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李奧微微向拉瑪斯主祭點了點頭說道:「不用多禮,我們目前正與阿爾法大陸的黑暗議會為敵,現在黑暗議會正準備好了陷阱等著我們呢,正好請太陽祭司團幫忙對付一下。」

「一切黑暗在炙熱的陽光之下都只能退避,太陽祭司團樂意為您效勞!」拉瑪斯主祭一邊說著讓西德尼感到肉麻的奉承話,一邊揮了揮手,示意太陽祭司們將李奧等人保護起來。

太陽祭司們十分配合的將李奧等人圍在中間,同時他們手裡的太陽法杖頂端的那枚太陽圖騰則散發出強烈的光芒,十二道微型太陽就像是十二道探照燈一樣,將幽暗的密林映照得一片通明,宛如白晝。

在明亮的光芒之中,李奧依稀看到了道路兩側的無數樹木上,竟然都描繪著密密麻麻的魔法紋路。放眼望去,目力所能及處的所有樹木都被複雜玄奧的法陣紋路覆蓋住,整個密林就像是一個巨大無比的迷宮法陣,每一棵樹都不過是一個微不足道的節點一般。

「想不到這些黑暗法師竟然如此大手筆,要向將整片樹林都布下法陣,應該不是短期內能夠辦到的吧?」李奧越看越是心驚,這裡的每一棵樹都帶有法陣紋路,很明顯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布下的。

「看起來,我們像是闖進黑暗議會的老巢里了。」就連伊莫頓向來高傲的面容都開始凝重起來。這樣的法陣一旦施展起來,威力肯定不會小,就算是伊莫頓有冥府神力為依仗,也未必敢說能夠勝得過這樣的大手筆法陣。

「既然來了,那就繼續前進,我倒要看看黑暗議會到底都準備了什麼招數!」有了十二位太陽祭司在,李奧的信心倒是提了起來,以他現在的眾神愉悅值儲備,那樣的太陽祭司團還可以召喚好幾個,就算是黑暗議會再強大,也未必能夠勝得過李奧。

突然出現太陽祭司團,不僅讓西德尼吃了一驚,就連一直暗中窺視他們的黑暗法師和光明教士都瞪圓了眼睛,尤其是對這片密林非常熟悉的黑暗法師,完全想不通這些太陽祭司到底是怎麼出現的。

18110 「議長閣下,普利茲大公已經進入暮色鎮範圍,目前正在林間路上……」前來向黑暗議長稟報的那位黑暗執政官顯得有些吞吞吐吐,讓黑暗議長不禁皺了皺眉頭,尖聲道:「有什麼事情就!不要有任何遺漏和隱瞞!」

「跟先前的情報有些不符的是,那位普利茲大公的身邊多了十二名身穿白袍的法師,按這周邊都被我們嚴密監控了,他們彷彿是突然憑空出現一般,沒有人知道他們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黑暗執政官趕緊回稟道。

呼的一聲,黑暗議長的鼻孔里重重地出了一道氣,尖利的嗓音不斷地響起:「都是廢物,連這麼明顯的事情都查不到,要你們這些傢伙有什麼用?」

罵完了倒霉的黑暗執政官,黑暗議長又皺著眉頭自言自語地道:「憑空出現……憑空出現……普利茲公國的許多人都是憑空出現的,難道這位普利茲大公身邊有空間魔法大師?還是有什麼空間移動的神器道具?」

黑暗議長的注意力完全被太陽祭司們的出現方式所引開,完全沒有在意正主那十二位白袍法師的實力。倒不是黑暗議長故意託大,而是他已經集結了黑暗議會最優秀的黑暗法師,按照大陸法師排名,這一次黑暗議會至少出動了十幾位三階、四階法師,再加上五階實力的黑暗議長,除了光明教會以外,放眼整個大陸都未必有幾個勢力能夠抗衡的。

那個普利茲公國雖然現在的勢力增長極快,但畢竟根基太淺底蘊太少,就算是李奧能夠拿得出十二位中階法師,也沒有被黑暗議長看在眼裡。這一次黑暗議長可是探聽得很清楚,李奧身邊的那位魔法大師梅林法師並沒有隨行,這個傳中能夠受到洛林所有法師尊敬並被譽為洛林魔法學院名譽院長的老法師,最讓黑暗議會忌諱的人正在主持洛林王國併入普利茲的相關事宜,這讓黑暗議長可是大大鬆了一口氣,並且對這一次的行動更是志在必得。

為了招待李奧一行人,黑暗議會可是出動了自議長一下的十一位黑暗執政官,近二十位中階黑暗法師,以及由黑暗武士大統領邦德所率領的一隊精銳黑暗武士,這樣豪華的陣容就算是對上光明教會的聖保羅和白衣主教團也毫不遜色。

