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清芙笑笑,感覺這男子挺陽光的,應該不是壞人,她是這麼感覺的。

卻沒有想過,有的時候,人是會變的。

「玉絕塵」說完,玉絕塵便轉身離開了,兩天么,那他會再來的。

清芙撇撇嘴,「感覺挺陽光的時候怎麼就變得冷漠了,真奇怪,算了,找楚墨哥哥去」。 說著,清芙就往楚墨所在的小院去。

剛到就遇到了正要出門的楚墨。

「清芙,你怎麼來了?」楚墨不解的看著她,這丫頭好久沒來纏著他,還有些不習慣呢,自從上次出門以後回來,這丫頭再也沒有提要出門的事情。

清芙抿唇,露出可愛的笑容,「怎麼,楚墨哥哥不希望我來?」。

「沒,怎麼會」楚墨寵溺的看著清芙,他可是把清芙當成妹妹一樣的,不希望誰來,也不會不希望她來。

清芙滿足的勾唇一笑,「是么,那楚墨哥哥你要去哪裡?」看著楚墨的樣子,要出門。

「找我師兄師嫂他們玩去,對了,你肯定也會喜歡他們的,我帶你去認識一下」楚墨神秘兮兮的開口。

清芙眼眸閃啊閃的,「好啊」。

楚墨哥哥的師兄,誰啊,能夠被稱為師兄的,貌似也只有那個人了吧,清芙的腦海里頓時出現雲絕殤帶著面具的臉,他回來了?。

很快,楚墨便帶著清芙來到了雪蘿玥的住處。

「師嫂,我帶我妹妹來給你們認識一下!」一進門,楚墨就迫不及待的大喊。

院子里一邊看書一邊吃水果的雪蘿玥抬起眼眸淡淡的掃了一眼,眸光閃了閃,看到身後的清芙,抿唇一笑。

她果然猜對了,這女孩和楚墨的關係不一般。

「咦?」清芙詫異的嘀咕,這眼神氣質怎麼這麼像一個人,像玥姐姐。

可是,怎麼會有這種感覺,明明是兩個不一樣的人。

「你妹妹?長得可比你好看多了,來來來認識一下,我叫夏紫涵,你可以叫我紫涵」一眼,夏紫涵就覺得清芙單純可愛無心機,一眼就喜歡上這個女孩子,交朋友,肯定不錯。

至於之前可以陪她聊天的龍陌顏,帶著雪蘿玥的計劃和協議順帶把兩個哥哥也拐回龍之界了。

所以,夏紫涵又只能每天屁顛屁顛跟著雪蘿玥,現在又能認識新朋友,她自然高興。

「你好啊,我叫清芙」清芙的臉色紅潤,很開心,眉眼彎彎,煞是可愛。

雪蘿玥微微勾唇,「又見面了,還記得我嗎?」。

清芙微微一愣,聲音好熟悉,好熟悉啊,「你是雪蘿玥姐姐?」,猶豫著,清芙試探性的問道。

「記性還不錯,請坐」。

楚墨有些驚訝,「你們早就認識啊?」,可惜,沒人理他。

「真的是你啊玥姐姐,好激動,你也是學院里的學員,我怎麼才發現」清芙激動的語無倫次,太意外了,這緣分說不出的驚訝。

雪蘿玥抿唇一笑,「遇到你的時候還不是」。

清芙點點頭,「原來你是爺爺說的,今年進入學院的很厲害的人,玥姐姐,你好厲害!」。

「爺爺?」夏紫涵疑惑的發問,不應該是導師或者師傅么,爺爺是怎麼回事。

「對啊,就是爺爺說的,前幾天一直念叨著什麼好厲害,不愧是王什麼的」清芙她聽的也不是很清楚。

因為她問的時候,爺爺就是這麼告訴她的。

楚墨這個時候解釋,「她爺爺就是之前咱們見到的三長老,記起來了吧?」。 記得,雪蘿玥他們怎麼可能不記得,還算挺熟悉的,這個學院除了副院長以外,最熟悉的一個人了。

「哇,沒想到啊,你是三長老的孫女」夏紫涵漬漬道。

清芙有些疑惑,隨後變得拘束起來,「呃……」。

該不會像以前一樣,聽說她是三長老的孫女以後,就各種看不起她吧,或者其他異樣的眼光看她。

「別緊張,我們沒有什麼意思,只是有些意外而已」雪蘿玥溫和的笑道,沒想到她竟然是三長老的孫女,那麼算起來也算是半個藥王谷的人。

幸好她出手救了,不然,倒是可能會有些後悔。

