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特么的別讓小爺我抓到,否則小爺和你沒完!

沒完!」

奶娃娃小白氣的亂蹦。

話落,便頓時猶如小炮仗一般,向著葉夕瑤沖了過來。

然後伸出小胖手,抱著葉夕瑤的腿就是不撒手了!

顯然,剛才的事情把小白嚇壞了。就算喊得再凶,卻依舊本能的感到恐懼。

那感覺就像彷彿一瞬間將他扼殺一般,只一瞬間的功夫,便讓他窒息了過去。

見此情形,在場的眾人不禁面色凝重起來。唯有洛九天劍眉微挑,隨即不著痕迹的瞥了眼奶娃娃小白那抱著葉夕瑤大腿的手,微斂的雙眸中,諱莫如深。

葉夕瑤也是第一次看到小白如此,隨即便要伸手摸摸他的頭……可就在這時,葉夕瑤的剛剛抬起,旁邊的洛九天卻忽然伸手,一把將奶娃娃小白抱在懷裡。

頓時,別說葉夕瑤,便是旁邊的厲承等人也愣住了。

奶娃娃小白更是一臉懵*。本能的尋找葉夕瑤,可一抬眼,便看到洛九天正微眯著眼睛,看著自己。

小白當下一抖。剛要說話,便被洛九天打斷了。

「我來就好,過去看看怎麼回事!」

葉夕瑤眨了下眼睛,倒也沒多想。點了下頭,便轉身走了過去。小白一看葉夕瑤走了,張嘴便要叫她回來,可下一秒,後背便被某人輕拍了一下。

「要聽話!」

小白:「……」

女人,救命!

你家男人要宰了我!

奶娃娃小白忍不住在心裡哀嚎,可他真心不敢叫出聲。當下憋著嘴,然後無限可憐的低下頭,當起乖寶寶。

××

一行人重新來到青銅鼎前。

之前大家只顧著看青銅鼎,卻沒在意其他。

可經過剛才的事情,眾人便再次仔細觀察了一下四周,最後將目光落在青銅鼎的底部。

石殿中的這個青銅鼎很大,比之此前在天芒族地下祭壇中看到的那個還要大上兩倍有餘。

只是這青銅鼎真心古怪的地方便在這裡。照理說,正常的青銅鼎,四腳落地,鼎的底部和地面,應該有一段距離。

而鼎越大,這個距離也理所當然的越大。可眼前的這個青銅鼎,雖然比此前地下祭壇的青銅鼎大兩倍,可下面的距離,兩個鼎卻相差無幾。

也正因如此,剛剛奶娃娃小白才會貪玩,把身子卡在了裡面。

不過此時的鼎下,卻是什麼都沒有。眾人盯著看了好半晌,也沒看過一分一毫的異樣。

眾人無聲對視一眼,然後看向葉夕瑤。葉夕瑤也是皺眉,接著轉頭看向小白,道:

「小白,剛剛究竟是怎麼回事?你有什麼感覺?」

小白聞言,張嘴便要求救。可待一看到洛九天,便頓時蔫了。隨即只得老實的低頭說道:

「我也不知道……就是特別臭,要命的臭,感覺要死了一樣。」

葉夕瑤頓時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道:「所以你剛剛是被臭味熏暈過去的?」

可話音剛落,葉夕瑤卻頓時愣住了。 等等!

臭味?!

又是臭味!

想到某種可能,葉夕瑤立刻看向小白道:

「小白,你說的臭味,是不是腐臭味?」

小白點了點頭:

「是,就是那個味道。簡直要命,我剛才都覺得我的參命已經走到盡頭了……」

「和我爹身上的味道很像?」

「不是像,是一模一樣!而且,比那個還要濃一千倍不止!」

說到這裡,小白腦子裡頓時回想到剛才那恐怖的瞬間,當下,也顧不得身邊的某人可不可怕,便猛地伸手抱住他的脖子,然後將腦袋邁了進去。

洛九天嘴角頓時一僵,好在反應快,否則非一把將他扔出去不可。而此時的葉夕瑤,倒是沒注意這些。秀眉微蹙,隨即道:

「同樣的味道……難不成這下面有什麼東西?」

「能有什麼?什麼也沒有啊!」風清烈插嘴道。葉夕瑤想了想,轉頭再次將目光落在青銅鼎上,片刻后,道:

