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男子揮動手中石斧,攪動黑雲。此刻,天地之間一股股陰氣沒入黑雲之中,化作絕陰之水被石斧接引而出,在男子身邊流轉。

這正是將夜無殤凍成人形冰雕的水!毫無生機,卻冰冷刺骨!不料卻是一股股陰力所化!

一股股莫名的威壓盪開,震蕩得下方的黑色魔雲涌動。

「吼吼!」

魔雲下方,天魔古域北方,所有的古獸都匍匐在地方,全身發抖,寒蟬若禁,不停地對著一座巨峰膜拜,像是叩拜神明一樣。此處的中心處,一座陰森的巨峰之上,一隻渾身漆黑,足有小山大小的猴子跳了起來,怒吼不已,眉心裂開一道豎眼,遙望天際之上,只見一條模糊的身影舞動,散發出無盡的魔力。

這隻黑色猴子面目猙獰,上肢修長,四耳無尾,若不是背後沒有那三根骨刺,就與那小獸催動小鼎祭出來的虛影一模一樣。通天靈吼的後代!

黑色的猴子一錘胸口,渾身黑氣湧出,化作一個身穿黑衣的男子,凝望上天,憤怒道:「是誰?是誰在接受天魔的恩賜!難道又是那夜神一族的人來此打攪老主人?可是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動靜,這波動看來,不像是覺醒!只不過是很久以前的一個承諾而已,夜神家族的人還真是不要臉,死舔!來人,速速去探查何人在那蒼松之下接受恩賜,給我抓來!」

一道身影浮現在黑衣男子身邊,跪拜領命后,朝著巨峰絕顛一躍,直接跳了下去,化作一隻蒼鷹,飛向那顆直入天際的青松!

「鼠王,去探查我獨自什麼時候回來,這次歷練也該到時間了!」

黑衣男子背後的一座小山動了,迅速變小,消失在原地。黑衣男子吩咐完一切后,也消失在原地。 天魔古域西方,一處平原之上,有一座古老的石殿,散發著洪荒的氣息,上面血跡斑斑,青苔遍布。這裡上方魔雲稀薄,有幾處較大的漏洞,這裡與北方的地形完全不一樣,到處都是平原,荒漠較多,這裡的生物多以部落聚居,平時少有來往。

石殿的中心有一座很高的雕樓,拔地三千丈。

此刻,雕樓的天台之上,一位背生雙翼的白衣男子,背負雙手,仰望天空,雙眼精光爆射,像是要洞穿虛空一般,看著魔雲之上的魔性男子,發出一聲凄厲的尖嘯。

「是誰在打擾老主人休息?又是那夜神一族?真是可惡,上次打殘了夜神殤,生死未知,現在居然還敢有人來此作亂。若風,趕快前去查探,是何人在向老主人索要恩賜,若是夜神一脈的人,直接抓來,生死不論!」

雕樓上的一座人形雕像扭曲,一道金色身影飛下,消失在天際!

「青風,去接應族人回歸!按理說,如果派去的那批族人暗算那烈骴幼子得手,應該快要返回了,你前去打探一番,帶上手諭,若是有追兵追趕,可以率領邊界的犀狼一族斷後!」

一道青色的身影飛到白衣男子身邊,跪拜領下一根潔白的羽毛,長嘯一聲,飛下天台!

天魔古域的北方,一處庭院內,這裡有一個血紅色的池子,血腥味瀰漫四周,連空氣之中,都浮現出一根根血絲,可見其濃稠!

一位血發男子從血池中走了出來,渾身元氣一震,粘在身上的血跡完全脫落,裹上一條雪白的毛巾,走出庭外。

「血魔!」男子整理了一下血色長發,輕聲道:「為父這次給你一次鍛煉的機會,去將接受先祖恩賜的人殺了!若是夜神一脈的人,抓回來,我幫你血祭他。不要讓我失望,去吧。」

一個和夜無殤差不多大小的少年立身庭外,身姿挺拔,背負一把血色大刀,雙眸之內血氣翻滾,領命之後,便是翻身上了一條血色蒼狼背上。

夜無殤此刻的感覺很是怪異,被血色石斧攝近了一片奇異的空間之內,這裡星辰在四周幻滅后新生。蠻獸低吼碾壓而過,星辰爆碎,日月避讓。猛禽長嘯展翅高飛,上擊蒼天,下斬九幽!

