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正如這些王族學生所說,那「萬界王圖」的空間坐標點,就在其中出世。

萬界王圖,實在是太大了,什麼盤弧星域,泰皇星域,大羅星域……加起來都不如圖中一個角落大,所以每一次萬界王圖在世俗之中出現,都不是出現真身,而是出現的是空間坐標點。

在那些空間坐標點中,會先噴射出來各種寶物,甚至是先天神元,各種各樣的稀奇古怪東西,最後那空間坐標點,會濃縮成一團,可以被人煉化。

一旦被人煉化,這空間坐標點就會把煉化的傳送進入萬界王圖之中,獲得更多的好處。

然後,隨著空間坐標點的力量消失,在萬界王圖中的人會被排擠出來,不過這是一次巨大機緣,歷代之中,凡是煉化了空間坐標點,進入萬界王圖的人,都是赫赫威名的老祖,有的甚至已經成仙。

一萬年,萬界王圖的坐標點會出世一次,許多人都求得這一次機會。

時間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在這個山峰,貧瘠的國家中,時不時的有泰皇學府的學生潛伏了進來,加入對付,各自都分為不同的小團體,有正氣堂,有浩然堂,有劍堂,有刀堂……甚至還有刑法堂的各種人物。

唯獨沒有無敵堂的。

似乎無敵堂的每一個學生,都是獨來獨往。

蘇杉還發現了,在那些學生之中,還有萬古堂的學生,那些學生竊竊私語,都看著自己,眼神中仇恨的目光絲毫不掩飾。

萬古堂,是蘇杉的死敵,這一點早在無敵堂之中,二師兄就對自己說明了。因為當初參加入學儀式,許多準備進入萬古堂的天才,都被他斬殺了,損失不可謂不慘重,什麼太陽真銅體,元神星光體……一系列的高手天才,大聖八階,九階,很有希望成為天位的人物,都徹底滅亡,萬古堂失去了一大批儲備英才。

「萬古堂的人,一開始就和我作對,死有餘辜,如果這次!想和我作對,那我也不會吝嗇下殺手,反正我進入了無敵堂,凡事都有人撐腰。那些師兄師姐個個凶神惡煞,誰敢拿刑法制裁我,是自尋死路。」

蘇杉想了想,心中一片安寧,整個人元神澄澈,在諸神凈土中的神蟲,那蠢蠢欲動也安寧了下來。

突然,諸神凈土深處,那神蟲叫了一聲,似乎感應到什麼東西。

蘇杉全身一震,不可置信的望向了這顆星球底部的巨大時空蟲洞,在那蟲洞深處,一股偉岸的巨大神力,節節攀升,似乎就要爆發,這股力量是突然出現的。

「那空間坐標點出現了,好強的力量,我的諸神印記似乎都在顫抖!」

蘇杉的眉心,諸神印記的確是在不停的顫抖,也感應到達了空間坐標點的力量,這是從來都沒有過的現象。

諸神印記是超然的存在。

但是,萬界王圖,傳聞是無數的仙人,聯合起來,煉製出來了一張圖畫,用來對抗諸神的偉大存在,也許和諸神印記對立也說不一定。

「是時候了,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我已經探明了這裡是坐標點出世的地方,不讓這些人利用!」

蘇杉猛的站立了起來,就要衝出去。

但是,就在他要衝出去的瞬間,那王座,洞府上面傳遞出來了一股巨大的吸力。居然把他生生吸附在原地。

「哈哈哈,萬界王圖的空間坐標點要出世了。」那華師弟王族學生站立了起來,大吼一聲,看向了蘇杉:「你就好好獃在這裡,等我們都無聲無息的走了,這禁制會徹底爆發,使得你顯現出來的蹤跡,為我們掩護。到那時候,這顆星球上的高手都會趕來,你死得其所。我們走……速速深入那蟲洞之中,平時這蟲洞無比危險,但是現在,萬界王圖出世,產生了變化,危險就會成為奇遇。」

砰!

