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接下來,要找龍王墓葬,只需要找一個叫厄爾的人。

「大家小心點。」星舞眉心凝重,又提醒了一句。「我們對這裡還不熟悉,必須小心行事,切勿大意。」

「安啦。」穆萌萌拍了拍小胸脯,嘿嘿一笑。「以我們的實力,還怕這裡的人能吃了我們啊?」

「死人妖,別忘了你是怎麼進來的?」王遺風翻了翻白眼,沒好氣道:「要是這裡隱藏著和地龍沙暴一樣的危險,你覺得我們能安心么?」

穆萌萌一滯,尷尬地笑了笑。「我們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嘛,淡定。」

「好了,總之小心為上。」星舞說著,和夜鋒交換了個眼神,便一起向城鎮走了過去。

穆萌萌,王遺風,走在前面探路,而水心則是照顧醜醜。

星舞和夜鋒則是默契地並肩而行,兩人都保持著沉默,但夜鋒的眼神微微閃爍,心緒似乎很凌亂。

「夜哥。」

「嗯?」

「剛才被地龍沙暴帶來之前,你是不是說了什麼奇怪的話?」

「有嗎?」

聽到這裡,夜鋒的心緒更凌亂,目光更閃爍不定。

他就怕星舞突然問到這個話題,讓自己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是嗎?」星舞斜了眼夜鋒,微眯著雙眸,目光銳利地盯著眼前這個略顯窘迫的男人。「我怎麼聽到說,你希望我下輩子是一個女孩子?」

夜鋒猛地頓住腳,扭過頭來,對上星舞那一雙清澈明亮的眸子。

這一雙清澈明亮的眸子,似乎能夠照亮自己的心間,撫平內心的躁動。

「嗯?」星舞歪了歪腦袋,那妖孽的臉蛋,配上一抹狡黠的微笑,簡直就像是一隻貓爪子,輕輕地撩撥夜鋒的心尖。

你個撩人的小妖精! 「是!」夜鋒眸光一沉,咬了咬牙,淡淡道。

這一句話的回答,倒是讓星舞有些意外,還以為這個傢伙會矢口否認呢。

「我這輩子有了個弟弟,下輩子就想換個妹妹。」

星舞一怔,一個白眼甩了過去,夜哥,你也扯得太遠了吧?竟然從弟弟,扯到了妹妹,也是醉醉的。

「夜哥,你想要妹妹,這還不簡單。」星舞揚了揚頭,看向了前面的醜醜,「你認醜醜作妹妹不就行了?」

夜鋒斜了眼醜醜,皺了皺眉,道:「呵,我還是喜歡像你……」

說到這裡,他頓住了,神色變得很不自然。

這一句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曖昧,讓氣氛一度尷尬。

「夜少,星殿,前面有情況。」忽然,前方的穆萌萌站住腳,一臉凝重地盯著前方。

星舞和夜鋒相視一眼,然後急步走了過去,只見前方城鎮大門緊閉,一群人在城門前等待著。

然而,這些人她都認識,赫然是南宮煌,洛千靈,還有那個黑人和華夏人。

看來他們也是被地龍沙暴帶到這裡,對這裡的一切都覺得陌生,茫然不知所措。

與此同時,還有六個渾身瀰漫著血腥味的人站在了一邊,各方僵持,氣氛十分的凝重。

「哦?」一個戴著半邊金面具的男人轉過來,看了眼夜鋒,道:「夜家小子,很巧啊。」

「是你!?」夜鋒的瞳孔一縮,剛想釋放氣勢,卻發現自己的身體一陣乏力,竟然沒辦法運轉靈力。

這是怎麼回事?

