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白龍加色本是一件非常簡單之事,只要白龍達到一定的水平自然會化為赤龍。而龍傑此時所發生的事情卻是超乎意外,在歷史長河中從為有人發生過這樣的事情,這也許是一個特殊,不知這特殊的背後又是什麼。

可能是由於龍傑躲藏在叢林之中,殺怒剛好結束,只見天空劈下一道閃電,把周圍的樹木劈的面目全非。魔王嶺之人還在興奮之中,打雷劈樹也是常事,因此他們並沒有來次查看。如若他們來次查看,會發現龍傑已變成一具焦黑的屍體,並沒有任何生機。

白龍化赤龍之時遇到這樣的事情不知龍傑是不是不幸或者是一場機遇在等待與他,這誰也不知。天空已經還下著大雨,雨水輕輕灑下飛龍大陸滋潤著萬物。魔王嶺下面的寬道之上沒有任何人際,只剩下血河,空中飄散著濃厚的血腥之味。

一天之後,大雨如約而停,飛龍大陸的西方架起了一道彩虹顯得十分美麗。不知過了多久,在一處剛剛生出草叢的地方,一具焦黑的屍體已經與草叢相連與一塊。

魔王嶺並不是如若其名,他的環境是非常美麗的,這時有幾隻美麗的蝴蝶輕輕的落在了這具焦黑的屍體之上。本來一動不動的屍體手指突然有了一絲的感覺,黑色的皮膚開始慢慢的脫落,脫落的速度並不快,就如蝴蝶脫變般。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黑色的皮膚已經完全脫落,在月光的照射下,皮膚顯得十分光澤,就猶如一塊美玉。面目已經變成了無比的清秀,本來就比女人般的皮膚現在變成了美玉般的存在,不知羨慕死多少女人。

睜開雙眼之間突然有一道閃光從眼中冒出,擊中了不遠處小樹,次樹已經失去了原有的活力。

當然這一切龍傑是不知道的,他現在意志還沒有清醒,他正在努力著回憶著之前發生的事情。可是無論龍傑怎麼想他都能不清為什麼自己在變色之際會發生雷劈的事情,他也沒有過多的想。他現在最重要的事情乃是快速找到衣服,因為雷劈之時他的衣服全部化為廢墟,他現在裸體於身,沒有一絲的遮掩。

商隊之人已經全部死亡,他知道自己的任務已經失敗,他感慨自己為什麼自己的第一個任務卻是以完全失敗而告終。他幸虧有戒指在身,如若戒指也化為無有,那麼他真的是身無分文了。

龍傑在戒指之中找到了一身衣服,他不知道這件衣服是誰給他準備的。這件衣服乃是一件白色的道袍,穿在龍傑身上正是合身,此時的龍傑有了一種神秘之感,此時的他完全像是一名真正的修行者。白色衣服之上沒有任何別緻,就猶如一朵潔白的蓮花出淤泥而不染。

容貌對於修行者並沒有太大的意義,因為修行者的壽命都是比常人長上好多倍。一般練氣者的壽命乃是二百歲,一旦化龍那就是有了質的突變,壽命增加到了六百歲,而達到有色階段,壽命會增加到千年。以後每提升一級則會增加一千歲,但誰也不知道達到紫龍期強者的壽命又該事多少。

龍傑嘗試著運用身上的靈氣來凝結龍,在運用真氣的一刻,他周圍的靈氣就如像回到家般全部朝龍傑撲面而去。一條赤色顏色的龍盤踞在龍傑的身上,龍傑看到赤龍之後非常高興,畢竟自己多年的夢想實現了。

赤龍期也算是修行者的分水嶺,普通之人能夠突破白龍期已是不錯,但突破到有色期那真是難上加難。有人活到幾百年大概也只是白龍期的修為,一輩子無法達到有色期。

龍傑現如今達到了有色期,這也是一種機緣,如若不是得到變態功法《吞天決》,不知會不會晚上一些時日。龍傑身上的一條赤龍的顏色並非與其他之人的赤龍顏色一樣,他的赤龍身上多了一絲的金色,金色之處還多了一道道猶如閃電的符號條紋,使得赤龍更加的神聖。赤龍頭部的紫色的圓點變得更加深了,裡面得能量又多加了幾分。

大道自有大道的道理,龍傑開始就知道自己不同於其他之人,當然這裡面包括功法。龍傑對自己的功法十分喜歡,因此自己與書中記載的修為完全不一樣,龍傑也不去管他,他現在只知道自己可以修鍊了。

第一次與人戰鬥居然還沒有去攻擊,已經被雷電劈的死的不能太死了。如若換成其他之人不知屍體還有沒有,龍傑發現自己的身體變得非常堅硬了,當然這與龍傑身懷龍血龍骨有關,還有龍傑這次被雷劈的機遇。龍傑修鍊的另一門功法《丹修鍊體決》也有一定的關係,這門功法乃是一種煉體的功法,接受各種大道的折磨,最後身體練成不壞之身。這次雷劈乃是大道的一種殘酷的折磨,因此龍傑才能達到現如今身體的堅硬。龍傑沒有用任何修為對著一塊大石頭打了一拳,石頭瞬間變成了兩半,如若換成人,不知能否打成肉餅。

