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當先走在前頭的馬臉男子看著四下廢棄的屋檐,陰惻惻地道。

「是!」

十來名大漢轟然應諾,跑向廢棄莊園。

「咦,老關,你看這屋子挺漂亮的啊!」走到李牧屋子近前,一名滿臉麻子的官兵驚訝道。

「走,咱們進去看看!」

老關看著精緻的大門,眼中帶有一絲貪婪之色,推開了房門。

「你們兩個來我這裡有什麼事嗎?」

站在大廳里的李牧,看著走進來的兩名官兵,冷冷開口道。 對於這些破壞他黑色紙馬的官兵,李牧可不會跟他們客氣。

老關四處打量著屋子裡的東西,沒有回話。

滿臉麻子的官兵,看著屋子中光華繚繞的景象,心中雖驚,但面上仍舊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摸樣,「我們是來這裡抓捕通緝犯的,你可有看見兩名年約十五、六歲的孩童?」

聽到麻子官兵的話,李牧腦海中立刻浮現出昨天下午兩名小乞丐似的小孩。

雖然李牧肯定麻子官兵要找的人,就是他們兩人,但是他剛才製作的黑色紙馬就是被這些人給毀壞的,此時胸中悶氣的李牧哪裡還肯露出半點口風?

「沒有看到!」李牧冷冷開口道。

麻子官兵聽到李牧毫無敬畏的回應,面有不愉之色,但也沒說什麼,正想走人,一旁目帶貪婪的老關卻在此時冷笑開口道∶「沒有?哼哼,這方圓十里之內就只有你一家住在這裡,要說你沒看到那兩個小子,誰會相信?」

麻子官兵聽到后,面色一動,也是瞬間想到了這一點,沉聲喝問道∶「包庇罪犯可是要連坐的,你這廝若是不想被砍頭的話,最好老實交代!」

「說了沒看到,就是沒看到!你們可以走了!」李牧冷聲道。

「哼,看來你這傢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老關,動手!」麻子官兵冷哼一聲,抽出腰間佩刀,徑直上前,想要強行抓捕李牧。

李牧看著兩人圍過來,臉色古井無波,「要在我店裡面對我動手,你最好考慮清楚!」

「考慮?哼,你要是老老實實的交代那兩個小子的下落,順便再給咱們兄弟倆塞點銀子,說不定咱們倆還會放你一馬!」

老關此時也是抽出腰間佩刀,滿臉猙笑的奔向李牧。

「既然你們執意要作死,我也就不勸你們了!」

李牧看著奔向自己的兩名官兵,目露憐憫之色。

麻子官兵和老關聞言冷笑連連,覺得李牧只是在故弄玄虛,根本就不相信李牧。

就在兩人靠近李牧不足半寸之時,屋內兩道紫色雷電一閃即逝,劈在了兩名官兵身上,將兩人電的渾身抽搐倒地。

「這屋子對自己的保護還挺給力的嘛,只一擊竟然就把這兩人給打成這副模樣。」

李牧暗自嘀咕一句,看著仰面倒地的兩個爆炸頭官兵,操控念動力,將他們兩人全都給扔了出去。

啪!啪!

