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林軒忍不住拿起來看了一眼,看完之後林軒只覺得面紅耳赤,那是一封表白信,而是這信里的內容還超級噁心,提到了自己女朋友的多種器官。

看到自己女朋友被騷擾了,林軒氣不打一處來,他繼續往下看,想立馬找出那個人,可是他看到最後更是震驚了,許夢妍還給她回復了,也是很親密的話語,看這信的內容這兩個人還是情侶。

這他娘的算什麼事啊!林軒破口大罵,當即找許夢妍打算問個清楚。他隨便去了一個職工辦公室,找了個人問道:「你好,請問你知道許總在哪嗎?」

那個人伸手指了指,林軒立馬過去打開門,剛氣呼呼的想問,卻看到了更震驚的一幕。

只見許夢妍正在和另一個男人進行着親密的接吻,許夢妍坐在那個男人的腿上,雙腿夾着他的腰,雙手環繞在那男人的脖子上,兩個人親的很帶勁。

那個男人約莫有四十多歲吧,一看就是工作勞累過度,從好幾米外都能看到這白頭髮,而許夢妍只是個年輕小姑娘,這兩個人在一起做這事看起來十分彆扭,不知道的還以為這男人是許夢妍他爸。

兩個人對林軒進來全然不知,彷彿是根本沒人進來一樣。看着自己的女朋友正跟別人親密,林軒心已經傷透了。立馬大吼了一聲,拿了本書就向那個男人的腦袋砸了過去。

這個時候那個男人立馬反應過來了,直接一調轉身子,拿許夢妍擋住了這一下,這書一下子砸到了許夢妍的腦袋上。

雖然許夢妍是個高階厲鬼,這一下根本沒有什麼實質的傷害,許夢妍甚至還沒有感覺到。但林軒看着自己女朋友被自己給砸了,心裏還是十分痛苦。

他獃獃的站在那,看着這兩個人,似乎都感覺不到憤怒了。那個男人朝他露出了猥瑣的笑容,然後伸手摸向了許夢妍的匈部。

林軒再一次猛的睜開雙眼,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他一下子從床上起來。看着這周圍,雖然他知道自己在做夢,但還是不能在短時間內緩過來,畢竟這對他傷害太大了。

許夢妍一下子被他弄醒了,看着林軒這不正常的樣子,許夢妍趕緊拉住他的胳膊問道:「親愛的,你怎麼了,沒事吧?」

「哦,沒什麼事。」林軒嘆了口氣回答道。

許夢妍坐在林軒面前,輕輕抱住他說道:「是不是做噩夢了啊,來,在我懷裏趴一會吧。」

林軒趴在許夢妍的懷裏,他強忍住淚水,輕輕的把腦袋靠在了許夢妍的肚子上,許夢妍這光滑的肌膚和舒適的溫度讓林軒很快就產生了困意,不久便再次睡了過去。

這一覺總算是睡踏實了,沒有再做奇奇怪怪的夢。看着天亮了,林軒甚至還以為自己在做夢。讓許夢妍掐了他好幾下才算是知道自己這是真的醒了。

想起昨天晚上還有中午發生的事,林軒心裏感到很疑惑,這個做噩夢本來是件挺正常的事,但知道連着做噩夢那就不正常了。更何況噩夢的內容還都和許夢妍有關。

林軒仔細想了想,這個噩夢很可能是人為的,可能是自己得罪人了才導致那個人強行給自己在夢境中植入了這種劇情。那這個人是誰啊,難道是陳建華回來報復了?

不過看那個人好像是許夢妍公司里的,仔細分析了一下,這個人有可能跟許夢妍有什麼重要的聯繫。林軒本想問問許夢妍的,想了想還是算了,這兩個人之間可能有什麼矛盾。還是到了那再說吧。

許夢妍從衣櫃里拿出了她的工作服,一件白色襯衣和黑色長褲,還有領帶。鞋子就隨意了,許夢妍蹬上了雙帆布鞋,然後對林軒說道:「親愛的,我穿這一身好看嗎?」

後面的事就跟夢境裏一樣了,吃牛肉麵,坐車,去公司,前台王藝琳,進入辦公室。看着這驚人相似的場景,林軒不免有些恐懼,難道接下來自己就要看到那封信了?