不過,說起來這緣分還是挺巧的。

「那個,抱歉啊,我朋友不多,嘴笨,我也不知道說什麼,不過,很開心認識你們」清芙面若桃花,笑得一臉滿足。

一邊的楚墨滿意的勾唇,這下子好了,清芙這丫頭不用每天都去找那個虛偽額女人,不然被帶壞了怎麼辦。

以後,有了朋友,她就不會一個人老是呆在院子里不出門了。

「初次見面,也沒有什麼禮物送你,這本醫書你若是喜歡就送你」雪蘿玥忽然拿出一本醫書遞給清芙。

清芙下意識的接過來,翻開一看,眼珠子瞪得老大,「玥姐姐,這東西太貴重了,我不能要,還給你」。

雖然,上面記載的藥理,醫術,藥方有很多都是爺爺那裡沒有的,她也很想要,但是無緣無故的,怎麼能夠接受別人的東西。

上回,雪蘿玥救了她回來還給她那麼多的靈草丹藥,她到現在都不知道怎麼感謝,如何能夠收她的東西。

「三長老,對,也就是你爺爺幫了我一個大忙,所以,這東西送你也沒錯吧?」。

雪蘿玥也不接,就這麼看著清芙。

「清芙丫頭,你就收下吧,聽你玥姐姐的」楚墨微笑的說道。

「楚墨哥哥」清芙依舊有些為難,怎麼可以收。

雪蘿玥的眸光閃了閃,「這樣吧,你要是不敢收,回去問問你爺爺,就說是雪蘿玥送你的,問他敢不敢拒絕」。

楚墨夏紫涵幾人臉上一頭黑線,三長老還有一個身份他們又不是不知道。

對雪蘿玥的命令,三長老敢拒絕,那才是怪了。

「那好吧,我回頭問爺爺,若是他不許,我也不能要」這是他爺爺的人情,她怎麼敢接。

見清芙暫時收下,事情也就解決了。

「師兄,我感覺最近好像要進階了,不如你跟我練練,回頭我也好進步進步?」忽然,楚墨猶豫了下,跟一邊默默聽著雪蘿玥他們聊天的雲絕殤。

雲絕殤緩緩起身,「可以」轉身離開,頭也不回的扔給楚墨幾個字,「老地方」。

說完身形一閃,消失在這個院子。

「啊哈,糟糕!」楚墨大叫一聲,急忙跟上,要是讓師兄等太久,是要挨揍的,他怎麼忘了。

說走就走,真是瀟洒自在。

「我們接著聊」夏紫涵撇撇嘴,微笑的看著清芙,好可愛的妹妹,不如收來當師妹好了,可以欺負一下。

清芙不知道夏紫涵心裡打得小九九。 「對了玥姐姐,你怎麼,怎麼……」清芙驚艷的看著雪蘿玥的容顏,想要說什麼卻不知道怎麼形容。

雪蘿玥淡淡的一笑,「變了一張臉是吧?」。

「不是,變漂亮了」清芙不好意思的吐吐舌頭。

雪蘿玥哭笑不得,這不是重點好么,「……」。

「對了,玥姐姐,我跟你們說,學院新一輪的比試排名要開始了,你們想要參與么?」。

清芙這裡也是剛剛得到的消息,原本還有半年,但是提前了,好像學院提前舉行是為了藉此刺激一下學員,讓他們緊迫起來。

還有就是長老之間也要根據實力和貢獻來進行排名以及相關職位的安排。

不過,這不是雪蘿玥他們關心的就對了。

「比試排名,有什麼作用么?」雪蘿玥好奇的發問,難道這跟那什麼成績排名一樣。

清芙猛地點頭,「作用大了,上一次的比試排名是在六年前,這個比試排名每六年舉行一次,排上了相應名次的學員可以免去學院三年的學費,還能得到補償」。

前一百名,學費免三年,一百到兩百學費免一年,兩百到三百,免半年,至於學院的其他特俗資源,特殊權利,那只有前十名有。

這特殊資源和權利一時半會清芙也說不清楚說不完,總之,就是很好很好就對了。

「這麼厲害」夏紫涵驚訝的開口,不過,免學費而已,至於這麼激動么。

就知道雪蘿玥他們還不清楚,清芙耐心的解釋起來,「不要小看學院里的學費,那可是高得很,你可以暫時不用交學費,但是必須要簽訂協議,一點一點的還給學院,不僅如此,還有利息,這也算是為那些家境不富裕的一般世家所考慮的吧」。

