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白衣男子露出了一絲冷笑,繼續加價道,彷彿魂晶在他眼中一文不值。

「此人難道來自於中央神國!」

雖然東海宮號稱四大陸第一聖地,但讓他們一下子拿出千億魂晶,也將傷筋動骨,所以葉晨風不由得懷疑,白衣男子是否來自於斗魂大陸核心中央大陸。

也只有中央神國的人,可以如此的闊綽,身懷這等巨資。

「這位公子,不知你還繼續加價嗎?」

水寒煙將目光投射向了葉晨風,秘法劍步能拍出這個價格,遠遠超出了她的意料。

「我放棄!」

葉晨風深吸一口氣,輕輕吐出了三個字。

不過他嘴上雖然說放棄,但心中卻沒有放棄,無論如何,他也要得到對他吸引極大地血紅色玉簡。

哪怕對方真的來自於虛無縹緲的神國,他也會全力一搏,等他離開全力搏殺他。

「好,既然這位公子放棄,那我宣布,此次拍賣會最後一件拍賣物,秘法劍步由這位公子拍得。」

水寒煙露出了似百花盛開般的笑容,美得驚人,輕聲宣佈道。 「風公子,這是二百二十億中品魂晶,你清點一下。」

拍賣會結束,葉晨風跟著水寒煙來到了古香古色,透著淡淡蘭草幽香的後堂,水寒煙將一枚暗金色的戒指遞給了他,神色迷人的說道。

「水姑娘,不知這二百二十億中品魂晶可否在姑娘那裡全部兌換成中品天晶?」

為了順利截殺來歷不凡的白衣男子,奪取秘法劍步,葉晨風想要儘可能兌換天晶,提升劍靈傀儡的實力。

「中品天晶我沒有,不過下品天晶我倒是可以考慮兌換給你幾顆。」

水寒煙優雅的坐在了葉晨風對面,將白嫩修長的雙腿纏繞在一起,親自為葉晨風倒了一杯靈茶說道。

「不知這二百二十億中品魂晶可以兌換多少下品天晶。」葉晨風看著水寒煙絕美的面孔,低聲問道。

「下品天晶極其稀少,就算在中央大陸也很少見到,所以兌換價格極高,你這二百二十億中品魂晶,最多只能兌換八顆下品天晶。」水寒煙沉思了一下說道。

「姑娘有多少下品天晶,我想都兌換過來。」

得知水寒煙身上有下品天晶,葉晨風眼睛一亮,開口問道。

「你很需要天晶?」

看著葉晨風眼睛中隱藏的一絲期待,水寒煙手指纏繞了一圈垂在胸前的長發,笑容動人的問道。

金色綠茵 「可以這麼說!」葉晨風坦誠的點了點頭,說道。

「如果你讓我看看你的真容,也許我一高興就兌換給你了。」

水寒煙身子略微前傾,她那對足以讓男人為之瘋狂的兇器直接壓在了桌沿上,極具視覺衝擊的說道。

「那算了,八顆就八顆吧。」

葉晨風有些摸不透水寒煙的底細,不想露出真容,委婉的拒絕道。

「怎麼,你很怕我?」

水寒煙又微微湊近了兩分,細長的眉毛彎了下來,精緻的臉頰露出淺淺的酒窩,神態嬌艷的問道。

「姑娘實力這麼強,我自然心裡害怕。」

近在咫尺的看著水寒煙的俏臉,葉晨風發現她確實屬於特別耐看,特別嬌艷的女子,迎著她的眼神,緩緩地說道。

「咯咯咯,可是為什麼,我覺得你是哪種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種人呢?」水寒煙突然綻放出迷人的笑容,妖嬈的神態讓葉晨風也不由得被吸引。

