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望著烤的金黃滴油,聞著就已經讓人和魔獸食『欲』大增的『肉』香,羅老師他們紛紛從調息中清醒過來,而這些魔獸們更加不堪,都已經是口水一地了!

這一次劉飛宇直接十隻一起靠,劉飛宇已經明白這些魔獸的食量,一隻只的靠,還不夠他們塞牙縫的,乾脆一次『性』『弄』好。

「真香啊!」羅老師在劫難過後,心情很不錯。

「馬上就好了!」劉飛宇同樣心情不錯。

這一餐燒烤,讓這些魔獸對劉飛宇的依賴大增,這也是劉飛宇的目的之一,這些魔獸,除了燒烤需要的火外,還有一點,那就是調料,這可是魔獸的短板。

這些魔獸,許多都是第一次吃這樣的大餐,一個個的不顧形象的大吃大嚼,這讓他們的心裏面,多了一個跟隨劉飛宇的理由。

好在劉飛宇這一次的量足夠,所有的魔獸都吃個肚子圓鼓鼓,還一個意猶未盡的樣子,遠在十公裡外面的兩個九級修鍊者,看著劉飛宇他們大吃,他們心中也是食『欲』大增,又不好『露』面,只能在附近找了幾隻野獸也燒烤起來。

當然,必要的信息已經傳回歐陽家族了,再通過歐陽家族,將情況傳遞給格林王國李家,李家在得到這一個消息后,立馬行動,派出了一隻由二十個九級修鍊者組成的隊伍迎接劉飛宇他們。

歐陽家族在得知這個消息后,可是相當的興奮,對劉飛宇的信心更加高漲,就這麼幾個人,滅掉了西『門』家族十五個修鍊者還有十五個魔獸,這個劉飛宇已經開始展現過人的潛質了。

暗影本來在沉睡中療傷,但劉飛宇依然將其釋放出來,將其喚醒,也讓其大吃一餐,這些高階的魔獸『肉』對其回復傷勢是有好處的。

在這一段時間了,遠在克拉克帝國的西『門』家族,在高層已經是鬧開了,原因就是派出獵殺劉飛宇的行動小隊居然被人全滅了,一下子引起了很大的震動。

不得已,都已經驚動聖級老祖了:「不行,我親自跑一趟,去滅了這小子」一個『性』格暴躁的聖級強者,都想親自出手了。

「你怎麼還是這個『性』子,都已經是聖級修鍊者了,一點修心的意識都沒有,大陸這麼多年的既定約束,聖級強者不得干預塵世間的事情,你想我們西『門』家族成為眾矢之的啊。」一個年級稍長頭髮鬍子都白了的老者說道。

「我悄悄地動手,他們也不一定能夠發現!」這個聖級修鍊者低聲的說道,不過語氣已經弱了許多。

「算了,此子要除,但不是我們自己動手,『交』給下面去辦吧,給他們下令,誰完成了這個任務,就說我們重重有賞,現在大陸動『盪』苗條早已經開始顯現,我們最要緊的是怎麼保證我們西『門』家族的傳承,甚至是進一步壯大。」年長的聖級修鍊者語重心長的說道。

「我知道了,大哥教訓的是,既然他是我們西『門』家族註定的敵人,那麼就不要放過了,我會囑咐下面人用心去完成的。」這個『性』格暴躁的修鍊者面對他們的大哥,也是唯唯諾諾。 ?吃完上路,這些魔獸屍體被吃完大半,剩下的也被劉飛宇他們打包帶走,這些都是上好的食材,沒有必要『浪』費,一粒米也是糧食,何況還是幾頭體型巨大的九級魔獸,由幾隻魔獸扛著前進。79小說尐說網

好在離格林王國已經不遠了,隊伍前進沒有多久,就遇到了王國前來迎接的隊伍,短短的幾個時辰里,消息就傳回格林王國,還緊急行動,這些修鍊者都是加急趕路才這麼快的到達這裡。

「格林王國王室李家李暉雨率眾恭迎公主殿下和侯爵大人,公主殿下還和侯爵大人這一路受驚了,我們收到信息后直接組織人馬前來迎接了,好在殿下和侯爵閣下並無大礙,不知道其餘人怎麼樣了?」說話的赫然是李家的大長老,後面跟著近二十個九級的修鍊者,見到劉飛宇和歐陽朵拉后連忙行禮。

