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當眾被拒絕,令司徒老頭的臉紅不已,相當尷尬,葉無天一點面子也不給他。

無奈之下,司徒老頭只能將目光投向司徒薇,估計她今天被帶來,就是要起到這方面的作用吧?

「爺,你可以直接無視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司徒薇說道。

司徒薇這話差點沒將司徒老頭活生生氣死,帶她來,不是讓她說這話,而是讓她來緩和司徒家跟葉無天之間的關係,現在倒好,她這麼一說,明顯就站在葉無天那邊。

葉無天內心一笑,心裡暖暖的,這才是自己人,時刻都想著幫自己。

「我們先走,有點事需要解決。」葉無天對司徒薇說道,整個過程全然無視旁人。

司徒薇乖巧的點點頭,走到葉無天身邊,然後眾目睽睽之下摟著葉無天胳膊,而葉無天則推著歐陽幸月。

司徒薇這樣做,無疑再一次告訴別人她們幾個與葉無天之間的關係。

眾當被打臉的司徒老頭顧不上太多,對著葉無天背影說道:「小薇,有空回家吃飯。」

司徒老頭這話是對葉無天說,要告訴葉無天,司徒家已經準備讓司徒薇認祖歸宗。

葉無天裝沒聽到,更沒停下腳步。

……

……

機場,傑克一行三人出現在東城機場,坐在候機大廳里,傑克那張帥氣的臉蛋吸引了很多『女』生往他看,尤其看到他不時皺皺眉頭,更是讓坐在附近,芳心寂寞的『女』人心痛不如,尋思著是不是通過什麼方式去跟對方搭訕,若能跟這麼一個帥哥共渡一晚那什麼,她們會非常願意。

毫無疑問,傑克的長相對『女』人有著極大的殺傷力。

此時,傑克旁邊的一個同伴小聲在傑克耳邊說了句話,隨後傑克就扭頭朝另一個方向看去。

「傑克,有空嗎?咱們談談。」葉無天趕到機場,跟著他而來的不是司徒薇或歐陽幸月,而是幾個身材高大得嚇人的巨漢。

傑克或許沒想到葉無天會出現,「咱們之間有必要談?」

「相當有必要,關於琳達的事。」葉無天說道:「放心,妨礙不了你太多時間。」

聽到跟琳達有關,傑克猶豫小會,距離登機還有近一個小時,於是他點同意。

剛開始,傑克以為葉無天會隨便找一個偏僻的地方跟他談,哪知葉無天卻直接將他帶到機場外面。

看著眼前的商務車,傑克站著沒動:「抱歉!我沒那個時間。」

「呵呵,放心吧,耽誤不了你登機,真耽誤了,我專程請飛機送你回國。」葉無天笑道。

「有什麼話在這說吧。」傑克不為所動道。

「不方便,這裡人太雜。」葉無天說,「去不去隨你,當然,你要是怕死,也可以不去。」

傑克冷笑:「用不著拿話來剌『激』我。」

「琳達還活著,可是,你知她在哪嗎?又知是誰經歷了那種磨難嗎?我可以告訴你,不是我。」

傑克氣得牙痒痒,葉無天總是拿琳達的事來說,顯然,傑克非常想知道琳達的事。

「希望你別騙我。」說完了,傑克鑽進商務車。

緊跟著,傑克的兩個同伴也同樣跟著鑽進商務車。

車子離開機場后,大概十分鐘的車程,車子停下來,下車后的傑克看了眼四周的環境,沉聲道:「你什麼意思?」

葉無天背靠在車身上,懶洋洋的點燃支煙,吐了個漂亮的煙圈,整個人看上去是那麼的弔兒郎當,「想知我怎麼形容你嗎?」

傑克:「……」

「笨。」

傑克:「……」

「你想做什麼?」傑克隱隱不妙,說話時眼睛不停四下打量。

葉無天哈哈大笑:「做什麼?當然是殺你,把你永遠的留在東城,讓你有去無回,現在你知我想做什麼了吧?」

傑克臉『色』大變,強行按耐住內心驚恐的他說道:「你想嚇我?」

「嚇你?」葉無天好笑,此時,他拍了拍掌,掌聲過後,四周鑽出很多人,將傑克三人團團圍住。

現在,傑克終於相信,葉無天沒騙他,這就是個圈套,從一開始就是個圈套。

「殺了我們,你就不怕?」傑克知道,單憑他們三人之力想突出重圍,不太現實。

「怕?」葉無天譏諷道:「我怕什麼?有什麼好怕?怕你家老頭子找我們報仇?反正你今天也得死,我不怕告訴你,琳達是我害的,是我把她送到非洲那邊讓她成千人騎的『浪』貨,當然,她表面很痛苦,但其實骨子裡是很快樂的,想必你是知道,那些黑人的戰鬥力超強,她一天要接納那麼多個,肯定很快樂。」

