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當然,撇開材料受到影響,還可以通過魔法陣來彌補強化武器,各種屬『性』都有自己屬『性』的強化魔法陣,在強化魔法陣的作用下,武器會慢慢蛻變,理論上七級以上武器裝備就可刻畫屬『性』強化魔法陣了。

但現在紫月大陸幾乎所有的七級以上聖級以下的武器裝備都不會刻畫屬『性』強化魔法陣,一方面是絕大部分的煉器師不知道這樣的魔法陣,還有就是覺得沒有必要,也為了保密。

一般七級武器也就一個通用的堅固魔法陣,強化武器裝備本身堅固程度,一個通用的提取魔核內的魔力提升武器威力的魔法陣,但因為是煉器製作,較之普通的四級到六級的打制不可同日而語。

劉飛宇得到了金麗柔夫『婦』的指點,自然知道所有的屬『性』強化陣,還有許多的魔法陣,包括屏蔽『精』神力探查的魔法陣,有了這個,聖級之下的修鍊者是無法探查到這些魔法陣的,即使聖級強者強行探查,也會『激』發自毀魔法陣,使整個魔法陣毀去,讓人探查不到裡面的魔法陣秘密!

第一步融化材料,羅老師也可以幫忙,自告奮勇下,羅老師將七級的千年寒鐵還有一種八級的材料進行融化,畢竟要趕時間,越快越好!

歐陽老師負責切割八級的冰晶,這玩意劉飛宇現在沒有辦法讓其液化,只能採取笨辦法,以後到聖級以後,倒是可以不用火燒而使材料液化,那樣所有屬『性』的材料不會出現屬『性』退化的現象了! ?劉飛宇自己也負責兩種七級材料的融化工作,一種是七級的玄銀,能夠增加鬥氣通透『性』,容易融化,一種是七級的銅母,能夠增加武器的延展『性』和韌『性』,是武器不容易折斷。

歐陽老師先開始,劉飛宇也在第一時間進行銅母的融化,這玩意比玄銀要困難一些,先進行融化,龐大的火屬『性』魔力噴涌而出,匯聚到空中的聚火魔法陣上,劉飛宇用『精』神力托著這一塊兩斤的銅母,放到聚火陣上進行灼燒。

在強大的火系能量的灼燒下,這一塊銅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融化,許多雜質被灼燒成灰,化成黑煙被剔除,劉飛宇又用『精』神力將其中不能灼燒去掉的雜質剔除,這是一個細緻活,也考驗一個煉器師的『精』神力。

一個是『精』神力要挑選那些雜質並將其移除,還有就是『精』神力要經受高溫的考驗,對『精』神力的消耗同樣不小。

這事情這能煉器師自己來進行,羅老師雖然能夠將其融化,但剔除雜質還是要買劉飛宇親自來做,材料的純凈度越高,武器品質越好,否則雜質多了,對成品武器影響很大。

小半個時辰后,這兩斤的銅母被劉飛宇晬煉得差不多了,現在已經只剩下一斤七兩了,以劉飛宇目前的能力,只能做到這樣,不可能將所有的雜質剔除乾淨,一些微小的雜質根本就無法發現。

這樣的純度,原來煉製七級到八級的武器是綽綽有餘,即使是九級的武器,也勉強達標了,另一邊歐陽老師也完成了,還多出了許多,這是劉飛宇特意要求的,以後就可以拿來只用了。

被歐陽老師切割成一毫米見方的晶體,密密麻麻的不下上萬塊,足夠劉飛宇用上很長一段時間了,當然,歐陽老師也不輕鬆,現在一身還全是汗水,不過臉上是掩飾不住的高興。

一件七級的水冰屬『性』武器,一般也就用上數十顆就可以了,夠劉飛宇煉製上百件水冰屬『性』的武器了。

在劉飛宇將玄銀進行融化的時候,羅老師也開始將一斤的鈦進行融化,這是八級的鈦,能夠傳導分散受到的攻擊,有一定的自我修復能力,配合銅母和玄銀能夠使這把武器品質提升不少!

