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木川睜開眼看了看李君臨后再次閉上,問道:「為何幫我?」

「我不是在幫你,而是在幫我。」李君臨笑了笑,道:「我幫你,只是因為你進入過三大仙山,進入過三大仙山的你,應該對那裡比較熟悉吧,我很想知道那裡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世界?」

「你想去三大仙山?」

「不是想,而是必須去。」李君臨站起身,接著說道:「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助。」

「只要你將三大仙山的情況告訴我,我便帶你去一個地方,我相信那位前輩一定會為你化解掉魂絕。」

「就這麼簡單?」

木川完全沒想到李君臨從崑崙十萬大山將他帶至這裡,更是幫他化解那神秘可怕的魂絕,為的僅僅是知道三大仙山的情況,這可是一個對他沒有半點壞處的交易。

「不這麼簡單,」李君臨笑了笑,道:「我這個人骨子裡對東瀛人有著很不好的印象,所以,希望你在告訴我三大仙山的情況時能詳細一些。」

木川面色微變,抬起頭看向李君臨,露出一絲難看地笑容,道:「我雖然身為東瀛人,但對東瀛那些齷齪的傢伙也有著不好的印象。在我心裡,只有武道的世界,其他的,從不在乎。所以,只要你能讓我活下去繼續行走在武道的世界里,我便會將我所了解的三大仙山全部告訴你。」

「說吧,你要帶我去什麼地方?」

「一個曾經屠戮過你們東瀛古武界的男人居住的地方。」

「胡言亂語。」

李君臨瞪了一眼葉洛,向木川保證道:「你就放心吧,我答應幫你,就絕不會殺你或是讓你殺你。」

※※※

帶著木川走出地下密室來到辦公室的李君臨頓時被辦公室的一幕嚇到了,只見流曼珠,顧傾城,張兮兮以及趙鯉昆花澤淚整齊地站在辦公室中,在他們身前,兩個小傢伙眼冒星光,一眨不眨地看著走進來的他。

「你們這是要幹啥?」

看著整齊地站著的眾人,李君臨恢復原貌,沒好氣地說道:「這樣站著很好玩?」

「聽說峨眉金頂的雲海和日出相當好看,老闆這次去蜀山可一定要帶我們去看看啊?」張兮兮激動地一步跨出,以一種奇怪的姿勢貼在李君臨身上,更是以一種她從未有過的腔調接著說道:「趕緊出發吧,小女子等不及了。」

完全被張兮兮這突然改變后的舉動搞懵了的李君臨茫然看了看張兮兮,又看了看站在一邊的兩女。顧傾城與流曼珠並沒有因為他的茫然而改變視線,那眼神,那表情,別提多風流了。

一陣沉默后,李君臨無奈嘆息,這群妖精到底是在演哪一處啊,不就是去一趟蜀山嗎?用得著這麼投懷送抱暗送秋波面含春色?

。 帶著一大群人,李君臨不可能憑藉著古武的力量飛躍到蜀山,他們只能選擇坐飛機前往天府,再從天府轉車到峨眉。之所以要轉車到峨眉,那是因為蜀山秘境在峨眉群山中。當然,最悲劇當屬葉洛這個熊孩子,他得留在滬市,帶領著八百紅甲修鍊。

一天的時間,他們出現在了峨眉山腳下。站在大大的天下秀三個字下方,苦坐了幾個小時飛機和幾個小時汽車的李君臨頓感心中鬱悶一掃而空,換之而來的,是面對這天下第一山的大好心情。當然,這個華夏四大佛山之一,不但造就出了秀甲天下的美景,更是締造了無數古武界的神話。

其中以那個踏破全球,有著世界最強實力的男人為最。

雖然李君臨對這個世界的一切都不在乎,但是此刻,在即將見到這個世界最強的男人時,也變得有點緊張。

畢竟,那是一個幾十年不變的神話!

