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曾有一方人傑,年齡不過二十齣頭,便已登臨這方時空的絕顛,卻,最終因無法成皇,產生了心魔。導致修鍊時走火入魔,暴斃房中。

這個消息傳出之時,令眾人好不唏噓。

在通道中,被曦皇印護著,一路前行。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曦皇印發出一陣強光,將柳羿震暈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柳羿被曦皇印護著降落在密林之中,之後曦皇印便又恢復了寂靜無聲的狀態。

待柳羿醒來之時,發現自己已經在一處未知的密林之中,四處荒蕪人煙,不時有獸吼之聲傳來。

而且令柳羿心神不定的是,此地依舊沒法動用動用靈氣,也不知道被什麼力量給影響,不過好在人皇這次沒被隔絕,可以與柳羿溝通,但卻沒法離開柳羿的體內。

這時柳羿眼神落在了曦皇印之上,這曦皇印太古怪了,有動靜時威力不凡。

沒動靜時就如同一塊頑石一般,平淡無奇,柳羿搖了搖頭,便收起了曦皇印。

柳羿走出不遠,便發現自己肚子有些飢餓,按理自己一反虛境的修士,早已辟了五穀,哪怕不吃不喝,光靠吸取天地靈氣便足以。

可現今居然覺得肚子餓了,這不是一件正常的事。這處地方處處透著古怪,難以用常理度之。

在密林中行走了不久之後,柳羿發現了一株古怪的靈草。

看著碧綠如玉,和外界的青碧芝草長的一樣,但卻異常粗壯,更有著一絲璀璨晶瑩的金色線條,從根部蔓延至了葉端頂芽之處。這就是普通青碧芝草完全不同了,讓柳羿甚是驚訝。

柳羿邁開步子向著靈藥走去。這時人皇突然吼道:

「速度,有妖獸!」

柳羿聞言,立刻向後退去。

而當他退開后,一隻渾身青綠色的妖獸出現在先前柳羿所在之處。

此時柳羿看清了這妖獸的面貌,這是只青玉豹,準確說是變異的青玉豹。

因為在這隻青玉豹的額頭之上,有著一道耀眼的金色紋路。這紋路形成一道奇藝的符文,在散發耀眼的金光。

這隻青玉豹死死盯著柳羿,眼中滿是殺意。對青玉豹來說,這是他的敵人,這個弱小的生靈,居然妄想動它的守護的藥草,自己非吞了他不可。

吼!

青玉豹張開血盆大口撲向了柳羿,柳羿很是從容,因為在他眼裡,這青玉豹太弱了,不說一隻,就算十隻,百隻也不成問題。

望著青玉豹撲來,柳羿心念一動,就想調動體內靈氣擊殺青玉豹。卻忽然回想起自己無法調動體內靈氣,一個閃躲不及,被青玉豹一口咬在了手臂之上。

柳羿吃疼,抬手就一拳擊向了青玉豹的頭,卻沒有出現意料中青玉豹腦袋被他一拳轟碎的場景。

這讓柳羿十分吃驚,自己修鍊了練體功法,按理這麼一拳下去,哪怕純肉身的力量也足以轟碎青玉豹的頭顱。

但這隻青玉豹居然好像沒事一般,而且自己一拳下去,拳頭都有些發麻。

這使得柳羿心中一凜,這隻青玉豹的體魄居然如此強橫,是普通青玉豹體魄的幾倍還多。

一拳沒有令青玉豹撒口,柳羿咬牙,拳拳接肉的砸在了青玉豹頭上,打得青玉豹暈頭轉向,不得不撒口退開。

青玉豹撒口之後,柳羿的左手心如水注般留下,不過柳羿來不及處理傷勢,因為青玉豹還在場中虎視眈眈。

心念一動,柳羿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一把匕首,一把寒光閃爍的匕首,這把匕首是柳羿在外面遊歷時所得來的,乃是玄幻寶鐵所鑄,鋒利無比,而且十分的堅硬。

將匕首拿在手中后,柳羿便一個箭步沖向了青玉豹,這時青玉豹也撲向了柳羿,一人一獸錯身而過,柳羿跪倒在地,在他胸口出現了三道血痕,三道深陷入骨骼的血痕,在深幾分,柳羿的胸骨就將被抓透,柳羿跪地后大口喘息著。

