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林慕昭毫不猶豫的拒絕,似乎根本就沒有把仙血壁這種至寶放在眼裡。

張正初怔了怔,顯然沒有想到林慕昭會那麼直接的拒絕,頓時一雙眸子看向我,湧出了妒忌與怒火,道:「這小子是什麼東西,也配與慕昭仙子同乘一舟?」

我皺了皺眉:「白鹿書院,白斬,師姐邀請我一同泛舟,你有意見?」

「自然有,你不配!」

「憑什麼不配?」澹臺瑤怒了,一雙絕美的眸子里透著怒火:「區區的一個羽族世子也敢在這裡放肆,你何不低頭照照自己,你又算是什麼東西?」

林慕昭輕笑:「師妹,罵得好……」

張正初咬牙切齒,伸手一指,道:「明日西湖論劍別讓我看到你,否則劍下無情!」

「你說的。」

我站起身,渾身散發殺氣,道:「我也有這個意思,明天別讓我遇到你,否則一定下殺手!」

「哼!」

張正初帶上仙血壁,縱身而去。

……

「一塊上好的仙血璞玉,就這麼飛走了……」澹臺瑤有些惋惜,道:「其實師姐你可以假意答應,得到仙血壁之後就趕他走。」

林慕昭撲哧一笑:「師妹,我可不是那種願意為了寶物就妥協的人。」

大總裁,小甜妻 我則說:「有什麼大不了的,明天如果遇到他,直接宰了,搶來仙血壁不就行了,師姐,這仙血壁真的有那麼厲害,能增進修鍊速度?」

「嗯。」

林慕昭頷首:「我聽說過這塊寶玉,只是沒有想到居然會落在羽族這種三流門閥手裡,真是可惜了,你說得沒錯,如果張正初真的要針對你,你大可以下殺手殺了他,將仙血壁據為己有,這仙血壁對我而言沒什麼用,對你和澹臺師妹而言卻是不錯的寶物。」

「明白了。」

說話間,平靜的湖面上忽地倒映出了一道絕世身影,白衣勝雪,纖足輕輕點落在湖面上,她終於來了,李清音握著白玉劍從天而降,在水面上點開一縷漣漪,無瑕疵的容顏,纖柔婀娜的體態,長裙飄飄,宛若凌波仙子般的立於我們面前。

「清音師妹,你終於來了。」林慕昭站起身,輕笑道。

「師姐。」

李清音娥眉輕蹙,又看向了我和澹臺瑤:「步少俠,阿瑤。」

澹臺瑤踏出小波,踏波走向了她,道:「小顏,你怎麼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李清音咬著紅唇,一雙絕美的眸子里透著複雜之色:「因為……因為清音原本就是另外一個人,之前你們看到的,只是其中一部分罷了,對不起。」

「如果是另外一個人,那場訂婚禮又算是什麼?」澹臺瑤繼續走向她,步步緊逼。

李清音腳下的漣漪忽地變得躁動了起來,她明眸如水的看著澹臺瑤:「阿瑤,你何必這樣對我呢?」

拐個爹地給媽咪 「那你又怎樣對待步亦軒?」

澹臺瑤咬著紅唇,道:「你帶走蘇顏不假,但你也留下洛凡在內的一群惡徒,為了斬殺他們,步亦軒幾乎在死亡邊際走了一遭,你對他卻那麼絕情,這公平嗎?小顏是你的一部分不假,但是,難道你李清音又不是小顏的一部分?」

李清音握著白玉劍的手微微顫抖,周圍的湖水也起了波瀾,一道道珍珠般的水滴開始倒懸起來,她秀眉輕蹙,道心亂了。

「清音師妹。」

林慕昭的聲音穿透了空間,在李清音耳邊響起:「遵從你的本心。」

這時,李清音才平靜了下來,周圍的異象紛紛消失,再次晉入了劍心通明的平靜心境中,向林慕昭投去了一道感激的目光,道:「多謝,師姐。」

「不必客氣。」

我踏波走了過去,與澹臺瑤並肩而立,道:「阿瑤,別逼她了。」

澹臺瑤有些生氣:「憑什麼,憑什麼小顏只是她的一部分,就因為她比小顏強嗎?扭曲了小顏的意志,不顧小顏的意願,你算什麼聖女?」

「夠了!」

林慕昭的聲音嚴厲了許多:「澹臺師妹,不要再說,你想讓這件事變成她的心魔嗎?清音師妹走到今天這一步不易,不僅僅是你們需要她,整個上界的億萬生靈一樣需要她,李清音的力量屬於整個上界,不要再繼續逼迫她了。」

