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獨眼渾身青光耀眼,臉上的疤痕猙獰,迅如一道青光,伺機撕咬。

小白被圍困在中央,卻根本不閃不避,眼中猶如有二團黑色火焰燃燒,旋身迎上。

金色光河罩來,小白狂吼一聲,直接破開光河,和金虎妖將對上一爪。

蹬蹬蹬……

金虎妖將連退數步,目光驚駭。

狂熊妖將一雙磨盤大的雙掌合抱而來,朝著小白頭顱拍下,要將它直接拍扁。

小白周身黑光一閃,速度大增,在雙掌拍近之前,一頭撞上狂熊妖將的胸膛,將其撞的跌跌撞撞,倒飛出去。

但小白接連全力施展,力量回繼不及,被一旁的獨眼尋得機會,狼牙如匕首,直接咬在小白的後肢之上。

「吼……」

小白吃痛,回身撲噬,但獨眼卻一擊即退,遠遠閃開。

咻咻咻……

三頭妖將再次發動攻擊。

數十次交手,小白渾身浴血,體外黑氣繚繞,越發瘋狂。

嗤啦……

金虎妖將一口咬在小白左翼之上,猛得一甩,咬下一大片帶羽血肉。

小白右翼瞬間斬了過來,道道黑羽脫體而出,幻化成劍羽,將金虎妖將籠罩。

金虎妖剛一退,小白咆哮一聲,撲了上來,直接一口咬在對方脊背,啃噬下一大片血肉。

「咕嚕!」

小白直接將口中的血肉吞咽下去,黑瞳凶光大漲,又是一個跳躍,和那頭暴沖而來的狂熊對撞,撕咬成一團。

吼吼吼吼……

小白雙目瘋狂,根本不管對方的攻擊,只是一味的揮爪、咬噬,只求拉對方同歸於盡。

一開始這頭狂熊妖將還仗著皮糙肉厚,咆哮連連,和小白相互傷害。

但片刻之後,它便生出懼意,因為眼前這頭流雲靈豹完全就是不要命的架勢,要和他同歸於盡。

嘶……

終於,狂熊的防禦被破開,胸膛上留下一道駭人的狹長傷口,深可見骨,只差一點就傷及內臟。

咆!

狂熊瘋狂抵擋,要擺脫眼前這頭不要命的小傢伙。

嗵嗵嗵……

狂熊妖將背部被利爪劃開,但終於掙脫出來,四肢著地,向前逃竄。

小白哪裡肯就這樣放對方逃走,厲嘯一聲,一顆漆黑妖丹從口中射出,瞬間追上,洞穿而過。

咚!

狂熊妖將奔逃的龐大身軀猛得一頓,轟然倒地,氣絕身亡。

這時,那頭金虎妖將虎目噴火,趁機沖了過來,張開血盆大口,

對著小白喉嚨直接吞咬而下。

小白轉過頭顱,瞳孔中一道異色閃過,根本沒有躲閃,只是微微偏了一下脖子。

金虎妖將大喜,直接一口咬在小白的肩上,鋒利的虎牙如利刃般,狠狠切割而下。

意料之中的慘叫,並沒有出現。

小白彷彿感受不到疼痛一般,倏地探出利爪,從金虎妖將的胸膛沒入,狠狠一掏。

吼……

金虎妖將發出凄厲無比的慘叫,直接將小白的小半邊肩膀啃噬下來,鮮血淋漓。

隨後它目光下視,怔怔得望著胸膛處。

一顆仍然還在跳動的腥紅心臟,連著一根根血管,慢慢離體而出。

嗵!

利爪猛得一抓,心臟跳動聲戛然而止。

金虎妖將瞳孔驟縮,大捧大捧的鮮血噴涌而出,喉嚨發出空洞的咕嚨聲音。

生機隨風而逝,虎軀霎時癱軟,滾落在小白的面前。

一雙虎目睜的大大的,仍然不相信,它身為尊貴的金虎王族一員,竟然會死在這裡。

嗷!

這時,那頭神情陰厲,如毒蛇隱匿的獨眼青狼動身了。

殺機現,一道青光襲來,狼牙如匕,映照當空,驟然劃過。

小白拚命擊殺二頭妖將,已經是極大的透支所有的潛力,早已經傷痕纍纍。

妖軀更是沒有幾處完好之處,根本再沒有一絲抵擋之力,只來得及微微側了一下身子。

寒光掠過,一道駭人無比傷口出現,小白的腹部直接被劃開,五臟六腑都流了出來。

餘力不止,直接將小白轟飛,狠狠砸落在地,犁出一地血路。

眼皮無力垂下,小白眼中最後浮現的場景,一頭獨眼青狼躍空而起,妖影遮蔽了烈日。

「再見了,父親,母親,族人……」

「還有……老大……」 「大膽孽畜,滾!」

就在獨眼瞳孔帶著殘忍之色,如一道青光襲過之時。

突然天空之上,一道凜冽威喝,如驚雷炸響。

隨後,一道寒光四射的劍河自天際疾射而來,無窮劍勢鎖定了它周身上下。

劍氣縱橫三萬里,一劍光寒十九洲!

