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歌手,本來就不是非要靠唱功吃飯。

徐添月長得這麼漂亮,身材這麼好,氣質這麼迷人,只要好好宣傳打造,很容易就成為萬千少男少女的偶像。

而且他還打了一個小算盤:自己向陳飛揚買歌,人家不賣。但要是把徐添月簽下來,陳飛揚為了支持自己的女朋友,還能把這些歌捂在手裏不放出來?

這個一石二鳥的方案,非常完美,註定成為自己創業經歷中濃墨重彩的一筆。

在這樣激動澎湃的心情下,宋可閉上雙眼,準備享受徐添月的天籟之音……

。 五毒老族的目光落到了姜素曦的身上,順勢將另外七隻萬年冰蠶收入了囊中。

「你這丫頭倒是有幾分膽色。這樣吧,只要你能化解得了我這萬年冰蠶蠱,那我便不計較我兒子的死!」

五毒老族其實有很多手段,但他對自己的萬年冰蠶那是相當自信的。

對付區區姜素曦這麼一個丫頭,萬年冰蠶蠱是絕對足夠的。

五毒村的人臉上各個洋溢着笑容,無一不在為他們的五毒老祖歡呼喝彩。

只要有五毒老族在,他們五都村就不愁不能夠統治整個苗疆蠱族。

姜素曦面無神色的走上了祭台。

雖然五毒老祖已經做出了很大的退讓,但這對於她來說仍舊是一條絕境。

姜素曦決定拼上一把,橫豎都是一死,但是《毒典》是萬萬不能落入到五毒老祖的手上。

林天成擔心姜素曦放不開手腳,畢竟大家的性命都系在她一人之上。

於是,林天成高聲對姜素曦說道,「素曦,你放心大膽的比試。只要有我在,你就死不了。」

整個苗疆蠱族大部分的人都對林天成投來了異樣的眼光,彷彿在看着一個傻子。

什麼叫做只要有他在,姜素曦就死不了。

這不是擺明了赤果果的嘲諷五毒老族的蠱術嗎?

可是五毒老祖的蠱術厲害之處大家都是親眼所見的,林天成竟然還說出如此大話,實在是不知死活。

石虎第一個站起身來,宣洩自己心中的不滿,「小子,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你以為你上次解的那條冰蠶能和這萬年冰蠶相比嗎?」

五毒老祖的目光同樣也落到了林天成的身上。

他倒是沒有想要立馬殺了林天成,而是想要拿林天成來做實驗,以此來提升他的五毒術。

要知道林天成可是能夠解開天蛇蠱,光是這一點就讓五毒老族非常震驚了。

吳長老冷冷的盯了林天成一眼,「外族之人休要擾亂我苗疆蠱王大賽,你擅闖我族境地的事情還沒有找你算賬。」

姜龍不想讓大家擾亂了他女兒的思緒,於是震聲說道,「大家都安靜下來,比賽正常進行。」

正因為林天成不是苗疆蠱族的人,又擅闖了魔龍洞,自然就受到了很多人的排斥。

在五毒老族和姜素曦的這場較量當中,大家都不怎麼看好姜素曦。

原本,他們以為要和五毒老族較量的是族長,可後來他們才知道族長已經功力全無,恐怕以後都無法施展蠱術了。

姜素曦來到五毒老祖的對面坐了下來,她將一隻五彩斑斕的蝴蝶放到了桌前的瓷碗上。

有許多白村的長輩立即發出了唏噓之聲,「果然是女娃子,竟然拿一隻蝴蝶做蠱蟲,這不是胡鬧嗎?」

蝴蝶並不是不能作為蠱蟲,只是這種蠱蟲一沒有攻擊性,二沒有毒性,就算煉製出了蠱蟲,其威力恐怕也不大。

其實白村的人也都知道這場苗疆蠱王大賽意味着什麼?