李清音頷首,隨後抬頭看向我,一雙美眸蒙上一層水霧,輕聲道:「對不起……」

「沒事。」

我一擺手:「我原諒你了,誰讓你是我媳婦。」

「你……」

她又無語了。

林慕昭也一臉無奈:「看樣子,越來越亂了。」 次日,西湖論劍即將開始。

曦光穿透層層霧靄,投落在大湖之上,映照出千萬道絢爛光輝,彷彿水中深處有驚世瑰寶一般,一道道人影在湖面上飛掠來往,眾人齊聚向接天荷葉神跡中心處的巨大蓮花周圍,這朵蓮花早就被煉化成了仙岩,雖然散發出聖荷芬芳,但堅硬無比,一縷縷銘文浮現,高聳入雲,彷彿湖水中有一座巍峨神山一般。

……

聖荷四周有無數觀戰席,滿天遍布,鱗次梯比,來自五湖四海的觀戰者紛紛入席,其中也包括天風書院、白鹿書院的人。

參選者全部聚集在山腳下,一個個神情振奮,有不少人已經在開始拉幫結派了,以圖在爭奪中率先佔據先機。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空中七彩霞光綻放,一道超然身影瀉落在聖荷頂部,赫然是一名嬌巧玲瓏的女子,身穿精緻金色鎧甲,甲胄流線精美,只遮住了重要的補位,將她曼妙起伏的身段勾勒得煞是好看,顯得英氣逼人,就在眾人翹首望去的時候,她取出了一張聖氣繚繞的捲軸,開始宣旨。

「天心女帝陛下旨意,西湖神跡之上,設下十個王者令旗,其次為一百個人傑令旗,再之下為一千個天驕令旗,隨後則是五千個精銳令旗,奪得令旗,並且守住到黃昏時,則為最終的名次定選,請諸位遵守論劍大會的規則,每一戰只能一對一,以多對一者,小女子必將干預。」

她目光一掃,彷彿有一道潮水般的聖氣掃過,足以鎮壓在場的任何一個參選者。

「這女人是誰?好厲害的樣子。」

幾米外,白天畫問道。

我搖搖頭:「不認識。」

林慕昭輕聲道:「有資格宣旨的人必然地位尊崇,恐怕這個女人的地位比一個二流門閥的族長地位還要高,要尊重些。」

「嗯。」

她美眸如水,道:「只有十個王者令旗,拿到令旗堅守一天就是論劍大會前十的王者,小師弟,你需要師姐助你一臂之力嗎?」

「不用,師姐自行去奪,我憑自己本事就好。」

「嗯,那師姐先去了,記得,藏住鋒芒,等時機到了再出手。」

「明白。」

此時剛剛天亮不久,想要等到黃昏至少還有五個時辰的時間,太早去爭奪只是當了炮灰,除非真的實力超凡,像李清音、林慕昭這樣的人物,直接就是沖著前十去的,根本不擔心有人來挑戰,而且一般人也根本不敢挑戰她們。

密密麻麻的人影穿梭,眾人紛紛上聖荷山脈,我和白天畫、澹臺瑤並肩而去,剛剛踏入山脈的一刻就有一道無形規則從天而降,將眾人的境界全部壓制在了人王境內了,如此一來,再強的人傑也只能停留在人王境爭鋒了。

幾人來到山腳下就不再往前走了,前方有人已經開始大戰了起來,一一捉對爭鬥,根本連精銳令旗的影子都沒有看到就廝殺了起來,而其中大部分則是仇殺,論劍大會中一旦被斬殺,怨不得旁人,規則就是如此。

