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海無涯接著說道:「除非有人可以騙過這裡的魔族,我們都在圖裡,讓這個人帶著五行空間圖,這樣做比較保險。」

海無涯的話頓時提醒了眾人,不由得都把目光看向了嗜血鯊王兄妹二人。

看到眾人都看著自己,嗜血鯊王瞬間明白了他們的想法,馬上笑道:「這裡挖礦的都是我的族人,我裝扮成挖礦的死海狂鯊,應該可以混進去。」

很快,眾人就統一了看法,所有人都進到五行空間圖中,然後,五行空間圖附著在嗜血鯊王身上,迅速隱藏了自身氣息。

陸青峰早就把搜魂結果告訴了眾人,魔晶礦的位置他們都知道,嗜血鯊王離開了眾人藏身之處,閃身來到了外面的路上。

因為這裡距入口很近,所以,根本就沒有死海狂鯊存在,該著嗜血鯊王倒霉,剛出來就碰到了一隊巡視的魔族魔神。

「喂?該死的死海狂鯊,不知道這裡不允許你們來嗎?你跑到這兒幹什麼?」

為首的一個魔神小隊長對嗜血鯊王大吼,已經走到了對面,再要躲開肯定不可能了,無奈之下,只好硬著頭皮迎了上去。

「這位魔神大哥,我是剛到這裡來的,沒人和我說過這裡的規矩,老是在暗無天日的礦洞里挖礦,心裡煩悶,想出來透透氣,我這就回去。」

嗜血鯊王急中生智,急忙陪著笑臉迎了上去,隨口編了幾句謊話,試圖矇混過關。

魔神小隊長聽后大怒,飛起一腳踹在嗜血鯊王小肚子上,嗜血鯊王凌空飛起,直奔礦洞的方向落去。

「看你長的細皮嫩肉的,在死海狂鯊里一定是貴族,平日裡衣來伸手飯來張口,肯定沒幹過這種活,我就來幫幫你,讓你少走點路。」

魔神小隊長踹飛了嗜血鯊王,嘴裡叨咕著,扭頭看了看嗜血鯊王飛去的方向後,率領其他魔神離開了此地。

從被踹飛的地方算起,到魔晶礦脈最少有幾萬米,這個魔神的力道算計的還很准,嗜血鯊王落地之處,正好是礦洞外的廣場,距離洞口不過十幾里遠。

在空中翻了一個筋斗,神體筆直的站在了地面上,向周圍一看,嗜血鯊王心裡很是鬱悶。

「媽的,本來是打探魔祖的人數,卻被這個混蛋一腳踹到了礦洞口,老子要不是有任務在身,早就弄死這個混蛋了。」

嗜血鯊王心裡嘀咕著,不過轉念一想,既然到了這裡,到裡面去看看也不錯,畢竟裡面都是自己的族人,說不定還可以順手解救了他們。

嗜血鯊王這麼想,並不是異想天開,有五行空間圖在,救這些死海狂鯊離開苦海,並不是什麼難事。

一會就到了礦洞入口,入口同樣有兩個魔神把守,看到嗜血鯊王要進去,並沒有阻攔,直接把他放了進去。

剛進入礦洞時,視線還很開闊,到了裡面百米之後,已經變得十分黑暗,如果不是有修為在身,根本就看不到任何東西。

再到裡面又發生了變化,裡面雖然還是漆黑無比,洞壁卻是有了明顯的變化。

洞壁周圍,密密麻麻的亮點不停地閃爍,嗜血鯊王知道,每一個發光點就是一塊魔晶。

主洞口十分寬敞,在主洞口兩側,還開鑿了無數的小洞口,從每一個小洞口裡,不斷的傳出挖掘魔晶的聲音。

很快就到了主洞口千米深處,在嗜血鯊王身後,主洞口兩側已經開鑿了數百個小洞口。