就在他話音未落之間,突然在半山腰之中,那山峰炸開,所有的王座,洞府,全部都炸成了粉末,氣息感應之下,這「小天位」境界的華師弟,胸口頓時好像被一柄巨錘狠狠捶了一下,哇!一口鮮血噴射了出來,把虛空都染紅了。

一條淡淡的人影,直接消失,任何人都無法看清楚怎麼走的。

與此同時,一股衝天元氣,把所有的禁法都衝破,直接上升到達了天際,在天空中組成了一個大大的「泰」字。

「不好!」華師弟醒悟過來,看見天空中的那個「泰」字,頓時驚駭得肝膽俱裂。

「該死,這人逃走了,居然還在臨走之前,發出我們泰皇學府的符號,在這個星球上,暴露我們的行蹤,為我們惹下彌天大禍啊。」

「走走走,速速的走。」

「好多神念,都朝著這邊過來了,如果我們還不走,就有性命之憂!快快快!」……

這些學生都大驚失色。

「死!」

就在這時,在王族學生的深處,走出來了一尊偉岸的身影,這身影是個年輕人,體型高大,昂藏巍峨,大手一抓,頓時一片無窮虛空粉碎,隔空一指,激光洞穿星球,射入黑暗的位面深處。

嗡!

在黑暗位面深處,似乎有同樣一指點了出來,和這個年輕人的指頭對撞在一起,在空中激蕩出來了一陣陣巨大的能量波動。

這個偉岸的年輕人身軀一震,晃動了兩下,臉上出現驚訝,突然大袖一卷,囊括四海,整片空間都被捲入了大袖之中,「無敵堂蘇杉,我記住你了,我鬥武堂,不會放過你的,你居然敢破壞我的大計。」

所有學生,都被這一卷之下消失。

這位巍峨的年輕人,居然是主心骨,手段幾乎是無敵,在蘇杉走脫的同時,居然還發動攻擊,然後施展出來了大袖囊括四海,把所有的人都一下席捲。

隱隱約約,此人是大天位巔峰,快要到達玄天位境界的無敵高手。

紫色蟲洞的邊緣,蘇杉停留在空中,若有所思:「鬥武堂……這是我們泰皇學府一個神秘的堂,其中個個武學驚天動地,居然出現了一個?此人的境界,已經真正接近了玄天位,雖然打不破我的次元神力,不過可以迅速反應,逃離出去,也算是一號人物,要是慢了半點,這些泰皇學府的『同門』,都要死在這裡。」

蘇杉的目光,看向了剛才落腳的那個貧瘠國度。

上億里方圓的地面,此時此刻,無數強大的神念陡然降臨,立刻,那山川,大地,山峰,全部裂開,化為了粉末,一些生活在國度之中的人,什麼帝王將相,什麼家族豪門,什麼門派勢力,什麼少年英才,絕世高人,都統統毀滅了。

那個貧瘠國度之中,朝廷,豪門,世家,軍隊,修行者……都應有盡有,其中構成了一個複雜的社會,甚至比起那豐饒大陸的複雜都毫不遜色,其中也有許多精彩的故事,史詩一般的歷史。

可惜的是,在許多大人物降臨之下,這個貧瘠國度徹底崩潰了。

所有一切,都化為灰燼,恩怨情仇,都成為了夢幻。這使得蘇杉想起當初自己在豐饒大陸爭鬥,如果有這樣一群天位境界的人物進入豐饒大陸,那自己和這些人一樣,都土崩瓦解了。

「泰皇學府的人,居然進入了這裡!」

一些星球上的大人物猛的道:「我們居然沒有發現,該死,他們肯定是知道了,萬界王圖的空間坐標點,要在這裡出現。」

轟隆!