另一邊,青玉豹落地后便直直的停在了原地,一動不動,三息過後,青玉豹的喉嚨突然噴出一道血箭,頓時血如泉涌。

嘭,青玉豹倒在了地上,四隻不停抽搐著,它的眼裡滿是不甘,眼睛逐漸沒了神采,青玉豹,亡。

解決青玉豹后,柳羿忍著疼痛,取出一顆療傷丹藥服下,又立即撕下破碎的衣袖,草草包紮了一下,止住了血。

「呼呼呼,人皇,這到底是個什麼地方,一隻普通的青玉豹居然這麼難以對抗,這妖獸的身體強度也太變態了吧」柳羿抱怨道。

「小子,現在我越發懷疑這就是曦皇的傳承之地了,這裡有著神秘莫測的力量存在,使得這些靈藥,妖獸全都異變了。妖獸的身體變得更加的強橫,實力翻了不知幾倍。而這藥草,看樣子也是異變了的,你看那金紋,與這頭青玉豹頭上的金紋,色澤等完全一樣。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青玉豹就是因為吃了這種帶金紋的靈藥才變成了這樣。」人皇推測道。

柳羿聞言沉默了,如果真是這樣,這地方有些恐怖。一隻普通的青玉豹變異都能如此強橫,那麼其他原本就頗為強橫的妖獸豈不更加恐怖……

想想柳羿心裡就沒底,並且背後涼嗖嗖的。

咕咕,咕,柳羿的肚子,此時已經傳出了聲音。他已經飢腸轆轆,星空袋和儲物戒指中又沒有帶得有食物。看著倒在地上的青玉豹和不遠處的那株靈藥,柳羿心裡是拒絕的,因為跟本不知道吃了後會發生什麼,但他實在太餓了。

餓肚子的感受可不太妙,柳羿無法忍受這種痛苦,當即便將這頭青玉豹剝皮清洗了出來,找了些乾材火,卸下一條青玉豹的腿架在上面烤了起來。

至於那株靈藥,柳羿沒有禍害它,將它收在了玉盒中后便放入了儲物戒指中。

半個時辰后,芬芳撲鼻的烤肉味傳入了柳羿鼻孔中。這條青玉豹的腿,被烤制的恰到好處,色澤誘人,雖然沒有調料,但這香味也令人食物大動。柳羿的肚子,忍不住又叫了起來,他拇指大動,拿起烤肉就吃了起來。

這烤肉十分的鮮嫩,外酥里嫩,一口下去,烤肉那芳香,頓時使得柳羿胃口大好,狼吞虎咽般的快速吃完了這份原味的烤肉。

一隻腿下肚,柳羿沒有一點腹脹之感,不一會兒,一整隻青玉豹都被他烤來進入了腹中。柳羿察覺到,這肉不僅十分可口,而且進入口中后,身體十分的舒服,忍不住撫摸著自己的肚子,似乎感覺到一股暖流在裡面遊走。

一會過後,柳羿發覺自己的身體強度增加了幾分,力量也增強許多。

這讓柳羿既驚訝又興奮,僅僅食用了一隻變異的青玉豹,自己的身體就有這樣的改變,這簡直就是一次機遇,一次將自己身體力量與強度高度強化的機會。

頓時,柳羿覺得這裡不再那麼恐怖了。這裡簡直就是一塊福地啊!

在知曉了妖獸肉可以提升身體強度,增強自己力量后,柳羿變得十分興奮和激動。待手臂傷好之後,便立刻去找尋下一隻妖獸以及靈藥去了。

一個時辰后,柳羿出現在了一個山洞口。

這裡面有著一隻大地蠻熊,一隻變異的大地蠻熊,這裡是它的巢穴,它個頭十分的龐大。在山洞深處,有著幾株黑呼呼的「靈芝」,但卻閃著金色的光芒。而且這光芒十分強盛,比之青碧芝草的光芒強盛了不知幾分。

