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此人看到他們想跑,冷笑一聲,跑?你們跑得了嗎?我倒要看看你們怎麼跑。

說完提起速度追了上去,可是越追越心驚,這……這還算是一個士境的速度嗎?連他將境巔峯的力量也追不上,隨即眼裏殺氣騰騰。

如果先前只是想的話,現在卻是對凌霄抱有必殺之心了,非死不可,如果讓他逃了出去的話,那後果……

他打了個寒顫。

五個人玩起了追逐的遊戲,一追四逃,沿途帶着呼嘯之聲,只能看到一道道影子。

沒過一會兒凌霄一行四人跑到了先前的宮殿,速度漸漸放慢了下來,之後在宮殿裏面停下。

此人看到之後,放慢了速度,遙遙相看着他們,心中警惕大增。此刻心中有一種不妙的感覺,隨即自嘲的笑了笑,一個士境巔峯,三個將境初期能翻起多大的花浪?

惡狠狠看着凌霄道:跑啊,怎麼不跑了?是不是跑不動了?眼神掃過三女那曼妙的軀體,吞了吞口水,眼中閃爍着**。

愛情流量 :誰跟你說我要跑了?譏笑一聲,你以爲就憑你能讓我跑?你還不夠資格!

哈哈哈,小子,你少唬我,你以爲我是嚇大的?就請你這士境巔峯的實力?

看到這笑容,三女有些倒胃口,夏雨連忙對凌霄說道:趕快把這“噁心男”解決了,看着太不舒服了。在看下去我怕會把以前吃的都吐出來!

好吧,現在他終於有個名字了。

“噁心男”聽到這個名字,臉色陰沉,相貌一直是他的痛處,他最恨別人用他的相貌取笑他了!

哼,小妞,一會兒我會讓你****的,讓你體驗體驗老子的厲害。口舌這麼伶俐那方面的功夫一定很好!

凌霄臉色陰沉的滴出水來,夏雨是他內定的女人,而這“噁心男”居然想染指,這是不可饒恕的!

眼睛頂着“噁心男”一字一句的說道:長的醜不是你的錯,關鍵是還出來嚇人就是你的不對了,所以你―該―死!

“噁心男”一愣,看到凌霄的眼神心裏有些發虛,隨即哈哈大笑,這是老子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了,不過這麼跟我說的人已經死了,你也不能例外!

看在你們要死了份上,我在告訴你們一個祕密吧,他聲音低沉,眼神充滿着懷戀!

凌霄四人還以爲他是看在他們要死了的份上,想找個人傾訴一下心裏的祕密,沒想到“噁心男”接下來的話先讓他們大吃一驚,隨後便是滔天的憤怒!

“噁心男”撫摸着自己的臉道:在我生下來的那時候,我就一直醜陋無比,這一直是同齡人嘲笑我理由,他們經常欺辱我,每次都是看見我就說:“醜八怪”來了,大家一起打他,每次我都是高高興興的出去遍體鱗傷的回來,我多想跟大家一起玩。

三女覺得這“這噁心男”也不是那麼噁心了,還有點同情他。


“噁心男”繼續說道:不過我有一個很疼愛我的父母,他們對我從來不打不罵,還一直鼓勵我說:那些人都沒有眼光,我兒子將來一定會比他們更有出息。

說道這裏眼睛裏還流露出孩紙般的依賴,儘管看起來依然是醜陋無比,但是沒有先前的那種噁心感了!

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我的師傅,在獲得我父母的批准以後,我被他帶到了他的居所,他只是將境後期的修爲,但對我非常好,處處關心我,自從我修煉了之後,境界一日千里。

提升速度不比大門派的弟子弱,他說我將來一定會超越他的,現在我做到了,但他卻看不到了。

唉!

凌霄四人還以爲他說完了,考慮是不是要放他一馬。

沒想到他依然沉浸的說道:在我修爲達到將境之後,有一晚我在他睡着以後,我親手結果了他。說完眼裏閃爍着殘忍血腥的光芒。

“嘶”

四人倒吸了一口涼氣,沒想到世間居然有如此恩將仇報的人,連授業恩師都能殺,還有什麼他不能做的?

