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異能一般有三種類型:外放型,強化型,未知型。你的異能可能是屬於未知型的吧,隨着你異能力的成長,慢慢就會發現它的獨到之處了。”

“也只能這樣了,我的異能明明能感覺到非常強大的能量波動,偏偏一點傷害都沒有。哎呀,納悶死我了。剛覺醒的時候,我還以爲我要天下無敵了你知道嗎?”

“在我們眼裏,夫君永遠是最厲害的,這個小難題,肯定難不倒夫君。”

“娘子…”

“夫君…”

看着我和娘子們旁若無人地秀着恩愛,郭芷靈再也看不下去了,打斷了我們撒狗糧的行爲。

“喂喂,你們是不是把我給忘了啊,這樣秀恩愛真的好嗎?能不能照顧一下單身狗的感受?”

“啊哈哈,太投入了,都忘了你還在了。”

“哼!我告訴你,從今天開始,我也要住在這裏了,你的幾位女朋友都同意了。”

“我沒聽錯吧?還有這種展開?”

“另外,我宣佈,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了。”

“什麼?!”

“今天晚上我們就一起修煉吧。”

“這…這也太突然了吧,再說,你要當我女朋友,不用經過我的同意嗎?”

“要經過你的同意嗎?”

“肯定要啊。”

“那你同意嗎?”

“我…好吧,我同意。”

我衆人還在熱火朝天地聊着天,突然門鈴響了起來,通過門口監控的全息投影,看到了風塵僕僕的大長老。

“哈哈,一段時間沒見,偉兒長大了啊。”

“嘿嘿,大長老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幾位都是我的女朋友,這是蘇曉媚,這是…”

“嗯嗯,不錯不錯,都是萬中無一的好女孩,好好好。初次見面,作爲長輩,自然是不能太失禮。這幾塊是我親自煉製過的護身玉佩,來,一人一個,希望你們喜歡。”

衆女在網絡上見過魂殿殿主無數次,真人,還是第一次見呢,紛紛受寵若驚地說道:“謝謝殿主。”

“呵呵,不用太見外,你們和偉兒一樣,叫我大長老就可以了。”


“謝謝大長老。”

“對了,偉兒,這顆神祕的蛋,是這次征戰櫻之國的戰利品。你把血滴到上面,看看能不能認主,搞不好還能孵化出一隻不錯的天地異獸。”

“這,太貴重了,我不能要。”


“傻孩子,跟大長老還客氣啥,趕緊滴血。”

“那好吧,可是,貌似不行啊。”

“那是你滴血的方法不對,你用普通的血液去滴當然沒反應啊,你得把你的精、氣、神都融到一滴血裏,再滴出來才管用。”

“哦,原來滴血認主是這麼回事兒啊,我再試試。”

“果然,血被吸進去了,這顆蛋的靈氣有了明顯的變化,但感覺距離孵化還遠着呢。以後每當你精、氣、神都恢復到巔峯狀態的時候,都滴一滴精血給它,長此以往,應該就能孵化了。”

“瞭解。”

“還有就是,4月10號的時候,鳳凰村的武道會場將會舉行一場國際級的武道大會,報名條件爲:25歲以下,先天境界以上。這次的比武關係到國與國之間的資源分配問題,所以務必奪冠,你有信心嗎?”

“有沒有信心都一樣,反正這冠軍,註定是我的。”

“好,期待你的精彩表現,我還有事兒,就不打擾你們修煉了,嘿嘿嘿。”

“嘿嘿嘿。”

大長老走後,我便帶着衆女回到房間,準備修煉。

“郭警官,今天的修煉你就暫時在一旁觀摩吧,等你熟悉了之後再加入我們。”

“嗯,等等…你們怎麼脫衣服了?”

“這是出於修煉的需要。”

“啊!你們…你們在幹嘛?”

“在修煉啊,有問題嗎?”

“你們平時都是這樣修煉的嗎?”

“對啊,這樣修煉效果最好。”

“我…我…”

“如果說,你要走,我不會留。”

“我…我先觀摩一段時間,等我做好心理準備再加入你們。”

“那你可得認真看了,娘子,咋們開始吧。”

深夜,修煉結束,幾位娘子沉沉睡去,我穿好衣服來到郭芷靈面前。

“這就是我們的日常修煉了,郭警官,好看嗎?”


“好…呸,難看死了。”

“走吧,咋們出去逛逛。”

“嗯。”

我和郭芷靈兩人漫步在鳳凰村的大街小巷中,沐浴着迷人的月光,談天說地着。

“你是怎麼想到要當殺手的?”

“我當警察有些年了,見過太多逍遙法外的兇手了,法律收拾不了他們,我來收拾。”

“也包括我嗎?”

“那…那不是誤會嗎?”