就在黑暗議長暗暗自得的時候,一陣急促的稟報聲將他驚醒:「議長閣下,普利茲大公已經進入暮色鎮,正在向著鎮中廣場走來。」

「好!」黑暗議長猛地長身而起,微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身上的法師長袍后,大聲命令道:「依照計劃,所有黑暗法師進入法陣節點,準備等候命令,執政官們跟我去鎮中廣場迎接我們的普利茲大公!」

暮色鎮的鎮中心是一個的廣場,是廣場,其實不過是一塊範圍稍大一點的空地罷了,李奧正是在這裡遇上了等在這裡的黑暗議長。見到預料之中的黑暗議會眾人,李奧的臉上並沒有什麼驚訝、恐懼的表情,反倒是他的眼中露出一絲輕蔑地神色,讓原本想要看他的笑話的黑暗議長心裡有些不悅。

「普利茲大公閣下,想不到吧,我們會在這裡再次相遇!」尖利難聽的聲音在廣場上響起,這種噪音讓李奧等人都是微微一皺眉。

「能夠在光明大教堂里找到我們的蹤跡,並且攔截下了我們的聖石,不得不我還真是看了你呢!」黑暗議長一副穩操勝券的樣子繼續道:「不過沒關係,現在您還有機會彌補這個錯誤,交出兩枚聖石,跪下宣誓加入黑暗議會,我會寬宏大量地原諒你的!」

聽到黑暗議長這種近似白痴的話,李奧的臉上微微一抽動,他有些好氣又好笑地回答道:「什麼聖石?聖石不是都被你們給搶走了嗎?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問光明教會的人,那在秘庫里,我可是接受了聖光檢測的,完全沒有任何私藏的行為。現在兩枚聖石失蹤,你怎麼可能是我拿的呢?」

黑暗議長的臉猛地一拉,雖然知道李奧肯定不會束手就擒,不過沒想到他竟然這樣抵賴,連承認都不敢承認,這分明就是拿黑暗議會當傻子,那光明教會當傻子。

「我可不管什麼聖光檢測,我只知道最後兩枚聖石落到了你的手裡,那你就得把它們交出來,不然的話……」

「不然怎麼樣呢?」李奧根本就沒等黑暗議長話就直接搶著問道。

李奧的這種態度讓黑暗議長心裡格外的憤怒,新仇舊恨隨之翻湧出來,讓黑暗議長抬手發了一個信號。隨著他的信號,暮色鎮的各處都開始湧出一股濃煙,黑漆漆的煙霧從四面八方用來,將整個暮色鎮的籠罩在裡面。

黑暗議長等人的身形漸漸被黑霧所遮掩,只有那令人討厭的聲音還在傳來:「如果不交出聖石,那麼我只有從你的屍體上,自己拿了!」

黑霧漸漸將李奧等人都遮蔽起來,這股黑霧與普通的濃霧不同,其中蘊含有大量的黑暗元素,黑霧沾身後黑暗元素不斷地向著身體內侵蝕,並且阻斷了對外界魔法元素的聯繫。

雖然這奇怪的黑霧對修習內力的李奧和馮錫范沒什麼作用,但李奧身邊的西德尼卻受不了,黑暗元素的侵蝕會不會影響到她的容顏,會不會對皮膚造成傷害,這可是西德尼非常擔心的問題。

「拉瑪斯主祭,你們是否能夠驅散這場黑霧?」李奧低聲問了一聲。

「應該是可以的,我們試一試!」拉瑪斯主祭並沒有見識過這樣的黑霧,所以回答的比較謹慎。

在拉瑪斯主祭的帶領下,那些太陽祭司們紛紛舉起自己手中的太陽法杖,保持整齊的節奏和頻率低聲誦念著咒語。隨著拉瑪斯主祭的一聲呼喚,十二位太陽祭司手中的法杖頂端太陽圖騰上,都泛起了強烈灼目的光線。

十二根法杖就像是十二個太陽一般,瞬間在黑霧中爆發出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黑霧像是厚重的墨水又像是一層層黑色的紗帳,有若實質一般濃稠。太陽祭司團所出的光線將李奧等人附近的霧氣驅逐一空,但對於已經籠罩了整座鎮子的黑霧來說,僅僅只是滄海一粟。當光線減退之後,濃霧繼續蔓延過來,根本看不出有任何減弱。

暮色鎮的黑暗籠罩法陣已經被激活,這個法陣可是黑暗議會數十位法師帶領著眾多的黑暗信徒所繪製的,整個鎮子任何一個角落都密布著法陣紋路,一點點一線線的黑暗元素所組成的霧氣從這些法陣紋路中不斷湧出,讓李奧他們根本就摸不清黑霧的來源。

看著太陽祭司團的手段並沒有什麼作用,黑色霧氣慢慢重新湧來,李奧微微皺了皺眉,偏了偏頭向伊莫頓問道:「有沒有什麼辦法對付這些黑霧?」

伊莫頓並沒有立即回答,而是抬手揮了揮,招過一絲霧氣感知了一下后,輕輕搖著頭說:「這些霧氣都是黑暗元素組成,我可以讓大家不受黑暗元素的侵蝕,但想要驅逐卻有些困難。」