等羅老師將鈦融化后,劉飛宇就接過來進行晬煉剔除雜質,羅老師繼續進行千年寒鐵的融化工作,等劉飛宇剔除乾淨后,羅老師也基本將其融化完全,畢竟羅老師是九級的修鍊者了。

將其餘的已經剔除雜質的融化的材料,轉移給兩位老師托住,放在聚火陣上保持融化狀態,劉飛宇開始對寒鐵進行晬煉,這過程越快越好,否則寒鐵冰屬『性』會有大幅度的降低,如果一直這樣下去,冰屬『性』不光會退去,還會往火屬『性』轉化。

『精』神力全力運轉,儘可能快的剔除雜質,隨著最後一點雜質被劉飛宇剔除,劉飛宇將另外幾種材料一併接管,開始進行融合,在融合差不多的時候,劉飛宇讓羅老師將一小塊八級的水屬『性』的魔核進行融化。

沒有辦法,劉飛宇沒有那些大勢力的能力,配製出液態的魔液,只能採取這樣的辦法,直接融化魔核,因為是水屬『性』,同樣要快,否則屬『性』退化嚴重!

等魔核液化后,劉飛宇直接用『精』神力裹住,直接帶到融化的液體金屬裡面,開始構建魔法陣,劉飛宇一共準備構建六個個魔法陣,一個是普通的堅固魔法陣,一個是普通的提升攻擊力的魔法陣。

還有兩個分別是水屬『性』的強化魔法陣,和冰屬『性』的強化魔法陣,水屬『性』強化魔法陣是必須的,本身這件武器就是水屬『性』的,至於冰屬『性』的強化魔法陣,因為劉飛宇加入了八級的冰晶。

如果沒有冰屬『性』強化魔法陣,八級的冰晶會慢慢的退化,最後會完全失去效果,加入冰屬『性』的強化魔法陣后,就可以維持八級的冰晶,如果冰屬『性』強化魔法陣夠強,等級夠高的話,還可以促使其慢慢進化!

當然,也可以另外增加一顆八級的冰屬『性』魔核,也是可以保持八級的冰晶不退化,但成本要高很多,刻畫魔法陣難度也要提高不少,如果只是單純的水屬『性』修鍊者,無疑是一種『浪』費!

當然,現在劉飛宇刻畫的冰屬『性』強化魔法陣,只能維持,不能強化,不過也是難能可貴了。

最後兩個魔法陣,一個是增加攻擊的鋒銳魔法陣,提高鬥氣的凝練度,增加穿透力,可以通用,如果是配合金屬『性』的魔核製作的金屬『性』武器,將達到威力的極致,可惜金屬『性』金屬『性』的魔獸少,金屬『性』的修鍊者更少。

最後一個是屏蔽法陣,自然就是阻止別人用『精』神力探查的,最基礎的兩個魔法陣沒有必要屏蔽,只是需要屏蔽其餘的幾個魔法陣,水冰屬『性』強化魔法陣還有鋒銳魔法陣,上面還帶著自毀魔法陣,保證即使聖級煉器師也無法得到這些魔法陣。

現在是劉飛宇表演的時間了,歐陽老師和羅老師一邊用『精』神力『交』談,一邊全神貫注的觀察劉飛宇的煉製,生怕漏掉哪怕一個細節!

「這煉器還真是累啊,這還只是一把七級的短劍,用的材料也不多,才數十斤,否則,更加難以承受,靠一個人煉製,難度不是一般的大啊!」羅老師給歐陽老師發出『精』神力信息!

羅老師只是負責一些熔煉工作,還不能進行晬煉,就已經感覺到了煉製的難度,要是一把正常的數百斤的武器,那可要耗神得多,難怪七級以上武器貴上那麼多,也是有道理的。

「嗯,那些能夠煉器的勢力,都有煉器熔爐的存在,可以減少不少的『精』神力消耗,讓煉器變得輕鬆一些,不過,也是需要消耗煉器師不少的『精』力。說不定他們也是幾個人一起煉製也說不定!」歐陽老師心裡十分痛快!

