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父親啊,為了青木家族,我可是盡心儘力了!

羅楓鬆了口氣,又忍不住問道:「青冥小姐,你一下子買這麼多的衣服,穿得完嗎?」

土包子!

青冥又忍不住在心中暗自吐槽了一句,心道本小姐錢多的是,又是萬林城最時尚的貴族千金,怎麼能像你那樣沒品,整天都是件也不知穿了多久,甚至都快要褪色了的衣服。

嘴上卻是道:「呵呵,沒關係的,我穿膩了的衣服,就會送給城中的平民,讓普通人家的女孩子,也能夠體驗下這些名牌服飾。」

當然,這只是一個謊言而已。

本小姐穿膩的衣服,過時的衣服,當然是先撕破再直接扔掉,那些賤民甚至別想從垃圾堆中撿到,否則的話,賤民也和本小姐穿同樣的款式,哪怕只是淘汰了的款式,豈非也大大拉低了本小姐的身份。

可是,羅楓卻是不明白她心底的想法,這句話頓時讓羅楓對她的好感大增:「青冥小姐,你心地還真好。」

青冥笑了,笑得很甜:「呵呵,還好吧。」

「嗯,時間已經不早了,青冥小姐,我們回去吧。」

「好!」

兩人正要離開,這時,不遠處一間店鋪,走出了兩個木族少年。

他們看著,也應該是萬林城的貴族少爺。

其中一人眼尖,很快就見到了不遠處正在交談著的青冥:「咦,那不是青冥小姐嗎?」

「沒錯,是她!」青冥在萬林城的年輕貴族群中也算是很除名的了,另外那個貴族立刻確定:「不過,她身邊的那個人類是什麼人?」

「青冥小姐竟然帶著他一起逛街買衣服,看上去可不簡單哪。」先前那青年很是不解:「這男的看著也很普通啊,萬林城也沒什麼人類的豪門世家,我們都知道的,怎麼青冥小姐會和他在一起。」

「灰彥前幾天不是和我們說,他泡到了青冥小姐嘛,我看是吹牛的吧。」

「哈哈,下次見到了他,我們一定要好好地調侃下!」

「……」

這時的青冥和羅楓,卻是沒有注意到兩人,很快地離開了。

回到大公府,內院雖然也很大,但兩人的居室,倒並不是太遠,出於禮貌,羅楓先將青冥送到了她的住處。

分別之前,青冥笑道:「羅楓,今天晚上玩得還真高興,不要忘了,你和我明天的約會啊!」

羅楓愕然道:「啊,什麼約會?」

「去晨曦之塔看日出啊!」青冥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有些不高興:「你根本就沒將我的話放在心上,這才一會,就已經忘記了!」

羅楓本來以為她只是隨便說說的而已,沒想到這麼認真,連忙賠罪道:「青冥小姐,對不起,看我這記性,呵呵,好吧,明天早上見。」

青冥這才露出了笑容:「好,明早見,記得,一定要早點起床,要是我看不到日出,唯你是問喲!」

「放心吧,我會的!」

「好,那我進去了,晚安!」

「青冥小姐,晚安。」

目送著青冥走進了閨房,羅楓這才朝自己的居室走去。

雖然因為陪著青冥逛街浪費了些時間,但是,羅楓的心情很好,他覺得這都是值得的。

原本還擔心,來到木族,過了那麼久,又隔了不知多少代,青木家族根本就不會認老瘋子們的賬。

可是,青木大公一見到信物,立刻就待自己如同上賓,熱心地幫忙,還安排自己在大公府住下。

還有青冥小姐,也是個很可愛的人呢。

不管最後能不能得到木魂,在萬林城的這段時光,應該都會很不錯吧!

…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武極狂潮最新章節!

