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李寒不可思議的看了看手中的電流棍!

這特麼是電流棍,還是爆破棍,這威力太誇張了吧!

不僅李寒驚愕,就連坐在操作檯上的巨腦也是一陣慌亂,它不可思議的看着李寒手中的電流棍,驚恐的大喊“這是什麼時候混進來的,該死,我明明已經將所有威脅都處理掉了!”


“對了!”似乎是猛然想起了什麼,巨腦晃動了一下眼球,恍然大悟的說道“是那個人類!該死,都怪你們兩個跑的太近了,還沒等我將她做成素材,你就進來了!”

“算了!沒關係!我在給你們加點料,廢柴們,給我貢獻成你們最後的力量吧!”

嗶嗶嗶嗶!

又是一陣連續的按動聲音,無數電纜狂亂的在操作檯上飛舞着。

不知道巨腦又準備幹什麼,但李寒絕不可能在這裏默默等待,他猛地竄上前去,電流棍幾乎在他的手中舞出了一片殘影。

嘭!嘭!嘭!

數個半機械人還未反應過來,就被李寒手中的電流棍掃中,高壓瞬間將其一個個點爆。

血肉與零件在李寒的周圍不斷飛散!

噴的他整個人就像是從血池撈上來的一樣!

但李寒的身形不停,飛速的收割着這些本應已經往生的殘魂。

而那些半機械人此時的狀態有些奇怪,似乎再忍受着什麼一樣,全身比剛纔更加劇烈的顫抖着。


那一雙雙本來充斥着血霧的眼睛,現在那血色幾乎濃的快要掉出一樣。


快!

李寒本能感覺到了巨大的危機,他的手揮舞的更快,整個人不停的在半機械人堆裏來回挪騰,力求能夠能夠幹掉更多的怪物。

呼!呼!

李寒猛烈的呼吸着呼吸罩裏的空氣,短時間的劇烈活動,讓李寒喘息的更加劇烈,同時也加速降低了呼吸罩裏的氧氣濃度。

但,怪物也在飛速的減少!

而實驗室周邊的地面與透明罐子早已經被粘稠的血液所侵蝕,那光滑的地面幾乎快讓李寒站不住腳。

很好,還剩下最後幾個,李寒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就連空氣中都是淡淡的血腥味。

他勉強的站在滑膩的血泊中,緊緊的盯着眼前剩下的最後兩個半機械人,一個頭顱被改造,一個雙腿被改造!

它們此時也正靜靜的站在血泊裏,渾身同樣掛着無數鮮血,幾乎分辨不出他們本來的面目!

呼!

正當李寒想上前結果着兩個半機械人時,異變突生,一直沉默的半機械人忽然動了起來。

而同時,那個一直瘋狂點動按鈕的巨腦似是喘息的笑道“呵呵,呵,不錯,不錯,你很厲害,但可惜的是,你殺死的改造人越多,最後剩餘的就會越強,你以爲他們的能耐就是這個樣子,就結束了?”

“來看看,我爲你準備了什麼吧!”

瞬間,那兩個剩餘的半機械人身上的殘留的血液,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他們吸收了進去,而李寒還驚愕的發現,不僅僅是他們身上的,就連地面的上的血液他們也在快速的吸收着!

槽!

李寒暗罵一聲,再也顧不得其他,瞬間衝上前去, 重生豪門:預言女王,拽翻天

隨着一陣猛烈的抖動,那個半機械人瘋狂的顫抖起來,然後居然有一股青煙從它身上冒了出來。

李寒暗叫不好,剛想閃避,就聽見一身驚天動地的大爆破聲在他面前響起,然後他就感覺自己像是飛上了雲端,整個人被彈飛了出去。

嘭的一聲,最後他重重的摔落在了實驗室的角落,李寒居然被這爆破的衝擊直接打飛了數十米之遠。

噗!