都是劉飛宇所認識的。經過內戰後,王國內高階修鍊者並不是太多了,劉飛宇基本上都認識了。看到劉飛宇他們的樣子,李暉雨他們終於放下心來,至少劉飛宇沒有出事,那就是最大的欣慰。

「還好,都只是挂彩,損失並不大,歐陽老師和鐵峰受創過重已經昏『迷』,不過『性』命不無大礙,大長老有心了!」劉飛宇見到李暉雨他們后,也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那就好,現在請侯爵閣下放心,我們將一路護送你到家!」李暉雨聽到后也是臉『色』一喜。「這些魔獸是怎麼回事?」大長老和劉飛宇他們寒暄過後,知道沒有想象中的損失,心中高興,看到這麼多高階的魔獸,不免心中詫異。

「哦,是他們曾經的契約修鍊者要殺我們,反被我們殺了,如今已經沒有地方去,先跟著我回王國,以後是去是留還要看。」劉飛宇見大長老問起這些魔獸的事情,心中頗為自豪。

「哦,是這樣啊,你小子真行,將這些魔獸屍體『交』給我們吧,他們也是和你們一起戰鬥過,讓他們也休息一下吧!」李暉雨心中腹誹:「被你帶到家了,還能跑哪去?」

「大長老太客氣了,我離開王國兩個月了,如今王國局勢怎麼樣?」劉飛宇開始關心起王國的局勢了。讓這些魔獸將魔獸屍體『交』給大長老他們帶著。

「還不錯,已經步入戰後恢復期,一切都在有條不理的進行,可以說一天一個樣,如果不出意外,或許十年以後,我們格林王國的元氣就會恢復如初,甚至更進一步。」大長老對外來充滿希望,當然,這也有劉飛宇巨大的功勞在裡面。

在李暉雨的心裡,劉飛宇就是格林王國的未來,明知道這樣做會得罪西『門』家族,但李家還是義無反顧,如果不是劉飛宇,李家在內戰中就已經是不存在了,至少目前的位置是無法保住的。

「嗯,一個國家要發展,少不了要眾志成城,如果大家心不在一起,那麼國家是難以發展的,希望經過這一次內戰,你們格林王國能夠看清這一點,那麼也算是有所收穫了!」說話的是歐陽朵拉,身為帝國的公主,其見識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也有說這個話的能力。

「公主殿下教訓的是,以前我們王國是沒有誰能夠讓另外幾家真心服氣,現在有了侯爵大人,五個家族都是願意聽從侯爵大人的意見,或許以後,格林王國將以侯爵大人馬首是瞻。」李暉雨毫不吝嗇的讚揚劉飛宇。

這讓劉飛宇臉上一紅,這帽子可就大了,不過大家都明白,劉飛宇有這個潛力,就是現在,劉飛宇在王國的聲望也是一時無兩。

順利回到格林王國,現在格林城幾乎舉國歡慶,等回到格林城后,東方小荷和葉秀雲他們也都來相迎,東方小荷在劉飛宇到歐拉帝國后,就留在了格林城。

英雄回歸,自然是少不了許多應酬,包括李『玉』山都是親自設宴為劉飛宇接塵,好在劉飛宇如今已經是此道高手了,喝酒跳舞都不在話下,說話也是很有藝術,出來都不會將自己給卷進去。

劉飛宇的回歸,給格林王國帶來了很大的震動,也是青年一代的楷模,兩場戰鬥,將劉飛宇的實力展漏無疑,紫月大陸尚武,強者為尊,劉飛宇在紫月大陸或者說不上話,但在格林王國,劉飛宇已經成長為參天大樹般的存在了。

戰『亂』過後的格林王國需要一個英雄般的人物作為『精』神寄託,而劉飛宇就是最好的榜樣,在格林王國,年輕一代已經無出其右,即便面對老牌的九級修鍊者,劉飛宇也是當仁不讓,而且潛力無窮。

就劉飛宇目前展『露』的底牌,足夠讓許多家族瘋狂,聖級血脈的魔獸,而且還不止一隻,說明劉飛宇只要順利成長,有很大的可能成為聖級強者,那樣在整個紫月大陸都是有了話語權。