夜色俱樂部,萬林城著名的貴族會所。

每到夜晚,夜色俱樂部中就人滿為患,如果不是有著一定身份的人,就算是有錢,也別想在這裡預訂到位子。老闆相當聰明,走的是高逼格的路線,只接待萬林城中的名流,但這正好符合貴族物以類聚,喜歡彰顯自己身份的心理,再加上俱樂部經營得確實也很上檔次,食物味道獨特,美酒也是上了年份,用珍貴材料釀造的,服務更是不用說。這裡的女侍者來自各族,個個都很有姿色,而那些表演的也有些才華,要是中意的話,只要出得起價錢,就隨時可以找上一個美女,等待她們下班之後享受上個難忘的夜晚。

因此,夜色俱樂部成為了城中名流,尤其是那些喜歡花天酒地的風流年輕男貴族很喜歡的好去處。

這個晚上,夜色俱樂部仍然火爆。

一群長著貓耳,有著綠寶石般的眼睛,以及毛茸茸爪子的貓女郎,身穿性感暴露的粉紅皮衣,捧著雞尾酒和食物在俱樂部中往來。這可不是cosplay,這些貓女郎,是來自貓妖族的女子。

夜色俱樂部中有一批流動的女侍者,經常會更換,許多都來自不同的異族,有些是貓妖,有些是人類,甚至是獸人女性,以滿足男貴族們的獵奇心理,即使是長期來玩,也都不會覺得膩味,也是該俱樂部生意如此紅火的一個重要原因。

這個月,夜色俱樂部請來的流動女侍者,就是貓妖。

這是來自妖系中的一個分支種族,比起兔妖都還要弱小,貓妖沒有什麼能力,要在聖魂大陸生存不易。不過,貓妖外形美萌,很得喜愛,於是許多貓妖,都會混跡在其他種族,尤其是有錢的種族的國度賺錢,並不以族群聚居。

這些貓妖,就是夜色俱樂部精挑細選出來的,個個都是難得的精品,消息剛剛放出,立刻就有無數的男貴族在俱樂部中預訂了位置,有些甚至連續預訂上周,來玩個痛快。

試想一下,當這些看著既清純夢萌,卻又性感迷人的異族美女,如同金絲貓般溫婉地趴在你的懷中,這是多少男人的夢想!

此時,兩個年輕的男貴族,就各自攬著一個可愛的貓妖,大享艷福。

他們,赫然是那天見到青冥和羅楓的人。

「木格少爺,你好英俊呢,我好喜歡喲,今天晚上,讓我服侍你好不好,瞄~~~」貓妖女郎們也知道這次的機會很難得,而且,這兩位男貴族在名流雲集的夜色俱樂部的貴賓中,也算是很有身份的那種,於是想盡心思逢迎,以求獲得他們的歡心和青睞,到時肯定能夠大賺一筆小費。

貓妖女郎的聲音,也是像貓兒般嬌膩,讓那叫木格的男貴族心都酥了,恨不得立刻將這女貓妖好好地鞭笞一番,不過,長夜漫漫,他還得享受過程,於是狠狠地拍了下貓妖女郎的豐臀一記:「嘿嘿,這還用說,騷蹄子,今晚本少一定不放過你,到時可不要求饒才好!」

貓妖女郎頓時大喜,她等的就是這句話,媚眼如絲地白了木格一眼:「少爺,只要你喜歡,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好了,而且,我喜歡粗暴的,用不著憐惜我的呢!」

狐媚的口氣,和曖昧露骨的挑逗,更是讓木格**中燒。

而且,那貓妖女郎還斟了一杯酒,喝上了些,然後用櫻桃小嘴喂到木格的口中,木格終於忍不住了,喝下酒後,就和兔妖女郎濕吻起來,雙手也是不住地在她的身體上到處遊走,貓妖女郎則不住地扭動著嬌軀,欲拒還迎。

另外一個貓妖女郎見到自己同伴成功勾搭上了金主,也是坐不住了,半搭在另外那男貴族的身上,嗲聲嗲氣地撒嬌道:「哎喲,木利少爺,你看別人今晚都有著落了,人家卻可能得獨守空枕呢,難道你能忍心嗎,瞄~~」

叫木利的男貴族哈哈大笑:「放心,肯定少不了你的,只要服侍得本少舒服了,錢絕對不是問題!」

夜色俱樂部中的這些陪酒女侍者,要是不滿意的話,是隨時都可以更換的。不過,他們身份不凡,老闆也不敢怠慢,安排的兩個兔妖女郎素質都相當不錯,除了姿色過人之外,還還懂得揣摩男人的心思,木利很滿意,也就沒打算再換,早早地就做出決定了。

