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洛九天沒多說,但只此一句,就已然讓眾人瞬間恍然。

有些時候,有些事情看似複雜,但實際上就像是一層窗戶紙。

捅破了,一下子就明朗了。可捅不破,那麼有可能一輩子都懵懵懂懂。

而眼下的情況已經很明顯了。

葉家非葉家,而是夜家!

上古將家的真正姓氏:夜!

所以當下,只聽龜逅感嘆一聲道:

「原來如此……葉非葉,夜也!同音不同字,相距天地別啊……怪不得當年溺水河大戰的時候,蠻霸雖然對貴家恨之入骨,讓我們都以為是將家無疑。可老朽卻看不到半分將家傳說中的血魂,想來就是因為這個因由!

姓不對,傳承不繼,血魂就出不來。是的,是這個道理……看來那妖祖蠻霸也是想到了這一點,才閉口不言,真是狡詐多端!」

眾人聞言點頭,倒是貝羨,這時忽然一愣,隨即道:

「確實如此。不過老朽倒是有一點奇怪……葉小姐為何知道『夜』姓?」

說著,貝羨看向洛九天。同時,周圍的眾人也為之一怔,隨即紛紛看了過來。

這個問題,其實洛九天也不清楚。當初葉夕瑤也不過隨口一說,他都沒有問。可眼下貝羨這麼一說……

洛九天劍眉微動,可隨後不等洛九天說話,只見一道光亮猛地從石門中間閃現了出來。

眾人一愣,立刻轉頭看了過來。可下一秒,卻見眼前白影徐晃,接著一個模糊的人影,隨即慢慢凝聚出來。

本書來自 手機閱讀

這,這是……

神識虛影?!

而此時,那虛影越來越清晰。

最後待片刻的功夫,只見一個容貌剛毅,身著盔甲的老者,隨即出現在眾人面前。

而就在看到這老者容貌的一瞬間,在場的所有人也是一愣。

甚至不消多說,立刻知道了對方的身份。

葉家……不,應該說是夜家!

夜家先祖!

因為眼前這老者長得,竟然和當年死去的夜家老祖有八分像!

典型的夜家人長相啊!

而此時的夜家人,更是瞬間面色一凜。

隨即瞬間以家主夜鴻為首,所有夜家人包括身為女婿的洛九天,以及重外孫的洛昭陽和夜雪雯,同時規整的站到夜鴻身後,然後齊齊來到眼前這位夜家先祖的虛影前。

「夜家子孫夜鴻,攜家族嫡系,拜見先祖。」

隨著夜鴻恭敬的說話聲,所有夜家人全部低頭行禮。

與此同時,雷家和唐家等人,這會兒也猛地回神。當下雷家老爺子一把推開旁邊扶著他的人,然後掙扎著跟在夜家後面和同樣垂垂老矣的唐家老爺子,還有恭謹的閔家人,外加好奇的龔少殤等人,也緊隨其後,紛紛行禮。

「雷家晚輩攜子弟叩拜將家先祖。」

「唐家晚輩攜子弟叩拜將家先祖。」

「閔家晚輩……」

「額,龔家晚輩……」

要知道,在遠古時期,滿門皆武將的夜家被譽為人族戰神,第一世家。而那會兒唐家,雷家,閔家以及龔家和其他家族,不過都是夜家的家將或是屬下。

後來,等著人族不斷發展,同時也在夜家不斷的扶持下,各大家族才紛紛成長,之後形成家族,然後從夜家分離出去。

最後形成上古四大世家。

說白了,不管是唐家也好,雷家也好,其實說到底都是夜家的家臣。若是沒有夜家,這些家族就算存在,也早已泯滅於歷史的塵埃之中,更何談後世的輝煌?