加上其煉器天賦,大家想一想都覺得劉飛宇以後會風光無限,當然,這個目前還只是小部分人知道。

回到家中的劉飛宇,依然是一個乖寶寶,不管自己在外面如何,面對自己的父母,劉飛宇依然還是一副小孩子氣,或許在劉驚雷夫『婦』的眼中,劉飛宇也還是一個沒有長大的孩子吧。

「以後無論發生什麼,你都要以自己的『性』命為先,知道嗎?」李華梅清楚自己的孩子『性』格,儘管知道效果不佳,但還是忍不住說出來。

現在的劉驚雷夫『婦』,心中喜憂參半,喜的是劉飛宇如今的成就,自己做父母的也光彩,優的是兒子的敵人越來越強大,劉驚雷夫『婦』同樣是擔心,說不定哪一天聽到的就是噩耗。

「嗯,我會的,你們還不知道,我是九命貓,現在天上地下我都去得,不會輕易掛的!」面對自己的父母,劉飛宇無比的恭敬。

即使自己本事比父母強一萬倍,也不會改變,經過這一次,劉飛宇反而更加看重這一份親情,一邊說外面的事情,當然是挑輕鬆的說,一邊安慰父母寬心,自己水九命貓,不會輕易掛的。

還有葉秀雲和東方小荷,劉飛宇將自己煉製的短劍親手『交』給他們,一個人一個深深的擁抱,讓她們的心都化了,心中甜甜的! ?在面對西『門』家族的聖級靈魂印記的時候,劉飛宇剎那間的感悟,讓現在的劉飛宇特別珍惜自己周圍的一切,自己的父母,幾個老師,還有自己的幾個紅顏知己,然後是幾個魔獸夥伴,.手機閱讀

好在又一次成功的『挺』過來了,歐陽老師也已經蘇醒,本來契約魔獸影豹的死給歐陽老師一定的打擊,不願意再次和這一隻九級的影豹簽訂契約:「我連自己的契約魔獸都無法保全,又有什麼臉面再拖累他。」

「我也姓歐陽,或許數千年前還是一家,雖然我是小輩,但有些話還是要說,當時的情景,是有人或者魔獸做出犧牲的時候,只是以一隻契約魔獸的身份,能夠有這樣的一份大義,這說明平時你對他也是發自內心,出自真心,要不然以魔獸的『性』子,斷然不會這樣,儘管只是一隻魔獸,但他是我們心中的英雄。」說話的是歐陽朵拉,言語中儘是真誠。

「是啊,歐陽,人家影豹都主動找你,你還拒絕什麼?」羅老師的聲音,簡單直接,但歐陽老師依然固執的搖頭。

「老師,我是您的學生,這麼多年來,我對您也是相當的了解,如果當時您有機會拯救大家,即便要付出生命的代價我相信您也一定會全力以赴,只是這個機會被您的契約夥伴先做了,在這一點上,我們人類修鍊者和魔獸沒有本質的差別,都是有血有『肉』有靈魂的生命體,正因為這樣,這個九級的影豹才會主動要求和您簽訂契約,給自己一個機會,也給他一個機會,我們需要的是一起面對度過難關,還有為了格林王國的未來,我們必須拋開一些個人的情緒,老師,格林魔武學院需要您,格林王國同樣需要您,我們都需要您。」劉飛宇言語誠懇。

「我知道你們是為我好,但我心裡還是有疙瘩。」歐陽老師已經有鬆動,然後在大家的勸說下,終於答應和這一個影豹簽訂契約,並且同樣給他取了一個名字-幽影。

歐陽老師的事情總算告一段落了,剩下的就是和宇文家族『交』接了,要不然讓宇文家族有所誤解就不好了。

「現在侯爵大人可是大忙人啊,想要見一面都是很難啊!」宇文8226;摩雲見到劉飛宇后打趣道。

「哪裡,最近是比較忙,沒有想到這一次這麼兇險,差點就回不來了,要是這樣的話,貴家族損失可就沒有地方索賠了啊。」劉飛宇也是風趣的說道。

「只要侯爵大人平安無事,我們丟點東西無所謂,宇文家家大業大,這點損失還是承受得起。」二人說話倒也親近了許多。

「貨都在這裡了,看看滿意不?」劉飛宇將宇文家族的裝備全部放在一起。

「嘖嘖!這技藝比我們宇文家強多了,帝國的煉器師就是不一樣,應該是相當有煉器天賦的煉器師製作的,比市面上三大商行的都要好上一籌,而且雙魔核的武器,絕大部分需要特別定製,這一批武器,足夠讓家族的那些小崽子們搶破腦袋了,即便是我這老傢伙,看著都心動啊,廢話不說了,謝謝了!」宇文8226;摩雲說的倒是知心話。

