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晴文婷見葉楚說她無敵,不由開口問道:「和你比呢?」

「無法比!」葉楚回答道,「我們不會為敵!」

「那要是真戰呢?」晴文婷問道。

「全力出手的話,你能戰我,但我定然能敗你。」

「……」

晴文婷了葉楚一眼,良久之後才說:「你真的很自大啊!」

……

就是一路如此,葉楚也終於把肉身梳理好,契機瞬間就到了,整個人肉身瞬間步入了一個新的層次,達到了極限。

而就在葉楚肉身達到極限的時候,身體中有東西被震出來,晴文婷見到,著那一物神情劇變。

… 「白清清!」

葉楚身體中跳出來的白物就是白狐,落地就化作白清清。白清清依舊魅惑撩人,身材曼妙,臀部圓潤,豐胸要破衣而出般,站在那裡,美眸轉動之間,風情萬種,有著無限的嫵媚。

她妖嬈絕美,風華絕代。美的讓人心血滂湃,一顰一笑之間,都帶著無限的誘惑。

這就是白清清,妖艷無比,即使是葉楚,都不敢直視那雙帶著魅惑的眸子,顧盼流兮之間,有電流竄出一般。

「你怎麼出來了?」葉楚很好奇,當初和白清清約定要做她的護衛,但結果卻讓人氣憤。她窩在葉楚的身上,最後居然沒入自己的血肉之中,讓他根本沒有辦法,只能眼睜睜的著她如此。

但沒有想到,今日她居然還捨得出來。

「你做了什麼?」

白清清那雙美眸灼灼的著葉楚,娥眉微微皺了皺,這種姿態更是有無限風情,出口之間,聲音帶著妖精般的媚,落在人的耳朵中,都讓人心頭火熱,逼的葉楚不由動用青蓮才平靜了心。

「真是一隻狐狸精!」葉楚低聲罵了一句,不過下一個瞬間葉楚就為白清清的話氣憤。

「你還好意思問我做了什麼?你答應我的事,你都忘記的差不多了吧。蝸居在我的血肉中,吞噬著我的混沌青氣。便宜都讓你佔盡了,今日你要不給我一個交代,哼……」葉楚望著對方,著她挺翹圓潤的臀部,吞了吞唾沫,「本少會把你屁股給抽腫的!」

白清清展顏一笑,笑容媚態橫生,讓葉楚的血液又騰騰的燃燒起來,都感覺自己有反應了。白清清搖曳著她水蛇般的腰肢,風情無限,如同完全熟透的水蜜桃,那雙春水橫流的眸子白了葉楚一眼:「你要是想抽,來抽就是!」

「靠!」葉楚怒了,這女人太不起人了,以為自己是無能嗎?難道真不敢對她做什麼嗎?目光情不自禁的著臀部勾勒出來的完美弧度,想要巴掌狠狠的抽下去,但著白清清那似笑非笑的眼神,葉楚瞬間反應過來,青蓮瘋狂的顫動,元靈清凈,把心緒都壓制下去。

望著這個女人更加小心翼翼了,這女人很恐怖。是一位至尊的嫡系後裔,又得到至尊的心臟,一個不小心就容易被她給坑了。

偷偷的了一眼那熟透誘惑的屁股,心想要抽也要從長計議。

「真是不簡單,居然能把我從你身體中逼出來。」白清清掃了葉楚一眼,雖然在笑,但神情中卻有著意外。

白清清不得不意外,她對自己的手段和實力很清楚。蝸居在葉楚的血肉中,要是她自己不想離開的話,葉楚根本無法把她趕出來,這是她的自信,可現在他居然把自己逼出來了。

「把你逼出來了?」葉楚微微一愣,他沒有想過逼出白清清。這是怎麼回事?

白清清的話葉楚相信,她的性子葉楚很清楚,在他身體中能吸收混沌青氣,要是有可能,她一定會繼續呆下去。可現在……

「難道是血肉鍛煉到了極致,步入了少年至尊的層次,沒有別的東西可以蝸居在我的血肉中嗎?」

葉楚只想到這個可能,覺得這樣解釋也才說的透。有什麼東西可以寄居在至尊的肉身中?

