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於是江蘇信跟劉仁子又說了一遍關於小泉的事情。

劉仁子聽了以後,說道:「這麼說來,他的男朋友是跟著他的大哥出去辦事情以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

「沒錯,所以我們需要從他們的組織入手調查這件事情」

「他原先工作的地方叫做什麼名字?」

「好像是金城俱樂部」

「走我們到金城俱樂部去,調查一下」劉仁子說道。

金城俱樂部離著江蘇信出租屋子這裡也不是很遠,他們兩個轉過幾個街道以後就來到了金城俱樂部的大門前,只見得金城俱樂部的大門是關著的,俱樂部的門前也沒有什麼往來的人。

「哎呀,你看我們都忘記了,這個俱樂部是晚上才會營業的啊」江蘇信說道。

「我們可以到附近打聽一下」

金城俱樂部的大老闆是金爺的侄子金山,但是金山不會怎麼理會這個金城俱樂部,金城俱樂部的管事人是金山的手下坤田。而到金城俱樂部工作的人都是拜在坤田的名下,也就是說,之前小泉的男朋友李石也是跟著這個坤田混的。

「到底那個晚上發生了什麼事情?」江蘇信問道。

「調查一下這個坤田到底是幹些什麼活,」

「我們還可以調查一下,那個晚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在金城俱樂部的周圍兜轉了一圈,也詢問了附近的許多人,大家都知道金城俱樂部裡面的坤田很傲慢,也很囂張,仗著自己是金城俱樂部裡面的老大,而背後還有財團金家在撐腰,總是在這裡欺行霸市,而警察也不敢如何得罪他。

劉仁子說道:「這些事情不用過多了解,反正我們知道他是一個風頭很足的老大」

江蘇信不屑一顧地說道:「風頭足,就更加容易成為別人的目標,我看啊,就是金家故意把他培養成自己的擋箭牌的」

劉仁子在地上走了幾步,「你說的不無道理,也許他只是金家擺在前面誤導大家的視線而已」

「反正啊,金家是控制了這個城市的大部分命脈,」江蘇信啪的一聲擰開了手裡面的百事可樂。

那金城俱樂部是靜悄悄的,他們的門口都特別的乾淨,都沒有商販敢在他們的門口擺攤位的。

江蘇信咕咚一聲喝下一口可樂,這個時候的天氣已經開始熱起來了,因為到了中午時分,「已經耗費大量的時間了,要不我們直接就進到金城俱樂部裡面去調查一番」劉仁子看著金城俱樂部的大門說道。

江蘇信說道:「好的,我還沒進裡面看過呢」

根據小泉的描述,江蘇信找到了所有關於小泉出事那天發生的新聞,在這些新聞裡面,江蘇信發現一個重要的信息:出事的那個晚上警察追鋪一個犯罪集團,其中打死大部分的嫌犯人,只有一個人是得以逃脫的。根據警方的說法,這些人在碼頭邊進行著一些不法的交易。

江蘇信說道:「或許小泉的男朋友已經在那個晚上被打死了」

劉仁子思慮良久,「據我看來,這夥人是代替著金家在做一些不法的交易」

江蘇信問道:「我們主要是找到李石的下落然後從小泉哪裡獲得九龍丹,還是說要把金家的事情調查下去?」

劉仁子說道:「在金家往來的那些妖怪是來自暗日部落的,你知道暗日部落一直都對我們康樂部落是虎視眈眈的,要想這其中肯定是有巨大的陰謀,我們只有查清原委,才能夠斬草除根」

江蘇信說道:「也罷,我們先調查一下那天晚上,李石到底有沒有被警察打死」

「走吧」

江蘇信驅車帶著劉仁子就往,梁東警察局趕去。

江蘇信把車子停在了,警察局的外面,他們兩個人就信步地往警察局裡面走去,江蘇信和劉仁子往卷宗辦公室哪裡走去,他們來到卷宗辦公室門口哪裡,江蘇信敲了敲房間門,辦公室裡面坐著兩個警察,這兩個警察都是三十來歲的樣子,這個時候,他們正在談笑風生,江蘇信敲門的聲音打斷了他們。

一個警察喝道:「幹嘛?」

江蘇信笑盈盈地迎了上去,劉仁子也從後面跟著進來。

警察很不客氣地說道:「你們進來幹嘛?有什麼事情就在門口哪裡說好了」

江蘇信和劉仁子停住了腳步,他們兩個被警察的無禮給鎮住了,江蘇信還是很和藹地說道:「我們想看一下前不久碼頭案件,被警方打死的人的名單」

警察很不好氣地說道:「那名單關你們什麼事情啊?你們有能力幫助破案嗎?」另外一個警察更加斥責著說道:「你們兩個出去,不要再在這裡打擾我們」

江蘇信和劉仁子被這兩個警察弄得心裏面很不好受,江蘇信知道這些警察,不會平易近人,暫時也沒有辦法,於是江蘇信和劉仁子就離開了那個卷總室。

江蘇信不好氣地說道:「這些警察也真是的,太高傲了」

「我們現在外面等一下吧」

江蘇信和劉仁子在警察局的走道裡面找了一個椅子坐了下來,他們兩個人的視線始終盯著卷宗辦公室的門口哪裡,等了一會兒以後,房間裡面的警察一起地從房間裡面出去了,「蘇信,機會來了」劉仁子使勁地搓了一下江蘇信。