好在身體素質被提升過,李寒沒有被這一下爆破弄的昏了過去,但是,內腑受傷是不可避免的,他捂着胸口,哇的一聲噴出了一口鮮血。

但是李寒卻驚恐的發現,自己噴到地面的鮮血居然順着金屬地板快速的向着遠處涌去。

李寒擡頭看去,目標正是那個剩餘的雙腿改造的半機械人。

而那個被李寒點爆的半機械人,它暴散在空氣中的血肉全部向着最後剩餘的半機械人涌去。

咕咚!

看着這驚悚的一幕,李寒硬生生將涌到喉頭的鮮血又給嚥了回去,難對付了,這剩下的最後一個半機械人怎麼看都不像是個好對付的小嘍囉了!

“哈哈哈哈!沒錯!這纔是我,這些改造人中最強的技術,聚合!一個人的力量是弱小的,那一堆人呢,將所有試驗品的力量聚集在一個人身上,再配以機械改造技術!”

“哈哈哈哈哈哈!沒錯,這纔是最強的改造人!李天智,看見了嗎?放棄我是你最大的錯誤!”

似是對着虛空怒吼,巨腦瘋狂的揮舞着自己所有的電纜,李寒卻覺得那話中滿是頹敗和不甘心!

李天智又是誰?

“我要把你做成我最棒的試驗品,我要讓你永生,就和王奇和馬奧一樣!”

“在這黑暗地底之下! 美食從和面開始 !然後就這樣一直永生吧!”

“哈哈哈哈,感激我吧!去,奪下他的左臂!”

猛地,巨腦瘋狂的向着最後剩下的那個已經吸收完全部血液的半機械人大吼道。

吼!

一聲無聲的怒吼,但那雙腿改造的半機械人張大嘴卻發出了一聲肉眼可見的音波,駭的李寒還沒來得及捂住耳朵,就被正面掃中。

頓時李寒像是被人一拳擊中鼻樑,耳朵瞬間嗡嗡嗡的不斷作響,眼睛裏也是五顏六色,頭暈腦重,分不清東南西北。 這麼厲害?

晃悠悠的李寒使勁的搖了搖頭想要擺脫這種昏厥的感覺,但是,卻怎麼也擺脫不了,他唯有緊緊的將手中的電流棍拄在地上不讓自己倒下去。

擡起頭來,他似乎看見了巨腦說了什麼,但由於耳朵裏的轟鳴聲,他卻是一個字都沒聽清。

忽然,他猛地感覺到側面一陣勁風襲來!

槽!

不用想李寒也知道是半機械人的攻擊,他慌忙的想要反擊,卻力有不支,嘭的一聲連人帶棍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唰!

誰知,就在李寒想要起身的檔口,一陣破空聲擦着他的臉皮飛了過去。

李寒瞪大的雙眼,眼睜睜的看着離他幾乎沒有任何多餘距離拳頭,那青白色,帶着黑血色花紋的拳頭上邊還有一根根凸起的青筋。

這是死人麼!

簡直比活人還要強壯,比活人還要有力,這個念頭一轉即逝,已經回覆一些的李寒迅速的向後滾去。

果不其然,又是一陣比之拳頭更快的勁風襲來,卻是這個半機械人那機械雙腿跟着踏了過去。

嘭!哐!

金屬地板幾乎被瞬間踩凹陷了下去,李寒凸着眼睛看着那凹陷處,慌忙的向後爬了起來,看向那半機械人。

本來只是一般男人身高的軀體,此時硬是拔升到了二米多高,瘦弱的身軀愣是化爲了比之小巨魔還要恐怖的強壯身材,那身軀上更是塗滿了紅黑色的花紋。

而它那腰部以下,被改造爲機械的雙腿,居然從黑色金屬機械顏色現在變成了黑紅色,就像是被幹枯的鮮血染成的一樣。

這詭異的變化,到底是怎麼辦到的,當然那半機械人也不會給李寒思考的時間,見一踏無效後,它居然鼓動着肌肉,又舞動起了拳風。

尤其是它的那雙大腿,奔跑起來速度簡直是恐怖,只見它輕輕一點,就向前猛地竄出去,直奔李寒而來。

沃槽!

