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沈悅笑了,不忘摸摸時鳶的頭,「自己都還是個小孩,沒想到竟然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你這小丫頭。」

時鳶嘻嘻一笑,摸摸自己的臉,「我就是長得小,其實我的心理年齡已經是個老太婆了!」

「好啊,小老太太,我們快出去吧,讓兩個孩子好好睡。」說着,沈悅拉着時鳶便離開了嬰兒室。

剛一出門,就撞上了商衍,原來他一直都等在門外守着,很明顯是對時鳶不放心。

「好了媽媽,您和商叔叔回去休息吧,今天給你們兩個放假。」時鳶體貼地道。

他們若一直在這兒,反而讓時鳶有些放不開手腳帶孩子了,任誰也沒法相信,一個從沒有帶孩子經驗的人,做起來會那麼得心應手吧?

沈悅明顯是不放心的,不過想到人家小兩口才剛回到家,也需要休息一下,她便答應了,「有事一定要叫媽媽過來,聽到了沒?不要逞強!」

「嗯嗯,一定。」時鳶朝沈悅擠眉弄眼。

商衍陪着沈悅一起離開了時鳶家,一路上,見沈悅總是回頭看,安撫她道:「鳶鳶也是心疼你,你要相信她。」

「我明白,但鳶鳶也只是剛剛大病初癒,我也擔心她的身體。」沈悅蹙眉道。

「晚一點兒我們打電話問問他們,看看今晚能不能把兩個寶寶接過來,也好讓他們小兩口睡個好覺。之前兩人一直住在病房裏,也是難為他們了。」商衍看似好像在與沈悅閑聊,實則不著痕迹地繼續安慰著沈悅。

這段時間,他花了很多時間觀察和思考,一直陪伴在沈悅的左右。

一方面,時鳶畢竟是他的親生女兒,哪怕他們並未相認,但商衍心中一直都覺得虧欠她們母女。

而另外一方面,他自然希望能與沈悅……舊情復燃,畢竟,他真的很愛很愛這個女人。

世間的女子千千萬,他卻鍾情於他的花花,怎樣都不想放手……

。王海的算盤打的很好,只要他能把林澤打倒在地,就憑着樓道內的空間這麼窄,他再迅速的把門關上,那他的目的就達到了。

林澤往前踏出了一步,正好越出了門檻。

王海心中暗喜,他揮舞著拳頭,很是迅速的朝着林澤的臉上砸去。

「給我趴下!」。

……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三十章中年美婦 獵殺界內的各大古城,對任何一位強者來說都是安全區。

古城內不可交手,有恩怨到城外解決。

真要是有人敢破壞規矩,不用城主和衛兵出手,依靠古城生活的勢力,就會先出手將其滅殺,不然人人都不遵守規矩,獵殺界就不存在安全區了。

金龍城,在獵殺界是一座大城。

每天天色將亮之時,在城中過夜的強者都會出城,再隨著城外的強者們一同進城……沒錯,這就是在鑽古城規矩的BUG。

只能在城中待一天,那每天出來一次,就每天都是在城裡待一天。

BUG一直不修補,是因為進城需要交納入城費。

一滴通玄境強者的精血。

城內很是繁華,有酒樓,客棧,茶樓……嗯,也有茶館,各族的美女帥哥任由挑選,而充當貨幣的就是強者的精血。

金龍城內最大的娛樂場所名為萬界樓。

此時萬界樓前面的廣場上,聚集了成百上千的強者。

有人型的,有類人型,也有各種看上去是飛禽走獸的強者。

這些從四面八方趕來的強者,都是為了參加結盟大會。

結盟獵殺唐宇。

唐宇的大名已經響徹整個獵殺界。

畢不凡和龍曉曉二人都是籠罩在黑袍之中,夾雜在人群中,聽著各族強者交談議論,篩選出有用的……都是毫無價值的信息。

「誰召開的結盟大會?」

「誰都不主持,那老子來主持。」

一個虯髯大漢突然飛身上到廣場中央的擂台上。

這個擂台,是城內唯一一處可以動手的地方。

只不過,動手的雙方需要各交納一滴自身精血。

虯髯大漢是等的不耐煩了,才主動上的擂台。

天色剛亮就進城,等了一個多時辰,也沒有人主持結盟大會,很多強者都已經等的不耐煩了,有些是轉身離去了,有的是進萬界樓了,也有的就在這裡等著。

沒人主持結盟大會,虯髯大漢就親自來主持。

虯髯大漢落在擂台上,眉心飛出一滴精血,落在了擂台上,瞬間就被擂台吸收了。

「鬃鬢,你不過排名八十多,有你說話的份嗎?」

「區區通玄六階,就敢上通天擂,活膩了吧。」

「這麼多通玄七八階的強者都沒說話,你狂個卵子啊。」

「……」

擂台下各族強者冷嘲熱諷。

很多不認識虯髯大漢的強者,都拿出獵殺榜查看。

鬃鬢,槍牙豬族,通玄六階,排名七十六。

「難道毛髮這麼重,原來是一頭山豬啊。」

人群中的瓦澤,看向鬃鬢的目光有些火熱。

來獵殺界一天一夜,他都快忘記新鮮豬肉的味道了。

吞咽一口唾沫后,他扭頭對蘇馨說道:「格朵蕾,你昨天沒怎麼吃東西,是不是肉乾也不合你的口味?我上去把這頭山豬宰了,給你烤個豬腿,怎麼樣?」

「不用,謝謝。」蘇馨冷冰冰的搖頭,同時揉著鼻子向後退了一步,實在是瓦澤的嘴巴臭的要死,一開口就有讓人窒息的臭味噴出來。

「不用就算了。」瓦澤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可眼底卻閃過一抹怒意,他知道蘇馨討厭他,他裝傻充愣,就是為了迎娶蘇馨,幫自己成為下一代五毒教的教主。

