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武皇擁有千年壽命,而武聖,最少也是萬載壽元打底,在凡人眼裡,那可真是與天地同壽,與日月同輝了。

殤的建議也是如此,在成聖后,葉凡仍舊可以用武神演武去感悟符號,這樣一來,省下的時間太多太多了,葉凡完全有足夠的時間修鍊更多的戰技,多增加一些自己的手段。

至於《陰陽逆宙戰技》,葉凡在離開紫凰宗前,已經和谷心月跨入了第二層階段,並且已經修鍊到登堂入室的地步,假以時日,就能突破到第三層。

《陰陽逆宙戰技》分三個層次,但除了第一層「形」外,後面的「意」與「神」是可以任意選擇先後的。

目前,葉凡和谷心月就處在「神」的階段上,這一階段最難抉擇,但也因為如此,它是最難的,也是最容易的,甚至有的人會拋開這一個層次不修鍊。

但是,這對葉凡和谷心月而言完全不算問題,因此將「神」這個層次放在第二層,後面的「意」在第三層。

「意」需要經年累月的配合戰鬥,磨練默契度,而葉凡和谷心月暫時沒有那個時間,而且這一層也是最耗費時間的,所以被放在最後了。

時間一天天過去,戰船遠離了混亂商路,飛快接近著混亂之海。

這一日,葉凡等人再次被驚醒,各間艙室房間內,燭光暗滅,天花板上的一盞奇異之燈綻放出濃郁的化不開的赤光,鮮紅如血,將各個房間照的一片血紅,急促閃爍間,透出一股無比焦急之意。

如此情形,把葉凡等人看得心中一沉。

要知道,林澤溟是經驗豐富的冒險王,在海上來往奔走也不知多少年了,混亂之海與神武南州之間的這片海洋也來了多次了。

大多數情況下,林澤溟都能自己應付,比如一些雷雨天氣掀起的狂暴海嘯,比如海獸群攻擊等等,林澤溟自己都能輕鬆化解,因為這戰船品階驚人,遇到再多危險,他都能操控戰船,安穩地渡過。

上次生這種情形……是出現海鰩獸群的時候。

莫不是又遇到了天災級災難?

眾人心下一沉。

但想想又不太可能,有的人可能一生都遇不到一次天災級災難,自己一行怎麼可能接連遇到兩次。

雖然如此想著,眾人和眾獸還是飛快從房間中出來了。

葉凡的房間外,還是一樣的情形,還是一樣的人。

林澤溟氣喘吁吁,嘴唇顫抖不已,額頭冷汗涔涔,臉色蒼白如紙,眼中充滿了萬分難以置信和惶恐不安。

「各、各位……大人,出師不利啊,太倒霉了,又是天災級……」

林澤溟幾乎帶著哭腔喊道。

葉凡等人聽到這話,紛紛都是愣住了,氣氛一下子僵住,寂靜無聲,所有人和獸都怔怔地瞪著林澤溟。

氣氛靜默了片刻,葉凡「嗖」的一聲,身形如電,直奔上面掌舵艙室而去。

谷蕭瑟、虛空螳皇等面面相覷,臉上也充滿了不敢置信。

「快走,一起去看看。」

豪門盛寵:老婆,我只疼你! 最後,谷蕭瑟緊皺著眉頭,微微吸了一口涼氣,拉著谷筱琴的玉手就向上而去。

眾人很快來到掌舵艙室。

透過透明的琉璃鏡面,眾人皆是看到,此刻外面的海域赫然已是波濤洶湧,海嘯滔天。

天穹上,烏雲滾滾,堆疊如山般,遮天蔽日,彷彿要壓到人的頭頂上一般,黑沉沉一片,狂風呼嘯,罡風暴烈無匹。

重生豪門寵婚:梟寵不乖嬌妻 此刻,天海間已是一片黑暗,如同暮夜般,唯有黑壓壓,陰沉沉的烏雲中閃過一道道暴烈刺目的雷光時,才將這天地映的通透,白茫茫如紙。

更可怕的是,天海之間,狂風劇烈,竟然形成了數目眾多的龍捲風,捲起萬頃海水,化作恐怖的水龍捲,接天連海,其中不時閃過一抹抹的凄艷血色,那是海獸被絞碎爆出的血肉。

若是一般人,只會覺得這是一般的海上災難,只是可怕了一些而已。

但在場的都是強者,如此黑暗在他們眼裡和白日無異,此刻赫然是看到,那一個個龍捲風裡,一道道密密麻麻的暗沉身影糾纏著,旋轉著,帶動著水龍捲轉動的愈劇烈,愈可怕。

左手江山,右手情 「天災級災難——魔魂潮。」

谷蕭瑟聲音乾澀,臉色一下子慘白無比,顫抖著道出一句話來。

(本章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茫茫汪洋,無邊無垠,絕大部分地方可謂渺無人煙,萬里絕跡。

在無邊海域當中,浩海之深,常人根本無法探及,汪洋之神秘,亦難尋盡。

天災級災難,是海域之中最為可怕的災難,比尋常海嘯、雷雲等恐怖萬倍不止。

這些災難有的神秘到極點,有的聲勢浩大,似能覆海翻天,有的破壞力震撼世間,傳言有半聖惜殞當中!

