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正如靈主所說,區區幾十名聖級修為的勢力,根本動搖不了煞靈族。

如今當務之急,必須先打探清楚那個真正的玄天宗。

在元蒼大陸,一些不入流的小勢力,冒名一些大勢力的名號,這樣的事情數不勝數,同名的勢力多如牛毛。

無論聖級修為里何等如雷貫耳,在場數百名黑霧氣體准靈神強者,隨便出動一人,都輕而易舉將其剿滅。

此時此刻,元蒼大陸某一處。

「副宗主,元蒼大陸又出現一個敢與煞靈族為敵的玄天宗,而且還號召火鳳族,戰族,金鱗龍蠍族…等強大勢力!」

「肯定是宗主,宗主終於出手了,副宗主,那我們是不是也開始!」

在場八十多名年輕男女都紛紛將目光注視向一名女子身。

眾人將此女子稱呼為副宗主,此時少女拳頭緊握,她痛恨自己修為太弱,不能夠相伴在那個人的左右。

不過片刻之後,緊握的拳頭慢慢鬆開,目光注視向眾人。

「玄天宗眾人聽令,我等雖不能像宗主一樣,與煞靈族那些頂尖強者戰鬥,但我們能將那些靈聖全部剷除!」

尚書,林聰,藍月琴,藍月霞等人都痛恨自己實力還太弱。

在如此緊要關頭,不能伴隨在凌天左右殺敵。

可當他們聽到林思穎說出此話時,尚書,林聰等人的拳頭都不由緊握。

正如林思穎所言,他們能與煞靈族的靈聖戰鬥!

「玄天宗成員聽令,從現在開始,主動攻擊,將這些年標記的數百個煞靈族聚集點,全部剷除!」

元蒼大陸各大勢力,在火鳳族,戰族,金鱗龍蠍族,毒宗,仙丹閣,靈符閣,同壽堂,萬山會,疾雲堂,豹行門,玉隱樓…

近百個頂尖強大勢力帶領下,許多強大頂尖的勢力也紛紛響應號召,攻打煞靈族各個聚集點。

煞靈族近些年不斷攻打元蒼大陸各大勢力,許多大勢力雖逃過一劫,卻也是傷亡慘重。

甚至有些頂尖勢力更摻,不僅門派被摧毀,門派弟子被殺光,只有本門派一兩名頂尖強者逃出。

他們發自內心的痛恨煞靈族。

只是無論他們如何憎恨煞靈族,也只能忍氣吞聲,四處逃亡,被煞靈族追殺。

煞靈族的實力太強,他們一點辦法都沒有。

可當玄天宗宣戰煞靈族,元蒼大陸許多存活下來的頂尖勢力奮起,那些強者心的仇恨被點燃。

才演變成如此的局面,一呼百應。

許多逃亡的勢力強者紛紛聚集,攻打元蒼大陸各處的煞靈族聚集點! 元蒼大陸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一直以來令人聞風喪膽的煞靈族,在短短數天時間裡,變成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無論是准神境界,還是聖級境界,帝級境界,甚至連皇級境界,尊級境界的區域的各勢力,都奮起反擊。

整個元蒼大陸都陷入戰鬥,煞靈族分佈在元蒼大陸的各個聚集點,被連根拔起。

元蒼大陸某處,一個巨大黑色城堡,數百名渾身散發著黑霧氣體的准靈神,他們被聚集於此。

高台體形魁梧健壯的黑霧身影沉默不語。

在場數百名渾身散發著黑霧氣體的准靈神強者,一片寂靜。

誰也沒有想過,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在短短不到一個月時間,煞靈族分佈在元蒼大陸將近一半的聚集點,已被奮起的各大勢力摧毀,煞靈族成員死傷無數。

當靈主得知玄天宗是魔龍,煞靈族的靈主幾乎沒有絲毫猶豫,將命令傳達下去,將分佈在元蒼大陸各處聚集點的准靈神強者,全部召回煞靈城。

因為他清楚,若是魔龍的話,煞靈族各個聚集點的准靈神,肯定抵擋不住。

至於那些煞靈族的靈聖,靈帝,靈皇,靈尊,靈王成員,都被靈主放棄。

對於靈主來說,無論是靈聖,還是靈帝,在元蒼大陸都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只要煞靈族還在,像靈聖,靈帝這樣成員,他想要多少,有多少。