「管他呢,只要劉飛宇能夠煉製出合格的七級以上的武器就可以了,不過我們暫時也不能大量煉製銷售,否則遲早被人發覺!到時候事情就不妙了!」羅老師儘管心裡舒暢,但也沒有得意忘形。 ?現在劉飛宇的煉製工作已經到了關鍵時刻,用『精』神力將幾個魔法陣刻畫到溶液上,並用『精』神力穩定,再將數十個細小冰晶打入到水冰強化魔法陣的節點上。

最後將七級的水屬『性』魔核鑲嵌上去,水屬『性』魔核上已經刻畫好了七級的水龍術,還有一個七級的水系魔法生命之水,除此外就沒有再刻畫封印魔法陣了,一般來說足夠用了,然後迅速控制塑型和冷卻。

生命之水對於療傷效果,主要是內傷方面,在於溫養,對於外傷,效果較光系魔法差很多,沒有光系魔法那麼快的見效,能夠立竿見影,當然,只要時間允許,外傷也是可以治療好的。

只是一般刀劍打鬥,內傷很少,都是明傷,用水系魔法效果不算特別明顯,無法象光系魔法一樣瞬間就有很好的效果,馬上可以重新參與戰鬥!或者恢復戰鬥實力。

如果是鈍武器所傷,受內傷的機會比較多,水系魔法事後可以起到較好的作用,但對戰鬥幫助並不大,不是特別適用的魔法,因此水屬『性』武器封印生命之水的並不普遍,而且價格要高很多,一般冒險隊有水屬『性』的修鍊者的話,也就準備一把帶生命之水的短劍就可以了。

勉強做完這些,劉飛宇已經是大汗淋漓,『精』神力高度負荷,剩下的就是自然冷卻了,現在整把武器一級基本定型,最後階段,劉飛宇用『精』神力在劍柄上刻畫了一些圖案,用顏料充填!

劍身上被劉飛宇刻畫了兩個字,若水,用作劍名,劉飛宇親手煉製的第一柄武器出爐了,水屬『性』七級短劍若水劍!

此劍重量三十二斤,長三十二厘米,劍寬三十二毫米,劍刃中間最厚處三點二毫米,刃長二十厘米,柄長十二厘米,劍柄上雕刻著幾筆簡筆畫,一副海水擊岸圖,將藍礁村外海岸情況刻畫出來。

到現在為止,劉飛宇還是十分懷念在藍礁村的日子,因此才將那一副印象中的海岸圖刻畫到自己的第一柄武器上。

「不錯!不錯!」羅老師拿著劉飛宇煉製的若水短劍,很是仔細的觀看者,雖然通過『精』神力,都已經知道具體情況了,但親手拿在手上,感覺還是不一樣,羅老師很是興奮!

「給我看看!」一旁的歐陽老師看到羅老師很久了都捨不得放下。

最後,兩位老師都仔細看過後,認為劉飛宇煉製的這柄若水劍水準很好,不象一般人初次煉製,塑型容易,但內里就複雜了,也是劉飛宇『精』神力不錯,才能夠做的比較完美。

無論是雜質的剔除,幾種材料的融合,還是魔法陣的刻畫,都是需要『精』神力支撐的,劉飛宇不光『精』神力不錯,本身對金屬也是有著相當的親和,做這些的時候能夠得心應手,自然效果不錯!

論威力,這把七級的若水已經是七級中的頂級存在了,攻擊能力出『色』,劍體防禦很堅固,比之一般的八級武器都不相差多少,或許,只要更換八級的魔核,立馬就是一把八級的短劍。

因為劍身在劉飛宇諸多魔法陣還有八級材料的加持下,已經達到了八級的程度,只差的就是一顆八級的魔核了,不過劉飛宇沒有將八級的魔核鑲嵌上去,第一把武器,紀念而已,沒有必要『浪』費!雖然一顆八級的魔核不算什麼。

要說還有什麼做的不到位的地方,就是第一次煉器,不夠熟練,耽擱了一些時間,讓水冰屬『性』退化較多,不過有陣法加持,還是會慢慢變好!這也是劉飛宇需要加強的地方!