「我只能說姑娘高估我了!」葉晨風深吸一口氣,按捺住心中的異樣說道:「我確實沒有姑娘說的那般膽大。」

「是嗎?」水寒煙嘴角翹起一個迷人的弧度說道:「我現在突然改變主意了,如果你不給我看真容,我一顆下品天晶也不兌換給你。」

……

「好吧,既然姑娘執意要看我的樣子,那就看吧,只是不要嚇到姑娘才好。」

天晶對於葉晨風來說太重要,只有積攢足夠的天晶,將劍靈傀儡的實力提升到六級戰獸皇境界,他才有資本截殺疑似來自於神國的白衣男子。

無奈之下,葉晨風驅散了幻之道意,恢復了真容。

「咯咯咯,公子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樣年輕,一樣俊俏。」

看著葉晨風清秀的面孔,水寒煙臉上的笑容更濃了,一雙秋水般的眸子中充滿了嫵媚的風情。

「現在姑娘可否將下品天晶交易給我了!」

葉晨風看著水寒煙傾國傾城的嬌容,不冷不熱的問道。

「放心,既然答應了你,我自然不會食言!」水寒煙緩緩地坐了回去,微微張開紅潤的笑容,喝了一口清香的靈茶,從隨身的乾坤戒指中取出了八顆下品天晶,交易給了葉晨風。

「我想多兌換一些下品天晶,不知可以嗎?」感覺水寒煙身上還有下品天晶,葉晨風輕聲問道。

「如果你將水禁三絕最後一式修鍊口訣給我,我再送你五顆下品天晶。」水寒煙嘴角微微上翹,循循善誘的說道。

「不好意思,水禁三絕我只有前兩式,如果有我一定送給姑娘。」葉晨風歉意的說的。

「真的?」

水寒煙並不相信葉晨風的話。

「姑娘不相信,我也沒辦法。」

「好了,時候不早了,不打擾姑娘的雅興了,我走了,後會有期!」

從簡單的交談中,葉晨風越發感覺水寒煙不簡單,而且她的魅力太大,讓葉晨風都有些想入非非,無奈之下,他放棄了繼續交易的念頭,起身就要離開。

「東海宮的人就堵在門口,你這樣出去難道不怕他們報復嗎?」渾身上下透著致命誘惑的水寒煙倚在柔軟的太師椅上,輕聲說道:「而且你身上被那海六長老施加了追蹤印記,無論你變化成什麼樣子,都瞞不住他的神識,而我可以幫你。」

「爛命一條,不值得姑娘關心,告辭!」

葉晨風臉上沒有一絲驚慌,毫無拖泥帶水,轉身離開了。

「有意思的傢伙!」

目視著葉晨風離去的背影,水寒煙漂亮的眼睛中出現了道道魔光,強大的靈魂在她腦海中釋放出來,她很想知道葉晨風如果擺脫東海宮高手的截殺。

「嗯……追蹤印記消失了,以他六級逆獸王境界,竟然發現了三級戰獸皇境界的海六長老在他身上留下的追蹤印記,並將其破壞了。」

感覺到葉晨風身上的追蹤印記突然消失,水寒煙露出了一絲詫異之色,詫異他隱藏的實力,對葉晨風的興趣更濃了,繼續釋放強大的靈魂追蹤他。

「幻之道意,幻化!」

順著一條白玉路,葉晨風來到了金燦燦,刻畫著雲龍的大門處,身子微微一閃,閃到了一株四人合抱,才能抱過來的古木後面,控制幻之道意幻化了身形樣貌。

而一直釋放靈魂跟蹤葉晨風的水寒煙,察覺到葉晨風變化的身形樣貌,頓時氣的臉色通紅,火冒三丈。

她萬萬也沒有想到,葉晨風膽子這麼大,竟然肆無忌憚幻在自己的底地盤,幻化成她的摸樣。

「難道他發現了我的靈魂追蹤?」

水寒煙突然發現,葉晨風沖著自己所在的方向微微一笑,腦海中出現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

如果葉晨風真的發現自己靈魂追蹤,那意味著葉晨風的靈魂超過了自己,這讓她感到了不可思議。

就在她感覺葉晨風遠比自己想象中強大時,葉晨風一個舉動直接讓她氣瘋了。

狠妻耍大牌 葉晨風嘴角微微上翹,當著很多人的面,故意拍了拍自己挺翹的屁股,扭了扭腰,緩緩向拍賣會場外走去。

冷漠系少女 「可惡,可惡的傢伙,我饒不了你!」

水寒煙頓時感覺屁股有些異樣,俏臉變得血紅,滾滾怒火在她胸腔熊熊燃燒,肺都快被氣炸了。

調戲,赤果果的調戲。

作為天之驕女,一向驕傲的她何曾受過這等奇恥大辱,不過這時,葉晨風已經從容的離開了拍賣會場,騙過了埋伏在外的東海宮高手,揚長而去了。 「八皇子,時候不早了,我們走吧!」