最主要的戰鬥力是准靈神,准靈神才是靈主在意的,也只有準靈神才稱得真正的煞靈族成員。

將所有準靈神強者聚集起來,只要將帶頭的遠古最強霸主魔龍擊敗,相信元蒼大陸的各個勢力,絕對不敢在反抗煞靈族。

分佈在元蒼大陸各處的准靈神強者,都相續聚集回煞靈城。

在元蒼大陸的各個聚集點,失去准靈神的守護,都紛紛落敗。

短短將近一個月,幾乎一大半的煞靈族聚集點被摧毀,在元蒼大陸某一處,一名准靈神正在逃命。

半空一道黑霧身影飛行而過,化作一道黑光。

那名准靈神強者內心無著急,他收到靈主下達的撤回煞靈城的命令。

那名准靈神強者使用聚集點的血池進行撤離,可沒想到剛傳到下一個聚集點的血池時,看傻眼了。

他正好見到數千名靈聖的屍體,被黑色火焰化為灰燼。

等准靈神強者緩過神,抬頭看向周圍時,才發現此煞靈族的聚集點,剛好被攻破。

所有靈聖強者被殺光,不遠處幾名年輕男女,似笑非笑的注視著他,危險氣息蔓延。

感覺到危險氣息蔓延心頭,那名准靈神強者幾乎不敢絲毫怠慢。

使用血池傳送逃跑的話,傳送過程,需要將近整整一分鐘。

准靈神強者無肯定,他若敢站在血池裡一分鐘不動,這些年輕男女肯定早將他給大卸八塊。

於是那名准靈神強者沒有絲毫怠慢,身形一閃化作黑霧身影,直接逃向遠處。

見到准靈神強者逃跑,其手持巨劍的肥胖男子,臉露出猙獰笑容。

見到肥胖男子準備衝出去,黑髮男子開口說道。

「胖子,留活口。」

聽到黑髮男子的話,肥胖男子直接身形一閃,朝黑霧身影的方向追趕過去。

大概數分鐘過後,只聽一片森林傳來陣陣巨響。

地面不斷出現裂痕,巨響持續不到兩分鐘,等黑髮男子與其他幾名女子趕到時,准靈神已趴地。

趴在地的准靈神男子口吐鮮血,雙手,雙腿已扭曲變形,被胖子打折。

差不多隻剩一口氣,若不是黑髮男子說要留一口氣,估計胖子早把這准靈神男子弄死。

一個多月時間,凌天等人摧毀煞靈族的聚集點數百個。

除前面幾個煞靈族的聚集點遇到兩三名准靈神強者之外。

後面那些煞靈族的聚集點,遇到的那些幾乎都是靈帝,靈聖。

彷彿煞靈族採取什麼行動,一個多月摧毀數百個煞靈族的聚集點,卻未遇到准靈神,想打探消息都難。

現在好不容易遇到一個準靈神,而且從他的舉動來看,似乎在趕路,若是從此准靈神身打探的話,或許能知道什麼消息。

因此凌天果斷讓胖子別將其殺死,見到地奄奄一息,只剩一口氣的准靈神,凌天心念一動。

一股金色氣體釋放而出,小金出現凌天身前,揮動著那對小翅膀,不斷環繞著凌天,發出歡快的嚎叫聲。

在這時,小彩,小敏,小紅,小敏,她們四人見到小金時,眼冒出小星星,興奮道。

「它,它好可愛…」

她們見到渾身金色,揮動著雙翼,只有巴掌大小的小金時,瞬間被小金吸引,紛紛圍過來。

一臉期待與興奮的打量著小金。

「小紅,小敏,小彩,小琳,你們可要當心,別看它個頭小,它小黑還要凶,當心被咬。」

一旁胖子見到小紅,小彩,小敏,小琳她們如此接近小金,急忙提醒道。

在不久前胖子見到小金,也是試圖伸手去摸一下。

卻沒想到,被小金直接一口咬住,疼得胖子哭爹喊娘,小金更是追著胖子不放,是一頓亂咬。

「胖子,你別嚇唬小紅她們,小金哪有那樣,它可是很乖,很可愛的好嗎?」

青青說著,直接伸出手,只見環繞在凌天身旁的小金,直接化作一道金光,來到青青的身前。

嘴裡發出幼嫩的撒嬌聲,腦袋蹭著青青的臉。

一旁的芊芊與關如雪,見到小金也是滿臉的喜愛,伸出手逗著小金。