「貴家族滿意就好,以後有的是機會合作。」劉飛宇還在惦記宇文家族的材料。

「嗯,代我向侯爵家族背後的哪一位致謝了,以後有用得著宇文家族的事情,儘管開口。」宇文8226;摩雲客氣的說道。

「一定一定!」劉飛宇滿臉微笑。

利用空間戒指將這些武器全部收好,宇文8226;摩雲朝著劉飛宇告辭:「小老兒就告辭了,以後多聯繫。」

「好,慢走!」劉飛宇也是有點羨慕這些大家族,看樣子,宇文8226;摩雲攜帶的空間戒指裡面的空間不小,至少比自己的要大多了,只少是八個立方的,要不然這麼多武器是放不放下的,因為有的武器長度有近兩米。

宇文8226;摩雲對於這一批貨那是相當的滿意,其質量比自己家族煉製的要好上不少,即便是『花』大價錢從帝國引進的,也還比不上這一批,光是雙魔核疊加,就讓大家的魔法能力提升一倍。

這可不是小事,宇文8226;摩雲可以預料到,這一批武器回到家族后,會引起怎樣的轟動。

這一次宇文家族來的人並不多,就兩個人,一個是宇文8226;摩雲,還有一個也是一個九級的長老,叫宇文8226;星魂,他們都使用家族的飛行魔獸,九級的座山雕,攜帶了空間戒指,什麼事情都變得簡單多了。

誠如宇文8226;摩雲預料的一樣,回到家族后,這些家族的子弟為了這些武器可是瘋狂了,現在不可能人手一件,除了幾個最傑出的外,其餘的就只有用家族貢獻來獲取,這樣一來,讓這些眼高於頂的傢伙們為了武器,一個個的牟足了勁的做貢獻。

這樣一來,宇文家族呈現出了少有的朝氣,家族一片蒸蒸向榮的跡象,讓宇文家族的高層高興不已,這可是預料不到的事情,原以為會出現因為分配的問題出現矛盾。

「這些武器你們怎麼看?」一個密室中,宇文8226;摩卡對著大長老宇文博宇和五長老宇文8226;摩雲說道。

「如果沒有意外,這些武器都是這個劉飛宇自己煉製的,繞道歐拉帝國走一趟,主要是為了隱瞞,現在的他還不想將這個過早的暴『露』在世人面前,畢竟這太過震撼。」大長老的話居然沒有引起另外兩人的吃驚,看來都是有所察覺。

「嗯,不過既然他不願公布,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我們也裝作不知道,只要他肯和我們『交』易,我們就應該將他列為我們最尊貴的客人,其它的都不重要。這個劉飛宇我們宇文家族一定要好生結『交』,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去辦吧,全權代表我們宇文家族。」宇文8226;摩卡看向宇文8226;摩雲。

「我知道了。」宇文8226;摩雲簡單的回答。

其實三人還有一個討論,就是將劉飛宇的情況彙報給克拉克的皇室克利家族,不過因為劉飛宇已經是歐拉帝國的准駙馬,這樣就不太好辦了,在他們心中,為什麼不早一點關注到呢?

克利家族的小公主殿下克利8226;詩婷,相較於這個歐陽朵拉公主,絲毫不遜『色』,甚至在他們眼中,某些方面還略強的啊。 ?不過時間已經不可逆轉,劉飛宇已經和歐拉帝國的公主扯上關係了,不過令他們感到奇怪的是這個歐陽公主居然和格林王國的兩個『女』孩子能夠和平共處,這已經顛覆了他們的認知。百度有意思書院

或許是劉飛宇太過優秀吧,『逼』迫歐拉帝國皇室都放下臉面了,但他們可沒有認為劉飛宇還能讓克利家族的小公主也參合進來,如果真的那樣的話,說明這個劉飛宇已經有左右帝國的能力了,這可能嗎?

