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東滿族,乃是靈界億萬族群中一個小型族群,在整個靈界大陸上不堪一提,但其在人族中卻是有些不小的名氣,只因為這一族群與人族體貌近乎完全相同,向來對人族極為親近,將人族當做天朝之邦,恭順馴服,而人族則為了守護疆域安寧,對東滿族頗有扶持,幫助其抵擋西蠻族、百越族等族群的騷擾爭鬥,兩族關係自是極為親密。因而在這東滿族長街之上,舉目望去,與人族繁華城池並無任何區別,熙熙攘攘,一派熱鬧景象。

便在今日,未曾驚動任何人的情形下,有一人族青袍修士步入城池之中,並未過多停留四下觀光,直接尋了一處上好的客棧庭院住下。

對來自人族的流雲前輩,客棧掌柜極為親近,親自恭謹帶著入了住處,這才滿臉興奮之意歸返前院而去。東滿族領地狹小,其族中修士數量自然不多,渡劫境修士已然是族中強者,天人境以上地位已然是高高在上不可親近的存在,今日能夠招呼一名人族的渡劫境前輩入住他的客棧,這怎麼說都是一份大大的光彩啊。

掌柜的想著,嘴角不由大大的咧開。

且說這掌柜離開后,那流雲袍袖一揮將庭院禁制打開,邁步行入其中,元神破體而出橫掃,並未察覺到半點異樣,這才微微點頭,拂袖布下一層禁制將整個院落盡數籠罩。

「自族群領地而來,耗費近乎一月時間方才趕至東滿族,所幸那遺迹至今仍未開啟,時間上倒並非太過緊張。」流雲低吟開口,「只不過如今一路行來,已然感應到不少異族強者的氣息,看來遺迹之事已經傳開,或許此番當真要有一場龍爭虎鬥上演了。」

青袍之修流雲正是蕭晨改容換貌調整了自身氣息幻化而成,以便隱藏自家的身份。

「且先在此休息片刻,而後前往那遺迹一觀,且看能否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蕭晨心念一定,轉身步入房內,一步邁出直接進入左眉道場之中。

小半日光景,庭院禁制靈光微閃,在客棧小廝恭送之下,蕭晨邁步離開,出了城池看向那茫茫天際此刻,此刻夕陽落下,染紅的雲朵,宛若血花,染紅了蒼穹,美而凄厲。腳步微頓,臉上流露幾分沉吟之色,蕭晨一笑,即便前路血當真花綻放,浸透長空,他也沒有了半點退路,欲求大機緣,便需經受大磨難,這是極為划算的交易。

於無人之處,揮手裂空,其身影瞬間進入其中消失不見。

###########

妖族。

作為靈界強族之一,其疆域浩瀚無盡,族中修士因出身不同派系林立,相互對抗制衡,比較人族之中諸多勢力較量也是半點不差。不過在妖族之中,卻是有皇族之稱,雖然他們數量極少,卻從未有妖族哪一派系的力量膽敢去撩撥皇族威儀,否則等待他們的必然是極為悲慘的下場。

龍族,便是靈界妖族皇族之一,作為天地寵兒,龍族誕生之初便能擁有強大無比的力量,即便不經修鍊,待到其成年之後修為也能達到族群巔峰境界,況且天賜本源之力,更是使得龍族強者威能遠超同階修士。強橫無比的肉身,加持本源之力,使得尋常龍族族群巔峰修士便擁有著無限逼近於真正荒古大能的力量,再加上龍族中存在的荒古境大能坐鎮,更是使得其皇族地位穩若泰山,即便是同為妖族皇族的鳳凰一系、太猿一系,其真正力量對比,也遠遠不是龍族的對手。