一旦白村人失敗,五毒村將會順勢統治整個苗疆蠱族。

在這種節骨眼上,恐怕也只有族長的女兒才能開玩笑了。

姜素曦本來就是魔女,而且還擅闖魔龍洞,早就應該被誅殺。

讓她參加此次苗疆蠱王大賽,那不是明擺着將蠱王稱謂相贈於他人。

識貨的五毒老祖眉頭微微一皺,有些驚訝的看着那隻蝴蝶,「七彩夢蝶,迷人心智,攝人心魄!不錯,你這小丫頭竟然能找到這種東西。」

其實,這不是姜素曦一個人的功勞。

這五天的時間內,姜龍幾乎拿出了自己曾經所有珍藏的蠱蟲,再結合起對蠱典的研究,最終選擇了七彩夢蝶作為本次參賽的蠱蟲。

接下來就要靠姜素曦自己如何去配合七彩夢蝶發揮出其最大的威力。

五毒老族順勢就將那隻七彩夢蝶吞入了自己的腹中,並且對姜素曦說道,「這確實是不可多得的蠱蟲,如果你也擁有渡劫期初期境界的實力,我或許還要忌憚你幾分。」

萬年冰蠶也已經進入到了姜素曦的腹中,冰冷的寒氣瞬間讓她臉色慘白,皮膚表面凝結出了薄薄的白霜。

她的氣息開始變得遲緩,姜龍的整個心臟也跟着懸在了嗓子眼上。

如果可以的話,他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女兒去承受這般苦難。

都怪自己沒用,如果能夠早一點化解天蛇蠱,自身的功力也就不會消散。

現如今,也就不必讓自己的女兒替自己受罪。

此刻,《蠱典》之中關於萬年冰蠶蠱的記載迅速湧入姜素曦的腦海。

她連忙封住了自己的氣海穴,關元穴等幾處連通心臟部位的穴位,阻止寒氣迅速湧入到自己的心臟。

緊接着,她利用自身的真氣力量將隱藏在自己腹中的萬年冰蠶直接包裹了起來,企圖將它與自己的身體隔絕開來。

接着,姜素曦吞下了一味藥材作為引子,想要將萬年冰蠶從自己的體內引出。

這便是《蠱典》中關於萬年冰蠶蠱的蠱術解法。

五毒老祖卻是搖了搖頭,「如此生搬硬套,《蠱典》在你手上還真是浪費了好東西。」

這世間,能夠知道萬年冰蠶蠱解法的也是罕見之至。

如果不是《蠱典》,恐怕這普天之下也只有石雲天和石雲峰兩父子知道。

而姜素曦竟然也知道破解之道,所以五毒老祖一眼便看出她肯定是學習了《蠱典》。

眼看着姜素曦就要成功了,她的額頭卻突然冒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緊接着她的喉嚨發出了一聲慘叫聲,一口鮮血噴吐而出。

一根根鋒利的冰棱竟然從他的喉嚨部位生長而出,幾乎是在瞬間刺穿了她的喉嚨。

很快這些鋒利的冰棱便蔓延遍了她的全身。

鮮血瞬間染紅了他那一身雪白的衣裳。

姜龍一時也是慌了神,連忙叫道,「女兒,快,快認輸,不要再堅持了。」

姜素曦是姜龍在這世間唯一的親人,姜龍不想失去這寶貝女兒。

雖然蠱典不能落入五毒老族的手上,但,他女兒也絕對不能死。

《蠱典》沒了,還能再想辦法拿回來。

可,女兒就這麼一個,沒了的話,可就真的沒了。

林天成也已經準備出手上前營救。

姜素曦看了她父親一眼,「不,父親,我是不會認輸的。我一定會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其實姜素曦的心裏早已有了打算。

今天她無論如何也要想辦法將五毒老祖給弄死。

只有這樣,父親和師父他們才能夠活下來。

姜素曦擦了擦嘴角的心血,銀牙一咬,「老東西,你也去死吧!」

隨着姜素曦的一聲爆喝,她竟然磕破了食指,將鮮血塗抹在了掌心,口中念念有詞。

五毒老祖突然感覺到身體有些不適,喉嚨微微一甜,嘴角溢出了一抹鮮血。

…… 所以說現如今的這些多家的武者們,他們每當大口大口的吞噬著些沈建,送給他們這些妖獸的屍身的時候,每一個人心中都極為興奮,如果這些獨家讀者們每個人每天都能夠有機會吞噬這些妖獸的失身的話,那麼接下來他們這些人的思維境界和作戰實力必然能夠得到順利的提升,以至於讓他們這些人的戰鬥力也比以前擁有極大提升。

不過在這些蘇家武者們遇到沈建之前,他們顯然是沒有這樣的能力的,因為他們這些武者的修為境界在當時僅僅是一名武體境的武者而已,這種修為境界,如果去了萬藥商脈當中遇到那些稍微強大一些的妖獸的話,那可以說就是找死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這些蘇家武者當時心中即便是非常的鬱悶也是一件完全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當時自己的實力不是很強,如果和這些人類武者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的作戰的話,他們也無法佔據非常大的優勢,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之下,當他們這一次一口一口美滋滋的吞噬著這些妖獸的時候,才感覺到如今非常的榮幸,如果說他們每天通知這些要求,即便他們不進行修鍊,那麼他們接下來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也就絕對能夠得到突飛猛進的發展。