看這蠻熊的個頭,是個難對付的主。

柳羿知道,光憑自己現在的實力,是很難與這蠻熊抗衡的。因此柳羿今天只是為那幾株「靈芝」而來。拾起一塊石頭,柳羿一下子便擲入了山洞深處。

「吼!」

一聲憤怒的咆哮傳入了柳羿耳中。

柳羿一個閃身便沒入了林中,一頭巨大的黑色巨熊,頭頂和青玉豹一樣有著金色符文。

這個大傢伙,躥出了洞中,仰頭大聲咆哮著。

在空氣中嗅了嗅,就朝著一個方向追了下去。當蠻熊離開后,柳羿再次出現在了洞口,沒有猶豫,柳羿立刻進入洞中,採得藥草后立刻逃出了山洞,飛奔著消失在了這裡。

在柳羿離開僅僅十五息后,這裡便響起了驚天的怒吼,驚飛起一大群飛鳥。 蠻熊追出去不遠后,發現失去了挑釁者的蹤影,便轉身返回了洞里。

當它發現洞口有著挑釁者的氣息時,哪怕這隻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蠻熊也反應了過來,自己是被人坑了,中了調虎離山計,當即這頭蠻熊就躥入洞里。

當蠻熊躥入洞中深處后,便發現自己守護的藥草沒有了蹤影,這裡有著殘存的柳羿的氣息,而且十分的濃郁。

當即它就暴怒,仰起頭來就開始咆哮,這便是柳羿聽到的那聲恐怖的咆哮聲。

這聲恐怖的咆哮,震住了這片林子里方圓數十里的所以妖獸。

柳羿並不知道,他這次可是捅了馬蜂窩。

這頭蠻熊,是這片地帶的王者,這片林子所有的妖獸都臣服於它,以前,可沒有任何生靈膽敢挑戰它的威嚴。

蠻熊不停地咆哮著,令這片林子里的妖獸們匍匐在地上,瑟瑟發抖,它們不知道是誰惹得它如此憤怒。

竟然讓它怒吼連連,沒有停息。天上有群剛剛路過這裡的小型飛行妖獸,被它一聲怒吼,全部給震落了下來。

此時,在蠻熊的山洞中,山洞中一些不是很牢固的石塊已經被它震得掉落,它依然沒有停息,在繼續咆哮著,並且越來越大聲。

突然,轟的一聲,山洞,活活被它震踏。

蠻熊被埋在了洞里。這時,它的咆哮聲終於停息,眾多匍匐在地的妖獸鬆了口氣。蠻熊被山石砸死了嗎?眾多妖獸不經產生了這麼一個疑問。

答案是否定的,因為下一刻,土石飛濺,蠻熊出現在了土堆之上,一聲更加恐怖的咆哮聲串遍林中,哪怕逃到十里之外的柳羿也聽到了這聲兇猛異常的咆哮。

「呃……….人皇,我咋覺得闖禍了……」柳羿對人皇說道。

「臭小子,快走,那蠻熊發威了,看樣子這蠻熊實力比預期還要強橫。快,找個地方隱藏起來,遭了,來不及了,它朝這邊來了!」人皇焦急地說道。

人皇話音剛落,飛奔中的柳羿就聽見他身後的樹林中傳來了轟隆隆的聲音。

柳羿背後冷汗淋淋,他回頭一看,只見一頭身高近五米的巨大身影映入眼帘,那暴虐的氣息使得柳羿汗毛倒豎,當即飛奔著逃向遠處。

暴怒的蠻熊,雙眼已經血紅。

它終於見到了盜取它藥草的原凶,但它沒有料到,居然是個這麼弱小的生靈,頓時怒不可遏,連個這麼弱小的生靈都敢挑釁它,盜取它的靈藥,這讓它覺得自己的威嚴遭遇了挑戰!

因此它決定生撕了柳羿,以揚它的威嚴。

蠻熊不知道的是,柳羿是個外來者,根本不知道它的恐怖。他也只是察覺到這蠻熊不好惹,但因靈藥的吸引惹不住還是出手了。

接下來的半個時辰里,整片林子被搞得雞飛狗跳,無數的妖獸躲在了密林之中或者山洞之中不敢出來。因為柳羿在躲,在四處逃躥,而且見到妖獸就向著它跑去。

如果只是柳羿,或許這些妖獸並不會懼怕,要命的是他後面還跟著一頭暴怒的蠻熊,一頭已經六親不認的蠻熊。當它一出現,原本在柳羿面前,並準備對柳羿發起攻擊的一眾妖獸們,全都嚇得沒魂了。

開玩笑,它們這些弱小的妖獸,哪個敢招惹一頭已經暴怒的蠻熊,一些閃躲不及的妖獸,活活被撞飛而亡或者踩得傷筋斷骨……

柳羿沒有想到,這蠻熊居然如此恐怖與執著,居然一直追著他這麼久,而且看樣子還沒有要放棄的意思,這讓柳羿十分的苦惱。

就在柳羿心中焦急,快要力竭之時,人皇這時突然道:

