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沉悶的聲音響起,數千磅重地章魚觸手被艾倫隨意丟棄在了廣場中,正當他準備收拾出一片乾淨的位置,繼續整理食材時,在他身後不到一米的空間,一抹幽暗的光華電光火石般閃過,直取艾倫脆弱地后脖頸。

與此同時,遠方几道虛影以肉眼難以察覺地速度,直取艾倫的心臟、頭顱等要害位置,並封鎖了艾倫左右騰挪的空間。

直覺瘋狂地發出警兆,艾倫想都不想右手便搭上了身後的斬骨者,雙腿死死釘在了地面上,一個順勢低頭前屈地動作,右手中得斬骨者劍柄往後一挑,直刺身後視野的盲區。

寬大的重劍並沒有刺中任何實體,但是卻格擋住了一支強勁有力的箭矢,清脆的金屬撞擊聲中,艾倫前屈地身體借勢往前一個翻滾,同時右手中的斬骨者在身體周圍狠狠一掃,以攻代守提防著可能地襲擊。

叮叮!

就在艾倫半蹲的身體還沒有站起時,護住天頂蓋的左手冰心護臂上傳來一陣重壓,兩道清脆的刺擊聲中艾倫抬頭時,只看到一抹轉瞬即逝地黑影。

唰唰!!

強橫地怒氣灌注到斬骨者劍身,一個十字交錯兩道怒氣斬斜飛而出,帶起兇猛地劍風,與前方几點幽影撞在一起,幽影雖然輕易穿過怒氣斬,但也被怒氣斬帶起的勁風盪出些許誤差,還消融了不少勁道,幾隻箭矢抵達艾倫身前時便被他輕易地躲開,或者乾脆擊飛。偶爾有兩隻箭矢沒有被格擋住,射在艾倫那一身傳奇皮甲上,也不過是留下了兩道淺淺的划痕,已經皮甲下肌膚微微的痛楚而已。

地面上一片寒霜升起,想要遲緩艾倫的動作,甚至將其與地面直接凝固在一起。蝕骨的冰寒,此時對於艾倫而言,彷如沒有任何感覺一樣,腿骨間的肌肉暴漲,當場便讓冰霜開裂,艾倫身軀輕鬆脫離出來,正是他以冰霜系塑能法術為對抗目標的元素抗力專長,自動產生了作用。

「哈!!」

刺殺了艾倫的幽影正試圖脫離艾倫的攻擊範圍,但是艾倫又如何會讓對方如願,短暫的交手中艾倫便已經試探出眼下至少有一名弓箭手、一名施法者、一名刺客正合作襲擊自己。其中,又以接連兩次出手刺殺艾倫的盜賊戰職的實力最強,至少也是傳奇初階得實力,其餘兩名遠程職業雖然殺傷力、法術威力不錯,可也不到傳奇的地步。

既然如此,艾倫便把攻擊的重點,直接瞄準了眼前的最強者,反正拿暗中射箭的弓箭手,還有施展各種負面法術的施法者,艾倫一時半會兒也沒有發現他們的蹤跡。

幸好在海面上切割分解章魚屍首時,艾倫的狂怒特技負面效果已然消失,此時再次施展起來也不會有任何影響。速度陡然提升一大截的艾倫,腳掌踩在地面上發出一道道震蕩波,碎石粉塵翻飛之際,艾倫整個人如同出膛的炮彈般,直接飛射向遠處的刺客。

嗖嗖嗖!!!

箭矢不斷從左邊激射而至,試圖攔截住艾倫的腳步,追擊半途中得艾倫一邊躲避、格擋射來的箭矢,一邊氣息調勻,一記裂地斬終於完成了前置動作,毫不拖泥帶水地便往前方蒙面裝扮的人影劈去。

劍風伴隨着強大的威勢,直撲艾倫目中的對象,地面上一道深深裂痕眼神出去,不大的盆地中彷彿發生了一場小小地震一咬,不斷晃動搖擺,飛塵淹沒了艾倫周圍的空氣,遠方的施法者似乎失去了艾倫的視野。