先不說宇文家族的反應,現在的劉飛宇已經開始為張功源師傅考慮了,這一次到漢津城,劉飛宇為張師傅準備了不少的丹『葯』,足夠劉飛宇將張師傅提升到六級頂峰了。

而且為了提升張師傅的『精』神力,劉飛宇同樣為其準備了提升『精』神力資質的八級丹『葯』,以張師傅初級的『精』神力,應該不止提升20%,應該會更多,目前最主要的是為張師傅契約一隻八級的魔獸。

而這一次劉飛宇帶回的魔獸中,八級的魔獸也就那麼幾隻,只有一個是土屬『性』的,是一個土撥鼠,劉飛宇要做的就是找他協商,好處承若了不少,加上金鋒刃的幫忙,總算是搞定了,讓劉飛宇心中無比暢快。

對於錢財什麼的,劉飛宇已經不在乎,只要能夠用錢能夠辦到的事情,都已經不是問題了,光是潁州城的建設,劉飛宇就是二十多億的收益,當然,饒是劉飛宇日夜加班,也需要兩年多的時間,不過這收入可是實打實的高。

要是在外面打拚,或許能夠達到的收穫要比這裡高,但那是高風險,甚至一不小心就是生命的代價,在這裡,只要付出一些辛勞就可以拿到這麼高的工資,這在以前的劉驚雷夫『婦』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少爺!」 傾世醫妃要討債 饒是張師傅見慣了人世間冷暖,這時候也是哽咽說不出話來。本來是要下跪的,但被劉飛宇扶著了。

「張師傅,用不著這樣,對於我來說,您當初也是不顧一切的幫我,如今我是投桃報李,而且這些對於我來說,也不是什麼大問題,還有一點,我也是希望章師傅能夠為我多生產一些武器裝備啊,說到底還是為了我。」對於張師傅,劉飛宇還是很有好感的。

「嗯,我一定努力幫少爺打理作坊!」張師傅四十多歲的年級了,這時候已經從內心認定劉飛宇,並且永不背叛的那種。

這一次劉飛宇的投資是很大的,和土撥鼠簽訂契約后,張師傅感覺自己都年輕了許多,許久不動的修鍊等級,也是再一次提升,魔法方面直接提升到六級了,鬥氣方面也是有不小的提升。

主要是張師傅本身的資質得到而來提升,加上『精』神力丹『葯』,張師傅現在一天能夠完成十件六級武器的魔法陣刻畫了,如果晉級到七級,一天能夠達到三四十件的量,對於劉飛宇的裝備店來說,可是大事一件。

「張師傅,以後相當長一段時間裡,裝備店就靠你了,不過還是要注意休息,千萬不要累壞了身體,那樣得不償失。」劉飛宇得到張師傅的效忠,心情愉悅,但也不希望張師傅太過『操』勞而倒下。

「我曉得!少爺在外面一定要多保重,我們就幫不上什麼忙,但家裡頭的事情,我們會極力做好,不讓少爺『操』心。」張師傅同樣知道劉飛宇的苦心。

儘管和土撥鼠簽訂了契約,但章師傅至少還要一年左右才能晉級到七級,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張師傅已經四十多歲了。

劉飛宇很忙,現在已經是十一月中旬了,湛藍之魂眾人,七級以下的都已經回到了格林城,這一次劉飛宇將金剛猿介紹給眾人,引起大家的強烈崇拜,自己家少爺就是不一樣。

對於魔獸擔任長老,這些傢伙一點偏見都沒有,反而是好奇,不過箭矢到金剛猿的恐怖實力后,都是咂舌不已,自己還是小心點,可不要惹這個大傢伙生氣了,要不然吃不了兜著走。

對於湛藍之魂的未來,大家是更加有信心了,現在劉飛宇的新家都成為了魔獸的天堂,不得已,劉飛宇只得想地下發展,已經是開闢出了三層了,要不然,還真的會顯得擁擠,要知道,現在這裡可是有超過十頭的魔獸。

要知道,這些傢伙都是大個頭,就拿金剛猿來說,五米出頭的個頭,視覺上就給人相當的衝擊,於他相比,人類修鍊者都是相當渺小的存在,即使與張師傅簽訂契約的土撥鼠,體長超過三米,重量數百公斤。

