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據說西留爾以前就經常通過幫人繪製宣傳手冊來補貼家用,在這方面水平非常高,對渲染效果把握得也很好。

是得到拉萊耶城認可的,可以利用這種類型手段來接取委託的職業者。

所以萊茵娜才會想到讓他來幫忙繪製選育屋的宣傳手冊,然後在開業前,讓魔鬼浮遊魚從13區上空撒下去,進行宣傳。

論起效率,不比讓她和兩個孩子滿大街吆喝選育屋要開業了要高得多?

聽完萊茵娜的計劃,迪恩像是第一次認識這個人一樣,沒忍住用驚奇的眼神上下打量了她許久。

萊茵娜被盯得頭皮發麻,只能強頂著忠心耿耿的表情,用水汪汪的大眼睛,向迪恩表達自己的真誠。

事實上,她之所以這麼積極,純粹是從紅月小隊的動作中,預感到了選育屋未來生意興隆的火爆場景,所以才居安思危,決定上進一次回,鞏固一下自己的元老地位。

萊茵娜雖然懶,但是不傻,她非常清楚自己在做的監控工作到底有多重要,但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有了危機感。

因為她在是選育屋的員工以外,還是個驅魔師,雖然迪恩看起來似乎不是很在意的樣子,但萊茵娜以己度人,覺得在他內心深處,對自己一定還是存在著防備的。

而這樣一個被防備的自己,卻擔任著如此重要的工作,萊茵娜很難相信迪恩沒有任何後手和預防手段。

指不定現在就正暗中選育著某種魔寵,準備頂替她的工作。

所以萊茵娜決定開發一下自己在其他方面的價值,不然等迪恩選育出個與【水之觀測者】功能相似的魔寵來,決定卸磨殺驢,她不就慘了?

剛好又在這時得知了西留爾的職業,所以萊茵娜才覺得抓住了機會,連忙來找迪恩,為他出謀劃策。

迪恩大概能猜到是什麼促使著這條向來憊懶的鹹魚甩尾巴,不過他作為得利者,並沒有點破這一切的意思,還故意用欣慰的語氣,大肆表揚了一番萊茵娜對於選育屋的關心。

捧到她覺得自己真是做出了個再正確不過的決定后,迪恩才話音一轉,說起了自己對這個宣傳計劃的看法。

萊茵娜也算是提醒他了,鷹嘴翼貓的選育已經完成,確實是時候開始為選育屋的二次開業做考慮了。

萊茵娜這個宣傳畫冊的方法雖然花里胡哨了點,但說不準還真能成為一根導火索,點燃13區居民們心中對選育屋以及魔寵,堆積了許久的期待。

就是需要跟騎士團那邊打個招呼,不過以他起源公會會長的身份,倒也不算麻煩。

權衡了下利弊,迪恩最終還是通過了這個提案,他把實行的任務交給了萊茵娜,讓她出面去辦,自認被「委以重任」的員工也沒拒絕,很快就鬥志昂揚地走出門,去證明自己的價值了。

看著她離開,迪恩收好鋪了滿桌子的「場」圖像,思緒也被拉到了二次開業的相關事宜上去。

鷹嘴翼貓誕生以後,基本的魔寵準備就進行的差不多了,雖然下一批墜星發妖還沒選育出來,但考慮到來的人中估計沒幾個能買得起它的,如果實在趕不上,也無傷大雅。

他比較在意的是客流量問題。

13區對於戰職者來說,可能是個很好的歷練之地,但對於施法側的職業者,就沒有那麼友好了。

但凡是需要冥想的職業,都很看重一個地區的能量濃度,這直接關係到了他們的修鍊效率以及輸出能量的多少,如果濃度太低,不僅會耽誤修鍊,還會影響自身的戰鬥力,所以很少有年輕的施法側職業者,在非必要的情況下,願意專門來到一個能量濃度比較低的地區,那樣不僅會讓修鍊變慢,還會讓自己陷於危險的境地中,

