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李欣、夏美、阿筆見到鴨嘴焰龍的表現呆住了,李欣回過神來很高興笑著說道:「鴨嘴焰龍你竟然掌握了巨大化,幹得不錯,現在你先使出凈化之霧,再使出火焰拳攻擊。……」

阿筆則是說道:「那鴨嘴焰龍竟然臨陣學會巨大化成了常變體,太不可思議了。……」夏美則是和李欣一起給鴨嘴焰龍加油。

鴨嘴焰龍聽了主人的誇獎士氣大增,先是使出凈化之霧對著赫拉克羅斯噴出一團白霧,接著雙爪冒火使出火焰拳打向赫拉克羅斯。赫拉克羅斯有些準備,立刻調頭向後飛想躲開凈化之霧。……但是凈化之霧比它飛的速度快一些,它眼看就要被凈化之霧擊中。而要是它被凈化之霧擊中能力還原,緊隨其後的鴨嘴焰龍就會使出火焰拳攻擊它。

阿筆見此說道:「赫拉克羅斯,你是會列暴風的常變體。立刻使出列暴風將凈化之霧吹回去。」赫拉克羅斯聽見這話恍然大悟,立刻雙翅膀顫動造出龍捲風將凈化之霧吹回去,凈化之霧原路返回正好落在鴨嘴焰龍身上,鴨嘴焰龍的能力加成被還原了。

鴨嘴焰龍被自己的絕招擊中更生氣了,它雙腳冒火使出硝化衝鋒加速朝著赫拉克羅斯衝去。赫拉克羅斯此時剛剛回頭,它來不及反應就被鴨嘴焰龍撞飛到半空。赫拉克羅斯在半空使出石刃,無數尖石圍繞它轉了一圈后飛向鴨嘴焰龍,鴨嘴焰龍再次使出硝化衝鋒再次加速躲開石刃,立刻使出火焰漩渦張嘴吐出一道火流,火流飛到空中膨脹成火焰漩渦將赫拉克羅斯包在裡面。火焰漩渦在鴨嘴焰龍的控制下裹挾著赫拉克羅斯朝地面落下。赫拉克羅斯立刻使出岩石封印發出無數岩石將火漩渦擊散脫困,但是赫拉克羅斯此時已經十分靠近地面。

鴨嘴焰龍此時的速度經過兩次硝化衝鋒的加成大大提升,它立刻跑到赫拉克羅斯近前先使出凈化之霧吐出一團白霧,然後鴨嘴焰龍雙手炮筒舉起噴出一團紅色風暴使出熱風。赫拉克羅斯被凈化之霧擊中能力還原,但是它立刻使出挖洞藏到地下躲開了熱風。

鴨嘴焰龍見對手鑽地立刻跳起來使出煙霧,它剛跳起來,赫拉克羅斯就從它剛才站著的地下鑽出,赫拉克羅斯見一擊不中而且被煙霧擋住視線知道不妙,它立刻調頭向下想再次鑽地。但是鴨嘴焰龍早有準備發出一個光球使出怪異光線。赫拉克羅斯被怪異光線擊中混亂,在地上喝醉酒般亂晃一時無法鑽地。鴨嘴焰龍見此大喜立刻噴出一道火蛇使出噴射火焰,赫拉克羅斯被噴射火焰擊中倒地。

赫拉克羅斯輸了,阿筆給赫拉克羅斯治好傷遞過徽章說道:「好了,欣你贏了,我給你甲蟲徽章,不過我還想和你繼續打。我們來次六對六對戰如何。」

李欣說道:「這個我倒是沒問題,只是不知道夏美同不同意。」夏美說道:「沒關係,我現在正在培育獨角蟲和烈雀呢?你們打你們的。」此時夏美懷中的獨角蟲已經吸收能量進化成鐵殼昆,烈雀也邊吸收消化能量邊怪叫著觀看比賽。

李欣見到獨角蟲拍了拍腦袋,立刻放出自己的土居忍士給其輸入能量,然後拋出一個精靈球放出一隻由基拉。然後說道:「好吧,阿筆我們繼續打。……等等,這土居忍士怎麼有地方分別吸收能量,一個是它的外殼,一個是它的身體。……」李欣給土居忍士輸入能量的時候發現異常,接著通過精神力探測發現土居忍士的外殼和身體竟然會分別吸收能量,於是她立刻詢問阿筆:「土居忍士的外殼和身體為何會分別吸收能量。」

阿筆笑了笑說道:「你連這個都發覺了,真是厲害啊。不過這一點也不奇怪,土居忍士進化后它的外殼和身體會分別進化為鬼蟬和音速蟬,所以它的外殼和身體自然會分開吸收能量。……」李欣聽見這話點點頭繼續對土居忍士輸入能量,阿筆則是拋出精靈球派出鬼蟬。

由基拉上場后立刻使出沙塵暴,沙暴蔓延全場對鬼蟬步步緊逼,鬼蟬使出放晴將天氣變為晴天,然後使出太陽光線,鬼蟬的身體開始吸收光芒發出一道白色光線,由基拉見此只能使出挖洞躲避攻擊,躲開太陽光線後由基拉鑽出地面發出數塊岩石使出岩崩。

無數岩石打向鬼蟬,鬼蟬使出金屬爪擊碎部分岩石破了這招。然後鬼蟬使出心眼鎖定由基拉的位置,然後繼續使出太陽光線攻擊由基拉,由基拉知道這次攻擊無法用挖洞躲避。於是它乾脆迎難而上,不管背後攻擊過來的太陽光線,直接使出鬼臉減低對手速度,接著跳起來對鬼蟬發出一塊小石頭使出擊墜,鬼蟬被擊墜擊中體力耗盡倒地。雖然鬼蟬倒地,但是太陽光線還是擊中了由基拉。幸虧鬼蟬的特攻太低,由基拉被太陽光線擊中后受了重傷坐在地上但是並沒有倒下。