再向前走,又有兩個魔神站在主洞口,看到嗜血鯊王過來,馬上對他大喝道:「喂?你是挖掘魔神晶的嗎?不是的話馬上滾蛋,這裡不許逗留。」

嗜血鯊王的脾氣本來很火爆,為了打探這裡的情況,今天可謂是一忍再忍,聽了這個魔神的怒罵,他還是強忍著怒氣,臉上硬擠出一絲笑容。

「魔神大人,小的就是挖掘魔神晶礦脈的,剛才是出去替一個魔神大人幹了一點私活,幹完我就馬上回來了。」

放嗜血鯊王進去后,這個魔神嘴裡頓時嘀咕起來:「肯定是換崗前別人放他走的,不管這個了,一會下了崗再問問就是了。」

越過了兩個看守的魔神,嗜血鯊王閃身進入了一個小洞口,很快就來到了洞口盡頭,兩個死海狂鯊正在埋頭挖掘著魔神晶。

魔晶的外觀漆黑無比,表面光滑如鏡,散發出一陣陣黑光,魔神晶的外觀是淡黑色,其間夾雜著金色,散發出來的也是淡淡的金色光芒。

這個小洞口散發著金色光芒,顯然是魔神晶無疑,看到嗜血鯊王進來,兩個正在挖掘的死海狂鯊迅速停了下來。

「兄弟,你走錯了洞口了,這裡就我們兩個,你是不是剛來的,找不到地方了?」

再拖延下去,靈魂都將要被抹殺,不敢猶豫,頓時從泥丸宮遁出靈魂,只是靈魂遁出了**才知道,這裡竟然是一處陌生的空間。【全文字閱讀.】

「你是什麼人?竟然能夠來到這裡,還不被看守門戶的魔神發現,這裡又是什麼地方?怎麼好像是一個封閉的空間。」

魔君的靈魂體四處張望著,臉上流露出驚慌失措的樣子,他此時很清楚,沒有了肉身的靈魂體,在這裡就是案板上的魚肉。

陸青峰盯著這具靈魂體的臉,呵呵笑道:「你還算聰明,知道這裡是封閉的空間,只是你知道也沒用了,接下來,陸某就要搜你的靈魂。」

聽到要被搜魂,靈魂體轉身就要逃走,可是,無論在怎麼施展靈魂之力,靈魂體就是不動絲毫,彷彿被定住了一般。

圖靈五行從他身後走了出來,站在靈魂體對面,冷笑道:「這裡是我的空間,一切法則都由我來制定,我就是這裡的主宰,你要是還能隨意走動,還要我這個圖靈做什麼?」

魔君靈魂體聽到五行的話,臉上顯現出沮喪的神色,知道反抗也是徒勞,索性停止了掙扎。

陸青峰腳踏虛空,一步來到靈魂體面前,伸手按住了靈魂體的頭顱,一絲靈魂之力狂涌而出,直接對靈魂體展開了搜魂。

陸青峰的靈魂之力,已然達到了祖神第七個小台階,二人的靈魂之力差距過大,如果全部釋放出來,瞬間就能抹殺這具靈魂體。

對於搜魂,陸青峰早就輕車熟路,什麼樣修為的靈魂體,用多大的靈魂之力,早已駕輕就熟,信手拈來。

這一絲靈魂之力,恰好超過這具靈魂體的靈魂之力,既能很好的束縛住靈魂體,還能使他保持著高度清醒。

不過幾分鐘的功夫,陸青峰鬆開抓著靈魂體的手,把靈魂體裝進一隻玉瓶后,閃身離開了五行空間圖,直接出現在眾人面前。

「陸道友,剛才搜魂的結果怎麼樣?有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火炎焱和海無涯等人沒說話,陸青城等人跟隨了他很久,知道他是對這個魔君搜魂去了。