傑克臉『色』鐵青,嘴角不住『抽』搐著,瞧著得意忘形的葉無天,他想一拳朝葉無天的嘴角打過去。

「下一個,就是你家老頭,別以為他是一哥,就能怎樣,在我這裡,他什麼都不是。」想到自己差點死在對方的『陰』謀之下,葉無天就滿腹怒火。

瘋了,葉無天瘋了,傑克發現,葉無天就是個瘋子,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子。

看書網首發本書–2aahhh+25547160–>

… 「果然是你。」終於從葉無天嘴裡聽到真相,傑克更氣。

葉無天說道:「何止這件事?很多事情都是我的傑作。」

傑克幾乎氣瘋,葉無天的囂張狂妄讓人抓狂,「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你就不怕?」

「有什麼好怕?況且那些事我現在沒想過,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宰了你。」很多時候,葉無天做事是從來不用考慮後果,比如現在。

「為什麼?我並沒得罪你。」傑克很清楚,以他現在三人之力,遠不是對手。

「很簡單,因為你比我帥。」

傑克:「……」

「這個理由夠充份嗎?不夠的話我還可以再給你一個理由。」

明明看不慣葉無天的囂張,傑克現在卻也無可奈何。

只要是琳達的家人,葉無天都討厭,何況這個琳達也不是什麼好鳥,與琳達一樣,都是中情局的人。

腹黑少東無良妻 傑克哪知葉無天的真實想法?他還在滿腦子在想,就因為自己找得比葉無天帥?所以就得死?天底下哪有這種道理?

「傑克,今天的你只有兩個選擇。」葉無天伸出兩個手指頭:「要麼,單挑,要麼,群毆,隨你選一樣。」

傑克雖氣,同樣,他不想打這一架,無論是單挑還是群毆,當然,若真要他作出選擇,那他會毫不猶豫選擇單挑,至少那樣還能有贏的機會。

「來吧,作出你的選擇,別說我欺負你,今天這一架,你必須得打,贏了,你才有機會活著,不選擇,我只能當你是默認群毆。」

傑克鬱悶,默認?有這樣默認的嗎?他可是什麼話都沒說,就想讓他作出選擇?

「要不要選擇?隨便你。」葉無天又問。

「跟你單挑?」傑克下意識地問。

葉無天淡淡的搖了搖頭:「不是。」

「那是跟誰?」傑克鬆口氣,情報顯示,葉無天身手極為了得,跟他打,輸的一定是他傑克。

「呵呵,我想你還是不太了解吧?沒關係,我向你解釋一下,所謂單挑,是你一個人挑我們一群人,至於群毆么,當然就是我們一群人毆你一個。」

傑克:「……」

傑克幾個被雷翻,被葉無天的無語與無恥雷翻,還有什麼比這更無恥的事嗎?此時此刻,傑克方知,葉無天從一開始就沒想過給他活路,無論選擇哪一個,結果都是一樣,那就是群毆。