沒有達到聖級,除了個別的魔獸能夠自由改變身體的大小外,其餘的魔獸等級越高,體型越大,如非必要,他們可不願進入契約卡中過暗無天日的日子,而且,他們可是惦記著這裡的美食。

現在這裡每天拖來的食物都是以車計算,每周一次燒烤,絕大部分都是四級以下魔獸的血『肉』,除了土撥鼠,劉飛宇這一段時間都沒有在找這些魔獸簽訂契約的事情,否則就會給這些魔獸不好的印象。

劉飛宇承若不『逼』他們的,儘管劉飛宇很希望九級的火烈鳥和父親簽訂契約,但也沒有開口,只有土撥鼠是例外,誰讓劉飛宇急於提升張師傅的修鍊等級,八級的魔獸就只有他。

當然,劉飛宇也可以選擇七級的魔獸,然後利用丹『葯』提升,但有現成的,劉飛宇為什麼不利用。

後面幾天,劉飛宇將一些事情處理了個七七八八,就開始專心煉製裝備,主要是四級到六級的裝備武器,自己的裝備店開張在即,劉飛宇自己煉製一些裝備武器來撐『門』面。

華娛大佬刷副本 第對於裝備店先只開格林城這一家,以後有機會再慢慢擴展,先在王國每一個郡開一家,然後就向外發展了,至少新西里王國有希望,其實只要國家不反對,劉飛宇還是很有信心的。

七級以下的武器裝備,自己煉製一些『精』品就可以了,其餘的『交』給張師傅他們去做,以後自己勢力強大了,自己煉器師的身份也可以公開了,七級以上的武器,自己大可以煉製出來公開出售。 ?經過一段時間的籌備,劉飛宇麾下的裝備店要開張了,地點一開始就選擇在城西的繁華地段,城西是格林城的商業區,這裡靠近傭兵工會的分會,地理位置相當不錯,與順興道具店距離也不遠。首發上有意思書院

劉飛宇回格林城一個多月後,一切籌備妥當,可以擇日開業了,這一個多月里,劉飛宇親手煉製了大量的四級到六級的武器裝備,四級足有三千餘件,五級一千件出頭,六級的也有五百多件。

七級以上,有七級武器十件,八級武器五件,就連九級武器也也有兩件,一律是雙魔核的武器,品質是沒得說,這些都是劉飛宇加班加點趕出來的,不過這些武器不會輕易出售。

尤其是七級以上的,目前基本上是擺看的,當然,誰要是肯出大價錢,那也是可以商量的,四級到六級的武器,劉飛宇煉製的都是『精』品中的『精』品,是為提升店面知名度做準備的。

同樣不會開放銷售,每一天出售一點,劉飛宇先準備這些武器裝備在兩年左右的時間放完,做細水長流的打算,目前張師傅他們製作的武器質量也相當不錯,儘管比不上劉飛宇製作的,但比以前的惠顧,質量上要強上不少了。

「少爺,一切都準備妥當了。」紫月大陸17550年12月12日一早,一個吉利的日子,張師傅帶點興奮還有崇敬的目光朝著劉飛宇說道。

「好的,從今天起,我們鋒芒裝備店就算誰正式開業了,等下估計有不少的客人,有得忙了。」說實話,劉飛宇也是相當的興奮,這可是自己的第一個實業,而且是高端的裝備製作行業。

以後的日子,這個鋒芒裝備店將會源源不斷的為自己賺取財富,不要多久,自己就可以躋身格林王國富翁之列,其實即使現在的劉飛宇,其身價已經是高高在上了。

離七點開業還有一段時間,外面已經站滿了人,絕大部分都是修鍊者,當然,許多都是格林王國各家族派來的,一方面是購買裝備,另一方面就是給劉飛宇的鋒芒裝備店積聚人氣。

劉飛宇和裝備店一些重要的師傅都已經站在台上迎賓了,一個個的都是穿著正式,臉上『露』出發自內心的微笑,就連劉飛宇的父親劉驚雷也在列,現在的劉驚雷可是店長,同時也親自負責一些裝備的製作,畢竟現在的劉驚雷已經是七級修鍊者,水平較以前不可同日而語。