“這個誤會差點就讓我飛昇了。”

“你不會還在生我的氣吧?”


“怎麼會呢?你是殺手,我是目標,你要殺我,天經地義。”


“難道你不覺得殺手很可恨嗎?草菅人命,殺人如麻。”

“殺手以殺人爲生,漁夫以殺魚爲生,屠夫以殺畜爲生。人殺人是錯,人殺畜難道就是對的嗎?對與錯的界線,本來就很模糊,無法定義對錯,又談何記恨呢?”

“你們修道之人看問題都是這麼清新脫俗的嗎?”

“你不覺得剛纔的我,很帥嗎?”

“切,帥不過三秒。”

“芷靈。”

“嗯?”

“做我女朋友吧。”

“我已經是你的女朋友了啊。”

“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吧。”

“嗯。”

“站到劍上來,要出發咯。”

“啊,你慢點,別飛這麼快,我怕。”

“怕,就抱緊一點啊,注意,要提速了。”

我帶着郭芷靈一路御劍飛行,來到了凌魂觀後山的瀑布下,兩人懸在半空。柔和的月光照射在激盪的水花上,發出銀閃閃的微光,美得不可方物。

我轉過身,輕抱郭芷靈,輕聲說道:

“這是我從小長大的地方,美嗎?”

“美。”

“這裏的風景這麼美,要不,咋們接個吻吧。”

“嗯。”

那一夜過後,我的乾坤袋裏多了一張帶着落紅的白色牀單,別墅的大廳裏,又多了一幅畫。畫中,凌魂觀後山瀑布下,我和郭芷靈在飛劍上忘情擁吻,浪漫至極。

接下來的日子裏,我每天就和5位娘子艱苦修煉,每當狀態恢復巔峯的時候,就喂一滴精血給那顆神祕的蛋。

不知不覺間,便到了武道大會的日子,我把魄力和異能收回體內,睜開了雙眸。

武道大會,我王偉,來了。 鳳凰村的武道會場,華夏最先進的比武場,在4月10日的這一天,迎來了一場盛大的國際武道大會。

大長老站在會場的中央,凌空而立,聲音傳到每一個人的耳中:“歡迎各位參賽選手和觀衆光臨鳳凰武道會場,我宣佈,第5屆國際武道會正式開始。

第一輪,海選,規則如下:每個擂臺參賽人數爲50人,在封閉式擂臺上角逐,不得使用***,不得離開擂臺,不得攻擊認輸的選手。10分鐘後,手裏收集的選手參賽牌最多的人晉級,淘汰者進入復活賽。”

隨着大長老回到觀衆席,擂臺上的紅燈瞬間變綠,所有參賽選手都動了起來,攻向離自己最近的對手。而我則是捏了一個隱身法訣,收斂自己的氣息,躲到角落裏。

8分鐘過後,場上還站着的選手,就剩3個了,這3人一言不發地對峙着。我解除了法術,一邊釋放出橙色的魄力一邊來到3人身旁,懶洋洋地說道:“把你們手裏的牌子,都給我吧,這樣對大家都好。”

“橙…魄?”

“恭喜你,猜對了,但是沒有獎勵。”

“見鬼,這比武,一點都不好玩啊。”

第一場海選戰,就在我的修爲威懾下,不費吹灰之力地拿下了。

由於參賽的人來自世界各地,數量非常龐大,25歲以下的修煉者絕大部分都是先天境界。面對高出2個境界的我,他們非常自覺地認輸了,我憑着此方法輕鬆取得幾場勝利。偶爾會碰到幾個赤魄境界的修煉者,但都一一被我碾壓出局,海選就這樣輕輕鬆鬆地通過了。

“我宣佈,海選結束,接下來將進行1V1的比武,比賽對手隨機分配,直至決出最後8強爲止。”大長老的聲音適時響起。

隨着擊敗的對手越來越多,我匹配的對手實力也越來越強,讓我逐漸認真了起來。這場比武的對手是一名菲歐聯盟的咒者,赤魄大圓滿的鮑布,我收起了凌魂劍,赤手空拳和他對剛了起來。

我的雙臂周圍充滿了橙色的魄力,和一層乳白色的異能力,和鮑布你來我往,打得熱火朝天。不同的是,以往我的魄力外放作出攻擊後便會消散於天地間,但此刻的魄力用於攻擊後若沒被對手徹底轟散,就能夠重新回到我體內。

自異能覺醒以來,我除了每天玩命雙修,積累體魄魂,還會研究異能力的運用。在經過無數次實驗之後,我摸索出這麼一個能力,也是我異能的第一個特性——凝。

我把自己的未知型異能命名爲——凌氣,凌氣的特性——凝,可以讓魄力變得更加凝聚。凌氣包裹住的魄力,在外放的時候可以凝而不散,擁有和外放型異能一樣的特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