「青城,這個魔族的魔晶礦不是很大,儲量不超過死海之城那座礦脈的一半。」

陸青峰的話還沒說完,陸青城便插話道:「這麼小啊!過些天小黑來了一定很遺憾。」

「不等我說完你就插話,一點禮貌都沒有,你的急性子怎麼總是改不了。」

陸青峰瞥了陸青城一眼,這也就是陸青峰說他,如果換做別人的話,他一定會和這人急眼。

「這座魔晶礦脈雖然不大,但是,他們開採了不到一個月時,竟然發現了大量的魔神晶。」

「魔神晶?」

還沒等陸青城等年輕人反應過來,海無涯首先向陸青峰看了過來,眼神里充滿了驚訝。

「魔神晶在隕神星還是首次發現,這是魔族魔神以上修士專門使用的東西,魔神晶的出現,一定會讓魔族嚴加看守。」

「無涯道友,你分析得很對,通過剛才的搜魂知道,魔族向這裡派來了大量的魔祖強者。」

得到了陸青峰肯定的答覆,就算是海無涯這樣的祖神強者,也不由得低下頭沉思起來。

「看來,這裡的魔族聚集地,依靠我們這些人肯定是打不下來,我們只有現在回去,聚集神殿和火雲山莊的人,恐怕才能和他們抗衡。」

海無涯抬起頭,向眾人說出了自己的看法,所有人都表示同意,只有陸青峰一人好像在想著什麼。

「大哥,海前輩提議回去叫人手呢!我們覺得可行,你是什麼看法。」陸青城的幾句話,打斷了陸青峰的沉思。

「無涯道友的提議,我沒意見,不過我們不能就這樣走了,搜魂的結果是,這裡的魔祖很多,到底有多少呢?這個卻是不得而知。」

「陸道友,你的意思是我們應該偵察一下,看看到底有多少魔祖,可我們現在出去,一定會被這裡的魔祖發現。」

「五行,你覺得你現在出去,那些魔祖能發現你嗎?」陸青峰想到了五行,於是便向他傳音過去。

「主人,我察覺到這裡有很多強大的氣息,有多少卻是不知,我現在出去,也不能保證不被他們發現,試試倒是可以。」

陸青峰結束了和五行的傳音,把傳音的內容和眾人說了一遍,火炎焱聽后說道:「就算是五行帶著我們探查,也會有氣息外泄,不讓對方發現的可能性很小。」

海無涯接著說道:「除非有人可以騙過這裡的魔族,我們都在圖裡,讓這個人帶著五行空間圖,這樣做比較保險。」

海無涯的話頓時提醒了眾人,不由得都把目光看向了嗜血鯊王兄妹二人。

看到眾人都看著自己,嗜血鯊王瞬間明白了他們的想法,馬上笑道:「這裡挖礦的都是我的族人,我裝扮成挖礦的死海狂鯊,應該可以混進去。」

很快,眾人就統一了看法,所有人都進到五行空間圖中,然後,五行空間圖附著在嗜血鯊王身上,迅速隱藏了自身氣息。

陸青峰早就把搜魂結果告訴了眾人,魔晶礦的位置他們都知道,嗜血鯊王離開了眾人藏身之處,閃身來到了外面的路上。

因為這裡距入口很近,所以,根本就沒有死海狂鯊存在,該著嗜血鯊王倒霉,剛出來就碰到了一隊巡視的魔族魔神。

「喂?該死的死海狂鯊,不知道這裡不允許你們來嗎?你跑到這兒幹什麼?」

為首的一個魔神小隊長對嗜血鯊王大吼,已經走到了對面,再要躲開肯定不可能了,無奈之下,只好硬著頭皮迎了上去。

「這位魔神大哥,我是剛到這裡來的,沒人和我說過這裡的規矩,老是在暗無天日的礦洞里挖礦,心裡煩悶,想出來透透氣,我這就回去。」

嗜血鯊王急中生智,急忙陪著笑臉迎了上去,隨口編了幾句謊話,試圖矇混過關。

魔神小隊長聽后大怒,飛起一腳踹在嗜血鯊王小肚子上,嗜血鯊王凌空飛起,直奔礦洞的方向落去。

「看你長的細皮嫩肉的,在死海狂鯊里一定是貴族,平日裡衣來伸手飯來張口,肯定沒幹過這種活,我就來幫幫你,讓你少走點路。」

魔神小隊長踹飛了嗜血鯊王,嘴裡叨咕著,扭頭看了看嗜血鯊王飛去的方向後,率領其他魔神離開了此地。

從被踹飛的地方算起,到魔晶礦脈最少有幾萬米,這個魔神的力道算計的還很准,嗜血鯊王落地之處,正好是礦洞外的廣場,距離洞口不過十幾里遠。

在空中翻了一個筋斗,神體筆直的站在了地面上,向周圍一看,嗜血鯊王心裡很是鬱悶。

「媽的,本來是打探魔祖的人數,卻被這個混蛋一腳踹到了礦洞口,老子要不是有任務在身,早就弄死這個混蛋了。」

嗜血鯊王心裡嘀咕著,不過轉念一想,既然到了這裡,到裡面去看看也不錯,畢竟裡面都是自己的族人,說不定還可以順手解救了他們。

嗜血鯊王這麼想,並不是異想天開,有五行空間圖在,救這些死海狂鯊離開苦海,並不是什麼難事。

一會就到了礦洞入口,入口同樣有兩個魔神把守,看到嗜血鯊王要進去,並沒有阻攔,直接把他放了進去。

剛進入礦洞時,視線還很開闊,到了裡面百米之後,已經變得十分黑暗,如果不是有修為在身,根本就看不到任何東西。

再到裡面又發生了變化,裡面雖然還是漆黑無比,洞壁卻是有了明顯的變化。

洞壁周圍,密密麻麻的亮點不停地閃爍,嗜血鯊王知道,每一個發光點就是一塊魔晶。