好在如此逆天的天賦,註定了龍族傳承困難,子嗣稀少的事實,即便龍族大力提倡一夫多妻或是一妻多夫或是大家在不破壞倫常的前提下胡搞八搞等等諸多的政策,但想要誕生一個龍族幼兒,依舊是天大的難事。作為妖族第一皇族的龍族,其數量也不過區區300多隻,更遑論鳳凰、太猿兩系,數量更是少的可憐。族人的稀少,註定妖族皇族不可能成為整個族群的實際掌控者,所以在經過長久時間的嘗試后,三大皇族默認了自己尊貴的身份,卻對尋常族群事物並不插手,因而才有了妖族理事職位的出現,統籌整個族群事物。

東海,乃是妖族領地之中佔地億萬疆域浩瀚無垠的一方廣闊海域,為妖族皇族龍族一系領地,無龍族之令,即便是妖族理事親至也不敢闖入半步。

今日日頭高照,便在這海域深處,一方礁石之上,兩道身影激烈的肉搏在一起,吭吭哧哧一個多時辰才濃重喘息著完了事。 「嘿嘿,波奴依,咱們數千年沒見,你這一身功夫卻是越發精湛了幾分,方才若非我小心謹慎死死守住,恐怕就要被你殺的潰不成軍了。」一名身材壯碩,頭生雙角男子嘿嘿低笑,大手在懷中美人豐腴的肉身上來回的撫摸-揉捏著。

那美人看去二十七八的年經,膚色細膩,粉中透紅,一副歡愛之後的慵懶模樣,頭頂上生著一隻秀氣的獨角,更是平添了幾分異樣風味,此刻抬了抬眼皮,任由男子一雙大手肆意遊走,訪峰探谷好不快活。過了片刻,那男子嘿嘿一笑,卻是念頭再生,正欲翻身而上策馬揚鞭,其臉色卻是突然一變,眼中閃過幾分異色,伸手拍了拍美人香-臀,「波奴依,我今日還有些事情,便不在這陪你了,你且休息一會,我先走一步。」

那波奴依被撩撥起了欲-火,正準備再度承歡一場,此刻聞言狠狠白了這男子一眼,「諾查,今日人家出關后就來找你了,是你沒時間陪我,可別怪我去找海塞東快活。」

諾查皺了皺眉,伸手在她身上摸了一把,「去吧去吧,你波奴依風流在外,咱們這一族130多個男丁,除卻老祖宗之外哪個沒有被你嘗過腥。」

說話間腳下用力跳入海中,下一刻巨浪澎湃而生,卻是直接化為一隻體長足有7、8萬丈大小的巨龍,其腹下7爪,此刻大尾一擺轟然鑽入深海之中不知去向。

赤-裸全身的波奴依低哼一聲,同樣一躍而起,化為一隻6爪母龍,朝著另外一處方向離去。

原來這礁石之上歡好兩人便是那龍族眾人,據傳此族性淫,今日一見卻正是如此。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且不說這波奴依尋了那海塞東會是怎樣一場胡天胡地的盤腸大戰,諾查鑽入海水之中,巨尾擺動直奔自家海底龍宮而去,吩咐一眾蝦兵蟹將守護,又開啟了龍宮禁制,這妖龍才花了人形,步履匆匆直奔殿內而去。屏退了左右,諾查一掌拍落面前虛空,空間頓時崩潰露出一方黝黑空洞,一枚玉簡出現其中,此刻正散發著淡淡靈光。

「唔?這老怪找我何事,莫非又有需要與我合作之事?」諾查數萬年前曾與人族某位大人物聯手,幫他剪除了一個極大的對手,兩者因此才有了一些聯繫,卻因為暗中避嫌,自那件事情之後便再也沒有聯絡過。略微皺眉,這妖龍伸手將玉簡取出,元神感應無異,這才分出一絲神識探入其中。

數息后,諾查豁然張開雙目,其面色漲紅,身體抖動不已,足可知其心中激動程度,「雷之本源!居然是雷之本源!此人既是傳信於我,想必絕非誆騙,最大的可能是他與這蕭晨有仇,卻不好親自出手,所以將此事告知與我,欲要假借本王之手將其除去!」