李奧又看向拉瑪斯主祭問道:「太陽祭司這邊有把握驅散黑霧嗎?」

拉瑪斯主祭微微一頓,有些沮喪地說:「我們只能暫時抑制黑霧,但它們的產生度實在是太快,恐怕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哼哼!想不到這些黑暗議會的傢伙還真有點兒本事!」李奧冷哼了一聲,意識到了這一次恐怕有些魯莽了。若是有梅林法師在的話,說不定能夠破解這種魔法,若是保洞花渣在的話,說不定他的蠱蟲可以在黑霧中幹掉始作俑者。而現在,唯一能夠起作用的就是太陽祭司團,但效果卻並不明顯。

幾人說話的功夫,黑霧已經重新合攏,將幾人又一次罩了進去。好在有伊莫頓的神力保護,李奧等人暫時不會受到黑霧中的黑暗元素侵襲,但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離開卻並不太可能。

就在這個時候,黑霧之中傳來了黑暗議長那特有的尖細嗓音:「怎麼樣?普利茲大公?黑暗元素侵蝕的滋味不好受吧!」

沒等李奧回話,黑暗議長又說道:「現在交出聖石,我可以讓你們離開,否則的話……你們就只能死在迷霧之中了!」

黑暗議長在一廂情願的招降著李奧,在他的心裡,普利茲公國一行人根本不可能逃得脫這黑暗籠罩法陣。海量的密集的黑暗元素將整片空間都給佔據了,就算李奧身上有什麼空間道具,也根本無法使用,想要從黑霧裡出來想要逃離黑暗元素的侵襲,那麼李奧就只有乖乖地投降,否則就只能被黑暗元素侵蝕墮落,淪為陰影生物。

這可是戰爭魔法,用來僅僅只對付普利茲公國區區數人,未免有些小題大做和浪費資源,但黑暗議長自認為獅子搏兔亦用全力,對付普利茲公國雖然簡單,但想要將普利茲大公留下倒是比較難,不全力以赴的話,恐怕根本對付不了奸詐狡猾的普利茲大公。

在光明教會秘庫中被李奧截胡之後,黑暗議長的心裡就將李奧視為最具威脅力的敵人。李奧的優勢相比起光明教會來一點都不遜色,甚至更有過之。普利茲公國一邊佔領了帕里斯帝國一部分領土,一邊忙著吞併洛林王國,上演了一出蛇吞象的好戲,而普利茲大公的聲望和影響力也會隨著普利茲升為王國而水漲船高。

普利茲最讓周邊鄰國頭疼的就是它那幾支戰無不勝的軍團,再加上李奧的統帥,別說鄰國了,就連獸人百萬大軍不也照樣吃了虧么?如果這一次黑暗議會不能將普利茲大公拿下,那麼將會面臨的必然是普利茲人的全力報復,那可就真夠黑暗議會喝一壺的了。所以黑暗議長這一次不惜耗資巨糜布下戰爭級法陣,就是為了將普利茲大公牢牢地掌握在手中。

別說李奧不可能將兩枚聖石從眾神競技場中拿出來,就算是李奧真的交出了聖石,黑暗議長也不打算放過他。與光明教會交好,又掌握強大的軍事實力,這樣的人對黑暗議會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威脅,只有幹掉普利茲大公,才能夠令黑暗議會安心。

在黑霧之中,就算是李奧等人近在咫尺,可他們卻根本無法感知到身邊同伴的存在,濃郁的黑霧封閉了他們的視覺、聽覺等等各種感官。

「讚美您,偉大的太陽之神,您降下了閃耀的光輝,驅散了黑夜,您為我們帶來了光明與希望!」隨著一聲咒語,拉瑪斯主祭再一次施放出了一道耀眼的光芒,李奧等人這才看清了彼此之間的距離和周邊的一些情況。

可惜的是,當魔法效果結束之後,剛剛在光芒映照下略有退縮的黑霧又重新向著這邊湧來。這一下,拉斯瑪主祭也有些無奈了,只能安排太陽祭司們輪流施放光耀法術,來保持眾人周邊的安全。

此起彼伏的光芒不時在黑暗法陣之中亮起,不遠處看著這一幕的黑暗議長輕輕嗤笑了一聲:「這些傢伙看起來真是沒什麼辦法了,連這種消耗魔力的做法都用上了。那就讓他們繼續照明吧,看看是他們的法力多還是我們的法陣厲害。」

不過黑暗議長可不會放過這樣寶貴的機會,他那尖利的聲音在擴音魔法的效果幫助下重新在李奧等人的耳邊響起:「等到這些法師的法力耗盡,想必普利茲大公應該就會死心了吧!還是那句話,交出聖石,不然那就只有死路一條。」

