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柳羿一動不動的躺在樹後面看著這一切,一絲氣息也不敢泄露出來。

這隻白虎雖然看著十分的夢幻神俊,但那股煞氣卻告訴柳羿,這白虎絕對不是一個好惹的主,白虎主殺伐,這可是修鍊界早就有的說法,想來還是有著一定的道理的。

蠻熊低吼之後,白虎並沒有回應,它邁著步子慢慢的走向了蠻熊,眼裡凶芒畢露。蠻熊見白虎逼來,不由自主地後退了一步。

這一幕落在柳羿眼裡,使得他心中一凜,這蠻熊居然怕了,居然這樣就畏懼了,老天,柳羿慶幸自己之前招惹的不是這頭白虎,不然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白虎當然也看見了蠻熊的這一動作,當即露出了十分人性化的鄙夷目光。這落在了蠻熊眼裡,當即異常惱怒!

仰天咆哮一聲,便撲向了白虎。白虎戲謔地看著撲來的蠻熊,忽然就消失在了原地。這使得柳羿一驚,這白虎好快的速度,他完全沒看清楚白虎的動作。

此時白虎已經躍到了一旁,在蠻熊將要落地之時,一躍就到了蠻熊背後,張開大嘴便是一口,蠻熊那厚厚的皮毛對它來說如同虛設一般。

當即便被咬下了一大塊血肉,而且背上還被留下了幾道血淋淋的傷口。

「吼!」

蠻熊凄慘的叫了起來。足足有臉盆那麼大的一塊肉,被活生生撕咬了下來,這感覺令它渾身打顫。

而且,令它氣憤的是,白虎叼著它的肉,直接無視了它,若無其事的在一旁吃了起來。

「吼!」 這股香味使得柳羿如痴如醉,完全無法控制自己,他的神魂已經陷入了深度沉醉之中,完全不知道自己肉身在潛意識裡就行動了起來。

柳羿的神魂覺得暖洋洋的,十分舒服,處於絕對的放鬆之中。

柳羿在洞口停留了一下,是他潛意識的本能覺察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使得他暫時停留下了腳步,但他下一秒便又被這香味吸引住,朝著洞里走去。

進入洞里,這洞里並不黑暗,反倒光線很好。

如果柳羿此時是清醒的,他一定會發現,洞里光線很好的原因竟然是因為洞壁之上鑲嵌滿了一顆顆散發著光亮的礦石,而這礦石,是在外面世界中十分稀少的聖光石。

而這裡,居然好像是一處礦脈,這令人有些不敢想象。

柳羿忽然身形一顫,一道藍色的光幕阻擋了他的腳步。但下一刻他就直直的穿了過去,這光幕沒有再阻擋他的腳步,也沒有攻擊他。但柳羿這一顫卻使得人皇驚醒了過來,因為這一顫影響到了人皇的神魂。

「臭小子,你再幹嘛?」人皇狐疑道。

柳羿沒有理會人皇的話語,繼續向著洞里走去。並不是他不理會人皇,而是他此時沒法理會人皇,因為他的神魂此刻接收不了一絲外界的信息。

「嗯?不對,這小子狀態不對!」人皇詫異道。

柳羿雙眼無神,明顯是被什麼迷惑了心智,神魂也被隔絕了,無法接受外界信息。

這讓人皇很是疑惑,柳羿是怎麼被迷惑了的,而且看他的表情,彷彿十分的快樂。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自己思考這一小段時間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人皇不解。

下一刻,人皇注意到了那道光幕,那道藍色的光幕。

這道光幕之上,人皇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和曦皇印相似的氣息。而且這道光幕在人皇看來都是堅不可破,柳羿又是怎麼進來的,莫非,又是曦皇印?人皇推測道?