還有就是裡面的魔法陣有一點點的變形,對武器質量有一點點的影響,畢竟全靠劉飛宇一個人控制,分心數用,難免有控制不到位的地方,當然,比之其它的武器,那是好多了,畢竟多了那麼多的魔法陣!

「羅老師,歐陽老師,有沒有興趣收藏!這可是我的第一次作品哦!」儘管有點疲憊,劉飛宇還是似笑非笑的對著兩位老師說道!

「算了,你自己留著吧,你在煉器上很有天賦,只是現在還不宜公開,否則數個帝國,大陸上幾個大勢力都要來格林王國搶人了!」羅老師不忘叮囑。

「這第一把你自己留著就好,以後能夠煉製九級的武器裝備了,再幫我們煉製不遲,以後在外面就不要煉製了,要煉製也是到這裡來,有我們把守,一般情況下是不會泄『露』出去的。」歐陽老師神『色』也是相當的正經,這對於整個王國來說都是相當大的大事!

以後的一個星期里,劉飛宇都在格林魔武學院中度過,主要是煉器,每一天煉製一把,都是七級的武器,現在才接觸煉器,加上本身實力的緣故,煉製八級的武器還很勉強,主要是材料難以融化。

儘管有羅老師幫忙,但剔除雜質還是要劉飛宇自己親自做,刻畫的魔法陣又多,如果只是刻畫兩三個魔法陣,自然要簡單許多,因此現在劉飛宇專心煉製七級的武器,而且以短劍居多。

還有劉飛宇現在的『精』神力,只能托住一百斤左右的物體,要是超過一百五十斤,會很吃虧,超過兩百斤,不好意思,根本無法達成!所以煉製正常的八級武器,還是等自己提升到八級以後再進行,或者只是短劍的話,倒是可以考慮!

隨著熟練度的增加,劉飛宇現在水平是越來越高,雖然只是數次,現在武器中的魔法陣基本能夠達到近乎完美的地步了。還有就是劉飛宇發現煉器同樣能夠加快修鍊速度,尤其對『精』神力,也是一種錘鍊!

還有,劉飛宇也會和兩位老師進行切磋,實戰永遠是最好的提升實力的方法,同樣是近乎自虐的方式,每一次都讓自己受傷不淺,用光系魔法加上水系魔法療傷,第二天又是生龍活虎!

劉飛宇現在樂此不疲,數次都是死裡逃生,令劉飛宇對提升實力有著強大的願望,只要有機會,就會毫不猶豫,受點傷不算什麼,羅老師有光系魔法,自己有水系魔法,恢復很快,最主要的是這樣提升效果很快! ?就在劉飛宇家和學院幾乎兩點一線的生活,費列羅家族和王家都是心中焦急,都明白,現在的劉飛宇就已經難以對付了,還讓其成長下去,還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進步,肯定是越來越難扼殺了。

王家數次催促影殺進行刺殺,儘管影殺已經答應,但一時之間還沒有動作,畢竟在一個王國防守嚴密的都城進行刺殺,怎麼都不是一件小事,畢竟關係到一個王國的臉面,進行刺殺的人員估計會折損不少,一定要做好萬全之策才會行動。

還有,現在是關鍵時刻,影殺組織是某個超級大家族培養出來的勢力,如今正在進行一個龐大的計劃,如今格林王國影殺分部已經接到上面的指令,可以開始行動了,暗殺劉飛宇只是一個信號,一個掀起格林王國動『亂』的信號!

在以前,這些殺手組織,多少會顧忌李家的面子,不會選擇在格林城動手刺殺!否則得罪李家,他們的日子也不好過!以後格林王國的影殺分佈就不會再懼怕得罪李家了,所以格林王國的影殺分部現在這在制定刺殺劉飛宇的計劃。

劉飛宇家裡離格林魔武學院只有短短的一段距離,按照推測,反而是暗殺劉飛宇最好的機會,因為在這裡,劉飛宇自己的防備意思是最小的,只要行動迅速,出其不意,完全能夠得手!

