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更重要的一點,宗門裡有著無數的資源。無論是修鍊心法,還是武技,甚至是靈丹、靈藥、靈器,幾乎都是一應俱全,只要表現出足夠的天賦,就能夠享受這些資源。

每個人都有一個強者夢,面對這樣的誘惑,沒有人不會心動,自從武舉考核開辦以來,就成了大明的一件盛事。

「把這份登記表填了,然後去校場里測試修為。」負責報名的是個中年男人,他連正眼都沒有看朱毅一眼,丟給他了一份登記表和一隻毛筆,便不再理他了。

朱毅也不在意,這些人都是出自一些強大的學院,根本就不把世俗的修鍊者放在眼裡,但他們的實力確實都很強,這也是他們自傲的資本。

填好登記表,朱毅領了一塊玉牌,帶著小薇走向了校場。

負責守門是個兩個年輕的女子,她們本欲攔住小薇,但看著她關心朱毅的神色,便讓他們都進去了。

「三百四十五號,養氣一級,合格,保管好玉牌,後天來參加考核!」

剛進入校場,朱毅只看見一個光著膀子的中年人,目不轉睛的盯著一塊一人高,且光滑如鏡的石塊,大聲的喊著。

這聲音振聾發聵,但卻沒有讓人產生什麼不適的感覺,反而是精神了不少。

「這是個高手,修為至少達到了凝神巔峰。」朱毅大概判斷了一下中年人的實力。

「下一個,三百四十六號!」

一個體型微胖的少年,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中年人說道:「把手放在石鏡上,往上面運轉氣勁。」

胖子少年聞言,雙手緊緊的按在石鏡上,開始運轉氣勁,瞬間,原本白色的石鏡,從底部慢慢變成了紅色,最終在要變成橙色的時候,停了下來。

「哈,這些人居然把靈核的等級劃分,放在了測試實力上面,真是有趣。」

朱毅眯著眼睛,看清楚了其中的奧妙,原來在石鏡底部,有著一到九的刻度,標註為初體,然後上面就是養氣,也是一到九,再上就是凝神了,後面的以此類推。

「初體巔峰,合格!」

顯然沒有達到養氣修為的人,中年人根本懶得多說半個字。

「居然是他!那想必萬和天也在了。」在那個體型微胖的少年轉身下場的時候,朱毅這才認出他來,昨天和萬和天在一起的那個胖子。

不過,朱毅沒有刻意在人群中尋找萬和天,像他這種對手,還不會讓朱毅放在眼裡。

中年人又念了好幾個號碼,其中沒有一個達到養氣修為的,就連初體巔峰,也僅僅只有一個,其餘的都是剛好到初體五級的合格線。

「下一個,四百二十七號。」

朱毅看了下玉牌上的數字,徑直走進了人群,來到石鏡旁邊,但是中年大漢好像都已經對測試者失望了,連正眼都沒有看他一眼。

在中年人的眼中,大多數衣著華貴的少年,修為一般都不俗,至少都有初體八級的水準,至於粗布寒衣的普通人,基本上能夠達到武舉考核的合格線的人都很少。

而朱毅就是一身粗布衣裳,所以中年人連多看他一眼的心思都沒有,心裡更是認為,他能夠達到合格線,就已經是很不錯了。

朱毅感覺到了中年人的輕視,他也不生氣,而是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把氣勁匯聚於雙掌之上,猛的按在了石鏡上。