「是這樣,定然就是這樣,這般說來,此事為真!」

此龍激動的在殿內來回走到,手舞足蹈。

龍族受天地眷顧,雖子嗣稀少,但其族內修士壽元卻是極為悠久,雖不可說不死不滅與日月同壽,卻也相差無幾,這諾查更是存活了數十萬年的老怪物,不過今日這消息傳來,依舊讓他興奮難以壓抑。

龍族出世為天地寵兒,天賦之強堪稱靈界無上存在,即便對比那魔族皇者也半點不差,但也正是因為如此,過高的天賦制約了龍族修士的晉陞大道。

尋常修士,得本源之力便可打破桎梏,晉陞荒古,但對龍族而言,他們擁有天賜本源,問世當日體內就有本源之力,這點對他們而言便形同虛設。但天道制衡,龍族也因此反受其制約,欲要晉陞荒古,成為龍族皇者地位,便需要再度感悟並且掌握一種本源之力,集合兩道本源之力才能得以晉陞!

這諾查也是龍族驕子,否則也不會得到那波奴依的青睞與之多有歡愛借種,此妖龍修為早已達到族群巔峰極限,更是在數萬年前便掌握了第二種本源之力——雷之本源!不過這本源他得來有些淵源,並非自我感悟而出,雖然到手,卻增長緩慢,到了近千年甚至已經趨於停滯,這點讓諾查心中極為煩躁。但若是可以成功吞噬另外一道雷之本源,必定可以讓他的本源之力瞬間暴漲,即便不能達到大成境界,也應當有足有的力量助他突破桎梏,晉陞荒古!

若非如此,以其心性豈會如此失態。

「西蠻族為我妖族暗中操控附庸族群,本王便親自前往此處,將那蕭晨殺死,奪其本源,成就龍皇之位!」諾查眼裡厲芒一閃,急忙轉身匆匆準備去了。

為了避免消息走露被他人知曉橫生無數的麻煩,諾查假借其它借口向長老請得假期,便龍不停蹄滿心的興奮直奔西蠻族而去,以他的修為,抹殺這區區尚未晉陞天人境的蕭晨又有何難,此去必能手到擒來!

但事情,或許並不如他想的這般簡單順利…

###########

東滿、西曼兩族,自遠古時期開始便是生死勢不兩立的死敵,你東滿族綁了人族的大腿,我西蠻族便有妖族撐腰,你東滿族修建了滿城,我西蠻族就修建蠻城,你東滿族駐兵千萬,我西蠻族便駐兵1100萬。雙方你來我往,從各個方面斗得不可開交,殞落對方手中的族人修士數量無法計算,稱得上是血海大仇,傾盡天地之水也無法將其沖刷乾淨。

若是往常的時日,在這滿城、蠻城兩座雄關之間,必定會有兩族軍士瘋狂廝殺在一起,就算沒有大戰,每日也是爭鬥不休死傷慘重,但如今兩族城池卻是頗有默契的收斂了自身氣焰,大門緊閉,既不開門挑釁也不派遣修士尋釁怒罵,使得兩族之間的廝殺陷入一股詭異的寧靜狀態。

不過沒有了這兩族軍士的動作,此處非但沒有冷寂,反而越發的熱鬧起來。起初遺迹消息傳出,便有三三兩兩的修士前來查看,但如今隨著時間流逝,趕往此處的修士數量越來越多,其修為也是越發強橫,天人境之修比比皆是。