氣得不輕的傑克想罵人,當然,更想殺人。

對方越氣,葉無天就越是高興,這對他來說是件值得高興的事,反正就那樣,他喜歡虐對手,每當見到對手被氣得想吐血時,他都會有種莫名快感,這種快感是無法用語言去形容。

「來吧,別浪費時間,還是剛才那句話,你再不作出選擇,就別怪我自作主張,我會認為你默認一種。」葉無天弔兒郎當道。

「葉無天,你別太過份。」傑克遲遲不敢動手,明知自己被侮辱,他也不敢動手,眼下這狀況,一旦動手,他毫無勝算的可能。

「好吧,看來你已作出選擇,沒關係,我知道了。」葉無天說了句:「兄弟們,一走上吧,別留手,人家是強者。」

傑克還想說話,想阻止,如果可以,他不想搞什麼群毆,只想離開,現在,傑克的腸子早就悔青,早知如此,說什麼也不願意離開機場。

隨著葉無天一聲令下,原本圍在四周的眾人全部如狼虎般沖了過來,目標直指著傑克三人而去,至於葉無天,這貨則早早的退到一邊當看熱鬧。

不得不承認,傑克身手相當不錯,剛開始,即使面對多人攻擊,他還能處於臨危不亂,可身手再好,也不可能一直堅持,到最後還是會吃虧。

「傑克,努力堅持啊,我希望你能多堅持一段時間,輸得太快,就沒什麼意思了。」葉無天在一旁吶喊著。

已手忙腳亂的傑克心中的那個氣啊,偏偏這個時候別說朝葉無天衝過去,哪怕開口說話的精力都沒有。

「加油,別讓我失望。」葉無天又大聲道。

「砰!」

傑克一個不小心分神,腹部重重的中了一腳,而這一腳則是將他踹得不輕,幾個踉蹌之後他更是應付不過來,身上連中幾腳幾拳,痛得他不輕。

跟傑克相比起來,他的另外兩個同伴則同樣好不到哪去,早已被打趴在地,面對四面八方的攻擊,他們連還手的力氣都沒有。

「唉!還是差了些。」葉無天搖頭嘆息。

很快,毫無懸念的,葉無天這邊贏了,傑克他們三人身手是了得,但面對葉無天這幫同樣強悍的手下,他們也只有舉手投降的份。

「別殺我。」被制住的傑克喘著粗氣說道,希望葉無天能放他離開。

葉無天蹲在傑克面前:「你認為,我現在還會放你走?」

傑克無語,他其實也清楚,自己今天怕是凶多吉少,葉無天都做出樣這樣,哪還會放他走?簡直開天大的玩笑。

「別殺我,無論什麼條件,我都答應。」傑克求饒,如今的他早已沒有剛才的囂張。

錯嫁替婚總裁 葉無天饒有興趣地問:「真的什麼條件都能答應?」

傑克明白,他沒得選擇,想活命,唯有答應,任何條件,只有這樣,他才會有那麼一絲機會活著。

「很好,把你兩個同伴殺了。」葉無天突然說。

傑克愕然,顯然沒想到葉無天會提出這種條件,相比之下,傑克的兩個同伴大驚,幾乎都同一時間往傑克望去,顯然他們信心不足,不知道傑克最後會不會答應。

「怎樣?能答應嗎?」

「你會放過我?」傑克問。

「傑克,你瘋了?」傑克的一個同伴暗道不妙,傑克會這樣問,就表示他已動心,動了殺心。

葉無天微微一笑,怎麼看怎麼邪-惡的笑容。

此時,傑克已經恢復自由,已經能忍著痛咬牙站起來,神情複雜的看了葉無天一眼,隨後走到他的兩個同伴面前。

「傑克,殺了我們,你一樣還是會死,他會放過你嗎?」傑克的同伴大聲厲吼,又氣又急,同時還有失望,為了活命,他傑克就能不將他們的命當回事,最主要是,就算他們被傑克所殺,到最後,傑克也一樣活不了,這是肯定的,這麼簡單短淺的道理,傑克難道就不知道?

傑克當然知道,他也不敢保證殺了自己這兩個同伴,葉無天就一定會放過他,可他沒得選擇,橫豎都是死,不如拼一拼,他這兩個同伴即使不死在他手裡,最後也會死在葉無天這些人手裡,結果只有一個,死。

葉無天看不起傑克,沒想到這傢伙外表看起來冷酷無情,卻竟然是個軟蛋,隨便嚇幾下就唯話是從。

「放心,我可以向你保證,一定不會殺你。」葉無天拋出一句。

聽到這話,傑克多了那麼一絲信心,突然拿起地上的一塊石頭朝他其中一個同伴的腦袋砸過去。

砰的一聲,他那個同伴直到死恐怕都不敢相信,傑克真會殺他們。

「葉無天,希望你能守信用。」傑克表情猙獰,成功將其中一個同伴殺了之後,他等於過了那道坎,於是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準備將另外一個也殺掉。

「傑克,你瘋了,他是在利用你。」另外一個是又氣又急,想還手,又毫無還手之力,最後只能幹瞪眼,只能看著傑克拿著大石頭朝他腦袋砸過去。

「我做到了。」成功解決另一名同伴后,傑克陰沉地看著葉無天,他是死是活,現在全憑葉無天一句話。

葉無天雙手鼓掌,「不錯,做得不錯。」

「廢話少說,我現在可以走了嗎?」傑克不想在這裡逗留多一分鐘,連殺兩個同伴,他很不舒服,很想離開這鬼地方。

聳聳肩的葉無天攤開雙手:「當然可以,走吧。」

聽聞葉無天同樣他走,傑克倒是有那麼點不適應,他內心已作好準備,葉無天不可能輕易放他走,哪知葉無天卻是痛快的答應了。

「真放我走?」不敢相信的傑克問。

葉無天好笑,這人就是賤,讓他走他還不相信,「走吧,再不走,我可就要後悔了。」

傑克當然不會給機會讓葉無天後悔,馬上轉身準備離開,只是他剛走幾步,又被人給攔下。

「什麼意思?」見自己被攔下,傑克就知道,今天想離開這裡,怕是不可能,葉無天反悔了。

「什麼什麼意思?看不出來?我同意讓你走,他們不同意唄,我是我,他們是他們,他們不同意讓你走,可跟我沒關係。」

聞言的傑克頓時是怒氣攻心,只覺得喉嚨一甜,一股血箭衝口而出,他完全被氣的,被葉無天的無恥給氣得吐血。

「葉無天,我跟你拚命。」知自己被耍,傑克不再抱任何希望,怒意濤天的朝著葉無天衝來。

與此同時,空氣中發出『嗖』的一聲響,一道寒光亮起,目標直指傑克而去……

那道寒光帶著殺氣,傑克感受到了,也想避開,然而,最後還是慢了一步,脖子傳來的陣陣涼意讓他知道,自己完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