「咱們先等等,避避風頭。」我低聲道。

澹臺瑤星眸如水:「嗯嗯,我也是這麼想的,師兄,你打算爭奪王者令旗嗎?」

「嗯。」

我頷首:「既然來了,就必須去爭一爭,阿瑤,我在出手之前會先幫你爭奪到一個人傑令旗,你能守住嗎?」

「能。」她認真點頭:「你可別太小瞧我了。」

「知道。」

她回了無塵劍域半年,直接踏入人王境巔峰,肯定得到了一番造化,與前一百位的差距應該不會太大,好歹無塵劍域的底蘊擺在那裡了。

白天畫沉聲道:「我打算去奪一個精銳令旗,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我說:「需要幫忙的話,儘管說。」

他嘿嘿一笑:「多謝本家兄弟,我先自己試試。」

「好。」

重生蜜愛:深入暖心 ……

此時,聖荷山脈的山腰上已經變成了一片戰場,五千個禁制結界閃爍光輝,每個禁制內都有一面令旗,奪到令旗的人無法離開,只能等待挑戰者,將所有挑戰者全部擊敗了就能晉入五千精銳了,而這些令旗也有排名,從第一到第五千名,靠前的令旗此時都已經被人拿在手中,而不服的人已然開始挑戰了,戰況異常激烈,已經有不少人重傷,甚至是戰死了。

為了一個虛名,都瘋了。

直至晌午時,精銳區域的令旗依舊在不斷的易主,血流滿地,不計其數的人王級高手從山上敗退下去,放棄了爭奪,再爭奪或許就是死路一條,畢竟命是最重要的。

一千個天驕令旗也已經都有了主人,密密麻麻的強者正在去挑戰,其中不乏人王榜上的高手,至於一百個人傑令旗,爭奪最為激烈,數千人捉對廝殺,幸好山上的每一寸區域都有銘文鎮守,成為小世界,否則這座山多半也不保。

反倒是地位最高的王者令旗爭奪並不激烈,能走到那一步的人每一個都有仔細的計較過實力差距,不會貿然就去挑戰。

出乎意料,李清音表現的十分強勢,握著排名第一的王者令旗俏生生的站在山頂上,一雙美眸穿過無數人群看向我,似乎不解我為什麼還不動手,她擁有蘇顏的記憶,所以對我的實力十分了解,再加上我在白鹿書院苦修幾個月,實力肯定也有巨大突破,或許在她看來,我也一樣有資格去爭奪十大王者令旗。

「下午了,我們走吧。」

我沉聲道。

「走!」白天畫握著一柄利劍,笑道:「精銳令旗第五百位,我來了!」

這傢伙,要求還真不算高,堂堂白鹿書院內院弟子中的佼佼者,只想著去爭奪一個精銳位置,而就在人群中,我看到了穆雲的身影,她手握一面精銳令旗,笑吟吟的沖我一點頭。

我也點頭致意,隨後帶著澹臺瑤筆直走向了上方,朝著一千個天驕令旗的方向走過去。

……

「站住!」

前方,有人攔住去路,是一個身穿羽族衣服的青年,手握寶劍,冷笑道:「誰允許你們去天驕令旗區域了,給我留下!」

羽族人,還真是令人生厭。

我抬手就是一道劍訣刺出,淡然道:「滾!」

「轟——」

劍芒爆發,直接將這個青年打得橫飛出去,撞擊在山岩之上,其中一隻翅膀折斷了,血流不止,頓時另外幾名羽族的青年暴喝一聲,放下手中的精銳令旗走了出來,眼中透著凶光,聲音冰冷道:「白鹿書院的內院弟子什麼時候出來這麼一個不長眼的東西了?」

我目光淡然:「滾開,擋我者死!」

「憑你也有這個資格說這句話?」

最前方的一個羽族少年一聲暴喝,長劍化為一道匹練劈了過來,劍道意境已然達到了問劍心田的高階,難怪敢搶奪精銳令旗。

不過,這種層次依舊不夠看!