兩道人影落地的聲音響起,引起了還在外面站著不動的馬臉男子和言老大的注意力。

「樊大人,那邊屋子好像有人被扔出來了!」

一直呆在外面,被揍的鼻青臉腫的言老大看著屋子被扔出來的兩人,驚訝道。

「我看見了!」

馬臉男子陰惻惻的目光掃向屋子,尤其是在被扔出來躺在地上的兩名官兵身上停留了幾眼,隨後朝著莊園大聲喊道∶「都給我過來!」

在廢棄莊園里搜尋的一眾官兵聽到馬臉男子發話后,不敢怠慢,全都一路小跑趕到馬臉男子身前。

「都搜完了嗎?」

馬臉男子看著四下圍繞在身側的官兵,開口問道。

「都搜完了,只是還沒有找到那兩個小子。」

一名看似頭領模樣的官兵面色羞愧的低頭道。

「哼!你們五個給我去圍住那件屋子,剩下幾個跟我一起進去!」

馬臉男子伸手指著李牧所在的小屋道。

「是!」

攝政王他叫我小祖宗 一眾官兵應聲后,連忙分散開來,包圍住李牧的屋子。

「你們兩個還活著嗎?」

馬臉男子率領剩下七名官兵,走到李牧屋子前,看著躺在地上面目焦黑一片,頭型爆炸的兩人,冷聲問道。

「哎喲,還、還好!」

躺在地上哀嚎不斷的兩人在看到頂頭上司過來后,連忙掙扎著從地上爬起。

「哼!沒用的廢物!隨我一起進去!」

馬臉男子冷哼一聲,隨即大步走向李牧。

兩名爆炸頭官兵聞言,當即唯唯諾諾的跟在了馬臉男子身後,再度走進屋子。

李牧冷眼看著一眾官兵朝他走來,面上絲毫沒有驚慌之色,只是靜靜的坐在老闆椅上,似是在等馬臉男子進來。

「你是這家店的老闆?」

馬臉男子進來后,直接開口問道。

「不錯,我就是這家店的店老闆。」李牧道。

「你將店鋪開在這種荒無人煙的位置,究竟是做什麼生意的?」

馬臉男子看著屋內的四色光柱,目露驚訝地問道。

「本店回收各種值錢的物品,同時也販賣一切商品。」李牧道。

「販賣一切商品?呵,好大的口氣!」馬臉男子不屑地嗤笑一聲,搖搖頭,「我來問你,你可曾見過兩名年約十五、六的小孩?」

「見過!」

「何時見過?你與他們是什麼關係?」馬臉男子緊緊追問道。

「下午見過,沒有關係。」李牧很是簡單的回應道。

「沒有關係?那你為何要傷我手下,還把他們全都扔出門外?」馬臉男子冷聲喝問道。

「這可怪不得我,這是他們自找的。」

李牧打量著一眾官兵身後的爆炸頭男子,眼帶笑意地道。

「樊大人,這、這人會妖術啊!」

老關伸手指著坐在老闆椅上的李牧,顫音道。

馬臉男子聽到后,看了看兩名官兵滿面焦黑的獨特造型,心中頓時信了幾分,面上不由浮現出忌憚之色,轉頭叫道∶「言老大,你不是這條街道的頭目嗎?你認不認得此人?」

躲在官兵身後,滿臉浮腫的言老大早在剛進來的時候,看見坐在椅子上的李牧,就認出了李牧是昨天用妖法控制住他的人。

由於害怕李牧再次使出妖法,所以言老大才沒敢冒頭,此時聽到馬臉男子叫喚他,卻是苦著一張臉站了出來,低著頭沒敢看向李牧,磕磕巴巴地道∶「不、不認識!」

「不認識?你是此地的頭目,居然還有你不認識的人?」

馬臉男子看著言老大略微畏懼的神色,懷疑道。

「大人,我真不認識啊。」

言老大都快哭了,一邊是手持腰刀的官府,一邊是會使妖法的李牧,兩邊都是能要他小命的人,夾在兩方中間,可謂難受至極。 昨天秦始皇召見小白,說要封小白當丞相了,小白就喜滋滋的去了皇宮。