身穿深灰色長袍,看似風燭殘年,雙眸渾濁的白髮老者看著戀戀不捨的白衣男子,低聲說道。

「金護法,以你的實力能將那水寒煙給本皇子捉來嗎?」

想到水寒煙那嫵媚勾人的面孔,婀娜多姿的身材,白衣男子就一陣火熱,開口問道。

「八皇子,這神仙島背景很不簡單,這神仙島主是五級戰獸皇,而那水寒煙更加深不可測,但以老朽的實力,卻沒有擒住她的把握。」灰衣老者搖了搖頭說道。

「那水寒煙這麼厲害?」

白衣男子顯然有些不相信灰衣老者的話。

畢竟五級戰獸皇與六級戰獸皇之間的實力差距極大,十名五級戰獸皇都很難抵擋住六級戰獸皇高手的攻勢。

「八皇子,你千萬不要低估了神仙島,我懷疑她與我們一樣,都來自於中央大陸九品神國。」灰衣老者嚴肅的說道。

「什麼……這不可能吧。」

白衣男子臉色微微一變,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質疑道。

「這神仙島不簡單,它很可能是中央大陸某個神國的一枚暗棋,所以我們必須要儘快趕回麒麟神國,將這一消息告訴神皇陛下,提前防範。」灰衣老者深吸一口氣,說道。

「那我們此行目的海底生命禁區呢,就這麼放棄裡面的機緣!」白衣男子不死心的問道。

「那生命禁區禁制太恐怖,以我的實力也很難得到裡面的寶物,等我們回到麒麟神國,取幾件重寶,再想辦法進入裡面奪寶。」

「好吧,那我們就回去吧。」

看著灰衣老者凝重的面孔,白衣男子也感到了事態的嚴重性,無奈忍住心中的衝動,乖乖跟著灰衣老者等人登上了海輪,混在一艘艘海輪中快速的駛離了神仙島港口。

白衣男子一行人剛剛離開神仙島,控制幻之道紋不斷變化身形樣貌的葉晨風來到了港口上,遠遠地忘了一眼駛向遠方的海輪,召喚出魂翼,飛向了天空。

「血色玉簡,如果我眼力不錯的話,這玉簡的價值應該比那劍步的價值還要大。」白衣男子之所以豪拍秘法劍步,也是發現血色玉簡的價值。

但就在他釋放魂力滲透進血色玉簡中,想要查看這玉簡虛實時,一股恐怖的肅殺之氣突然出現,宛如奔涌的潮水,籠罩了整個海輪,讓白衣男子內心猛然一顫。

下一刻,盤膝坐在甲板,鎮守海輪的灰袍老者睜開了渾濁的雙眸,瞬間融合了靈魂獸的力量,大聲喊道:「大家注意,有高手靠近!」

「高手?難道是神仙島的人。」白衣男子有些惱怒的說道,氣沖沖離開了船艙。

他相信以灰衣老者六級戰獸皇境界實力,足以應付任何麻煩,給襲殺之人毀滅性的災難。

白衣男子剛剛來到甲板上,一股恐怖的劍意席捲而來,雲海撕裂,放眼望去,天空都被突然出現的一道驚世劍芒撕裂,裂開了一道巨大的裂痕。

而身處劍勢籠罩下的白衣男子雙腿一顫,有一種被死神盯上的感覺,額頭上瞬間布滿了冷汗。

「小心!」

看著縱橫天地的驚世一劍劈落下來,灰衣老者臉色微變,一根彷彿白骨摸樣,下品道器等級的古杖出現在他手上,全力迎向了這道驚世一劍。

「轟!」

兩股強大的攻擊撞擊在一起,立即在半空中掀起了無窮的風浪,波動著蔚藍色的大海波濤洶湧,掀起了一道道數十米高的巨浪。

「六級戰獸皇!」感覺到剛剛那一劍之威,被震回甲板的灰衣老者臉色微變,看著被劍芒撕裂的雲海,低聲道:「閣下是什麼人,為什麼出手偷襲我們。」

「死人就無須知道我的身份了。」

融合了十三顆下品天晶,一萬顆極品魂晶,短時間擁有六級戰獸皇境界實力的劍靈傀儡從厚厚的雲海中走了出來,目光冰冷的看著灰衣老者等人,霸道無匹的說道。

「好大的口氣!」灰衣老者冷笑一聲,霸氣的回應道:「老夫縱橫斗魂大陸數千年,還從未有人敢這麼對我說話。」

「這隻能說你是一隻井底之蛙!」

劍靈傀儡背負雙手踏空而行,彷彿每踏出一步都能跨越數千米,緊緊地跟隨急速航行的海輪。

「死!」

劍靈傀儡深邃的眼眸中迸射出濃濃的殺光,以身化劍,切開虛空,留下一道觸目驚心的劍痕,斬向了海浪。

看著長達數千米,充斥著毀滅之力的劍芒,灰衣老者臉色大變,瞬間燃燒了靈魂獸血脈,手持道器骨杖迎了上去。

「轟!」

灰衣老者爆發三大道意融進骨杖中,一杖轟擊在了驚世劍芒上,抵擋住了劍靈傀儡以身斬落的劍芒。

「你們保護好八皇子繼續航線,我來對付此人。」

抵禦住劍靈傀儡的攻擊,灰衣老者嚴肅的叮囑一聲,手持下品道器骨杖迎向了上去,與劍靈傀儡在半空中激斗在了一起。

「媽的,這神仙島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截殺我們,你們就等著我麒麟神國報復吧。」

看著攻擊可怕的劍靈傀儡,白衣男子臉色變得陰沉無比,咬牙切齒的說道,先入為主的認為,劍靈傀儡是神仙島派來截殺他們的高手。

看著海輪急速駛離了,劍靈傀儡沒有追趕,以身化劍,全力攻擊灰衣老者,與他激烈的對攻。

「嗯,這是什麼身體。」

灰衣老者使出渾身解數攻擊,但任由他施展何等道技,都無法擊傷劍靈傀儡分毫,反而被劍靈傀儡壓制了攻勢,這讓他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

他吃驚之際,劍靈傀儡突然將攻擊速度提升至巔峰,快到舞動的雙臂彷彿都消失了,只能看到速度疾馳的白影,完全將灰衣老者籠罩了。

「骨杖,破!」

被密集的白色劍影籠罩,灰衣老者源源不斷向骨杖中注入魂力和道意,舞天動地,撕裂著密集落下的劍芒,全力反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