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時間緊迫,需速戰速決。

最後,李默便想起蘇雁來。

憑她身為蘇家本家小姐的身份,這兩味藥材應該能夠取到。

於是,李默便去了丹道院,輾轉來到蘇雁的宅子前。

大門仍是沒鎖,一推就進去了,李默走進去后,喊了兩聲,蘇雁便從裡間出來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小丫頭一襲青裙,小臉粉撲撲的。

見是李默,她便希奇道:「原來是李師兄,什麼風把你吹來了?」

李默直言道:「我過來是有事相求。」

「什麼事情,只要我能幫上忙的,必不會推辭。」蘇雁爽快的說道。

李默便道:「我要煉製一味丹藥,跑遍了全城藥鋪,仍是差了兩味葯,所以想借你的手取這兩味藥材。」

「是哪兩味藥材?」蘇雁問道。

「龍骨石和碎心草。」李默答道。

蘇雁點頭道:「這兩味藥材確實少見,不過藥材庫那裡應該有。」

於是,李默便隨著蘇雁一起去了丹道院的藥材庫,順利取得了這兩味藥材。

一路回到院外,李默便準備告辭,說道:「多謝蘇姑娘。」

蘇雁含笑道:「不過舉手之勞,比起你給的冰晶草那可廉價多了。」

話落,又忍不住問道,「你拿這兩味藥材,是要煉什麼丹藥?」

「渡龍丹。」李默隨口回道。

「什麼,渡龍丹?」蘇雁聽得吃了一驚,不由得驚訝道,「你能煉成渡龍丹?」

李默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蘇雁雖然見識過他的能耐,但還是有些將信將疑,渡龍丹的難度比起盈昃丹更難,也是少數她未曾挑戰成功的丹藥。