忽然,他感受到有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立刻扭頭看去,看到的是邱楓五人,就咧嘴露出一口大黃牙,像是一頭擇人而嗜的凶獸。

邱楓淡然一笑,自己緩步上前,拱手道:「諸位,又見面了。」

瓦澤不屑的問道:「小子,有事嗎?」

「我叫邱楓。」邱楓臉上笑容不變,「瓦澤師兄也想獵殺唐宇?」

「沒興趣。」瓦澤搖頭,「我們就是來看個熱鬧。」

邱楓點了點頭,客氣一句就轉身走了。

「這就走了?」瓦澤有些意外,隨即面露恍然之色,「看來這小子是想找人一起獵殺唐宇,搞不好召開結盟大會的就是這小子……那個小不點也在。」

他忽然看到皮三萬了,邱楓正是向著皮三萬走去,他又咧嘴笑了,「那個小不點給我一種很強的感覺,邱楓找他一起獵殺唐宇,搞不好自己先羊入虎口。」

蘇馨皺眉看著皮三萬,肯定道:「他身上有蠱。」

「蠱?」瓦澤雙眼頓時一眯,冷眼打量皮三萬,「蠱神教餘孽?」

「不好說。」蘇馨搖頭,「能不招惹就別招惹。」

「獵殺界的人族還真是卧虎藏龍。」瓦澤又看了眼邱楓和皮三萬,就將目光收了回來,四下里掃了幾眼后低聲道:「真是妖魔鬼怪大聚會。」

蘇馨贊同的點了點頭。

四周有著各種形狀的生物,說是妖魔鬼怪真不為過。

一道似笑非笑的聲音,突然在幾人身後傳來。

「你們是來自聖蓮界五毒教的弟子?」

聲音嘶啞,有些刺耳。

蘇馨五人立刻轉身看去,看到的是……人形的兩公一母。

說話的是個血魔族的年輕強者,血紅色雙眼有些駭人。

另一個公的,是個懷中抱劍的綠皮樹妖。

那個母的很美,可有著一對毛茸茸的白色貓耳。

血魔族,古樹族,白貓族。

顯然是一個三人小團隊。

這樣的團隊有很多,並不稀奇。

只不過來者似乎不善。

「是又如何?」瓦澤冷眼看著血魔強者。

「我不喜歡你說話的口氣。」血魔神色不悅的看了眼瓦澤,而後笑著看向蘇馨,「人族的美女,你們五毒教善用蠱毒,可否出售給我們一些?」

「不賣。」瓦澤臉色陰沉。

蘇馨猶豫一下,沒有說什麼。

「不賣就算了。」血魔也不堅持,雙手握拳,對在一起對蘇馨微微欠身,這是血魔族獨有的禮儀,而後他便帶著同伴轉身走開。

「這傻大個看著挺壯實,沒想到啥也不是。」瓦澤不屑的哼了一聲,「我以為不賣,他會硬搶,老子正好打死他,沒想到就這麼走了。」

蘇馨不願搭理瓦澤這個野人,可猶豫一下還是提醒道:「出了城,小心一些。」

「呵,他們要是敢有歹心,老子活活打死他們。」瓦澤獰笑一聲,目光在白貓女的背影上掃來掃去,嘿笑道:「那隻小白貓不能打死,可以帶回去當寵物養著。」

蘇馨徹底不搭理瓦澤了。

那個白貓女聽力似乎不凡,竟然轉身看了眼瓦澤。

血魔低聲道:「那個野人,讓我很不爽。」

白貓女呵呵的笑道:「有機會就打死他。」

綠皮樹妖看了眼血魔,很肯定的說道:「那個人族的美女,是你的女人。」

「不是。」血魔搖頭。

白貓女瞥了眼綠皮樹妖,「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傻子。」

「兩女相爭,你必有一傷。」綠皮樹妖譏笑的看向血魔。

「……」血魔。

你的傲嬌呢?

你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賤了?

沒錯,綠皮樹妖就是焦傲。

白貓女是白富美。

血魔的身份呼之欲出,正是唐宇。

唐宇將鼬女的幻形之術傳授給了二人。

不換個外形和身份,來金龍城參加結盟大會就等於送人頭。

唐宇幻化成血魔,是因為血魔一族的天賦技是吞噬生命精華。

白富美幻化成白貓,是因為唐宇覺得白貓女的外形好看。

僅此而已,沒別的原因。

至於焦傲幻化成綠皮樹妖……也沒別的原因,只因為遇到了綠皮樹妖,偏偏綠皮樹妖是用劍,還是剛來到獵殺界不久,沒有上獵殺榜。

無論血魔還是白貓,都是剛來獵殺界不久,沒有殺上獵殺榜。

剛才唐宇過去和蘇馨打招呼,是想看看蘇馨身邊的人,目的達到了,蘇馨對瓦澤有些厭惡,而且瓦澤也很不討喜,要是有機會得教育一下。

梁鑫有看到崔材。

他瞬間就意識到是皮三萬。

他所認識的人中,只有皮三萬有佔據他人肉身的癖好。

而且皮三萬身後的四名死士,身上的煞氣太重,一看就不是尋常修者。

他淡淡的掃了一眼皮三萬,就收回了目光,沒有泄露絲毫殺機,也沒有引起皮三萬的注意,不過……皮三萬必須死。

他們沒去找畢不凡和龍曉曉,找個位置站下后看向擂台。

此時,擂台上又多了一個人……不對,又多了一個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