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此時楚凌飛竟然有了一種憐香惜玉的感覺,這丫頭也不容易啊,突然有種要保護她一輩子的想法,慢慢靠近,拿出一件衣服輕輕蓋在身上。

楚凌飛還沒有完全意識到自己七殺孤星的危害,七殺孤星最忌諱動情,凡是經過他關愛或者關愛他的人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若是楚凌飛早先理解了之後,他絕對不會對這個小丫頭動情的。

只見睫毛微動,尹雪芙緩緩睜開了眼睛,還是一臉的迷茫。

「凌飛,你能告訴我你到底是誰嗎?」尹雪芙一臉矛盾的問道,是那麼的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不小心將這來之不易的感情丟失。

那種整天擔驚受怕的日子尹雪芙已經受夠了,現在唯一想要的就是安安穩穩的過日子,而好不容易認可的凌飛竟然讓自己一點也看不透,隨手扔出的幾十個魂晶,魔鬼般的殺人方式,讓尹雪芙感覺自己離他越來越遠。

「小芙,你只要知道,我是楚凌飛就好了,我呢是有些秘密,但我不是壞人,也絕對不會對你怎樣的。」楚凌飛湊到尹雪芙面前,一臉真誠的的安慰道。

「真的嗎?但你昨晚的樣子真的好嚇人。」尹雪芙一臉懷疑的看著他的眼睛,彷彿能從中找到真實的答案一般。

「我從沒自詡過自己是什麼好人,但是對自己的朋友親人卻是真心實意的關心。你覺得我會騙你嗎?」

「好了,這事就這麼過去了,我呢還是我,還是那個楚凌飛。」楚凌飛知道有些東西還得讓尹雪芙自己慢慢想明白。但尹雪芙想明白了之後,就差不多是她離開的時候了。

「你的任務不是去落日森林嗎?現在還在墨跡什麼啊。」凌飛開玩笑的說。

隨即兩人整理好衣著,出了強盜的老窩,向著落日深林進發。


一路上尹雪芙不再像原來那樣活潑了,一個人悶悶的趕路,一句話也不說,心裡卻進行著激烈的思想鬥爭。



過了兩天兩人才趕到了落日森林而這一路上尹雪芙也想清楚了,無論凌飛修鍊的什麼功法,無論多麼邪惡,但是他人是好的,三番五次的救自己也不像是假的,至少他還是相信自己的。

「凌飛啊,你說那暗金熊在哪裡出沒啊。」想通了之後,尹雪芙主動的找到楚凌飛探討這次任務的內容。

「我也不知道啊,不過這落日森林貌似有不少等級較高的凶獸,一定要注意。」凌飛遠遠的看著枝繁葉茂的落日森林。

落日森林顧名思義只有落日才能照射進來,其中的樹木都是異常的繁茂,以圓楠樹為主,不斷散發出叫人作嘔的味道。

看到楚凌飛不斷用手捂住口鼻,尹雪芙笑了笑,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一塊粉紅色的東西遞了過去。

「這是樊香塊,能夠阻止這些味道的入侵。這東西不值錢的,但有時候還是很有用的,」看到楚凌飛接過樊香塊,尹雪芙解釋道。

有了這樊香塊,再也不受圓楠樹的困擾,還不斷有一股芬芳傳入心神,使大腦保持著最佳狀態。

這一會的時間,兩人在幽暗的林中疾馳了好遠,不時遇到的野獸也因為凌飛釋放出的氣息嚇得瑟瑟發抖,動都不敢動。

「停下來!」楚凌飛伸手攔住尹雪芙。

常年在摧雲山腳下生活的他對森林中野獸的習性了入指掌,高等級的凶獸通常不喜歡其他的野獸在自己地盤上活動,而是獨自佔有一片區域安靜修鍊。

楚凌飛觀察前面一片區域里,安靜的不合常理,連基本的昆蟲鳴叫都沒有,不出意外的話此地應該有一個凶獸在此修鍊。

突然楚凌飛拉著尹雪芙嗖的一聲跳上了高大的圓楠樹,用寬大的枝葉遮擋住兩人的身形,盡量控制住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不一會就看到一頭烈焰雄獅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金黃色的毛髮閃閃發光,粗壯的尾巴尖上不斷吞吐著火焰,狂暴的火元素環繞著其身體不斷旋轉,霎時霸氣。