天空一枚星辰似緩實急,拖着一道長長的火舌從天而降,那是遠處躲在暗中的施法者,施展出了六階的火隕流星法術,要將這片山谷直接碾成粉碎。

艾倫同時也失去了前方目標的蹤跡,裂地斬造成的破壞力堪稱驚人,但是艾倫清楚再驚人的威能面對一條滑溜的游魚,想要一擊致命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對方完全能夠在裂地斬近身之前,一個陰影跳躍逃出自己的攻擊範圍。

天上隱約間傳來的的風壓與呼呼地嘯聲,在不斷提醒著艾倫,更大的危機即將降臨,六階火系、土系法術的混合魔法,施展時間長行動相對緩慢,想要提前躲避不是很難的事情,但是其正面破壞力爆發那一顆,甚至不比一道傳奇法術來得差。

趁著周圍粉塵瀰漫的空隙,艾倫深深吸了兩口有些嗆人的濁氣,同時腦海不斷計算著之前法術光芒閃動地位置,還有那持續射來箭矢的來源處。十幾柄飛斧不斷出現在艾倫手中,入手那一刻艾倫便將其狠狠丟出煙霧,直接射向自己計算的位置,同時他的身軀也不停頓,橫腳一踏直接衝破空間飛了起來,居高臨下俯瞰整片山谷。

「抓住你了!!」

盜賊傳奇顯然已經趁著粉塵瀰漫之時,重新進入到了陰影位面,艾倫也懶得去尋找對方蹤跡,乾脆循着那十幾柄飛斧的痕迹,尋找其他幾名更弱的襲擊者身影。

那名施法者被幾柄飛斧照顧,雖然沒有直接射中自己所在的位置,但是蘊含了傳奇力道的飛斧落在周邊石質地面上,濺射起的一片片飛沙走石,對於肉身相對孱弱地施法者來說,都是不小的威脅。

當他不得不激發身上護身法術,一道道或灰白、或幽蘭的法術光芒突兀出現在某片山石背後時,艾倫銳利的眼神當場便鎖定了對方位置,不顧頭頂落下的隕石直接撲了過去。

一張法術捲軸出現在艾倫手中,當視線鎖定了山石背後的面具施法者時,一道灰白射線便先艾倫一步射了過去。

噗!!

次元錨的射線最終還是晚了一步,戰鬥經驗豐富地施法者怎麼可能輕易被艾倫捲軸的法術擊中,一道任意門帶着對方的身影,與自己的射線檫肩而過,射在花崗岩上的射線幾乎沒有任何破壞力,就這麼消散在了艾倫眼前。

轟!!

身後傳來一道巨響,然後是地動山搖的晃動,但是對身處半空的艾倫來說,沒有多少影響,除了那一股股撲來的熱浪火團,給予他些微的麻煩。

就在這火星之中,艾倫稍稍鬆懈的剎那,一道灰色幽光再次出現在艾倫身後,刺啦一聲劃開了艾倫身上傳奇皮甲的防護,與身後的骨肉正面碰撞在了一起。

艾倫眼神冰寒,不知道什麼時候冰心護臂上的機械化心智已經施展了出來,一個旋轉中,艾倫的身體拖着沉重的斬骨者,直接化身一道旋風,狂嵐之劍劍技雖然在艾倫進入傳奇后鮮少使用,不過此時陡然施展起來,倒也效果顯著。

後頸處的刺痛感姍姍來遲,一擊得手的刺客在艾倫反應過來之前,便已經先一步撤出了艾倫的攻擊範圍,這也就意味着艾倫那一道強勁地狂嵐之劍舞了個寂寞。等到艾倫再停住身形時,對方那一身漆黑裝束正緩緩虛化,不過最終還是被艾倫后發先至的一柄飛斧,打斷了對方潛入陰影位面的打算。

硬抗了幾記弓箭得精準射擊,隨手揮舞的斬骨者更是與施法者出手的兩道負面法術撞在一起,重新經過矮人大師打造后的斬骨者,終於展露出它強大的威力來。破魔特效只需要艾倫怒氣輕輕勾引,便能自動產生效果,因為時間不夠而只能施展出兩道更趨向負面效果的法術,與斬骨者劍身上出現的神秘能量互相消弭,最後沒有發揮任何效果便消散在了空氣之中,讓底下露出身形的面具人眼神中充滿了驚愕。