其中,最然他熟悉的,還是那道充滿魔性風姿的男子,手持一把石斧,簡單的一劈一砍,蠻獸泯滅,猛禽哀鳴。一道道天魔古影上前,不斷穿透其胸口,也不見其倒下。

「這是哪?」夜無殤發現自己好像就是其中的一顆星辰,在這種場面的戰鬥下瑟瑟發抖,隨時都會被波及到,爆裂開來!

忽然,魔性男子四周出現無數道魔影,發出凄厲的尖嘯聲,殺向四方天魔古影。魔影表情各異,與自己那一百零八道魔影一樣,唯一不同的一點便是,魔性男子的魔影,像是一個個獨立的生命體,而自己的那些魔影則是死物,毫無生機!

「天魔古語,神之絕唱,鎮壓天勢!殺!殺!殺!」

一道道廝殺聲震得夜無殤魂身完全破碎,本源也被撕成碎片,被攪動在這片天地間。

夜無殤覺得自己愈發虛弱,像是被一支長矛穿透大腦,釘在石牆之上,動憚不得。可是自己的意識缺失不曾消散。

「咦!那是我的魂珠碎片,還有以前放在魂珠里的那些東西!」夜無殤大驚,自己的本源與魂身被絞碎,混在一起,像是一團漿糊,而那些魂珠碎片,卻全是抖落了出來。

這時,一股股陰氣從這空間四面八方冒出,正是那些之前堅冰融化后被血色石斧吸收了的陰氣!

這些陰氣甚是寒冷,化作兩股洪流,一股卷向魂珠碎片,一股卷向被撕成碎片的本源與魂身。

「給我融!」夜無殤心中大喝。

果然,在這到意念的牽引下,破碎的魂珠開始重組,像是一顆破碎的玻璃珠慢慢凝結,那股陰氣慢慢濃縮,變得跟水一樣粘稠,將那些碎片給粘了起來。

而那魂身與本源,一接觸到那股陰氣便是自行融合起來!

「一物為魂,萬物皆殤……」

一股股殤意自本源碎片盪開,纏繞自身,加速融合恢復。夜無殤心裡默念完功法后,忽然想起了剛才身姿偉岸的男子的那句話,大喝道:「天魔古域,神之絕唱,鎮壓天勢!殺!殺!殺!」

魔雲之上,站在蒼松之上的男子,突然雙眉倒立,臉色嗔怒,雙眼之中無窮戰意爆涌而出,兩道精光直射天外,所過之處,星辰爆碎,日月湮滅。

「天魔古語,神之絕唱,鎮壓天勢!逆天改命!」

石斧衡舉至頭頂,渾身骨骼脆響,腰部猛地一收,斜劈而下。

烏雲滾滾,黑色閃電盡沒石斧之中,四方精氣逆流出石斧,一個巨大的漩渦在這個劈砍的動作下形成。

這一瞬間,正片天魔古域都黑了下來。

「逆天改命!這人誰是,竟有如此厚愛!」

三道尖刻尖叫聲在天魔古域的東西北方響起,像是貓被踩中了尾巴一樣,直接驚叫起來。

三道身影都左立不安,來回踱步。祖上有訓,若是得了自家傳承,成為一隅至尊,便不能踏入傳承聖地半步,否則定會有責罰降下。若不是如此,三人定會第一時間衝到現場,掙得那份恩賜!

三處不同的傳承,無論那一脈的人或獸出生,皆能趕到中部接近西方的平原聖地下的蒼松處接受命中注定的機緣!

在那古魔生前,半獸人與古獸皆有大功,伴隨古魔征戰四方,鎮壓天勢。故此,出生的後人一直都能得到那份洗禮,也是命中注定的機緣。

而那夜神一脈,在古魔死前才出現,得到了一個承諾,也能來此洗禮。

可是,其他三脈的至尊怎能忍受夜神一脈長期來此?東西兩方為古魔上前左右手,熱血征戰,先輩有無數功勞,而那血姓一脈,為古魔後人,理應有此。可是那夜神一脈,卻不配擁有,即使當初古魔有過承諾,其他三方也不同意。

在夜神一脈的老爺子消失后,地處南方的夜神一脈便是沒有了戰力,也就徹底沒有了資格接受古魔洗禮,被三方聯合血洗,只剩的夜神殤夫妻兩人逃脫。

此後也不算完,夜神殤妻子擁有絕世容顏,三方便是放出不老花盛開的消息,伏擊夜神殤,設計伏殺。奈何其得了月神果位,讓其逃脫出去,生死未知。

而後,三方查得劉詩雨下落,派出手下誅殺,將其魂珠打了個粉碎,幾乎湮滅,讓其自身自滅!