身懷強大功法,自己身體狀況無比的好,想要不變強都不行。如若現在遇到刀疤男子,自己也有一戰之力,雖然過不了幾招,但也足夠自己逃跑。自己現在還處於魔王嶺之中,這裡危險性極大,因此自己也快速的離開這裡。

魔王嶺如同雲諾山脈般隔離了一方,龍傑現如今所在之地離蓮花帝國的國都最近,因此龍傑選擇了去花城。花城畢竟是蓮花帝國的國都,應該有許多事情等待自己去冒險。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龍傑曾經救過兩位蓮花學院的學子,蓮花學院雖然只是一所學院,但是學院也算得上一個一流的門派,畢竟蓮花學院乃是一個國家資源的供給。

叢林狩獵者在花都有更大的分號,肯定有自己需要的東西。龍傑已經想好,自己在花都加入蓮花學院,在蓮花學院之中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讓龍族之人見了也得有一定的保命的手段。 龍傑現如今達到了有色期,這也是一種機緣,如若不是得到變態功法《吞天決》,不知會不會晚上一些時日。龍傑身上的一條赤龍的顏色並非與其他之人的赤龍顏色一樣,他的赤龍身上多了一絲的金色,金色之處還多了一道道猶如閃電的符號條紋,使得赤龍更加的神聖。赤龍頭部的紫色的圓點變得更加深了,裡面得能量又多加了幾分。

大道自有大道的道理,龍傑開始就知道自己不同於其他之人,當然這裡面包括功法。龍傑對自己的功法十分喜歡,因此自己與書中記載的修為完全不一樣,龍傑也不去管他,他現在只知道自己可以修鍊了。

第一次與人戰鬥居然還沒有去攻擊,已經被雷電劈的死的不能太死了。如若換成其他之人不知屍體還有沒有,龍傑發現自己的身體變得非常堅硬了,當然這與龍傑身懷龍血龍骨有關,還有龍傑這次被雷劈的機遇。龍傑修鍊的另一門功法《丹修鍊體決》也有一定的關係,這門功法乃是一種煉體的功法,接受各種大道的折磨,最後身體練成不壞之身。這次雷劈乃是大道的一種殘酷的折磨,因此龍傑才能達到現如今身體的堅硬。龍傑沒有用任何修為對著一塊大石頭打了一拳,石頭瞬間變成了兩半,如若換成人,不知能否打成肉餅。

身懷強大功法,自己身體狀況無比的好,想要不變強都不行。如若現在遇到刀疤男子,自己也有一戰之力,雖然過不了幾招,但也足夠自己逃跑。自己現在還處於魔王嶺之中,這裡危險性極大,因此自己也快速的離開這裡。

魔王嶺如同雲諾山脈般隔離了一方,龍傑現如今所在之地離蓮花帝國的國都最近,因此龍傑選擇了去花城。花城畢竟是蓮花帝國的國都,應該有許多事情等待自己去冒險。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龍傑曾經救過兩位蓮花學院的學子,蓮花學院雖然只是一所學院,但是學院也算得上一個一流的門派,畢竟蓮花學院乃是一個國家資源的供給。

叢林狩獵者在花都有更大的分號,肯定有自己需要的東西。龍傑已經想好,自己在花都加入蓮花學院,在蓮花學院之中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讓龍族之人見了也得有一定的保命的手段。 人一但有了目標無論道路怎樣艱險都必須走下去,人不能因困難而放棄,要學會堅持,堅持下去才會勝利。

蓮花帝國的國都乃是飛龍大陸上第三大城池,不知佔地多少。如若你在高空觀看,花城就猶如一頭雄獅匍匐與地,只等待著一個時機的覺醒。龍傑這次去的地方便是這裡,龍傑到達的每個城池都不會長留,絕對超不過五天。而如今龍傑即將來到花都,可能會逗留的時間長些。

花都乃是蓮花帝國的首都,也算得上一個大城池,除了一些大家族主控的城池外,花都也算是強悍的城池。

魔王嶺的風景非常美麗,但這裡面危險性極高,因此龍傑也加快了速度。大約一天左右的時間,龍傑來到了花都。

一座宏偉的城池出現在了龍傑的眼前,花都可不同於其他城池,當然在夜晚也可以進入的。城牆無比的高大,這可比風狼郡的城牆高大多了。在夜晚期間,城牆上面接燈打彩顯得非常漂亮,城池上面燈火輝煌,猶如白晝。城池上面站著一個個標準的士兵,他們的氣勢如此莊嚴,遠遠望去他們的身上會出現隱隱約約的白龍。龍傑沒有想到化龍期的修行者居然在花都只是一個看大門的,而自己如今只是一位剛剛赤龍期的修行者,在花都哪裡才是自己的立足之地。

經過一番檢查之後,龍傑進入花都之後,裡面的場景更是讓他震撼至極。一百多米的街道使得整個花都顯得十分高大,街道之上更是車水馬龍,來往之人更是馬不停蹄,顯得十分繁忙。街道兩旁的各種商店都開門迎客,商店之內還有各種各樣的人在匆忙選購各自的商品。在這裡你可以購買各種武器功法丹藥,這可比風狼郡要多的多。