就在一尊大天位境界的強者說話之間,在紫色蟲洞深處,更大的力量席捲了出來。蘇杉想也不想,身軀一閃,沖入其中,速度天下無雙。

「好濃郁的太初紫氣,隨意抓一把,都要凝聚成天品靈石,等於是一座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礦山寶庫。」

蘇杉深入了這巨大的紫色蟲洞中,感受著翻滾得液體一般的太初紫氣能量,強烈吸收,煉入諸神凈土,在凈土深處就凝結成了一塊塊的天品靈石。

甚至,有的天品靈石更一步進化。似乎有了向神品靈石轉化的意思,可惜的是,蘇杉自身境界太低級,才二階涅槃之階,無法凝聚仙氣,化為神品靈石。

不過,能夠凝聚出來天品靈石,已經是無敵的手段了。

按照道理,一般天位境界極高的強者,才能夠從仙界能量之中,凝聚出來天品靈石。至於提煉神品靈石,那必須要周天位,甚至至天位的強者了。

這個時空蟲洞,蘇杉知道了,是整個盤弧星域的一大天險之一,時時刻刻的都從其中冒出來太初紫氣,不過其中非常危險,隱藏著不可渡測的未知,曾經有一些周天境界的高手去其中探險,都隕落了。

萬界王圖的空間坐標點在其中出世,那是理所當然。

太初紫氣越來越濃厚,到達最後,幾乎是掀起了一場巨大的風暴,在那狂風暴雨之中,空間法則如一柄柄大斧,刀劍,切割開來,可以把天位境界的小世界,都撕扯得粉碎,天地之間的元素,都如吃了春藥一般的狂暴而興奮。

甚至,在那狂暴太初紫氣中,出現了一道道鎖鏈,那些鎖鏈如龍蛇亂舞,在空中不停的穿梭,可以把小天位的人,抽打得魂飛魄散,至於大聖境界的人就更不用說了。

但是,這麼狂暴的空間力量,給了蘇杉大好機會,他一邊向下深入,一邊讓神蟲吸收那空間鎖鏈。

任何狂暴抽打的空間鎖鏈,進入了他的諸神凈土,就消失不見。

可以看出來,在他的諸神凈土中央,盤踞著一條太古神蟲,複眼睜開,精光閃爍,凌厲如刀,吞噬空間,製造出來了一條條的蟲洞。

一般太古神蟲吞噬空間,都非常緩慢。

但是現在,這裡的空間太狂暴了,比起外面狂暴萬倍,空間法則凝聚的力量,也高達萬倍,等於是時時刻刻,有一位仙人在調動空間力量,餵養神蟲一般。

在這裡吞噬粗大的空間法則鎖鏈,這頭太古神蟲每一刻,都相當於在外面吞噬一年都不止。

才過去了數十個呼吸,蘇杉越來越深入內部,他感覺到,在這紫色巨大蟲洞的內部,向下越深,空間排斥的力量越強大,要不是有太古神蟲,蘇杉覺得自己天使之翼都施展不開。

下去了不知道幾百萬里,就算是「玄天位」甚至「強天位」的高手恐怕都無法深入其中。

蘇杉也竭力的收縮了自己的力量,天使之翼和諸神凈土收縮得拳頭大小,如彈丸一般,在空間風暴之中跳躍。

嗚嗚嗚,嗚嗚嗚……突然之間,無數的光線在扭曲,呈現出來了光怪陸離的世界。

時間之力開始出現了。

蘇杉大吃一驚,他感覺到了一股光線滲透進入了諸神凈土,照射在自己身軀上,頓時自己身軀的壽命和生機居然開始大量衰退。

這是時間流逝加快的千百萬倍的現象,一會兒的照射,蘇杉的壽命就最少減少了數千年!

現在,蘇杉自從修鍊成功神象鎮獄勁,到達了大聖二階的境界,壽命起碼在十萬年以上,不出意外,他基本上是長生了。(未完待續。) 「這是誰的箱子?」瓜生麻衣將黑色的手提箱提了出來,至少在今天早上去學園之前,她就沒有見過這個東西。