由基拉坐在地上看著倒地的鬼蟬很高興,它突然感到無窮力量從體內湧出,它大叫了一聲站起來身體發出白光。在白光中由基拉的身體變為藍色,頭部變大長出許多角,接著四肢和尾巴消**體變大進化為了沙基拉。

沙基拉進化后立刻回去找李欣親熱,阿筆則是給鬼蟬治好傷后收回了鬼蟬派出了大甲。

李欣這次派出了三頭鳥嘟嘟利,嘟嘟利上場后先是使出高速移動加速,然後三張嘴使出雙攻加鑽孔啄攻擊對手。大甲則是見招拆招。先伸出雙臂抓住了嘟嘟利的左右兩邊脖子,頭上的鉗子使出剪斷攻擊夾住了中間的嘴。嘟嘟利就這樣被大甲抓住了無法掙脫。大甲抓住嘟嘟利后直接使出地獄滾動,嘟嘟利被大甲壓在身下在地上亂滾,等大甲滾完了嘟嘟利已經受了重傷,大甲對著阿筆點點頭隨意的將嘟嘟利扔到一邊。 大甲將嘟嘟利扔在地上,然後使出岩崩投擲岩石攻擊嘟嘟利,但是嘟嘟利腳一沾地就跑了,用過一次高速移動加速的它速度飛快,很快就跑遠了,大甲扔出的岩石全部落在嘟嘟利後面,根本沒有什麼用處。大甲見嘟嘟利逃走只能在後面追,不過嘟嘟利的速度太快了,大甲怎麼追也追不上反而越拉越遠。

嘟嘟利收起了輕視之心,奔跑過程中三個頭各有任務,左邊頭負責看路控制身體跑步,右邊頭回頭監視大甲,中間的頭使出羽棲療傷,隨著羽棲技能啟動無數風系能量組成的羽毛憑空出現繞著嘟嘟利繞了一圈後進入它的體內,嘟嘟利的傷勢立刻好了很多。雖然嘟嘟利逃得快,不過這場地面積有限,所以嘟嘟利跑了一會只能繞著場地邊緣繞圈跑。

大甲已經被嘟嘟利甩出老遠,見嘟嘟利開始繞圈高興了,大甲立刻對嘟嘟利發出數塊岩石使出岩石封印,無數岩石從天上落下砸向奔跑中的嘟嘟利。但是嘟嘟利此時傷已經全好了,它見到滿天落下的岩石並不害怕,雙翼展開使出鋼翼打碎一部分岩石衝出重圍。

嘟嘟利打碎岩石后對大甲發起攻擊,嘟嘟利吸取教訓改變戰鬥策略,三個腦袋全部使出鑽孔啄按照左頭、右頭、中頭的順序依次攻擊,這樣大甲即使抓住了一個頭還會被另外兩個頭攻擊。同時嘟嘟利使出鋼翼用翅膀攻擊大甲的身體,藉此吸引大甲的注意力為頭的攻擊創造機會。這招奏效了,大甲被嘟嘟利的多重攻擊逼的手忙腳亂,而且被嘟嘟利的鑽孔啄擊中幾次眼看就要落敗。

嘟嘟利看著大甲快要輸了心中有些鬆懈,但是這中了大甲的計策,大甲趁著嘟嘟利的鬆懈開始反擊,先是使出電光一閃將嘟嘟利撞倒了。大甲一擊得手后立刻追加攻擊,它趁機使出剪刀斷頭台張開頭上的巨鉗沖向嘟嘟利,嘟嘟利被大甲的突然反擊嚇呆了,還沒來得及站起來就被斷頭台擊中倒地。

李欣趕緊過去給嘟嘟利治傷,阿筆則是邊摸著大甲的頭邊說:「這大甲可是我的精靈中最厲害的,你的精靈一定打不過它的。……」李欣沒理他,阿筆繼續讓大甲作戰,李欣剛想拋出精靈球它身上就冒出一道紅光,紅光落在地上變成了熔岩蝸牛,熔岩蝸牛對著李欣叫了幾聲表示請戰,李欣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點頭。

比賽開始,大甲立刻朝著熔岩蝸牛跑去,熔岩蝸牛趕緊全身冒火使出硝化衝鋒加速逃走,邊逃邊使出爆裂火焰,回頭對大甲使出一個團火焰,火焰球擊中大甲抱成一團火焰,熔岩蝸牛見此知道大甲受傷了心中大定不跑了,但是大甲突然以令人吃驚的高速衝出火焰,接著揚起雙手打在熔岩蝸牛身上,熔岩蝸牛猝不及防被大甲打進了地里,但是熔岩蝸牛的火焰之軀特性發動,大甲的被熔岩蝸牛的身體燙傷。

大甲不顧燙傷用手按住熔岩蝸牛接著雙腳踩地面使出地震,熔岩蝸牛挨了四倍克制自己的地震倒地。原來大甲知道爆裂火焰炸不死自己,於是拼著被炸一次使出必中的當身投擊中熔岩蝸牛,然後按住熔岩蝸牛使出地震將其幹掉。

大甲擊敗了熔岩蝸牛但是自己也受了重傷,李欣趕緊給熔岩蝸牛治傷,阿筆則是說道:「幹得好,大甲,這下我和欣都有精靈退出戰鬥,這樣就打平了。……太好了。」大甲擊敗了兩個精靈也受了重傷,尤其是身上的燒傷一直發作折磨著它。聽見主人的誇獎大甲只能勉強擠出一個笑容。但是這時候李欣的身上冒出一團黃光,黃光落地后就成了一隻大甲。

李欣的大甲對著阿筆的大甲叫了幾聲,阿筆的大甲見此立刻對李欣的大甲做出臣服的姿勢,然後自動下場放棄比賽回到阿筆的身旁。

阿筆見此驚訝的說道:「我的大甲見了你的大甲居然沒戰鬥就直接認輸了。……欣,你的大甲不愧是大甲群中的王者,都已經退位了還這麼有威懾力,」

李欣見此召回大甲說道:「我只是讓它回故鄉探親的,可沒想叫它上場。……等等,你們難道不知道夕子的大甲是耍了yin謀才被夕子選走的嗎?」李欣並不信蟲系家族的人看不清精靈的yin謀。不過它們為什麼會默許這件事呢?