城池之大,何處才是自己安身之地。龍傑現在身上的錢財並不多,他知道在花都這種地方什麼地方都得需要一定的錢財支持,如若不是只能睡在大街之中。從書中龍傑也知道在花都之地是不可以打鬥以及飛行的,除非你是皇親國戚才能在空中飛行,當然一些無比強大的修行者也是可以的,要知道在飛龍大陸上還是以強者為尊的。

城池之中瀰漫著一種緊張的氣氛,讓人不自覺的加快了腳步,雖然龍傑多麼希望自己可以停留下來多看周圍的環境,但自己業被這種氣氛而催促著只好加快腳步。龍傑來到了一家小型客棧之中,要是龍傑有錢絕對不會在此地逗留。

當陽光照在龍傑身上之時,龍傑也從修鍊之中醒來了,昨天晚上龍傑稍微吃了點飯菜就開始修鍊了。他現在達到了赤龍期,以龍傑這般年齡在飛龍大陸也是上等的修鍊體質了。如若讓別人知道龍傑只是半年多的時間從普通者到了如今的赤龍期修行者,不知要驚訝多少之人,在飛龍大陸上排在第一的慕容峰也是修鍊十幾年才達到青龍期,如若龍傑修鍊十幾年該會成長為何種修為。

蓮花學院乃是為蓮花帝國培養人才的搖籃,因此蓮花學院也是常年招生的,只要你想參加,你隨時可以報名,只要你能夠通過考核便能順利進入學院。龍傑當然會選擇今天進入去報名參加學院的選拔,基本上你只要報名參加,都能夠順利進入學院學習。資質差者學院稍微的培養就會分配到軍隊之中,只有能夠有培養價值之人才能夠被學院正式的培養。學院每年都會有一定的測試,如若你無法通過,你的命運也只能在軍隊中度過此生。

蓮花學院隨著蓮花帝國一塊長大,龍傑來到蓮花學院的報名之處。讓龍傑意想不到的是自己遇到了熟人,當然龍傑是不知道的,他應該忘記了這回事。

「你好,請問這裡是報名參加蓮花學院的地方嗎?我要參加報名蓮花學院。」龍傑笑著對坐在眼前的少年說道。

本來今天天氣非常之熱,少年有點不耐煩的說道:「這裡當然是報名之處,難道你沒有長眼睛嗎?」

如若換作以前的龍傑,他可能會上去找他理論,讓這位少年好好的說話,可是自從自己經歷了這麼多德事情,龍傑也學會了忍耐。只有學會忍耐之人才能走的路更遠一些,因此龍傑也只好接受這位少年冷漠的語氣。

這位少年看了龍傑一眼,臉色馬上就變了,笑著對龍傑說道:「怎麼會是你啊恩公,你怎麼要不說,咱們就不會在這裡排隊報名了。」

「你是?」龍傑笑著說道,其實龍傑真的不知道眼前的這位少年到底是誰了。

「你難道忘了,在幾個月前,雲諾山脈之中,你從黑熊口中救出的兩位少年,其中一位就是我啊!」這位少年笑著說道,他沒有想到曾經今天會遇到自己的救命恩人。本來今天不該自己來這裡的,可是自己的實力怎能斗的過自己的同班同學,也知道在這樣的天氣下受罪。

「哦,想起來了,你就是當初在雲諾山脈中差點被黑熊撕破的少年。」龍傑淡淡的說道,龍傑現在才想起來了,但他忘記了這位少年的名字。

「你什麼時候來到花都了,怎麼不來找我啊!」王剛笑著說道,他也知道自己的救命恩人可能早就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

「其實我也是昨天晚上剛到的,今天我也是來參加蓮花學院的選拔,沒想到來到這裡居然碰到你了。」龍傑淡淡的說道。

「還用什麼選拔啊!直接進入就行了,你知道的在這個世道全部乃是以強者為尊,你的實力比我強多了,就不用選拔了。」王剛笑著說道,他知道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實力深不高測,他來參加蓮花學院,還用的上什麼選拔,直接進入就行了。

「私是私,恩情是恩情,無論什麼我都要參加選拔的,這樣才能被別人接受。」龍傑淡淡的說道,龍傑乃是一個光明正大之人,怎能走後門。

「那好吧!你現在在這裡休息一會,我們學校的選拔很快就要開始了。」王剛笑著說道。 蓮花學院乃是蓮花帝國的第一學院,當然也是唯一的一所修行者的學院,普通之人若是能夠進入蓮花學院那簡直就是青雲直步。

稍微填寫了一下基本的資料,當然龍傑用的乃是以往的姓名念丹而參加的蓮花學院。大約過了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這一天的選拔開始了,在這一個小時的時間內,王剛那真是無微不至。這讓龍傑感受到了王剛的熱情,這也讓龍傑知道了王剛乃是重感情之人。

蓮花學院的選拔十分簡單,就是蓮花學院的強者把他們放到一個秘境之中,這裡雖然有一定的危險,但這裡也是考核學員的地方,當然秘境之中乃是蓮花學院所控制的。秘境也是選拔天才的地方,只要你在秘境之中表現非常好,那麼你就會被蓮花學院所重視。