「唰!」

仙骨劍一閃而過,頓時一顆頭顱橫飛了出去,羽族少年的屍體重重撞擊在滿是鮮血的大地之上,死得悄無聲息。

如果是別人攔路,我不會下殺手,但羽族中人就另當別論了,步王府與羽族之間的深仇大恨不共戴天,先在這裡收回一點利息再說。

「這小子敢殺我羽族的天才,給我上,宰掉他!」

四名羽族少年高手狂奔而來,手中長劍散發凌厲威勢,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在一些三流門閥已經算是天驕的人物,其中一個甚至已經達到了問劍心田的巔峰層次,只要一點契機就能完成突破,晉入劍心通明,只可惜,他沒有這個機會了。

仙骨劍轟然指向前方,三重劍罡繚繞,猛然掀起一道劍氣風暴,就在風暴中,四名羽族少年慘嚎著被分屍,血流如雨,最前方的一個直接被劍意蒸發成了一道血霧,頗為慘烈。

我目光平靜,牽起澹臺瑤的手,說:「走,沒人攔路了。」

瞬間斬殺五名手持精銳令旗的高手,其餘人也要掂量一下,根本不敢再上前阻攔了。

……

很快的,帶著澹臺瑤走到了一千個天驕令旗區域,這裡鎮守令旗的人大部分都是高手,甚至就連譚星也在其中,他手持的是一千天驕令旗的第一名令旗,以他劍心通明的實力,確實可以保留這個位置了,譚星很睿智,沒有去挑戰王者令旗,那裡太過於兇險了。

眼看著我們即將穿過天驕令旗區域,終於有人按捺不住想要攔路了,依舊是身後擁有雙翼的羽族人,一個手握血色長劍的羽族少年擋住了去路,而他手握的令旗赫然就是第二名,讓眾人十分覬覦的一個名次,就在他走出來的時候,譚星皺眉道:「張少於,你想阻攔我的白斬師弟?」

張少於揚眉:「怎麼,不行嗎?譚星,連你這個大師兄都停留在天驕區域,你這個師弟難道比你更強不成?他連斬我羽族四位少年人王,我若是不加以阻攔,恐怕就要成了天下人的笑柄,讓他以為我羽族沒有人傑了。」

譚星冷笑一聲:「你要找死,我也不攔著你。」

身為天獄院大師兄,譚星太清楚我的實力了,在他被困在劍冢第二層的時候,我已經去往三層了,在人王境我可謂非常接近極境,如今大家的實力都被壓制在人王境,而我的劍道意境又是劍心通明,根本不可能輸給只有問劍心田巔峰的張少於。

「白斬,給我去死!」

張少於渾身爆發人王力,一重重風屬性規則的劍道意境波盪開來,形成了千重浪般的鎮壓勢頭,漫天都幻化出劍氣來。

我瞥了他一眼,根本不以為意,抬手一指,人王力化為劍訣氣芒凝鍊成一道飛流,瞬間刺透千重氣浪,噗嗤一聲貫穿了張少於的眉心,直接斬殺!

一時間,手持天驕令旗的諸位強者一個個都目瞪口呆起來。

「好狠……」

「這小子什麼來頭,連續斬殺多個少年人王了……」

「據說名叫白斬,是白鹿書院最近崛起的人傑,聽說劍聖之下第一人之稱的諸葛明就是他的師尊,將無雙九劍都傳給他了。」

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中,有人低聲道:「他還沒有祭出無雙九劍就能瞬間斬殺張少於這個級別的強者了,一旦展現無雙九劍的話……不可想象,太恐怖了!這次西湖論劍要變天啊,這種妖孽都出現了……」 一群手握天驕令旗的強者虎視眈眈,但我就這麼帶著澹臺瑤走過了這片區域,筆直的前往只有人傑令旗,此時所有的人傑令旗都已經被人奪取,而在奪取的區域內又在發生著一場場激戰,一旦取得人傑令旗就等於晉入論劍大會前百強,對於許多人而言已經是一種無上榮譽了。

「阿瑤,你覺得你的實力能排在一百位人傑的第幾名?」我問。

澹臺瑤抿了抿紅唇,道:「爭個一百位,怎麼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