可惜黑暗議長這番勸說完全是給瞎子拋媚眼了,李奧根本就沒有在意他說了些什麼,而是歪頭看了看馮錫范,眼神中充滿了疑問與期盼。但馮錫范微微搖了搖頭說:「沒有找到他的位置,這位黑暗議長可真是個狡猾的傢伙,幾乎每說一句都換一個地方,光憑聲音的方位很難抓到他,這明顯是一個經驗豐富的老手。」

1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 「哈哈哈!嘻嘻嘻!普利茲大公,你還在猶豫什麼?想逃出黑暗籠罩是不可能的事情,無盡的黑暗終將籠罩大地,你所能做的就是俯下身子、垂下頭顱,成為黑暗的子民。一切敢於黑暗為敵的,終會倒在黑暗之中,你也一樣!」黑暗議長的尖細笑聲忽左忽右的從各個地方傳來,很顯然他早有準備,根本不可能單憑聲音判斷出他的位置。

這種濃郁純粹的黑暗元素讓伊莫頓的冥府神力也受到了一定的壓制,雖然能夠吸收利用一部分黑暗元素,但伊莫頓畢竟比不上浸淫此術的黑暗法師,勉強能夠保護李奧等人不受侵蝕就很不錯了。

太陽祭司團手中的強光不斷爆出,不過即便是十二人接力也維持不了多久,況且每一道光團也不過暫時驅散一下周圍的黑暗元素,光團消失之後,那些黑霧又重新聚攏,根本就沒有什麼太大用處。

「不能在這麼下去了,黑暗議會的人明顯是想耗死我們!」一直在一旁默不作聲的阿喀琉斯握了握手中的長劍,站出來說道:「我去試試吧,說不定能夠找得到他們的位置!總比呆在這裡等待要強!」

李奧默默地點了點頭,以阿喀琉斯的防禦力,那些黑暗議會的法師根本就無法對他造成任何傷害,可惜阿喀琉斯只是一名戰士,在這種時候所能發揮的作用極其有限,不過現在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僅僅是向前走了幾步而已,阿喀琉斯和他那身閃亮的鎧甲就已經沒入了如墨汁一般濃郁的黑霧之中,再無半點聲息傳來。隨著時間的推移,李奧咬了咬牙暗暗決定不再節省眾神愉悅值了。

反正地球眾神已經準備侵入這個世界,過不定眾神愉悅值就會過期,還不如自己在這關鍵時刻用掉呢!想到這裡,李奧立刻將心神沉入眾神競技場之中,耗費了大量眾神愉悅值,一次性就召喚出了二十四名太陽祭司。

「%¥…#¥」一陣渾厚而又整齊的吟誦大合唱從李奧等人身邊的黑霧中響起,像是黑夜中突然照射過來二十幾盞探照燈一般,二十四道強烈的光芒從李奧等人身邊爆開,二十四名太陽祭司統一持著太陽法杖從黑霧之中走出,將鎮中心的廣場映照得彷如白日一般。

不僅僅如此,在這樣強烈的光芒映照下,李奧看到了阿喀琉斯正在不遠處走動,而他的身邊就是兩名行跡鬼祟的黑暗法師正向他發射魔法,而廣場的周邊,還有許多黑暗法師正目瞪口呆地望向突然出現並爆出光芒的太陽祭司們,無數的魔紋就在他們腳下不斷噴湧出黑霧。

「混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那些法師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被突然出現的太陽祭司弄了個措手不及,被迫顯露出行跡的黑暗議長有些氣急敗壞地向負責主持法陣的黑暗執政官問道。

「不……不……不知道,議長閣下,我們的法陣沒有任何預警,這些法師就像是突然憑空出現的一樣。」黑暗執政官們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按說黑暗籠罩法陣在他們的完全掌控之中,任何踏入法陣的人都會引起主持法陣的黑暗法師們注意,可偏偏法陣里出現了如此眾多的法師,但黑暗法師們卻並沒有收到任何預警,以這些執政官和黑暗法師的認知有些理解不了。

「難道是瞬移?這個普利茲大公手下還有精通空間傳送法陣的魔法大師?」黑暗議長的腦中突然冒出這麼一個猜測,而轉瞬間想到的另一件事卻又彷彿印證了他的猜測:「難怪這個普利茲大公能夠通過光明教會的聖光檢測,原來他在得到手之後就立刻將兩枚聖石傳送了出去。」

「能夠如此精準的將這麼多法師傳送進黑暗籠罩法陣,這說明對方的魔法師水平已經不亞於我和聖弗朗西斯科那個老不死的了。」 愛情現形記 黑暗議長想到這裡,情不自禁地伸長了脖子左右張望了一下,然後低聲囑咐身邊的黑暗執政官道:「留意一點,安排黑暗武士四處搜尋一下,對方的空間法師應該就在這附近!」

黑暗議長就向先前的聖弗朗西斯科教皇一樣,用自己的固有思維替李奧推測出了一個比較合理的解釋,並且還真的派人去搜尋這個子虛烏有的空間法師。

此時在二十四位太陽祭司的聯手施法之下,黑暗元素被暫時地壓制住了,地上、牆面、屋頂到處密布的魔紋也在強光照射下顯現出來。看到魔紋,李奧等人這才明白過來,黑暗議會竟然如此大手筆的不下了這麼繁瑣的一個大陣。