一位滿頭白髮的老者來到了報名之處,王剛這時趕緊過去行了一個標準的弟子禮,笑著說道:「弟子王剛今日於此挑選我院人才,這乃是今日報名之人的名單。」王剛這時把一本藍色的冊子遞給了這位老者。

這位老者乃是蓮花學院的外門長老,專門負責學院選拔弟子的工作,這也是他的工作。龍傑發現自己現在不用神識觀察對方的修為,自己的雙眼就可以主動判斷出來,龍家他自己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龍傑發現這位老者的修為只不過是黃龍期高手,如若自己與他打鬥,自己肯定會在他手中順利逃跑。

「我乃是蓮花學院外門長老柳江,今日你們來我院選拔,我感到十分高興,在這裡我代表學院歡迎你們的到來,在這裡也祝願你們能夠通過選拔。」柳江笑著說道,他的話語讓人感到他非常和藹,讓報名者們感到心頭一暖,也只有這樣的人才適合外門這種工作,這樣的人無論在那個時代都是受歡迎之人。

這時只見老者身上的黃龍飛天,把所有報名之人全部帶入黃龍的身上,還沒有等人反應過來,黃龍已經飛上天空白雲之處。不一會的時間黃龍來到了一處漩渦的外圍,這乃是秘境的外圍的進口。

「這裡乃是選拔之地,在選拔之地的表現也是你們今後進入蓮花學院所享受的待遇,希望你們都能夠取的一個好成績。」柳江笑著說道。

「不知長老裡面有沒有危險的地方,如果有危險我們該怎麼辦?」一位身穿白色衣服的少年說道,他所問的問題大概也是所有選拔人員所要問的問題。

「秘境之中大多數地方都是我們學院所控制的,進入之後你們身上都會出現一道靈符。你們如若堅持不下來,你們可以撕掉靈符便可以出來,到時候自然會有人接待你們。」柳江笑著說道,他也知道這群年輕之人也是怕死之人,學院之所以這樣做法也是為了他們的安全著想。

「不知長老進入秘境以後,學院以什麼方式來選拔我們?」一句淡淡的聲音傳到了眾人的耳朵之中。

「問的好,學院的選拔當然也是分為等級的,你們進入之後會遇到各種妖獸,你們只要殺害這些妖獸得到他們的妖丹就行了,你們得到的妖丹越多,你們進入學院之後所享受的待遇越好。當然這些妖丹最後歸你們所有,這也是學院送給你們的第一份禮物。這裡面的妖獸最上著達到了我都無法抗衡的境界,如若遇到這般妖獸,你們最好選擇逃跑。」柳江淡淡的說道。

此話一出,眾人表情各有不同,現在最高興的莫過於龍傑,因為龍傑的實力現在達到了赤龍期,對付一般的妖獸自己那簡直就是手到擒來。自己在雲諾山脈中經歷了三個月的磨練,自己對付妖獸那也又一套方法了。自己現在已經達到了赤龍期,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資源,而這次居然有免得的資源供自己享受,只希望這次能夠得到大量的妖丹來提高自己的修為。

龍傑他們經過簡單的休息后,一個一個的走進了漩渦之處。當龍傑來到漩渦裡面的時候,讓龍傑感到的秘境的不同,這裡面的場景可是不同於飛龍大陸的任何地方。這裡面並沒有高大的樹木,這裡只有稀疏的草叢,但這裡面的靈氣卻比外面高上多倍。如若生活在這裡,修為肯定會很快的提高。

秘境之地乃是蓮花學院強者用無上神通所建立的一個空間,這裡面所有的環境都是蓮花學院所控制的。在這個空間之內蓮花學院的強者就如同神一般的存在,當然他們是不知道裡面的人要幹什麼。

妖獸的生命力之強,可以生活在飛龍大陸的任何地方,這也導致了整個妖物的數量最多。龍傑開始觀察周圍的環境,這裡也沒有什麼躲藏的地方,四周全是空曠的地方,因此龍傑也只能小心翼翼的前進。不一會的時間,龍傑終於發現了一隻妖獸在遠處吃草,這是一隻低級的妖獸草兔獸,這種妖獸乃是以吃草為生,沒有什麼戰鬥力,也算是食物鏈中最底層的存在。龍傑本來是不想殺害草兔獸的,因為這種妖獸的妖丹並沒有任何能量,對於龍傑來說還不夠塞牙縫的。但是為了更好的進入蓮花學院,龍傑也只好殺害這隻悠閑吃草的草兔獸,龍傑緩緩的來到了草兔獸,這隻草兔獸的反應還比較迅速,還沒有等到龍傑靠近草兔獸,草兔獸早就逃跑了。

龍傑身上的赤龍快速飛了出來,朝著這隻草兔獸猛撲了過去。這隻草兔獸當然抵抗不住龍傑身上的赤龍,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就把這隻草兔獸給殺死了。龍家沒有想到身上的赤龍好像有了意識,有點不受自己自己控制,居然見了草兔獸就猛地撲了上去,就如同多年流浪漢見到美食般。本以為赤龍把草兔獸殺死之後沒有什麼事情了,但龍傑靠近以後發現草兔獸那簡直就是寸骨不剩。