很顯然,沒有任何生物可以做到這點。

在玄域這個特殊的地方,他真的可以無敵。要說是玄域的至尊也不為過,因為他修行到了極致。

當然,這只是玄華境的至尊,和真正的至尊無法堪比。可在這個特殊的環境,白清清的實力都壓制在法則之下,又如何能蝸居在自己的肉身中。

「你把肉身鍛煉到了極致,達到了少年至尊的層次?」白清清想到了一種可能,望著葉楚問道。

「有問題嗎?」

葉楚的默認讓白清清愣了一下,死死的打量著葉楚。她知道葉楚有混沌青氣,對葉楚能把實力鍛煉到極限,達到少年至尊的層次不覺得意外。可是把肉身鍛煉到極限,這就讓她有些不能接受了。

葉楚能肉身達到極限,那自身的實力肯定早已經達到少年至尊的層次。

晴文婷望著白清清,為白清清的魅惑和妖艷而驚艷,就算她身為女人,都忍不住怦然心動。

聽到葉楚和對方的對話,晴文婷更驚訝了。對方居然能寄居在葉楚的身體中,這是什麼手段?

晴文婷偷偷的詢問葉楚這個妖艷的女子是誰,當得知是狐山至尊的後裔時,瞬間恍然。

至尊的後裔,多麼逆天都能理解。這是天生的強者,就算不修行都能走到巔峰的恐怖存在。

打量著葉楚和白清清,思索著這兩人是什麼關係?願意寄居在葉楚的身體中,這應該是很親密的關係才對。

「咯咯,沒有想到你居然能把肉身鍛煉到少年至尊的層次。 變身蘿莉劍仙 姐姐小你了!」白清清笑聲如同風鈴,悅耳動人,笑容綻放,嫵媚妖艷,「不錯,能達到這個層次,不會離姐姐太遠。說不定,以後真能抽到姐姐的屁股。」

「要抽你屁股,現在就可以!」葉楚早就對白清清失約不爽了,聽她還敢挑釁,直接開口對對方說道。

白清清的笑容更濃了,桃花眼帶著春水望著葉楚:「你這是挑釁姐姐我嗎?信不信我把你吊起來,抽你屁股!」

「要是在別域,或許還有可能,只不過這裡是玄域,註定你不可能做到!」葉楚聳聳肩,不忘挑釁一般,「要不然你我戰一場,輸的一方讓對方死勁抽屁股!」

白清清目光直直的著葉楚,含著笑意。她從出來就知道這裡是哪裡,只不過見葉楚敢挑釁她還是覺得新奇,自己是什麼人物?葉楚以為達到少年至尊級就能戰她嗎?

至尊後裔的恐怖,遠不是世人能想象的。雖然這是在玄域,無法把至尊後裔的威力全部爆發出來,但白清清覺得抽葉楚是足夠了。

「好啊!既然你屁股痒痒了,姐姐就幫你撫摸幾下!」白清清何等傲氣,儘管笑容嫣然,但受到挑釁依舊捍衛。



… 晴文婷著葉楚和白清清突然針鋒相對了起來,心中更是疑惑不解,心想這兩人到底是什麼關係。此刻起來,又好像是敵人一樣。

「你的屁股手感應該不錯,既然你想要我抽幾下撫慰你寂寞的心,我一定不會放你失望的。」葉楚說話之間,手臂震動,一巴掌直接抽向白清清嬌嫩的臀部,速度十分迅猛,快如閃電,一個瞬間就到了白清清的身後。

「速度蠻快的嘛,瞬風至尊的寶術,來你修行的不錯。但這可奈何不了姐姐我哦。」白清清說換之間,纖細的手指擋在葉楚這一巴掌,和葉楚對碰在一起,一聲霸道的響聲震動雲霄,勁氣席捲而開,砸在大地上,裂開巨大的裂縫。

「沒關係,沒有摸到你的屁股,你的小手也很滑膩啊。」葉楚和白清清同時倒退數步,手指放在鼻子下深吸了一下,「真香!」

「哎呀,這樣你都覺得舒服,要不然我用手摸一摸你的臉吧。你會更感覺我小手滑膩的。」白清清依舊笑容滿面,但是出手之間,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快如閃電,強勢霸道的抽向葉楚的臉,所過之處,空間都響起了一陣破空之聲,留下了一片殘影。

「我還是比較含蓄的,一開始就摸臉摸胸的會嚇著我的。」葉楚手臂一揮,直接橫檔在白清清抽過來的巴掌,兩人交鋒在一起,一觸就分。與此同時,白清清那雙修長筆直的長腿,直接踹向了葉楚的下.體。

「男人不應該直接一點嗎?連摸胸摸臉都要扭扭捏捏,留著這東西也是丟人現眼,還不如我幫你踢掉。」

兩人說話都帶著笑意,宛如談情說愛,但攻擊卻異常的凌厲,這短短時間,殺招不斷,每一次都驚險到極致。也就是葉楚和白清清這樣的人能抵擋,換做是別的修行者,早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林詩馨你是不是很喜歡?只要你罵她一句婊︵子,我讓你抽幾下屁股又算得了什麼?怎麼樣?這樣的交易你做不做?」白清清說話間,滔天的力量匯聚在手臂,手臂舞動,紋理飛舞,璀璨的光華傾瀉下來,籠罩葉楚而去,化作一道道殺招,四面八方沖向葉楚。