「先把青銅鼎移開再說!」

聲落,不等厲承吩咐,幾名隨行的天尊使便快步上前。隨即一人抱住青銅鼎的一個角,接著猛地一聲大喝,便將偌大的青銅鼎硬生生抬了起來。

鼎被移開,露出光禿禿的地面。褐中帶黑的泥土,並沒有什麼不同。風清烈上前跺了幾腳,隨即說道:

「實心的,沒問題啊!」

厲承也上前試了試,然後對葉夕瑤搖了搖頭。

顯然,事情比想象的要複雜的多。

畢竟,奶娃娃小白不會說謊。那就說明這裡確實有問題,可眼前的一切,就這樣明晃晃的擺著……葉夕瑤頓時被難住了。

倒是洛九天,卻在這時眸光一挑,看向被移開的青銅鼎,道:

「那鼎底下看一下。」

眾人頓時眼睛一亮,當下紛紛走過去彎腰查看。可隨後卻發現,依舊什麼都沒有。

偌大的石殿里頓時安靜下來。可就在這時,只聽一陣細響,忽然眾人背後傳了過來。

眾人一愣,近乎同時轉頭。隨即只見之前一直如同撒歡般到處跑的灰色小雞,正在伸爪子在地上刨土。

而它所在的位置,正好是青銅鼎原來位置的旁邊。

葉夕瑤頓時眼睛一亮,當下快步走過去。而此時的灰色小雞卻在刨了幾下后,明顯有些嫌棄,甩了甩爪子,跳到旁邊。然後伸出翅膀指著被它刨開的位置,叫了起來。

「咯!咯咯咯——」

葉夕瑤聞聲,立刻說道:「把這裡挖開,小心些!」

幾名天尊使馬上走過來,然後從隨身法器中拿出鐵鍬,便開始挖。一開始,地面並沒有什麼異樣。可慢慢地,眾人卻發現,原本褐中帶黑的泥土,竟漸漸變成了漆黑色,同時一股子說不出的怪味,隱隱從地面透了出來。

接著,沒等在場的眾人有反應,被洛九天抱著,並且還有段距離的奶娃娃小白第一個中招。當下扯脖子叫道:

「不行了,我要死了!快走,趕快走!」

事關參命,小白也顧不得身邊的洛九天了。說話的功夫,更是一個掙扎,從洛九天懷裡跳出來,然後轉身便飛也似的跑了出去。 小白的速度不是普通的快。

眨眼的功夫,便沒影了。

不過眼下眾人也顧不得他了,並且越往下挖,這股味道越重。

到最後,甚至連風清烈都忍不住,一邊捂著鼻子,一邊罵道:

「他娘的,這是埋了萬年****,怎麼這麼臭啊!」

厲承眉頭皺得死緊:

「這土的顏色也不對勁……你們注意點,小心別粘上什麼東西。」

而葉夕瑤則和洛九天站在不遠處,末世生活了十年,單是喪屍的腐臭味,就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所以葉夕瑤此時倒是面不改色,可以防萬一,還是伸手一翻,將狴犴令牌拿了出來。

狴犴令牌能夠鎮壓一切邪祟邪物,有它在手,至少若下方有什麼邪物,也不會被打個措手不及。

石殿里的眾人,莫名的感到緊張起來。接著待又過了一會兒,忽然鏘的一聲細響,猛地傳了出來。

「護法大人,碰到東西了。」一名天尊使說道。

「挖開!」

「是!」恭敬應聲,最後幾名天尊使當下加快速度,一盞茶的功夫,整個地面徹底被挖開。

漆黑如墨的泥土,堆在兩旁。足足一米多深的距離,一個同樣漆黑的石板,已然裸露出來。

石板的大概兩米見方,上方正對著便是之前青銅鼎放置的地方。只是那黑色實在詭異,比之濃墨還要深沉,並且隱約帶著一抹毛骨悚然的感覺。

同時,細看之下竟發現,那石板正中的位置,還刻著一個天芒族圖騰,圖騰四周,則是一圈密密麻麻的神秘符文。

周圍的天尊使沒由來的集體後退一步。葉夕瑤邁步上前,然後眯起雙眼,附身仔細端詳起來。

符文一般多出現在法器上,可以大幅度提到法器的作用。而除了法器外,一些上古流傳下來的神秘地點,也會有符文守護,以防隨便進出。當然,可以守護,同樣也可以封印。當初蛟妖一族設計睚眥,將其囚禁在血池古地的蛟龍宮下面,就動用的封印符文。