發生如此奇怪的事情,龍傑是徹底的蒙了,他雖閱讀萬卷書,但書中也沒有記載過。 人有很多時候要干一些自己本來不想做的事情,可是生活在這個世界之中,有時為了生存,讓人不得已而為之做一些違背良心之事。

發生如此奇怪之事,龍傑想了半天都無法想出是什麼原因。龍傑發現自己的赤龍把草兔獸給吞噬掉之後,赤龍的實力感覺強了一點,如若不是特意的發現還真發現不知道,提高自己赤龍的實力,這不就是提高自己的實力。龍傑想不明白,身體內的龍形乃是靈氣所化,現在居然如同真實存在般,還以吞噬其他東西來提高自己的修為,這簡直跟人沒有任何區別。

身懷異脈的龍傑註定修鍊的道路與其他之人不同,當然這是一條全新的修鍊之路,因為這條道路上只有一個人,那就是龍傑。龍傑也不管這如此怪異之事,他現在最重要的則是撲殺妖獸,這樣自己才能在蓮花學院裡面有一定的地位。龍傑發現這裡的靈氣可是無比的濃厚,他是不會放過這次機會的,只見龍傑身體就如同一個漩渦般,快速的吸收著周圍的靈氣。當然龍傑所運用的功法乃是《吞仙決》,他不用刻意的修鍊,周圍的靈氣就會進入他的身體之內。

神脈之人乃是上天的寵兒,修行堪稱一日千里,龍傑當然也知道這個道理,他也親身嘗試了,要不然他也不會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從一介廢物到如今的赤龍期的修行者。自己現在修行的速度太快了,如若一直這樣對自己今後的修行不好,因此龍傑決定,他要儘力的壓制住自己的修為,在基礎階段自己要鞏固好,只有基礎牢固,自己今後走的道路才會更遠。如若讓其他之人知道龍傑要每時每刻的都要鞏固自己的修為,不知讓這些人大罵龍傑不。別人都是想法設法的提高自己的修為,可是龍傑確實壓制自己的修為。雖然龍傑說的沒錯,可是在飛龍大陸上還是以強者為尊,如若不儘快提高自己的修為,那還真是一件危險之事。

不一樣的人走不同的路,龍傑本來就與其他之人不同,所以他走的路與別人不同也是理所當然。強者有強者的道路,普通之人有自己的道路。

一邊修鍊一邊尋找著妖獸,龍傑的這種做法不知要羨慕多少人,這樣的做法堪稱事半功倍,又不耽誤完成任務,又可以修行,這樣何樂而不為。

秘境之中沒有高大的樹木,因此在這裡的人即使不用神識觀察也可以很容易找到妖獸的。一會的時間龍傑遇到了一個比較大的獵物,這隻獵物長的如同牛一般,但沒有尾巴,頭上並沒有牛角,只有一根長長的羽毛。這隻妖獸龍傑還是知道的,他的名字叫做無尾牛獸,次妖獸乃是天地間的奇物。

無尾牛獸本身是有尾巴的,頭上也有牛角,但是他們的戰鬥力比較強,又是好鬥的妖獸。之所以說無尾牛獸乃是天地間的奇物那是因為他在打鬥之時,如若抵不過其他妖獸或者人類,他們就會自斷長尾來保全自己的性命。他們每斷一次長尾就會增加一定的修為,當然他們不會無休止的增加修為,他們如若不被強者打的妖丹都不會死亡的。千萬不要忘記妖丹的堅固度可不是一般的修行者可以破壞的,因此無尾牛獸在經過九次變化後會達到藍龍期高手般的修為,當然這也是他們最高的修為。

正在洋洋得意吃草的無尾牛獸還不知道他迎來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剋星,龍傑知道自己是可以輕而易舉的解決眼前的這位妖獸的。這時只見龍傑身上的赤龍快速飛了出去,下一秒時間赤龍就來到無尾牛獸的身邊,只見赤龍張開大口瞬間把無尾牛獸給吞噬了。當然這也是寸骨不剩,妖丹也消失的不見了,龍傑在這次吞噬之中,加上了《吞仙決》,這也使得無尾牛獸快速的被死亡。

輕而易舉的解決完這隻無尾牛獸后,龍傑又開始了新的獵物的尋找。無尾牛遇見龍傑也是他的命不好,如若龍傑不是身懷《吞仙決》這般妖孽般的功法,他是不可能這般輕而易舉的解決這隻無尾牛的。

秘境裡面並沒有黑夜,這裡只有白晝,天空之處當然也不可能存在太陽,也沒有任何白雲。雖然人類強大的修為可以創作這般秘境環境,但怎麼能於大道而抗衡。龍傑這時發現前面有一群白灰色的妖獸,這群妖獸全身白灰色,長的猶如狼般,但你仔細觀看的話,你會發現這些妖獸的尾巴特別的長。其他的地方與狼沒有任何區別,龍傑周圍只有矮小的草叢,並沒有任何檔體的地方。

