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潘大海朝三人喝問道。

李昊無奈道:「當然!區區沙寨,不在話下!」

潘雲勒馬出列,正色道:「孩兒願意出戰,立下首功!」

「是!」

葉凡隨後也策馬從大軍之中出列。

(未完待續。。) 「這個就是你的房間了,這三天你就住這裡吧。」李學浩推開一個房間的門,所幸家裡比較大,空置房間也多,倒也不在乎多住一兩個人,何況只是三天時間而已。到時候再去千葉神社那裡隨便應付一下,然後雙方再也不見面,三年的時間裡,足夠發生很多事了。

千葉小百合打量了一下房間里的環境,沒有顯出滿意或不滿意,只是將行李搬了進來,然後在李學浩打算離開的時候,冷冷地問了一句:「這裡就只有你一個人住嗎?」

李學浩聽得一驚,差點把最重要的事情忘了。家裡可不止他一個人住,還有瓜生麻衣,都不知道等她回來要怎麼給她解釋,家裡又多了個「住客」。

「我並不是一個人住,還有一個人。」心裡想著如何跟瓜生麻衣解釋,李學浩沒怎麼在意地說道。

「女人嗎?」千葉小百合突然抓起放在床上的千葉丸,目光森冷,「她在哪裡?」

李學浩終於回過神來,看這樣子,明顯是要去殺人的節奏,連忙攔下她:「不要誤會,她是我的一個表姐。」

「表姐?」千葉小百合動作一頓,森冷的目光也略略恢復正常,緊跟著又冷聲說道,「表姐大人住在哪個房間,我現在去拜訪一下。」雖說是要去拜訪什麼人,但神情依然冰冷,讓人完全感覺不出是要去拜訪別人,這似乎就是她的天性使然。

李學浩也習慣了,知道她剛剛就算抓劍也不是真的要去殺人,估計也只是下意識的舉動:「她去補習了,還沒回來。」

「補習?」千葉小百合目光微微一凝。

「是的,她要考大學,現在在上補習班。對了,你沒上學嗎?」李學浩忽然想起來,看千葉小百合的年紀,應該還在上大學吧。不過也有可能沒上學,在千葉神社裡幫忙也說不定。

「我是東洋英和大學的學生,今年是二年級,因為是雙休日,所以在家休息。」千葉小百合一臉冷然回答道。

東洋英和大學?李學浩一呆,這已經是他碰到的第幾個東洋英和大學的人了?細谷千夏是一個,還有那個胸前一馬平川的水橋涼子,千葉小百合是第三個。

或許他跟東洋英和大學真有什麼解不開的牽扯也說不定。

「這裡離東洋英和大學可不近,你上課不會覺得不方便嗎?」如果可以以這個理由勸退千葉小百合那自然最好,說實話,這裡距離東洋英和大學那邊確實不近,走路的話,肯定要很久。而上下課還要坐車的話,那就很不方便了。

「不會!」千葉小百合冷冷地回了兩個字。

李學浩也無話可說了,準備退出房間。

千葉小百合忽然叫住了他,冷聲問道:「浩二君,午飯你已經吃過了嗎?」

「呃……已經吃過了。」李學浩一愣,浩二君?還是第一次被人叫這個,有種怪怪的感覺。而且她問這個做什麼,是因為她沒吃飯嗎?如果是這樣,那自己好像有些失禮了。

「雖然還不是妻子,但以後家裡做飯、洗衣服、清潔衛生都交給我吧,我會努力做好的!」千葉小百合冷冷說道,頭也不回,從腳邊一個行李箱中取出一個古樸的劍架,將劍架抬起放在床邊的桌子上,然後再將千葉丸珍而重之地橫放在劍架上面。

一系列的小心翼翼的動作,看得李學浩暗暗咋舌,對劍比對自己這個可能是老公的「生物」要好得太多了。不過仔細想想,有個人承包了做飯、洗衣服、清潔衛生這幾樣工作,也算是意外收穫。

