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派特博士已經將它讀取完畢。

————————————

親愛的大家:

有一個秘密,瞞了許久了,也是時候說出來了。

作為一個機器人,我是一個精靈的複製體。

之前,他是暗魑,黑魂組織的首將。而大家所擊敗的暗魑,之前是末將。

他是靨魘的親兒子。不過我並不知道他的名字。

說起來,他並不願意追隨母親。

黑魂組織成立了沒多久,就失蹤了。

靨魘恨鐵不成鋼,或是氣急敗壞。她把首將與末將調換了位置。


後來就誕生了我。

靨魘說,等他回來,我就可以被銷毀了。

我感到嫉妒。

後來他不知道死在了什麼地方。

可能沒人知道吧。

靨魘沒表現出悲傷給我們看。

誰知道。

她對我一點也不好。

真的。我恨她。

後來它漸漸成了一個心結。

我想知道他為什麼不願意跟著母親做事。哪怕以生命來做代價。

後來我來到了賽爾號。

我是卧底。我是壞人。


可大家都那麼善良。我為什麼要欺騙他們?

我漸漸看透了黑魂究竟是個什麼東西。

不說了。

那個男孩兒有個還是精元的小妹妹,我一直,不知道她的蹤跡。

聽說她沒有死。


那麼,如果你們還能碰見她的話……別讓她也入黑魂,教育好她啊。

像雪萌那樣,就挺好的啊。

以及……

對不起大家,安涼已儘力贖罪。

安涼絕筆

————————————

「又留下個謎了算是,」伊蘭迪蹙眉,「靨魘有兒子還有女兒。」

「我現在也懶得管她這些,」雷伊抿唇,「我們下一站是赫爾卡星。」

「帕諾的終點。」

——————————————————————————

「什麼鬼地方……」伊奈斯睜著惺忪的眼睛看著黑漆漆的四周。


「這裡是拜倫號。」聲音的主人壓了壓帽檐,藍色的眸子在拜倫號幽暗的空氣里閃著光…… ……

赫爾卡星荒涼極了。

「五百多年不見了,我的母星。」雷伊的聲音輕輕的。他深綠色的雙眸用柔和的目光掃視著灰黃色的大地。

「變化大極了。」蓋亞輕嘖了一聲,「荒涼。」

「怕不是對雷伊的一個打擊。」伊蘭迪蹙眉,「好好的星球全栽黑魂手裡了。」

「意料之內,並不算什麼打擊。」雷伊回過頭來看向伊蘭迪,「樂觀點。 燦爛的韭菜 ?」

「是啊。」伊蘭迪輕鬆地一笑。

雷伊停下腳步,轉過身來,平伸出右手,手心朝下。他期待地看著隊友們。

布萊克走近他,將手疊在他的手背上。

隨即,六個戰友全都疊上了右手。隨著布萊克的左手疊上去,大家也都紛紛照做。

雷伊將自己的左手放在最上面,「戰神聯盟!」

「為宇宙安危而戰!」隨著戰友們有力的口號響起,雷伊用力將他們的手壓了下去。

「暗聯!」「溯光前行!」

……

賽爾號方面不參與赫爾卡決戰,繼續在其它星球為戰神們清掃小障礙。

賈斯汀站長跟雪萌說了一個提升士氣的方法,雪萌認真整理了一下決定嘗試。

雷伊帶大家找了個廢棄建築暫住。

「五百年前它不是這個樣子的呢,#¥%*$……」雷伊講述著回憶,那是他的童年,他昔日的快樂。

屋裡的氣氛很活躍,大家時不時地發笑。

……

經過一番調整,大家逐漸適應環境,夜間各自找地方安身。

「有什麼事?」雷伊看向準備悄悄靠近但被發現的雪萌。

她不好意思地一笑,「問一個問題。」

「嗯,說吧。我要是不知道的話蓋亞還有伊蘭迪說不定會的。」雷伊指了指旁邊的倆精靈。

「嚯,你不知道的事情還盼望蓋亞知道嗎?」「伊蘭迪你是想打架嗎。」

雷伊拍了拍手示意兩位安靜。

「你們覺得什麼是英雄?」雪萌微笑道。

雷伊和蓋亞不禁陷入沉思,而伊蘭迪脫口說道:「聰明秀出,謂之英;膽力過人,謂之雄。英雄者,有凌雲之壯志,氣吞山河之勢,腹納九州之量,包藏四海之胸襟!肩扛正義,救黎民於水火,解百姓於倒懸!則,是英雄。」

雪萌抽了抽嘴角,蓋亞一臉詫異,雷伊則一挑眉,「你認真的嗎伊蘭迪。」

「好吧好吧,不背文言文。」伊蘭迪笑了一聲,「英雄啊,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看法吧。我覺得吶……他不一定很出眾,有可能只是平凡而渺小的一粒凡塵,但他有堅定的信念,過人的勇氣,以及隨時準備犧牲的偉大精神。為了拯救一個人,一個地方,一個星球而放棄對自己最重要的東西,甚至生命——這大概算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了。」