狂嵐之劍的劍招剛結束,艾倫深吸一口氣后,追逐刺客的身體不見停滯,而那混身暴起的肌肉間不斷蠕動,之前裂地斬給身體造成的負擔,此時已經漸漸平息,雖然還沒有達到最佳狀態,可也足夠艾倫再斬一記最強劍技了。

也是遠方被追逐的身影足夠滑溜,沒有跟艾倫做任何貼身戰鬥的意思,否則艾倫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一直無法發揮自己最大的強項,用強橫地力量與爆發,取得戰鬥上的優勢,壓制對手靈活的動作。

一個呼吸的調息后,斬骨者直接直刺,蘊含了怒氣斬效果的這一記裂地斬,跨越了空間的阻礙,直取對方的後背,一如當初艾倫在保護村子不受傳奇襲擊者破壞,追逐對方時靈光一閃的那一擊。

噗!!

迅如閃電的刺擊效果,直接泯滅了艾倫眼中的對手,不過當百餘米開外的陰影中鑽出一道狼狽的身影后,艾倫才明白他這一擊終究還是讓對方給逃脫了。

「哈希~~~~~」

不過艾倫那一擊還是有所斬獲,從陰影中奔出的身影動作稍稍有些變形,伴隨着對方口中一聲厲喝響起后,便頭也不回地朝蔓莎山脈高峰處飛去。

正面對決向來習慣了絕不留手得艾倫,再短暫交鋒后,終歸還是暴露了自己強大的實力,三十幾年來持之以恆地艱苦鍛煉,此時艾倫早已經不是那個初入傳奇的新手,而是一名晉陞到傳奇中階,掌握著好幾個強大專長的強者了。

也正是了解到艾倫的實力,與這一行刺客接到的任務內容不符,幾次試探未果后的傳奇中階刺客當機立斷,直接發出了撤退地信號。

隨着號令聲響起,山谷邊緣兩道人影各展所長,施法者接連施展出高等傳送術,結合自身魔法道具的保命技能,轉瞬間便消失在了艾倫眼前,精神力鎖定下那一道氣息也在迅速遠去。

「哼!!」

吃了點小虧的艾倫必然不會甘心,轉頭望向另一邊飛速攀爬在山脈間的弓箭手刺客,雖然對方几乎如履平地的動作很是迅速,但是在有着滯空飛行能力的傳奇面前,被精神力重新鎖定后,最後結果無非是一場貓捉老鼠的遊戲罷了。

半個魔法時后,艾倫拖着一具血肉模糊地屍體,重新回到這一片狼藉、破敗不堪得山谷中,面容很是難看與肅穆。

被他盯上的目標,眼看無法逃脫追殺之後,反身便與艾倫展開搏命,不過在對方搏命之前,已然服下了一劑至毒之葯。激烈的戰鬥不過是對方不甘心就此死去,試圖從艾倫身上找回點代價,順便激發毒藥在身體的擴散速度而已。

等到艾倫輕鬆解決對手越發孱弱的身軀,正要灌入一瓶解毒藥劑時,對方決絕地用一支羽箭直插自己的眼眶,當場自盡而亡,讓艾倫徹底失去了線索。

至於對方掩面之下那一道陌生的豺狼人面容,艾倫相信恐怕自己就算最終找到了他的真實身份,也未必能夠追溯到想要刺殺自己的幕後真兇。 深夜之中,還在研究所忙碌的白奶奶的手邊多了一份特殊的記錄,那份記錄在她從別處拿來的文件夾上面放着,抽出的一張上面寫着一個名字,下面便是寫的密密麻麻的診斷記錄,白奶奶揉了揉她的眉心,她帶上眼鏡再次看了起來。

如今手頭裏的這些文件的出現,距離她見到第一個有相似癥狀的孩子已經過去快一個月了。

隨着接診數量的增加,白奶奶知道他們目前遇到的情況不一般,在她出發去國家基因庫之前,她給應急中心的負責人發去了一封郵件,大體內容就是說她懷疑在嬰幼兒之間出現了一種罕見性的基因病。

因為離開的匆忙,白奶奶並沒有及時收到對方的回應,不過在她到基因庫后的兩天內,應急中心就派人與白奶奶取得了聯繫,而研究所後續接診數量的不斷攀升,更堅定了白奶奶的判斷。