錯來的天生緣分( 幾乎是瞬息之間,石鏡底部就變成了紅色,然後直接竄過了初體巔峰的位置。繼而又轉變成了橙色,不斷的往上升,直到達到了養氣四級的刻度,這才停了下來。

「哇,這麼厲害,他居然都達到養氣四級的修為了!」

「是啊,今天測試的人裡面,就他的修為最高了。」

「恐怕這次他不用考核就能直接加入某一個宗門了吧。」

……

還沒等中年人反應過來,其他考核的學生,都紛紛議論起了朱毅的實力,一時間校場上嘈雜無比。

幾個在後面打瞌睡的各大宗門成員,也是被石鏡上的顏色吸引到了注意力,同時心裡也打起了算盤。

「四百二十七號,養氣四級,合格!」

中年人喊完之後,看了下朱毅的登記表,問道:「你今年才剛滿十六歲?」

朱毅點了點頭道:「恩,準確來說,應該是半個月前。」

縱使相逢應不識 中年人對他露出了友善的笑容道:「我叫何山,這幾天小兄弟有什麼關於考核的事情,可以隨時來找我,我就住在校場對面的客棧。」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看來這何山是看中了我的潛力,想要拉攏我。」

若是一般少年,還真就猜不出何山的用意。但這種把戲,對於朱毅來說,不過是小兒科,可他還是點頭道:「好的,何大哥,我記下了。」

在眾人或是羨慕,或者尊敬的眼神中,朱毅牽著小薇往校場外走去。

「小兄弟請留步。」

忽然朱毅身後傳來了一聲呼喊,他轉過身來,看見校場後面的大堂裡面,正在有人向他招手。

想了想,朱毅還是走了過去,對著那人問道:「請問有什麼事嗎?」

沖朱毅招手的人,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他板著臉問道:「小子,你可願意直接進入天道學院?」

天道學院?朱毅心裡一驚,他在知道有武舉考核的時候,就聽說過天道學院的名字,不為其他,只是因為這天道宗是大陸上最強的學院,沒有之一。

而朱毅這次參加武舉考核,所預定的目標學院,也正是天道學院。但他卻是搖了搖頭,拒絕了老頭的邀請,他不卑不亢的說道:「謝謝前輩好意,我想堂堂正正參加武舉考核,考進學院,而不是當做特例進去。」

老頭本以為,他直接邀請朱毅加入天道學院,會讓他激動的忘乎所以,然後對他感恩戴德。

可他萬萬沒有料到,朱毅會拒絕,這讓他頓時感覺顏面大損,他一拍桌子道:「小子,別這麼不識抬舉,難道你以為你這個年紀達到養氣四級,就可以目空一切了?」

「哼,目空一切的是你吧!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邀請我進入學院,就好像在給我施捨一樣,如果我答應了,恐怕會一輩子抬不起頭吧!」

朱毅想了想,這些話終究還是沒有說出口,他依舊是不卑不亢的說道:「進入天道學院,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但是奪取武舉考核第一,卻是我母親的遺願,還請前輩不要見怪。」

這老頭既然能夠讓朱毅不通過武舉考核,就能進入學院,明顯說明他的身份不俗,朱毅沒必要為了一時之氣,而得罪一個得罪不起的人。

換一個角度說,這老頭既然能邀請他,出發點是好的,但或許是身居高位久了,見誰都這幅嘴臉。

畢竟,在這個世界,實力相當的人,才能夠平等對話。

「哎呦,好了好了,林老頭,別整天綳著一張臉,嚇唬小孩了。」

忽然坐在老頭身後的一個年輕女人,笑著站了起來,她走到朱毅身邊,問道:「你確定拒絕林老頭的邀請?要知道,他可是我們天道學院排名前十的高手,只要你答應他,今後就是他的弟子了,前途無量,難道你不心動?」

女人的聲音,聽起來柔柔的,給人一種親切感,其中又摻雜著一些嬌媚的音調。朱毅順著她的聲音,稍稍打量了一下這個女人,頓時就愣住了。

美若天仙!

