫朝小女孩的媽媽深深地鞠了一躬:「因為對客人造成的事故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無論您有什麼要求,我們都會認真考慮的!」

小女孩的媽媽可能是因為樂園裡的設施差點害了她女兒,理都沒理他,這讓他顯得很尷尬。

尷尬之餘,新井譽夫也沒忘記正事,跟身邊幾個穿著正裝的工作人員說道:「石川、黑田,你們先去把滑水道封了,再找專人來查看是不是哪裡出了故障,一定要保證客人的安全!」

「是!」兩個工作人員離開了。

新井譽夫又看向站在一旁的李學浩,鞠了一躬說道:「也非常感謝您的出手援助,請讓我們盡一點小小的心意,今天您在這裡的所有消費,全部免費。」

全部免費嗎?李學浩倒沒有吃驚,對方的態度非常客氣,是出自真心實意的感激,這也正常,因為要是出了什麼傷亡事故,造成了聲譽上的損失,可能會更加困擾吧。

「免費嗎?」瓜生麻衣在旁聽得雙眼一亮,看著自稱為經理的人,又問了一遍,「今天在這裡的一切消費全都免費對嗎?」

新井譽夫看了看她,有些遲疑,但見到她和救人的少年站在一起,意識是他的同伴,點了點頭道:「是的,全部免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