買了門票后,一行人直奔金頂。

張兮兮完全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了心神,剛到金頂的她,像極了一個二逼青年,哇哇大叫著跑這奔那。在她的帶動下,舞生與卿晏安也跟著跑前跑后不亦樂乎。

最後,所有人都將李君臨拋棄,當然,木川的存在,從未出現在她們的視線里。

李君臨倒也樂得清閑,緩步走到金頂上那尊高高的金佛前坐了下去。雖然四大巨頭讓他來蜀山秘境,但他卻是不知道,這華夏最神秘的秘境入口到底在哪。他現在能做的,只有的等,等那個世界最強的男人感知到他們的氣息。

沉默跟著他來到金佛下方坐下的木川看了遠處玩瘋了的一群人,幾番欲開口卻是一個字也沒說出來。

李君臨斜眼看了下木川,突然笑著問道:「你是不是想問我們到底是什麼人?」

木川沉默著點了點頭。

「很想知道?」

木川又點了點頭。

「呵呵,」李君臨笑出聲,抬頭看向遠處的舞生與卿晏安,眯著眼說道:「我到底是什麼人,我也不知道。但他們,卻是一群將改變華夏古武界乃至全球古武界的存在。這個全球的古武界,並不是三大仙山與西方神殿的人至高無上,他們也不能掌控著這個普通古武界的生殺大權。總有一天,他們將會被這個普通古武界中的強者衝擊得支離破碎,當然,這些人中,我無比地相信會有這群人的身影。」說完,李君臨遙手一指舞生,「這小萌頭可是墨家下一任巨子呢。」

木川翹首看去,緊繃著的面色漸漸舒展開來,在內力沒有恢復之前,跟著這麼一群人也不賴。

「誰?」

就在這時,正在與卿晏安玩耍的舞生猛地大喝一聲,隨即以驚人的速度轉身撲出。

在他身後,赫然是那被厚厚雲層遮擋了的萬丈深淵。

轉身撲出的舞生見腳下已是萬丈深淵時,面色微變,身子同時失去重心,直直地向厚厚的雲層掉了下去。

眼看舞生即將掉落下去,身在雲層上方的他突然從腰間抽出一把水墨軟劍,同時虛空斬出。

嗤——

虛空被斬裂的聲音響起,只見那空無一人的白雲上空,一道血紅灑出。

藉助軟劍斬出的反彈之力,雙腳已經沒入雲層中的舞生騰空升起,而後穩穩地落到卿晏安身邊。

落到卿晏安身邊的他很是大男人地向前跨出一步護住卿晏安,同時冷冷開口,「何方妖孽,現出身來吧!」

將這一幕全部看在眼中的木川徹底被舞生這強大的身手震撼住了,他完全沒想到,這群人中,哪怕舞生這樣的孩子,都有著這等可怕的實力。

舞生的話驚醒木川的同時,一道身影憑空出現,從雲層上方的天空掉落下來。

東瀛忍者!

見到那道飄落的身影,木川瞳孔一緊,東瀛忍者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就在木川愣神的瞬間,坐在他身邊的李君臨如鬼魅一般閃出,不等那名東瀛忍者掉落雲層,橫空出現的他一把將其抓住,然後狠狠地砸向地面。

伴隨著一道沉悶地落地聲響,那名原本就受了傷的忍者直接昏死了過去。

返回到地面的李君臨看了一眼昏死的忍者,向聞聲趕到的趙鯉昆與花澤淚說道:「你們兩個速速帶他離開這裡,千萬不要驚動普通遊客!」

趙鯉昆沒有說話,直接帶著昏死的忍者縱身跳向山崖沒入雲層消失不見。

完全沒想到趙鯉昆居然跳下山崖的花澤淚不禁微微一愣。

「還傻站著做什麼!」

雲層下方傳來趙鯉昆的聲音,不等花澤淚回過神,聲音接著響起,「這雲層下方便是通往蜀山秘境的入口。」

聞言,李君臨眼前一亮!

傳聞,那個世界最強的男人韓楊身邊有三大同樣恐怖的存在,這三人更是三大殺星的繼承者,七殺,貪狼,破軍。其中破軍星繼承者的名字,叫趙世蛟!趙鯉昆這些年一直跟在他身邊,他從未見過趙鯉昆離開蜃北,現在趙鯉昆來到這金頂,居然知道這雲層下方是蜀山秘境的入口?這是巧合,還是趙鯉昆與那個破軍星繼承者有著某種關係?