李寒狂罵一聲,他雖然有機械義肢的加成,但是, 慕少的千億狂妻 ,那個怪物的攻擊又到了。

嘭的一聲!

李寒剛纔所待的金屬板猛地被重力撞的凹陷了下去,而這次,更要命的拳風卻是從上到下向他砸來。

現在生死關頭,李寒也是顧不得機械義肢的損毀率了,這要是被一擊打中,李寒可能直接就要去了半條命!

他伸出左手準備抵禦這次攻擊!

只是,當李寒準備好迎接衝擊時,卻愕然的發現,那個怪物不知爲什麼,猛地停下來砸向李寒的拳頭。

而遠處操作檯上卻響起了巨腦的聲音“該死的混蛋,不要打壞那個機械義肢啊!廢物!給我小心點!”

這是有多想要這個東西,居然連到手的致死一擊都給放棄了!

看了看有些懵然,不知所措的半機械人,李寒眼睛猛地一亮,好機會啊!

已經擺脫昏厥狀態的李寒從地上一躍而起,一腳踹向半機械人怪物的腹部,但是,他猛地卻感覺到自己似乎是像踹到岩石上一樣。

堅硬!敦實!

肉身居然已經強化到這種程度了嗎?

這到底是人還是機器人?

不可思議的睜大眼睛,但李寒不敢停下來,知道憑藉自己的肉體攻擊很難給這個怪物造成有效傷害,他隨即將電流棍向這個怪物甩去。

只是,本來還被巨腦罵的有些懵然的半機械怪物突然向後狂退了幾步,硬生生躲過了電流棍的攻擊。

見一擊不奏效,李寒還想上前攻擊,但是,那個怪物似乎能夠感受到電流棍對他的造成的傷害,居然又是輕輕向後一點,瞬間退出了數步!

李寒抽搐着嘴角,看着一下子就和蝗蟲一樣蹦的老遠的怪物,在看看二人只見的距離,他無奈的收回電流棍,橫擋在身前。

一時間一人一怪物形成了短暫的對峙!

只是,還沒等怪物有所行動,巨腦在旁邊又惱怒了起來“廢物!這你都怕,把所有資源都堆給你了,你居然還往後退!”

“快上啊!幹掉這個男人!把他的手臂給我奪過來!不對,不要傷害到他的左臂!要是敢傷害到那個左臂一分一毫,我立刻讓你和馬奧一樣!”

怪物有沒有思想李寒不知道,但是一個強大到比之小巨魔還要強壯的怪物,此刻接受到了巨腦這前後不一的指令,一時間竟陷入了進退不得場地。

它的左腿向前想要全力奔襲李寒,但是上半身卻又不敢全力施爲,想要打出去的拳頭,緊了緊然後又鬆了鬆。

李寒看着這搞笑的一幕,眼睛一轉,忽然計從心來!

而巨腦似乎對於他下達了什麼指令,完全沒有自覺,此時看見半機械人如此舉足無措的樣子,頓時氣得七竅快生了煙。

“沃槽!你在幹什麼,難道我用心培育的的東西,就是你這種廢物,M的,活該被當成材料,攻擊呀!上呀!你還在猶豫什麼!”

彷彿指令終於得到確定,半機械人拳頭猛地捏緊,腳尖輕點地面,嘭的一聲,金屬板踩的凹陷進去,整個人也如同狂風一樣向李寒襲來。

此時,李寒卻是不緊不慢,他居然連看都不看半機械人的攻擊,反而轉頭向着巨腦笑了笑,然後緩緩的舉起自己的左胳膊牢牢的擋在了胸前。

這詭異的一幕,卻是讓那巨腦眼睛都快凸了出來,他瞬間高聲大喊“停下!你這廢物,快停下!該死的!不要傷到那隻左臂,那是我的!我不允許你傷害他!”

嘭!哐!

又是一聲巨響傳來,李寒邪笑着轉頭看着眼前穩穩停在他面前的半機械人以及它那距離李寒機械左臂只有一步之遙的拳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