值得慶幸的是,這些天災級災難固然神秘可怕,但卻並不常見,有時候千年都未必得見一次。

因此,在上一次遇到海鰩獸群掠食災難后,葉凡等人就放鬆了許多,誰都不認為,自己一行會倒那樣的血霉,再遇上一次天災級災難。

可現在,陰沉的天海之間,那狂暴肆虐的水龍捲,其中光影明滅的密集身影,無不證明著其天災級災難的存在。

魔魂潮,在無邊海域中的天災級災難中,也是恐怖絕倫的存在,源起何處無人知曉,無比神秘,而它的聲勢與破壞力,同樣驚天動地,令強大的皇者都聞之色變。

真的連續遇到天災級災難,讓戰船內的眾人、眾獸臉色都是有些蒼白,雙目彷彿失神,滿嘴苦澀。

「居然是魔魂潮啊。」

葉凡靜默地看著鏡面中的恐怖景象,無奈地輕嘆一聲道。

「葉凡,什麼是魔魂潮啊。」

虛空螳皇望著鏡面上狂暴而陰森的景象,縮了縮脖子道。

「魔魂潮是十分神秘的天災級災難,源自一處神秘的凶地,應該在深海中。」

「無法計數的人族、獸族,乃至是鬼族誤入其中后,都會失去理智,瘋狂如魔,相互爭鬥、廝殺、吞噬。」

「這些魔魂十分凶狂,當積累到一定程度后,便會爆發出來,形成魔魂潮。」

「魔魂像鬼族幽魂、冤魂那樣,處於虛實之間,沒有實體。沒有特殊手段,想要擊殺它們是頗為困難的,而且它們無比瘋狂,又群體行動,所過之處,幾乎沒有生靈能倖免。」

葉凡深深吸了一口氣道。

聽到葉凡的解釋,不說林澤溟、谷筱琴等,就是谷蕭瑟臉色也變了。

越是了解,才越是清楚這些魔魂的可怕,尋常手段想要擊殺它們都難,更何況是如此驚人的數量,一旦被圍上,又抵擋不住,恐怕頃刻間就要死掉,魂飛魄散了。

「那……我們怎麼辦?」

谷筱琴精緻俏麗的臉龐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眼中滿是驚懼,看了看葉凡,又望向谷蕭瑟。

谷蕭瑟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深吸一口氣,緊皺眉頭,苦苦思索躲劫之法。

可是,魔魂潮這類天災,在海域上已經橫行無數年了,也有無數人曾研究破解之法,卻最終都失敗了。

無解!

眼下倉促之間,哪裡有什麼好辦法。

「沒有辦法了,只能硬闖過去,都各自準備吧,不求擊殺這些魔魂,但求保護自身。」

葉凡忽然轉過頭對眾人說道,目光冷峻堅毅,透出濃烈戰意。

其實要說辦法,倒不是沒有。

殤那裡記載太豐富了,毫不客氣地說,幾乎每一種天災級災難,殤都有化解之法。

但是,要化解天災是要有充足準備的,而且所需奇異且罕有,葉凡連應對一種天災的準備都沒有。

一來想要做準備也不是那麼容易的,耗費時間很多。二來光是準備一種兩種也未必有用,天災有很多種,未必就會遇上自己有所準備的那一種。

而硬闖,無疑是沒有辦法下的唯一辦法了。

葉凡這話一出,眾人都愣了一下,隨即心中微寒,忍不住紛紛望向鏡面,眼中充滿了忌憚。

「大人,我們……能不能用上一次的辦法?」

林澤溟欲哭無淚地開口。

天災級災難,皇者都只有不足五成的生存率,如果是大型、超大型那種,對半聖都能產生威脅!

