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此言一出,幾人頓時鄒起了眉頭。要知道這些人可都是來自四方的天才。一個個眼高於頂,又怎麼能忍受的了別人的貶低。薛浩卻一臉淡然,沒什麼不服氣的,他雖然覺得自己不會差,但這從來沒找過自己是天才。

「怎麼,不服氣」

那中年男子眉頭一挑,說的道:「那下面給你們兩個選擇,一個跟他們這些倒下去的人一起參加下一關考核,另外一個選擇……」

那中年男人冷冷笑道:「參加生死六道關,證明你們是真正的天才!當然失敗了就是死!」

最後一句帶著殺意,讓眾人心頭為之一涼,看著中年男人殘忍的笑容,他們陷入了沉思,要知道他們可是來自各方的天才,如果就此隕落,有算得了什麼?但不去……

「好了,時間不多了」

那男子催促道:「願意來的就自己來到我面前,不願意的就跟我身後的那些幾位考核官去考核吧」

說著,身後的那幾名武靈便一字排開,看著薛浩一眾人,面無表情。

薛浩也想過,這生死六道關有著殞命的後果。自己要不要去,要是失敗了……

「不管了,去!這都退縮那有何談尋找父親,成為強者!」

薛浩堅定下來后便快步來到中年男人跟前,與此同時還有三名少年與一名少女走了出來。

石破雲卻沒有來,倒是笑著看著薛浩,「祝你好運!」,石破雲輕聲道。

「很好」

那中年男人掃視他們一眼似乎將他們的面貌都記住,「踏出這步,你們便有了天才的名頭!」

那男子咧牙一笑,「當然,有沒有天才的是你便要靠你們自己咯」

隨即身後的人便揮手召來靈力,道道靈力輸入那些倒地不起的人體內,不一會兒便醒來了。

「你們跟我走吧」

那中年男子便揮手升起光幕,薛浩只覺天旋地轉,隨後便來到一個狹小的空間。

還未等薛浩驚訝,那中年男子便出現在他們面前,而他的身後有一道兩人寬三人高的石門,石門兩側有著兩個柱子聳立,柱子上雕刻著餓鬼修羅,栩栩如生的樣子。讓人看了後背一涼。

而門前篆刻著飛禽走獸,甚至有著天神地獄的場景讓人望而生畏!

「我身後便是入口,不得不說你們是初生牛犢不怕虎,我也不多說,你們一個接著一個進去吧」

男子讓來后,門隨之自動打開,一道亮光自門內發出,讓眾人看不清內部的情景,而隨之而來的便是隱隱約約三三兩兩的詭異叫聲,宛如面前是修羅煉獄般,引人恐懼。

「嗡嗡」

薛浩丹田之中的那黝黑珠子不住顫動起來,「什麼情況?」,薛浩感受著珠子的變化,似乎珠子渴望這門內的東西。

緊接著,眾人便一個接著一個走了進去,瞬間變消失不見,「也不知今年會有幾人通關?」

那中年男人無奈的笑了笑,隨即不由想起薛浩,「武者境便有堪比武師的肉身,有趣。」

隨即便瞬身消失不見……

門口

薛浩只覺得暫時失明而後便再次能看見東西,但入眼卻是一個兩個房間大小的空間,緊接著便是撲鼻的惡臭。

薛浩在蠻獸山脈帶過一段時間,自然知道這是什麼味道,

「這裡有蠻獸!?」

薛浩劍眉微皺,那一股惡臭自然是蠻獸糞便的味道,薛浩環顧四周,見到四周都是牆壁,卻絲毫沒有蠻獸的蹤跡,不由心生疑惑。

「境界:武者巔峰,肉身:四飛龍之力,骨齡:15,天資:中,靈體:未知」

一道信息傳入薛浩腦海中,「靈體未知?」

薛浩也是一陣啞然,自己的道靈體卻未知,也確實奇怪。不過就在這時,四周開始震動起來,隨後在一面牆壁上驟然出現一道門,而後有走出一次五彩斑斕的巨虎!

「斑斕虎?」

薛浩不由生出疑惑,但卻覺得不像,這隻足足有斑斕虎三倍大小,宛如小山般,並且有著二階頂峰實力!