雷伊捏了捏下巴,「在我看來,英雄並不是童年裡披著披風的飛天大俠之類的形象。之所以會被稱為英雄的人,是因為他們可以不在意那些愛恨情仇,義無反顧地去保護自己所愛、所恨的人,可以毫無怨言地去保護應該受到保護的人,哪怕犧牲自己的生命。」

蓋亞一笑,「我想,那你可算問對靈啦。戰鬥系精靈,對於英雄的理解可能比其他精靈更準確些呢。以我一己之見嘛,英雄和戰神的意思差不多咯。戰神,是站在宇宙金字塔頂端的精靈,擁有卓越的戰鬥力。但是,戰神不會為了戰鬥而戰鬥,他們是為了守護,為了和平,為了自由,為了正義,為了那些美好的東西而奮鬥。德武、武德,在我蓋亞看來,兩者兼備的,就是戰神,就是英雄。」

「蓋亞的腦子忽然好使了!」「我想揍你,伊蘭迪。」

大佬的黑色彼岸花 不過,雪萌心中的英雄是怎樣的?」雷伊強行無視一旁鬥嘴的兩隻。

雪萌莞爾一笑,「你們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啊。」

「……倒確實應該是這樣。」伊蘭迪使勁點了點頭。

「自戀狂!」大家大笑起來。

……

「英雄?」格萊奧捏了捏下巴,「我覺得,英雄應該是個可以真心為別人付出而不求回報的人吧。像,雷伊啊伊蘭迪啊他們。」

「這個……」諾伊爾沉吟了幾秒,「在世默默無聞,死後流芳百世。算是個很概括的說法了。如果說夏花曾爛漫地開放,讓我們嘆為觀止,那麼秋葉的靜美,更會讓我們肅然起敬。這應該是,一個英雄應是的樣子吧。」

「所以你覺得什麼是英雄?」格萊奧看向雪萌。

「你們就是英雄啊。」雪萌笑道。

格萊奧和諾伊爾互視,隨即相視一笑。

……

尤尼卡帶著三個孩子在屋頂上指著螺旋的方向指指點點。

聽到雪萌的問題后四個螺旋的精靈紛紛思考起來。

「英雄這個詞挺沉重的。」米瑞斯望著赫爾卡的星海,「我覺得,英雄,大概是……面向光明,背負黑暗。」

「舉例來說,布萊克背負的是被血洗的光明聖壇,卡修斯背負的是那個所謂的詛咒,而雷伊蓋亞背負的則是恩師的死亡,以及赫爾卡的覆滅。相同點嘛,他們都追求光明,追求這個世界所謂的正義。」

其他四個精靈都看著米瑞斯。

「作為英雄,他們把過去的一切黑暗轉化為戰鬥的動力,而不是充滿對這個宇宙、這個世界的無盡怨氣和仇恨,這也是他們力量的根源,在內心最深處,讓他們堅持至今,最大的力量。或者說,那些曾經不堪入目的過去,造就了現在的他們。」米瑞斯長吐了一口氣,「他們的內心都有光,不論身處陽光下,亦或黑夜裡。父親說過,光的強大不在於它的破壞力,而在於它照亮這個世界。英雄們,都有屬於他們的,獨特的光。」

尤尼卡帶頭鼓掌。

「我覺得米瑞斯說得就很深了,」尤尼卡捏了捏下巴,「我的理解比較淺顯。我覺得吧,這世界上的各種人、事、物,大致可以分為三種:你所愛的,你所惡的,你所不愛不憎的。我覺得,能保護己之所愛,不欺辱己之不愛不憎,不被己之所惡打倒……能做到這三點,就算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了。」

「英雄應該是,會在別人的背後默默地付出,就算自己因為某些誤會被別人指指點點,卻還願意繼續努力,保護自己所想要保護的精靈,就像前一段時間布萊克那樣。英雄不必在意自己的名聲如何,只是明白自己必須要做自己真正該做的事。不管周圍的人有什麼看法和偏見,都要保持初心。」尤米娜鼓了鼓腮幫,「要說我心目中的英雄啦……我哥就是英雄!」

尤尼卡使勁揉了把她的頭。

「說得都好深奧啊,」斯塔奧鼓腮,「我覺得英雄應該是,像天邊最亮的那顆星一樣,願意指引周圍的人,願意照亮別人的路,哪怕代價是自己的燃燒,自己的覆滅。」

「所以你有啥看法呢雪萌。」尤尼卡發問。

「你們就是英雄啊。」雪萌歪頭。

「敢情我說了一大段話你給概括得這麼精闢!」米瑞斯拍了拍屋頂。

冷面總裁任性寵

……

「英雄……」布萊克的神色變得有些沉陰,「大概是,敢於,並有能力去保護自己所愛之人的人吧。我就不算什麼英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