而除了睚眥,凌雲大陸中央城的城門上,也是有封印符文,進而封印中央城下方的那頭凶星。

這種符文都歸屬於禁錮符文,而整個聖靈大陸,也就只有珈藍城龔家,其他人幾乎一無所知。

而眼下這石板上的神秘符文,首先肯定不是法器上的那種符文,可看著也不像禁錮符文……風清烈湊了過來,看了半天,也沒看出這些符文究竟是什麼意思,隨即忍不住說道:

「早知道有這鬼東西,把錚子叫來好了!」

厲承沒搭理他,瞄了一眼,也不認識,便問向葉夕瑤。

「葉姑娘可認識上面的符文,究竟是何意思?」

葉夕瑤有睚眥給她的語言傳承,其中包括一少部分符文類,但眼前這個,她還真沒見過。所以厲承的話音一落,葉夕瑤便搖了搖頭,道:

「不認識,但可以肯定不是尋常的法器符文,也不是禁錮符文。並且這種符文相當古老,還有一些異族文字……」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有字?!在哪裡?」

風清烈驚道,同時瞪大眼睛看向石板。

可看了半天,也沒分出誰是誰。

葉夕瑤隨即伸手一指圖騰下方一行看起來龍飛鳳舞,卻又處處詭異的符號,道:

「這裡!」

「什麼意思?」厲承問。

葉夕瑤微微眯了下眼睛:「準確的敘述不好說,但大概的意思應該是:敬奉無盡之血,願永恆不滅。」

永恆不滅?!

在場的眾人不由得一愣。

「切,這口氣夠大的呀!」

風清烈不屑的諷刺了一句。而此時的厲承卻在短暫的愣神后,忽而臉色一變,道:

「血?難不成這上面黑色的東西是……」

葉夕瑤點了點頭:「沒錯,就是血!」

其實,葉夕瑤早就發現這裡的泥土中帶著一股子說不出的血腥味。只是之前一直不明白,這血怎麼會灑在這裡,可如今看來,倒是一目了然了。

「估計,這裡早前是一個大型祭壇。並且他們在這裡舉行了非常血腥的祭祀。血順著上方一直向下,最後匯聚在這個石板上,天長日久,紅色的鮮血慢慢變成黑色,便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鮮血匯聚在一處乾涸后,確實會變成暗紅,或是黑紅色。只是能將這麼多泥土和石板染成如今這樣,卻有些駭人了。

不,不是駭人,而是恐怖!

想到這裡,葉夕瑤雙唇微抿。在場的幾名天尊使更是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彷彿一閉眼,就能看到天芒族當初祭祀時,血流成河的模樣。

「這群畜生……」

厲承氣的咬牙切齒。這時,一直沒說話的洛九天上前掃了一眼,隨即開口道:

「把這石板砸了!」

「是!」厲承神情一斂,快速應聲。隨即渾身靈力一動,匯聚於右手,接著猛地用力,往下一砸!

轟隆一聲巨響,連同整個石殿都為之一晃。

塵埃灰土,以及一些腐朽的碎石瞬間簌簌的掉了下來。眾人趕忙躲避,隨後回來一看,卻見那黑色的石板已經破碎,下方果然是空的。

幾名天尊使立刻上前,小心的將破碎的石板搬開。隨即一個黑洞洞的入口,頓時出現在眾人面前。

眾人無聲對視一眼,隨即葉夕瑤上前便要跳了去,可這時卻被洛九天一把拉住,接著不等葉夕瑤回過神來,洛九天便如同一隻白色的大鳥,單手抱著葉夕瑤的腰,便一個旋身,躍了下去。

洛九天速度極快,葉夕瑤一愣,隨後只覺得眼前視線一晃,轉瞬便已然來到那石板的下方。

周圍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只是,就在落下的瞬間,一股難聞的近乎讓人作嘔的氣息,便猛地如同潮水一般,從四面八方撲了過來。

葉夕瑤一驚,本能的掩住口鼻。同時抬手一翻,將隨行法器中的夜明珠拿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