白日地面偶有震顫,似乎將會有何物從地底鑽出一般,到了晚上便會寶氣瑩瑩靈光亂閃,似是徵兆這地底裂縫之下有重寶。並非沒有那心生貪念修士欲要捷足先登快人一步進入遺迹之中,奈何陣法雖然開始崩潰,卻餘威尚在,這密密麻麻的裂縫直通地底,其下縫隙縱橫交錯繁雜無比,一不小心踏落陣法封鎮之中,便會引動陣道反噬。在13名天人境修士聯手闖入,卻在短短半個時辰內元神玉簡盡數崩潰的震懾下,終於沒有修士再妄圖搶先闖入遺迹,只能強自將心頭火熱暫且壓下,靜待遺迹完全開啟之日。

但雖是如此,遺迹周邊整日里修士數量不少,大都是前來探查遺迹,或是生怕出現意外使得遺迹開啟提前而錯過最佳時機的修士,因而雖然夜晚,此處卻頗為熱鬧,不少修士3、5成群,以靈石法陣照明,使得此處亮如白晝。雲霄之上,空間無聲無息撕裂,並未引起任何修士的注意,隨即一名青袍修士從中邁步而出,此刻目光微閃,向周邊看去。

這來人,自然便是化名流雲的蕭晨!

此刻他身影所在乃是在兩座雄蜂之上,山勢並不陡峭,又因山體圓潤,山巔有青石為尖,遠遠望去似是美人酥胸,因而這兩處山峰又被合稱為雙乳-峰。而那遺迹出土之處,便在這雙乳山峰形成的山坳之中,地面早已裂開,一道道數丈寬深不見底的裂縫密密麻麻遍布整個山坳不知最終通往哪裡,不過卻與傳言中一般無二,有無數光華寶氣從這裂縫之中傳出,粗略感應之下,確實是寶物所發,而且其品階必定不低。

蕭晨微微皺眉,略微遲疑,腳下邁步,身影在遁光包裹中落在地面,目光稍顯凝重向周邊看去,不知為何,在出現在此處的瞬間,一股極端危險的感覺便出現在蕭晨心頭,讓他背後寒毛根根乍起,眼眸虛眯,其中閃爍著絲絲寒芒。似乎在那無盡黑暗中,有一雙眼睛正死死盯著他的背後,這種感覺極為強烈,讓蕭晨心中忍不住生出幾分焦慮煩躁之意。

深深吸氣,將心中念頭緩緩壓下,蕭晨並未理會周邊投來或者警惕或者忌憚或者冷笑的目光,邁步沿著這山坳緩緩走動。如今到來守在此處的只是一些小魚小蝦米罷了,真正的強者尚未現身,雖然他們來的早但遺迹一旦開啟,他們最多只是跟在後面喝湯的料,根本沒有資格參與到遺迹機緣爭奪之中。這種小角色,以蕭晨現在的修為,自然完全不將其看入眼中,若是他們識相不來打攪最好,否則便休怪他手下無情。如今可不是在人族領地,這山谷中匯聚的修士也並非是人族之修,他下起手來自然不會心軟。

蕭晨此來遺迹所在,更多的是想探察一番,這遺迹是否如青靈子口中摯友所言,尚需數月光景才會開啟,也好做到心中有數。如今既是已經到了東滿族,即便明知此處或許會是大凶之地,他也絕不會就此罷手退卻,不管如何,七靈七彩陰陽花他志在必得!

重生之國民男神 沿著山谷緩緩而動,蕭晨眉頭略微皺起,目光落在地面裂縫之上,目光閃爍,顯然正在通過氣息感應,推測地下陣道崩潰尚需多少時日。

#####

【第3更,今日又晚了一些,抱歉抱歉。】 「嘿,哪來的人族修士,如此裝腔作勢,莫非以他的修為還能在遺迹之上看出個所以然來。」

「虛張聲勢罷了,以他渡劫中期修為,若是也像妄圖插手遺迹之事,當真不知死字怎麼寫的!」

「哈哈,待本座出手且去教訓這小子一下,反正如今在此等待也閑悶的發慌,權當是找點樂子。」

「探探也好,說不準這小子當真能看出一些門道,也好逼問出來與我等知曉。」

數名妖族修士哈哈大笑起來,隨即其中一人大步起身,「噔噔」直奔蕭晨走去,「兀那人族小子,不知你在此處看了老半天可有收穫,不如說出來告訴你妖族大爺一聲。」此妖喝聲中,氣息驟然爆發,卻是一名天人初境修士,在這山谷內也算不弱。

