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琪人她們幾個也跪下,跟著許風一起磕頭。

許風不停磕頭,當他磕頭滿幾百個的時候,突然,山壁離開,一個大房間出現了。

許風看到,這裡也是石頭砌成的房間,裡面有一個石頭的檯子,還有一個石頭做成的架子,架子上正是一跟權杖。

許風大喜,「走!」

他帶著琪人她們走了進去。

許風來到了那個權杖前,他看著四周,這裡明顯就是軒轅黃帝練功地方了。許風感覺到這裡氣場比外面更強大。

看來黃帝就是在這個檯子上打坐的。

許風看著那個權杖,和傳說中一樣,這是一根渾身黝黑的權杖,有接近兩丈樣子。在權杖之上,纏繞了一根巨大的金龍。那是黃金做成的。

許風想起了關於權杖的傳說,權杖祭出,天地顫抖,金龍出世,威武無邊。

許風不敢去拿那個權杖。他知道,軒轅黃帝不會有啥奇怪東西弄出來,但是這權杖自己能否拿起來,還很難說。

突然,一個黑影飛出,許風看到,一個人已經去抓那個權杖。

「什麼人?」玉笙喊道。她們都拔出了劍。

許風站在那裡一動不動。許風總覺得,這裡的一切都是有些定數的,也會有一些特殊的設計。所以他不動。

那個黑影到了黃帝權杖前,一把想抓起,可是竟然拿不動。

許風看到這個人正是吉人。在他的身邊,正是天寶,怒人,柳姬,還有東南夷的騫人,騫人的宮廷大魔法師天音,隨身侍衛天蕭。

許風知道,他們已經聯合在一起了,看這個樣子,他們是想來奪取這個權杖了。

許風冷冷一笑,「吉人,你為何拿不起來了!」

吉人瞪大了眼睛,他也不知道為何會如此。天音看到,急忙走了過去,他也使勁在抓這個權杖。


可是權杖就是在那個石頭架子上,起不來。

「既然拿不走,你們走吧,不要來管這個事了。有些東西,不是想拿就可以拿走的!」許風說道。

「我就不信了!」吉人刺客臉漲紅,他突然使出了很大力氣。

可是那權杖依然不動分毫。天寶也急了,他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

許風看著他們,「你們趕緊走吧,不要在這裡了!」

可是他們幾個都相互看著,都不想離開。許風緩緩拔出了手裡的劍。

「你們要是不是走,就不是我來對付你們了,自然有人對付你們!」許風說道。

許風手裡的劍發出了一陣白虎吼聲。也許白虎看到了黃帝權杖,想起了那些往事。當年的失敗還在那裡,可是今日,要對付的,就不是那個權杖了。

吉人還在那裡拔,可是總是拔不動。

「一定是你再搞鬼!」吉人不服氣大喊。他對著許風,雙手就推了過來。


那是一股巨大的邪氣。許風知道,吉人一定是修鍊了啥邪魔大法。

許風身邊是琪人她們,許風不想讓她們受到牽連。許風直接雙掌揮了出去。

他這雙掌是用了全部神力,許風剛剛準備揮出掌力時候。他感覺到一道金光進了自己身子。許風感覺到身邊有一個人,那個人穿著一身麻衣,但無比威嚴。

許風沒細看他,但是他感覺到這個人的巨大能量。這個人在許風正要出掌的時候,給了許風一道金光。

許風雙掌打了過去。

吉人正要抵抗,以吉人能量,他以為接住許風掌力是沒有問題的。何況他最近修鍊邪功有成,他更是以為自己能戰勝許風。

沒想到,許風這次掌力完全不一樣,簡直是排山倒海。當那股掌風來臨時候,吉人感覺到了巨大壓力。他想躲,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而此時的灰原誠對於這個世界的信息也算是大概了解了一些情況。

當初的秋之國,已經一統了天下,秋之國也改名為了口本朝。如今的口本朝,是由他孫子的孫子的兒子建國,孝仁天皇所統治。

總的來說,這個國家還算安寧和平,歲說依舊會有一些地方會發生暴亂,但是背後有著陰影之庭撐腰,那些動亂根本上來說是根本傷害不到口本朝的統治。

而現在的陰影之庭由織田市所統治,她的名號卻是改為了庭主,並不在延續天皇的稱號。

至於宮本清,卻是在幾十年前之中的最終之戰,由於那一場戰爭之中,所動用的力量打破了世界的束縛。

該世界的意識只好強行打通了通往仙界的通道,將這些人驅逐出了這個世界,至於為何是仙界,主要原因是,這些人太過強大。如果走到隔壁幾個鄰居的界面之中,會讓他們的世界崩壞。從而導致,影響到他的存在。

而且世界的意識那時才發現,原來自己的手下早有叛逆之意,竟然千方百計的隱匿自己的實力,好在他在發現了宮本清絕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修鍊功法的時候,及時做出了對策,只是沒想到的是,他竟然順便炸出了一堆大尾巴狼。

