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畢竟貴族家庭,尤其身為領主,非常重視繼承權的問題,血脈相連的兄弟姐妹之間,互相明爭暗鬥,並陷入了如同泥沼一般家族內鬥的故事一點都不少見。

不過,愛麗絲可是模範姐姐,她深愛自己的家人,從來沒有嫉妒她們的才能,也不會為繼承家業的問題感到苦惱,反而對眼下這種甩手掌柜的節奏相當享受。

有了她們倆,愛麗絲甚至產生了自己今後人生一帆風順的錯覺。

於是,就來說一說優秀的妹妹,對本次尋人行動所提出的方案。

首先,要鎖定目標的大體位置。

要知道,就算和愛麗絲前世所居住的c國相差甚遠,泰倫斯帝國也總算稱得上是地廣物博,光是從西利亞出發去往帝都,如果走官道的話,至少要途徑十多個主要城市。

大多數的城鎮都西利亞這樣的小農鎮不同,人口都在數十萬以上的規模。向從其中找出一個人來,更何況還是個孤身旅行的少女,可謂是海底撈針。

但是考慮到拉琪能飛,她應該不會刻意去尋找官道,對於沉眠了幾千年的魔龍而言,她對人類所鋪設的道路應該一無所知才對。

這樣一來,搜尋就變得更加難上加難了。

可沒什麼好擔心的,只要有索菲亞的話——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前資深情報員,卻沒能給出什麼讓人眼前一亮的高深策略,而是相當樸素又累人的建議。

一座座城市去打聽……

簡單來說,從目的地來逆向推測可能途徑的路線,再沿著這條路線沿路打聽有關拉琪的線索。

這是就連愛麗絲都想得到的笨辦法……居然便是如今最有效率的手段。

當然,這並不代表索菲亞的頂尖情報員是浪得虛名的。有一個大前提不可忽略,索菲亞是『現代地球』的頂尖情報員,而這個世界的文明水平太過落後了。

如果換做是在曾經的地球城市,每個十字路口,每個自動取款機,每個機場地鐵站,等等等等一切都能得到的公共場所,都裝設著數之不盡的監控攝像頭。

索菲亞可以運用一些『特殊的技術』,通過『非正規途徑』,潛入這些攝像設備的運營單位,從數據終端獲取所需的一切影像資料。再配合某些尖端的軟體進行全速篩選,那麼即使足不出戶,都能完美追蹤對手的行跡。

遺憾的是,這種手段在只有中世紀文明的帝國,顯然是行不通的。

於是繞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原點——拉琪到底要去哪裡呢?

說到底,拉琪是為了找尋愛麗絲的父親,也就是西利亞領主——魯特加·克魯斯尼爾伯爵,而踏上旅程的。

可她就連魯特加在哪裡都不知道,索菲亞大概猜測了一下,漫無目的的拉琪可能會採取的方法……

雖然這麼說有點不太好,但是拉琪基本上是個笨蛋。她估計想不到什麼聰明的找人辦法,情況就和眼下的三姐妹半斤八兩,每途徑一座城市,就降下城去抓人便問。

當然,魯特加伯爵只是個邊境小貴族,在帝國絕算不上是什麼名人,就算報上了名號,拉琪很難從他人的口裡問到什麼線索。

那麼,她就只能不辭辛勞地去往多個城鎮,不屈不撓地繼續找人問個不停。這麼一來的話,就一定會在許多地方,都留下關於拉琪的目擊情報。

所以到頭來,愛麗絲她們便只好採取和她一樣笨的辦法,腳踏實地地展開重勞動。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根據艾麗澤的說法,希爾妲體內裝配了足以覆蓋放遠二十公里的魔紋探測儀。像是拉琪那般獨特,且又強力的魔紋信號,只要進入範圍就能立刻捕捉,並馬上鎖定其具體坐標。

雖然還比不上搜尋龍○的圓形小雷達,也總算也擁有著不錯的性能。這樣一來,她們只需要問出拉琪大致行進的方向,便能很快找到目標。

要知道,拉琪雖然化作了人形,但她依然還是非常的顯眼。

超凡脫俗,驚艷絕倫,傾城傾國都不足以形容她的美貌。

像是這樣的絕色美女突然降臨在城裡——很可能還是從天而降,從各種意義上都足以引人注目,就算因此而引發一些大型事故和暴動糾紛也大有可能。

畢竟,在愛麗絲的記憶里,美麗的拉琪還不太懂得人類的價值觀,化作人形的她,雖然看上去恬靜優雅,事實上卻依然是自尊心很強,又信奉武力的危險種族。

遇到地痞流氓出言調戲,甚至動手動腳的話,她可能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而龍族的力量非同小可,舉手投足就可以致人於死地……這可不是開玩笑的,讓人越想越擔憂。