葉楚無懼,力量顫動,飛舞著各種意境,和對方的力量衝擊在一起。對撞之力炸裂大地,大地出現一道道裂縫,咆哮的颶風把大地上的東西不斷的拔起,四周泥沙到處橫飛。

「笑話!我想抽你屁股還需要用條件交換嗎?想抽就抽!」葉楚大笑,「何況你真的不如林詩馨!」

「我不如她?」白清清眯著眼睛,手中的攻勢更是霸道了幾分,紋理交織的攻擊如同星海垂落下來,浩瀚無邊衝殺向葉楚,「你是沒有領會姐姐的妙處,要是領會了,就知道林詩馨遠遠比不上姐姐了。」

「你有什麼妙處?拿出來讓我啊。要是這裡不方便的話,我們可以去床上慢慢探討啊。」

言語之間滿是曖昧,漫天的劍芒盤旋在葉楚的四周,顫動之間,力量激射,劍芒交織,沖向白清清飽滿的胸脯。

這是凌厲的攻勢,毫不留情,葉楚暴動出十二分的力量。這個女人是至尊後裔,葉楚不敢小視。

「小傢伙!剛剛還說你是一個含蓄的人,現在就忘記了。 半坡亭 嘖嘖,你這些劍芒射向姐姐的胸,你是要幫姐姐平胸嗎?這你也捨得?好狠的心!」

白清清話裡面有著幽怨,一言一語之間都讓人心跳加速,心生憐愛。手指點動,意境暴動,把劍芒給徹底的抵擋住。

「哎吆喂,你真的有幾分本事了,姐姐都奈何不了你了。」白清清語氣依舊帶著笑意,表情輕鬆。但她內心卻震動不已,此刻兩人雖然沒有動用大招,可攻擊十分迅猛,凌厲萬分。但就是如此的攻擊,葉楚都輕易的擋下來。

葉楚的出手凌厲和霸道,絲毫不下於她之下。自己在葉楚面前占不到一點便宜,這讓她有些難以置信。

以往的葉楚,在她眼中不過就是翻手能鎮壓的存在。即使此刻知道葉楚成就少年至尊,她依舊覺得葉楚不是她的對手。

白清清手臂一震,纖細的手指向著面前一抓,幻化出一隻巨大的金色大手,金色大手上遍布紋理,大手指甲鋒利,上一眼讓人覺得是張牙舞爪的凶獸利爪,恐怖滔天。

這樣一擊讓葉楚都動容,一抓而下,空間爆裂,這顯然是一種秘術,暴動出來的力量令人驚悚。

「轟……」

葉楚手臂震動,氣息徒然暴漲,整個人鋒芒畢露,再也沒有之前的內斂,身上的紋理舞動,一拳直接砸出去,天帝拳爆射,落在這巨大的大手上。

兩者碰撞,頓時光芒暴漲,洶湧澎湃,紋理交鋒,聲音浩瀚如雷,劇烈的碰撞霸烈無比。

葉楚身影爆退出去,而那巨大的大手瞬間被擊碎,白清清也步子連連後退,兩人站立的大地,直接裂開漆黑的裂縫,深不見底。

晴文婷站在一旁,為這一擊暴動的力量震動。兩人都太過強橫了,出乎人的預料,交手之間一息都不到,就碰到到如此地步。

望著白清清絲毫在葉楚身上沒有佔據到上風,晴文婷古怪的著葉楚。至尊後裔,註定驚世駭然,但葉楚在動用秘術還能穩穩對抗,這就難以想象其此刻的戰鬥力了。

葉楚肉身和實力都達到了極限,也不知道有怎麼樣的蛻變。

白清清這時候也怪物似的盯著葉楚,自己這一擊是先祖留下的,是一種秘術,雖然算不上聖術,但也絕對恐怖。可葉楚居然以一拳直接轟碎,最重要的是葉楚沒有動用混沌青氣。

葉楚的天帝拳白清清自然熟悉,可是此次葉楚完全沒有動用混沌青氣。葉楚的天帝拳,沒有混沌青氣就喪失了精髓,一半的力量都爆發不出來。可是就以這樣的一拳擋住了自己的妙術,葉楚此刻的戰鬥力,確實讓她難以置信了。

肉身和實力達到極致,真的能讓他的實力強悍到這種地步?白清清不知道,因為她從未碰到過這樣的人。

但此刻,內心對葉楚的那點小視也消失的一乾二淨。這個少年,真的有叫板她的實力,起碼在玄域是如此的。



… 白清清出手更加的兇猛,不斷的撲向葉楚,暴動出璀璨的光華,傾瀉而下,帶著恐怖的紋理,涌動出捨我其誰的絕世霸氣。

葉楚以同樣浩蕩的力量衝擊而上,未曾退卻半步,揮動手臂直接橫掃而去,恐怖的力量顫動之間,把一切都摧毀。

「轟……轟……」

兩者舞動出來的力量太過恐怖了,衝擊在一起天崩地裂,各種光華舞動,撕裂空間,紋理飛射,籠罩這一片空間,晴文婷身上力量暴動,護住周身,著兩人暴動的力量,內心震動。

她的實力達到了少年至尊的層次,但比起出手的凌厲和狠辣,卻比不上兩人,這讓她心悸不已!