在強行乾澀了一下現世之後,這個世界的意識被總意識小小給懲戒了一番。這也才讓織田市和一些殘留的閻王僥倖的繼續在這個世界生活了下來。

只是,世界的意識已經記住了他們,遲早有一天他們也要被迫離開這個世界,就和從前那一下飛升的神仙一般。

總的來說,灰原誠對此還算滿意,在他死後,並沒有連累了太多的人,至少他身邊的人還是很好的活了下來。

只不過那個世界意識,灰原誠覺得等自己夠強了以後,一定要把它給幹掉。而後把自己人給換上。

到時候這個世界將會成為他的後花園,只不過問題的關鍵還在於一件事情,就是不知道現在的陰影之庭的庭主,織田市是否還認可他這個夫君,而即使認下了他這個夫君之後,她又是否願意將陰影之庭交給自己。

雖然對於灰原誠而言,與織田市在一起的回憶就好像只是在不久之前,但對於織田市而言就不好說了,畢竟兩者之間已經有著一百多年的時間沒有見過面了,只不過這些事情,單憑一個人在這裡想象是沒有任何用處的,灰原誠嘆了口氣對著眼前的兩人說道:

「不知道你們能不能夠將我回來的信息,告知與陰影之庭呢?又或者說。怎麼樣才能到達陰影之庭呢?我想和她們見個面。」

灰原誠知道,眼前的兩人必然有著什麼方法聯繫的上,陰影之庭,畢竟這些陰影之庭這些年的資料能夠保留在這裡,就說明兩界必有來往。

「請恕吾等冒昧,這個問題,請讓聖子大人回來做出判斷之後,在說這件事情吧。如果您真的是那位大人,我們一定會知無不言。請您繼續等待吧。」華接過了灰原誠的話,說道。她想的事情,有很多,因為,如果真的是神大人回來的話,把消息傳回去固然是一件喜事。

但問題的關鍵是這個人是否是假冒者,又或者是敵人的姦細,而且做為日暮神社的繼任者,雖然還沒有繼承日暮的姓氏,但華堅信自己遲早有一天能夠得到所有支脈的認可,成為日暮華。


這是每一代日暮神社當代巫女的至高榮耀,至於為何日暮神社的巫女都會得到日暮的名字原因其實很簡單。

只是當初日暮當年,為了保護更多的人類,她將自己的修鍊之法,教導給其她人。不僅有許多其他地方的巫女,也有很多事一些孤苦伶仃但卻有修鍊天賦的女子。

由日暮親自教導一段時日的弟子其中至少有著數百之數。而被她教導過的巫女之中,也紛紛教導了一些新的有天賦的弟子。

總人數大概著數千有餘。

而在於盛平天皇率軍支援陰影之庭之時,願意與日暮一同前往的巫女也有著千餘,而其中一個弟子,卻是被日暮留了下來,她是日暮曾經收養過的孩子,名字叫做,日暮雨露。

日暮雨露成為了楓之村神社的第三代巫女,而之後楓之村的神社就叫做了日暮神社,日暮之名也被冠於了至高榮耀。

但,並不是只有日暮神社裡所修行的巫女才能夠有資格繼承日暮之名。

在口本朝上,有著近百隻日暮支脈,都是當年得到過日暮教授修鍊之法,所傳承下來的巫女流派。

為了讓日暮流派發揚光大,也為了能夠統一戰線。更好的幫助百姓。

她們一起做出了一個決定,聯合在了一起,成立了一個巫女組織,名字很簡單就叫做巫女結社。

現如今可以凈化妖怪的合格巫女,總計有著六千五百三十一人,而口本朝在創立初期只不過是六百餘萬人的人口,(終焉之戰前的大暴雨災難之前人口一千萬左右。)經過一百多年的修養生息,加上,相對和平的以及優秀的統治者。

現如今人口總量已經堪破兩千萬人。(日本的氣候環境相對於農作物的成長而言極為優渥,所以餓不死。而且還有妖怪可用於參加發展生產力。)

每一個支脈都有資格繼承日暮這個名字,包扣日暮整個神社的資格。

繼承了日暮之名的巫女才有資格擔當巫女結社社長之位,一統指揮全國各地的巫女。

而此時,由於巫女華的先任日暮絕由於在參與了大妖怪的討伐之戰之中,不幸中了那大妖怪的妖毒,意外身亡,以致於,還未能成果表決出新的日暮繼承者。

雖說已經內定為巫女華,但是由於年紀較輕,且閱歷不足,在一場表決會之後,否決了巫女華繼任者的資格。

但依舊保留日暮繼承者候選人的資格。至於日暮神社的一切暫且交由巫女華所看管。

畢竟巫女華,作為前帶日暮絕的弟子,對於日暮神社有著一定的了解,並且巫女華也只有日暮神社這一個歸宿。

因此, 大叔別想套路我 。如果不能成功繼承日暮神社,將要交出一切的同時,還要落得一個無家可歸的下場。

因此,現在的巫女華做什麼事情都極為謹慎,對於灰原誠這來路不明,行事可疑的傢伙。沒有趕他出去,還留他在村子里好好招待就不錯了。

雖然說,灰原誠的確救了她一命,還拯救了整個村子,不,應該說是幫助村子趕走了妖怪才是。這的確是天大的恩情,但是灰原誠自稱名為七夜,是她召喚過來的神大人。這就讓華,不得不有些懷疑了。

她已經從楓那裡聽說了,這個叫做灰原誠的傢伙,在她進來的時候,是不著片縷的,那不是變態是什麼?