影殺組織殺人,出來不要求當場擊斃,只要在身上劃出一道口子就夠了,他們擅長的是下毒,一種專『門』針對靈魂的毒,當然,也只有七級以上的修鍊者,才能讓他們使用這種毒素。

他們的毒素很詭異,會將修鍊者的識海泯滅,成為活死人,比直接殺死更加讓人抓狂,讓人崩潰,親人朋友只能看著一步步的生機消失,最後最終消亡,而他們什麼都做不了!

對於刺殺劉飛宇,影殺組織也是謀劃了許久,務求一擊必中,否則下一次就更加困難了,為此,影殺組織派出了一個九級修鍊者,兩個八級修鍊者,還有四個七級修鍊者!

先有七級修鍊者出其不意動手,如果不成功,就有八級修鍊者出手,在不成的話,就會是九級修鍊者出手,影殺組織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只要成功暗殺劉飛宇,即使這七個暗殺者全部暴『露』被殺也在所不惜。

以後影殺組織就不會再懼怕李家了,還會輔助王家進行格林王國的權利更迭,對於王家密謀的事情,影殺組織可是十分清楚,現在得到上面的指示,格林王國影殺分部,他們也只是執行者!

這些天里,葉秀雲對劉飛宇感情複雜,雖然心裡還是深愛著劉飛宇,但東方小荷還有歐陽朵拉的加入已經無法逆轉,讓葉秀雲對劉飛宇也是生出一絲異樣的情緒,沒有以前那樣膩著劉飛宇了!這些日子裡都沒有和劉飛宇一起回家,而是住在學院中!

對於葉秀雲來說,也是需要時間來充分接受這一情況,現在給一點時間讓自己冷靜,思考,該怎麼面對劉飛宇,還有以後的姐妹東方小荷還有歐陽朵拉,現在葉秀雲心中發憷。

一個是格林王國大家族的千斤,一個更加不得了,是歐拉帝國皇帝的掌上明珠,一個帝國的公主,想想都是覺得頭大,不可思議,還有一種啼笑皆非的感覺,如果三人關係處理不好,不光對劉飛宇不好,反而會形成阻滯!

「真的如東方小荷說的那樣,自己與她先聯手?」葉秀雲心中思考,無論怎麼樣,自己是最弱勢的一方,歐陽朵拉不用說,背後有一個帝國在撐腰,即使東方小荷也是格林王國數得著的家族!

自己唯一的就只能依靠劉飛宇了,想到劉飛宇為了自己還有東方小荷,不惜得罪歐拉帝國的皇帝,讓葉秀雲心中升起一絲感動,眼淚不自覺的流下:「爹,娘,你們教教孩兒,我改怎麼做?」

在煩『亂』的心情下,葉秀雲不自覺的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今年周年祭的時候,羅老師親自陪著葉秀雲去了一趟藍礁村,那時,儘管哭得稀里嘩啦,但葉秀雲心中還是有依靠,劉飛宇就是他最大的依靠。

如今,這個依靠不是葉秀雲一個人的專利了,讓葉秀雲一時間心中惶恐,儘管從東方小荷的對話中,已經是徹底失去了一次,現在重新擁有,感覺好上一些,但不知道還會不會繼續失去。

亦或是將來自己在劉飛宇心中所佔的地位越來越小,這一點無疑讓葉秀雲心中沒底,但要放棄劉飛宇,葉秀雲心中更加是一萬個不願意!

葉秀雲心中想了很多,如何抓住劉飛宇的心,葉秀雲心中沒底,但當務之急是提升自己的實力,以前也是十分努力,但現在近乎是拚命的狀態,也同劉飛宇一樣,每一天都將自己『弄』的筋疲力盡,渾身是傷!