咻咻咻咻……

劍河瞬間駛來,分化萬千,無數柄寶劍吞吐寒芒,洞射而來。

「什麼?!」

獨眼僅剩一隻的狼眼驚駭地抬頭望天,被這漫天劍雨給驚的一時失神。

「人類?」

獨眼第一個想法,便是有人類出現在此地。

但萬劍射來,它已經來不及多想,連忙止住前沖的身形,連連暴退。

咻咻咻……

無數柄利劍從它原來所處的地方,一一插入地底,錚然作響。

慘叫聲此起彼伏,無數實力低下的妖獸被從天而降的劍雨射中,透體而過,死傷慘重。

「無論是誰,都阻擋不了我殺了這頭小崽子!」

獨眼眼中獰色閃過,對面這頭小流雲靈豹的潛力太大了,必須要將它徹底殺死,永絕後患。

哪怕此時小白已經奄奄一息,十有八九是活不成了,但獨眼仍然不願意冒險。

「妖丹!」

一顆青光湛湛的妖丹出現,旋即青芒大盛,滋滋作響,一個加速,朝著小白射去。

「哼,在我面前,還敢動手!」

「活的不耐煩了!」

一道陰影片刻間飛落下來,正是鬼蝠載著楚天,從天而降。

雙翅緩緩拍擊,掀起一圈圈氣流,鬼蝠恭敬的伏身,低垂著頭顱,等候著楚天下來。

楚天蛇尾一擺,遊了下來,攔在小白的面前,隨後望著眼前疾射而來的青色妖丹,蛇瞳顯現出一絲不屑。

「妖氣具現!」

濃郁無比的青黑妖氣盤旋而起,幻化成一條條妖蟒,足足有九條,猙獰而過。

九條妖氣大蟒一齊張口吞下,精純的妖力噴薄而出,抵消著青色妖丹上的力量。

這妖丹不愧為妖將最強的手段之一,哪怕九蟒齊吞,仍然被它衝破八頭,最後一頭也哀鳴一聲,隱現不支。

但這已經夠了,已經被磨滅大半力量的妖丹,速度明顯降了下來。

「給我過來!」

楚天瞳孔一凝,體內湧出一股強大的妖力,罩向青色妖丹,要將其收走。

獨眼青狼心神大駭,心神連忙勾連妖丹,要掉頭返回。

要知道,雖然妖丹是妖獸最強大的手段之一,但同樣妖丹出體,一樣兇險無比。

一旦被他人奪走,不但會實力大損,而且從此再也無法晉陞。

所以獨眼心急如焚,全力勾連妖丹,要掙脫楚天的束縛。

青色妖丹劇烈震動,射出一道道凝實青光,四下衝撞,無邊巨力湧出。

「嗯?」

楚天瞳光微閃,氣勢陡升,旋即渾身湧出的吸力越來越大,甚至掀起一地飛石,破空射來。

「啊……」

見狀,獨眼青狼驀地一聲低吼,噴出一大口精血,全力激發妖丹的力量。

砰砰砰!

青色妖丹青光熾盛,耀人眼目,每一次撞擊,都發出裂空之聲,聲勢猛漲。

「哼,真要是這樣讓你逃了,我楚天顏面何存。」

楚天冷哼一聲,蛇口一張,倏地一團紫色妖焰沖了出來。

唳!

本命紫炎一出現,便化為一頭不過巴掌大的三目火鴉,劃出一道狹長的紫色焰尾,掠空而過。

噗哧……

本命紫炎瞬間逼近青色妖丹,鳥喙一張,道道紫炎傾瀉而出,將其完全包裹成一個火球。

四周溫度大升,空氣都被灼燒的隱隱扭曲。

本命紫炎融合了三目火鴉,又吞噬了朱傳孕養多年的火葫蘆法器的磅礴火海,威力不可同日而語。

這枚青色妖丹自然也無法抵擋,被直接煉的青光黯淡,動作漸漸停歇。

片刻之後,青色妖色更是懸浮不動,被一縷縷紫焰沖入其中,將裡面屬於獨眼的烙印盡數抹去,徹底被煉化。

「過來吧。」

隨後楚天淡然開口,本命紫炎包裹著青色妖丹一同飛了回去。

此時,這枚青色妖丹已經褪去了青瑩之色,化為了暗紫之色,一縷縷火焰力量四下遊動。

一道妖氣射出,這枚妖丹直接被收入系統儲物界面。

獨眼妖丹被奪,心神聯繫完全斷絕,猛得吐出一大口精血,臉色更是慘白一片。

一張狼臉瞬間變得猙獰,目光怨毒無比的望著楚天,直欲擇人而噬。

楚天微微抬頭,一對蛇瞳望了過來,眼中的森冷之意,讓獨眼猶如當頭澆下一盆冰水,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這頭來歷不明的妖蟒太恐怖了,我只能先逃走,日後再伺機報仇。」

獨眼雖然因為楚天奪走了它的妖丹,大為怨恨,狠不得和他拚命。

但楚天的眸光一望來,它便立刻省悟過來。

對方能輕易奪走它的妖丹,加上先前那道驚人的人類馭劍手段,自己肯定不是對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