……

傍晚,計算好差不多是瓜生麻衣到家的時間,李學浩特意坐在客廳里等她回來。

千葉小百合就坐在他旁邊,目光盯著電視,臉上沒有任何錶情,也不知道是不善於表現情感,還是電視里的內容完全無法打動她。

李學浩倒想離她遠一點,不過稍微坐遠了點,她就自動坐過來一點,導致兩人幾乎是貼在一起坐下的,李學浩對此也沒辦法。

不久,門外就傳來鑰匙開門的聲音。

李學浩神色一正,知道是瓜生麻衣回來了。

果然,門被推開的聲音,然後人還沒進來,聲音就先傳進客廳里:「膩醬,我回來了,你在家嗎?」

「膩醬?」千葉小百合聞言眉頭一皺,不再盯著電視看,而是轉頭看著李學浩。

李學浩就知道這個稱呼會引起誤會,忙將「膩醬」的意思解釋了一遍。千葉小百合冷然地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瓜生麻衣已經換好拖鞋走進客廳里,她穿的學校制服,也是那種西裝加裙子的制式,不過與櫻野高中的黃色校服不同,她的校服是深藍色的,而且在領口位置那裡比較尖,與櫻野高中的鈍領差距很大。

裙子也是中長裙,不過李學浩知道,裙子被她特意改短了,顯露出更多的腿部肌膚,當然也更加吸引人。

本來就比常人略長的雙腿,顯得更加修長。她的上衣西裝雖然沒有特意改小過,但就算是成年女性也不如甚多的上身曲線仍將衣服高高撐起,幾乎要裂衣而出,讓校服看上去要小上那麼一兩號。

「麻衣姐,你回來了。」李學浩略微有些不自然地問候道。

瓜生麻衣卻沒有理他,因為注意力全放在了他身邊的千葉小百合身上,顯然她沒想過,在走進客廳里,見到的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

「膩醬,她是誰!」瓜生麻衣陰沉著一張臉,目光仍緊盯著千葉小百合,這個穿著巫女服的女人,非常漂亮,尤其是左眼角下的那顆淚痣連她也嫉妒不已,為什麼自己就沒有那樣的「美人痣」?如果有的話,肯定會把某人迷住吧。

「她是……」李學浩剛要解釋,千葉小百合已經站了起來,朝瓜生麻衣鞠了一躬,「表姐大人,你好,我是千葉小百合,請多指教。」

「表姐大人?」瓜生麻衣一愣,接著一臉憤怒地看向某人,「膩醬,她就是你交往的那個女生?你居然把她帶到家裡來了?」神色間很憤憤不平,猶如見到丈夫不但出軌,還把小三給帶回家的那種羞憤。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神武覺醒最新章節!

凌嬌嬌、李昊、潘雲和葉凡,四名武尊校尉策馬來到三萬大軍的前方,望向十裡外的峽谷沙寨。

「公主,你覺得我們四個帶兵,有辦法能攻破沙寨?光是沙寨木牆露頭的骷髏弓箭兵就不低於一千之數,峽谷裡面一片鬼霧籠罩,視野漆黑,也不知道埋伏了多少鬼兵。

我們要是帶兵冒然殺過去,只怕有全軍覆滅的風險!到時候丟臉事小,損兵折將未能攻下沙寨,遭受潘將軍的責罰事大。不知公主打算怎麼打這一仗?」

李昊雖然答應了出戰,但沒有絲毫樂觀,朝公主詢問。

「我也是覺得夠嗆!不如,我們想法子吸引它們從峽谷內出來,在外面沙漠一戰?.!」

潘雲獻上一策,遲疑著說道。

「哼,哪有這麼容易!這主意雖好,只怕鬼兵根本不打算從峽谷內出來。如果它們想出來的話,早就殺出來了。

光是看這群鬼兵嚴守峽谷沙寨的陣勢,就知道它們打算背靠著峽谷內的大片鬼霧和鬼雲,來跟人族一戰。」

李昊不以為然的一瞥,嘲笑道。

「怎麼打,♀,你們兩位就不用操心了!我們四人中有一個知道怎麼打就行了。葉凡,別人不知道怎麼打鬼族,你總該知道吧?!以你在十連舟賽上無所不知的本事,你要是說不知怎麼對付鬼族,本公主可是不信!

