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暗道一聲,方恆的目光突然看向了遠處的虛空,那裡,正是玄天府的方向。

說一千道一萬,血鷹之事,只是一個意外,他真正的危機,還是在玄天府身上。

前段時間他斬殺的那些混亂陸界高手,外加仙聖閣的人,看似解決了問題,實際上卻還遠遠沒有,玄天府,還沒動作。

這一切事件的背後,都有玄天府的影子,方恆殺了這麼多的人,玄天府怎麼會沒有動作?他很明白,玄天府,只是在做準備罷了。

「可是,你們又能做些什麼呢?」

自語一聲,方恆的臉上突地露出了一抹冷笑,下一刻就直接轉身,向著中央城飛去。

方恆現在,不是什麼簡單沒有實力的人,更不是沒有勢力保護的人,身為天雲大陸天雲派守護長老的他,豈會害怕玄天府?

玄天府來了正好,他正要藉此機會,好好地展現一下實力,徹底震懾住對方!

片刻之後,方恆的身影就回到了中央城的真武千殿之中,見到了自己的父母。

簡單的把自己這幾天做的事情一說,方嘯天和方母等人也都放下了心來。

「這麼說來,血鷹的禍患,已經解決了?」

「嗯,這本來就是一件小事。」方恆笑了笑,「不過接下來的事情就會有些麻煩了。」

「你是說,玄天府?」

方嘯天認真的問道,他也是知道前段時間事情幕後黑手之人,對於玄天府,哪裡會忘?

「正是。」

方恆點頭,「不過,這也只是一些麻煩而已,到時候爹娘不用多管,我一個人來對付就好。」

「嗯,那就交給你。」

方嘯天在此刻點頭,他是非常明白方恆的意思的,現在的北方大陸,只有一個方恆,有實力,也有資格和玄天府分庭抗禮,他們就算是方恆的父母,卻也不是方恆,遠遠沒有那個實力和資格,多管只會給方恆添麻煩。

「那好,我就先去休息一下了。」方恆對著父母一點頭,身影一閃,就飛快的消失在了殿中。

看著方恆離去的身影,殿內的方嘯天和方母也是目光凝重下來。

「真是麻煩不斷啊。」方母說道,「苦了恆兒了。」

「麻煩也只是暫時的。」方嘯天目光一閃,「撐過這段時間就好了,至於苦,玉不琢不成器,恆兒能走到現在,不就是經歷了無數的艱險為難么?」

「那你的意思就是恆兒整天有麻煩才好了?」方母一瞪眼道。

「當然不是。」方嘯天苦笑著擺手,「我只是說,恆兒大了,他有自己的路,我們能做的,只是陪在他的身邊,僅此而已。」

聽到這話,方母神情一頓,也是點點頭。

雛鷹終究要展翅,這是誰都擋不住的。

轉眼間,時間就過去了七天。

在這七天的時間之中,北方大陸之前的動蕩,已經徹底平定。

破損的城池得到了真武門弟子的修復,帶傷的武者,真武門也都發下了丹藥進行治療。

這一舉動,頓時讓整個真武門在北方大陸的認可度更高。

畢竟這種事情,以前的玉上天宗,是從來沒有做過的。

只是大陸上的人都在為真武門叫好的時候,真武門內部的一些高層之人,卻是不怎麼高興。

他們都知道,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

真武千殿之內的一處大殿外,幾道身影突然間出現在這裡,直接走向了殿門。

當他們走進去之後,就對著一個在大殿中盤坐的青年紛紛行禮。

「情況怎麼樣?」

大殿中的青年沒有睜眼,淡淡問道。

「回稟方長老,玄天府,確實已經有動作了,根據我天雲派探子傳回來的消息,好像是玄天府的真傳大長老黃奇,會帶人前來。」

「呵呵,掌門不來,卻派個大長老過來,看來他們還真的是有顧忌。」

青年笑了一聲。

「那是當然,我天雲派前段時間已經正式向玄天府發出通知了,他們絕對不敢和方長老撕破臉的。」一個天雲衛躬身回答,「只是,這黃奇也不好對付,傳說他的境界已經達到了真武六重的巔峰,同時,他還精通陣法。」

「這也不算什麼。」

方恆淡淡道,「我完全能夠對付他。」

轟隆!

就在方恆這句話語落地的同時,真武千殿的上空,也猛然傳出了一道驚天動地的巨響!

下一刻,就是一道威嚴無比的聲音傳出。

「玄天府真傳大長老黃奇,降臨此地,北方大陸方恆,速速前來拜見!」

中央城震動,無數的中央城民眾,都在此刻震驚起來!

玄天府!

自混亂陸界比武大會結束后,玄天府那神秘的面紗,也已經解開,這時候不管是哪個大陸,都知道,混亂陸界的實質統治者,就是玄天府這個巨無霸!

現在這個組織的大長老,竟然親自降臨中央城,點名要方恆拜見!

這種意味,讓中央城的每個人都察覺到了一股不妙的感覺。

同一時間,真武千殿,方恆所在的大殿之內,也突然出現了無數到身影。

正是方嘯天,方母,月仙等一眾人。

「不必擔心。」

不待這些人說話,盤坐的方恆就一下睜開了雙眼,壓了壓手掌。

「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內。」

話語吐出,殿內的人都是一呆,下一刻就同時點頭,也不再多說什麼。

他們唯一的依靠就是方恆,他們唯一信任的人,也是方恆。

方恆自然說一切都在他的掌控,那他們,就相信一切都在他的掌控!