「走,一起去找找那個卷宗」

兩個人偷偷地溜進了房間裡面,「那案宗肯定還擺放在這裡,因為案件發生也不是特別遠」劉仁子說道,兩個人在房間裡面翻找起來,在辦公桌的後面有一個柜子,柜子上面的文案都已經標註好名字,按著那個條理去尋找,江蘇信很快在柜子裡面找到了碼頭案件的那個卷宗,劉仁子說道:「你快看一下那個案子,被打死的罪犯的名單」

卷宗有幾個頁碼,江蘇信翻找了好幾頁,眼睛在卷宗上面快速地瀏覽著,卷宗裡面的字體密密麻麻的,要想仔細地區分出來,真不是那麼的容易。

劉仁子在門口哪裡窺探著外面的情況,只要有人走過來,他就可以立馬叫走江蘇信,江蘇信翻找了好一會都還是沒有找到那個名單,劉仁子在一邊心急地問道:「你好了,沒有?」

江蘇信說道:「還是沒有找到啊!」

劉仁子看著外面說道:「他們回來了」

江蘇信捲起那個卷宗就往外面走,「我們走吧」

劉仁子看到江蘇信直接把那個卷宗帶走了「你把人家的卷宗都偷走啦?」

江蘇信回答:「在這裡找不出來,帶到外面看也是一樣的」

給讀者的話:

作者微博:竹瓦文摘 江蘇信和劉仁子的前腳剛從房間裡面出來,那兩個警察就各自端著一杯咖啡回來了,他們回到辦公室以後也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他們兩個依舊是跟原來的樣子無所事事地坐在哪裡。

警察局裡面出來,兩個人回到了車子裡面。

現在有了充裕的時間,就可以認真地把那個卷宗給看完了。劉仁子說道:「你把那個案子說一下」

江蘇信說道:「那個晚上,一共是有五個匪徒,警察在圍捕他們的時候,在碼頭髮生了激烈槍戰,其中有四個人被警察當場就擊斃了,剩下一個人帶著一個非法的交易的箱子逃脫了,根據警方之前的訊息得知,他們這次交易的是一個黑市裡面的人心」

「人心?」劉仁子震驚地說道。

「這裡面被打死匪徒的名單沒有李石」

「也就是說,逃走的那個人就是李石」

「沒錯」

「人心交易?」

江蘇信繼續說道:「卷宗裡面提到,警察在追捕李石到西渡村的時候,就跟丟了他,他逃逸了」

劉仁子說道:「我們來分析一下,這個李石是替代金家辦事情,他們這次交易的是人心,而且一個小箱子的話,應該只是一個人心」

「這裡面看出什麼來呢?」

劉仁子說道:「我看,這個人心交易主要是為了一個人,這個人是金家裡面的重要人物,他需要更換一顆心臟,所以才會派出自己的手下去進行黑市交易的」

「這有道理」

「那接下來我們就調查一下,金家裡面到底是誰需要一顆心臟」

「好的,我們走」

江蘇信啟動車子,從警察局哪裡離開。

這一天也暫時到這裡,他們各自回家休息。

江蘇信獨自回到自己的出租屋子哪裡,只見那屋子門口外面貼出一張告示來,許多租客都圍繞著那種告示看。

江蘇信隨手拉住一個從人群裡面出來的大爺就問道:「大爺,那告示上面寫的是什麼內容啊?」

「這房子要拆遷了,我們大家都要搬走」

「哦」

大爺說完就一臉愁容地走掉了。

江蘇信進到屋子裡面去,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來,江蘇信看了一下自己的房間,東西很少,搬家也不費勁,一個背包和皮箱就可以把自己的東西都打包帶走了。