看見她,朱毅的腦海里,頓時就冒出了這樣一個詞,因為這個女人有著讓世上絕大對數美女所嫉妒的容顏,但卻給人一種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感覺。

不過,朱毅還是很快就回過神來,他點了點頭道:「我承認,我雖然很心動,但我還是希望能夠通過武舉考核,進入天道學院。」

年輕女子咯咯的笑了起來,道:「有意思,有意思,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有趣的小孩,既然這樣,只要你能夠以第一名的成績,進入天道學院,以後我親自擔任你的導師。」

校場大堂里的眾學院元老們,聽見她竟然許下了這句話,無不大驚失色,紛紛驚呼道:「鳳天嬌,你竟然要破例收徒了!」

一大早,城北的校場里人聲鼎沸,三五成群的少年,擠在門口,再過一會兒,武舉考核的報名就要開始了。

「你在這裡等我,我報完名就出來找你。」朱毅找了個隊伍排在後面,讓小薇去一旁的茶水鋪吃點糕點等著。

可是小薇卻搖了搖頭說道:「少爺,我不想離開你的身邊。」

小薇眼神真摯,讓朱毅大為感動,也就點了點頭,讓她跟自己站在一起。

隊伍排的很長,幾乎金陵所有二十歲以下,沒有加入宗門的修鍊者,全都聚集在了這裡。

一年一度的武舉考試,是修鍊者們邁入強者之路的跳板,如果能夠通過考核,便能夠進入學院進行系統的學習。

畢竟,有著專業的指導,比起獨**索,效率不知道要高上多少倍。

更重要的一點,宗門裡有著無數的資源。無論是修鍊心法,還是武技,甚至是靈丹、靈藥、靈器,幾乎都是一應俱全,只要表現出足夠的天賦,就能夠享受這些資源。

每個人都有一個強者夢,面對這樣的誘惑,沒有人不會心動,自從武舉考核開辦以來,就成了大明的一件盛事。

「把這份登記表填了,然後去校場里測試修為。」負責報名的是個中年男人,他連正眼都沒有看朱毅一眼,丟給他了一份登記表和一隻毛筆,便不再理他了。

朱毅也不在意,這些人都是出自一些強大的學院,根本就不把世俗的修鍊者放在眼裡,但他們的實力確實都很強,這也是他們自傲的資本。

填好登記表,朱毅領了一塊玉牌,帶著小薇走向了校場。

負責守門是個兩個年輕的女子,她們本欲攔住小薇,但看著她關心朱毅的神色,便讓他們都進去了。

「三百四十五號,養氣一級,合格,保管好玉牌,後天來參加考核!」

剛進入校場,朱毅只看見一個光著膀子的中年人,目不轉睛的盯著一塊一人高,且光滑如鏡的石塊,大聲的喊著。

這聲音振聾發聵,但卻沒有讓人產生什麼不適的感覺,反而是精神了不少。

總裁玩過火:女人,說愛我! 「這是個高手,修為至少達到了凝神巔峰。」朱毅大概判斷了一下中年人的實力。

「下一個,三百四十六號!」

一個體型微胖的少年,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中年人說道:「把手放在石鏡上,往上面運轉氣勁。」

胖子少年聞言,雙手緊緊的按在石鏡上,開始運轉氣勁,瞬間,原本白色的石鏡,從底部慢慢變成了紅色,最終在要變成橙色的時候,停了下來。

「哈,這些人居然把靈核的等級劃分,放在了測試實力上面,真是有趣。」

朱毅眯著眼睛,看清楚了其中的奧妙,原來在石鏡底部,有著一到九的刻度,標註為初體,然後上面就是養氣,也是一到九,再上就是凝神了,後面的以此類推。

「初體巔峰,合格!」

顯然沒有達到養氣修為的人,中年人根本懶得多說半個字。

「居然是他!那想必萬和天也在了。」在那個體型微胖的少年轉身下場的時候,朱毅這才認出他來,昨天和萬和天在一起的那個胖子。

不過,朱毅沒有刻意在人群中尋找萬和天,像他這種對手,還不會讓朱毅放在眼裡。

中年人又念了好幾個號碼,其中沒有一個達到養氣修為的,就連初體巔峰,也僅僅只有一個,其餘的都是剛好到初體五級的合格線。

「下一個,四百二十七號。」

朱毅看了下玉牌上的數字,徑直走進了人群,來到石鏡旁邊,但是中年大漢好像都已經對測試者失望了,連正眼都沒有看他一眼。

在中年人的眼中,大多數衣著華貴的少年,修為一般都不俗,至少都有初體八級的水準,至於粗布寒衣的普通人,基本上能夠達到武舉考核的合格線的人都很少。

而朱毅就是一身粗布衣裳,所以中年人連多看他一眼的心思都沒有,心裡更是認為,他能夠達到合格線,就已經是很不錯了。

朱毅感覺到了中年人的輕視,他也不生氣,而是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把氣勁匯聚於雙掌之上,猛的按在了石鏡上。