「原來是烈焰雄獅的地盤。」楚凌飛心裡說道,原來兩人找錯地方了,這烈焰雄獅實力深不可測,兩人完全不是對手,正盤算著趁其不備遠遁而去。

這時候從剛才那片區域走出一直巨大的熊,渾身的毛髮呈現暗金色,這次終於對了,自己沒有找錯,按照暗金熊的生活習性,應該會在這裡做窩的,果然猜對了。

「狗頭熊,你想好了沒啊。你根本守不住這顆赤炎花。如今你家夫人剛剛生產,你自己的話根本不是我的對手,還是老老實實的將赤炎花交出來吧。」這時烈焰雄獅不可一世的說道。

以前暗金熊和烈焰雄獅向來江水不犯河水,各自做自己的王,互不來往。一年前在暗金熊的領地里誕生了一株赤炎花,而此赤炎花對烈焰雄獅修鍊及其有用,這傢伙救三番五次的來討要。

但是赤炎花有聚靈的作用,這樣的話暗金熊夫妻倆就能夠藉助它提高修鍊速度。雙方鬥了整整一年多,烈焰雄獅打不過兩人的聯手,卻一直不肯放棄。但是最近母熊剛生產完,只靠一隻暗金熊的話絕對不是赤炎雄獅的對手。

聽到這話兩人眼前一亮,終於有了這次任務的消息,應該就在暗金熊身後的森林中。但是絕對有隻母熊守護,不知道母熊什麼實力,但是剛生產完的她實力絕對會驟降。

眼看著兩隻凶獸都獸王的實力,這就準備動手了,凌飛慢慢的拉著尹雪芙退了下去,繞了一大圈來到了暗金熊領域的後方,此刻的暗金熊應該沒空探查自己。

遠遠的看到有一個黑乎乎的山洞,裡面不是傳來幾聲低吼,所有的一切完全按照凌飛料想的一樣,這次竟然出奇的順利。

兩人慢慢進了山洞,只見母熊巨大的身體前面兩隻小狼大小的暗金幼熊還沒睜開眼睛。凌飛囑咐尹雪芙守在洞口,獨自一人進了深處,慢慢接近著母熊,自己有最高端的儲物項鏈,能夠存放有生命的東西,只要自己一擊得手,將暗金熊裝走,絕對有把握逃走。 可是剛生產完的母熊對自己的幼熊很敏感,不待凌飛靠近已經發現了他。

「吼!吼!吼!」連續三聲不間斷的急促的聲音傳了出來,楚凌飛靠近母熊很近,被母熊嘴裡傳出來的惡臭味熏得夠嗆。

但是他發現母熊現在根本站不起來,只能原地來回揮動著熊掌,隨即大著膽子沖了上去,憑藉著靈敏的身形繞過了母熊急速拍來的熊掌。如今的母熊實力降低了一半多,動起來身體還不斷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根本不能阻止凌飛的進攻。

也就只有一個接觸凌飛就將兩隻暗金幼熊抓在了手裡,心意一動送入了儲物項鏈,轉身就要離開。

轉身的那一刻,凌飛發現在母熊身後凌亂的碎石堆上長著一顆通體火紅的花,正發出幽幽火光。這正是剛才烈焰雄獅與暗金熊打鬥的原因。

而此刻楚凌飛明顯愣了一下,這哪是什麼赤炎花啊,這明明就是及其珍貴的燃燼草,自己剛剛修鍊暗黑冥火的時候小冊子上提到過,用這朵小小的花可以來修鍊,將其吸收入體可以使暗黑冥火進化為九幽冥火。

如今楚凌飛已經有點察覺到了孤星氣運的好處了,很多時候運氣好的沒法說,完全不是一個剛剛修鍊的雛兒能夠遇到的。

路邊的野花不要采,不採白不採!既然看到了哪有不拿之理啊。

旁邊早已暴怒的母熊看到楚凌飛竟然又饒了回來朝燃燼草而去,又是連續幾聲大吼,強橫的氣勁吹得他一陣搖晃,可是本身距離燃燼草有一段距離,身體根本挪不過去,急的不斷揮舞著手臂狠狠的敲擊山洞石壁,想將其砸塌。

楚凌飛行動敏捷,根本不給她這個時間,一個閃身拿到燃燼草就朝外面而去。

在洞口看到尹雪芙詢問的眼神,楚凌飛用力點了一下頭,拉著她迅速朝相反的方向急掠而去。

此刻暗金熊已經趕了過來,而緊隨其後的就是烈焰雄獅,兩個傢伙根本沒有多大仇,聽到母熊嘶聲力竭的吼叫,兩獸瞬間知道被別人鑽了空子此刻兩頭王階凶獸看到燃燼草和暗金幼熊不見了,集體朝著兩人逃走的方向狂追而去。