阿筆說道:「這我們當然知道,……不過你知道,夕子很單純也沒出過遠門,沒有什麼社會經驗。所以她的父母認為讓夕子帶個狡猾的精靈出門更好。……」李欣聽了這話無語了,心說人單純找精靈就得找狡猾的,這我可沒聽說過。

李欣收回大甲后檢查了一下自己的精靈,發現現在自己身上只剩下鴨嘴焰龍和沙基拉了(土居忍士此時還不算李欣的精靈。)於是想了想派出了大鴨嘴的鴨嘴焰龍。阿筆則是派出了最後的精靈梅卡陽瑪。

梅卡陽瑪上來就雙眼連閃使出催眠術,鴨嘴焰龍則是使出巨大化,但是正在它原地擺poss的時候就被催眠術擊中睡著了。梅卡陽瑪催眠了鴨嘴焰龍立刻連續使出原始力量,無數岩石從梅卡陽瑪身體四周出現連續打向鴨嘴焰龍,鴨嘴焰龍被無數岩石擊中倒在地上。

李欣只能派出沙基拉再收回鴨嘴焰龍給它治傷,阿筆卻並不著急攻擊,他對李欣說道:「欣,下面可就是我們最後一隻精靈對決了,不過我這梅卡陽瑪可是很強的,而你的沙基拉剛進化所以……你輸定了。……」不過雖然嘴上這麼說,阿筆卻暗中命令梅卡陽瑪關閉加速特性,讓李欣安心給鴨嘴焰龍好治傷再作戰,給她一個公平的比賽機會。

李欣沒理他,直接命令沙基拉攻擊。沙基拉接到命令直接使出沙塵暴。梅卡陽瑪也解開束縛加速特性啟動。梅卡陽瑪速度漸漸加快,它被沙暴擊中受傷然後立刻使出放晴改變天氣,接著對著沙基拉使出太陽光線。

梅卡陽瑪發出一道巨大的白光攻擊沙基拉,沙基拉只能挖洞躲開光線。然後從地底躍到半空使出石刃發出尖利的菱形石塊攻擊梅卡陽瑪。梅卡陽瑪藉助加速特性增加的速度花樣飛行避開石刃,然後雙眼連閃對著沙基拉使出催眠術。 愛久,見情心 沙基拉被催眠術擊中往地上掉。梅卡陽瑪見此對著沙基拉使出太陽光線,它吸收陽光后發出一道粗大的白光攻擊沙基拉。沙基拉繼續下落眼看就要被白光擊中了。

但是沙基拉在半空中蛻皮特性發動醒來,它看見了打過來的白光知道不妙。立刻旋轉身體使出沙暴隱藏身形,並借著旋轉之力快速下落躲開白光鑽進地里。梅卡陽瑪沒想到對手還能反擊被沙暴包圍受傷,它趕緊在空中懸停使出放晴驅散沙暴。

但是懸停在空中的梅卡陽瑪成了最好的靶子,沙基拉露出地面看見懸停中的梅卡陽瑪高興了,立刻伸出頭對著在懸停中的梅卡陽瑪發出石刃,數塊尖利的菱形石塊打向梅卡陽瑪。梅卡陽瑪剛使出放晴就被菱形石塊擊中倒地。

梅卡陽瑪倒在地上,阿筆趕緊過去給它治傷,李欣則是抱起沙基拉祝賀它,阿筆治好梅卡陽瑪后說道:「我輸得心服口服,不過我的這六隻精靈都累了,我想去精靈傳送器換了精靈再戰鬥如何。」李欣覺得阿筆的要求合理,她等著夏美的答覆。

但是夏美半天也沒說話,李欣一看夏美樂了,原來夏美的鐵殼昆此時已經進化成大針蜂,夏美正在和大針蜂玩根本沒發現兩人再說什麼?

李欣趕緊大聲對夏美說道:「我和阿筆已經打完了,阿筆想回精靈傳送器那換了精靈再繼續戰鬥,問你同意不同意」

夏美這次終於聽清了李欣的話,立刻說道:「沒問題,阿筆你快去換精靈吧!對了,比賽結果是誰贏了。」

阿筆邊走邊說道:「當然是欣贏了,至於比賽過程你去問她吧!」說完阿筆就走遠了。

夏美聽說李欣贏了,就纏著李欣問比賽過程,李欣於是如實相告。夏美聽完后說道:「阿筆能把你逼到用最後的精靈,可真是厲害啊!不愧是蟲系家族的族長候選人。」

李欣則是說道:「待會你肯定更危險,阿筆這次回去不知道會拿什麼精靈和你打?說不定會換合眾的蟲系精靈和你戰鬥,你要小心些!合眾的蟲系精靈很厲害的,還有岩石加蟲屬性的石居蟹,那傢伙可以說是飛行系的剋星。」

夏美說道:「沒關係,我有烈雀和姆克鷹。姆克鷹和鋼翼。我都問過了,這烈雀可是會鋼翼和三角攻擊的,很厲害的。我還帶了……」……

李欣正和夏美聊天,阿筆就跑著回來了,他擦擦頭上的汗水說道:「我換好精靈了,我們開始吧!」夏美點點頭對著烈雀說道:「你上去,這可是你的處女戰,一定要加倍努力。」烈雀點點頭飛進對戰場。

阿筆則是拿出一個精靈球放出一個長腿和鉗子的巨型正方體~岩殿居蟹,李欣和夏美見此沒有驚訝,而是調侃道:「阿筆你還有臉說別人,明明你也是「搶奪」合眾精靈的人之一啊!」阿筆不好意思的說道:「這可不是我搶的,是……飼育場專門給我留的。……沒辦法,我有先挑選精靈的特權,不要都不行……」二人被阿筆的樣子逗樂了。……