所以此刻這一記叩拜當真不為過。甚至連站在旁邊的海族老族長龜逅和貝羨,這會兒也趕忙上前一步,恭敬說道:

「海族龜族族長龜逅,拜見夜家先祖前輩。」

「海族貝族族長貝羨,拜見夜家先祖前輩。」

沒辦法,眼前這位雖然不知道是夜家第幾代先祖。可單單一個上古將家的名頭,就足以讓龜逅貝羨放低身段,恭敬行禮。

而此時,那夜家先祖一身血氣,即便只是一抹神識,依舊能隱約感受到那股強烈的殺伐之氣和一股說不出的強悍氣勢。

「呵呵,好,多少年了,沒想到你們終於來了……雷家唐家龔家,倒是不用擔心,沒想到閔家後人仍在,那老夫就放心了。」

夜家這位先祖特別關照了一下閔家,頓時讓現任閔家家主受寵若驚,甚至連向來不著調的閔家三爺,這會兒也老老實實,聆聽教誨。

只是,那夜家先祖並沒有多說。剛毅的臉上露出點點笑容,然後便掃向夜家眾人……而今天來的夜家人,就連最差的葉陵都已經是靈上尊巔峰差一步成聖,這不由得讓夜家先祖頗為驚奇。

本書來自 「我夜家子弟,身負遠古將魂血脈。

天驕無疑,但成聖未必。

尤其是當年老夫以夜家滿門血肉,連同數萬年家族氣運封印蠻霸那畜生,導致家族氣運消失殆盡。

這些年了,即便已有鬆動,可也不會恢復這麼快。

可老夫看爾等竟然皆已登聖……

是為何故?」

不愧是上古將家,天生就是為戰場而生的猛人,甚至連說話都這麼直接,沒有一絲轉彎抹角。

不過,也從這位先祖的話中,大家也了解到了不少之前的疑問。

怪不得夜家嫡系皆天驕,原來是因為遠古將魂血脈啊……當初就有人揣測過,夜家可能有傳承血脈。要不然怎麼可能這麼巧,嫡系皆天驕?

只是誰都沒想到,夜家不但是傳承世家,竟然還是傳承中最為恐怖的將魂血脈!

就說當年為什麼人族把夜家成為人族戰神呢,原來竟然是這樣!

眾人瞭然的同時,也忍不住暗中驚嘆。

而一聽這話,夜鴻哪裡還敢隱瞞,隨即一五一十的回話道:

「回稟先祖,具體是何因由,晚輩也不是很清楚。不過當年自打來瞭望龍山後,晚輩孫女夕瑤便將……」

夜鴻的聲音一開始還很清晰,可漸漸地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沒有聲音了。

原本聽得入神的眾人,不由得一愣。接著小心的輕輕抬頭,結果卻發現,夜鴻還在說話,甚至連恭敬的神情都沒有變換半分。可此時,就看著他的嘴一張一合,可就是聽不到一點兒聲響。

而且,不止一個人聽不到,若是在場除了夜家人,全都聽不到。

這,這是怎麼回事?

嘶……莫不是,這也是眼前這位夜家先祖的手段?

目的就不想讓大家知道的太多?

可對方只是當年留下的一抹神識啊!

而且已經過了這麼久,怎麼還能有這麼恐怖而詭異的力量?

眾人驚異於夜家先祖的實力和手段。而此時的葉鴻,已然一五一十將葉夕瑤當初將靈犀泉滴入望龍山,以及有關葉夕瑤的血池古地,誤入蛟龍宮救了真龍九子之一的睚眥等事,簡單說了一下。

夜家先祖一開始還微微皺眉,可待聽到最後,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好!好!好!果然是我夜家好兒孫!睚眥啊……那傢伙生來嗜殺,渾身殺氣,不過卻是個重義的!

看來我夜家倒是和龍族頗有緣分啊!好,汝再給老夫說說那夕瑤丫頭的事情。」

夜鴻的敘述勾起了夜家先祖的好奇。夜鴻自然不敢推脫,隨即將之後葉夕瑤來到聖靈大陸的種種奇遇,全部簡明扼要說了一遍。

而隨著夜鴻的敘述,即便是夜家先祖,也不由得聽得驚嘆連連,最後忍不住大笑道:

「好,很好!哈哈……沒想到連龍祖那廝的老巢都找了,看來這瑤丫頭必然是頂級天驕,有逆天氣運。

正所謂一家無以興族,但一人,足以興家!