蕭晨皺眉,眼底厲芒一閃,緩緩轉身,不過此刻尚且不等他開口,便有一名低喝傳出,「妖族的道友,莫非是想要仰仗修為,欺辱我人族之修不成!」

聲音未落,數道遁光自遠處呼嘯而來,直接落在蕭晨神槍,將那妖族之修攔下。

來者5人正是人族修士,身穿統一長衫,背負長劍氣息凌厲,為首乃是一英眉挺鼻,相貌堂堂男子,此刻面色稍顯陰沉,雖淡淡開口,卻有絲絲寒氣瀰漫,宛若劍芒一般,顯然是那劍道一系修為高深之輩。這5人看來應當是某一人族劍道宗門的修士,其修為倒也不弱,為首男子達到天人三境,其餘4人同樣在天人境界以上,2男2女,個個英姿颯爽,品相極佳。

「這位道友請放心,你我盡皆是人族之修,出門在外自是應當相互照應,有我等5人在此,絕對不會讓一些魍魎之輩傷你半點。」5人中,另外一名男子緩緩開口,聲音雖然客氣,卻有些許傲然。

妖族修士聞言臉色變得極為難看,似是識得眼前5人,冷然一笑,「原來是人族太白劍道五行劍客,難怪膽敢攔下本座,不過你等莫非以為此處只有你人族之修么?「

「諸位族群道友,今日還請大家起身,且與這人族之修好生討教一番。」

語落,低哼中瞬間響起,7道身影呼嘯而至,個個面色陰冷目光不善,嘴角盡皆帶著猙獰之色。靈界之中,人、妖兩族本就摩擦不斷關係緊張,只不過因為高層壓制才並未爆發出激烈的衝突對抗,不過在經過上次族群試煉后,兩族間的關係驟然惡化,修士相遇大都會直接動手,再無緩和餘地。

誰讓他人族中出現了絕世天驕,打殺妖族命運雙子,重創蔓藤君王,在5位族群巔峰大能絞殺下全身而退,回歸人族后更是爆發出無比刺目的光芒,將同期各族所有天驕修士盡數壓下。這人越出彩,妖物便越是臉面無光,雙方修士見面還能有好那才怪了。

「怎麼著,難道欺我妖族無人不成?」

「老子早就看這些人族的小子不爽了,今個無事,好生教訓他們一番藉以打發時間倒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想動手,咱們妖族大爺可不怕你們。」

幾名妖族修士開口,不乏故意挑釁之意,更是有數道火熱目光在那人族劍修中兩名女子身上掃過,頗有淫-邪之色。

尹楓眉頭一皺,劍眉愈顯張揚,氣息驟變,宛若一併出鞘利劍,下一刻便會暴起出手,爆發出驚天動地的一擊,其身後2男2女四位師弟師妹同時上前一步,氣息散發,卻是呈5種不同屬性,屬金、水、木、貨、土五行之力,氣息隱約相連相容,使得5人氣勢有疊加之態,轟然暴漲!

虛空之上劍芒凝聚呼嘯縱橫,匯聚化為一方劍影,卻是呈現灰白之色,強悍威壓氣息從中散發而出,引得整個遺迹所在無數修士面色一變,隨即紛紛匯聚而來,臉上滿是興奮之色。

與己無關,又有熱鬧可看,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幾名妖族修士面色一變,他們雖聽聞過人族五行劍威名,卻從未親眼目睹,此刻感應著從那劍影中散發出的威壓氣息,一個個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若是出手,今日並無勝出把握,但若是就此罷手,豈非顏面掃地。

正在這妖族幾名修士左右為難之際,卻是突然有一道冷笑在天地間響起,「區區人族小輩修士,也敢如此放肆,今日若是不能好好教訓你們一番,豈非讓人笑話我妖族懦弱無能。」

語未落,妖芒一閃,已然有一道身影直接撕裂空間而來,恐怖的威壓氣息從其體內緩緩散逸而出,將整片空間徹底鎮壓,如臨山嶽,如對深淵,使人胸口發悶,不覺生出敬畏。

妖族強者,天人四境!