旁邊的間島由貴幾人看了過來,臉上同樣帶著疑惑之色,只有千葉小百合目光微微一凝:「那是浩二君的。」這個黑色的手提箱她有印象,是……那個男人送給他的。

「膩醬的嗎?」瓜生麻衣一怔,接著轉頭看向廚房裡忙碌的某人,「膩醬,這裡面是什麼東西?」

李學浩回頭看了一眼:「我也不知道,那是小百合的父親送給我的禮物。」早上回來得匆忙,他就把手提箱隨手塞在了茶几底下,倒讓瓜生麻衣翻了出來。

「可以打開看看嗎?」瓜生麻衣頓時充滿了興趣,當然,為了尊重千葉小百合,她也看了千葉小百合一眼。

「打開吧。」李學浩在廚房裡忙碌著晚餐,沒空計較瓜生麻衣的「侵犯」隱私行為,而且在他看來,千葉小百合的父親送給他的「謝禮」,想來也不會是什麼見不得光的東西。

得到同意之後,瓜生麻衣興奮地把手提箱提起來,感覺到有些吃力,似乎裡面裝的東西不輕。

她把手提箱放到茶几上,打開兩邊的鎖扣,然後掀開……當見到裡面的東西時,瓜生麻衣的表情瞬間滯住,震驚、不可置信,還有那麼一絲狂熱。

旁邊一起看過來的間島由貴等人也露出震驚之色,都被手提箱里的東西給「嚇」到了。

箱子裡面不是什麼奢侈品,而是一摞摞疊得整整齊齊的錢,每張都是一萬円的紙幣,塞滿了整個手提箱的空間,初步估計,起碼有幾千萬円。

「好、好、好……好多的錢!」瓜生麻衣徹底地被震撼住了,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多現金,這種震撼,絕對是有生以來最大的。

「錢?」廚房裡忙碌的李學浩可以清晰地聽到客廳里傳來的吸氣聲,再次回頭看了看,見到手提箱里被塞滿的錢時,他也小小地驚訝了一下,沒想到千葉小百合的父親的謝禮那麼簡單粗暴,幾乎可以說是用錢「砸」他了。

「全是我的就好了。」瓜生麻衣沉迷於金錢的魅力之中,不過理智還在,沒有做出一把抱在懷裡,大喊「我的,全是我的」這樣的話。

就連原本對金錢沒什麼概念的間島由貴也獃獃地看著那整箱的錢,不知所措。而和瓜生麻衣一樣財迷的澤井優子恨不得整個人都趴到手提箱里去,雙眼更是冒著金光,不自覺地咬著手指頭。

一旁的水橋涼子不屑一顧,身為千金大小姐,這麼一點錢不被她看在眼裡,水橋香智子根本不理解錢是什麼,千葉小百合面無表情,盯著那箱錢不知道在想什麼。

「膩醬,這些錢……」瓜生麻衣艱難地吞了吞口水,她有些後悔當眾打開箱子了,雖然這裡都不算外人,但總覺得不是那麼好。

「小百合,你收起來吧。」一般人收到這樣超級貴重的禮物,肯定會忐忑不安,或欣喜若狂,李學浩兩種情緒都沒有,一來這些錢對他而言不算多,二來這是千葉小百合的父親對他的救命之恩的謝禮,他收下來也心安理得。