呵呵,是不是覺得我很殘忍?眼裏閃爍着怨恨的光芒,哼,那個老傢伙修爲那麼低,怎麼可能做我師傅?簡直是丟我臉面!

凌霄暗道:這是一個心裏扭曲的人,小時候承受得太多負面影響。

哈哈哈,我結果了那個老傢伙之後,你們猜猜我發現了什麼?

我發現了一篇地級功法,雖然只是殘本,可是那個老傢伙居然不給我修煉,哼,簡直死有餘辜。

我一怒之下把他屍體做成乾屍,懸掛於他的屋子之中,讓他永世不得輪迴。

四人憤怒了,天吶,這到底是要有多大的仇恨?就因爲修爲低做他師傅丟他面子?還是不給他修煉那篇殘本?不管怎麼說,此人已經滅絕人性了, 田園錦繡:硬漢夫君暖又甜

四人沒想到居然還有更殘忍的,“噁心男”哈哈大笑,是不是覺得我很善良?如果不覺得你們在聽下去會覺得的!

我修爲有成以後,我想到了我父母,那個不管怎麼樣都不嫌棄我的夫婦。

還有那些欺負過我的那些人,我要把他碎屍萬段剁成肉醬。

回到家後,我先把欺負我的那些人一個個的抽筋剝皮,剁碎了爲兇獸,誰敢不服?

沒想到我父母看到我時,他們居然指責我,說我不該如此。


笑話,我是一個將境強者,殺幾個人怎麼了?

哼,他們有什麼資格來指責我?我還認他們,還是看在他們以前對我不錯的份上。

我承認我喜歡上殺人的感覺了,特別是他們的鮮血噴灑在我臉上,那感覺別提多爽了。興奮的舔了下嘴脣,你們肯定沒嘗過吧?

那天晚上我只覺得心裏很鬱悶,我再次血洗了整個村中,全村就只剩我父母。

可是我再次看到我父母時,他們看我的眼神居然充滿恐懼,他們爲什麼要恐懼?我是他們兒子,有那麼可怕嗎?

他們居然要和我斷絕關係,斷絕就斷絕,沒什麼大不了的。他眼裏有痛苦,畢竟那叫父母啊。

可是我依然憤怒,於是我把他們都活埋了。既然都沒什麼關係了,那他們存在簡直是浪費糧食,還不如早死早超生。

哈哈哈……怎麼樣,你們是不是很崇拜我?我想大義滅親也沒我絕吧?

哈哈哈……

那刺耳的笑聲迴盪在整座宮殿,凌霄四人心中已經不能用憤怒來形容了。

難道真是好人命不長,壞人遺千年?

凌霄現在只有一個想法,不管今天怎麼樣,這個人必須死。就算驚動其他高手也在所不惜,他從來沒想到一個人居然能變態自此! 隨即他話一轉,這幾個小妞如此漂亮,我怎麼會忍的殺 她們呢?

我會讓你看着我是怎麼寵幸她們的,你肯定還是一個初哥吧?哈哈,那就讓我替你好好享受享受吧!免費讓你看一場活春宮加三飛已經是對你莫大的恩賜了,你就知足吧!說不定你到了地獄之後還能外找個女鬼試驗一下。

記住到了閻王爺那裏好好的替我宣傳宣傳,哈哈哈……

三女臉若寒冰,無恥!說完就欲上前。卻被凌霄攔住,給了她們一個放心的眼神,這種人渣怎麼可能讓你們出手,簡直是玷污了你們。

凌霄拿出凌霄劍,隨即又把它丟回去。伸手一吸,“嗆”

的一聲,宮殿裏面的兵器飛了一把出來,寒光閃閃,一看就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寶物。

先前凌霄拿出凌霄劍的時候,“噁心男”可是看了一個一清二楚,眼裏你貪慾比對三女還要大。

心中的激動無法制止,那可是天級武器啊,前面的也纔是神器,這可是離神器只有一步之遙啊!相信就算對上王境也有勝算吧?