「老師,能確定了嗎?」

白奶奶曾經帶過的學生張曉趁著白奶奶低頭看診斷書的間隙問了一句,白奶奶抬頭看了一眼張曉,她突然聲音壓地很低,「張曉,最近來的家長有懷疑什麼的嗎?」

「這個倒還沒有,不過您交代我給那位叫七七的家長治療藥物時,我看她臉色很不好,她很焦急地想見到您!」

「那之後她有再來過嗎?」

「那之後嗎?沒有,我看您給的葯差不多也該沒了,她可能最近幾天就會過來了。」

「下次看到她,直接帶她來我這裏,另外在應急中心沒有官方聲明前,發生在這裏的事情一定不能告知任何人!」

「老師,我明白的,是情況嚴重了嗎?」

「別問了,我交代給你的測序工作做的怎麼樣了?」

「您拿回來的資料我已經看過了,針對您提出的序列我們已經檢測過了,從樣本檢測結果來看,正如您所懷疑的,這段基因的序列是異常的!」

「編碼后呢?」

「重新編碼后測序能達到正常水平的鹼基段有限,還需要進一步優化,而且優化后能否順利編碼成功所需要的脊髓類細胞蛋白,還不能確定,整個周期算下來還需要至少六個月……老師,我們需要更多更專業的人來幫忙!」

張曉說完這些話就看着白奶奶,白奶奶擰著眉頭盯着張曉也看了好一會兒,其實他們所在的研究所已經是國內乃至於世界上頂尖的機構了,這裏走出去和培養的人才真是太多了,就算是這樣,如今面臨的困境都還缺人,白奶奶一時有點摸不著底,但是她還是很鎮定地回了張曉,「人不是問題,你們一定要把手頭上的工作做好,外面那些孩子等著呢!」

「您放心吧,老師!」

張曉走後,白奶奶手裏翻看的診斷書已經剩下最後一張了,她看着上面寫着的名字和她對應的年紀,白奶奶一時之間眼睛迷上了霧,而這最後一張便是這裏接診的第一位患兒,也就是劉七七的女兒。

白奶奶見那最後一張紙也按照她分類的原則放好后,她仔細地看了一圈攤在桌面上的所有診斷記錄,這些記錄給了白奶奶一個很直觀的判斷,就是劉七七家女兒所患的疾病肯定不是一般的疾病,它有很明顯的集中性和特殊性,確切地說起來是集中爆發於2-6歲的嬰幼兒之間,特殊性是外觀看起來是神經病變的疾病,而實際上卻是基因突變引發的脊髓類疾病,其治療從根源上註定了不能僅僅依靠骨髓移植而改變,這也是如今困擾白奶奶他們團隊的最大難點。

一般來說惡性的基因突變往往是致命的,如今這種致命性又發生在嬰幼兒身上,雖然從目前的狀況來看,可以通過一些抑制性的藥物減緩神經退化的速度,但是根治基本不可能,也因為目前沒有發現死亡病例,白奶奶他們並沒有感受到更大的壓迫性。

但是因為患兒年齡集中,患病數量不斷攀升,這無可避免要成為一次重大的公共事件,也很容易讓人想起過去發生的那幾次重大的公共事件。

白奶奶也很自然地想起了過去,不過白奶奶很明確地發現此次的事件很不同,它屬於完全難以控制的基因突變,目前僅是年齡在2-6歲之間爆發,若是出現普遍性爆發,那些想要孩子的父母,還有那些還沒出生的孩子,他們會不會後續也出現這類突變,如果是的話,那它的可怕性對於人類來說將會是毀滅性的!

「千萬不要朝着我想到的方向走啊,千萬不要出現死亡病例,不要出現后發性病例!」

然而很快白奶奶就意識到堤岸一旦出現了漏隙,決堤的洪水一定會接踵而至,才過去幾天,最後的葯粒用盡的七七抱着她家的女兒出現了,她慌亂的神色讓白奶奶意識到問題嚴重了。

白奶奶看到七七抱着的孩子蜷縮著,整個身子體溫極低時,她知道這個孩子可能挺不下去了,但是這樣的話肯定是不能直接告訴家長的。

白奶奶接診了七七家的寶貝后,就讓七七他們去別的地方等了,她在考慮是否對眼前的孩子採取之前她曾經考慮過的極端治療方式,但是這個流程很複雜,而且受到嚴格的限制,孩子的家長也需要知情。