在加上劫持自己威脅小桔梗的事情,這一點都不像初代巫女大人所寫的那一般高大威武,心繫百姓,溫柔善良……

那是何等完美的男子,真不愧是神明大人!

然而巫女華並不知曉,事實上,當初翠子在與織田市率軍出征的時候,第一件後悔的事情,就是忘記把空間手鐲里的日記本取出……由於帶走了大量戰力,擔心,人間被突然襲擊,翠子還有宮本清都留下了極為重要的物資。讓還在世間行走的人們得到更多自保的力量。

而翠子甚至把空間手鐲留給了日暮。由於種種方面原因,翠子忘記了取回她的筆記,以致於將來的某一天,在某人掏出日記本還給她的時候羞憤難當想鑽縫……

……


巫女華回想起了初代巫女對神大人的描繪的神姿,而後又看著眼前的灰原誠,果然是個假冒偽劣產品吧?

「嗯……那麼這樣吧,你們可以告訴我,為什麼有這麼多妖怪要來襲擊這個村子呢?」灰原誠看到對方不想回答的樣子,也就不為難對方,而後像是想起了什麼接著問道。

聽到這裡,桔梗和巫女華相視一眼,覺得告訴對方也沒什麼。於是桔梗從懷裡取出了一顆大珍珠擺在了眼前的桌子上。

「啊,那些妖怪來襲擊這個村子的原因就是因為它,主要原因還是因為不知道是誰放出的謠言,說它擁有實現人們願望的能力。真是何其愚蠢可笑……」華看著眼前這個珠子,對著灰原誠解釋道。


而,灰原誠卻是從中感受到了那令人熟悉的力量,以及彭拜的生命力。

灰原誠有些疑惑的說道:

「這個不是當初我送給翠子,最後用來當陣眼的大珍珠么?現在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灰原誠說完,就好奇的摸了一下眼前的珠子。

結果只是一個剎那之間,那顆粉紅的大珍珠,卻是微微的變的有些暗沉了下來。

這讓桔梗和巫女華,都不由得一驚,而後慌忙制止道:

「這顆珠子,不能動。」

「嗯,為什麼。」雖然灰原誠有些奇怪,但還是將眼前的大珍珠放回了伸出手來的桔梗手中。

「啊,這顆珍珠擁有著生命,能夠吸收外界的力量。而且還能吸收人類心理陰暗面的力量。如果持有者,不是心靈至純至善的神聖……嗯,如果不是巫女的話,這顆珍珠就會被污染。最後會導致大恐怖發生。」桔梗原本想根據典籍回答神聖巫女來著,但那未免有些自賣自誇的嫌疑,而且總有些感覺厚臉皮來著,於是改口道。而後和巫女華,又一起看著大珍珠的變色情況,心裡原本就對著灰原誠身份有些懷疑的成分再次擴大。

只是摸了那麼一下下,就被污染到了這個地步,絕不是一般人所能夠到達的地步,簡單來說,眼前的人簡直就是大惡人啊!怎麼可能是神明大人呢?

「嗯,還能夠吸收外界的力量么?看來這個封印不牢啊。我記得當初,我們是把四隻獨角獸皇給封印了進去來著,這樣吧,你在拿過來給我看看。嗯,這一次你們舉著我不動,可以吧?」

灰原誠看著眼前兩人有些緊張的樣子,感覺有些好笑,但是他也不是很在意,還感覺挺有意思的這兩個傢伙。

原本,聽到灰原誠又要拿回去看看的時候,兩人還有些擔心,畢竟就剛剛被灰原誠碰了那麼一下下,這顆大珍珠就被污染到了這個程度,天知道這要她們合力凈化多久才能保存到當初的那個地步啊。不過如果對方只是要看看的話,倒也無妨就是了。

畢竟對方這麼強大,如果真的想要這個東西,或者是為這個東西而來的,早就把這東西給搶走了,哪裡還需要這樣拐彎抹角的。而且這個東西的來歷也是非同尋常,就是神大人消失才換回來的東西。而剛剛灰原誠所說的的確也沒錯,根據初代巫女最後的幾本筆記,這個東西裡面的確就是封印了四隻妖皇。想到在離,桔梗恭敬的將雙手舉起,讓灰原誠看的清楚一些她手中的珍珠。而後對著灰原誠說道:

「嗯,您請看。」

嗯。。。

灰原誠看到桔梗將手舉高高的樣子,有些蛋疼,他有些想問,您的手不會酸是么?

當然灰原誠並沒有說出這麼不識趣的話,而是湊近了那顆粉色大珍珠。

而後散發著自己的部分精神力,向著這顆大珍珠的內部突入。而後他閉上了眼睛。進入到了這顆大珍珠的內部世界之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