結果官沒封著,反倒是有幾個身材高大的大內侍衛把小白拖到了凈身房裡。

在小白哭天喊地的求饒聲下,最終還是把小白的小小白給做剁掉了。

。。。。。。

上述只是個小故事,其實小白想要告訴大家,本書太監掉了。

小白以前說過的,如果太監了就會第一時間告訴大家,不會弔著不說的,所以也是特意開了單章告訴大家。

至於為什麼不寫,並不是因為書的成績,說句實話,本書的成績對於我個人而言,我還是挺滿足的,畢竟我只是個新人,能得到幾十位書友的支持,還是挺開心的。

但是最近年關將近,事情超多,小白也已經沒有時間去創作了,手中又沒有存稿,只能選擇進宮服侍皇後娘娘了。

至於下次發書是什麼時候,我也不清楚了,現在正在構思中,沒有5萬字以上的存稿我是絕對不會再發書了。

最後再次感謝一下支持過本書的書友們。

在這裡提前祝大家新年快樂吧,咱們有緣再見! 乾隆三年春,富察世家的九少爺,富察·傅恆大婚。娶的是那拉府的嫡女,瑜真。

是夜,新娘子瑜真已由嬤嬤們洗漱完畢,散了發,只著了銀硃色紗衣,端坐在床邊,佳人靜默,風華如月。

奈何花燭夢成空,新郎影無蹤。

等了許久,傅恆也沒過來共飲合巹酒,她便明白,他定是去了雲池閣陪他的心上人。

想起上午拜過天地后,她就被送入洞房,新郎官面無表情地拿喜秤挑開她的紅蓋頭,一言不發便離開。 總裁愛吻小小妻 她甚至都沒來得及看清他的模樣,她的丈夫,是歪瓜裂棗,還是人中龍鳳?她不得而知,只是瞧見他的背影,如臨風玉樹,挺拔卻漠然。

她有風度,並不代表好欺負。清淺一笑,瑜真紅唇微啟,不怒而威,

「勞煩蘇嬤嬤去雲池閣請九爺過來,告訴他,合巹酒只能與正妻共飲。」

九爺一直不來,蘇嬤嬤也覺焦急,正想著如何請太夫人做主時,這新進門的夫人已然開了口。

眾人皆知,瑜真的曾祖父那拉·明珠可是康熙朝的一代宰相!納蘭·容若是她祖父的大哥,顯赫的那拉氏族,書香門第,大家閨秀,豈能任人欺壓?

而瑜真本是今屆秀女,意外落選,卻又被富察皇后看中,向皇上請旨,將此女賜於她的九弟傅恆為妻。

被譽為滿清第一美人的瑜真會被皇上撂牌子,本就匪夷所思,更讓人啼笑皆非的是,傅恆鍾情之人,乃瓜爾佳氏,年輕氣盛的九少爺不肯妥協,幾番爭執商議,富察家的太夫人想出一個折中的法子,那拉氏為妻,瓜爾佳氏為妾,皆娶進門來。

本想讓傅恆先與那拉氏大婚之後,再納瓜爾佳氏入府,傅恆愣是不同意,不願委屈了他心儀的姑娘,硬要讓兩人同天入府,不然就不拜堂!

惹火小蠻妻:馴服黑帝老公 好不容易成了親,洞房之夜,九爺又不見人影,實在令人難堪。

沒成想,這新夫人也不羞惱,鎮定自若,倒令蘇嬤嬤心生欽佩,即刻福身去辦。

她是府中的老嬤嬤,一直在太夫人身邊伺候,是以在各位少爺面前說話也有些許份量,

敲門入內后,蘇嬤嬤瞧見這妾室新房中亦放了酒盞,兩人似乎在飲合巹酒,這不合規矩啊!既為妾,並無這資格,不過少爺任性,兩個女人都同時納了,還怕什麼?但是有些話,她不得不說,

「少爺恕罪,奴婢斗膽進言,今日好歹是您大婚之喜,夫人那邊,得有交待,明兒個太夫人必然會問起,若是得知您今晚在舒姨娘這兒,大約會怪罪舒姨娘,爺您疼她,也不急於一時,想護著她,便不該讓她才進門便招怨妒。」

瓜爾佳·爾舒聞言,頗覺有理,起身向蘇嬤嬤致謝,「嬤嬤說得極是,春和,你還是聽嬤嬤的建議,今晚先去陪姐姐吧!」

舒姨娘開口喚的,不是九爺的名,而是他的字,看來兩人,感情頗厚。

思量片刻,傅恆深呼一口氣,起了身,又安慰她幾句,這才離開雲池閣,隨嬤嬤前往昭華院。

行至房中,傅恆呵退所有丫鬟嬤嬤,利落甩門,怒視那拉·瑜真!