這樣一來他們即便是馮家的那些高手們,也不敢小看他們,而這時候他們這些人憑藉著這些妖獸能量對他身體的刺激,以至於讓他們這些人的身體自身的修為境界得到順利的提升,即便那些普通的武者無法提升自己的修為境界,那麼他們完全可以藉助這些妖獸肉身裡面所蘊含的契機,對自己的修鍊,天賦和體質作為改善,你給他們這些人在往日的時候進行修鍊之時,打好非常堅實的基礎,而這種情況之下,也完全體現出了妖獸之肉對他們這些武者修鍊的好處。

不過人類武者吞吃妖獸也僅僅是修鍊的一種方式而已,當這時候他們每個人推出這些妖獸之後,這些妖獸的肉進入他們的胃口,然後進入他們的身體之後,他讓每一個人能夠感受到全身上下,無論是經脈臟腑,還是全身各處部位都有一種非常暖滋滋的感覺,這種暖和的感覺讓他們心中非常的舒服,他們以前在進行修鍊的時候,從來沒有體驗過如此舒爽的感覺,他們能夠感覺到隨著他前段時間跟劉愷一起和那些馮家武者的進行作戰,再加上和很多的妖獸之間進行作戰來進行歷練,這樣一來至於讓他們這些人的修為竟也都得到了非常大的提升,很多人的修為如今已經躍躍欲試,很快就能夠得到順利的突破。

他們相信今天如果和這一沈建再次利刃一般的話,他們這些本來修為境界僅僅出於武魂境中期程度的普通武者,很可能也能夠像那些家族當中的高手一樣提升到後期的程度。

這一次沈建只帶了一些修為境界,僅僅處於武魂境中期的普通武者來在外面進行歷練,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想要讓他們這些實力和天賦並不是十分強大的,這些普通的蘇家武者們,能夠通過這些歷練能夠提升自己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如果他們這些人當中沒有相應的作戰實力的話,那麼今後即便他們遇到這些城下的武者,很可能也會面臨著非常危險的境地,而這樣一來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在作戰之時很可能是非常的吃虧的。

不過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在這時候一旦認識了沈建,沈建就可以一次一次地幫助他們這些人進行修鍊,不僅僅能夠給他們提供非常多的極品丹藥以及各類的補充體質的葯好,與此同時還帶著他們在萬妖山脈進行歷練,確保他們這些人在安全當中真正的提升自己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所以說這樣一來他們這些人感覺到萬分的榮幸,不過他們榮幸歸榮幸,如果今後想要再次獲得更好的丹藥的話,也是需要他們這些人的自己來努力的。

因為沈建早已經和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們約法三章,其中很重要的一條,那便是只要這些富家武者們想要獲得神劍所煉製的這些極品培元丹的話,那麼他們這時候一旦想要再次獲得這些極品培養單,則必須要通過自己的貢獻來進行爭取,他們這時候往往可以接下薊州商會和蘇家家族,布置了一些任務,當他們完成這些任務的時候,作為獎勵,並很可能會獎勵他極品推薦單,不過這些書家的武者,每一個人雖然說非常想要得到沈建所煉製的這些極品培元丹,但是他們這些人並不代表著沒有自知之明。

好的丹藥高品質高效用的這些丹藥,人人都可以獲得,不過想要獲得這些丹藥的話,那麼對武者自身的要求當然也是非常的高的,當這些蘇家的武者嗎?每當想要獲得品級最高的這些極品裁員單,必須要完成沈建所定製的這些任務,那這些任務往往難度都是非常大,而且有一定的危險性,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這些人類武者和妖獸一族有的時候也是非常的區別的,因為當這些任務他們完不成的時候,往往就無法得到這些極品丹藥,別說極品丹藥,甚至連中品丹藥或者尚品丹藥,他們的胃病能夠得到,他們如果完成一些普通的任務的話,或許也僅僅能夠得到一些普通的下品丹藥而已。

不過這時候當他們吞服了足夠的極品丹藥之後,想要再次吞服這些下品丹藥,可以說是完全不夠看的,因為在平日裡面武者進行丹藥修鍊的時候,下品丹藥和極品丹藥的作用力可以說是完全不一樣的,干一年武者經常地豐富極品丹藥的時候,想習慣了極品丹藥當中所蘊含的非常明顯和非常顯著有用的這種效果的話,那麼接下來他如果想要吞,再次吞服一些普通的下品丹藥,往往都感覺到非常的不夠用。