李默看透她那表情,便索性笑言道:「若是蘇姑娘不介意的話,我便在你府上煉丹好了。」

「當然不介意。」蘇雁直是喜出望外。

二人正待入門,便聽到見有人在後面叫道:「雁妹,原來你在這裡呀,我可找到你好一會兒了。」

蘇雁眉頭一皺,李默側頭看了看,說話的是個十七八歲的少年,相貌中等,就是眉毛濃如噴墨,憑添了幾分兇相。

幾個同齡的跟班跟在他後面,一路快步而來。

走得近了,濃眉少年便笑道:「雁妹,北街那邊新開了家玉器鋪,東西很不錯,我帶你去看看。」

「沒興趣。」蘇雁冷冷回道。

「那東街開了家藥材鋪,專賣各種稀有藥材,這雁妹必定感興趣吧?」濃眉少年不依不饒的問道。

蘇雁臉色依舊冰寒,冷冷說道:「我和李師兄有要事要辦。」

「李師兄?」濃眉少年這才瞥了李默一眼,見他穿著普通,眼神中充滿鄙夷,然後倨傲的問道:「你來找雁妹有什麼事情?」

李默淡淡回道:「煉丹。」

濃眉少年大肆的一揮手,斷然說道:「要找雁妹煉丹,也不急在現在,你明天再來!」

蘇雁冷哼一聲道:「許昆你幹什麼!什麼時候煉丹,也輪不到你來做決定。李師兄,我們進去。」

她大步朝院子走去,李默便跟了進去。

「雁妹別生氣,我不過開開玩笑。這不,我等你煉完,咱們再去。」許昆死皮賴臉的笑著,便要跟進來。

蘇雁則先一步將門一關,插上閂,也不理許昆在外面叫喚,領著李默進了屋。

來到裡間,蘇雁拿出丹爐來,交給了李默。

李默盤坐下來,起火升爐,開始煉丹。

火分五股,爐內生香,李默靜坐煉丹,不言不語。

蘇雁仔細看著他的手法,時而眼中異彩,時而蹙眉深思,時而恍然大悟。

房中靜靜,無人言語,唯有火苗時漲時低。

一晃兩個時辰過去,葯香消失之時,李默揭開丹爐,便見爐中一爐六丹,其中一枚正是極品。

「天吶,你當真煉出了極品渡龍丹!」

蘇雁瞳孔放光,驚訝失聲。

李默不僅成功煉出渡龍丹,更煉出極品丹來,如此景象,令她甚為動容,以至於看著李默,眼神都發生了些微妙的變化。

她能夠成為三品黃級煉丹師,除了本身資質之外,是有家族提供的大量修鍊資源。

然而這出身支族的少年,一手煉丹術竟強到如此境界。

這令她不解,令她好奇,更令她心生震撼。 ?李默則顯得平靜得很,區區渡龍丹,不過唾手可得之物。

他不緊不慢的將丹收好,微微一笑道:「以蘇姑娘的資質,相信看我煉丹一爐,必有所悟。此時趁熱打鐵,說不定有另外的收穫。」

蘇雁這才回過神來,連忙去準備藥材。

婚妻已定 李默則未做過多的停留,要指點這小丫頭煉丹也不必急在一時,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一出門,許昆一群人立刻圍了上來。

許昆剛才碰了一鼻子灰,臉色有點陰沉,此時率人圍住李默后,便叉著腰質問道:「喂,你小子可知道本少爺是誰?」

李默淡淡看著他,靜立不語。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你記好了,本少爺就是北街許府的三少爺,許昆!」少年耀武揚威的叫囂道,爾後又大聲威嚇道,「對付你這種支族子弟,就象捏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你給我記住了,以後不準再來找雁妹煉丹,否則的話,本少爺必會讓你吃夠苦頭!」

周圍的幾個跟班都捋起袖子,秀了秀結實的胳膊。

李默仍舊面無表情,區區一個郡城世家,他還不曾放在眼中,就算是商天國的皇親國戚,誰又敢這樣威脅他?

不過,他也沒興趣和這樣的紈絝子弟鬥嘴,自也懶於應答。

只是許昆見他不說話,卻以為他被自己的身份給嚇倒了,便傲然的一抬下巴,大手一擺道:「咱們走。」

一行人揚長而去,威風得很。

李默這才冷笑一聲,轉身離開。

順利煉成了渡龍丹,終於可以進入煉肌之境。

回到屋裡,李高遠不在,顯然是去練武場了。

李默盤坐在床,丹藥入口,化為滾滾火勁洪流,在體內衝撞。

渡龍丹所蘊涵的藥效比之三玄烈火丹更威猛十倍,火勁不止在經脈中竄動,更直接滲出經脈,撞擊在一塊塊肌肉上。

受到藥性衝擊,李默的每一根神經都緊繃到了極點。

身體宛如墜入了烈火熔爐之中,騰騰的火焰焚燒著肉身,身體好象龜裂成無數碎片。

李默宛如磐石般,巍然不動。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一顆顆黃豆大的汗珠布滿身體,一根根青筋暴露,血脈賁張。

逼近極限的痛苦,並沒有讓他有絲毫的動搖。

隨著火勁不斷衝撞,肌體終於開始適應了火勁的存在,將火勁納入其中。

一絲絲,一縷縷,隨著肌體吸納火勁,每一根神經,每一個細胞在此時都得到進化,李默身體上那沸騰的火光從大盛之後,慢慢消失不見。

待到李默睜開眼時,肉身便宛如脫胎換骨,肌體力量再次陡增十倍。

就連在和張定舉大戰時所受的輕微內傷,也痊癒了。

接著,李默便去了練武場。

一到這裡,便立刻有人議論紛紛,經由之前一戰,李默已經有了不小的名氣。

來到木樁前,李默拿起鐵木劍。

一手握劍,頓時有種和以往全然不同的感覺,那肌體中的力量隨時好象要噴薄而出,強烈的鬥志燃燒著整個肉軀。

一揚臂,劍出如崩山。

進入煉肌之境,即使未盡全力,一招招施展出來,亦比得上和張定舉一戰的霸道威力。

周邊諸人圍觀,見他劍招兇猛,也都嘖嘖驚奇不斷。

曾經,那些笑話過李默修鍊的學員,則是一個個面色通紅,滿心羞愧。

「三天時間,必要達到顛峰境界!」

李默下定決心,揮劍苦練。

每一劍多付出比以往更多的心血,每一劍都有著比以往更全心的體悟。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道天煉火訣不斷的運行,將體內的真氣不斷錘鍊,催長。

懷中的血玉髓,在引氣訣的作用下,不斷將成百上千年積攢起來的真氣渡入李默的體內。

此時的李默,每一刻都比前一刻更強!