江蘇信坐在自己的床上,他看著窗戶外面的天空,他思緒起來,到底接下來的人生會是怎麼樣?自己什麼時候才可以成功,才可以把自己的家人接到梁東來,一起過上幸福的日子。

房間裡面一陣響動,江蘇信很自然把自己的目光投向廚房的房間,小泉從房間裡面走了出來。

江蘇信簡單地說了一句:「你來啦?」

「這些時間真是麻煩你們了」

「你說的那個九龍丹是真的嗎?」

「是真的,今天我就把這顆九龍丹給你」

「你不是還要我們幫助你找到你男朋友的下落嗎?」

小泉說道:「不用了,我已經找到他了」

「那…..」

「他已經死掉了,被他們組織的人給殺害了」

江蘇信倒不是很關心那李石的生死,他在意的是那顆九龍丹,江蘇信有點著急地說道:「那九龍丹是現在給我?」

「嗯嗯,」小泉說完就靠近江蘇信的身體,江蘇信有些不明所以地問道:「你想幹嘛?」

小泉說道:「那九龍丹已經被我吞到肚子裡面去了,我現在只能是把那九龍丹的能量傳輸給你,所以….」小泉略不好意思。

江蘇信一陣不知所以,小泉的嘴巴就貼近了上來,小泉抱著江蘇信的後背,兩個人的嘴巴就緊緊地貼合在了一起,江蘇信一動不動,任憑著小泉怎麼搞。

江蘇信的嘴巴被小泉的舌頭撬開,江蘇信的從嘴唇鬆開,江蘇信感覺到一股氣體往自己的肚子裡面湧進去,是一種清涼的感覺,江蘇信的眼睛木訥著,感覺自己的手腳都僵硬了,那股氣體漸漸減弱,最後氣體沒有了,小泉把自己的嘴巴移開,然後放開抱著江蘇信的手。

小泉說道:「那九龍丹的能量已經傳輸給你了,有了這股九龍丹的能量,你就可以百毒不侵,身體的治癒能力會非常強大,就算受傷也會在幾秒鐘內修復」

江蘇信回應著:「哦」其實江蘇信更加願意得到一顆完整的九龍丹,因為這樣,他就可以用這顆九龍丹去換錢,那樣自己立馬就可以變成百萬富翁,但是現在自己竟然把那九龍丹給吃下去了相當於自己是一下子就吃掉了幾百萬啊!

小泉把九龍丹的能量傳給了江蘇信,他後退了幾步,小泉輕輕地捂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既然自己都已經把那九龍丹給吃了,江蘇信也沒有了辦法,這個時候的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是一股熱血沸騰,很有力量,他稍微地扶一下牆壁,都要把那個牆壁給弄塌陷了。

江蘇信說道:「你男朋友已經死掉了?」

「沒錯,我在陰府路上已經見到了他」

「那到底那個晚上,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情?」

小泉說道:「那晚李石拿著那個箱子就去找他的老大坤田,當坤田打開那個箱子的時候發現箱子裡面的人心竟然鑲嵌著一顆子彈,原來是在槍戰的時候,箱子被打中了一槍,箱子的人心也中了子彈,李石當時也是非常的驚恐」

坤田看到眼前的這個情景,二話沒說就讓人把李石捆綁起來,坤田狠狠地說道:「心沒有了,就用你的」

小泉說完這些,她都覺得殘忍,江蘇信說道:「你們鬼怪報仇應該是很簡單的啊」

「報不了仇」

「那是怎麼回事?蔡坤不就是讓你給弄沒有了嗎?」

小泉唏噓地說道:「坤田他身上帶有護法,他們身邊有一個很厲害的法師,讓我們這些絲毫沒有修行的野鬼,根本就靠近不了」

「什麼法師如此的厲害?」

「那個法師叫做劉解平,據說是金家的御用大法師」

「我的朋友也是一個很厲害的法師,他叫劉仁子」

江蘇信託著自己的下巴思考了一會兒就說道:「這麼說來,這件事情的背後黑手就是金家,怪不得那警察局現在對案子也是晾在一邊就算了」

小泉嘆氣說道:「惡人當道啊!」

接著兩人相繼陷入了沉默。

小泉說道:「時間也不早了,我要走了」

江蘇信看著小泉,自己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小泉轉身往廚房裡面走去,緊接著就化作一陣煙霧,在廚房裡面乘風歸去了。 江蘇信攜帶著自己的行李就趕往劉仁子的住處,江蘇信來到一個花園小區,江蘇信記得劉仁子的住址,樓道內,江蘇信敲響了劉仁子的房門,江蘇信的家當很少,就是一個背包和一個皮箱,劉仁子打開了房門,那江蘇信就往屋子裡面走。

劉仁子詫異地說道:「你這是幹什麼?」

江蘇信不客氣地說道:「我哪裡的房子被房東收回去了,所以要留在你這裡過一下」

「想要住進來,就一起交租」

「那是當然」

這劉仁子的房屋有房間一個廳子,地方還是蠻大的,加多一個江蘇信也不是問題,劉仁子讓江蘇信在沙發哪裡坐下來,劉仁子住在一樓,窗戶哪裡對出去就是小區裡面的花園,看到的景色還是不錯的。

「那件事情果然就是跟金家有關係,李石已經被他們弄死了」

劉仁子問道:「那你得到那顆九龍丹了嗎?」

「已經被我吃下去了」

劉仁子說道:「那你真是發大了,那顆九龍丹可是世間難得一見的寶物」

「我還真是想把他變成錢會好一點」

「膚淺」劉仁子嫌棄地說道。

「給你說個正事情」

「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