主洞口十分寬敞,在主洞口兩側,還開鑿了無數的小洞口,從每一個小洞口裡,不斷的傳出挖掘魔晶的聲音。

很快就到了主洞口千米深處,在嗜血鯊王身後,主洞口兩側已經開鑿了數百個小洞口。

再向前走,又有兩個魔神站在主洞口,看到嗜血鯊王過來,馬上對他大喝道:「喂?你是挖掘魔神晶的嗎?不是的話馬上滾蛋,這裡不許逗留。」

嗜血鯊王的脾氣本來很火爆,為了打探這裡的情況,今天可謂是一忍再忍,聽了這個魔神的怒罵,他還是強忍著怒氣,臉上硬擠出一絲笑容。

「魔神大人,小的就是挖掘魔神晶礦脈的,剛才是出去替一個魔神大人幹了一點私活,幹完我就馬上回來了。」

放嗜血鯊王進去后,這個魔神嘴裡頓時嘀咕起來:「肯定是換崗前別人放他走的,不管這個了,一會下了崗再問問就是了。」

越過了兩個看守的魔神,嗜血鯊王閃身進入了一個小洞口,很快就來到了洞口盡頭,兩個死海狂鯊正在埋頭挖掘著魔神晶。

魔晶的外觀漆黑無比,表面光滑如鏡,散發出一陣陣黑光,魔神晶的外觀是淡黑色,其間夾雜著金色,散發出來的也是淡淡的金色光芒。

這個小洞口散發著金色光芒,顯然是魔神晶無疑,看到嗜血鯊王進來,兩個正在挖掘的死海狂鯊迅速停了下來。

「兄弟,你走錯了洞口了,這裡就我們兩個,你是不是剛來的,找不到地方了?」 ?其中一個正在挖礦的死海狂鯊停了下來,回頭對嗜血鯊王說著,臉上顯得十分疑惑。【全文字閱讀.】

「你說錯了,我沒有走錯地方,我是專門來找你的,」嗜血鯊王看著面前的族人,臉上露出和煦的微笑。

「找我?這位兄弟,不知你找我有什麼事嗎?我們同為一族,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幫你。」

「我想兄弟一定是領會錯了我的意思,我找你並不是要你幫助我,而是我要幫助你。」

「幫助我?你怎麼幫助我,再說了,這裡一個小洞口只能有兩個人幹活,你到我這裡了,你的那個洞口不就剩下一人了嗎?」

「你聽我一口氣說完行不行,不要打斷我的話,」連續被這人打斷,嗜血鯊王有點惱火,這地方,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有魔族之人到來,真要趕上了,打探消息的計劃都要泡湯。

看到嗜血鯊王發火,這人頓時停了下來,嗜血鯊王接著說道:「我到這裡來是要救你們出去。」

陸青峰躲在五行空間圖中,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心念一動,頓時出現在礦洞里。

「嗜血說的不錯,我們就是要救你們出去,只要你們願意,我隨時可以帶你們走。」

陸青峰突兀的出現在對面,而且說出了上述的話,讓這位挖礦的死海狂鯊大吃一驚。

嗜血鯊王和他同族,他說出來的話,對方都相信,可他發覺陸青峰是一個人類時,心裡馬上就起了警惕之心。

「你不必有別的想法,這是我的朋友,我想,你一定聽說過他的名字,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陸青峰,他說的話,從來沒有食言過」

經過嗜血鯊王的解釋,這個死海狂鯊頓時放下心來,噗通一聲給陸青峰跪了下來。

「原來是陸前輩,晚輩本以為,今生都要在這裡度過,沒想到會有如此意外之喜,請受晚輩一拜。」

知道有人來救自己走,另外一個正在幹活的死海狂鯊也停了下來,同樣充滿感激的看著陸青峰。

「你不用謝我,我來這裡是要消滅魔族和毀掉這座礦脈的,遇到你們只是恰逢其會罷了。」

嗜血鯊王接著說道:「這裡有多少死海狂鯊?我們都要救走,還有就是,如果你知道這裡有多少魔祖,也都告訴我們。」

跪著的這個死海狂鯊站起來,恭敬地對嗜血鯊王說道:「回前輩的話,開採礦脈的,一共有五千個死海狂鯊族人,魔祖不知道有多少,我知道的是,前幾天開採出魔神晶后,又來了很多的魔祖。」

從這個死海狂鯊的嘴裡,沒有聽到多少有價值的東西,五千個死海狂鯊,五行空間圖放這些人不在話下。

「我先把你們兩個帶走,隨後再去救其他的死海狂鯊,你們到了地方后,不要隨意走動。」

陸青峰迅速對二人說著,隨後心神一動,二人頓時消失在這裡,瞬間的功夫,他們已經出現在五行空間圖的大海里。

陸青峰在前,嗜血鯊王跟在身後,二人的速度十分快捷,這裡一共有兩千五百個魔神晶洞口,二人快速解救著一個個死海狂鯊。

除了開始兩人外,陸青峰和嗜血鯊王沒有對它們解釋什麼,只要進入一個小洞口,都是直接收進五行空間圖中。

一個小時后,五千個死海狂鯊都到了圖中,並且都被安排進了圖中的大海里。

這五千死海狂鯊,大部分都是一級神獸的修為,只有為數不多的一些是二級神獸的修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