對於暗金熊來說,兩樣東西都是自己不能丟失的,一方面是自己的後代,另一個是能加快修為的燃燼草。只見他不要命的狂追而來。

而楚凌飛只有相當於九階魔師的實力,雖然總體戰力已經達到魔王實力了,可是面對兩頭亡命而來的凶獸,楚凌飛根本就沒想硬抗,更何況還帶著實力比自己弱好多的尹雪芙。

烈焰雄獅本就擅長速度,不一會就離兩人只有幾十米的距離,照這樣下去遲早被追上。

現在不是優柔寡斷的時候,凌飛低聲囑咐尹雪芙在落日森林的外圍等著自己之後,不顧尹雪芙的反對強行提升速度超遠方飛竄,並且伸手將幼熊和燃燼草拿了出來朝遠處晃晃。


如今真心沒辦法了,現在只能讓尹雪芙先走了,不然兩人都得玩完,自己的話有風暴之鐮在手多少還有點機會的。

不待多想兩個大傢伙已經追了上來,此刻的烈焰雄獅已經紅了眼,為了這可燃燼草已經與狗頭熊戰鬥了整整一年,怎麼能讓這傢伙將其奪走呢,身上慢慢冒出火紅色的火焰,速度也急速增加。

看來是跑不了了,楚凌飛邊跑邊將風暴之鐮拿了出來,隨時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這時候火焰雄獅已經撲了過來,一副不要命的架勢,渾身都是熾熱的烈焰,粗略一看,這一擊是抵擋不下來,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正準備跳開的時候看到烈焰雄獅竟然懸在了半空,然後身首異處,鮮血四濺,霎時恐怖。而遠處的暗金熊看到烈焰雄獅身死哪還敢過來啊,立馬撒丫子逃跑了。

「誰?」楚凌飛環顧四周,不確定的說道。

剛才那雷霆一擊絕對不是風暴之鐮發出來的,自己剛剛把風暴之鐮拿出來,根本還沒來得及驅動,更何況自己根本就沒那麼犀利的攻擊力能將獸王階位的烈焰雄獅一擊斃命。


「桀桀..小子不錯,果然沒讓大人失望,這麼快就達到九階魔師的實力了。不過,也不要高估了自己,剛才那烈焰雄獅的一擊你根本經受不住的。若是這麼早就死了的話就太可惜了。」這是從黑暗中慢慢浮現出一個黑衣人,說了一大堆楚凌飛本根聽不懂的話。

楚凌飛修鍊黑暗奧義,與普通人修鍊的階位是一樣的,分別為魔師、魔王、魔宗、魔尊、魔君、魔皇。

「閣下是誰?怎麼知道我是魔師修為。還有為什麼出手救我?」凡事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既然這黑衣人救了自己那就一定有問題。

「小子,很多事不該問的還是不問的好,知道的太多會死的很慘的。」黑衣人甚是囂張的說道,此刻終於走到了楚凌飛的面前。

只見此人一襲黑袍將身體完全包住,黑色的帽子也將臉完全遮蔽在黑暗中。這時黑衣人緩緩將帽子褪了下來,露出一張乾癟的臉,如同一個死屍,嚇得楚凌飛一個哆嗦。


一句話不說,伸手就將楚凌飛抓在手裡,慢慢感受著什麼,而楚凌飛在其手中毫無還手之力,卻一直怒視這這傢伙。

「哈哈,哈哈哈哈….」這傢伙突然莫名其妙的大笑起來,應該是察覺到了楚凌飛是黑暗之子的身份了吧。

說完這話嗖的一聲消失了,原本站立的地方留下一灘黑水,竟然是冥王水。

凌飛獨自愣愣的想著什麼,照剛才那人的說法,他應該也是魔修,不過實力之強自己完全不是對手,但看他那模樣沒少吸食別人的精氣,將自己搞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但他卻又無緣無故的救了自己,要說是無意為之鬼才行呢。

但是黑衣人具體什麼意圖凌飛也想不明白,難道是什麼人暗中派來保護自己的?旋即自嘲的搖了搖頭,能派出這種實力的人自己見都沒見過,更別說認識了。

想不通的事情楚凌飛不會去糾結,該來的始終會來,不會來的自己怎麼想又有什麼用啊。

「剛才那人是誰?竟然擁有和你一模一樣的血脈!而且實力高得嚇人」這時原本陷入了沉睡的星魂竟然被剛才的黑衣人驚醒了。

「我也不知道,說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話!算了不管他了,該來的還是會來的。」楚凌飛很不在乎的說道,因為他能感覺到剛才的黑衣人對自己並沒有惡意。

「好吧,你自己小心點。有什麼意外的話,你可以強行將我喚醒,也許能幫到你。」這時星魂又要陷入沉睡了,通過這幾個月的修養,星魂已經恢復了一點能力。 兩人回了卡斯拉城,將任務交了,剩下的一隻暗金熊就留在了楚凌飛的小院里。