幾名妖族修士微呆,隨即臉上流露出狂喜之意,恭謹施禮,「晚輩等人拜見大人,還請大人出手,好好教訓這5名人族修士,維護我妖族聲威。」

而以尹楓為首的太白劍道5人臉色則是驟然變得極為難看,瞳孔收縮,心生無盡的忌憚。他5人中以尹楓修為最高,若是聯手施為,可戰天人三境巔峰修士,但面對天人四境強者,雖然僅是一層之差,其差距卻如天淵一般,不可同日而語。

面對這妖族突然冒出的天人四境修士,即便5人聯手一戰,怕是最終也難逃敗落,一旦失敗,在這異族領地之中,後果如何自是不堪設想!

「哼!」鐵甲目光陰沉,眼底厲芒閃爍,但其目光卻是在兩名人族女修玲瓏有致的嬌軀上多有流連,這兩女一者為水屬性,婀娜多姿,一者為火屬性,炙如烈焰,若是可以虜獲兩人一番銷魂,享受那冰火兩重天的滋味,想必舒爽到了極點。想著自己閉關數百年未出,已經許久沒有沾過女色,這妖族心中一團火焰瞬間生出,便再也難以壓下。

不過便是就在此刻,卻有淡淡聲音傳來,「妖族何時猖獗到了這種地步,竟是膽敢隨意打殺我人族之修,莫非當真以為可以無法無天肆意妄為不成?」

蕭晨臉色平靜,目光卻是冰冷無情,散發著無盡的寒意。

鐵甲目光微閃,看著不過是區區一名渡劫人族修士,嘴角頓時流露出猙獰之色,「本座可否猖獗霸道,你此刻便會知曉!動手,將這人族小子宰了!」

「是,大人!」那最先走向蕭晨的妖族修士獰笑一聲,如今五行劍被大人牽制,若敢出手氣機牽引下瞬間就會迎來大人疾風驟雨的攻殺,且看此番誰還能出手救下這人族小子!

女王養成系統 一掌拍落,手掌處靈光微閃化為一隻黑熊之掌,卻是顯化了部分妖身,使得自身攻擊威能達到最強,顯然欲要一擊必殺,將他直接殺死。

蕭晨微微眯眼,其中厲芒一閃,在那熊掌距離他不過一臂之遙時緩緩抬手,輕描淡寫向前拍落,看似緩慢,卻在一掌落下時恰恰與那拍落熊掌相遇!

轟!

一道低沉悶響瞬間傳出,蕭晨青袍鼓盪,黑髮飄搖,其身影卻是動也未動,至於那妖族之修則是如同被十萬支蠻牛同時撞上,身影轟然倒飛而去,口中發出一道短促慘嚎,尚未落地,肉身便已經轟然炸開,化為漫天血肉散落大地。

一時間,整片天地徹底噤聲!

一掌拍落,輕描淡寫,瞬間轟殺天人境修士,即便只是一個天人初境,卻還是瞬間震懾全場,使得無數修士心神震蕩,眼眸內流露出無法置信之色。不敢相信這青袍修士居然扮豬吃虎隱藏了修為,更不敢想象他膽敢直接下殺手抹殺妖族之修!