不過但凡有逆天起運的人,卻必有死劫。老夫剛剛看了,那瑤丫頭好像並沒有來……怎麼?是不是出事了?」 有逆天氣運的人,必有死劫?

還有這種說法?

夜家先祖的話,讓在場所有人,包括龜逅和貝羨在內,瞬間一驚。

而此時夜家先祖卻面色不動,隨後目光一轉,將視線落在洛九天身上。

「不信問他,他也是有逆天氣運的人……咦?

天果?!

你這小娃娃……不,呵呵,可不是小娃娃了……

呵呵,果然好氣運!

也不知你和瑤丫頭誰更勝一籌!」

夜家先祖雖然只是一抹神識,可說話依舊鏗鏘有力,氣勢逼人。

而此時一聽這話,洛九天瞬間抬頭,直言道:

「先祖可知如何無魂之人清醒?」

沒說一句廢話,洛九天直接問出重點。可聞言,夜家先祖瞬間神情一動,當下道:

「無魂之人?……莫不是因為溺水河?」

「先祖知道?」

洛九天瞬間一驚。

要知道,當年葉夕瑤被噬靈貝從溺水河中撈出來的時候,雖然身體完好,可卻如同死了一般。

當時大家就對葉夕瑤為何會如此,大為震驚。

畢竟溺水河可是有名的神異。別管是誰,一旦掉進去,當下就會化成骸骨身死魂消。

可葉夕瑤卻身體完好……這顯然不合常理。

但即便如此葉夕瑤已然死了。沒有呼吸,沒有脈搏,就那樣靜靜的躺著。只是葉家人不捨得,之後由眾聖和海族龜逅貝羨等一眾老族長集體翻閱古籍,才知曉原來葉夕瑤是失了魂。

其實和死,已經沒有什麼區別了。

可洛九天不信。

也正是因為這份執著,才會堅持去找聚魂靈珠,結果足足找了一百年。

可洛九天沒想到,眼前這位夜家先祖甚至問都沒問,自己只提了一句無魂之人,就一下子想到了溺水河……

果然不愧是人族第一世家啊……這就是傳承的重要。

而此時震驚的不只洛九天,夜鴻等人也是猛地神情一凜,隨即趕忙應聲道:

「先祖所言甚是。當年瑤兒……」

隨即,夜鴻親口將當年的溺水河大戰,蠻霸出現,之後葉夕瑤被姬輕塵扯入溺水河中……等等,全部說了出來。

夜家先祖一聽,半晌后,微微點了下頭,道:

「溺水河是遠古天河所化,來自萬界盡頭的臨淵之谷,可最終流向何處,卻無人得知。也正因如此,溺水河才有特殊的神異之處,也就是爾等知道的可以抑制所有修鍊力量。

但這不過是溺水河的一種表象,因為實際上,溺水河的真正力量卻並非如此,而是滌盪!」

「滌盪?!先祖可否說的更詳細一些?」

洛九天追問道,其餘眾人也紛紛豎起耳朵,認真聆聽。

隨即只聽夜家先祖道:

「其實對於滌盪的理解,老夫也了解不多。但憑著當年我夜家對溺水河的研究,這種滌盪應該類似於一種清洗……簡單的說,就是洗去所有鉛華。只不過,對溺水河來說,這個所謂的『洗』,並不只是洗除表面的灰塵。更包括更多的東西:

灰塵,髮膚,血肉……」 「還有靈魂。」

有關溺水河的事情,夜家先祖沒說的太多。

但簡單的幾句話,卻已然概括了所有。

甚至比當初夜家和眾人翻找的所有古籍,都要正確而詳細。

隨後,只聽夜家先祖接著說道:

「溺水河神異無比,而且滌盪的速度很快。

也正因為這樣,每每有人掉入河中,轉眼便成了枯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