此時在對戰場上岩殿居蟹和烈雀見面了,岩殿居蟹立刻揮舞鉗子發出挑釁的怪叫,烈雀也不示弱的回叫。一時間整個戰鬥場上全是連綿不絕的叫聲。……最後二精靈被主人罵了一通才停止挑釁開始戰鬥。

岩殿居蟹首先出手,先使出岩石爆破對著烈雀發出數塊岩石,烈雀使出鋼翼蟹邊擊碎岩石邊沖向岩殿居,不過這下烈雀衝鋒的速度就慢了,給了岩殿居蟹足夠的變招時間,岩殿居蟹見烈雀這麼容易就破了岩石爆破,乾脆使出沙暴隱藏身形,然後使出挖洞鑽進地里。 烈雀面對撲面而來的沙塵暴只能先自保,它快速升空飛到沙暴上方躲開沙暴,然後在沙暴上空盤旋用雙眼尋找著岩殿居蟹的身影,雖然沙暴里全是亂飛的沙子嚴重影響視線,但是烈雀的特性是銳利目光,這烈雀使得可以輕鬆看透沙暴尋找對手的身影。

此時在地下的岩殿居蟹心說:烈雀的體力已經被沙暴消耗的差不多了,現在是反擊的時間了。…於是岩殿居蟹鑽出地面使出岩石爆破,數塊石頭對著在空中的烈雀打去。烈雀很快見到了沙暴中的岩殿居蟹和飛過來的石塊,它使出高速移動加速俯衝躲開石塊,躲開石塊后不顧一切的飛進沙塵暴飛向岩殿居蟹,飛行過程中雙眼睜大對著岩殿居蟹使出瞪眼,岩殿居蟹沒想到對手的反擊來的這麼快。被瞪眼擊中後身體一滯愣住了。

烈雀抓住這個機會雙翼發出金屬光澤使出鋼翼狠狠地拍在岩殿居蟹身上,然後毫不停留的飛出沙暴(在沙暴中烈雀會受傷,所以只能一擊就撤離。)。烈雀這下打得十分恨,加上岩殿居蟹正好抬腿抬起身體準備反擊,烈雀這一擊剛好把它的八腳朝天,這下麻煩了,岩殿居蟹的身體構造讓它像烏龜一樣無法自己翻身,……不,這傢伙比烏龜還慘,烏龜的龜殼翻過來會不穩當,會向一邊傾斜,烏龜只要伸出長脖子頂一頂沒準就能翻過來。但是岩殿居蟹這正方體的殼翻過來可穩當的很,再加上它沒有長脖子,腿和鉗子夠不到地面所以沒法自己翻過來。岩殿居蟹只能怪叫著八腿朝天亂蹬,無助揮舞著兩隻巨鉗。但是卻根本沒法移動半步,更別提攻擊了。……

在沙暴外的烈雀看見無法動彈的對手高興了,立刻伸出翅膀再次使出鋼翼飛進沙暴。這次用鋼翼狠狠地打在岩殿居蟹肚子上。然後再次頭也不回的飛出沙暴。岩殿居蟹的要害被擊中疼得直哼哼,阿筆見此急的跳腳喊道:「岩殿居蟹,使出破殼而出脫困。」

阿筆一語驚醒夢中蟹,岩殿居蟹立刻使出破殼而出,只聽一聲爆響岩殿居蟹的身體炸出無數岩石,岩殿居蟹的身體立刻小了一圈,但是它藉助自毀身體的反作用力也成功「翻身」脫困,岩殿居蟹脫困后立刻找烈雀算賬。它雙鉗連續揮舞對著烈雀使出擊墜,無數黑色小石頭從岩殿居蟹的雙鉗中飛出打向空中的烈雀。

岩殿居蟹的瘋狂反撲,烈雀立刻調整攻擊策略。它不進入沙暴只是使出高速移動加速躲開岩石,同時連續使出三角攻擊張嘴吐出黃、紅、藍三色光球,三色光球繞著烈雀飛了一圈立刻撞向岩殿居蟹。

三色光球不斷擊中岩殿居蟹,岩殿居蟹那笨重的身體無法躲避這攻擊,不過岩殿居蟹發現三角攻擊對自己傷害不大。於是就忽略三角攻擊的傷害,專心使出岩石利刃攻擊烈雀,無數菱形石塊繞著岩殿居蟹飛了一圈后飛向烈雀,不過這石塊雖然攻擊力大但是打擊面小,使出高速移動加速的烈雀很容易就能躲開,烈雀還有空閑繼續使出三角攻擊攻擊岩殿居蟹。

終於,岩殿居蟹被一顆藍色光球擊中,三角攻擊的特效發動將其冰封。烈雀見此大喜再次使出鋼翼飛入沙暴中將岩殿居蟹打得四腳朝天,不過這次鋼翼也將困住岩殿居蟹的冰塊擊碎了,不過岩殿居蟹雖然脫困居然沒有反應。……不過誰也沒有發現,岩殿居蟹的鉗子動了動,雙鉗中間的大片地面開始下陷,而且從裡面湧出來很多沙子。……

見對手沒動,烈雀認為對手被它打暈過去了,它高興的連連大叫,大叫中它的身體居然發出白光慢慢變大,翅膀變大有寬又長,頭上漸漸長出紅色羽冠,脖子和尾羽漸漸變長,鷹鉤嘴也變細成了尖嘴,最終白光散去烈雀進化成了大嘴雀。

大嘴雀進化后十分高興,使出新領悟的絕招鑽頭直擊,只見它伸直脖子身體以脖子為軸心快速迴轉,漸漸變成一個鑽頭衝擊沙暴撞向岩殿居蟹。

夏美看見大嘴雀進化了高興的說道:「我的大嘴雀會鑽頭直擊了,這次我贏定了。……」阿筆則是臉色鐵青的開始尋找下個上場的精靈。

就在鑽頭對著岩殿居蟹的時候,岩殿居蟹使出破殼而出,它的身體立刻炸起無數岩石,而它則是藉助反作用力跳到一邊躲開了鑽頭攻擊,然後岩殿居蟹立刻對著「鑽頭」無法防禦的後面使出擊墜,一塊黑色小石頭從岩殿居蟹的雙鉗中飛出擊中鑽頭的後部。大嘴雀被擊墜擊中摔在地上,地面卻突然下陷變成沙坑將其卷了進去。大嘴雀只能在沙坑中掙扎,而體力也因為沙暴和流沙的傷害快速流失。……原來岩殿居蟹倒下后立刻使出流沙地獄製造了陷阱,而自己裝作被打昏了躺著不動等著大嘴雀上鉤,等著大嘴雀飛進沙暴就用擊墜將其打進沙坑裡。