不過既然已經發現了其中的玄機,還沒等李奧提醒,太陽祭司團的阿斯瑪主祭就帶領著太陽祭司們釋放出了陽炎術,一道道乳白色的陽炎不斷燒灼著各處的魔紋,將它們破壞殆盡,以免再給自己帶來什麼麻煩。

而且在強光碟機散黑霧之後,原本在周邊像是無頭蒼蠅一樣四處碰運氣的阿喀琉斯也注意到了周圍的環境,尤其是聚在一起的黑暗議長和黑暗執政官們,就成了阿喀琉斯的目標。

望著正持著長劍大步向自己奔跑過來的阿喀琉斯,別說那些普通的黑暗法師了,就連黑暗議長的心裡都有些發憷。無論是從他們收集到的情報還是先前秘庫里與邦德大統領的交手,都能夠看出發現這位阿喀琉斯劍士的防禦力真是強得變態,無論是劍斬還是魔法轟擊,對阿喀琉斯來說不過是撓痒痒一樣,根本看不出任何傷害。

面對這樣的對手,黑暗法師們可沒什麼咒念,不過好在的是,他們還有黑暗武士大統領邦德在,就聽到一聲狂放的怒吼聲,身穿厚重鎧甲的邦德大統領就向著阿喀琉斯撲了過去。

雖然在之前的交手中,所有人都知道邦德不是阿喀琉斯的對手,但現在根本就沒有選擇的餘地,就算是死邦德也要將阿喀琉斯死死地拖住,以免他去攻擊那些主持法陣的黑暗執政官們。

好在邦德大統領身處黑暗籠罩法陣當中,不斷有絲絲縷縷的黑暗元素湧進他的鎧甲、縈繞在他的周身,這些仿若實質化的黑暗元素為邦德帶來了強有力的防禦和支援,從一定程度上幫助邦德擋住了阿喀琉斯的攻擊。 「可惡!差一點被他衝過來!」看著正在與邦德大統領激烈交戰的阿喀琉斯,黑暗議長恨恨地啐了一句。同時也讓他意識到僅僅是困住普利茲大公是不夠的,不給他點顏色看看,恐怕對方根本不會妥協的。

「激活攻擊法陣,先幹掉那些法師!」黑暗議長的命令立即被黑暗執政官們化為行動。黑暗議會所描繪的巨量魔法紋路並不僅僅只是黑暗籠罩法陣,其中還夾雜著數不清的各種作用的法陣。而現在,其中的一部分攻擊性法陣就立刻被執政官們激活。

正在用陽炎灼燒清理著地面魔法紋路的太陽祭司們及時地發現了周圍法陣的變化,黑暗元素被刻意引導起來,產生了一絲蘊有威脅力的魔法波動。在黑暗執政官們的操控下,周圍無處不在的黑暗元素化作了一道道利箭,鋪天蓋地一般向著太陽祭司們激射而來。

「以太陽之神拉的名義,將無盡的光明化作守護之盾!」拉斯瑪主祭蒼老有力的聲音及時傳了過來,一道光弧出現在了廣場上空,及時地阻擋住了第一波射來的黑暗利箭。

但他們此時身處黑暗籠罩法陣之中,四周都是無窮無盡地黑暗元素,那些黑暗利箭被光弧擊散之後重新化為遊離的黑暗元素,而遠處更多的利箭則在不斷凝聚成型,一波又一波的黑暗利箭彷彿根本沒有盡頭一樣不斷攻擊過來。

就算是拉斯瑪主祭對太陽神術浸淫極深,但他的神力也並非無窮無盡地,更何況在先前的時候已經施放過一段時間的法術,如果再這麼消耗下去,恐怕支撐不了多久。

當然,拉斯瑪主祭在抵擋黑暗之箭的時候,其他的太陽祭司們也沒有閑著。三十多位太陽祭司停下了手中的陽炎,他們列成了一個整齊的倒六角陣型,將手中的太陽法杖幾乎同時高舉了起來,一陣嗡嗡地齊聲吟誦之後,那三十多柄法杖齊齊爆出一道道光線,向著適才他們所看到的黑暗法師所在的地方射去。

強烈的太陽射線刺破了黑暗的阻擋,準確無誤地擊中了黑暗議長和執政官們所在的地方。眼見三十餘道強光射線轉瞬間便要擊中黑暗議長等人,但既然布下了如此複雜的法陣,他們又豈能不為自己做一些防護呢?