幾乎是瞬息之間,石鏡底部就變成了紅色,然後直接竄過了初體巔峰的位置。繼而又轉變成了橙色,不斷的往上升,直到達到了養氣四級的刻度,這才停了下來。

「哇,這麼厲害,他居然都達到養氣四級的修為了!」

「是啊,今天測試的人裡面,就他的修為最高了。」

「恐怕這次他不用考核就能直接加入某一個宗門了吧。」

……

還沒等中年人反應過來,其他考核的學生,都紛紛議論起了朱毅的實力,一時間校場上嘈雜無比。

幾個在後面打瞌睡的各大宗門成員,也是被石鏡上的顏色吸引到了注意力,同時心裡也打起了算盤。

「四百二十七號,養氣四級,合格!」

中年人喊完之後,看了下朱毅的登記表,問道:「你今年才剛滿十六歲?」

朱毅點了點頭道:「恩,準確來說,應該是半個月前。」

中年人對他露出了友善的笑容道:「我叫何山,這幾天小兄弟有什麼關於考核的事情,可以隨時來找我,我就住在校場對面的客棧。」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看來這何山是看中了我的潛力,想要拉攏我。」

若是一般少年,還真就猜不出何山的用意。但這種把戲,對於朱毅來說,不過是小兒科,可他還是點頭道:「好的,何大哥,我記下了。」

在眾人或是羨慕,或者尊敬的眼神中,朱毅牽著小薇往校場外走去。

「小兄弟請留步。」

忽然朱毅身後傳來了一聲呼喊,他轉過身來,看見校場後面的大堂裡面,正在有人向他招手。

想了想,朱毅還是走了過去,對著那人問道:「請問有什麼事嗎?」

沖朱毅招手的人,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他板著臉問道:「小子,你可願意直接進入天道學院?」

天道學院?朱毅心裡一驚,他在知道有武舉考核的時候,就聽說過天道學院的名字,不為其他,只是因為這天道宗是大陸上最強的學院,沒有之一。

而朱毅這次參加武舉考核,所預定的目標學院,也正是天道學院。但他卻是搖了搖頭,拒絕了老頭的邀請,他不卑不亢的說道:「謝謝前輩好意,我想堂堂正正參加武舉考核,考進學院,而不是當做特例進去。」

老頭本以為,他直接邀請朱毅加入天道學院,會讓他激動的忘乎所以,然後對他感恩戴德。

可他萬萬沒有料到,朱毅會拒絕,這讓他頓時感覺顏面大損,他一拍桌子道:「小子,別這麼不識抬舉,難道你以為你這個年紀達到養氣四級,就可以目空一切了?」

「哼,目空一切的是你吧!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邀請我進入學院,就好像在給我施捨一樣,如果我答應了,恐怕會一輩子抬不起頭吧!」

朱毅想了想,這些話終究還是沒有說出口,他依舊是不卑不亢的說道:「進入天道學院,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但是奪取武舉考核第一,卻是我母親的遺願,還請前輩不要見怪。」

這老頭既然能夠讓朱毅不通過武舉考核,就能進入學院,明顯說明他的身份不俗,朱毅沒必要為了一時之氣,而得罪一個得罪不起的人。

換一個角度說,這老頭既然能邀請他,出發點是好的,但或許是身居高位久了,見誰都這幅嘴臉。

畢竟,在這個世界,實力相當的人,才能夠平等對話。

「哎呦,好了好了,林老頭,別整天綳著一張臉,嚇唬小孩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