而後,三方為了擴大領土,暗流涌動,估計再等個幾年便是會按耐不住,征伐起來! 蘆葦盪里,一根漆黑的石柱漂浮,黑光吞吐不定。突然,一顆碩大的漆黑頭顱鑽了出來,腦袋扁平,雙眼猩紅,噌的一聲鑽了出來,目露凶光,尾巴一甩,便是將那漆黑的石柱抽出老遠,砸倒了一大片蘆葦!

嗷!

黑水玄蛇一出來便是揚起脖子長吼一聲,排泄心中的不爽。一臉暴虐,看見不遠處的老青蛇,二話不說,便是沖了過去,橫衝直闖,壓倒一大片蘆葦。

老青蛇見此大驚,沒料到這黑色石柱里居然關押的是這條凶蛇,當初與自己爭奪斷魂草這靈草,結下了大仇!當初自己作為五毒子的一毒,那會便是在這青色的石柱里呆了很久,裡面的陣法自己早就吃透了,熟悉的再也不能熟悉,故此,此石柱一出夜無殤魂身,自己便是能夠鑽出來。倒是那條大黑蛇,不熟悉陣法,在裡面靠蠻力破陣,出來的時間比自己長多了。這還是因為石柱五人操控,若不然,它出不出得來都還是個問題!

青太歲也不示弱,自己傷也養好了,肉身跟它不相上下,直接彈了過去,跟黑水玄蛇絞殺在一起,震得正片蘆葦盪都顫抖起來。

小青蛇也不敢示弱,張口噴吐七色霞光,射向黑水玄蛇腦袋。

這樣一下來,黑水玄蛇明顯吃虧,被兩條青色夾攻,節節敗退。

黑水玄蛇也想先絞殺小青蛇,他除了七彩霞光打自己肉痛外,其他的肉身或者本命毒氣根本毫無作用!可是老青蛇把自己拖得死死地,根本盡不了身。

黑水玄蛇心一橫,一口咬在青太歲脖子上,嘴中黑光閃爍,浮現成片黑氣,化作條條鋼針,金身沒入其血肉。這是黑水玄蛇本命玄氣,軟若絲帶,硬若鋼針,變幻隨心,很是厲害!

一聲慘叫響起,青太歲只是感覺自己脖子一陣劇痛,沒過多久便是發麻起來,那黑蛇又用這招。用那黑氣阻攔自己血液流動,讓脖子僵直,那次他便是利用自己磨滅黑氣的時間咬斷了自己的尾巴。

就在剛才那些空檔,七彩霞光落在黑水玄蛇身上,炸了些許皮肉,可是其不管不顧,即使老青蛇的本命毒氣在其腦袋上腐蝕了些許坑洞也不顧及,只是一口氣的時間咬在了青太歲的尾巴上。

就在黑水玄蛇卯足勁兒想要一甩脖子將青太歲的尾巴咬斷的時候,一道血色光芒衝天而將,擊打在了湖中的石樹之上。

一股恐怖的波動襲來,以石樹為中心,迅速擴散。眨眼之間,池中池水瞬間蒸發消失,金黃色的蘆葦成片飛起,黑土倒翻。

青太歲全身直接泛起一片綠油油的光芒籠罩己身,眼裡露出驚恐的神色。黑水玄蛇全身烏光閃爍,玄氣瀰漫全身,鬆開了咬住青蛇尾巴的巨口,蛇身瞬間綳直,轉身就逃。而那小青蛇則是吐出一片七彩流光,先黑水玄蛇逃離一步。

啵!

聲響不是很大,可是那道衝擊波卻是將這片蘆葦盪徹底給掀飛起來,三天異蛇也不能倖免,拋飛出去,躺在地上發出凄慘的哀嚎,護體光罩光芒慘淡,全身龜裂,鮮血狂流不止。

裡面發生了什麼?三條異蛇心生恐懼,驚恐地望向石樹。

緊接著,天上魔雲愈漸濃郁,上面的漏洞慢慢補滿,不留一絲縫隙。此刻,天魔古域之內,再也沒有光芒投下,魔雲發出的暗紅色光芒籠罩著下面的一切!