許夢妍對林軒說道:「親愛的,你先在我辦公室里玩會,桌子上的文件不要亂動哦。我要去安排一下同事們的工作。在這等我一會,別亂跑哦。」說完許夢妍便把門關上離開了辦公室。

許夢妍走後林軒趕緊把門鎖上,到許夢妍的工桌上翻了翻,只是這次他沒有再找到那封噁心人的信。

林軒想起夢裏的那個房間,於是又離開許夢妍辦公室去了那個辦公室,林軒直接把門打開了,裏面只有一個辦公桌,那個位置坐着一個人,就是昨天晚上夢裏出現的那個男人。

林軒一驚,還沒說話那個人就表情友善,態度溫和的問道:「小朋友你好啊,請問你找誰啊?」

林軒剛剛想好的話全被這一句給堵回去了,他也不好意思問,這樣顯得太唐突了,可能會讓對方覺得他是個傻子。

「哦我找許總。」

「許總啊,哪個許總,我也是許總。」男人依舊微笑着回答道。

「噢噢那沒什麼事了。」林軒說完趕緊關上門出去。他出去后抬頭看了一眼門框上的標識:副總經理辦公室。

這個男人會是陳建華派來的嗎?不大可能,副總經理這麼高的職位怎麼可能願意當陳建華的手下呢?要說這個男人絕對有問題,我明明沒得罪他,他為什麼要製造這些夢境干擾我呢?

林軒轉念一想,自己跟許夢妍在一起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讓這個男人發現了,可能因為這個那個男人不願意了。既然是這樣,這個男人有可能是許夢妍的追求者,或者前任。

林軒閑的無聊,又寫了會小說消遣了一會,等到許夢妍回到辦公室,林軒便問道:「夢妍姐,那個姓許的副總經理是誰啊?」

許夢妍身子抖了一下,神情有點恍惚,面色也有點難看了,她小聲的問道:「你問這個幹什麼,他是不是惹你了?」

「沒有,就是好奇問問。」

「哦,你說許雲峰啊,就是公司的副總經理啊,三個副總經理的其中一個。」許夢妍回答道,神情有點不自然。

林軒也看出許夢妍不想說,他不想許夢妍難受,於是也沒有多問,而是對許夢妍說道:「夢妍姐,我出去玩會了。」

「行吧,你記好我辦公室的位置,要是找不回來記得聯繫我。」

林軒下了樓,找到一樓的前台小姐姐王藝琳問道:「那個琳姐,我可以問你個問題嗎?」

「可以呀,你問吧。」王藝琳說。

「許雲峰和許夢妍之間是什麼關係啊?」林軒神情嚴肅的問道。

「就是總經理和副總經理之間的關係唄,你才多大啊凈喜歡聽這些八卦事。」王藝琳翻了個白眼,嬉笑着說。

「哎呀你快告訴我,這事挺急的。」

12沒想到方娜竟然變成厲鬼了。

「你來找我做什麼,你又是怎麼知道我的?林軒問道。」

「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你了,從你開始跟陳梓璇鬧的時候。」

林軒想了想,好像在他跟陳梓璇那男朋友打架時是見到過這個女孩。

還沒等林軒問,方娜繼續說道:「你應該知道我最近的事情了吧,這都是陳梓璇惹的禍,我先給你講講我的事。

開學后,我因為各方面都比較出色,所以老師要選我做班長。其實我初中也是班長,班長沒有想像的那麼難當,所以我就答應了。

可是這個班的班長真的不好當,從我當班長第三天起,我就感覺班上很多人對我不是很友好。

有些人自己犯了什麼事就故意賴我頭上,我管個紀律他們也罵我,說我什麼不配當班長,身上毛病多之類的,反正就是很不支持我。

我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問題,老師也說我沒問題,可這些同學就是故意找我麻煩,還說什麼全班都覺得你有問題那就是你有問題,難道還是全班都錯了?

我實在說不過他們了。後來我的幾個朋友幫我打聽一下消息,發現這裏面都是陳梓璇搞得鬼,這傢伙天天背後說我壞話。本來這些人沒那麼壞的,只是陳梓璇在那煽風點火。

也是,我軍訓腳扭到了,有個男生主動願意背我去醫務室的時候我就發現她眼神不對勁了。

我本來沒想搭理她的,但她還得寸進尺了,見自己乾的事對我造不成影響時,她找了一天晚上,找了幾個人把我弄暈了,然後給我注射了劇毒的藥劑,再然後,他們把我的屍體從宿舍樓頂扔了下去。

方娜說着,臉都漲紅了,可見這事讓她有多生氣。

三觀都要炸裂了,這個陳梓璇真是噁心人,她這種嬌生慣養的臭丫頭怎麼可能容忍的了周圍有人比她優秀呢。

方娜又繼續說道:「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找你嗎,因為你有個靠山,叫徐夢妍是吧,我想你和她能幫我。」

「我其實很早就想殺了陳梓璇了,只不過她背後有個很厲害的組織,有這個組織保護她,我殺不掉她。這個組織裏面有幾個非常厲害的人物,我連接近都不行。」

是黑界組織,這幾個厲害人物究竟有多厲害呢,人如果修鍊到了極致會是什麼樣的,是不是可以刀槍不入,上刀山下火海?