人皇推測的不錯,這裡的確是當初曦皇留下的洞府,那道光幕也是曾經曦皇的手段。

這裡,是白虎一族所守護的地方,非白虎一族的成員,根本無法入內。除非,來者持有曦皇印,並且得到了曦皇印的認可,而且本身的肉體力量要堪比普通妖獸。

而柳羿,恰好都符合條件,當他被光幕所阻攔時,他儲物戒指中的曦皇印散發出了點點光芒,使得柳羿安然無恙的通過了這光幕。

跨越光幕之後,出現的是十分寬闊的一個洞廳,足有倆間房子那麼大。

而洞廳的正中央,有著一塊高大的巨石,巨石面相洞口的一方,居然有些石階,而且十分的光滑。這使得人皇很是詫異,推測這裡真的是與曦皇有關。

而吸引柳羿注意的那股香味,就是從石階頂部傳來的。

在石階的頂部,隱隱有著什麼東西在散發著光芒,好像是道門戶,在這裡人皇的神念被鎮壓的極其厲害,並不能知曉石階頂部有著什麼。

「嗯哼~」

一道微弱的聲音傳來,這使得人皇心中一凜,這裡有人?這裡居然還有人存在,人皇的臉上瞬間嚴肅了下來。他十分焦急,柳羿現在不明原因,向著階梯頂部行去,而他什麼也沒法做,只能眼睜睜看著柳羿前往石階頂部……

十幾息過後,柳羿來到了石階頂部。

眼前的一切使得人皇老臉一紅,一個女子,躺在不遠處的石床之上。

關鍵是,這女子還是赤裸著躺在那裡,女子生得好像不是凡塵之人,俏臉瑩潤,五官清秀,柳葉一般的蛾眉,水瑩瑩的大眼睛。

魔鬼一樣的身材,暴露在空氣之中。她的肌膚如同牛奶一般,好似散發著光澤,烏黑的秀髮及腰,隨意地批散著。

這女子使得人皇也驚艷了一剎,哪怕識人無數的他也沒見過如此漂亮的女子,不過吸引他的目光的,並不是這美麗的女子,而且女子身旁的那株潔白如同玉石的靈草——千夢草,而且還是成熟的千夢草,看來,這女子很有可能不是人類,而是,妖獸。

貓咪情緣 人皇此時此刻也已明白了柳羿這個狀態是為什麼了,他的臉上露出了古怪之色。

一揮衣袖,索性直接隔絕了外界的一切,任由柳羿去折騰,反正現在他也制止不了了。

千夢草,是一種十分珍貴的靈草,甚得妖獸的喜愛。

因為成熟后的千夢草,不僅可以強化它們的血脈,更能使得它們提前化為人形。但,千夢草成熟時,散發出的氣味,對人類來說,是最好的催眠葯與刺激男女之情的藥物……

柳羿此時身體已經有了反應,開始燥熱了起來,他的面色通紅,身體十分的熾熱……

柳羿厚重的喘息聲驚醒了那躺在地上的女子,本來是閉著眼睛的她一下子就睜開了眼睛,看著眼前這個人類,他的狀態,使得女子驚慌失措,但剛化形完的她,根本沒有力量動彈,只能躺在那裡,她張開了紅潤的小嘴,發出的,卻並不是人類的聲音,而是,虎嘯之音,不過十分的輕微,對柳羿完全沒有一點影響。

女子,眼睜睜的看著柳羿向她走來,撲向了她的身體,女子的眼裡,流出了晶瑩的淚光……

「嗯哼……」

一點疼痛,使得本就化形力竭的她,羞憤的暈倒了過去,暈過去之前,她死死的盯了眼這個侵犯她的男子,將他的面容,深深的印入了腦海之中,她有著疑惑,他,是怎麼進來的,沒容她多想,便暈倒了過去……