那貓妖女郎也是高興不已,立刻獻上香吻表示謝意,木利自然也不會客氣,學著同伴般上下其手,在帶貓妖女郎去過夜之前,先佔點便宜再說。

一時間,兩個貓妖女郎不知是被挑得動了情,還是故意做出的樣子,嬌喘吁吁,豐滿雙峰也是不住起伏,坐在兩個男貴族的身上,忘我地扭動著蛇腰,氣氛很是糜亂。

別看這些木族的男貴族平日中道貌岸然,好像很真經似的,實際上在私密的會所等地方,就會除掉偽裝,很是放蕩**。

就在兩男兩女的行徑越來越是不堪,眼看在房間中就要搞起來之時,門被推開了。

木格和木利已經叮囑過,沒得他們許可,任何的侍者都不得進來。

這個人,並非侍者。

真龍仙帝 和兩個貴族年紀相約的木族青年,穿著一身黑衣,臉容英俊,卻是有些冷酷狂傲。

這是今天晚上,這個廂房的第三個客人。

拍了拍貓妖女郎,示意她坐到一邊,木格哈哈一笑道:「我們的兄弟來了,寶貝,等會再和你親熱。」

兩個貓妖女郎很是識趣地先退遠了些,留給他們談話的空間。

木利招呼道:「灰彥,快點過來和我們喝幾杯,還有,這些貓妖可真爽,又漂亮又夠浪,你也叫上一個過來作陪吧!」

這新來的木族青年,正是灰木家族的少主灰彥,同時也是青冥鍾情的人,他和木格木利是死黨。

在兩人身邊坐下,灰彥淡淡地道:「不用了,我沒興趣,說吧,今晚約我出來有什麼事?」

「沒事就不能叫你出來玩啊,」木格不滿地道:「我說,兄弟,現在要見你一面,是真的越來越難啦,而且你也變了性子,現在對美女都沒興趣了,這樣下去好嗎?」

灰彥還沒說話,木利已經搶著道:「是青冥小姐的關係吧,有了青柏大公的千金,又是萬林城著名的一支花,哪裡還將這些庸脂俗粉看在眼內呀!」

灰彥笑了笑,其實,他之前確實也喜歡和木格兩人一起尋樂子,不過,現在他現在正在追求青冥,就不得不有所收斂了,否則這些事傳到青冥耳中,可就麻煩了。

這時木格又嘆了一口氣:「不過,兄弟,雖然你對青冥小姐痴心一片,甚至不惜改變自己,但是,別人對你,可未必就那麼專情了。」

灰彥臉色一變:「木格,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木格道:「前兩天,我們見到了青冥小姐,她在買衣服,而且,身邊還跟著一個男的,是個年輕的人族。」

灰彥厲聲道:「什麼,你們確定?」

木格笑道:「當時我和木利在一起,就算我看錯了,木利難道還能看錯不成。」

木利介面道:「是啊,當時青冥小姐正和那個男的在說話,談笑風生,很是開心的樣子,他們的關係,可能不簡單呢。」

見到灰彥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木格又道:「不過,很奇怪的是,那個男人族,貌不起眼,也不像是什麼公子爺,再說了,就算是什麼公子爺,和我們彥少也沒得比啊,在萬林城,還有哪個年輕貴族,像我們彥少這麼英俊,又這麼強。所以,我們都很是費解呢。不過,灰彥,我們畢竟是兄弟,怎麼說也是得把這件事告訴你的,對吧?」

「女人很善變的,灰彥,你也別太認真了,想開一點,別弔死在一棵樹上,而放棄了整片森林,萬林城的美女多的是,今晚就別想太多了,來來來,讓我們喝個痛快,然後你再帶幾個美女回去,賬單我包了,你儘管玩就好!」木利此時已經有了一點醉意,說話也不怎麼顧忌。

「砰砰砰砰!」

木利的話音剛落,桌面上的幾瓶美酒,竟然同時爆裂了開來,無數黑色的尖刺,從裡面長出,就像是幾棵仙人掌,不用說,這是灰彥暴怒下的所為。

木族最著名的能力,是控制植物,灰彥身為灰木家族的少主,自然是不會弱的。

灰彥的臉色,猶如烏雲籠罩,身上散發出濃重的煞氣,可見他相當的不爽。

木格和木利頓時愕然,一起看著他,或許是想不到受到這個刺激的灰彥反應會那麼激烈。

而受到那煞氣影響,兩個貓妖女郎都心生懼意。

媽的,這不可能,青冥很喜歡我,絕對不會和其他人有關係的!