這時候方娜對林軒說道:「要不咱倆合作除掉這個陳梓璇?你只要戰鬥就好了,剩下的事都是我干,陳梓璇最後留給我殺了就行了,屍體也留給我處理就好了,你不用擔心有警察找你的。

林軒不假思索了一下:反正陳梓璇和她的黑界組織身上肯定也背了不少人命債了。既能除了陳梓璇這個禍害,也能避免更多人死亡,而且多個朋友總是好事。這樣一來,就能除掉這個噁心的組織,省的這個組織再到處害人。

「行,成交!」林軒對方娜說道。

陳梓璇肯定會繼續惹事,但是既然有了徐夢妍和方娜兩隻厲鬼的幫助,林軒現在已經有自信端掉這個作惡多端的組織了。

只不過現在還不能立即行動,方娜這才紅色級別,太低了,聽徐夢妍說過,紅色級別的厲鬼根本沒有什麼殺傷力。但是怎麼提升品級,徐夢妍沒說過。

林軒把他的想法跟方娜講了一下,方娜是個新鬼,她肯定不知道怎麼做。

林軒想了想,對方娜說道:「算了我還是問問吧。你稍等一下,我先打個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了。林軒問了他想問的問題,只不過徐夢妍的回答讓他難以理解,到最後他也沒聽懂怎麼操作,最後徐夢妍只是說以後有時間再具體跟他講。

最後,林軒要了方娜的聯繫方式,答應她等知道后再告訴她。

商量好了,林軒也就不再這逗留。剛想走,方娜又喊住了他:「我覺得你應該小心你的那個朋友,我覺得你跟她待久了不會有什麼好事。」

「啊,你能說的具體點嗎?」林軒問。

「我這麼給你講吧,你覺得她只是好心幫你嗎,你不覺得她是在利用你嗎,你每次遇上危險她都立馬出現,你不覺得奇怪嗎?所以我建議你不要跟她走太近。」

雖然方娜的話林軒不贊同,但畢竟人家那是好心提醒,林軒還是感謝了她。

方娜接着跟林軒講了她的計劃,首先,她負責去尋找這個黑界組織,找到他們的老巢,然後她深入刺殺,而他和徐夢妍則負責掩護她,對付黑界裏那幾個很厲害的高手……

林軒也說了說自己的計劃:方娜………

「嗯,我會想辦法的」

兩個人把有用的信息都分享了一下,商討完時間也不早了,林軒跟方娜說完便繼續沿着巷子走去。

10「正好,最近遇上了那麼多奇怪的事,這是個很好的問問題的機會,我要好好旁敲側擊一下。」

林軒心裏盤算好要問的問題後跟林珂說了一聲就走出了家門。在樓下,徐夢妍已經站在一個樹蔭里等着他了,看到林軒下來徐夢妍笑着向他打了個招呼。

一看到美女對他笑,林軒就不自覺的緊張了起來。

「那個,夢妍啊,咱去哪玩?」

「去卿門山。」徐夢妍回答他。

卿門山?這是哪啊?

「就是你學校邊上的那座山,林軒你應該是剛來這個城市吧?」

確實,林軒來這個城市才不到一個月,對這裏各種地名不熟悉也很正常。

林軒跟徐夢妍沿着街道走着,看徐夢妍今天心情不錯,林軒便準備開口詢問了。

「夢妍,我最近晚上老是肚子疼,是生病了嗎?怎麼才能治好?」

「不是生病,你最近弄上個挺邪門的東西,這雖然不會殺死你,但是會對你身體造成不小的傷害。我也只能幫你緩解疼痛,沒辦法根治的。」

「奇怪了,這個邪門的肚子疼到底是咋回事,我又是怎麼弄上這個東西的?這裏面肯定有人搗鬼,是誰呢?我除了陳梓璇沒有得罪過別人啊,可是這事明顯不是她乾的,因為我第一次肚子疼的時候還不認識陳梓璇。」