小琳,小紅,小彩,小敏她們見到小金如此可愛,也忍不住圍過來,一臉興奮道。

「這是公子口所說的小金嗎?沒想到這麼可愛,好想摸一下它。」

「小敏,你們儘管摸它,逗它,小金最可愛了,從來不咬人,哪像胖子說的那樣。」

一旁青青說道,小紅她們見青青這麼說,倒也沒有絲毫質疑,直接伸手去撫.摸,逗小金。

被逗的小金,一點都不生氣,發出歡快嚎叫。

見到小金出現,躲得遠遠的胖子,見到小琳,小彩,小敏,小紅,她們這般逗小金,小金都沒有咬她們,胖子心一陣好。

這是怎麼回事,次我伸手想摸一下小金,結果被小金追著咬,莫非當時小金是心情不好?

想到這裡時,胖子壯起膽子,慢慢朝著青青,小紅等人的方向接近。

看著溫順可愛的小金,任由著青青,小紅等人撫.摸著,胖子終於還是伸出手。

準備去觸碰小金,可在胖子的手,剛要觸碰到小金,突然小金化作金光。

一聲慘叫傳來,胖子的腦袋被小金一口咬住,疼得胖子滿地打滾,不斷掙扎著,邊喊道。

「凌天,快,快把它拿掉,疼,疼死老子了!」

小金哪管胖子在吼著什麼,逮到胖子一頓亂咬,不過短短半分鐘,胖子趴地。

胖子趴在地,一臉的狼狽,心那叫一個憋屈。

這都什麼跟什麼,他跟凌天待一起多久,小金竟讓第一次見面的小紅,小彩,小敏,小琳她們撫.摸,跟她們如此親近。

倒是胖子還沒碰到小金,小金回頭是一頓亂咬。

「主人,這傢伙是笨蛋嗎?」

正當胖子無憋屈時,小黑不知何時出現凌天的肩膀,趴在那裡,懶洋洋抬起頭的說道。

小琳,小紅,小敏,小彩她們第一次見到小黑,看著巴掌大模樣,懶洋洋的小黑,瞬間著迷。

「公子,這是小黑嗎?好可愛,跟小金一樣可愛。」

說著話,小敏伸出手,將凌天肩膀的小黑抱起,將它捧在手心裡。

小黑被小敏捧在手心,發出撒嬌般的幼嫩聲,見連小黑都讓小紅她們觸碰,胖子有些崩潰。

其實凌天也有些意外,沒想到小金,小黑會如此親近小紅,芊芊她們。

小金和小黑現在身形雖只有巴掌大小,可凌天很清楚,小黑和小金的厲害。

越是強大的生物,越不可能讓人接近,像胖子,還沒觸碰,被咬。

「主人,因為她們體內有您的能量氣息,小黑和小金才會如此喜歡她們。」

感覺到凌天心的疑惑不解,趴在小敏掌心裡的小黑,懶洋洋的抬起頭,不以為然的說道。

此話一出,眾女子瞬間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

小彩,芊芊,小琳,青青,關如雪,小敏,小紅,七女明白過來時,臉色不由得發紅,都深情注視向凌天一眼。

一旁的胖子也是一臉無奈,看著可愛至極的小金,小黑,胖子也明白,恐怕這一輩子都不能撫.摸它們。

凌天聽聞此話,也是尷尬的一笑。

難怪小黑,小金,會讓她們觸碰,原因很簡單,因為她們是他的女人,她們體內散發著他的能量氣息。

為避免尷尬,凌天乾咳一聲,說道。

「小金,過來,還有正事要辦。」

聽到凌天的呼喚,小金沒有絲毫怠慢,直接飛到凌天身前。

很快小金明白凌天心想法,小金沒有絲毫怠慢,直接飛身來到那奄奄一息,只剩一口氣的准靈神面前。

小金沒猶豫,一口咬准靈神身,吞下准靈神的一滴血。

見到小金吞下准靈神的一滴鮮血,凌天心也是百感交集。

在不久前,凌天曾拿出一張獸符,想將符獸鵟獅釋放出來。

可凌天發現符獸鵟獅彷彿已不存在,凌天萬分驚訝,不明白是怎麼回事,於是又取出另外一張獸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