我得去……問個清楚!

灰彥心躁如焚,只覺一刻也都坐不下去了,霍地站了起來,什麼都沒說,就推門走了出去,只剩木格和木利面面相覷。< 青柏大公府內,青冥剛剛找到了羅楓。

雖然只是別有企圖而故意接近羅楓,不過青冥表演得很好,很是投入,沒有讓羅楓看出半點的端倪。

她一副興緻勃勃的樣子:「羅楓,今晚我們去酒吧玩吧,我聽說萬林城新開了一間酒吧,很熱鬧的,但一直都沒有機會去看下。」

雖然和她相處的時光很愉快,不過,羅楓卻是在心中苦笑。

羅楓有解酒的獨門奧秘,自然不怕喝酒,但他對於那種喧囂的場合其實並沒什麼興趣。

而且,每天都被青冥纏著到處去,從早到晚,他的修鍊時間可就少了,長期下去的話,可不是辦法。

但是,青冥小姐實在是太熱情了,羅楓一次次地想拒絕她的約會,最後卻總是開不了口。

不行,今天無論如何,都要和青冥小姐說清楚了。

只是,該用什麼樣的理由,在拒絕她的同時,又不至於讓她不高興呢?

羅楓已經想了幾天,卻是一直都沒能想得出來,剛要狠心聲稱自己不想浪費太多時間,需要修鍊鬥氣之時,一個女僕走了過來,附在耳青冥的耳邊說了幾句。

也不知道她說了什麼,青冥聞言后臉色忽然變了,揮手讓那女僕走了之後,青冥歉然道:「對不起,羅楓,我有點急事,今晚恐怕不能陪你了,改天吧。」

羅楓正是求之不得,想也不想就道:「好啊!」

沒有再理會羅楓,青冥就匆匆地走了。

她的舉止,讓羅楓略感詫異。

奇怪了,青冥小姐好像很緊張的樣子,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不管她了,我自己去修鍊吧!

青冥一直來到大公府外,東張西望,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一個黑色的人影,從街角暗處走了出來。

見到他,青冥驚喜道:「灰彥哥,你來了!」

灰彥冷笑道:「我不覺得,你希望我出現。」

青冥皺起了眉頭:「灰彥哥,為什麼這麼說?」

灰彥沉著臉:「青冥,難道你不覺得應該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嗎?」

青冥不解道:「灰彥,你究竟在說什麼,能不能清楚點,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灰彥激動地道:「我是說,那個人類小子,你和他究竟是什麼關係?木格和木利今天對我說,他們親眼見到你和那人類小子一起逛街,看上去還很親昵的樣子,你一直都在欺騙我的感情嗎?」

「噢,原來你說的是他啊!」青冥格格嬌笑起來,這讓灰彥更為惱火了:「你笑什麼?」

「我在笑,你真是個傻瓜!」青冥笑道:「不過,灰彥哥,看到你為我吃醋,我還是很高興的呢。」

灰彥不悅地道:「別和我扯東扯西的,你還沒有給我解釋!」

青冥反問道:「灰彥哥,既然你已經聽說了那個人,那麼,也應該知道,他就是個很普通的人類小子吧,難道你覺得,我青冥眼光那麼低,會喜歡一個平凡的人?那麼,灰彥哥,你豈不是把自己也都看低了呢!」

灰彥想了下,發現確實有些道理,青冥眼高於頂,這不是她的性格,但他卻是疑惑地道:「那麼,為什麼你和那個人類的小子,會走得那麼近。」

「因為那小子,涉及到我們青木家族的一件重要的事,父親才會授意我這麼做的,當然,這些都是演戲的而已,你用不著擔心。」走到青年的面前,青冥伸出手,摸著他的臉:「只有你這麼英俊,強大,聰明的男人,才配得上我青冥,那個羅楓,在我心目中也就是個俗氣得要命的土包子而已,和他相處的每一分一秒,我都覺得噁心!」

這番情話讓灰彥很是受用,而且他現在開始相信,青冥根本就不喜歡那個男人族。

但是,有件事情,讓他很是不解:「那小子這麼普通,想來也不會有什麼背景吧,需要青柏大公這麼大費周章,還委屈你去去接近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