三條巨蛇運轉自身精氣,止住了自身的鮮血流淌,分作兩方,相互忌憚,向著石樹慢慢爬了過去。

咦?投下蘆葦盪的光柱慢慢變細,緊接著消失了。

光柱消失的那一剎那,一股詭異的感覺冒上心頭,三天巨蛇心中一緊,不約而同抬起蛇頭望向天空血色魔雲,眼裡滿是恐懼,蜷縮著身子不由得停了下來,動都不敢動一下,渾身顫抖,剛才大戰的神氣消失的一乾二淨,現在完完全全變作了一隻鵪鶉,恐懼不已。

因為,魔雲之上,一位魔性男子手持石斧,長發飛舞,身姿偉岸,卻是模糊,雙眼儘是血紅之色,注視著它們的這片區域,宛若天神俯瞰渺小的蟲蟻一般。

呲呲呲!

刺耳的聲音在巨蛇們四周響起,不絕於耳。

只見金色的蘆葦在這魔雲暗紅色的魔光照耀下開始慢慢消散,蘆葦葉迅速凋零,蘆葦桿萎縮,像是縮水一般。一股股若隱若現的生命精氣向著天空之上的魔雲涌去。遙望遠方,並不止這一處有精氣上涌,其他地方也有。以前凡是魔雲之下有陽光投下的地方,此刻的植物生機都在慢慢消失,生命精氣噴涌而出,湧向高天魔雲之中!

三天巨蛇驚恐地看向自己蛇身,小青蛇不知道,可是其他兩條巨蛇知道。天魔古域之內,膽敢進入魔土內的外來者,都會肉身精氣流逝殆盡,魂身本源自散回歸天宇!

一些流言聲稱地仙之境能抵擋住這股奇異的力量,其實不然,地仙之境只是減慢了流逝的速度。不過,兩條地仙巔峰的異蛇卻是心知肚明,不達仙人境界,便是不能保住自身精氣元力或者本源魂力,只要沾染了那詭異的力量,遲早要流逝殆盡!

不過,令兩條巨蛇吃驚的是,自身的精氣並未流逝,只見一層薄薄的灰光瀰漫全身,抵擋住了那暗淡的紅色光芒,不曾讓它入體!

可是,這灰色光芒的來源,居然是自身腦海深處的那道鬼臉印記,那道恥辱般的魂奴印!

這怎麼可能!居然是那小子給自己種下的魂奴印擋住了那詭異的力量護住己身!

兩條巨蛇對眼互視,發現對方情況與自身一樣,露出驚異的神色。

青太歲回望小青蛇一樣,它也無恙,它腦海中的魂種殘印也投下一陣灰濛濛的光團罩住它全身,抵擋住了那詭異的力量。

黑水玄蛇此刻完全老實了下來,發出一陣陣低吼,與那老青蛇交流好一陣,得知那小子被攝入了那石樹中,不知怎樣,不過肯定的是,他並沒死,因為它倆腦海中的魂奴印還鮮活的跳動著!

兩條巨蛇相互低吼一陣,一致決定靜等那石樹中的人出來,在做其他!像它們這樣的地仙巔峰之境,可以力戰仙人的肉身,只要離開那小子千丈之遠,便是可以不受那魂奴印生死控制,急速逃離,找個偏遠的地方慢慢磨滅腦海中印記! 夜無殤此刻感覺非常好,神識已經魂歸魂身本源,魂珠黑光流轉,像是瑰寶一樣被自己捏在手中。可是,自己嘗試了好幾次,都無法將魂珠收回魂身潤養,但是自己又能操控魂珠,並且自己也能夠真真實實地感覺到自己與魂珠的那種不可分割的聯繫。

無奈之下,夜無殤整理了一下情緒,發現這樣的狀態已經比以前好多了。現在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神念一動,靈魂歸位!