林軒腦子一團亂,什麼也想不出來。

徐夢妍看着林軒愁眉苦臉的樣子笑了:「你遇上什麼困難了嗎,不如跟我講講,我幫你分析一下。」

林軒把他最近的事告訴了徐夢妍,徐夢妍聽完後接着給他出謀劃策道:「首先,你知道這個肚子疼第一次發生在你的宿舍,那應該是你宿舍里某個人對你動了手腳。」

「所以我建議你仔細觀察一下經常出入你宿舍的人,如果你發現有人不對勁,你就專門研究他就行了。」

「好,等我周日回校就着手調查。」林軒說道。

林軒接着問道:「夢妍,你認識徐龍陽嗎?」

「我不認識啊,怎麼了?」

徐夢妍這表情不像在撒謊。看來她是真不認識,那個語音里的女人可能只是聲音像徐夢妍而已。

林軒又問了一個問題:「夢妍,我最近被兩個組織的人盯上了,你知道這兩個組織的信息嗎?」

徐夢妍不解的看着林軒說:「哪有兩個組織,不是就只有一個組織嗎,一個全是厲鬼組成的組織,這個組織存在的目的好像是為了除掉一些特定條件的人,至於什麼條件這個我也不知道。」

「那夢妍,你知道黑界組織嗎?」

「什麼黑界組織?沒聽說過。這就是你說的另一個組織嗎?」

「對,這個組織好像挺厲害的,聽說警方當年和這個組織來過一次大規模的交手,警方還差點全軍覆沒。夢妍,這個組織你能對付的來嗎?

徐夢妍笑着拍了拍林軒的肩膀,說道:「林軒,你也太小瞧我了吧,一會我讓你看看我的能力,你就知道紫色的厲鬼到底有多厲害了。」

林軒也沒怎麼跟厲鬼斗過,對紫色厲鬼的實力很是好奇。

於是他跟徐夢妍走到了卿門山一個偏僻的角落裏,徐夢妍站在一塊大石頭前,猛得一拳打出,這拳頭還閃著紅色的光,這大石頭直接碎成了一堆渣子。

看着漫天的灰塵,林軒被嚇傻了,沒想到紫色的厲鬼竟然有那麼大的破壞力,這麼大塊石頭拿鎚子砸都不知道砸多少下才能碎,而徐夢妍居然徒手就能打碎石頭!

徐夢妍看林軒那驚訝的表情又笑了,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怎麼樣是不是感覺有我這個朋友心裏特別踏實啊,你放心,只要我在這誰也不敢動你。」

林軒跟徐夢妍在卿門山上遊玩了一圈,也聊著天邊看着風景。不得不說這倆人簡直天生就是一對,才認識一天就無話不談了。

這裏景色真的不錯。現在剛入秋,山上的樹木鱗次櫛比,有些樹葉顏色變成了紅色。現在太陽快落山了,陽光灑滿大地,不禁讓人想起了一句詩叫絳皓駁色,而皆若僂。陽光照在徐夢妍的臉上,照的她的小臉金燦燦的。

林軒看着徐夢妍的小臉,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那就是徐夢妍為什麼能白天出來?按理說厲鬼不是都害怕陽光嗎?林軒將這個問題拋給了徐夢妍。

徐夢妍給林軒講了她的故事。

徐夢妍跟林軒講道:「至今她已經活了300多歲了。徐夢妍死的時候二十一歲,生前過的非常坎坷,因怨念太強化為了厲鬼,沒有投胎轉世。

徐夢妍是一種罕見的情況,死後靈魂沒有和肉體分離,所以變成了少數具有肉體的厲鬼,所以她不怕陽光,可以白天出來。

因為她有肉體,所以她肯定也需要和正常人一樣吃飯睡覺。南部山區適合發展種植業,道路兩旁很多都是田地或是果園。現在秋天,正值收穫季節。班主任帶領我們開展了一場採摘活動。當然這都是提前交過錢的。

依然是比賽,隨機平均分組,比哪個組摘的水果更多更大。到野餐時拿來吃。

晚上我們開展了野餐活動,地點是在南部山區的一片專門進行野餐用的草地。換一種說法,就是在戶外吃飯。不過也不光是吃飯,班主任還安排了其他的活動。班裏有很多人會表演節目,有的是自己單獨表演,有的是一群人一起表演。就是可惜我沒能想出表演什麼節目。

同學們還是挺有才藝的,先是十幾個人合力演出一個話劇,講的是初中生活,這麼精彩的表演背後同學們肯定付出了不少心血。後面又是幾個富有喜劇天賦的同學上去演講,惹的同學們哄堂大笑。

野餐吃的也不是我們平時經常吃的,有一些沒吃過的野菜,小型野生動物比如兔子。

林軒也看出許夢妍不想說,他不想許夢妍難受,於是也沒有多問,而是對許夢妍說道:「夢妍姐,我出去玩會了。」

「行吧,你記好我辦公室的位置,要是找不回來記得聯繫我。」

林軒下了樓,找到一樓的前台小姐姐王藝琳問道:「那個,我可以問你個問題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