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由此看來,那趙立名是打算近期突破到皇階了。想到此處,林山心中一緊,暗道一聲:“糟糕”。

若是趙立名計劃突破到皇階的話,還有一樣東西比金絲楠更爲重要,那就是九層上的天王丹!看來此人現在應該已經直奔九層而去了!

王階巔峯修士藉助天王丹中封印的部分修爲,加上天王丹前主人在突破時對天地元氣中五行之力的感悟,成功突破的概率至少可以增加兩層,是王階修士突破的難得助力。

林山顧不上多想,疾步如風地趕往天王塔的七層,直奔九層而去,無論如何都要搶先於趙立名奪得天王丹!

一路之上,林山毫不停留,完全熄了查探第七層和第八層機緣的心思。他此時的目標只有一個,以最快的速度趕往天王塔九層,奪取那枚天王丹。

……

天王塔第八層,一條几人寬的通道筆直地通往遠處。

或許是年份太久的原因,整個通道的牆壁之上,全是青綠之色。

一名金邊藍衣的青年,一臉邪笑地盯着對面之人。

對面之人眼神陰毒,雙眼微眯地看着他,也不出聲,正是臉色難堪的趙立名。

藍衣青年擡頭向上看了一眼,漫不經心撫摸着手中寶劍,瞥着趙立名說道:“想要天王丹,還得過了我這關才行!”

緩緩擡起手中黑色寶劍,趙立名的嘴角露出一絲不快:“怎麼?閣下有膽在此攔截趙某,難道連報上姓名的勇氣都沒有麼?”

“想知道我的名號,也不是不可能。若是閣下能夠在我手中保住性命的話,告訴你也無妨。若是連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那閣下就直接安息吧,哼哼。”

手指輕撫黑色寶劍,趙立名低頭不再看那人,自言自語地說道:“這些年有不少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來挑戰趙某,出口狂妄的不在少數,可是能勝過趙某手中寶劍的人,至今卻還沒出現!”

趙立名屈指一彈,手中黑色寶劍發出了嘹亮的劍鳴之聲。

藍衣青年看着趙立名手中之劍,眼中現出了幾分凝重,然後毫無懼意地哼道:“果然是柄好劍,被稱爲雷州第一劍也算名副其實了。早有聽聞,趙立名不過是仗着寶劍之利才能穩居地榜之首,今日看來,此事果然不是空穴來風,真是浪費了這柄寶劍!不過,今天以後,這寶劍就可以跟隨於我,在九州世界中闖出赫赫威名!”


一聲嘹亮的劍鳴聲響起,趙立名手中黑色寶劍上現出一層灰芒,顯得十分詭異。


看着趙立名手中之劍,藍衣男子皺眉凝神。就在剛剛,他分明感覺到趙立名手中那柄黑劍,在撕扯着自己的神識!

若不是他現在依然覺得眉心隱隱作痛,恐怕要以爲自己產生了幻覺!

藍衣青年拔出銀色寶劍,劍體之上籠罩着白色劍芒。

在他拔出寶劍那刻,周圍的空氣都有一種停滯之感,通道四周更是出現了一層薄薄的冰粒!

極寒之力!

這藍衣青年施展的手段和林山的極寒之力何曾相似,只是不知道他是用何種手段獲得掌控極寒的能力的。

趙立名心中一沉,又是極寒之力,此時他卻開始懷疑此人和那林山有着什麼關聯不成?

沉默了片刻,卻不知他心中作何感想。只見他面色一擰,微微有些扭曲,手中寶劍一劍斬出,目標正是對面的藍衣青年。

“哼!”

看着趙立名狂暴的劍招襲來,那藍衣青年卻發出一聲冷哼,揮出手中銀色劍芒,直奔趙立名施展的灰色劍芒而去!

銀色劍芒所過之處,四周的空氣如同凝固了一般,出現片片白霧,一眼看去,便有心中冰涼之意。

灰色劍芒所過之處,一道道灰色氣旋瀰漫而出,包裹着劍身,透出一股陰森的氣息。

趙立名的灰色劍芒,有着攝人魂魄的詭異能力,狂猛地直奔藍衣青年而來。

就在灰色劍芒進入白霧的範圍以後,速度瞬間驟降,居然像是被無數繩鎖拉扯着一般,不過片刻,便停在了白霧之中。

林山一路趕來,幾乎是毫無停留。路上遇到的些許阻礙,他都是施展霹靂手段,全力破除。

正在他站在一處空曠之地四處查探,以確定往那邊而去時,卻聽到有打鬥之聲遠遠傳來。

循聲跟來,恰好發現了打鬥中的趙立名和藍衣男子。兩人在激烈爭鬥之下,居然沒有發現遠處的林山。 林山隱匿在一旁,遠遠地看着兩人交手。雖然驚詫於那藍衣青年的強大實力,但有先前遭遇牛武的經歷,他很快便平靜了下來。畢竟總有些人平時喜歡隱藏實力,關鍵時刻出其不意。