雖然白奶奶說的方法目前在世界範圍已經有部分應用,但是在國內也只在嚙齒類動物和靈長類動物身上做過,其呈現出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都不是很理想。

白奶奶不是一個極端莽撞的人,她在極力維持七七家寶寶生命的情況下,再次聯繫了應急中心,很快應急中心的諸多專家也到場了,看着這龐雜的場面,之前在七七心底冒出的不好念頭再一次浮出了頭。

「我的孩子真的病的那麼嚴重嗎?」

七七看着從她身邊來來往往的人,她很害怕,今天出門她是一個人,現在她老公在出差,她好想身邊有個人陪着啊!

這樣的念頭一冒出來,七七便掏出了手機,但是看着手機上面的聯繫方式,七七又不想找人了,她不想讓自己的事情成為別人的負擔。

「劉七七,你可以進來一下嗎?」

在七七反覆摸索着手機的時候,白奶奶突然從會診室探出身子叫了七七一聲,七七心咯噔一下立馬站起來慌亂地走了過去,之後會診室的門啪地一下關上了,外面來來往往的人突然間也都停了下來,他們似乎也在等待某個特別的決定,但是在那道門再次開啟前,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由於你使用【神行】【銀翼】【寒霜】基因改造藥劑,個人信息發生改變。

個人信息:

姓名:何尚(代號士兵:45)

健康狀態:略、寒霜基因改造(180%),當前總加持為648%

專精度:

技能:

傳承:清源妙道真君51%

《從上海灘開始》第二百二十章投其所好 晚上八點,直播開始。

事先在微博上發了預告,剛開播人氣一路高漲。

劇組眾人對着鏡頭跟直播間的觀眾粉絲們打了招呼。

「大家好,我們是《裁玉決》劇組,很高興能以這樣的方式跟大家見面。」

主場們依次做了自我介紹,簡單說了自己在劇中飾演的人物。

彈幕很沸騰,刷禮物的消息不斷。

「來了來了!圍觀傳說中的沙雕劇組!」

「超音符報到!越崽今天好奶!」

「越越懷裏抱着挽玉仙君的抱枕娃娃好可愛啊!」

「持續為江朔打call!是新鮮的朔寶呀!」

「哈哈哈哈哈我無了!只是看到他倆坐在一起就覺得很甜!」

「魏子皓星途璀璨!我的寶藏男孩終於要藏不住了嗎?」

「為什麼感覺郭導好像吃完飯出來遛彎的老大爺?哈哈哈哈dbq!」

「是周旋啊啊啊啊!好帥!比古裝扮相更帥耶!」

「……」

起先是劇組眾人閑聊,說了很多感謝大家支持之類的話。

之前他們都是從微博或者劇播彈幕里感受到《裁玉決》火爆程度。

現在變成直播形式,這種感受就變得更直觀了。

看到這一條條的彈幕,還有觀眾粉絲們的熱情,才是切切實實的體會到《裁玉決》是真的火了。

高興的同時也不禁生出了許多感慨,回憶起在劇組的那幾個月,話匣子一打開就收不回來了。

工作人員在旁邊遞來一個平板電腦,上面精選了觀眾粉絲呼聲最高的名場面片場,讓主創們聊聊當時拍攝現場的真實情況。

其中有一個片段就是挽玉仙君抱着林疏狂在雪中跪求天下仙盟。

這段虐中帶甜,滿地玻璃渣,把觀眾粉絲們虐得爆哭。

崔越自己印象也很深刻,捏著懷裏的挽玉仙君抱枕娃娃說:「這場當時是拍了兩次,第一次拍的時候NG了十多次,情緒一直不到位,第二次補拍才過。」

補拍那次,也是她第一次跟挽玉仙君這個人物的情緒產生如此強烈的共鳴。

但這些她沒想說,聊得聽上去一本正經,還是那個高冷的男團愛豆。

江朔卻說:「崔老師補拍那次,導演喊完卡,還躺地上不肯起來呢。」

他眼裏就沒有鏡頭存在,說話時一直都在看着崔越,目光里全是笑意。

「朔寶!你就使勁盯吧!不用管我們!」

「啊啊啊啊啊!他的眼神好寵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