岩殿居蟹對著大嘴雀使出岩石利刃,它雙鉗擺動打出無數菱形石塊,大嘴雀在沙坑中無法躲避被石塊擊中倒地。大嘴雀倒了岩殿居蟹也就收起了沙塵暴,看見意外的結局夏美呆住了,然後立刻過去給大嘴雀治傷。阿筆則是笑了笑誇了岩殿居蟹幾句,然後收回岩殿居蟹放出了派拉斯特。

夏美則是派出了烈焰猴,這下就有些欺負人了,烈焰猴立刻使出音速拳一拳朝著帕拉斯特打去,但是派拉斯特直接使出挖洞鑽地讓音速拳打了個空。烈焰猴前沖時失去戰鬥目標有些重心不穩,它晃了晃剛站穩腳步,帕拉斯特就從它身後冒出來,對著它使出幻象光發出一道七彩光線。

烈焰猴聽見了帕拉斯特鑽出地面發出的爆響,立刻知道了事情不妙,根本沒看後面的情況立刻使出硝化衝鋒加速向著旁邊跑路,幸虧它跑得快幻象光沒有擊中目標。派拉斯特一擊不中立刻再次使出挖洞鑽地躲藏。

烈焰猴見對手又跑了氣壞了,它快速使出劍舞增加物攻,然後雙腿踏地使出地震,派拉斯特被地震重傷只能再次鑽出地面。不過派拉斯特依然不肯認輸,剛出來就使出麻痹粉,蘑菇轉動向四面八方發出黃色粉末。麻痹粉來勢洶洶將烈焰猴困住,但是烈焰猴使出火花絕招轉動尾巴發出無數火花將麻痹粉燒掉,然後用目光鎖定派拉斯特使出必中絕招燕返。

烈焰猴啟動燕返跳起來準確的撞在對手身上,派拉斯特被燕返重傷失去了戰鬥力。

阿筆對派拉斯特的敗北早有準備,他沉著臉治好了派拉斯特的傷口,然後安慰了派拉斯特幾句將其收回派出了雨翅蛾。

雨翅蛾上場發動威嚇特性,烈焰猴沒有準備被嚇得一滯。雨翅蛾趁機使出空氣砍,它的六翼顫抖發出無數空氣刀攻擊烈焰猴,烈焰猴使出硝化衝鋒加速躲開空氣刀,然後加速沖向雨翅蛾,雨翅蛾立刻使出開水,對著烈焰猴發出一道沸騰的水流。烈焰猴只能拐彎躲開水流。雨翅蛾藉機使出玩水,吐出水水將自己浸濕防火。

雨翅蛾浸濕了自己,然後使出蝶舞增加能力,接著連續使出開水,無數條沸騰的水流打向烈焰猴。烈焰猴連續使出硝化衝鋒加速顯得狼狽不堪。

夏美見此立刻說道:「烈焰猴用電。」烈焰猴聽見這話露出笑容,雙拳冒出電流使出雷電拳打向雨翅蛾。由於烈焰猴用硝化衝鋒多次加速,所以它毫不費力的接近了雨翅蛾。阿筆見此著急了趕緊說道:「雨翅蛾,絕對不能讓對手擊中。」

雨翅蛾趕緊邊發出開水邊逃走,但是烈焰猴越追越近,……烈焰猴付出了被開水擊中一次的代價終於追上了對手,左右手分別使出雷電拳打向雨翅蛾,雨翅蛾使出保護擋住左拳,但是它卻被緊接著的右拳擊中,滿身的水雖然可以防火但是卻成了電的良好導體,從烈焰猴的右拳發出電流立刻流遍了雨翅蛾的全身。雨翅蛾全身麻痹無法動彈,烈焰猴見此大喜對著雨翅蛾連連使出雷電拳,雨翅蛾被泛著電流的拳頭擊中倒在地上。

不過雖然雨翅蛾被擊敗,烈焰猴也被開水擊中受了重傷。阿筆治好了雨翅蛾放出末入蛾,烈焰猴立刻對末入蛾使出火焰拳。 情愛在何方 末入蛾先是使出銀色之風乾擾烈焰猴,然後對著烈焰猴使出識破,接著使出精神干擾,重傷的烈焰猴被精神干擾擊中體力全失倒地。

夏美收回烈焰猴給它治傷,然後放出了由基拉,由基拉出來后立刻使出沙塵暴,末入蛾立刻快速升空躲開沙暴。在沙暴中由基拉藏起自己的身形使出岩崩,對著快速升空的末入蛾扔出數塊岩石。,末入蛾此時剛飛到沙暴上方擺脫了沙暴的威脅,立刻就被無數飛向自己的岩石嚇了一跳。趕緊使出高速移動加速躲開沙暴。

末入蛾躲開岩石后立刻使出識破鎖定由基拉,然後使出能源球發出一個綠色球體打向由基拉。由基拉看見能量球倒吸一口涼氣,立刻挖洞躲開能量球。

由基拉躲開能量球后立刻鑽出地面,對著末入蛾使出擊墜想將末入蛾打下來,它揮舞小爪子發出一塊黑色岩石打向末入蛾。…… 末入蛾飛起來躲開黑色岩石,然後改變策略使出毒爆彈,張嘴對著由基拉噴出一團紫色的液體。由基拉「外甥打燈籠」照舊使出挖洞躲開毒爆彈,不過它雖然躲開了毒爆彈,但是毒爆彈是液體打在發出滋滋的響聲,然後就腐蝕地面形成一片水窪,這毒液構成的水窪可是有毒的,要是由基拉踩上去就會受到腐蝕傷害。