所以此刻無數目光匯聚而來,卻沒有任何一人開口說話,嘴角一個勁的抽動。抹殺妖族之修雖然大快人心,但今日之事怕是也要徹底激化,再無半點緩和的可能,尹楓眼中流露凝重之意,已然做好了隨時拚死一搏的準備。

「好!好!好!」鐵甲怒極反笑,「當本座之面還敢殺我族後輩修士,今日若是不將你這人族小輩抹殺,本座日後有何顏面存於族群之中。」

「不管你是誰,都給本座去死!」

厲喝中,鐵甲解開對太白劍道5人氣機鎖定,悍然一掌直奔蕭晨拍落,這含恨一擊,已然將其修為盡數展露,天人四境恐怖氣勢驟然爆發,鋪天蓋地。

尹楓挑眉,似劍鋒出鞘,今日已經與妖族修士徹底撕破麵皮,即便他們袖手旁觀也絕對無法全身而退,既是如此自然不如放手一搏,或許還有些許生機。

不過便在此刻,卻是有一淡淡聲音傳入耳中,「欲要擊殺本座,憑你恐怕還沒有這個資格。」

蕭晨抬首,漆黑眼眸中冷芒流轉,袍袖一揮不見其半點動作,虛空中便有浩蕩之力驟然出現,以摧枯拉朽之勢將鐵甲此人一擊生生崩潰,而後去勢不減,驟然落下。

鐵甲此妖眼眸驚懼瞪大,口中發出一道驚慌尖叫,不過尚且不等他做出半點反應,已經無盡的毀滅之力鑽入他肉身之中,肆虐破壞。

於是乎轟然一聲巨響,只見青袍之修揮袖,妖族天人四境強者神通被破,如遭重擊身體拋飛,口鼻間大量鮮血溢出,顯然已經受了極重的傷勢!

一袖之力,強橫至斯!

無數興緻勃勃圍觀之修此刻齊齊縮了縮脖子,忍不住暗自連連吞咽吐沫,面色發白,看向那依舊渡劫中期氣息毫不起眼的青袍之修,眼中有的唯有那深深的敬畏!

轟!

鐵甲身體砸落地面,餘力自其背後散逸,轟然將地面山石碎裂,化為一方百丈大小深坑,周邊有無數道密密麻麻的裂紋向外蔓延而去,直到千丈以外。在這坑底,此妖面色驚懼,卻不敢有半點動作。此番承受一擊不死,鐵甲並不認為是這青袍之修沒有將他抹殺的力量,只是因為某些原因留下了的他的性命,正因為不知為何,所以他才不敢有半點異動,生怕惹惱了這煞星,直接出手將他殺死。

這青袍修士有殺他的實力,也有殺他的膽氣,這點鐵甲極為確定。

至於那之前囂張的妖族修士,此刻更是個個面色煞白,連族群天人四境大人都落得如此下場,想著方才被人家一手輕易抹殺的同伴,更是忍不住雙股顫顫汗如雨下。

蕭晨抬首,以其修為應對天人四境不過是反手之事,沒有將這鐵甲抹殺並慈悲心腸發作,而是不願橫生枝節,招惹不必要的麻煩。遺迹之事一旦傳開,必定會引來各方族群強者爭奪,到時妖族豈會缺席?若打殺了這鐵甲,極有可能引得妖族強者與他為難,雖然蕭晨並不畏懼,卻也不願因此分神。如今他所有的精力都放到了遺迹內那成熟的七靈七彩陰陽花上,為了這點,留這妖族一命又能如何。只是若他知道現在正有一隻妖龍直奔他而來,不知是否會因此而改變了念頭。