晴文婷也很清楚,自己這幾年都閉關,未曾磨練,在這點上和葉楚等人有很大的差距。

以葉楚的性子,這些年定然是在血火中磨練出來的,所以才達到這種地步。晴文婷她雖然步入了少年至尊的層次,可要是在玄域和葉楚交手,她敗的可能達到八成。

晴文婷不認為自己的實力不如葉楚,而是經驗不如葉楚,沒有經過血火磨練,在這點上很吃虧。

「轟……」

又是一次碰撞,兩人交鋒間光華四射,驚雷浩瀚,兩者狂暴的力量暴動出恐怖的破壞力,這一片的大地不斷的裂開,出現蜘蛛似的裂縫。

雷霆巨響,聲音震碎人的耳膜,兩道身影不斷的糾纏和交戰,撼動天地。

兩人誰都沒有佔據到上風,在虛空衝擊出一股股力量,不斷的衝殺。

這種打鬥是激烈的,到最後快的如同閃電,兩人各種妙術不斷的施展,紋理籠罩整個虛空。

葉楚和白清清都太強了,力量貫穿天地,不斷舞動,捲起了滔天颶風,強大無匹。

這樣的打鬥,堅持了不知道多久。晴文婷站在一旁,的都想參與進去。

「碰……」

又是一次攻擊,葉楚一腳飛出去,整條腿光華暴動,紋理交織,強盛到極點。眸光閃動之間,凌厲的意境橫絕天下。

白清清出手擋住葉楚這一擊,借著這股力量倒退出去,隨即身上的氣息猛然的消失,落在大地上氣怒道:「不打了不打了!」

「不打了?」葉楚錯愕的著白清清,望著她撒賴似的站在哪裡,心想你當我們剛剛是過家家嗎?這時候耍小女孩脾氣不打了?

「就不打了,怎麼樣!」白清清瞪著葉楚,站在哪裡,真的氣息收斂,不再出手了。

「靠!」葉楚大罵,剛剛出手招招奪命的也是這女人,這時候不打的也是你。你這是要鬧怎麼樣?

葉楚目光落在對方挺翹的屁股上:「你說不打就不打啊,我還沒抽到你屁股呢。」

「你想抽,那現在來抽就是!」白清清瞪著葉楚,那雙美眸流出路別樣的風情,更是讓葉楚的心噗咚噗咚的跳。

「以為我不敢嘛?」葉楚瞬風訣施展到極致,一巴掌直接抽出去,他懷疑這個女人在耍花招。

「啪……」

一聲清脆的耳光聲,葉楚感覺到自己的手抽在柔軟彈性的地方,十分有手感。這清脆的聲音不只是葉楚呆了,連晴文婷和白清清都呆了一下。

「靠!這女人真的毫無防禦,真的徹底放棄交手了?」

葉楚都不敢相信著還落在白清清臀部的手,那溫熱彈軟的感覺還在手上,葉楚有些不信的用手捏了捏圓潤的屁股。

白清清感覺一股電流酥麻的感覺傳到身上,她的身體忍不住哆嗦了一下,隨即明白過來,白清清那張臉頓時血紅一片,咬著牙齒,一腳狠狠的掃向葉楚。

「混蛋,你真敢啊!」

白清清以為自己停手了,葉楚也會停下來。可沒有想到這傢伙如此無恥不要臉,他居然真的借著這個機會抽她的屁股。

屁股上傳來的酥麻感讓白清清羞愧難當,怒視著葉楚,這一腳直射葉楚的下身而去。

葉楚側身躲過,白清清修長的腿踹在虛空上,虛空直接爆裂。

「葉楚,我要殺了你!」白清清再次撲向葉楚,妙術不斷的砸下,恐怖的讓人發麻。

葉楚佔了便宜,抽了她的屁股,達到了目的的他沒有興趣再打下去了。施展瞬風訣不斷的閃動避開。

「不打了不打了!」葉楚大喊道。

「等你死了就不打了!」白清清怒了,一次次攻擊不斷的再次爆射而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