翻雲覆雨足足一個時辰之後,柳羿也暈倒在了一旁,因千夢草藥力所致,使得他十分疲憊,這才暈了過去……

柳羿好像做了一個夢,一個十分美妙的夢。

但夢裡那個人兒的面容有些模糊,看得並不真切,但那個人兒的氣息被他牢牢記在了心裡。奇怪的是,那個好像人兒在流淚,滿臉委屈與羞憤……

柳羿因藥力的原因足足昏睡了一天一夜,而那個女子,因化形而力竭,一直在昏睡之中。

並且化形之後,有最少一個月的恢復期,這一個月內,所有的力量都無法動用,弱得跟初生的幼獸差不多……

柳羿醒了,但他被千夢草藥力影響,渾身上下軟趴趴的,剛撐起身體,一個不注意,便又倒了下去,這時柳羿才發現自己身下還有個女子,而且沒有穿衣服,不止是女子,他自己也是光溜溜的……

「嗯~」

女子醒了,皺了皺眉,睜開了眼睛,視線與柳羿直直的撞在了一起。

柳羿愣住了,既是被眼前這一幕給驚得腦子沒轉過彎,也是被這女子的面容給驚呆,她太美了,美得不落凡塵似的。

一雙美目,直直的盯著柳羿,柳羿在剎那間心神恍惚了,於是……

女子皺了皺眉頭,一雙美目都快噴出火來了,眼裡滿是厭惡,因為,這個男人居然有反應了……

倆人足足愣了有半小時,都有些不知所措,最後,女子被柳羿盯得臉皮都紅潤起來,有些發燒,便移開目光把頭側向一邊說道:

「你還要待到什麼時候,還不起來」

她的聲音如黃鶯般悅耳,但卻十分冰冷,不帶一絲情感。

柳羿聞言,臉龐立刻紅了,火辣辣的,馬上向一旁翻身而去,離開了女子身上。

女子坐了起來,把頭埋在手臂里,靠在膝蓋上哭了起來,哭得十分傷心,哭得撕心裂肺,哪怕柳羿再傻,也想到了,女子哭與自己有關,是自己欺負了人家。

深吸一口氣,柳羿鼓起勇氣對女子道:

「對不起,哪怕我現在知道說對不起也沒用了,但我還是要說,對不起,我並不知道我怎麼到了這裡。之前的一切事情都不是我的本意。但你放心,我會負責的。」

女子聞言依舊在哭,沒有理會柳羿。

這讓柳羿很是難受,自己無緣無故的就侵佔了人家,壞了人家清白,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是自己一手造成了這一切。

想到這一切,柳羿心一橫,翻手從儲物戒指中把所有東西都拿了出來,包括曦皇印。

他這個舉動引起了女子的注意,女子依舊在哭,不過抬起了頭,梨花帶雨的看著柳羿的動作,當曦皇印出現的一瞬間女子的眼裡閃過了一絲亮光,盯著曦皇印一動不動。但柳羿並沒有注意到女子的這一異常,他從地上拾起一把匕首道:

「姑涼,我對不起你,我也沒用其他辦法了,這是我身上所有的東西,我知道這些東西彌補不了我對你的傷害,因此,柳某今天就把這條命給你,以此來償還柳某人的罪過。」

說罷柳羿把匕首放在脖子上就要謝罪,脖子上都已經流出了血跡。

這時候,人皇幾乎是暴怒著的聲音響起在了柳羿心間,「臭小子,你給我住手!」

「等一下。」

正在這時,女子的聲音也響起,依舊那樣悅耳,依舊那樣冷冰冰的。

但卻令柳羿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睜開已經閉上的眼睛看著女子。

「回答我幾個問題,第一個問題,這是曦皇印嗎?」

女子指著曦皇印說道。

這令柳羿心裡十分詫異,她怎麼會認得曦皇印。 不過他沒有多想,當即點了點頭回復女子的問題,其實女子在他愣神的那一下就已經確定了,他的錯鄂,已經很好的給出了答案。

豪門絕戀,婚色成狂 「第二個問題,你是從外界來的?」

女子盯著他,十分認真地問道。

這個問題,又令柳羿一愣,她怎麼知道自己從外界而來,並不是這個裡的原住民。他獃獃的愣在了那裡,滿是錯鄂。

女子這時催促道:

「請你回答我的問題。」

其實她已經知道答案了,但她忍不住還是要確認一下。因為這太重要了,關係著它們這一族能否離開這裡,能否完全這已經繼承許久的任務……

柳羿從愣神中迴轉過來,點了點頭。

女子深吸一口氣,盯著柳羿,半響后她握了握秀拳,又鬆開后,閉上了眼睛對柳羿道:

「請你,幫幫我,幫幫我的族人,如果你能幫助我的族人,這件事情,我既往不咎。」

柳羿聞言,沒有一絲欣喜,他忽然大笑,笑里滿是嘲諷,對自己的嘲諷。

一師還有一師高 「姑涼,你是認為柳某是那種不負責之人嗎?這件事我不會答應你,一但答應你了,這就是交易了,從今以後,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柳羿大笑后盯著女子道,眼神十分的澄澈,不帶一絲的污濁。

女子聞言,先是失落,后對柳羿又了重新的看法,這個佔有了自己的男人,或許並不是那麼壞,只是或許而已。

「謝謝。」

女子的聲音終於柔和了一些,不再那麼冷了。

「我說過了,從今以後,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因此你不必謝」

柳羿真摯地說道。

女子聞言盯了盯柳羿,埋下了頭,看見了柳羿赤裸的身體,忽然好像想著了什麼,臉瞬間紅得像個蘋果一般,當即十分羞赧地對柳羿道:

「你,你,你轉過身去。我不叫你你不許回頭」

柳羿聞言愣了一下,目光不自覺下移了一下,當即臉紅心漲地轉過了身去。

女子見柳羿轉身過去后,將地上一件柳羿的衣服穿在了身上。

十幾分鐘后,女子對柳羿道:

「你轉過來吧。」

柳羿這才轉過身來,但卻立即又愣在了那裡,因為柳羿寬大的衣服穿在女子身上,有種異樣的魅惑。

女子注意到柳羿異樣的目光,眼裡頓時有了些厭惡,當即寒聲道:

「你把衣服穿起來吧。」

女子話語的轉變使得柳羿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當即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把衣服穿在了身上。

待柳羿穿好衣服后,女子看著他道:

「你是怎麼進到洞中來的,又是,又是怎麼,把,把我?」

這話語令女子十分的羞恥,沒有問得出口。

柳羿聞言,苦澀的笑了笑,當即道: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怎麼進來的,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來到了這洞里的,我只記得我當初聞到了一股奇異的香味,那香味十分的令我沉醉,之後我便好像什麼都記不得了,我只記得自己好像做了個夢,夢裡有個十分漂亮的女子在哭,哭得十分傷心……嗯,對了,那女子跟你長的好像,不會。」

想到這裡,柳羿睜大了雙眼,原來,那不是夢啊,一切都是真的!

「呸,無恥之徒,什麼是真的,啊,你再說什麼是真的!」女子怒視著柳羿,威脅著道。

女子話語里明顯的威脅成分,使得柳羿愣在了原地,這麼美麗的一個女子,美得好似不食人間煙火一般,發起火來居然這麼的……不淡然,瞬間就好似被打落了凡塵,她的這一舉動具有異樣的魅惑感。

寬大的衣袍穿在身上並不合身,加上她現在已經是站了起來,雙手叉腰,使得一邊的衣袍滑落了下來。

秀髮批散在背後,這一切,看起來別具一番美感,但卻與女子的語氣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一雙美眸憤怒地盯著他,眼裡沒有了那份嫌棄,但卻多了分怒氣,股著雙頰。

雖然看起來十分的可愛,但柳羿此時卻沒敢放下心來欣賞這份美,因為他察覺到面前的女子生氣了,而且氣很大,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覺。

這讓柳羿很是愕然,但心中一凜,一個生氣的女子,不知為何,讓原本有些桀驁的柳羿變得沉默,乖乖的閉上了嘴巴。這讓柳羿自己都覺得奇怪,自己為什麼會這麼順從她的意願,或許是因為自己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佔有了她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