劉飛宇不可能一直呆著這裡煉製裝備,因此店長一職都是讓其父親劉驚雷擔任,自己就一甩手掌柜,不過劉驚雷自己也是相當的樂意,在外面,劉驚雷夫『婦』已經無法幫到劉飛宇了,在家裡還能幫上一些,讓他們心裡安心不少。

張師傅是副店長兼總刻畫師,後面一些是龔師傅還有武師傅等,都是鋒芒的主要師傅,一個個的都是『精』神抖擻,內心『激』動不已,這樣的場面,自己可是『露』臉了啊:「祖宗在上,我也風光了一回,雖然是托少爺的福。」

七點整,正式開業,劉飛宇將招牌上的掛幕取下,周圍一瞬間釋放不少的魔法禮炮,預示這劉飛宇的裝備店正式掛牌營業。

「哇!你瞧,鋒芒這兩個字多有氣勢啊,我只看了一眼,就覺得有一股氣勢鋪天蓋地而來,我怎麼感覺只要我盯著這兩個字看,就有機會突破到七級一樣。」一個六級修鍊者在看到牌匾的時候被震驚到了。

「是耶,我也覺得,這可是大手筆,需要高階的修鍊者將自己的氣勢融於其中,一般的修鍊者,自己能夠運用,但將其灌注到字體中,可就做不到了,看來侯爵大人背後有高人啊。」另一個六級的修鍊者羨慕的說道。

其實這字是劉飛宇自己撰寫的,在見識到聖級靈魂之力的強大,加上自己的『精』神力不斷的蛻變,劉飛宇也是勉強能夠將七級的氣勢融入它物。

「李家李暉雨恭賀侯爵大人開業大吉!」一個嘹亮的聲音響起。

「大長老早上好,快裡面請!」劉飛宇攜帶父親還要張師傅等將李暉雨請到裡面。

不斷有人恭賀,劉飛宇眾人忙個不停的將眾人請到裡面,好在劉飛宇早有準備,將地下開闢出數層,就是為了應付今天的事情……

「沒有搞錯吧,我怎麼發現了有七級的武器,不對,還有八級的,天啦,還有九級的武器。」不少湧入店鋪的修鍊者對於自己的發現吃驚。

「是不是以後這裡有七級以上武器裝備出售?」一些心思靈活的修鍊者立馬問道。

「對不起,七級以上的武器,我們不會敞開出售,但每一年總會出售一些,而且對於七級以上武器,我們主要是定製為主,只要各位自己準備好材料,我們可以代為煉製,不過數量有限,只要準備雙份的材料就可以煉製一件,如果只準備單份材料的話,七級武器收取五十萬的加工費,八級武器收取五百萬的加工費,九級武器收取兩千萬的加工費。」店小二微笑著耐心的細說。

「真的?這可是我們格林王國頭一家啊,我們格林王國級以上的武器都是從帝國採辦的,沒有想到這裡也能夠了。」不少人心中一動,儘管他們也是知道侯爵大人在歐拉帝國有一個要好的煉器大師,但不管怎麼樣,這樣的條件也比其它渠道便宜不少,而且質量上那是沒有話說,五大家族都找侯爵閣下代為煉製裝備。

「小宇啊,你這可是大手筆啊,以後發財了,老哥就要常來蹭飯吃啊!」在地下招待室中,也已經聚集了大批前來道賀的各家族代表,說話的是李家大長老李暉雨。

「大長老肯來,我是掃榻相迎啊!」劉飛宇同樣滿懷欣喜,一一和各位打招呼,能夠進來這裡的都是一些較大的家族,許多家族都是族長親自前來。

「伯父伯母您們好!……」劉飛宇給東方雲逸夫『婦』請安。

「好!」東方雲逸現在是『春』風得意。

「雲逸啊,你可是找了一個了不得的佳婿啊,你看,這裡許多人都眼紅不已啊!」大長老戲謔的朝著東方雲逸笑道…… ?這一天註定是個熱鬧的日子,裡面劉飛宇他們一撥人,熱熱鬧鬧的『交』談,對於劉飛宇發展裝備店,整個格林王國都是支持,畢竟這一塊在以前,全部被其餘國家瓜分,現在劉飛宇能夠製作武器,對整個格林王國都是一件好事。首發上有意思書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