「這不是斑斕虎,而是上古蠻獸蒼霄巨虎」

青老冷不丁的一句話自薛浩腦海中響起,把薛浩嚇了一跳。正當薛浩要回話時,一聲虎嘯響徹,薛浩只覺一股腥風刮來,隨即便見巨虎向薛浩咬來,就似猛虎下山,虎瞳內閃爍著嗜血的光芒,似乎將薛浩看成盤中餐一般。

薛浩又豈會坐以待斃,腳一跺地便騰空而起,躲過巨虎這一撲,腳尖點在巨虎額頭,便是用盡全力。

「轟」

四飛龍之力匯聚,巨力之下竟直接將巨虎頭顱踩到地上,隨後接力騰空,落在遠處與巨虎拉開距離。

但蒼霄巨虎又豈是如此簡單就可解決的,

「吼」

巨虎抬頭長嘯,虎目直視薛浩,這一擊顯然沒有上巨虎受多少傷,但卻惹怒了巨虎。

只見巨虎揮動虎掌作勢向薛浩拍來,掌風呼嘯帶著破空之聲。薛浩自知不能力敵,腳踏步法便驅身挺近,身子一錯便躲過,但帶動的氣流也讓薛浩的臉颳得生疼。

在這時薛浩也已近身來到巨虎身下,潔白的虎毛便暴露在薛浩面前,下一刻薛浩便再次出手!

「虎拳」

體內靈力流動,握拳轟出聲勢不弱巨虎!只見薛浩氣勢一變,帶著無匹威能攻擊在蒼霄巨虎的身下,「砰!」

巨力加持下,一擊便生生將巨虎擊飛。蒼霄巨虎倒飛而出,倒在地上。隨即便有一口鮮血吐出,顯然是受了傷,「吼」

巨虎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再次看向薛浩,周身虎毛豎立,這一擊徹底激發了蒼霄巨虎的獸性。

「吼」

對這薛浩再次虎嘯,再次飛去,彷彿要將薛浩撲殺!虎掌揮出,手掌般大小的虎爪撕裂虛空宛如利刃般揮向薛浩,彷彿要將薛浩撕裂。

「孽畜!」

薛浩大喝一聲,儼然不懼。身子一挺,步法踏出便輕而易舉的躲過了巨虎的這擊,想要再次近身。

卻在這次,巨虎虎瞳內閃過一絲奸詐,只見它虎軀一震,下一瞬驟然轉身,虎尾掃過宛如鐵鞭般鞭向薛浩。

「什麼!」

薛浩猝不及防之下剎不住身子,急忙雙手交叉於身前抵禦,「啪!」

虎尾徑直抽打在薛浩手臂之前,剎那間薛浩只覺手臂火辣辣的疼痛,隨後便是發麻,身子也因為巨力撞擊而倒飛而出,而蒼霄巨虎卻借勢挺近,巨大的虎掌拍來,而虎爪在這方昏暗的空間內倒映出寒光!

薛浩只覺死神宛如到臨,頓時心生怒火,大喝一聲,隨後薛浩身後灼龍虛影浮現,帶著無匹霸道凌天之意震懾心魂!

三隻龍影騰空猶如實質,而灼龍一出,蒼霄巨虎的動作似乎也慢了一拍,彷彿被龍威所攝!

薛浩藉機運氣於腳,隨即止住後退的身子,用力一蹬,再次騰空化退為進,驅身而上,出拳便是龍吟傳出!

「龍拳」

蒼霄巨虎虎嘯一聲,儼然不懼成龍爭虎鬥之勢,揮動虎掌迎擊。但薛浩的力量有豈能必過蒼霄巨虎。果不其然,薛浩的鐵拳與虎掌相碰便有一股巨力通過拳頭傳向手臂!

薛浩又怎麼會不知,「孽畜!」,薛浩大喝一聲,隨即身子驟然消失,下一爍便出現在其眼前,蒼霄巨虎頓時知道不好,卻避無可避!

鐵拳轟出,打在蒼霄巨虎的雙瞳之上。巨虎頓時吃痛,大聲咆哮起來!

「嗷嗷嗷……」 幾人落地便有鋪天蓋地的威壓壓迫著眾人,而且這威壓竟還在不斷攀升,「要給我們下馬威嗎?」,薛浩星目微眯,隨即想到。

如山的壓力不斷攀升,漸漸有人運轉體內靈力來抵禦這份恐怖的壓迫感,要知道這些進來的人都是天才,有怎麼可能會屈服,一個個倔強的咬牙堅持著。

而這些道武學院的人卻似乎可以刁難一般,全部威壓凝聚又豈是尋常武靈能夠相比的!

在場的人幾乎都已運氣抵禦,身子筆直,就連石破雲也不例外!

而卻又一人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那便是薛浩。薛浩肉身強大,再加上體內靈力涌動便輕輕鬆鬆的抵禦住這威壓。

「嗯?」

為首的那中年男子見薛浩竟如此輕鬆,不由暗自運力,瞬間薛浩便覺得壓力陡然增加!「哼」薛浩輕哼一聲,後背微微彎曲。這一瞬,薛浩體內靈力快速運轉,靈力像是野馬脫韁一般在經脈之中奔騰著,經脈閃爍著淡淡金光,就此薛浩再次站直身子!原本略顯慵懶的氣質也驟然一變,宛如游龍初醒般凌厲霸道。