「現在還不快滾,是想要本座出手,送你等一程么?」蕭晨淡淡開口,卻有寒意瀰漫,令人聞之心中凜然。

不過落入鐵甲等一眾妖族修士耳中,卻是如此的美妙,讓他們不敢有半點遲疑,一個個駕著遁光扭頭便走,待遠了一些距離這才直接撕裂空間遁走。

周邊圍觀一眾各族修士,此刻同樣不敢再留,生怕給自己招惹了麻煩,雖然沒有離開遺迹所在,卻也遠遠地避開了蕭晨等人所在之地,一副小心謹慎稍有不對馬上腳底抹油的模樣。

尹楓等太白劍道5名修士直到此刻才將臉上震撼之色壓下,齊齊彎腰恭謹施禮,「晚輩等人不知大人身份,若是有冒犯之處,還請大人海涵。」能夠輕描淡寫將妖族天人四境強者擊潰,面前這位大人修為究竟達到了何種地步,或許…族群巔峰也並非沒有可能,想到這點,尹楓等人臉上敬畏之意更甚。

蕭晨目光微閃,對這幾人之前表現頗為滿意,此刻淡淡點頭,略微遲疑,淡淡開口,「無須多禮,今日你等遇到本座,便是緣分,既如此,本座便送你們一句忠告。此處是非之地,非你等修為可以插手,還是早早離開為妙,否則當有殺身之禍。」語落,也不管5人是否聽得進去,轉身揮手撕裂空間離去。

##### 如今蕭晨已經確定,這陣法開啟卻是尚需2月時間,既是如此他自然不會在此處過多耽擱時間,只需安心靜待遺迹徹底浮出便是!

「晚輩等人恭送大人!」尹楓5人恭謹施禮,待到確定蕭晨走遠后,這才起身。

「大師兄,如今我等應當如何?」蚩古沉聲開口,其餘三人目光也同時匯聚而來,顯然這尹楓在5人中威望極高,何去何從需要他來拿定主意。

尹楓眉頭緊皺,片刻后狠狠點頭,「走,咱們離開,這裡雖然有機緣,但正如大人所言,並非你我修為可以插手之事,若是貪心不足極有可能會殞落於此!」

太白劍道4名弟子齊齊點頭,5人毫無停頓,直接轉身離開了遺迹所在,直奔東滿族領地而去。

###########

東滿、西蠻兩族族群領地空白地域突顯遠古遺迹,疑似為上古丹道巨頭宗派遺址,其中靈丹無數,寶物遍地,更有數之不盡的靈石,但凡進入其中修士,都能得到天大的機緣。

這則消息伴隨著遺迹夜晚聲勢越來越大,以一種驚人的速度瘋狂在整個靈界大陸傳播開來,億萬族群強者為之心動,他們雖然對穿的沸沸揚揚的消息不屑一顧,但遺迹中有寶,有重寶,他們卻是深信不疑!畢竟上古時期至今,靈界實力跌宕起伏,曾有無數強大的勢力興起湮滅,而他們所留下的遺迹中,往往都會蘊含了極為豐厚的機緣,這點已經被不少靈界幸運的修士所證實,但凡進入上古遺迹且安然脫身者,必有大收穫。雖然死滅其中的修士更多,但他們看到的不是這些,而是那少數活著的人得到了怎樣怎樣的好處,成就了怎樣怎樣的豐功偉績。

所以即便明知有危險,會死人,依舊有無數強者動身,直奔遺迹而來。

如東滿、西蠻這般靈界弱小族群,向來在整個靈界中處於弱勢地位,對於異族修士進入從來都是睜隻眼閉隻眼,只要不做為害其族群之事,便聽之任之。畢竟區區小族之力,怎敢得罪諸多的靈界強族、大族修士,否則稍不小心,便有可能招惹來滔天的禍事。人族可以支持他們,卻絕對不會幫他們背黑鍋與其他靈界族群發生衝突,這點東滿族高層極為清楚,因而採取了默認此事的態度。

所以在短短月余時間內,整個東滿族內便有無數異族強者湧入,天人境修士比比皆是,天人三境強者也不在少數,至於修為更高乃至族群巔峰存在,行蹤飄忽隱秘不定,便不是尋常修士可以見到的了。伴隨著大量強者的融入,自然滋生了不少的麻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