此時此刻,他需要把握機遇,快速尋找通道,直奔九層奪取天王丹。

通道的範圍非常有限,若是林山強行通過的話,這兩人必定會形成聯手之勢將他攔下。

既然不能強行通過,林山只能另想他法。突然看着那藍衣青年劍芒中精純的極寒之力,他的雙眼越來越亮。

若是施展極寒之力的話,他自信絕不輸於這名藍衣青年。此時他自然不會考慮硬碰,他心中正在思考如何將這極寒之力利用起來。

若是利用的好的話,一方面能夠暫時混淆趙立名的注意力,另一方面或許也能讓那藍衣青年失神片刻。

可是即便這樣的話,林山覺得通過的機率仍不過三成而已,畢竟這兩人的實力都已經是王階巔峯,更是戰力驚人之輩。

“哈哈!”

突然一陣爽朗的笑聲響起,林山心中微微一凜。聽那聲音,正是曾經遭遇過的牛武此人。

體型如山的牛武大步踏來,讓整個地面都顯得震顫不已。

臉上肥肉伴隨着步伐有規律地抖動着,牛武雙眼炯炯有神地看着趙立名和藍衣青年。

另一名身穿灰袍,面戴黑紗之人緊跟着出現在牛武的身邊,此人正是讓許多地榜高手聞之色變的鬼手。

見到有高手到來,趙立名和藍衣青年默契地停下手中攻勢。只是趙立名緊繃着臉,眼神陰毒地瞥着突然出現的牛武和鬼手。

四人的對持,讓場面充滿變數,顯得更加詭異莫測。此刻的林山,唯有靜靜地等待。

……

雷州城,趙長老府邸的一處地下密室中。

周圍黑黝黝的一片,幾乎伸手不見五指,只能夠隱隱看到兩個人的輪廓。

臉有黑痣的趙長老雙手捧着一隻金色儲物袋,恭敬地交給對面一身黑袍籠罩之人的手上。然後,一臉諂媚之色地說道:“使者大人,洞主大人要的東西都在這裏了。您看,趙某的解藥已經見底,是否該發後半年的解藥了?”

黑袍人伸手朝腰間一摸,取出一隻巴掌大的白色小瓶子,想也不想地丟給了趙長老。

看着趙長老一臉興奮地打開小瓶檢查,黑袍老者收起金色儲物袋,盯着趙長老開口,聲音嘶啞地問道:“你那侄兒何時突破?洞主可是給他了不少好處,算算時間,也該有點成績了纔是!”

連忙收起手中小瓶,趙長老一臉自傲之色,眉飛舌舞地開口:“說道小侄,的確是天縱之姿,短短數年,眼下即將突破到皇階修爲。只要他已突破,屬下一定安排其到洞主大人的身邊效力!”

“天縱之姿?希望如此吧!再給他一個月時間,若是不能突破的話,留着他也沒用,只會白白浪費了我族的傳承之劍!”黑袍人毫不掩飾口中的譏諷之意,冷哼着說道。

趙長老唯唯諾諾地應承下來,黑袍人也漸漸地沒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

天王塔八層之中趙立名恨恨地看着體壯如山的牛武,眯着眼哼道:“牛武,莫不是想和趙某作對?!”

“嘿嘿!”牛武臉上的肥肉一陣顫動,皮笑肉不笑地嘻道:“牛某可不敢和大名鼎鼎的趙師兄作對,您可是地榜第一高手啊!”

說道這裏,牛武故意頓了頓,嬉笑地看着臉色變得更陰沉了幾分的趙立名。然後聳聳肩繼續說道:“可是,牛某卻是很想要上面那顆天王丹呢,不知道趙師兄能否割愛?”說話之時,牛武還用他粗壯的手臂指了指頭頂之上。

趙立名冷哼一聲,卻不多言。握緊手中黑色寶劍,直指牛武。

他以自己的行動表明了立場,天王丹乃是王階高手一飛沖天的難得機緣,任何人在這種情況下都不可能主動放棄。更何況身爲地榜第一高手的趙立名。

“鬼手,你這是要和牛武聯合起來對付趙某麼?”趙立名眼睛轉向一直站在牛武身旁沉默不語的鬼手。

聽到趙立名的問話,鬼手先是看了趙立名一眼,然後轉身看着側面的牛武,聲音有些嘶啞地開口:“若是趙道友將金絲楠交予楊某,楊某便可以暫時保持中立。等到在九層之中,我們再各憑手段,爭奪天王丹,你看如何?”