當夜無殤肉身雙眼睜開之際,石樹葉片舒展,回歸初始位置,上面血紅之色流轉,腥味消失,發出一陣陣奇異的異香,牽動著人的心事。

「咦,這棵樹真是溫暖,入手絲滑,還有陣陣異香滋養神魂,真是舒坦!」夜無殤肉身里堅冰殘留下的寒氣在這石樹之上消失殆盡,摸了摸鼻子,坐了起來,狐疑道:「我是什麼時候站在這樹上的?這是石樹?怎麼感覺如此熟悉?」

倒下的蘆葦還未完全消失乾淨,池子清水幾乎通明,石樹之上五片臉盆大小的樹葉,邊緣渾圓,上面脈紋粗大,像極了人的血管,一陣陣紅光在裡面流轉,就像是人的血液。

「這,這不就是當初李半仙說書的時候講的那片蘆葦盪么!」夜無殤摸了摸腦袋,當初自己最喜歡聽李半仙講那些光怪陸離的事了,其中有一出便是講的這裡!

夜無殤低頭看向自己手裡的魂珠,很是驚奇,明明握在自己魂身手裡的魂珠,怎麼不隨著靈魂歸位,反倒出現在了自己肉身的手裡,真是奇了怪了。

意念一動,魂珠噴出蓬勃魂力,纏繞自身,讓這片天地都冷了下來。這魂力裡面居然含有堅冰裡面的陰氣!不對,自己魂力剛一催動出魂珠,幾乎立刻又被補滿,恢復極快!這是怎麼回事?

夜無殤好奇之下,一口氣將魂珠裡面的魂力盡數催動出來滋養自己靈魂本源,不過片刻時間,魂珠又被魂力充滿!

「這次我明白,原來是這麼回事!」就在剛才那一刻,夜無殤感受到了,魂珠不僅自發產生魂力,還主動從外面的天地間抽取天地精華沒入魂珠自身,轉換成魂力。這樣一來,他魂力恢復很快,與同樣等級的人對戰,便佔據了先天優勢,對戰時,根本不用擔心消耗過甚,魂力不足了!

「哈哈!真是大難過後,盡顯福源!」夜無殤大笑,將懷裡的七魄奇珍收入魂珠,神念沒入魂珠,檢查有什麼是否東西丟失。

七彩毒字令牌還在,與自己娘親肉身的棺木及剩下的那三根石柱沉浮在魂珠底端,接受自己魂力潤養。七魄奇珍漂浮在魂珠中央,自行吸收自己魂力,一看便是異寶。還記得上次自己的娘親消失前可是躲入了這破布裡面,接受水魄小鬼的饋養,一塊指甲大小的本源之石漂浮在其下面。咦,這裡還有一道神念。

「一日為主,終身為主!」

「一日為奴,終身為奴!」

「老魔雖嗜血,誓言不可變!」

「吾曾立下誓言終身追隨與您,即使沒有魂奴印的約束,屬下也不會拋棄這誓言!」

「事後王大天曾找上屬下,說屬下如若還認你為主便是會與那夜空與我斷絕結拜之義!故此,屬下只好暗中派胡光遣送少主您回歸五毒奇門!以後,明面上您我為故人,暗地裡,你為主人,還是當初那句話,吾願終身追隨您,不離不棄!」

「這徐老魔,竟然有如此性情!呵呵!」夜無殤嘴角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跳下石樹,魂力涌動,陣陣陰氣噴薄而出,腳下浮出一塊塊堅冰漂浮在水面上,幾個跳躍便是到了岸邊!

「你也出來了?」夜無殤好奇地說道,因為三條巨蛇正睜大蛇眼看著自己!

「吼吼!」

陣陣低吼聲響起,兩條巨蛇激活腦海中的魂奴印,交流了起來。

「小子你在你面發生了什麼?」黑水玄蛇問道,因為現在的夜無殤給他一種莫名的壓力。

「你想知道,你自己過去看唄!」夜無殤雙眼冰冷,這黑水玄蛇當初一口便將自己魂身與那破布吞掉,後來自己太過虛弱,魂魔主控自己心神片刻,便是幹了兩票大的,給這兩頭大畜生種下了魂奴印!

「我也不想與你們多說,看來你壓根就不怕我,也不怕那魂奴印!」夜無殤心裡大驚,自己現在居然不能讀取它們的想法了,那魂奴印明顯可以被它們壓制住!

「哈哈!怕你?真是笑話!我們黑水玄蛇一族,得天地神氣鍾秀而生,成年之後光憑藉肉身便是可以絞殺真龍,血口一張便是可以吞天噬地,憤怒一吼便是可以震裂蒼穹,豈會怕你?」黑水玄蛇雙眼幽光閃爍,並沒有說出自己最大的本事,黑水,玄氣!