雪蘿玥算是聽明白了,學院可以免費學,但是要還,又可能有的人這輩子除了修鍊成家立業,剩下的錢都拿來還學院,這還有利息,怪不得學院這麼有錢。

不過也不奇怪,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想要在學院里學到真本事,哪能不付出代價。

「但是,我們並沒有讓交學費啊」夏紫涵疑惑的開口,從頭到尾,就沒有交學費這回事好么。

清芙想了一下,「聽說特俗考核進來的,可以免交學費一年還是半年來這,回頭我問問爺爺去,雖然不知道他知不知道」。

雪蘿玥眸光微閃,這下子,她倒是成為交學費中的一員了,不過也好,這樣才有動力不是。

「什麼時候開始?」雪蘿玥好奇的問道,暫時沒有聽到學院的任何通知,清芙說的這個應該是內部消息吧。

「已經開始通知大家了,半個月後舉行,這下子,應該很多人會去閉關吧」。

雪蘿玥今天跟火舞導師打了聲招呼,並沒有去上課。

白金班級的唯一好處就是導師一般不限制學員必須去聽課,但是要是檢查的時候,要會就行。

然而講過的知識,他們很少會重複,當然,前提是你去問的話,他們還是會說的。

或許今天,雪蘿玥他們去,就會接到通知了。 「這麼看來,我是不是也要去閉關一下才行」雪蘿玥勾唇,開玩笑的說道。

其實,也不算閉關,也就是鞏固一下自己的修為,最近的事情倒是讓她對修鍊懈怠了那麼一段時間,這可不是好現象。

「啊?不要吧,你們都閉關,我找誰玩」清芙撇撇嘴,對於排名這種事情,她沒太大的興趣。

反正,她的特權是有那麼一點的,懶得去爭,再說她也爭不到,還不如老老實實的煉藥。

成為牛掰的煉藥師,那是修鍊強者都要尊敬的存在。

「找誰玩,玩什麼,看書」雪蘿玥淡淡的回答。

時間,匆匆兩天過去。

玉絕塵站在柳詩瑤的院子前面,優雅而溫潤。

「公子,真要在這裡等,不如走進去吧,反正院子里沒人,只要不再進去打擾就成」羅成看著周圍冒著星星眼看自家公子的女子,有些無奈。

自家的公子什麼都好,就說這女人緣吧,更好。

玉絕塵隨意的一瞥,踏入了院子。

這下,這些人不敢跟過來,也不再看了,柳詩瑤,竟然是來找柳詩瑤的,他們還看毛線啊。

站在院子里的玉絕塵,看著周圍開滿桃花的桃花樹,公子如玉,配上這周圍的風景,倒是美人美景。

原來,她喜歡的竟是桃花么,那麼聖潔的女孩,也會有如此小女生性格的一面。

玉絕塵勾起唇角,這樣的女子才可愛,不是么。

「唔……」房間暗室里閉關的柳詩瑤嘴角忽然益處一絲鮮血,順著她的嘴角流下。

該死!靈力不夠,若是進階失敗,這麼長時間的靈力累積就浪費了。

原本她是假閉關來著,誰知道後面變成真的。

即使隱隱有進階失敗的樣子,柳詩瑤還是不肯放棄,是捨不得,捨不得一直以來積累的靈力。

血的味道?。

外面的玉絕塵忽然皺眉,想到一個嚴重的問題。

想也不想,推開門輕輕走進去,很快便找到那個機關。

他猶豫著要不要打開,忽然耳邊傳來一聲悶哼聲,再也忍不住,玉絕塵打開暗室走了進去。

外面本來是有防止他人入侵的裝置在的,但是怎麼難得了玉絕塵。

一進去,就看到一名白衣女子姣好的背影背對著她,一副難受的樣子,而且,鮮血就說從她的身上發出的。

想也不想,玉絕塵跑過去,將自家的靈力輸給女子,「詩瑤不要怕,我來幫你」。

原本警覺的柳詩瑤在聽到他喊出自家的名字,還那麼好聽,頓時便不再多想,汲取這靈力,做最後的衝刺。

至於羅成,則是在外面護起法來。

「謝謝你,你是?」柳詩瑤柔柔的開口,轉過身來。

這時候的玉絕塵微微皺眉,感覺,怎麼有點不對勁,這是為什麼。

等他對上柳詩瑤那張嬌美的容顏時,他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請問公子你是?」柳詩瑤驚訝看著玉絕塵,好一個出塵絕色的美男子。

柳詩瑤的心忍不住蕩漾起來,比起之前那個戴面具的男人,這種類型才是她喜歡的。

見到玉絕塵的第一眼,柳詩瑤心裡就拋棄了雲絕殤。 此刻的柳詩瑤並沒有看出玉絕塵臉上難看的表情。

「抱歉認錯人了」玉絕塵微微蹙眉,鬆開自己的手,站起身來,彷彿多靠近柳詩瑤一點都覺得難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