艾麗澤本身能使用飛行的魔法,而愛麗絲和索菲亞則是由希爾妲抱在懷裡,就這樣,姐妹三人以驚人的速度輾轉四處。

話說回來,這還是她們首次離開自己的家鄉,周遊帝國的其他城市。對年幼的姐妹們而言,一路上都是新鮮的景色——可如今十萬火急,沒有功夫給她們慢慢參觀。

心驚膽戰之中,一轉眼兩日兩夜過去了。

成果算得上豐碩,正如索菲亞所預料的,在西利亞周邊的城鎮多多少少都留下了拉琪經過的痕迹。而且最值得慶幸的是,似乎還沒聽說拉琪在哪兒大開過殺戒。

至於路人為什麼會誠實善良地回答姐妹們的問題,當然不是因為她們三人可愛迷人,而是要歸功於艾麗澤出神入化的洗腦魔法。

同樣因為十萬火急,採取一些非常手段也是迫不得已的。艾麗澤也姑且把控了尺度,應該不至於會對對方的精神留下後遺症……大概。

總之,跟隨著一路詢得的線索,姐妹三人最後造訪了一處名為【艾塔尼亞】的喧囂城鎮。如果用地球的常識來形容這裡,那麼便是——未成年人不得入內的紅燈區。

在這兒,花紅酒綠繽紛多彩……的氣氛卻不夠濃厚,到處都瀰漫著緊張的火藥味。披甲衛兵,組成隊列,在大街小巷來迴流竄。而那些花枝招展濃妝艷抹的娼○們,卻沒走上街來拉客,只似乎小心翼翼地從店門裡向外眺望。

索菲亞曰:「這兒的氣氛,簡直就像是被i○恐嚇的歐○國家,難道說城裡潛入了極端的恐○分子嗎?」

「哈啊……如果是這樣就好了,我怎麼覺得這騷動和拉琪關係不淺啊……」

從剛才開始,愛麗絲的眼皮就咯噔咯噔地跳個不停,這絕不是什麼好兆頭。

順便一提,路上的士兵之所以沒有發現他們,是因為艾麗澤對幾人施展了【透明化】的風屬性元素魔法。通過改變空氣的密度,來操控偏光折射,最終達到隱藏身形的一種魔法。

用時髦一些的說法,這便是【光學迷彩】。並不是說她們的身體消失不見了,只不過旁人無法用眼睛看到而已。

事實上,這也並非是什麼便利的魔法,持續起來需要耗費大量魔力先不提,它也只能欺騙視覺罷了,而這個世界上到處都是五官極其敏銳的魔獸和異族,所以在實戰中並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

接著,根據常套手法,索菲亞乾淨利落地打暈了一名巡邏途中離隊,正急匆匆在牆邊小解的士兵。可憐的他才噓噓到一半,暈倒之前濕了大半條褲子。

艾麗澤施展拿手的洗腦電波,立刻便得出了城內氣氛緊張的緣由——是因為一宗惡劣的謀殺案。

如今,通緝犯還沒有逃出城去,他們正潛伏在城裡的什麼地方,而這些士兵,之所以沒日沒夜地巡邏,則正是為了緝拿幾個窮凶極惡的歹徒。

大概的案情如下——

四天前,【艾塔尼亞】城內有頭有臉的貴族和富商,都在同一晚遭人殺害。

而通緝中的殺人兇手,則是兩名年輕和一名少年。據說是因為在【樂園】的一所高級娼館里,互相爭風吃醋引發的兇案。

但這些情報其實都無關緊要,重要的是,通緝犯在犯案之前還自報了家門——魯特加·克魯斯尼爾伯爵。

三姐妹驚愕了……她們怎麼都沒想到,居然在搜尋拉琪的途中,機緣巧合之下,得知驚天動地的醜惡秘密。

一直以來都敬重的完美父親,竟然拋下自己的領地和女兒,在紅燈區暢玩不說,竟還為了爭風吃醋痛下殺手。

記憶中完美的父親形象瞬間崩塌。

「人渣啊,怎麼想都是人渣啊喂……」

愛麗絲悲痛地搖了搖頭。

「不,這個結論還太早了姐姐,父親大人也只是普通人,大概積累了許多壓力,曾經有許多同僚都表示,會在工作之餘尋求各種方法發泄自己的壓力。據說找個女人狠狠地○上一頓是最為有效的。」