想到這裡,李君臨肯定了最後一種想法。環視了四周一圈后,他向花澤淚說道:「你去叫上那三個娘們,我去追鯉昆。」

※※※

雲層下方,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深淵。

憑藉著趙鯉昆氣息緊隨其後的李君臨越往前走,心跳便越加速。某種無形而強大的力量漸漸將他籠罩,令他漸漸感覺呼吸困難,內心更是無比壓抑。但是趙鯉昆,卻是面不改色,更是彷彿走自家後院一般,在黑暗中快速穿梭前行。

在前行了不知多久后,趙鯉昆的氣息突然停了下來,而這個時候的李君臨,已是滿頭大汗!

感知到趙鯉昆的氣息停下后,李君臨加快速度來到趙鯉昆身邊。

雖然身在這無盡黑暗的深淵中,但趙鯉昆卻是將李君臨那滿頭大汗看在眼裡。見李君臨居然如此,他不禁微微一愣,輕聲問道:「君臨哥,你沒事吧?」

「看來韓老前輩已經知道我們到來了,」李君臨搖頭苦笑了一下,接著說道:「他老人家這是在敲山震虎啊,還沒進入秘境便給我釋放如此強大的威壓,看來這趟蜀山之行,將困難重重。」

「不會!」趙鯉昆展顏一笑,信誓旦旦地說道:「不會的,君臨哥!」

「不會?」李君臨歪了一下腦袋,「此話怎講?」

「因為,我是韓爺爺看著長大的。」

果然如此——

李君臨心頭一跳,這小子還真是背景驚人啊! 一束光芒橫空傳出,瞬間照亮這無盡的黑暗深淵,緊接著,一條彷如進入另一個世界的光明通道出現在李君臨與趙鯉昆腳下。

在他們身後,是無盡的黑暗深淵,身前,則是一個鳥語花香仙境一般的世界。

蜀山秘境,與天山秘境,青城秘境,五台秘境以及崑崙秘境並稱華夏五大秘境。相比於四大巨頭所在的秘境,這蜀山秘境要低調得多。自從那個世界最強的男人進入秘境后,這道秘境的大門便再沒有打開過。

在那個男人進入這秘境的同時,當時華夏幾乎所有最強的存在都跟隨著他走進了這道大門。從那以後,再沒人見過他們的身影,只留下一個又一個關於他們的神話。

世界最強?這是怎樣的一個概念!李君臨無法去想象,他知道,現在的他將面對這個世界最強的男人了。

心情有激動,也有擔憂。畢竟,他此番前來,帶著了一個華夏武者幾乎都憎恨的東瀛武者。

「君臨哥,」

因為那束光芒的出現,緊跟在後面的花澤淚一眼便看到了站在光束前的李君臨與趙鯉昆,叫了一聲后,他帶著舞生與卿晏安閃了過來。

在他們的身後,是緊隨而至的三女與木川。

木川一臉的凝重,自從這道光束出現以及秘境大門的打開,他便被一道無形而強大的威壓所籠罩。這道強大的威壓更是直接穿透他的身體,震蕩著他的靈魂。

「咦!」

就在這時,一道帶著詫異的聲音從大門內傳出,緊接著一道身影出現在眾人視線中。只見那大門內的通道上,站著一名睡眼朦朧,與舞生差不多大的孩子。很顯然,他完全不知道這秘境的大門打開了,剛從睡夢中醒來的他在見到秘境大門居然打開時,愣在了當場。