今日首戰,必須獲勝,此戰關係到我、李少郡主、潘少將軍的聲望,無論如何你要想出一個法子,拿下眼前這座沙寨!」

凌嬌嬌淡淡一笑,狡黠的目光望向葉凡。

葉凡不由苦笑。嬌嬌公主剛才點他出陣,就知道她是想要自己出主意。

「公主殿下,要對付這裡的鬼族大軍。第一重要的就是驅散鬼霧,將峽谷內的鬼軍暴露出來,那麼接下來想要對付它們就容易了。」

「只是,這鬼霧並非普通霧氣。而是,哪怕是狂風、大雨也吹不散。必須要用數十里大範圍的烈火、雷電才能驅散鬼霧。」

「但我們四名武尊顯然做不到這一點。哪怕是諸位武侯大人出手,頂多只能驅散數里的小範圍鬼霧,也難以完全驅散這峽谷內的數十里方圓的鬼霧。」

葉凡淡淡說著。

凌嬌嬌疑惑道,「那就是沒有辦法了?」

「雖然驅散峽谷鬼霧做不到,但拿下沙寨還是有辦法的。先用潘兄的法子,上前叫陣,誘鬼兵出來一戰!要是鬼兵不出來,那我們就直接強攻沙寨!我估計。鬼兵不會在沙寨布置重兵,它們指望我們沖入峽谷內和它們交戰!所以首戰,還是有望獲勝!」

葉凡道。

「誘敵?哪有這麼容易!既然你覺得行,那你去叫陣誘敵吧!」

李昊不由一嘲,不以為然道。

葉凡也沒多話,直接從身後的東萊軍中點了一支百人騎兵,便朝沙寨方向轟隆隆衝去。

「鬼崽子們,出來一戰!」

「鬼娃們。別縮在峽谷裡面當烏龜!出來受死吧!」

這支百名騎兵軍隊,在離沙寨五六里距離。葉凡一揮手,眾騎兵停下,頓時大聲朝峽谷內叫罵,也不管鬼族能不能聽懂他們的話。

「轟!」

沙寨大門頓時打開,三支百名的鬼騎兵轟然從峽谷內狂奔衝殺出來。

這三支鬼騎兵,分別由三名鬼尊小將領頭。手持鬼槍,身披鬼鎧甲,口中發出怪異的尖叫,憤怒無比的朝葉凡大舉衝殺過來。

葉凡原本是根本沒有抱多少希望,只是試一試而已。沒想到居然真有幾支鬼兵殺出來,不由被嚇了一跳。

「怎麼這麼容易就把幾支鬼兵給引出來了!」

葉凡十分吃驚。

他仔細一看,卻驚愕的發現,那三名鬼尊中居然有二位很是熟悉。

葉良辰!

葉美景!

它們雖然死了轉化成了鬼尊,但是樣貌還依稀保留了幾分原來的樣貌,哪怕在鬼尊之中也屬於頗為白俊的鬼尊。

只是它們身上多了鬼鎧甲,鬼煞氣極重,似乎實力已經比它們生前還更為強大。

葉凡頓時明白過來,難怪會有鬼兵衝出峽谷。

當初他離開峽谷的時候,遇到過葉良辰,發生了一點小摩擦。那葉良辰鬼尊肯定是認出了自己,這是怨憤的衝殺出來,報昔日之仇來了。

夏陽郡眾將士看到那三名鬼尊,卻都是臉色大變,一片嘩然。

那三名率三百鬼騎兵衝殺出來的鬼尊,赫然是葉良辰、葉美景、葉奈天三兄弟。人稱夏陽葉氏,一門三傑。

葉良辰是郡府的侍衛隊長,葉美景是一位小城的城主,葉奈天是夏陽郡的一員小將,他們三個都是夏陽郡葉氏家族的嫡系子弟。

他們三人在夏陽郡非常有名,人稱夏陽葉氏,一門三傑!