「休想!」

薛浩心中暗道,隨即身軀筆直如峰劍眉微皺星目內有著精光閃爍。

「轟」

眾人承受的威壓便再次提升,而這時便有人開始堅持不住,個個臉色漲紅,身子也不由佝僂起來!更有甚者單膝跪地周身靈力迸發,幾乎要倒下。

而薛浩只覺天塌地陷般,冷汗不由漸漸滲出額頭,劃過臉頰帶著倔強落地。

時間過去幾刻,

而場內也只剩下十幾個人苦苦支撐,當然這快要到了盡頭。薛浩身子也不住抖動起來,也到了油盡燈枯的時候。

「噗」

又有幾人倒下,緊接著的威壓再次提升,而此時的眾人也已是強弩之末,就連石破雲也開始支持不住。

「呼」

薛浩呼吸著,面目猙獰也已汗流浹背。

就當眾人堅持不住時,他們只覺得身子一輕,宛如從地獄回到天堂般!

隨後那為首的男子笑了笑,揮手撫袖便有數道靈力飛出鑽入薛浩幾人的體內。薛浩只覺體內靈力正在快速恢復,不一會兒便將丹田充滿,甚至覺得有著增加,對那層瓶頸的感受愈發清晰。

「很好」

那中年男人說道,笑著看著他們,「不得不說,你們的天賦在道武學院內也還不錯,當然這僅僅只限於不錯!」

此言一出,幾人頓時鄒起了眉頭。要知道這些人可都是來自四方的天才。一個個眼高於頂,又怎麼能忍受的了別人的貶低。薛浩卻一臉淡然,沒什麼不服氣的,他雖然覺得自己不會差,但這從來沒找過自己是天才。

「怎麼,不服氣」

那中年男子眉頭一挑,說的道:「那下面給你們兩個選擇,一個跟他們這些倒下去的人一起參加下一關考核,另外一個選擇……」

那中年男人冷冷笑道:「參加生死六道關,證明你們是真正的天才!當然失敗了就是死!」

最後一句帶著殺意,讓眾人心頭為之一涼,看著中年男人殘忍的笑容,他們陷入了沉思,要知道他們可是來自各方的天才,如果就此隕落,有算得了什麼?但不去……

「好了,時間不多了」

那男子催促道:「願意來的就自己來到我面前,不願意的就跟我身後的那些幾位考核官去考核吧」

說著,身後的那幾名武靈便一字排開,看著薛浩一眾人,面無表情。

薛浩也想過,這生死六道關有著殞命的後果。自己要不要去,要是失敗了……

「不管了,去!這都退縮那有何談尋找父親,成為強者!」

薛浩堅定下來后便快步來到中年男人跟前,與此同時還有三名少年與一名少女走了出來。

石破雲卻沒有來,倒是笑著看著薛浩,「祝你好運!」,石破雲輕聲道。

「很好」

那中年男人掃視他們一眼似乎將他們的面貌都記住,「踏出這步,你們便有了天才的名頭!」

那男子咧牙一笑,「當然,有沒有天才的是你便要靠你們自己咯」

隨即身後的人便揮手召來靈力,道道靈力輸入那些倒地不起的人體內,不一會兒便醒來了。

「你們跟我走吧」

那中年男子便揮手升起光幕,薛浩只覺天旋地轉,隨後便來到一個狹小的空間。

還未等薛浩驚訝,那中年男子便出現在他們面前,而他的身後有一道兩人寬三人高的石門,石門兩側有著兩個柱子聳立,柱子上雕刻著餓鬼修羅,栩栩如生的樣子。讓人看了後背一涼。

而門前篆刻著飛禽走獸,甚至有著天神地獄的場景讓人望而生畏!

「我身後便是入口,不得不說你們是初生牛犢不怕虎,我也不多說,你們一個接著一個進去吧」

男子讓來后,門隨之自動打開,一道亮光自門內發出,讓眾人看不清內部的情景,而隨之而來的便是隱隱約約三三兩兩的詭異叫聲,宛如面前是修羅煉獄般,引人恐懼。

「嗡嗡」

薛浩丹田之中的那黝黑珠子不住顫動起來,「什麼情況?」,薛浩感受著珠子的變化,似乎珠子渴望這門內的東西。

緊接著,眾人便一個接著一個走了進去,瞬間變消失不見,「也不知今年會有幾人通關?」

那中年男人無奈的笑了笑,隨即不由想起薛浩,「武者境便有堪比武師的肉身,有趣。」

隨即便瞬身消失不見……

門口

薛浩只覺得暫時失明而後便再次能看見東西,但入眼卻是一個兩個房間大小的空間,緊接著便是撲鼻的惡臭。

薛浩在蠻獸山脈帶過一段時間,自然知道這是什麼味道,

「這裡有蠻獸!?」

薛浩劍眉微皺,那一股惡臭自然是蠻獸糞便的味道,薛浩環顧四周,見到四周都是牆壁,卻絲毫沒有蠻獸的蹤跡,不由心生疑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