趙立名臉色一變,眼中兇厲之色一閃即逝,換做一臉茫然之色,驚訝地問道:“金絲楠?楊道友真是讓趙某糊塗了,難道說此次天王塔中還有此物?這可是難得之物,就是不知道落在哪位道友手中了。”

黑紗籠罩的鬼手,眯着眼看了一圈,和藍衣青年對視了片刻,聲音嘶啞地開口:“堂堂地榜第一高手,居然也有不敢承認的時候!你一路領先,若是沒得到此物,又怎肯上來?況且此等消息他們未必知道,而你卻肯定知道!以你那叔叔護短的性格,怎麼可能不向你透露?!”

“哼!”

趙立名冷哼一聲,扭頭不看鬼手,若有所指地緩緩開口:“楊道友不信,趙某也沒興趣多做解釋。這裏可不止趙某一人,就算兩位聯手,也只能便宜了其他人而已!”

“哈哈!”

牛武大笑地向前一步,朗聲說道:“此事好辦得很!牛某和楊道友強強聯合,這位道友能得到天王丹,也無法從我二人面前逃脫!倒是趙道友盛名在外,我們不得不防啊!”

嗤!

趙立名突然揮出原本已經蓄勢已久的黑色寶劍,一道詭異的灰芒呼嘯着便直奔身形壯如小山的牛武!


“來得好!看我神牛無敵盾!”

呼!

見到趙立名突然出手,牛武倒是毫無懼意,居然一臉興奮。猛吸一口氣,握拳之後將後背對着那道灰芒!

嘭!

一連串火花在牛武的背後亮起,那道灰色劍芒彷彿斬在金屬之上一般,無法寸進,居然不能傷害到牛武分毫!


“哼!”

趙立名和牛武的戰鬥不過片刻,便鬥得熱火朝天。一旁的鬼手楊依依既然已經和牛武聯盟,自然不會袖手旁觀。他冷哼一聲,一掌推出,直奔趙立名而去。

轟!轟!

一次次對決,發出刺耳的轟鳴之聲,三人的四周,處處都是他們留下的殘影。

藍衣青年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三人的戰鬥,絲毫沒有出手的意思。

林山看着三人混亂的戰鬥,同時注意着那藍衣青年的行動。不知爲何,他總覺得此人有些詭異。尤其是眼神,似乎隱隱有一道道漩渦形成撕扯之力一般,看來此人必定有特別之處。

話說這三人的戰鬥,完全體現出了王階巔峯高手的可怕之處。他們身形所過之處,一片狼藉,塔中原有之物,竟也被破壞大半。

倒是趙立名不愧被稱爲地榜第一高手,面對兩名王階巔峯強者,他在防守之餘還能夠攻勢不斷。

牛武和鬼手二人更是沒得說,兩人就如同配合多年的老友一般,十分默契。明顯皮糙肉厚的牛武,幾乎接下了趙立名的所有攻擊,而鬼手的攻勢十分詭異,處處刁鑽無比。不過一炷香功夫,趙立名便漸漸處於劣勢了。

若是趙立名不敵,牛武二人的聯合或許還真能各個擊破,成爲笑到最後的人。當然,至於他們二人最終誰會更勝一籌,那就是將來的事情了。

噌!

一道白色劍芒猛地亮起,眨眼間便斬向了在牛武身後躲避攻擊的鬼手!

出手之人正是那藍衣青年,只見其劍芒中,隱隱有冰寒之意。若是擊中鬼手的話,想來鬼手不死也要脫層皮。

此時的鬼手遭到藍衣青年的突然襲擊,導致出現一絲遲滯,身形不穩之下便露出了破綻。

之所以出手,自然是藍衣青年想明白了其中利弊。若是趙立名不保,下一個便可能是他了。牛武二人聯合之下將對他都十分不利。最關鍵的是,他心中十分希望能夠親自擊敗趙立名,這也是他不遠千里,遠道而來的主要任務。

雖然藍衣青年出手隱祕,但同爲王階巔峯的牛武二人自然有所感應。

感受到劍芒中冰寒之意,鬼手頓時臉色大變,心中冰涼得如墜冰窟!可是破綻已經出現,對方把握得又恰到好處,明知不可能,他也只能閉眼做硬抗的準備了!

“媽咪媽咪轟!”

感受到鬼手處境的牛武,猛地暴喝一聲,發出晦澀難懂的真言!

嗡!

無數道金光突然自其體內迸發而出!遠遠看去,如同一顆金色的太陽般刺眼!

若是鬼手不保,牛武自然也無法保全,此時此刻,他再也無法保留實力,直接施展出了十分罕見的佛門功法。

他的佛門功法,防禦能力更勝神牛無敵盾一籌。此招放出,想必那劍光也是不可能破開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