忽然換了一副好嘴臉,小子,只要你把那把天級武器給我我就放你一馬如何?

凌霄鄙視道:我看你不但變態,而且還是個白癡!居然能想出這種辦法。

哼,既然你不識時務,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凌霄對此嗤之以鼻,連授業恩師和親生父母都能殺的人,你還能指望他能做什麼好事?

今天我替你的師傅和父母還有那些被你殺死的冤魂報仇,相信他們應該會很感謝我的!

“噁心男”哼道:大言不慚,一個毛都沒長齊的黃毛小子居然口口聲聲的想要殺我,這是我出生以來聽到最大的笑話了。

哼,是不是笑話你馬上就知道了。說完劍鋒一轉,朝“噁心男”一劍橫劈了下去,帶起來一陣呼嘯之聲。

“噁心男”眼裏閃爍着不屑,連兵器都沒有拿出來,凌聚靈氣於手上,沙包大的拳頭轟向凌霄的長劍之上。

轟!

凌霄倒退了幾步,才堪堪止住身形,而三女居然在那品頭論足,嗯,凌霄就算不能對抗王境,相信逃跑之力還是有的。

嗯,我也是這麼認爲的。

絲毫不見擔心,陳怡笑眯眯的說道:來打個賭如何?

兩女問道:怎麼賭?你想要賭什麼啊?

陳怡想了一下,最後搖搖頭,還沒有想到,要不,先欠着?

兩女想了想便點頭答應了。

陳怡興奮的說道;我就賭百招之內,這“噁心男”必死!

我賭五十招……

我賭三十招……

凌霄聽到後哭笑不得,她們是不是太看得起他了?這“噁心男”雖然變態了點,可是實力也有點變態。

深吸了一口氣,這是他到士境巔峯的一戰,正好可以檢驗一下他的成果。

長劍直刺“噁心男”的胸口,“噁心男”一拳轟過來的時候,凌霄劍鋒一轉,一轉身。

“撕拉”

只見“噁心男”的衣服居然被劃開了好大一個口子,“噁心男”大驚,重新打量着凌霄,心裏的那一絲輕視之心也收了起來。

果然有兩下子,難怪敢如此猖狂,不過士境終究不是將境,豈能容你挑釁?

“嗆”

“噁心男”從空間戒指裏面拿出一把長槍,整把槍漆黑無比散發着陰冷的氣息,大吼一聲:“槍殺”。

直直地刺了過來,凌霄揮劍格擋,“啵”的一聲,面前的凌霄居然支離破碎了。

“噗嗤”

“噁心男”覺得腰間一疼,鮮血瞬間染紅了藍袍,連忙在腰間點了幾下,才止住鮮血。

有點驚駭的看着出現在他左面的凌霄,驚呼道:幻境師?

凌霄有點驚訝,咦,沒想到你還能看得出來?

“噁心男”深吸一口氣,知道想要戰勝甚至是斬殺不可能了,再次只長槍向凌霄的咽喉刺了過來,凌霄凌聚全身力量舉起長劍。

重生之賊行天下 ,沒想到“噁心男”卻調頭轉向三女,意要斬殺三女。


三女沒想到這“噁心男”居然連死也要拉她們墊背,現在的情況是“噁心男”死,三女也要死。

夏雨看着這難得的好機會,大喝道:我們擋住他的這一擊,不要管我們。

凌霄還是不放心三女,因爲他沒看到她們出手過!萬一擋不住呢?他怎麼向李邪天交代?況且三女都是他內定的女人捨得她們出事?

所以他一閃身,擋在三女的面前。

轟!

因爲這突然收力,導致劍上沒多大的力量。凌霄“噗嗤”噴了一口鮮血。

一路倒飛而出,撞在了一根柱子之上,“噗嗤”再次噴出了一口鮮血。

三女大驚,急忙扶起凌霄,擔心的問道:怎麼樣?你沒事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