「嗯。」千葉小百合點了點頭,身為一個妻子,幫丈夫收起貴重的禮物,這也是妻子的職責。

……

經過這樣一個小插曲之後,李學浩做的大餐差不多快完成了,當然,他不會真的只做一道料理。

有香煎松茸,其中加入了靈栽白蘑菇進去,使得松茸的釅香和蘑菇的異香糅合在一起,帶著一種更加獨特的香味,香氣逼人。

而且光是這道菜,就已經足夠家裡的幾人吃了,因為買來的松茸他一口氣料理完了,半點沒剩。

還有蘑菇味噌湯以及土豆燉牛肉,後者同樣加入了靈栽蘑菇調味,這樣做出來的味道,同樣帶著濃郁的異香。

因為收起了一半的靈栽白蘑菇,所以僅有的一半只能做出這三道料理,但李學浩已經心滿意足了。

三道菜完成時,濃郁的香氣不止在客廳和廚房裡擴散開來,甚至透過家中半閉的窗口,傳到了左右鄰居那邊去。

……

細谷家,李葯兒的房間,萬彩虹也在裡面,身為寄宿在細谷家的住客,兩人都有單獨的房間,不過他們會經常在一個房間里閑聊,順便交流下彼此的修鍊心得。

以往這種機會是不常有的,現在在異國他鄉,反而關係更親近了。

李葯兒的房間在二樓,正對著庭院門口,她的落地窗一般是打開的,因為這樣不止可以通風,無聊的時候還能走到陽台外面看下風景。

兩人正聊著感興趣的話題,陡然一陣異乎尋常的香氣從外面傳來了進來,兩人同時深吸一口氣,然後眼睛猛地一亮。

「這是……」

顧不上聊天,李葯兒和萬彩虹從榻榻米上站起來,一起走到了陽台外面。

循著香味的來源,兩人很快確定了香味是從哪邊傳過來的。

「是在煉丹嗎?」萬彩虹盯著右手邊的那棟房子,目光微微閃動著。

「不是,煉丹不是這種味道。」李葯兒一臉鄭重地搖了搖頭,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覺得精神一振的同時也帶著強烈的不敢置信之色,「他……」

後面就沒有話了,讓身邊的萬彩虹焦急不已,畢竟李葯兒出身煉丹世家,對於煉丹一途肯定比她這種連半吊子也算不上的修行者要懂得多,這種不斷傳來的帶有靈氣的香味,除了煉丹時的動靜,她再也想不到其它了,或者說是不敢那樣去想。

「那個人,在用天材地寶當晚餐,所以才有這種香味傳出來。」李葯兒一臉苦澀地說道,她們家要找一種天材地寶煉丹都難,別人卻直接拿來入菜,具有這種濃烈的香氣,那味道一定很好,而且,對於修行者來說,無異於和靈丹妙藥的效果一樣。

「那、那麼奢侈?」萬彩虹也被震驚了,剛剛其實她聞到了那種引誘得人想流口水的香味有過那種猜測,只是不敢相信而已,畢竟那樣的行為實在太過奢侈揮霍了,沒有一個正常的修行者會那麼乾的,結果真的就讓她碰到了一個。

「你說如果我們現在上門拜訪的話,他會留下我們用飯嗎?」萬彩虹實在受不了那種香味的刺激,感覺胃部一陣陣的緊縮,突然冒出一個瘋狂的想法。 ?但是,突然出現的時間神則,扭曲波動實在是太厲害了,一道光線的照射,就少了數千年的壽命,甚至滲透過諸神凈土的空間,直接照射在身軀上,防無可防。

緊接著,千百萬道的光線,密密麻麻****過來,全部都要滲透進入諸神凈土。

「這麼多的光線,全部照射在我的身軀上,每一道就可以削掉我數千年壽命,一輪****,我就要全部死了啊!」

蘇杉大吃一驚,對於這裡的兇險是深刻的感受到了。

「太古神蟲,吞噬時間,時空時空,空間時間,不分彼此!」突然之間,他屈指一彈,一滴上帝之血進入了這頭太古神蟲的體內,立刻神蟲膨脹了十倍,把這些時間之光全部吞噬了進去,皮膚上面居然出現了一道道褶皺的紋理。

那些時光之力,融入了它的體內,本來不能夠消化,但是卻被上帝之血中和了。

成年的太古神蟲,什麼空間,時間全部可以吞噬,但是年幼的只能夠吞噬空間,不能夠吞噬時間,好在蘇杉現在用上帝之血中和,使得太古神蟲吞噬時間之光,轉化為龐大能量。這一下,淡淡轉化的時間能量匯聚成了法則符文,融入身軀。

一下子,損失的壽命就補充了回來。

不但如此,壽命還有精進,此時此刻,蘇杉沉浸在了一種對壽命領悟的過程中。對著太古神蟲不斷的吸收光線,蘇杉的壽命就越來越強橫,最後居然有了一種壽與天齊,和一片小天地共鳴的感覺。

這是天位境界的感悟和徵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