而很不巧,13區的整體能量濃度,就屬於比較低的行列。 車裡兩個男人一人一邊抓住了鶴城的手,讓他動彈不得,迅速的堵住了他的嘴巴,套上頭套。

車裡兩個男人也是帶著頭套的,為了不被認出來,他們把自己包裹得很嚴實。

沈家的保鏢目光帶著狠辣,他知道這個明星是無辜的,簡直遭受無妄之災,但沒辦法,他們要聽小姐的話。

小姐說要收拾這個人,他們必須收拾了。

「嗚嗚。」

鶴城掙扎,不知道這些人是誰,但因為有過一次被綁架的事,心裡恐懼,尤其還被套上頭套,什麼也看不見。

但他能感覺身邊的兩個男人,高大有力。

他們要做什麼,他用力掙扎,不能坐以待斃。

「別動,再動老子要你的命。」

身邊的人壓著嗓子說狠毒的話。

「老大去哪裡?」

司機問。

「找一處沒人的地方,好好的收拾他,打斷他的手。」

身邊的男人說。

因為她和小姐看上了同一個男人,這是沒辦法的事。

「好。」

司機回答,車子到了一個路口,調轉方向,迅速的往車流量少的地方開去。

鶴城冷汗直冒,他知道對方帶了刀子,而刀子頂在他的腹部上,似乎只要自己不聽話,就會一刀子過來。

他停止掙扎,努力讓自己冷靜,也祈禱奇迹會出現,有人攔住這輛車子。

「老大,有車子跟著我們。」

司機突然說。

開始沒察覺到,可是幾個路口,他就發現了,後面的跑車是跟著他們的。

而且速度很快,超過一輛輛車子,已經快到他們車子屁股後面了。

「該死,誰多管閑事開快點!」

保鏢覺得這次的事,可能有點麻煩,這裡不是沈家的地盤,惹事,少爺會生氣的。

司機加大油門。

超過前面的車子,那輛車子的車主罵人。

「我靠,不要命了!」

剛罵完,看到一輛跑車也超車,嚇得方向盤都在抖。

「開跑車,就能那麼囂張!出個車禍,讓老天收拾你。」他又罵。

「砰!」

剛罵完前面兩輛車子追尾了。

他震驚。

不是,他,他只是隨便說說而已啊,雖然厭惡這種不道德的行為,但也沒想過詛咒別人出事。

又是「砰「」的一聲。

他看明白了,兩司機怕是有仇。

一個追,一個跑!

所以後車才不停的撞。

看到炫酷的跑車,車頭撞變形,他肉疼,果然有錢人的世界他不懂。

但好刺激,他不由得放慢速度,不敢上前。

跑車裡,龍庭控制車速,眼裡發狠,他剛把車子開回去,就看到鶴城被人抓上車。

他一路追過來,如果不是鶴城在車裡,他撞死他們。

「砰!」

又是一下。

前面車子司機控制不住方向盤,差點撞到路邊。

「老大,怎麼辦?他的車子性能好,我們跑不過!」

司機有點被嚇到。

他們一直在沈家做事,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厲害的角色,像是不要命一樣,要逼停他們!

剛這麼想著,前面的路突然開闊,跑車加速上前,到他們前面去了,他更是驚慌。

偷香 李安安冷眼看着,沈凡這是踢到鐵板了,以為龍庭會像別的男人一樣為她神魂顛倒,可惜,打錯如意算盤。

不過龍庭這是在幫鶴城出氣,想到這裏她目光複雜。

鶴城喜歡的人是司文鄲,龍庭不能如願,會不會遷怒到司文鄲身上。

就龍庭那心黑,又狡猾的德行,真不好說!

沈俊聽到事情緣由,沒再說話,而是讓開一步,沒和龍庭繼續客套,兩人都有各自的驕傲。

但算是一種妥協。

龍庭是一點也不想在這裏待着,直接帶着人離開。

沈俊要是識相,就管好自己的妹妹,沒有下次!

龍庭一離開,徐慧燕就哭喊把沈凡送去醫院。

沈俊冷著臉,面無表情。

李安安倒是有點同情他,有這樣的媽媽和妹妹,也真是可憐!

沈修然見沈俊回來,立馬想到俞柯的死,眼裏都是怒火,拿起一個杯子就朝着沈俊砸去。

沈俊頭一偏,躲開了,語氣發狠「呵呵,我雖然打斷她的腿,但沒要她的命,是你不顧她的健康,把她帶來這裏,說到底,你比誰都自私!」

留下這句話,他大步離開。

沈修然咬牙切齒的「畜生,你就是一個畜生!」

他罵。

李安安不知道怎麼勸說,這件事沈俊是罪魁禍首,而沈修然也不是沒有錯。

但都不關她的事。

她的目的只有一個。

藉著沈修然的手對付沈俊和祝小珍。

「叔叔,不生氣了,人死不能復生,我扶你去樓上休息。」

沈修然哭。

「我不去,我要去殯儀館,陪她最後一程。」

沈修然一臉的絕望,到現在還無法接受這件事。

李安安只能陪着他,總不能讓沈修然病倒了。

夜晚。

褚逸辰從辦公室離開,一身的冷意。

李程知道總裁還在生李安安的氣。

「總裁,你今天要不要給李安安做蛋糕?」

褚逸辰停下腳步「她不是說,不要!」

那女人,就喜歡耍脾氣。

李程勸說。

「總裁,女人都是心口不一的。」

褚逸辰盯着他「這麼了解,有女人了。」

李程急忙搖頭「沒有,總裁,你知道我是不婚主義者。」

有了對象就不能跟在總裁身邊,他知道規矩。

畢竟結婚什麼的,要浪費很多精力,如果再找個像李安安一樣能作的女人,他還不如單著,起碼不會被氣死!長壽。

「不婚主義還廢話那麼多!」褚逸辰罵。

罵完,剛準備上車,看到祝小珍從一輛車上下來。

他滿臉不悅,努力隱忍。

第二次。

今天已經是她第二次在自己面前晃蕩了,是挑戰他的忍耐力!

祝小珍下車,先是整理頭髮,之後慢慢朝着褚逸辰走去,臉上控制不住的笑意。

她剛剛和白冬聊天,確定了一件事。

褚逸辰,還有包括所有人都不知道,五年前那晚上的女人是李安安,而他們都認為李安安孩子是通過別的方式來的。

哈哈,簡直對她太有利了,這是她的機會。

畢竟她可是被褚逸辰照顧了五年,還有那個酒店已經被炸毀,李安安無法證明什麼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