讓羅老師和歐陽老師看在眼中,都是心疼不已。儘管知道葉秀云為什麼這樣,但這事兩位老師實在幫不上什麼忙,只能勸慰葉秀雲,還有叮囑一下劉飛宇,不能因為東方小荷還有歐陽朵拉而冷落葉秀雲!

這一天,劉飛宇還和往常一樣,往格林魔武學院走去,渾然沒有察覺已經有人準備對自己下手了,這一段路,平時雖然行人相對少點,但畢竟是王都,什麼時候都是有人行走的!

期間多出幾個修鍊者也根本不會引人注意,這些影殺組織的暗殺者,一個個偽裝成一般的行人,『混』跡於人群中,只要不是特別留意,根本看不出來!要不然,連基本的偽裝都不會,也就不能稱為一個合格的殺手了!

「哥哥,這麼早就去學院啊,要不要買朵『花』!我這裡有剛採的鬱金香!」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女』孩上前,滿臉希冀的朝著劉飛宇說道!

這個小『女』孩劉飛宇也是知道的,家裡住在城南,那是平民們居住的地方,她和母親住在一起,父親已經死了,只留下一個小院子,裡面有些土地,這些年靠種些『花』草賣錢度日,日子過的也很清苦! ?「好啊!」劉飛宇走到這個『女』孩面前,隨意的挑選了幾朵鬱金香,『摸』出一枚金幣,隨手給了她!這種普通的『花』,價值並不大,給一個金幣都是算貴了,不是劉飛宇不願多給,但給的多了,不一定是好事!

「謝謝哥哥!」這個小『女』孩心中也是十分高興!連忙答謝!

這時候,劉飛宇也沒有在意,周圍同樣來了兩個買『花』的修鍊者,一個在劉飛宇前面,一樣在挑選『花』朵,一個在劉飛宇的後面,漫不經心的樣子!

在劉飛宇轉身要走的時候,異變突起,這兩個修鍊者瞬間拿出短劍武器,攻擊劉飛宇,那個剛才同樣在選擇『花』朵的修鍊者,一把將那個買『花』的『女』孩推向劉飛宇,驟不及防之下,劉飛宇本能的想躲開。

游魚百變身法立即展開,但這個念頭才一出現,就被劉飛宇自己否決了,如果自己不管賣『花』的小『女』孩,很可能就會摔死,畢竟這只是一個普通的沒有修鍊的小『女』孩,沒有多少猶豫,劉飛宇就抱著這個小『女』孩,並且幫著卸去力道!

然而,兩柄短劍可不管不顧,朝著劉飛宇攻擊而來,也不管會不會傷者這個賣『花』的小『女』孩,甚至有意無意還攻擊這個小『女』孩,為的就是『逼』迫劉飛宇,在這樣的情況下,劉飛宇光有強大的實力,也無計可施!

只短短的一瞬間,劉飛宇背上就被划中一下,傷口並不深,但詭異的是,那兩個攻擊自己的七級修鍊者,看到自己受傷,居然頭也不回的開始逃串,而且是兵分兩路逃串,劉飛宇本能的感覺不好!

只一瞬間,劉飛宇就覺得有一個能量,或者說是毒素,從傷口開始涌動,直撲自己的大腦,劉飛宇連忙調集魔力鬥氣進行攔截,可是毫無用處,只能稍微遲緩一下,來年壓制都做不到。

甚至連『精』神力都被吞噬,一路上『精』神力失去對毒素經過區域的控制!失去『精』神力控制的魔力鬥氣,自然無法阻擋這一股毒素的前進,因為『精』神力一接近那股毒素就被吞噬。

心中冒著無名的怒火,劉飛宇大喝一聲,將賣『花』的小妹妹放到一邊,因為之前那個七級的修鍊者,推出的時候用上了鬥氣,這個賣『花』的小『女』孩受了不輕的內傷,沒有辦法,劉飛宇只能將短劍中封印的生命之水釋放一個給這個賣『花』的小『女』孩,要不然很可能會因內傷至死!