末入蛾在高空中看見水窪形成了,知道了自己的策略正在順利實施。立刻再接再厲對著地上的由基拉發出毒爆彈,無數紫色的液體團從末入蛾口中噴向沙暴中的由基拉,雖然這些毒液團都被由基拉用挖洞躲開,但是每個毒液團落地后都會形成一個無法落腳的小水窪。小水窪越來越多逐漸連成了沼澤地,眼看由基拉就要沒有立足之處了。

夏美見此握緊了拳頭。阿筆見此笑著說道:「你的由基拉快要輸了,這場比賽是我贏了。不過我還是會給你徽章的。」

但是李欣說道:「阿筆你錯了,贏的人是夏美才對。你派出末入蛾作戰就犯規了。」

阿筆說道:「我派出末入蛾作戰怎麼就犯規了。」

李欣笑了笑說道:「我看你是打仗打得迷糊了把,你說好了是三對三對戰,你已經派出了岩殿居蟹,派拉斯特,雨翅蛾三隻精靈,你再派出末入蛾就是派出了四隻精靈。……你這不叫犯規叫什麼?」

阿筆聽見這話恍然大悟,臉立刻就紅了,拿出徽章連連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太入迷了,乃至忘了比賽的規矩是三對三,……夏美,我這就把徽章給你,不過你能不能和我比完這次六對六對戰。」阿筆邊說邊把徽章遞給夏美。

夏美接過徽章說道:「沒關係,我同意和你繼續對戰,這次就當是練習好了。……」

夏美由於阿筆錯誤贏得了勝利,此時在對戰場上形勢也逆轉了,末入蛾由於由基拉只會挖洞躲避起了輕視之心,喪失了精戒心一心只顧用毒爆彈製作毒沼澤圍堵由基拉。由基拉趁機開始反擊。

由基拉鑽出地面站好,接著使出鬼臉對著空中的末入蛾呲牙咧嘴,末入蛾猝不及防被鬼臉擊中停在空中,由基拉趁機使出擊墜,左爪一揮對著末入蛾發出黑色岩石。末入蛾被擊墜打中摔進沙塵暴,而末入蛾的落地之處正好是一處它自己製造的沼澤。……

末入蛾掉進沼澤中持續受到毒系傷害,只能掙扎的想逃離沼澤。但是毒液和沙暴的傷害讓其無法如願,只能困在沼澤里哀嚎。由基拉見末入蛾被困立刻「痛打落水蛾」。先是使出瞪眼減低末入蛾物防,然後對著困在沼澤里無法動彈的末入蛾使出岩崩,由基拉拋出無數大岩石擊中了末入蛾,末入蛾被無數岩石擊中體力耗盡倒地。

末入蛾被由基拉依靠計策擊倒,由基拉擊倒對手后十分激動,它突然感到無窮力量從體內湧出,它大叫了一聲跳上半空身體發出白光。在白光中的由基拉的身體變為藍色,頭部變大長出許多角,接著四肢和尾巴消**體變大進化為了沙基拉。

由基拉進化使得夏美很高興,收回由基拉派出了姆克鷹。阿筆想了想派出了岩殿居蟹。

姆克鷹上來就使出眼睛一瞪,威嚇特性發動岩殿居蟹的攻擊力下降,然後姆克鷹突然大叫使出驚嚇,岩殿居蟹被嚇住了愣在當場。姆克鷹見此立刻使出扔沙,翅膀一扇扔出沙子減低對手的命中率,這次攻擊出乎岩殿居蟹的意料,它沒想到對手用自己最熟悉的沙子攻擊自己。它不但被沙子擊中而且眼睛被迷住。只能用雙鉗將沙子從眼睛里夾出來。

姆克鷹見此高興了,它飛上半空雙翼發出金屬光澤使出鋼翼,姆克鷹使出鋼翼后將雙翼拍向岩殿居蟹。岩殿居蟹此時正直起身體揉眼睛無法躲避,姆克鷹的這下又將其拍的八足朝天。而且姆克鷹的攻擊力比烈雀高得多,這一次鋼翼讓岩殿居蟹受了重傷。

岩殿居蟹見此不好立刻使出破殼而出脫困,只見岩殿居蟹的外殼突然炸出無數岩石,身體小了一圈的岩殿居蟹借著自毀身體的反作用力翻身脫困。脫困后它立刻使出挖洞絕招想要逃走。不過姆克鷹立刻使出燕返再次將其打得八腳朝天。然後姆克鷹使出高速移動加速,然後在八腳朝天的岩殿居蟹身邊亂飛,不斷的使出鋼翼用發出金屬光澤的翅膀拍打岩殿居蟹。由於岩殿居蟹用破殼而出自降防禦,被幾次鋼翼擊中倒在地上失去了戰鬥力。

阿筆收回岩殿居蟹給它治傷,然後派出了蜂后。夏美讓姆克鷹繼續作戰。

蜂後上場后立刻使出力量寶石,它發出無數閃光打向姆克鷹。姆克鷹使出高速移動加速躲開力量寶石,然後想前加速對著蜂后使出電光一閃。蜂后被電光一閃擊中打飛。姆克鷹藉機對著蜂后近身連續使出翅膀拍擊技能,姆克鷹將翅膀展開朝著蜂后拍去。……蜂后被姆克鷹逼的連續後退。……

但是蜂后總使出香甜氣息和攻擊指令干擾姆克鷹。姆克鷹被干擾攻勢緩和。蜂后藉此拉開距離使出回復指令恢復體力。接著孤注一擲使出猛毒絕招,只見蜂后全身變成紫色開始顫抖顯得十分痛苦。姆克鷹見此認為這是擊倒對手的好機會,立刻扇動翅膀不顧一切朝著蜂后撲去。但是這正好方便了蜂后瞄準,蜂后等姆克鷹靠近突然發難,它張嘴對姆克鷹吐出一團紫色煙霧,姆克鷹被煙霧擊中立刻全身變成紫色中毒。