因為下品丹藥的作用力畢竟是非常的有限的,如果這些普通的武者能夠通過他們稱呼這些丹藥提升實力的話,那麼首先當然要選那些品級比較高的丹藥。

在這種情況之下集體干擾就成為他們這些普通的武者,非常大的搶手貨,但是他們卻用不起,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也只能夠放棄要求,因為他們那種高難度的那種任務,尤其是那種以獎賞極品丹藥為主的那種高難度的任務,並不是他們這些普通的豬價武者可以染指的,要知道在場的這些蘇家武者們的年齡一定二十多歲,做一名二十多歲的武者的,他們的修為境界,即便是在沈建的幫助之下,也僅僅剛剛處於不穩定中期的程度,如果沒有沈建幫忙的話,他們這些人的修為境界可以說僅僅處於武體境作為一名武體境的武者,那麼他們今後在進行作戰的時候,往往他們的戰鬥力可是非常的有限的。

而這時候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就可以利用這些丹藥的作用力來提升自己相應的實力,只能夠循序漸進地利用自己不是十分的強大的實力來接一些簡單的任務,從而獲得一些普通的彈藥,僅此而已。

如果沒有沈建的幫忙,憑藉他們這些武者以前那種舞曲境界的實力,即便是想要得到夏天的葯,可能也是非常拿不到的,這樣一來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的實力和自信必然會深受打擊,因為他們沒有相應的實力激情作戰的情況之下,他們都家武者可能只會越來越重立上,根本就不會有太多的提升,這樣一來他們蘇家武者在平時作戰的時候可以說是吃了極大的虧。

而此時此刻由於沈建的幫助,以至於這些蘇家武者們的石子實力早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以前那些修為境界僅僅處於無止境的這些普通的富家武者,現如今在沈健的幫助之下,他們這些蘇家武者的整體作戰之力,每一個人都達到了武魂境的程度,他們這在場的這十幾個人全店挑選到就是想要幫助他們改善體質,真正體現他們的實力。

而那些修為境界如今已經提升到武魂境,後期的武者神劍便沒有必要再幫助他們了,因為能夠讓自己的修為境界提升到武魂境後期程度的時候,這樣的武者無論是心智還是他們自己自身的修鍊天賦,還有刻苦努力的程度,都是和其他普通的武者無法相比的,如果他們具備了這樣的條件的話,那麼接下來他們完全可以利用這種自己自身的優勢來進行修鍊。摩爾提升自己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沈建在這時候就沒有必要再幫助他們了,因為他們這時候完全能夠自己發展。

而這時候這個沈建畢竟經歷還是非常有限的,所以說這時候的他只想把幫助的對象給予那些作戰天賦和修鍊,實力並不是十分強大的那些普通的蘇家武者,比如說那些都20多歲了,但是修為境界依然處於武魂境,前期甚至沒有達到武魂敬那些普通武者,當閃電訓練這些人的時候,才能夠把這些人真正的訓練成他們蘇家的中流砥柱,因此這時候的沈建可以說信心勃勃的想要幫助這些蘇家武者提升實力,尤其是讓這些實力弱小的蘇家武者進一步,當他們這些人的實力真正的提升上去之後,如果再想要對房價發起猛攻的話,他們每一個人也會發揮重要作用。

可是相比之下,如果他們這些人沒有沈建的幫忙的話,那麼他們回去一輩子到死也無法突破到武魂境,就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這些人可以說心中是非常的鬱悶的,如果這隻有這個沈建能夠真正的通過自己的實力真心真意地幫助他們赴迦納,他們附加在接下來很可能在實力方面得到一個巨大的飛躍,不僅僅那些附加的高手的實力得到飛躍,與此同時蘇家那些年輕的普通的富家武者,也可以在實力方面得到回應,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這些人在再次進行作戰的時候,就可以通過自己的實力真正的擊殺那些房家的武者。

這些蘇家武者之所以如此拚命的進行修鍊,就是因為他們如今非常的憤恨馮家他們想要提升實力,提升自己自身的戰鬥能力,只有自己的戰鬥能力提升上去之後有而且提升的非常強大之後,他們才能夠真正的為他們家人來報仇,因為他們當中的很多家人都是被這些馮家武者們通通擊殺掉的,而他們在當時由於自己實力不濟,根本就是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要知道他們當初修為境界方面,也僅僅是物體境界而已,而對面對一些武魂境的高手的話,他們即便是作戰圖等死亡,根本就沒有任何勝利的可能,而且在這個時候他們和這些馮家武者進行硬碰硬的話,往往也是吃虧的時候多一些。