妖獸能夠生活在任何地方,當然他們的反應能力還是比較靈敏的。龍傑知道他這次遇到**煩了,這群妖獸可是非同其他妖獸。這群妖獸雖然長的像狼,但名字卻跟狼一點也不帶邊,他的名字乃是以他的速度而得風獸。

風獸顧名思義速度與風一樣,其速度在妖獸之中那可是首屈一指,達到皇階妖獸,那速度即使帝階妖獸也無法能比,可想而知風獸的速度有多麼快。

龍傑這次有點害怕了,這次遇到的妖獸那可是上百隻,這也十分符合風獸一貫的作風,他們乃是群落生活的妖獸。龍傑發現他們正在看著自己,一群虎視眈眈的十分的可怕,龍傑現在也有點膽怯了,要知道這些風獸雖然只是赤龍期修行者的修為,但是這乃是上百隻風獸,又是怎能抵抗住的。他們的速度之快,即使自己運用逃跑好功法大概也只能與這些妖獸拼上一拼。如果這個時候放棄的話,那自己簡直什麼成績都沒有,到時候即使進入蓮花學院自己也無法享受好的待遇。

風獸並沒有任何準備就開始向龍傑發起進攻,龍傑也做好最壞的打算,實在不行,自己就要退出秘境。一場少不了大戰即將要開始了,這也可能是龍傑有史以來面臨著最大的危險。 雖說堅持就是勝利,但人世間又有多少之人可以做到這一點,每一個人都會堅持做任何事情,但又有多少之人可以堅持到成功。

此時秘境之中發生著一場大戰,一邊乃是年少的龍傑,另一邊則是百頭風獸。如若換成別人,可能早就放棄了,但龍傑是何許人也。他從小就沒有退縮過,只是一直堅持著。

百頭風獸像是見了美女般不要命的朝龍傑撲去,速度之快讓人還不知發生什麼事情就來到了龍傑的身邊。風獸並沒有像狼一樣包圍住龍傑,他們快速的用鋒利的利爪和獸牙在龍傑身上留下了一道道傷疤。龍傑當然也不甘示弱,赤龍早就迎接前面的風獸,這次赤龍碰到了對手,並沒有像之前那樣輕而易舉解決掉對手。龍傑也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匕首,龍傑一邊運用起逃跑功法,一邊用匕首開始與風獸群廝殺在一塊。幸虧龍傑在龍族之時每月都會觀看家族弟子比武,龍傑也把這些招數也記在心中,又在雲諾山脈中經歷三個月的時間的訓練,因此龍傑現在對付這些風獸還是差不多能夠迎接的。

風獸與龍傑打成一團了,風獸的利爪和利牙把龍傑身上的衣服撕扯的猶如麵條般。而風狼這邊則是少了幾十隻,龍傑現在感到全身的靈氣即將匱乏,如若不是《吞仙決》快速的吸收周圍的靈氣來補充,那他現在可能已經退出秘境之中了。

這時只見一隻風獸速度猶如閃電般超龍傑襲來,鋒利的牙齒狠狠的咬住龍傑的頭。龍傑現在兩條腿以及胳膀之處都有妖頭與龍傑親密的接觸,如若不是龍傑身體堅硬,自己現在就可能會成為他們口中的食物了。

別人都是堅持是最困難的,我要說的是那是沒有把你逼的絕處。如今的龍傑如若現在不堅持的話,那麼自己要成為這群妖獸的美味佳肴了。所以我們有時容易非常想放棄,但你靜下心來想想,你難道一點機會都沒有了嗎?不把人逼上絕路那是不可能放棄的,要相信堅持都會勝利。

與妖獸相比,人類還是比較弱的,尤其是現在的場面,如若龍傑放棄的話,自己在蓮花學院是無法享受到好的待遇的。現在場面已經昏天暗地了,龍傑身上已經沒有以前的秀氣,臉上身上全部是血跡,可想而知龍傑的這次大戰有多麼激烈。

在困境之中有所突破,龍傑這次戰鬥可真是前所未有,風獸與龍傑快合為一體了,這時龍傑身上突然發出了一道無比強大的力量,瞬間把周圍的風獸全部消滅了。龍傑還不是這是怎麼回事,事情就已經解決了。看著一百多隻風狼慘死在自己的周圍,龍傑心裡也有點膽怯了,這是什麼力量才可以做到這一步,龍傑心想這絕對不是自身的力量。

觀察全身,龍傑看到自己身上的一道靈符閃閃發光,龍傑這時才想起來,這道靈符乃是老祖在龍族禁地之時加持在自己身上的。這道靈符可以抵抗住藍龍期高手一擊,對於眼前的風獸那可是雞皮蒜毛。龍傑心中也有點心疼,如此寶貝就這麼簡單的用了一次,還真是可惜,但相對於生命而言,一道靈符那有算得上什麼。