「你的厲害,我早先便是領教過了。你當初放出的閃電著實克制我們的陰魂!」夜無殤絲毫不在意黑水玄蛇變冷的目光,淡然說道:「當初是我的魂魔給你們種下的魂奴印!他喜歡如此,可是我不喜歡,我不喜歡讓我討厭的東西佔據我的七魄之中的兩魄!對於我來說,你們可有可無,雖然你們幾乎快要接近成仙了!」見識過那魔性男子一吼如月星辰爆碎,石斧一擊成片神魔湮滅的存在,現在這兩條巨蛇,在自己眼裡也不過是兩條蟲子罷了,雖然它們現在能秒殺自己,不過夜無殤相信,自己等不了多久便是會超越它們的!

吼吼!

老青蛇聽到此處,雙眼立刻噴出綠光,打斷道:「小主人,它不願追隨您,可是我願意,我願意作你的七魄之木魄,互取互補,反饋己身!當初我追隨過五毒子,也就是我的老主人,對於七魄養魂之道瞭然於心,對於現在的您,我能幫住你很多,還有很多地方!」

夜無殤聽此,這老東西心思轉變得倒是快,也知道天賦好的人的七魄養魂之法的厲害!

不過一旁的黑水玄蛇可不這麼想,同為天地一靈物,這老青蛇雖然是後天蛻變成靈物的,但是也不應該為了一點小利益變臉,居然認一個自己可以秒殺的蟲子做主人!真是可恥,一時間,黑水玄蛇的眼中儘是鄙夷之色!

老青蛇覺察到黑水玄蛇鄙夷人的眼神,眼中流露出不屑之色,這蠢物真是自恃清高,天大機緣出現在自己眼皮子低下都不抓住,若是以後得知,定然悔斷蛇腸子! 老青蛇不再理會黑水玄蛇,看著夜無殤此刻的表情,猜到了他此刻的想法,如實道:「的確跟你想的一樣,我當初只是一條身懷劇毒的青蛇,本是一毒物,憑藉著自己的血脈天賦,即使再怎麼努力修鍊也不能到達現在這個高度。造就現在的我的原因,便是老主人的七魄養魂之法!我突破到地仙巔峰之境已經有五百年了,憑藉自己現在年老的的狀態,成就仙人果位根本無望。剛才之前的一切,甚至想要拿你的生命威脅你,也只不過是想跟你談些籌碼,讓你將我當作主魄,平等對待。沒想到你這麼直接,直接說不需要我們!」

老青蛇眼裡渾濁之光閃爍,憶起了往事,繼續道:「當初老主人勇闖登天地,一路高歌,卻不料在最後關頭,被血姓人算計,金身果位被奪,拖著重傷逃回五毒奇門,從此留下暗傷。老主人回到五毒奇門后,一直修身養性,身體狀態慢慢有了起色,假以時日,定然能痊癒!卻奈何,老主人被惡徒毒王沖暗算,死於非命!我要變強,我要為老主人報仇,否則我死也不會瞑目!」

夜無殤聽到此處,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若不是老青蛇提到這裡,自己都差點將五毒子的遺言給忘了:「好吧,看在小青蛇的份上,我就讓你做青鬼吧!」

這老青蛇當初剛出來時,便是一副要殺了自己的樣子,恨不得立刻讓自己解除魂奴印,現在得知自己天賦異常,想起了當初五毒子的七魄潤養之法的厲害,想讓自己幫其潤養它的獸之精魄,至於為五毒子報仇,只怕是后話了。

儘管如此,夜無殤還是摸出魂珠,祭出七魄奇珍,大喝道:「魂生百世,一世定格,三魂七魄,暗藏天機!五辰假戊,周而復始,五行之力,操控天地,七魄歸位,木之青鬼,歸位!」

一道魂印從破布冒出打出,化作了一隻青色的小鬼,手中拿著一面小旗,跳向老青蛇額頭,一沒而入。

老青蛇渾身青光閃爍,自己的獸之精魄裹帶著本源毒氣自行冒出,化作了一跳巨大的墨綠色的蛇影,蛇影額頭一隻小鬼印記浮現,搖動著手中的小旗,直接直接操控蛇影包裹老青蛇全身,開始為其淬鍊肉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