索菲亞竭盡全力試圖申辯。

「啊哈哈~~不管怎樣,總不能拋下父親大人不管吶~~先想辦法救救他吧~~」

艾麗澤則一臉歡笑地給出了最有建設性的意見。

於是……姐妹三人只能無奈地先拋下尋找拉琪,而展開對通緝犯——也就是自己父親的營救行動。 ?「我從以前就一直覺得,魯特加那傢伙,簡直就是個掃把星啊。∈♀,」

一處黑暗的小巷深處,堆滿雜物的廢棄建築物里,響起了一個青年發牢騷的聲音。

「誒……是這樣嗎?」

然後,他身旁的少年有些詫異地問道。

「肯定是啦~~!十年前,從我認識他起就是這樣。」

「可是,十年前的話……」

「對,那時的我們就和你差不多年紀。還不是騎士,只不過是預備營里的一介小兵罷了。」

青年抬起手,撓了撓一頭刺蝟般倒立的金髮,將視線投向骯髒的天花板,一臉惆悵地繼續說道:「自那時起,只要和魯特加那小子扯上關係,就一定會被捲入麻煩之中。而且九成都和女人脫不開干係……」

「女人,是嗎?可是魯特加前輩,看起來性格沉穩,不太像會隨意招惹事端的人物啊?」

「沒錯~~那傢伙性格不壞,不過呢,和他一起偷溜出訓練營,肯定會遇到像是……對了,像是被惡徒糾纏的少女之類的情況。先不說那傢伙愛多管閑事,就算再怎麼刻意無視,到最後總會迫不得已惹禍上身。」

「前輩們實力高強,對付一些地痞惡徒應該不在話下吧?」

「教訓幾個混混,當然是舉手之勞。但是!事態絕不會簡單就此簡單了結,狀況會在不知不覺之中不斷升級擴大,到最後覆水難收……」

接著史坦開始滔滔不絕地敘說起年輕時,和魯特加一起遭遇的一些驚心動魄的往事。其中,不小心得罪權貴,而陷入危機的狀況可謂是屢見不鮮。

而即使如此,魯特加也沒有被從騎士團的預備營里除名,簡直稱得上是奇迹。

一邊聽著青年危言聳聽的故事,銀色短髮的少年,卻又愈發困惑了起來。雖然從結果上來看,魯特加確實都被捲入了事端之中,但是很多故事,從半途開始就已經和起因毫無關聯,一切都是機緣巧合的產物。

「那個,聽起來我覺得……這些應該都是碰巧吧?」

「碰巧?如果每年來個兩次三次,大概是碰巧的吧吧,不過和他在一塊兒,光是一個月,我就已經記不清因此遭過多少罪了。而且不止是我,其他的熟人之間也會發生相似的狀況。魯特加那傢伙簡直就像是被女人詛咒了一樣。」