濃重的黑霧之中像是有一張大口突然吸氣一般,將周圍的黑霧集中在了一起,化作一張黑暗屏障適時地出現在了黑暗議會一眾人的面前,強烈的太陽射線擊打在黑暗屏障上,強光與黑暗元素相互碰撞激蕩,太陽射線在不停地向前推進,無數黑暗元素被打散激射開來,但黑暗議長等人的臉上卻並不顯得慌亂,畢竟在大型法陣之中,黑暗元素的數量是無窮盡的,只要對方的攻擊法術強度沒有達到瞬間擊破的程度,比起消耗來,黑暗議會這邊是完全不擔心的。

太陽射線漸漸減弱,在黑暗屏障上濺起點點黑色漣漪,卻始終無法將它打破。看到這樣的結果,太陽祭司們並沒有放棄,而是將他們的左手探入懷中,掏出一根雕有太陽紋路的黃銅吊墜,一把將吊墜從脖子上扯下,然後將吊墜安放在了太陽法杖頂端的凹槽上。

隨著吊墜的嵌入,太陽法杖頂端的強光再一次炙熱起來,三十多道比剛才更加猛烈灼目的太陽光線猛地爆射出來,準確地擊中了黑暗屏障。而這一次,三十多位太陽祭司將他們的射線集中在了黑暗屏障中心的一個點上,光與暗的撞擊再次出現。

這一次,就連原本輕鬆愜意的黑暗議長的臉上都變了顏色,黑暗法師們怎麼也想不到,一些看起來並不起眼的祭司法師竟然會做到這一步。

「別管攻擊法陣了,全力保證黑暗屏障法陣,務必擋住這一擊!」黑暗議長急聲吩咐道。其實根本不用他多說,黑暗執政官們也知道眼下的緊迫性。濃重的黑暗元素在黑暗執政官們的引導下瘋狂的向這邊湧來,原本不斷激射的黑暗利箭開始減少並慢慢停了下來,大部分的黑暗元素都被集中到了黑暗屏障上去。

得以喘息的拉斯瑪主祭並沒有因為敵人的停止攻擊而有所鬆懈,他也跟著那些太陽祭司們一起揮動著手中的太陽法杖,同樣射出了強烈的太陽射線,將自己的神力傾注到敵人的黑暗屏障上去。

得到了拉斯瑪主祭的支援,太陽射線的光芒更加灼熱耀眼,原本在大量黑暗元素支援下趨於穩定的黑暗屏障再一次波動起來,就像是平靜的湖面被一隻大手給不斷攪動一樣。由於大量黑暗元素被抽調,廣場周圍的黑暗元素開始稀薄起來,濃郁的黑霧漸漸減弱變成了一種深灰色。

就在太陽祭司團與黑暗議會之間的光暗激戰到了十分激烈的時候,一直站在李奧身邊沒有什麼表現的伊莫頓突然嘿嘿笑了起來。雖然身處法陣之中,他對黑暗元素的掌控比不上那些黑暗法師,但畢竟也能夠掌控一部分。在伊莫頓的控制下,原本依照一定規律運行的黑暗屏障突然產生了一陣紊亂,一部分黑暗元素開始逸散,凝實的黑暗屏障也在太陽射線的攻擊下開始稀薄起來。

「怎麼回事兒?到底是怎麼回事兒?該死的,他們怎麼可能控制的了黑暗元素?這可是黑暗之神信徒才擁有的能力!」黑暗議長一面凝神主持著防禦法陣,一面低聲咒罵著。早就接管了黑暗屏障法陣的議長敏銳地察覺到了黑暗元素運轉的滯澀,知道是敵人出手阻礙,但他怎麼也想不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在太陽祭司們的射線不停地擊中衝擊下,又有伊莫頓在一旁肆意的搗亂,黑暗屏障的防禦漸漸不抵太陽射線的攻擊,即便是有大型戰爭法陣的不斷補充,但黑暗元素在被攪亂的情況下很難繼續維持黑暗屏障。 隨著黑暗執政官們額頭見汗,伊莫頓的臉上笑意卻越發明顯,他不僅僅是在擾亂著黑暗元素,在他的長袍下,一縷縷黃沙嘩啦啦地流淌到地面,像是一條長蛇一樣不斷向四面八方散開。由於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維持黑暗屏障上,黑暗執政官們並沒有察覺到伊莫頓的小動作。

「不能再這麼下去了,命令信徒們和黑暗武士們一起殺過去!既然他們不肯放棄,那就徹底消滅他們,從他們的屍體上找出聖石也一樣。」黑暗議長見到自己一方就算是有大型戰爭法陣加持,卻依舊無法佔據優勢,不由得有些心浮氣躁起來。

在黑暗議長看來,普利茲一方無論是突然出現的大批光明法師,還是有人表現出能夠操控黑暗元素的能力,無一不說明了光明聖石和黑暗聖石確實在李奧的身上。也唯有這兩枚聖石才能在短時間內展現出如此的奇迹,看著李奧手下的法師,黑暗議長的眼裡不禁露出一絲覬覦和垂涎,就連並不了解聖石功能的普利茲人都能夠在短時間內得到這樣的實力提升,如果是黑暗議會得到了聖石,那麼取代光明教會成為大陸第一也是指日可待的。