「良辰、美景、奈天,你們三兄弟居然一起陣亡在這大漠!老夫回去如何面對你們葉家族人!」

夏陽郡主韓柏清看到這一幕,不由的痛心疾首。

其他幾位武侯們都是面面相覷,一時不知該怎麼勸慰韓柏清。

三郡大軍將士們也是心有戚戚。

夏陽葉氏,一門三傑!

居然都慘死在鬼侯手裡成了鬼尊,反過來和他們這些人族開戰,這也太悲哀了。

葉凡率一百騎兵,跟夏陽葉氏三鬼傑率領的三百名鬼騎兵,在峽谷外開戰,頓時吸引了三萬人族大軍的目光。

無數人都在期待著,四位葉氏之間的一戰,誰勝誰負。

「該死,那尊鬼侯肯定是非常精通戰術!居然不要臉的派出三名鬼尊,要三打一,要圍攻葉凡!」

凌嬌嬌臉色一變,立刻朝數裡外大喊:「葉凡打不贏,趕快回來!」

潘雲看著遠處的戰場,搖頭一嘆。

葉凡要是臨陣怯戰。退了回來,丟了人族大軍的士氣,先不說大將軍會不會懲罰他。單是他自己,恐怕就沒臉在大軍之中待下去。

哪怕是硬著頭皮,葉凡只怕是也要打這一仗。

「我們要不要去救?」

「救?那片峽谷沙寨完全被鬼霧籠罩,看不清是否有埋伏。我們要是一起衝過去。只怕沙寨內衝出更多的鬼尊伏擊!到時候,誰來救我們?我們可是向潘大將軍承諾,要拿下這座沙寨的!沙寨沒拿下,就要求救,這臉可就丟盡了。」

「他太逞能!沙寨內敵情不明,他居然也敢帶一百騎兵上前去叫陣,這不是找死嗎!現在被三名鬼尊圍攻,這是咎由自取。」

李昊搖頭,有些幸災樂禍的嘲笑道。他知道葉凡知識無比的淵博。但武尊的戰鬥力跟知識淵博可沒有半點關係。

人族大軍之中,許多武尊們都十分焦急,但是沒有潘將軍的命令,不敢隨意出戰。

葉凡手持一桿玄鐵槍,身披藍袍鎧甲,策馬佇立原地。神色古怪的看著前方沙寨內衝出的三支鬼騎兵。

「葉大人,鬼騎兵太多!我們打不過啊!」

「大人,我們是不是趕緊撤?」

他身後上百名人族鐵騎。都是臉色大變,慌亂道。

峽谷沙寨內衝出的三支鬼騎兵。足足是他們這支騎兵的三倍之多。這些鬼騎兵跟他們的實力差不多,原先都是夏陽郡的精銳。三打一,他們肯定是必敗無疑。

人族大軍雖然有三萬之眾,兵強馬壯,但是遠在身後五六里之外呢,想救也一時難救他們。

「不必!你們列衝鋒陣型。站我身後就行了!」

葉凡淡淡搖頭道。

上百名騎兵們頓時露出絕望、哀戚之色,覺得這一仗必死無疑。但是將領不下令撤,他們也不敢逃。在戰場上擅自逃離,那是死罪。

他們這些小兵小卒逃回去,連個求情的人只怕都沒有。那是當場問斬。

「罷了,大人要以死明志,和鬼族決一死戰,我等廝殺追隨!」

眾人族騎兵列開衝鋒陣勢,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氣勢,對準了前方殺來的三支鬼騎兵。

三萬大軍都無比悲憤的望著這一幕,人族大軍明明佔了兵力上的優勢,可是峽谷內這片巨大的鬼霧,令他們不敢衝過去。

葉凡帶一百騎兵上前叫陣,反而被三支鬼騎兵圍攻,居於弱勢。

轟隆隆!

前方三支鬼騎兵越沖越近!五里.四里.三里.二里.一里!

鬼尊葉良辰一馬當先率一百鬼騎兵沖在正面,而鬼尊葉美景和鬼尊葉奈天則從兩側夾擊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