看著傷痕纍纍的身體,龍傑笑了笑,他不是笑的自己有多麼慘,而是笑的自己有多麼的弱小。龍傑不知道,這次生與死的考驗,在今後的修行之中帶來的好處。

現如今的龍傑全身已經沒有了任何靈氣,當然也沒有任何力氣,赤龍已經回到了自己身體之中,沒有了以前的淘氣。秘境之中靈氣濃厚,龍傑什麼也沒有做就開始盤踞下來調息。龍傑運用《吞仙決》快速吸收周圍的靈氣,大約過了一個小時左右龍傑睜開了眼睛,雖然此時的龍傑還沒有恢復過來,但自己還是有了一些可以行走的力量。龍傑也想在這裡多待一會,可是環境不等人,現在的環境可謂是血流成河,空氣中瀰漫著濃厚的血腥之味。妖獸的嗅覺是非常敏感的,如若現在招來一群妖獸的話,那自己真是死無葬身之地。

上百頭妖獸的妖丹很快就在龍傑的手中出現了,這次大概也是龍傑收穫的最大的一次了,有了這些妖丹資源,自己突破青龍期也很快了。

大約過了半天的時間,龍傑突然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拉扯出去了。在這一瞬間眼前的景色完全變了,現在眼前變成了一座高山,自己站在高山之處,眼前有幾位穿戴白色道服的少年站在自己面前。道服之上刻畫著一朵美麗的蓮花。

蓮花自古出淤泥而不染,龍傑知道這眼前的這幾位少年乃是蓮花學院的學員。龍傑看了一下身邊,並沒有跟他進入秘境之人。這是一位長得比較清秀的少年走到了龍傑的身邊,笑著說道:「你好,我是蓮花學院的學員楊帆,今日特地來此接你。」

「你好,我叫念丹。不知這位學長我是否通過了考核?」龍傑笑著說道。龍傑當然知道這學院之間的禮俗,對於學員之間最好的稱呼就是學長學姐。

「你當然通過考核了,你可是在這裡面堅持最長時間的學院,無論你殺敵多少?你肯定會被學院重視的,以後還得請你多多關照。」楊帆笑著說道。龍傑確實不知道在秘境之中會受到一種無形的壓力,普通之人在這種壓力之下根本無法行走。即使修行之人也無法在秘境之中長時間逗留,如若修行之人可以在秘境之中逗留,那蓮花學院所培養學員該是多麼的簡單。

「那就多謝學長了,不知我們學院在何處?」龍傑笑著說道。

「我們今日來就是為了接你進入蓮花學院內部,我們這就走吧!」楊帆笑著說道。

只見楊帆他們白龍飛天,而此時的龍傑則是赤龍騰飛。楊帆看到龍傑居然已經達到了赤龍期,讓他們都感到非常驚訝!沒有想到如此年輕之人居然達到了赤龍期,這在蓮花學院來說也算是一位天才了。 人世之間最可怕的乃是人比人,本以為你是天才,但是不要忘記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句話。

在一片驚訝之中,龍傑也只好淡淡一笑,他並沒有多說什麼。楊帆他們當然不會再把龍傑當成學弟來看待了,要知道飛龍大陸是以強者為尊,自己一個小小的白龍期的修行者怎能與赤龍期修行者可比,而且人家的年齡還比自己要小的多。

楊帆一行人來到了一座宏偉的建築面前,高高的台階直插雲霄之上,白白如玉般的石階顯得特別的莊嚴。

「念丹兄弟,蓮花學院台階我們只能慢慢登上去,這也是一條不成文的規矩。只有長老以及天才才能直接飛上去,這也是他們的待遇,我們這些普通之人只能慢慢的爬上去。」楊帆笑著對龍傑說道,他現在看到龍傑這般實力,他當然要討好一下。只要人在的地方都有江湖,蓮花學院當然不除外,有前途的學員在學院之中會享受很好的待遇,當然走的路也是非常長的。

高階之上還飄散著幾朵白雲,龍傑一行人開始向上爬。楊帆他們不知道爬雲梯的另一個原因,蓮花學院這也是磨練學員的耐性,在上雲梯的時候,會使得學員的耐性有所增加。台階之上還有一點點的威壓,這樣也可以增加他們一定的修為。

大約過了半天的時間,龍傑他們來到雲霄之上,楊帆他們如今累的如狗般,看似龍傑一身輕鬆無比,其實龍傑也是非常累。這個太階並不是因修為的增加而減弱,只要你不是最強者,台階的威壓會隨著你的修為而調整到一定的強度。

大紅色的門出現在了龍傑他們的面前,大門雖然寬廣莊嚴,但並沒有開放。在大門的旁邊的黑色小門倒是開放著,楊帆告訴龍傑大門一般是不開放的,只有等到學院的大型活動或者重要人物強者的到來才開放。

龍傑他們等人從小門進入,這小門是非常矮的,人過之時必須低頭而過。而低頭的時候你會輕易看到謙虛使人進步,龍傑此時也明白了為什麼讓學員在此處而過,這就是為了讓學員知道時刻謙虛,別以為進入次學院就可以飛黃騰達了。

高大的樹木,古老的樓閣,一座座雄偉的建築出現在龍傑的眼前。龍傑在龍族雖然見過比這還要高大的建築,但是兩處欣賞的心情卻是不同,因此龍傑還是認為蓮花學院的建築更好一些。其實蓮花學院建築與半山腰,後面還有一座更加高大的山峰,是人都知道,後面山峰之處才是蓮花學院的真實所在。