姆克鷹中了猛毒絕招體力大量流失,身體變得虛弱無比不但飛行速度也開始變慢,甚至無法控制飛行的方向。蜂后趁機對著姆克鷹使出力量寶石。姆克鷹知道自己現在無法躲開力量寶石,乾脆不顧力量寶石的傷害,先假裝被力量寶石擊中接近蜂后,然後近距離使出勇鳥撞向蜂后。……蜂后見力量寶石擊中了對手正在高興,卻見姆克鷹全身發出白光向自己撞來,蜂后被嚇壞了想跑卻晚了。……只見一身巨響,蜂后和姆克鷹全都倒在了地上失去了戰鬥力。

兩隻精靈同歸於盡,阿筆和夏美對此結局只能笑笑,二人趕緊走過去給精靈治傷,等兩隻精靈恢復精神比賽繼續開始。阿筆拋出精靈球放出最後的精靈音速蟬。夏美則是放出了烈焰馬對付音速蟬。

烈焰馬見到音速蟬立刻使出熱風,紅色的熾熱風暴從烈焰馬身上飛出飛向音速蟬,音速蟬趕緊升空躲開熱風。然後啟動加速絕招加速,同時身體顫抖使出劍舞增加物攻。

烈焰馬知道不能讓音速蟬這樣自在下去,立刻使出飛跳躍上半空攻擊音速蟬。音速蟬見此對手跳上半空不慌不忙,翅膀快速顫動使出列暴風。立刻一個龍捲風從音速蟬背上生成,龍捲風飛向烈焰馬。烈焰馬見此想跑,但是在空中沒有借力點的它無法跑。只能任由自己被列暴風裹在裡面。列暴風對空中的目標傷害加倍。而烈焰馬此時在空中符合這條件。結果烈焰馬被列暴風卷著在空中飛了好久才落地。不僅受了重傷還被晃得暈頭轉向。

烈焰馬被轉的不明方向,只能站住了搖腦袋趕走眩暈。此時音速蟬的攻擊被劍舞強化的差不多了,見此立刻快速下落使出挖洞鑽進土裡。然後突然從地下竄出使出挖洞絕招攻擊不辨東西南北的烈焰馬。這一擊正好擊中烈焰馬的腹部要害,加上挖洞是地系技能剋制火系的烈焰馬,再加上音速蟬的攻擊被強化到最高。……烈焰馬挨了這一擊體力耗盡倒在地上。

夏美見烈焰馬到了,立刻過去給烈焰馬治傷口。同時派出了最後的精靈沙基拉。現在夏美和阿筆都派出了最後的精靈,勝敗就在此一舉了。

沙基拉在此出場后還是使出了沙塵暴隱藏身形。音速蟬只能和末入蛾一樣飛向高空躲避沙塵暴。接著鐵面忍者使出心眼追蹤對手,然後雙爪冒出金屬光澤使出鋼爪飛入沙塵暴,爪子揚起攻向沙基拉,此時它的強化還在,所以即使是鋼爪還是有可能秒掉沙基拉。沙基拉見對手攻勢強趕緊挖洞躲避。但是鬼蟬也會挖洞,它直接跟著沙基拉鑽進洞中繼續攻擊對手。

胖妞的豪門之旅 沙基拉見對手yin魂不散在地下也能攻擊自己慌了,只能在地下的洞穴網中亂竄,還好它是岩石加地面屬性精靈,在地下作戰有些優勢,再加上它熟悉這洞穴網的地形(這洞穴網多半是它和末入蛾對戰時挖的),還連續使出鬼臉減低音速蟬的速度。音速蟬被減速不能打到它。夏美見此說道:「沙基拉,快使出沙暴。」沙基拉聽見這話使出沙暴。沙暴立刻充斥了對戰場地下的所有岩洞,沙暴在狹小的岩洞里持續壓縮攻擊力大了好幾倍。音速蟬被沙暴包圍不斷受傷,還銀沙暴視線受阻無法找到沙基拉。而且連出路都找不到被困在地底無法逃脫。

沙基拉不怕沙暴在這個環境中如魚得水,對著被困的音速蟬連續使出擊墜吐出小石頭偷襲音速蟬。音速蟬沒想到對手還能反擊,再加上在地下無法躲避攻擊,最後被幾次擊墜擊中倒在地下失去了飛行能力,再加上不斷受到沙暴傷害音速蟬倒地。……

阿筆收迴音速蟬說道:「我輸得心服口服,你們真是厲害。由此可看出你們絕對有解決檜皮鎮現在問題的能力。……我現在將這鎮子的詳細情況告訴你們,以方便你們解救被困呆呆獸之井深處的呆呆獸們。」 李欣和夏美聽見這話就呆住了,阿筆見到二人驚訝的表情說道:「我從你們剛才給精靈加持的動作,知道你們絕對是全系能力者(乾脆對戰時主角會給精靈加持,但是我每次說就太煩了,所以就省略了。)。……再加上你們的精靈被你們教的聰明。所以你們應該能解決這裡的問題。」

李欣和夏美心說:原來阿筆剛才還對我們的能力有所懷疑…不過,我們和阿筆沒見過面,阿筆懷疑我們的能力也算正常,好在經過這戰鬥,阿筆已經不懷疑我們的能力了。於是二人說道:「那就請你將這裡的詳細情況告訴我們,我們好想辦法救被困的呆呆獸。……土居忍士,你怎麼了。」

二人說話的時候變故突起,土居忍士突然脫離李欣的懷抱,快速爬上一顆大樹。六足抱著大樹樹榦,身體開始有節奏的顫抖。

阿筆見此說道:「恭喜你,欣,這隻土居忍士要進化了,土居忍士察覺自己要進化的時候會爬上樹榦,因為它們進化時需要趴在樹上蛻殼。不過土居忍士進化時間較長,需要五分鐘才能進化完。……所以我們先欣賞土居忍士進化吧!」