這個賣『花』的小『女』孩被嚇怕了,一下子哇哇大哭起來,在她的心裡,這個好心的哥哥怎麼會有人殺他,因為劉飛宇買過幾次『花』,每次都是給上一個金幣,在小姑娘的眼中,劉飛宇就是好哥哥,那麼其他的幾人,就是壞人了!

展開身法進行追擊,朝著最近的一個追擊,在追擊的同時,用東方小荷送自己的短劍再次釋放了一個生命之水給自己(在以前,可能只寫了一個水龍,現在補上一個生命之水!)

不到數秒,就被劉飛宇追上,拿出東方小荷送自己的七級短劍,乾淨利落的將其滅殺,前後時間不到五秒!因為里學校近,劉飛宇將自己的魔法杖還有藍纓槍全部放在學院了,根本就沒有帶在身上。

只有東方小荷送自己的七級短劍傍在身邊!將一個偷襲自己的修鍊者殺死後,毒素已經漫過背部,直達頸部了,估計要不了多久,就會上升到頭部,這時劉飛宇不做他想,飛速的往格林魔武學院趕去。

因為生命之水同樣沒有效果,只能寄託於學院了,那裡有自己的兩位老師,或許會有辦法,要報仇,以後有的是機會,反正自己已經記下了氣息!

儘管只是短短的『交』手,卻引起了巨大的恐慌,這在都城,都是很少發生的事情,格林魔武學院的強者也是第一時間發覺了,而歐陽老師和羅老師更是知道了是劉飛宇的氣息,當即二話不說,直奔事發地點而去!

影殺組織在邊上掠陣的兩個七級修鍊者兩個八級修鍊者,還有那個九級的修鍊者,至於鬆了一口氣,都在心裡尋思,如果不是利用這個賣『花』的小『女』孩,只怕靠兩個七級的修鍊者根本就達不成目標。

因為劉飛宇展現出來的實力,完全不是七級修鍊者能夠形容的,至少是八級『精』英的層次,至少要暴『露』一個八級修鍊者,甚至是兩個全部都要暴『露』出來。不過總算如期完成任務了。

這個九級的修鍊者可不相信,劉飛宇還有成活下去的可能,因為用的是九級的毒『葯』,能夠滅殺九級修鍊者識海的存在,以後一年左右的時間裡,最開始會識海泯滅,然後身體機能慢慢退化,直至徹底死去!

即使用一些靈丹妙『葯』保持身體機能,也就是一個活死人!一個沒有識海,沒有靈魂的修鍊者,還是修鍊者嗎,還能算是活人嗎?答案是否定的。從容的離開現場,現在還留下,只會增加麻煩而已!

歐陽老師和羅老師才一出校『門』,就碰到了疾馳而來的劉飛宇,一瞬間,兩位老師心裡稍安,因為劉飛宇還活著,只是受了輕傷,不會有什麼事情,不過馬上就神『色』大變,尤其是歐陽老師,暴跳如雷!

因為劉飛宇簡要的用『精』神力告訴了兩位老師現在的情況,還有那個小『女』孩,劉飛宇也沒有忘記,讓老師幫著查看一下。然後自己就關閉了神識,因為現在毒素已經到了劉飛宇的頭上!

都什麼時候了,還在惦記著別人,兩位老師心中苦楚,從剛才劉飛宇的信息中,已經知道劉飛宇是中了影殺組織的刺殺,並且他們成功了!從對方的眼中,都是深深的忌憚、無計可施還有深入骨髓的痛心,同樣有著滔天的怒火!

「歐陽,我們太大意了啊,以為在都城中,沒有人敢動手,沒有想到他們居然真的敢這樣光天化日之下行刺,多好的一個孩子,就這麼被他們給毀了!給毀了啊!」羅老師仰天長嘆!

「這事不能就這麼算了,我找他們算賬去!」歐陽老師怒火中燒!眼中儘是滔天的怒火,似乎要焚燒一切! ?前一段日子,兩位老師還躊躇滿志,為格林王國出了這樣一個絕世苗子而自豪而高興,劉飛宇資質在兩位老師看來,不是最頂尖的,但勝在悟『性』奇高,尤其是自行領悟到速度與攻擊力的厲害關係!