在黑暗議長的命令下,從暮色鎮的各個角落裡,殺出了許多黑暗信徒。他們大多是暮色鎮上的居民,因為信奉黑暗之神而刻意與外界斷絕聯繫,專心潛伏在這座鎮上修習黑暗神力。現在到了他們為黑暗之神或者說是為了黑暗議會獻身的時刻,這些完全被宗教洗腦的信徒們毫無畏懼地揮舞著刀劍向著李奧等人沖了過來。

在信徒之中,還夾雜著許多真正的黑暗武士,他們都是邦德大統領從黑暗武士中挑選出來的精銳戰士,每一個都有接近中階戰士的水準,在小規模的戰鬥之中足以發揮巨大作用。黑暗議長的信心也正是來自於那些精銳黑暗武士,這是黑暗議會真正的精華,是議會培育了多年的心血,如果不是兩枚聖石太過重要,黑暗議長也不捨得動用這些精銳武士。

嗆的一聲,李奧用右手抽出了手中長劍,做好了迎戰的準備,太陽祭司團的祭司們正是施法的關鍵時刻,絕對不能被那些黑暗信徒們破壞,到了自己上陣的時候了。而李奧的左手則握住了眾神競技場吊墜,一旦無法阻攔這些黑暗信徒,那麼李奧準備不惜暴露眾神競技場的存在,也要召喚軍團拼上一拼了。

李奧緊張地望著薄霧之中不斷接近的敵人,卻沒有注意到身邊的西德尼正用奇怪的神色望著他的左手。李奧這個手握吊墜的習慣引起了西德尼的懷疑,不過西德尼猜測的是那肯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空間魔法裝備,倒並沒有想到這是件召喚神器。

一名黑暗武士混在人群之中向著廣場上的普利茲人沖了過去,當他踏入廣場的時候,腳下突然傳來沙沙的聲音,穿著戰靴的雙腳感覺到像是站在沙粒上一般,有一種下陷打滑的感覺。

「怎麼會有這麼多沙子?」這位黑暗武士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了這麼一個念頭,但還沒等他想明白,就感到腳下的黃沙突然像是一活了過來一般自己動了起來,在黃沙的帶動下,衝進廣場的黑暗信徒們一個接一個地滑倒在地。

當黑暗信徒們倒伏在地上的時候,黃沙迅速蔓延到了他們全身,並緊緊地將他們裹了起來。在黑暗的遮蔽下,黃沙的數量像是不斷從法陣里不斷湧出的黑暗元素一樣,源源不斷地用來,直到將所有黑暗信徒和混雜著他們中間的黑暗武士全都裹成一個球。

除了那些精銳的黑暗武士還在憑藉自己過人的體質和黑暗神力不斷掙扎以外,那些黑暗信徒自從被黃沙裹起來之後就不再動彈。看到進入廣場的黑暗信徒都被黃沙抓住以後,伊莫頓的臉上流出了一絲冷酷的笑意,他的左手突然張開,然後猛地向內攥拳一收,隨著伊莫頓的動作,廣場上的那些沙球也猛地向內一縮。一道道血跡不斷從黃沙之中滲出,不停地流淌到了地上,隨著黃沙的擠壓,大量的鮮血將那些沙球染成了血球。

「噫!好殘忍!」正在盯著這一幕的西德尼不禁一撇嘴,急忙不忍地移開目光,同時在心裡將伊莫頓視作極其危險的人物之一。

雖然沙球在伊莫頓的操控下絞殺了大量黑暗信徒,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被黃沙擠壓致死,那些黑暗武士依舊在黃沙里不斷掙扎,與黃沙的擠壓力做著拚死掙扎。

就在這個時候,太陽祭司團與黑暗執政官們的光暗對戰也到了關鍵時刻,太陽射線的強度已經開始漸漸減弱,就算是三十六位太陽祭司合力,但也無法支持太長時間,畢竟他們也要受到魔力和法力的制約。不過在伊莫頓的搗亂之下,黑暗屏障的運轉也到了最後關頭,就聽到啵的一聲,在太陽射線已經極其微弱的時候,在黑暗執政官們充滿勝利的目光之中,黑暗屏障突然像是一個破碎的肥皂泡一般碎裂開來。

四散飛逸的黑暗元素再度讓廣場上的能見度下降了一個等級,而黑暗執政官們在勝利的最後關頭被擊破黑暗屏障,這讓他們陷入了震驚之中,以致使他們沒有及時的做出什麼有效的反應。