他一個武王,可著實扛不住這種災難啊。

「不可能,魔魂潮和海鰩獸群完全不同,它們無物不噬,哪怕是鬼族,也是它們吞噬的對象,因此海下也是有大量魔魂的,只能硬闖。」

葉凡搖搖頭,否定了這個提議,看了看林澤溟,又寬慰道:「你不用出去,操控戰船就行,我們出去抵擋。」

「有一個水龍捲朝我們衝過來了。」

這時,赤曜兔獸皇尖叫一聲道。

眾人紛紛看去,果然,一個直徑足有十丈的水龍捲,接天連海,捲動間,帶動著億萬頃海水,帶動著如柱雷雲,海浪紛飛,彷彿有一隻無形的大手操控般,飛快朝戰船方向席捲而來。

「走,它們也是群體行動的,只要扛過魔魂潮過去,它們就不會理會我們了。」

葉凡讓林澤溟坐在掌舵大椅上,而後率先登上階梯,直奔甲板而去。

谷蕭瑟、谷筱琴、虛空螳皇等相視一眼,一咬牙,跟在葉凡身後上了甲板。

在初見魔魂潮的時候,林澤溟就關閉了陣法光幕,整個戰船此刻如幽靈船般,幽幽行駛於動蕩不安的海域中。

因此,剛來到甲板艙室中,隔著厚厚的艙門,就聽到外面凄厲如鬼哭般的風嘯之聲,這風聲太急,太暴烈了,透過厚實的牆壁,清晰傳進艙室中。

「嘎吱。」

在強大的風力下,葉凡一擰開艙室門把手,就聽到更為清晰與劇烈的狂風呼嘯傳來,強大的颶風狂涌而入,瘋狂推開艙門,但在葉凡的力量下,絲毫撼動不了艙門。

艙門打開,眾人魚貫而出,漫天急速掠動的罡風席捲吹刮,彷彿要將戰船整個卷到天上去一般,就更不用說眾人和眾獸了,同樣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掀動著自身。

風聲如雷鳴,與陰暗天穹中的滾滾雷聲交相輝映,吹動眾人衣衫狂舞,長發激蕩。

轟隆隆……

嘩啦啦……

巨大的水龍捲發出隆隆巨響,更有水花激蕩的嘩嘩聲,其中暗影無數,魔影重重,連帶著整個水龍捲都陰森無比,透出難以想象的嗜血殺意,以及一股令人膽寒的瘋狂戾氣。

「嗷吼——!」

水龍捲越來越近,忽然,那水龍捲上突兀地浮現出一張海水凝成的臉龐,黑沉沉的,有無數魔影擠滿當中,發出一聲震動天地的大吼,似人在怒吼,似獸在咆哮。

「錚!」

葉凡緊緊盯著巨大的水龍捲,一抹儲物戒,金燦修長的猛獁象皇刀在手,一道道雷光噴薄而出,繚繞其上。

水龍捲來的很快,一下子與戰船撞了個正著。

咚……

戰船猛烈搖顫起來,顛簸不止,彷彿隨時會支離破碎,船身劇烈顫抖著。

與此同時,在旋轉力帶動下,幾如江河衝擊般的海水,瘋狂地衝擊在船身上,還有一股磅礴欲摧的恐怖吸力,一下子將戰船吸了進去。

索性戰船本身不小,足有百丈之長,直徑十丈的水龍捲並不能將戰船完全籠罩。

但是,葉凡等人卻是直接陷入了水龍捲之中,億萬頃海水攜磅礴無邊的大力,轟然衝擊著眾人。

嗤嗤嗤……

忽然間,一道道猩紅狂亂的眸子睜開來,迸發出令人膽寒的血光,一道道縱橫交織,帶著無比的瘋狂與戾氣,落在眾人身上。

「殺!」

谷蕭瑟大吼,手持兩柄翎羽刀,奧義之力瀰漫,殺機暴涌。

「殺!」

「吼!」

吼聲滾滾,水龍捲都為之震蕩起來,一股股皇級氣勢衝天而起,引發了水龍捲的驚變。

此時此刻,眾人宛若一頭頭巍峨巨龍,一尊尊神山,頂天立地,睥睨浩海億萬里,氣息驚天動地,驚得眾多魔魂驚吼不斷。

被驚之後,卻是更加可怕的瘋狂,這些魔魂也吼嘯起來,暗影無窮,瘋狂撲殺下來。

嗤嗤嗤!

谷蕭瑟和谷筱琴二人周身繚繞七彩神光,絢爛奪目,光芒如匹練,化作一道道鋒芒盈天的翎羽虹光,漫空激射,殺氣亂空。

谷蕭瑟是風系,谷筱琴是金系與火系,二人聯手,戰力瞬間飆升到大長老那個層次,無比鋒利的翎羽虹光,繚繞澎湃焰火,將眾多魔魂擊的重傷,甚至直接魂飛魄散。

然而,這些魔魂果然沒有絲毫靈智,或者說它們自身的靈智也已經狂亂了,如同瘋魔,悍不畏死,縱然消散的魔魂再多,仍舊有無數魔魂爭相撲殺上來,根本不知道畏懼為何物。

赤曜兔獸皇周身光亮柔順的毛髮,此刻愈發晶瑩燦爛了,根根如瑪瑙般透徹瑩潤,鮮紅欲滴,猶如火燒。

呼!

赤曜兔獸皇周身猛然騰起無盡火光,凝成一片熾熱滾滾的火雲,燒的萬頃海水蒸發,迷霧衝天,許多魔魂也被焚的魂飛魄散。

虛空螳皇則只能靠著風刃、利爪等擊殺,但效果不是太好,因為它對魔魂的傷害頗為有限。

當然,一山還比一山低,比虛空螳皇更吃力的還有大灰。

大灰在群戰中固然強悍,但其手段似乎對這些魔魂並沒有太好的辦法,僅能自保,而無法像赤曜兔獸皇、谷蕭瑟兄妹那樣強勢擊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