這些人心中都非常清楚,曾經有無數次他們都受到了馮家武者的屈辱,他們們卻敢怒不敢言,因為他們這些人的戰鬥力根本就不是馮家武者的對手,只要他們這些人的實力真正壓倒馮家的話,那麼從今往後他們這些人才能真正的為他們家族爭光,也可以為自己爭光,如果他們不不具備這樣的能力的話,即便遇到他們多少的挫折,多大的挫折,而在一能力有限的情況之下,他們也能夠選擇退路,除了退步和忍氣吞聲沒有任何的辦法,因為他們實力根本就打不過這些馮家武者。

而沈建的到來,卻給這些如今所有的蘇家武者意思非常大的希望,只要沈建能夠加入到他們朱家的證明,那麼接下來他們這些蘇家普通污漬的整體實力必然能夠得到突飛猛進的發展,到了那時候恐怕已不家如今的增長速度想要超過馮家並不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所以說往往可以將這些所有的馮家武者們殺死從而報自己的血海深仇。。 市中心醫院門口。

「現在什麼情況?」穿着一身睡衣,不顧個人形象的曹Sir,攔住剛進門口的最美霸王花胡丹問道。

誰料平時完全不敢忤逆曹Sir的霸王花,她一手推開曹Sir的攔截,「不要攔我。」

猛地沖了過去,跑了幾步,似乎意識到自己的舉動有點粗暴,回過頭來解釋道,「我也剛剛趕到,在家的時候,我收到蘇督察的電話,她只跟我講了無常生命垂危,我問了地址,一腳車油,就來到了這裏。」

看到曹Sir的裝扮之後,霸王花胡丹似乎也明白了對方急匆匆的心態,「快跟上!」

電梯剛好來了。

曹Sir一個閃身沖了進去,「平時少鍛煉,我都不知道自己,能跑這麼快!」

「等等……」

關門中,他們看到了另一個剛剛趕到醫院的身影——港綜四大撥神之一,五胞胎大姐大,蘇潔蘇督察!

胡丹充耳不聞,猛摁電梯。

曹Sir一個眼神看過去,胡丹忙解釋,「救人如救火,等不了。」

風無常這小子就這樣兵不血刃拿下我們警隊的兩個警花,便宜他了,幸好楊青楊教官還沒淪陷!曹Sir禁不住吐槽道,最重要就是你千萬不要倒下啊,花了兩百五十萬,又送了兩朵警花,你這一倒,我可就虧大發了,看來得事先跟黃胖子黃Sir通通氣才行,大家幾十年老友記,他不會坑我吧?!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們前腳剛上去,後腳,楊青教官就開車趕到了,剛好碰上在等電梯的蘇潔蘇督察,耐不住性子問道。

「別問我!要問,就問你的好師姐!明明是我打電話通知他們的,看見我到了,也不按住電梯等等我,氣死我了!」

看得出對方一臉怨氣,楊青教官知情識趣地不再追問,心裏卻亂得很。

半夜三更的時候,她被自己的師姐一個電話Call醒,本來有點生氣的,可聽到「風無常那傢伙可能隨時命喪黃泉」這句話的時候,她的睡意登時醒了八分,隨便套一件便衣,就開車飛過來。

等來到手術室的時候,里裏外外圍了三層人。

其中,穿着睡意的曹Sir吼道,「都別吵!誰能給我一句準話,風無常現在到底是生,還是死?」

「哪裏來的老頭!這樣咒我的愛人,嫌命長嗎?!」中西混血女神張天翼,一個如刀的眼神投過去。

多年當警察的經驗,告訴曹Sir,這個女子不簡單,殺的人比他審的犯人還要多,習慣了刀口上舔血的日子,屬於亡命之徒的那種人。

曹Sir下意識退後兩步,摸了摸腰,才發現沒帶警槍。

「什麼你的愛人?!你當我的風大哥,是那麼隨便的一個人嗎?你別以為跟我風大哥見過兩次面,就可以恬不知恥地叫他愛人!」驚艷了一個時代的首席女郎,李玉可不客氣了,怒懟張天翼,立場這個問題很重,特別關乎自己的終生大事。

曹Sir一看,哇塞,這條女青春靚麗,簡直就是我所見過最清純的一名女子啊。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說的,應該就是眼前這名女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