「不要愣著,趕緊收攏逸散的神力,準備激活備用法陣!」黑暗議長倒是最先醒悟過來,他連聲催促著黑暗執政官們,趁著對方的法師也沒有做出反應之前趕緊做好法陣轉換的銜接。

就在黑暗議長下意識地向著李奧的方向看了一眼的時候,有些出乎意料地發現一直跟在李奧身後的那個老僕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不見了。這個發現讓黑暗議長的心頭一緊,根據他所獲得的情報,那位行將就木的老僕可是一位劍術大師,實力絕對不容小覷。 就在黑暗議長準備四處觀望一下的時候,他突然發現自己身側的一位黑暗執政官身子非常不自然地一僵。「暗影移行!」黑暗議長下意識地使用了自己的保命魔法,將自己轉移到了設定好的安全地帶。當他定下心神向剛才的位置看去時,赫然發現李奧身邊的那位老僕正在自己剛才所站的位置上,手中遞出的長劍還沒有來得及收回。

這一眼可著實讓黑暗議長看得是睚眥俱裂,自己耗費了大量的資源和人力才布置好了這麼一處大型戰爭法陣,原本以為已經夠謹慎夠看重普利茲大公了,可誰成想自從一開始就一切不順。先是莫名其妙出現了大量光系法師,再是有人暗中操控黑暗元素搗亂,現在就連自己的精銳武士和黑暗執政官們都陷了進去,此刻黑暗議長就感覺一股說不出的怒意和熱血直向他的腦門涌了上來。

「該……該死!這是你們逼我的,這都是你們逼我的!」黑暗議長的嘴唇顫抖得像是得了帕金森病症一般,嘴裡含含糊糊地低聲念叨了幾句就抬起頭來,怨毒地瞪了李奧等人一眼。

別看現在已經佔據了上風,可李奧從未放棄警惕,畢竟現在動手的都不過是些黑暗議會的嘍啰,真正的正主,那位號稱實力與光明教會的聖弗朗西斯科教皇並肩第一的黑暗議長還沒有出手。

說實話,李奧心裡也一直在納悶,跟黑暗議會交手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可從來沒有見過黑暗議長出手,哪怕是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將兩枚聖石奪走,那位黑暗議長都沒有動手的意思,僅僅只是在事後尋自己的麻煩而已。難道這位黑暗議長只是徒有虛名而無實際本領?李奧從來不敢這麼輕視敵人,畢竟能夠以一位反面角色而享譽整個大陸,至少就不可能是沽名釣譽之輩,不然光明教會恐怕早就將黑暗議會連根拔起了。

可是對方一直沒有什麼舉動,這讓李奧有些投鼠忌器不敢有絲毫鬆懈,生怕一時疏忽而被黑暗議長翻盤。現在黑暗議長那個無比怨毒的眼神讓李奧心裡一動,直覺告訴他恐怕對方要有所行動了。

這個時候,不僅僅是李奧注意到了黑暗議長的意圖,無論是阿喀琉斯、馮錫范還是伊莫頓,都留意到了今天這場事件的罪魁禍首想要狗急跳牆了,此時距離黑暗議長最近的阿喀琉斯也顧不得拚死與自己糾纏的邦德大統領了,拼著硬抗了邦德的黑暗戰劍一擊,借著戰劍帶來的衝擊力,一個箭步向著黑暗議長的方向躥了過去。

阿喀琉斯是打算以自己的魔法免疫體質來擋下黑暗議長即將發動的攻擊,可惜的是他僅僅只是一名戰士,雖然體力過人但對於速度來說並不擅長,距離阿喀琉斯不算太遠的黑暗議長已經抬手解下了一直將他整個人緊緊遮蔽的黑袍。

當黑暗議長寬大的黑袍被拋開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包括那些被點穴僵直的黑暗執政官們都陷入了震驚之中。只見黑袍之下露出來的已經不能稱作是一個人了,濃重的黑色霧氣在一個隱約有著人形輪廓的氣態生物中不斷吞吐巡梭。

「這……這是黑暗議會的議長?」剛剛躥出一大步的阿喀琉斯見到了黑暗議長的原形之後,整個人驚訝地停了下來,情不自禁地問了一句。

「元素體!原來議長大人已經被轉化成了神聖的黑暗元素體!」在阿喀琉斯身後,邦德大統領突然用充滿驚訝、艷羨的語氣喊道。在黑暗信徒的意識里,能夠獲得黑暗之神的青睞而被轉化為永生不死的黑暗元素體,那可是最高的獎賞和恩賜。

「黑暗邪物!」遠處的太陽主祭拉斯瑪大喝了一聲,作為太陽之神的祭司,雖然不像光明教會那樣水火不容,但對於黑暗生物可也沒有什麼好感,更何況黑暗議長此時根本就算不上是人類了。

「嘻嘻嘻!哈哈哈哈!」黑暗議長見到眾人震驚無比的眼神,心裡不由得湧出一股驕傲自得的心情,他平日苦苦掩飾自己,甚至鮮少親自施法,一來是心裡隱隱有些自卑,畢竟自己根本就沒有了人類的基本功能,二來心裡也是極度的自豪和自傲,能夠得到黑暗之神的恩賜,親自將他轉化為黑暗元素體,賜予了永生不滅的生命力,這一點就連光明教會的聖弗朗西斯科教皇也比不上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