「要我來作甚?額娘問起,你就不會扯個謊,說我在你這兒?你若善良,我還可敬你,你若惡毒,我只會厭你!」

這一刻,她才看清,這薄情丈夫的模樣,目光冷峻,眉皺成川,不由分說的質問,令她頓生逆反之心,

「憑什麼要求我對冷落我之人釋出善意?幫你瞞天過海?」自私之人,她才不要為他考慮!

「你只顧你們雙宿雙飛,可曾考慮過我的尷尬?太夫人明早問我要喜帕,我是不是該拿舒姨娘的喜帕過來充數?」 「就為一條喜帕?」冷哼一聲,傅恆走向床畔的她,直接掏出一把匕首,在手指上一滑,鮮血瞬時滴落至純白色的喜帕上,最珍貴的東西,他就這般輕易做了假!

看著血滴浸入喜帕,形成一片殷紅,瑜真告誡自己,鎖好心,不要在乎那個傅恆的心在哪兒,她只需謹記,女人一定要做嫡妻!永遠在妾之上!

大婚這一天,只有她能與傅恆拜天地,瓜爾佳氏沒資格,她身著正紅嫁衣,瓜爾佳氏只能穿玫紅。正是因為深知嫡庶有別,她才不肯入乾隆後宮為妃。

而在宮中的乾隆聽聞富察府今日有兩女進門時,義憤填膺!心疼之至!

瑜真固執己見,誓不為妾,哪怕他親口允諾她,只要肯入宮,定許她皇貴妃的尊位,她都不肯答應!

因為欣賞,所以不敢強迫,他只好違心的如她所願,撂了她的名牌,恰在此時,皇后看中了瑜真的品貌,想撮合她與傅恆。

富察皇后恭儉溫婉,甚少向他提要求,難得開口,乾隆不好不應,他也是看在傅恆德正貌端,是他最信任臣子之一的份兒上,才答應了皇后的請求,將瑜真賜婚於傅恆!

親書賜婚聖旨的那一刻,無人知他心如刀絞,他不想讓皇後知道,他心屬瑜真。自今往後,只要傅恆真心待瑜真,他也替她欣慰,

然而,傅恆竟有這樣的膽子!同日納妾,讓瑜真難堪!皇后還幫傅恆瞞著,而他又不好因為瑜真而發火!愈加憤慨,惟有灌酒入腸空遺恨!

富察府的昭華院中,龍鳳燭輝映喜房,傅恆悶頭倒了兩杯酒,涼聲喚她,「過來!」

瑜真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這是她的選擇,再不堪也要走下去,婚途荊棘,她也要走出最優雅的姿態!活成讓旁人艷羨的女子!

起了身,她來到他身邊,照例飲下合巹酒,烈酒入喉,燙人心,傅恆亦是一飲而盡,隨後放下杯子,看也不看她一眼,轉身欲離,又被瑜真叫住,

「站住!今晚你必須留在昭華院,莫再想著去雲池閣!」

合巹酒已經飲罷,她還想得寸進尺?窩火的傅恆惱怒回身,疾言厲色,「那拉·瑜真,謹記自己的身份,我才是你丈夫!你憑什麼命令我?」

瑜真並沒有因為他的一腔怒火而退縮害怕,反而仰首直視於他,據理力爭,

「因為今晚是洞房花燭夜,必得夫妻共渡,怪只怪你不夠堅持,只能讓她做妾,你若有膽子退婚,或是讓我做小,我絕不敢攔你的步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