說著說著,金髮的青年好像猛地想起一些什麼似的,猛地用拳頭一拍手掌,「話說回來,八年前的帝都動亂,也是從魯特加那傢伙和佛洛拉公開婚約為開端的啊……」

「不不不,前輩,這再怎麼說也太離譜了。還是說,有什麼依據嗎?」

「沒有沒有~~單純的直覺,只不過想起八年前的帝都動亂,直到今天都還疑點重重,所以,我猜和魯特加那傢伙說不定有點……哦不,只不過是玩笑罷了,忘了吧。」

話說到一半,史坦苦笑著自我完結了。這也是無可奈何的,當年那錯綜複雜的狀況,絕不是鹹魚腦袋的史坦能想得明白的。

「…………」

「…………」

於是,隨之兩人的話題也戛然而止,場面便陷入了沉默。

其實,他們兩人之間,本來就算不上有多熱絡,最多也就是見個面打個招呼的交情。

而要說起兩人之間的交集,大概就只有——青年和少年,他們身穿同樣款式的白銀鎧甲,像是這般華美的全身鎧在帝國並不多見,也足以象徵他們的身份——騎士團『傳說之刃』。

在泰倫斯帝國,『傳說之刃』便是最強的代名詞,騎士團的人數雖不多,卻各個都是一騎當千的猛者。而眼前的這兩位,均是隸屬於傳說之刃的騎士之一。

較為年長的一方名為史坦,性格就和髮型一樣,是一個直腸子的熱血漢。

另一邊的銀髮少年叫作盧卡,性格和史坦截然相反,溫文爾雅心思稠密。

乍看之下呈顯著對比的兩人,他們之間卻存在著驚人的共同點。那便是,他們兩人都十分精通於使用火焰的魔技。

或許烈火對於史坦而言是渾然天成,但盧卡放到一塊兒,總有些南轅北轍的感覺。

而大名鼎鼎的最強騎士團的成員,為何會落魄到東躲西藏的窘境,就不得不說起四天前的經歷。

本來和他們一起同行的另一名青年,曾經也是傳說之刃的一席騎士,如今退役成為邊境領主的——魯特加·克魯斯尼爾伯爵,為了搭救一名被『灰獸團』捕獲,並賣進娼館的異族少女,而與【艾塔尼亞】的領主結下了梁子。

最後,事態朝著難以預料的方向急轉直下,原本等待搭救的異族少女,突然發狂,展現出難以置信的力量,不僅殺死了在場的許多高官權貴,更在兩人的眼皮底下拐走了魯特加。

結果,殺人的罪名就自然而然地冠到了無辜的兩人頭上,現在他們正在被當地的領主私兵全城通緝中。

「現在倒好,他和美女逍遙快活去了,留下我們倆幫他收拾爛攤子。」

史坦面露愁色不斷叫苦,已經能隱隱約約能聽見不遠處衛兵隊的腳步聲,恐怕行跡暴露只是時間問題。

事到如今,【艾塔尼亞】的領主絕不會輕易放虎歸山。要知道,他不僅暴露了足以封殺「聖靈祝福」的殺手鐧,更大膽承認自己的早飯意圖。

一旦讓傳說之刃的騎士帶著這些危險的情報回到帝都,自己絕對吃不了兜著走。此時,擺在他眼前的,就只有斬草除根一條路。

對領主而言,值得慶幸的是,幾天前的騷亂當中,不少貴族富商都死於非命,這也正好給了他殺人滅口的口實。

縱使是效忠於皇族的騎士團,也不能公然違背帝國法律,謀殺權貴。這是絕對無法姑息的重罪。那麼,將公然拒捕併發起反抗的兩名騎士就地正法,便算得上是合情合理。

至於該如何解釋區區領地私兵,究竟是如何戰勝一騎當千的兩名騎士這一疑點,反正是在自己領地發生的事,領主大可以胡編亂造一番。

就算因此遭人猜疑,但也總比將底牌暴露給政敵要強得多。

當然,其中的利害關係,同樣也不是鹹魚腦袋能弄明白的,這些都是由才思敏銳的少年騎士猜出的結論。

不管怎樣,現在算是身陷絕境,想要正面突破是相當不理智的,因為一旦失去『聖靈祝福』的加護,傳說之刃的騎士也只是普通人而已,區區兩人,絕不可能從上千的領地私兵手裡逃出升天。

為今之計,就只有躲在暗處隱忍,等待逃亡的機會。可就在此時——

「魯特加·克魯斯尼爾——!快出來投降!我們知道你就在附近!」

突然,一個聲音響徹了小巷的所有角落。那是經過風屬性魔法擴大的,相當熟悉的嗓音,是之前聽過的,屬於【艾塔尼亞】領主的聲音。

敵人之中有不少高強的魔法師,這在之前被封殺『聖靈祝福』的時候,就已經領教過的。所以像這樣的傳音魔法,對他們而言應該只是雕蟲小技。

可問題是,為什麼他會突然冒到前線來,還指名道姓大呼小叫?別說魯特加不在這兒,就算他在,也不會大搖大擺地出去送死。

「魯特加·克魯斯尼爾!你的女兒們就在我們手裡!如果想要她們平安無事的話!就滾出來投降!」

「什麼——!?」

聽到魯特加的女兒落入了敵人的手裡,史坦就像是彈簧一樣從地面上跳了起來,他二話不說就打算衝出廢屋。

「請等一下,史坦前輩!」

見狀,盧卡急忙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少年騎士雖然看來身體細弱,光比力氣卻在史坦之上,畢竟他能將比自己身高還長的大劍輕鬆揮舞。

「別攔著我盧卡!魯特加的女兒被抓住了耶!得馬上去救她們才行!」

「前輩,請別太衝動,這怎麼看都應該是陷阱吧。」

「什麼意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