「向左邊走,那個方向有股不弱於這蠻熊氣息的存在。」

柳羿聞言臉都快黑了,便道:

「人皇,你別開玩笑了。一頭蠻熊已經追得我小命都快沒了,要再去招惹一隻妖獸,我今天就得交代在這裡了。我可不想這麼短命!」

「怎麼這麼笨啊你!妖獸都有自己的地盤,越是強大的妖獸越是不容許被同等級的妖獸踏足自己地盤,一但踏足,倆者必有一場大戰,直至一方失敗臣服或一方戰死,那時你就有機會逃離了」

人皇幾乎是怒吼著說出來的。

柳羿聞言,當下沒有任何的猶豫,立刻向著左邊使足了勁狂奔而去。

而在它身後的蠻熊見他居然提高了速度,當即怒吼一聲,跟了下去。

不過百息之後,柳羿心中一凜,因為他察覺到了那股氣息,絲毫不弱於自己身後這頭蠻熊。

甚至,這股氣息所包含的煞氣比之他身後這蠻熊包含的氣息更加恐怖。

這股氣息恐怖得使柳羿都心生了退意,不過身後的蠻熊已經快追上自己,如果被追上了,自己肯定是沒有活路。柳羿心裡一橫,橫豎都是死,倒不如博一線生機!

當下便朝著那股氣息所在的方向奔了過去……

那股氣息的擁有者,在蠻熊踏入這片林子時就發現。蠻熊弄出的動靜,想不被它發現都難……

十幾息過後,柳羿來到了一塊空地之上,這空地不算大,也就倆間屋子的大小,那股氣息的擁有者,就在空地前方的林子里。

「臭小子,現在,聽我安排,去右邊的那塊大樹后。屏氣凝神,不要露出一絲氣息。」

人皇嚴肅地對柳羿說道。

柳羿聞言立刻照做了,也沒有詢問這樣做幹嘛。

柳羿剛剛隱藏好身影后,蠻熊就躥出林子,出現在了空地上。

它察覺到了那股氣息,但平日里狂妄慣了的它沒有理會。

「吼!」

一聲低沉的虎嘯之聲響起,從空地前的林子里傳了出來。

四野,原本就被蠻熊的氣息震懾得妖獸潛伏,在聽到這聲低沉的虎嘯之聲后,完全沒有了聲音。

這是一頭虎王,一頭金紋白虎,它從林子里走了出來,一下子就吸引住了柳羿的目光。

這頭金紋白虎,就彷彿不屬於這世間似的,十分的夢幻。

渾身以白色為主,金色的條紋,就如同鑲嵌一般,遍布在它的身上。

頭頂的那個王字,是金色的,和它身上的金色條紋一樣的金色,在這個王字之上,有著一道奇藝的金色符文。

那種金色不同於它身上的金紋,它帶著淡淡的紫色。

這頭白虎的體型與蠻熊比起來只能算嬌小,但那渾身爆炸性的肌肉,流線型的身軀,無不彰顯著它的強橫。

它的利爪,也是金色的,不過卻是淡金色的,那上面的光澤令柳羿感覺到了一股寒意,明明不是金屬,但柳羿覺得,這爽利爪估計比普通的玄鐵還要堅固。

上下各倆顆犬牙,從嘴中露了出來,潔白的如同玉石一般,但卻有著令柳羿心悸的氣息。

這頭妖獸不簡單,這是柳羿和人皇的共同觀點,這絕對不是一頭平凡的妖虎,很有可能是傳說中的神獸血脈。

果然,當這頭白虎出現在場中后,原本頗為高傲狂妄的蠻熊也收起了輕視的姿態。它一動不動地盯著白虎,暴虐的氣息也弱了幾分。

「吼吼!」

蠻熊低吼了倆聲,聲音變得平和了下來,沒有了之前那股怒氣沖沖的聲音。

蠻熊雖然對白虎頗為忌撣,但卻沒有不戰而退,畢竟它也是一方王者。

柳羿與人皇沒有猜錯,這隻白虎就出自四神獸白虎一族的純血一脈。

它的祖上是被曦皇收服的妖獸,被安排在這片未知之地生存。

與之相同的,還有四種神獸的其他三種,分別生活在這個未知之地里。但具體方位不知,它們從出生下來,就會被自己的父母告知他們各族從其祖上開始就傳承下來的的任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