大半個月的時間楚凌飛都和尹雪芙兩人一起在血羅剎做任務,大多數是A級任務,但再也沒出現過上次那麼兇險的事情了。

兩人一天沒消停過,每天累的半死不活。但成果也是相當豐厚的,除了拿到了一大堆的魂幣之外,兩人都已經進階到血羅剎白銀1的頭銜,已經具備了去內部拍賣行的資格了。

內部拍賣行是可以用功勛進行拍賣,而用過的功勛將會被鎖定,但是等級卻不會下降,這還是比較人道的。

「凌飛,我也很久沒回家看看母親了。要不今天就回蘭蒂斯城去看看母親,順便找找買家將宅基賣掉,將母親接過來。」通過近一個月的接觸,尹雪芙越來越認可凌楚飛了,感覺這個傢伙還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

而楚凌飛也一直和尹雪芙保持著這種朦朧的曖昧一直沒有戳破,他知道自己現在要做的事情太多,肩上的責任太重,還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

「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那樣方便點。」一聽尹雪芙要回家,凌飛自告奮勇的說道。

「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了,我這麼大個人你還不放心啊。你還是抓緊時間修鍊吧。」

這段時間凌飛修鍊的速度不可謂不快,整體實力已經接近四階魔王了。而隨著深入的修鍊,凌飛也發現了黑暗力量的無窮魅力,如今他釋放出來的黑暗元素已經附帶一定的腐蝕作用,能夠一定程度上腐蝕別人的靈力。

另外燃燼草吸收之後,原本沒多少進展的暗黑冥火也正在慢慢進化,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對完整版的九幽冥火熟練控制。

送走了尹雪芙,楚凌飛準備繼續去接任務,通過兇險的戰鬥來磨練自己的戰技還是很不錯的。

這是一股龐大的精神力溝通了自己的心神,「快放我出來!」

剛開始拿到父親的項鏈時就注意到了項鏈之中有一個碩大的龍蛋,這時竟然傳音給楚凌飛,看樣子是要破殼而生了吧

二話不說凌飛急忙回到小院子里,暗金幼熊自從被凌飛帶回來后就一直大魚大肉的喂著,短短一個月個頭已經如同一隻大狗一般大。看到凌飛回來急忙湊上前去賣乖,準備再搞點吃的。

赤炎龍蛋剛剛放在地上就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凌飛謹慎的將四周的空間嚴密封鎖住,免得小龍破殼的動靜太大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狼性少將請接招 ,一臉的不解,搞不懂這是個什麼東西,煞是可愛。


不一會,整個龍蛋就完全破碎,一個小腦袋從裡面伸了出來,好奇的打量著這個世界。

他第一眼就看向了凌飛,楚凌飛也正一臉好奇的看著它,對於從沒見過龍族的他來說還是充滿了好奇。剛出生的小龍,睜開眼看到的第一個人就是楚凌飛,也就認準了他。

小龍用力的甩了一下身體,將身上的碎屑甩掉,直接就站了起來,兩個雛翅非常小,緊貼在身體上。旁邊的暗金幼熊被飛出的蛋殼砸了一下,倉皇逃走了,躲的遠遠的看著小龍,他能夠感覺到來自小龍身上至高無上的血脈威壓。

小龍扭著肥胖的身體將地上的蛋殼一絲不剩的全部吃掉,扭扭捏捏的來到凌飛身邊,不斷蹭著楚凌飛的褲腳。

凌出飛也是很喜愛這個小龍的,蹲下身慢慢撫摸著左右搖擺的頭。

「給你叫什麼好呢?」凌飛想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以後怎麼稱呼它。

「我叫怒火!」還不待楚凌飛反應,小龍竟然開口說話了,像他們這種神獸,一出生就具備靈智。

「怒火?不錯的名字,以後我就叫你小火吧!」凌飛笑眯眯的看著小龍說道,一臉的寵愛。

怒火對凌飛的這個愛稱還是挺滿意的,不斷的點著頭,憨憨的有點人性化的樣子引得凌飛一陣大笑。

凌飛從儲物戒指中拿出很多野獸的肉送到小火眼前,心想這傢伙剛出生一定能吃很多。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小火竟然不屑的偏過了頭,感情這傢伙對肉食不怎麼感興趣感興趣,而原本躲的遠遠的暗金熊看到地上全是肉,呼哧呼哧的爬了過來,但是懾於小火的威壓,遲遲不敢上前。

這讓凌飛有點啼笑皆非,暗金熊血脈等階比赤炎龍低太多了,在自己這裡也待了這麼久,可依舊還是一副憨憨的樣子,完全不具備靈智。

小火站在原地斜著頭看了一眼暗金熊,一臉不屑的吼了一聲,那意思很明顯,這是屬於我的東西,即使我不吃也不是你能碰的。

這一吼可把暗金幼熊嚇傻了,只見它渾身發抖的趴在了地上,兩隻爪子抱著頭,怯怯的不敢動,不時還露出小眼看看小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