三人靜觀土居忍士進化,土只見居忍士的身體繼續顫抖,然後背上的甲殼裂開一條縫。一隻音速蟬慢慢的從殼「擠」出來,立刻展開翅膀立刻開始飛翔。又過了一分鐘,殼上長出一個白色光圈變成鬼蟬鬆開爪子自己飛下樹。

音速蟬和鬼蟬立刻開始高興的互相追逐起來。李欣看著土居忍士成功進化的臉上露出笑容。阿筆則是說道:「恭喜你,欣,音速蟬的蛻殼只有三分之一能成功進化為鬼蟬,你實在太幸運了。……現在,欣,夏美,你們快點將三隻精靈收服把。然後我帶你們去我家見我父親,他會向你們具體介紹檜皮鎮的事情的。……對了,我還得找些書送給你們。」

二人收回了大針蜂和音速蟬,李欣又掏出一個精靈球收了鬼蟬,接著將三隻精靈傳送回大木研究所,就跟阿筆一起回到了「無蟲旅館」在這裡和幻月母女道別後,就和阿筆離開了「無蟲旅館」向著檜皮鎮走去。……出了「無蟲旅館」,二人往外一看,發現旅館外面除了一條通往遠方的馬路就是野生原野,根本見不到檜皮鎮的影子。二人很奇怪阿筆一個孩子也沒有坐汽車,光靠步行如何能穿過這野生原野來到這裡。

但是她們很快就知道答案了。三個人走了一會,阿筆看看,發現自己已經遠離「無蟲旅館」,於是快步走進一片樹林說道:「好了,這裡無蟲旅館的人就看不見了,我就能將我的寵物拿出來了。…出來吧…虎紋」

阿筆拿出一個精靈球往地上一扔,白光散去出現了一隻小飛機大小的黑黃相間的巨型蜻蜓,蜻蜓出來后就不耐煩的顫動翅膀發出嗡嗡的聲音。阿筆坐上巨型蜻蜓背上的座椅說道:「這是我的夥伴蜻蜓虎紋,你們上來吧!這裡離檜皮鎮還很遠呢!我送你們過去。」

二人還在因為蜻蜓的出現而驚訝。聽到這話知道這蜻蜓只是阿筆的寵物,立刻晃晃肩膀伸出龍翼說道:「不用了,我們自己可用龍翼飛行,不過你為什麼現在才將蜻蜓拿出來。」

阿筆笑著回答:「你們有龍翼太方便了,隨時都能飛行。……我之所以現在才放出虎紋是因為無蟲旅館有一條規矩,「在賓館附近不能有蟲子」。但是對於我們這些拿蟲子當交通工具的人,這規矩很不通情理。所以經過商量最後提出折中方案,在旅館附近的「從旅館里看不見的地方」設置了一些蟲子起降點,而這裡就是起降點之一。」

二人點點頭說道:「我們明白了,你趕緊騎著蜻蜓在前面帶路吧!」阿筆聽到這話笑了一下說道:「我知道了,不過我的虎紋飛的很快的,你們可飛快點否則會被甩掉的!」說完阿筆就控制虎紋飛上天空,二人趕緊升空跟在虎紋後面。……

二人到了天上發現虎紋飛的不是很快,但是看見阿筆那帶著笑的臉就知道是他讓虎紋降低了速度。二人不想揭穿阿筆的好意,於是也是不快不慢的跟在虎紋的後面飛行。

大家飛了一會終於飛出了「無蟲旅館」周邊的「無蟲區」範圍,天上出現了不少騎著巨蟲的人,這些人座下的蟲子種類繁多,有蝴蝶,蜻蜓,紡織娘,蟈蟈等,二人看花了眼差點幾乎怕打龍翼,不過她們驚訝的發現一件事,那就是二人就算扇動龍翼也不會下降,而且也不是進入滑翔狀態,而是按著原來的速度繼續飛行,二人心說:這倒地是怎麼回事,我們怎麼就算不扇動翅膀也能繼續飛,這根本不符合空氣動力學啊!

二人正在因此驚異,在她們的腦中使者的聲音響起:「這沒什麼,我們早就和你說過,你們就算不伸出龍翼也能飛的。」

二人想想確實有這麼回事,不過二人想到了在喇叭芽之塔發生的「墜樓事件」,心說,要是我們龍翼斷了也能飛,那我們當時怎麼還是掉下樓了,而且這點使者也沒提醒過我們。於是問道:「那在喇叭芽之塔的「墜樓事件」是怎麼回事,而且你們當時也只是說我們不會摔死,而沒提醒我們龍翼斷了也能飛?」

使者們尷尬的回答:「能力是需要啟動的,當時你們驚慌失措,根本沒有啟動這能力。至於我們為什麼沒有提醒你們,那是因為你們的能力實在太多了,……我們都忘了你們還有這能力。……況且你們也忘了自己不用龍翼也能飛啊!」

二人無語,心說;我們為了掩人耳目才不用這「飛行能力」,結果卻將其遺忘了。看起來能力太多也不總是好事,現在弄得自己根本記不清自己有什麼能力,這可是很致命的問題,自己今天就得抽時間將自己的能力做個整理記錄,以便日後用得到這些能力的時候,自己能想起來使用它們。……等等,那是什麼東西。……

二人正在邊飛邊沉思,卻被從自己身後飛過的東西下了一跳,那東西是個蟲子騎士,坐騎是個又圓又扁的甲蟲,全身黑色長有六條粗腿,頭部扁平類似鐵鏟……看那模樣簡直是一隻屎殼郎。……二人心說,這屎殼郎蟲系家族怎麼也養。

於是二人飛到蜻蜓背上阿筆耳邊指著那屎殼郎問道:「你們家族的人養殖屎殼郎幹什麼?難道你們家族的人喜歡大便。」

阿筆也看見了那屎殼郎,先是驚訝然後尷尬的說道:「不是的,屎殼郎會打洞,而且吃的東西……對於我們沒用,所以我們才飼養它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