不知走了多長時間,龍傑他們來到一座大殿之上,龍傑在來的路上已經看到了學院的繁華,一道道忙碌的身影匆匆而過。大殿的前面與其他修道之府邸一樣有一座九方大鼎,鼎中香火不斷。大殿之門敞開,兩旁之處並沒有任何字體,而在大門上方刻畫著兩隻栩栩如生的紫龍,紫龍中間有三個字體無極殿。

楊帆帶著龍傑一人進入大殿之中,楊帆先是行了一個標準的弟子禮,恭敬的說道:「弟子楊帆見過院長以及各位長老,弟子今日特來交差。」

而此時的龍傑已經把大殿之處的環境看了一遍,大殿之中就有區區幾個人,而且都是滿頭白髮。大殿之中除了擁有一座栩栩如生的神龍雕像之外什麼都沒有了,顯得十分的寬廣。

「你就是前幾日報名參加的學員?沒有想到你居然能夠在秘境之中生活十天,不知你在秘境之中得到妖丹多少?」這時站在大殿中間的一位老者說道,可以從他眼神之中看出一絲的喜悅之情,要知道龍傑可是打破了建校以來的記錄。普通之人在秘境之中只能生活一天,即便是天才在秘境之中絕對超不過三天,而現如今的龍傑卻在秘境可以生存十天,可想而知這位老者此時的心情。

「學生我確實今天剛剛從秘境之中出來,很抱歉我也不知在秘境之中待了多少天,這是我在秘境所獵殺的妖丹。」龍傑恭敬的笑道,並且在此時龍傑從儲存袋中拿出了十顆不同妖獸的妖丹。

當龍傑拿出十顆妖丹的時候,現場已經沒有了任何聲音,全在震撼之中。要知道普通之人進入秘境之中不早早的撕掉身上的救命符已經不錯了,命運好點的能夠得到一塊妖丹,那已經是天才的存在了。像龍傑這般一下子拿出十顆妖丹,那真是從來沒有過。不是秘境之中的妖獸厲害,而是秘境之中的威壓太大了。如若讓他們知道龍傑身上有上百顆妖丹的話,不知會怎麼想。

「小子,你之前是幹什麼的?為何要來我學院?」一位身邊青衣服的老者莊嚴的問道,畢竟如此天才之人,無論到任何門派都非常受歡迎,為何要來次學院。

「我本是山中一獵戶,有一天在打獵之時我吃了一顆不知名的果子,身上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成這樣了。我之所以來咱們蓮花學院,那是因為在半年前,我在雲諾山脈打獵之時,救下了學長王剛,他給了我一枚玉牌,所以我就來找他們來了。」龍傑淡淡的說道,這些話也是龍傑早就想好的,他不知道就是這句不經意的話語,改變了王剛的命運。

「原來如此,不知你當初吃了一顆什麼樣的果子,你現在還能記起來嗎?你現在的修為如何?」一句和藹可親的聲音傳到了龍傑耳朵之中。

「回稟長老,當時我記的那個果子長的長的像是一條龍,我由於沒有指點,我現在的修為只是赤龍期罷了。」龍傑淡淡的說道。

「你小子真是命好,沒有想到你居然能夠遇到萬千不遇的炎龍果,對了,哪棵樹在哪?」一句悅耳的聲音散佈於空氣之中,這也是現場唯一的女性,顯得十分成熟,就如熟透的桃子般散發著誘人的氣息。

凡是達到一定修為的女修行者,可以保持顏容不變,還可以該變一個人的容貌,基本上修行高深之人都長的非常美麗,畢竟是個女人都有愛美之心。 青春乃是無敵的資本,修為高深之人更是無敵的存在,高深之人不僅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容貌身材,還可以青春永駐,這乃是多少普通之人所嚮往的。

「當時我還以為這是棵普通的果樹,我當時就用鐮刀把果樹給砍掉燒了。」龍傑淡淡的說道,龍傑當然知道炎龍果樹身處何處,但龍傑怎能告訴他們炎龍果樹身在何處,要知道炎龍果樹那可是萬年不遇的。

聽到龍傑的話后,眾位長老可是真的氣的不能再說什麼了。一棵可以改變眾生的神樹就這樣消失了,怎能不讓眾長老感到惋惜,他們真想打罵龍傑一頓。

「念丹你既然參加了蓮花學院,你要記住你今後乃是蓮花學院的人啦!你乃是我蓮花學院建院以來最有前途的學員,你是不可能跟大多數學員一樣在大班聽本院長老講課。你在這裡任選一位長老當你師傅,當然這裡也包括我在內。」站在中間的老者笑著說道,其實他是蓮花學院的院長,其實力達到了藍龍期。

師傅領進門,修行看個人,龍傑現在已經擁有了上好的條件,他來此地就是為了能夠找到一個後山,安穩之地可以供自己修鍊。

「我就選這位長老為師傅吧!」龍傑指著站在最後的一位長老說道,自古以來都是師傅選徒弟,而到了龍傑這裡確實徒弟選師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