還有,天生不歧視魔獸,因此諸多的奇遇都是與魔獸掛鉤,先後契約七級的影豹,聖級幼獸銀翼雕,還有這一次的聖級食金獸幼獸,收復颶風鷹,火焰獅還有尤豬,放在王國,無一不是驚天動地的大事!

覺醒煉金天賦,前段時間還親手煉製了幾件七級的武器,其水平不輸於三大煉器勢力的諸多煉器大師,在食金獸一族的支持下,煉器前途不可限量,然後而,就在前頭一片光明的時候,就這樣被扼殺了!

心情無比沉痛的羅老師將劉飛宇抱著回到了學院,同時指揮一個老師去看望那個賣『花』的小『女』孩,這是劉飛宇清醒前的請求,羅老師沒有理由拒絕,歐陽老師則去找影殺的麻煩去了……

格林城,影殺分部,如今已經人去樓空,只有一個七級的修鍊者還留在這裡,見到歐陽老師的到來,一點也不驚訝,也不緊張,似乎早就料到會如此,要不然也不會人去樓空了!

「為什麼?」歐陽老師鬥氣噴發,形成一個巨大的能量手,一把將這個七級的修鍊者擒住!

「不為什麼,有人出錢請我們殺他,僅此而已,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是我們的一貫原則!」沒有絲毫害怕!這個七級的修鍊者一本正經的說道!

「我是說為什麼敢在王城動手,不怕得罪我們學院還有王室李家?」

「要在以前,我們是有所顧忌,彼此都留著一些底線,但現在嘛,已經沒有必要了,我們敢做,就代表我們已經不怕了,而且只要你們敢明著對付我們,不光我們影殺格林王國分部會瘋狂刺殺你們,即使上面也會派遣強大的殺手來對付你們!」這個七級的修鍊者寥寥數句話中,包含了許多的信息。

儘管怒火滔天,但歐陽老師真的不敢動手,即使一個可以輕鬆碾死的七級修鍊者,歐陽老師這會只能壓抑著自己的怒火,如果真的如他說的,那預示這這個格林王國將要變天了!

「那有解『葯』不?」歐陽老師狠不起來,語氣中有請求!

「沒有,即使有也不會給你,這是我們的原則,而且你也不要存幻想了,我們下的是針對九級修鍊者的毒,即使有聖級修鍊者出手,也沒有辦法挽救,好好享受平靜的時光吧,不要多久,你們格林王國就會『亂』起來。」這個修鍊者說出了令人無比震驚的事情!

這預示著今後格林王國會很『混』『亂』,到底是影殺在幕後推動,還是王國本身有人要叛『亂』,一時之間,歐陽老師也是陷入到沉思之中,這是一個比劉飛宇遇刺更加令人瘋狂的事情!

看到歐陽老師陷入到沉思中,這個影殺七級的修鍊者慢慢的走出去,現在已經不怕事情泄漏了,王家準備工作已經完成,發動是遲早的事情,提前透漏,影殺組織也沒有安好心。

因為王家他們有三家,而王室李家只有張家還在支持,儘管現在張家態度不明,但影殺組織還是知道,張家暗中是支持李家的,畢竟一個暗殺組織,情報可是一等一的!

提前透漏給格林魔武學院,也等同於告訴李家,好讓他們有所防備,儘管李家這些年也是察覺到了什麼,但也不認為王家短時間裡就會動手,影殺組織要的不是一邊倒的局勢,是希望越『亂』越好!

他們還資助許多的強盜土匪團伙,準備搶劫商隊,製造『混』『亂』。攻擊城鎮等,總之,他們的任務是讓格林王國儘可能的『混』『亂』起來。

影殺組織格林王國分部,已經和王家暫時聯手,自然不可能再留在格林城了,萬一惹的急了,將這個分部滅了也有可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