不過,他馬上回過神來,小手一指李君臨等人,沉聲冷冷地說道:「爾等好大的膽子,居然擅自打開秘境大門!」

雖然只有十三四歲的年齡,但這話一出,一股強大的氣勢頓時將他的年齡掩蓋過去,那種天生的王者之氣讓李君臨等人紛紛側目。

男孩話音剛剛落下,趙鯉昆馬上上前一步,仔細打量了男孩一圈后,猛地瞳孔一緊,隨即面色大喜,「是天衣嗎?」

見趙鯉昆叫出自己的名字,男孩不禁愣了一下,隨即警惕地看著趙鯉昆,沉聲問道:「你是誰?」

「我啊,鯉昆,趙鯉昆!」

「趙鯉昆?」男孩眨了眨眼,然後搖頭,「不認識!」

「我去!」

趙鯉昆有種吐血的衝動,這傢伙居然把自己忘了。不過,他馬上釋然,他見到這傢伙的時候,這傢伙才五歲不到呢。

「我記得了,」男孩突然眼前一亮,同時一個箭步來到趙鯉昆身前,小心翼翼地說道:「你就是當年老頭帶我去外面世界認識的那個大個子?」

「不對啊,我認識的那個大個子可不會武功的呢。」男孩又變得警惕起來,只見他上下打量了趙鯉昆一圈后,接著說道:「內力深不可測,絕不是我認識的那個大個子。」

聞言,一旁的李君臨不禁心底一顫,這孩子不過十三四歲的樣子,居然能一眼看出趙鯉昆的內力深淺,蜀山秘境還真是藏龍卧虎啊。

「是鯉昆嗎?」

一道慈祥的聲音突然憑空響起,緊接著一道身影閃電而至,不等趙鯉昆等人回過神來,一名滿頭白髮的老人便從天而降,穩穩地落在他們身前。

看著這名從天而降的白髮老人,趙鯉昆身子微顫,那雙虎目中頓時閃出絲絲淚花,「爺爺!」

爺爺!

聽到趙鯉昆的話,在場所有人都不禁愣了又愣。什麼時候,趙鯉昆多了一個爺爺了?

最為震驚的,當屬李君臨,這白髮老人他雖然從未在現實中見過,卻是在黃泉譜上見過他的畫像。只要是這個世界古武界中強大的存在,黃泉譜上都會有關於他們事迹的記載以及畫像的保存。

這個白髮老人,赫然正是黃泉譜上重點記載的破軍星繼承者,趙世蛟!

想不到,曾叱吒風雲的破軍星繼承者,如今已是滿頭白髮。不過,就算歲月在他身上留下了許多的痕迹,卻是掩蓋不了他那以王天下的霸氣。

從出現便一直看著趙鯉昆的趙世蛟在聽到趙鯉昆的聲音后,眼中閃過一絲愧疚,同時伸出手輕輕拍了一下趙鯉昆肩膀,輕聲問道:「這些年,你去了什麼地方?當年我聽聞發生在你身上的事便馬上離開了秘境,但當我去到你家時,你卻消失不見了。後來我一直暗中派人尋找,始終沒有你的消息。想不到,你居然親自來到這裡了,真是老天有眼啊。」

不等趙鯉昆說話,趙世蛟猛地轉過頭看向李君臨身邊的木川。

「東瀛人!」

目光掃及木川的瞬間,趙世蛟眼中殺機頓現,殺意凜然地說道:「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要來。」

「誰是東瀛人啊?」

自從趙世蛟出現后便選擇了沉默的男孩一聽到東瀛人三個字,馬上激動得摩拳擦掌,學著趙鯉昆的語氣殺機滿滿地說道:「三爺爺,天衣要殺東瀛鬼子!」

「喝,」原本殺意凜然的趙世蛟聽到男孩的話,不禁眼前一亮,同時拍了一下男孩腦袋,「還真和你老爹一個樣呢。」

趙世蛟並非真的要馬上殺掉木川,之所以有剛剛那瞬間的殺意凜然,不過是本能使然。現在聽到男孩的話,他強行壓下對東瀛人的排斥,也將視線終於移到李君臨身上。

感受到趙世蛟看過來的視線,李君臨趕緊躬身,禮貌地說道:「晚輩李君臨,冒昧來蜀山秘境,實因有重大的事情要見韓老前輩。」

「李君臨?」趙世蛟眨了眨眼,問道:「紅鼎那個新任大當家?」

李君臨沒有說話,微微低頭,等待著趙世蛟的下文。

跟在他身後的顧傾城,流曼珠以及張兮兮見到李君臨此時的樣子,紛紛用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看著李君臨。

在她們的記憶中,這可是李君臨第一次在人前如此卑微。

不過她們很快釋然,尤其是流曼珠。

雖然此時的這個老人不是那個世界最強的男人韓楊,但跟在世界最強男人身邊的人,又能弱多少?不管是誰,在見到這些曾以最強姿態君臨天下的老人身前,都得帶點敬畏。

見李君臨沉默,趙世蛟開始仔細打量起李君臨來。不過,僅僅多看了李君臨兩眼,他猛地瞳孔一緊,隨即閃身向李君臨撲去——



睡過頭了,現在上傳昨天的。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趙世蛟的突然發難,讓所有人包括李君臨都淬不及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