「接下來,就交給我吧,你們都不要出來。」

方恆笑了笑,身影一動,就直接帶著天雲十衛,飛向了殿外的高空之中。

同一時間,中央城內無數的人也都看到,方恆的身影,直接衝上了高空,站在了一群身穿白袍,氣息恐怖的人面前。

「呵呵,原來是玄天府的諸位高手大駕光臨,真是有失遠迎,恕罪恕罪。」

笑聲響起,只見方恆隨意的拱了拱手,神情間滿是輕鬆之色。

見到了方恆的動作和神情,玄天府的一眾人,眼神都冷了下來。

他們都能看的出來,方恆這根本就是在敷衍他們,嘴裡是說著恕罪,只是那神情,怎麼都好像在哄小孩子一般。

「大膽!玄天府真傳大長老黃奇在此,方恆!你為何不跪!」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卻是一個年輕人突然從玄天府的人群中走了出來,看向方恆的目光中滿是冷色。

聽到這話,方恆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真傳大長老,很了不起嗎?我現在是天雲派的長老,為何要向他下跪?」

話語吐出,全場皆驚。

…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m.

沒人能想到,方恆變臉變的這麼快,話語,也說的那麼直接。

先上來還說什麼有失遠迎,轉眼間,就變的和對方身份平等,甚至是做出一番比對方還要高的姿態出來。

同時,還說出了一個事實。

方恆,是天雲大陸天雲派的守護長老!

這種突然翻臉,道出事實,無疑是在玄天府的臉上,狠狠抽了一個無形的耳光。

果然,聽到了方恆話語的這群玄天府之人,眼神也都陰沉了下來。

「方恆,你這是什麼意思?」

終於,為首的老者冷冷說話了,「在我玄天府的統治區域內,說出自己是別的門派之人,你這是瞧不起我們么?」

「什麼意思?我那裡有什麼意思,我只是說出事實而已。」

方恆冷笑道,「至於瞧不起你們,這個也沒有,如果我瞧不起你們,我不會在這裡和你們說話,之前更不會對你們那麼客氣。」

話語吐出,玄天府的一眾人臉色更加難看。

他們明白方恆到底是什麼意思了。

就是拿準了他們不敢對方恆如何!

「呵呵,好,很好!」

為首的老者看著方恆,不停的點頭,「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像你這般膽大的人……」

「廢話就不要多說了。」

方恆一擺手,直接打斷了老者的話,「直接說吧,你們來這裡,是想幹什麼?」

被方恆打斷話語,那老者眼神一陰,冷冷道,「我們來這裡,你很清楚是要幹什麼,當初你對我們玄天府的承諾。」

「哦,那個事情啊。」

方恆點點頭,「的確,我當初是給玄天府承諾了,進入那個世界拿出一些有關於神武的東西,而且,我也的確得到了神武的東西。」

「既然如此,那就請你把東西交出來吧。」

老者冷冷道,「你完成你當初的承諾,我們這就會離開,不會在做什麼。」

「呵呵。」

方恆一笑,「可是,我不想給你們了。」

話語吐出,玄天府之人都是臉色一變。

那為首的老者更是臉色難看,「莫非你要違背自己的承諾?」

「我從來不會違背我自己的承諾,除非有人先不講規矩。」方恆淡淡道,「而你們,就是先不講規矩的。」

「什麼意思,我們怎麼不講規矩了?」老者冷冷道。

「一個月前,我父母被星之大陸,戰武大陸的人抓走,當時他們抓人的時候,自稱是玄天府之人,之後我回來,將這些人斬殺,又遇到了天界門派仙聖閣高手截殺,他們也自稱獲得了你們的支持,當然,是暗地裡的支持。」

方恆淡淡道,「這,難道不是不講規矩?」

話語吐出,玄天府的一眾人臉色更加難看。

當初這些事情,他們的確是在暗地裡操控的,只是他們也沒想到,方恆這麼強,三下五除二,就把他們布下的棋子全都給幹掉,這種打擊,現在他們都還記憶猶新。

「話不能亂說。」

就在這時,那為首的黃天冷冷道,「你說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但是這其中和我們沒有關係,難道僅僅憑藉他們說獲得了我玄天府的支持和首肯,就是事實了么?這是栽贓,如果你非要堅持,那你拿出證據來。」

「呵呵,我早就知道你們不會認。」

方恆笑道,「就算我真的拿出了證據,你們也不會認。」

「不是不認。」黃奇露出了冷笑,「是這些事情,根本就沒有根據,」

「有根據也好,沒根據也罷,不管你們承認不承認,反正我承認了。」

方恆笑容冷了下來,「這些事情,就是和你們有關係,就是你們暗中指示的,所以,當初我的承諾,自然就是作廢。」

「你沒有證據……」

「對,我是沒有證據。」方恆道,「但是我知道,就是你們做的。」

話語吐出,玄天府一眾人勃然變色,眼神都憤怒起來。

方恆這話,擺明就是吃定了他們!

「這麼說來,說是沒有用的了。」黃奇冷冷道。

「說要是有用,還要拳頭做什麼?」方恆冷笑,「但很可惜的是,在這裡,你們的拳頭也我大,所以從哪裡來,滾回哪裡去,是你們現在最好的選擇。」

話語吐出,中央城的所有民眾都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