不過一天半時間,李默便將飲血劍煉製顛峰境界,十五式威力暴漲。

接著,李默轉戰輕功區,開始修鍊閃電步。

一天半時日,亦將閃電步也修鍊到了顛峰境界。

十強之戰也終於來臨了!

這日清晨,李默二人來到廣場,身邊簇擁著大堆的李家子弟。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之前排名在十五名以內的兩個李家子弟都已經止步十強,反倒是李默和李高遠二人,殺入十強之中,二人儼然成為了李家族人的希望。

同時,關於李默練成飲血劍和閃電步的事情也早在這幾日傳得沸沸揚揚。

事情先是從武師口中傳出,然後傳遍整個下院。

畢竟,幾十年來無人練成的武訣,被李默這個曾經被稱為李家廢柴的小子,在短短兩個多月時間練成,這絕對是一件奇聞。

如此一來,李默的大勝便有了眾所周知的原因,正是因為這兩部武訣。

張世亮早早到了,見到二人如眾星捧月般入場,臉上便是一黑,揚聲冷笑道:「你們兩個小子,倒是威風八面起來了。第一時間更新不過,你們的運氣也到了盡頭,十強之賽,不是你們這種廢物可以參加的!」

張定舉和張世久雖然敗在李默手下,但如今有張世亮撐腰,倒也都是挺直腰桿。

「張世亮你別以為我們怕你,這一戰,我李高遠誓要殺入前五!」李高遠大聲回應。

「哼!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張世亮抱臂冷笑,一臉輕蔑。

許家,蘇家兩邊,殺入十強的學員們,則是冷眼旁觀三人之爭,眼中不無輕蔑。

他們未和李默一戰,大多認為,並非是李默真的有擊敗磐石後期武徒的實力,而是張定舉實力不濟,換做他們上場,那李默就是個軟柿子。第一時間更新

即使飲血劍和閃電步再厲害,李默本身不強,那必能壓制對方。

台下紛爭未完,許昌平等人已抵達看台之上,十強之賽的名單也隨之公布,眾人一眼掃到最後,頓時叫了聲糟。

李高遠對上了排名第四的許景龍,李默更是對上了排名第三的張世亮!

張家子弟看到這裡,頓時一個個振奮起來,尤其是張世亮更是一臉狂笑。

十強之賽迅速拉開帷幕,因為次數少,廣場上便只有一個賽台,更寬,更大。

排名第一的許桐率先上場,對手是排名十三位的許家子弟。

這一場大戰沒有任何的懸念,在許桐的離幻刀下,這許家子弟沒有走過十招,最後敗下陣來。

緊接著,排名第二的蘇鐵上台,對手是排名第十位的張家子弟,後者也僅僅在其手下走了八招。

第三場比賽,李高遠上台。

一上場,他便全力發動進攻,一時間和許景龍打得竟難分難解。

李默一看,便心裡有數。李高遠三日苦練,顯然是將新取得的武訣《落葉劍》修鍊到了大成境界,憑此當有和許景龍一戰之能。

二人足足拼了幾十招,最後李高遠以一劍險勝,成功殺入前五。

他一下台,頓時引得李家子弟紛紛叫好,掌聲不斷,就連李錦方都不由連連點頭,甚有喜色,至於賽前撂下狠話的張世亮則有些掛不住面子。

第四場比賽,蘇家子弟和許家子弟是兩敗俱傷,二人同時退場。

最後一輪賽,李默對上張世亮,一時間,全場矚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