「呵,你還是別浪費力氣了。這裡很詭異,我們現在都沒辦法使用內力。」那個男人淡淡道。

星舞皺了皺眉,也嘗試運轉體內的靈力,動是動了,但動得很緩慢。

這相對於其他人來說,已經好太多了,這還多虧靈力的高等級,沒有被這個陣法給完全壓制。

與此同時,場上的火藥味很濃重。

王遺風和彼得互相盯著,一個目光冷冽,一個目光無奈。

南宮煌也是和星舞爭鋒相對,這幾股勢力在這裡互相對峙,隨時都有擦槍走火的可能。

「我勸你們還是省點力氣吧。」這時候,洛千靈站了出來,他是這裡唯一一個比較中立的人。「第一,這裡似乎有什麼東西禁錮了我們的力量,第二,我們現在誰先動手都不是一個理智的行為。第三,要想在這裡活下去,我們必須暫時合作。」

「不可能!」夜鋒第一個反對,目光深冷地盯著那個面具男,內心的仇恨滔天。

「呵呵,怎麼?你想動手?」面具男撇了撇嘴,不以為然地說道。

他們現在都沒辦法使用實力,都是對等的一個狀態,哪怕是動起手來,也不見得就必贏。

不過,要是他和夜鋒動手的話,其他人也會趁機出手,奪取夜鋒身上的龍紋玉佩。

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夜哥。」星舞收回在南宮煌身上的目光,對夜鋒說道:「現在的情況不能輕舉妄動。洛千靈說得對,就目前來看,我們只能暫時合作,了解清楚這個地方才能夠作出更好的決斷。」

夜鋒斜了眼星舞,眉頭微蹙,他理解星舞的意思,但內心的憤怒,卻很難平息。 「夜哥,我們好不容易走到現在,不能在這麼一個人身上功虧一簣。」星舞深深地盯著夜鋒的雙眸,又安慰了一句。「等我恢復實力,我幫你秒了他。」

「哈哈哈。」面具男狂笑起來,一臉嘲弄地看著星舞。「秒了我?你是不是覺得現在大家都沒有實力,你就能胡說八道啊?要知道,縱然沒有實力,我的外家功夫可不差啊。」

星舞斜了眼這個男人,搖了搖頭,冷笑道:「即使沒有實力,我要秒你,也不過一根手指頭。」

「試試?」面具男的臉色沉了下來,冷冷地盯著星舞,他也是一個高傲的人,被人這麼嘲諷,內心自然是不爽。

星舞往前一步,手中一抖,取出了繡花針,渾身散發著一股傲然的氣場。

在這裡,她比別人強在能夠使用靈力!

對付面具男這種渣渣,黑曜飛針完全沒必要,繡花針就好足夠了。

「咳咳,那個……我們還是稍安勿躁吧。」洛千靈一臉訕笑,看了眼星舞,又看了眼面具男,勸說道:「現在我們必須合作,否則在這個未知的地方很容易出事。」

星舞和面具男爭鋒相對,彼此的目光凜然,誰都不想第一個選擇妥協。

忽然,面具男笑了笑,收斂自身的敵意,「哼,看在這位小兄弟的份上,我姑且退一步,讓你一分。」

星舞眯了眯眼睛,見面具男妥協了,也收起了繡花針。

她是不怕這個面具男,但正如洛千靈所說,現在確實不適合和對方鬧起來。

一旦鬧起來,周圍都是虎狼,肯定會趁機動手,渾水摸魚。

她,可不能便宜了這些傢伙,尤其是南宮煌。

「呵呵,對嘛,反正龍王墓葬的位置至今也是一個謎,能不能找到還是一個未知之數,要是在這裡拼個你死我活,就太不划算了。」洛千靈見他們緩和下來,不由得鬆了口氣。

星舞走了過去,對洛千靈說道:「你應該來這裡最早,可以告訴我現在是什麼情況嗎?」

洛千靈看了眼那一扇緊閉的大門,搖了搖頭,「我們在這邊喊了很久,但也沒有人過來開門,不知道裡邊是不是沒有人了。」

「不可能。」王遺風走了過來,一臉肯定地說道:「這裡有人的活動蹤跡,不可能沒有人。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裡面的人一定是躲了起來。」

「躲起來了?」洛千靈愣了愣,疑惑地說道:「他們幹嘛躲起來了?」

「這不明顯么?」王遺風掃了眼周圍的人,冷冷道:「一個被封閉了這麼多年,現在突然來了這麼多人,是個人都會害怕,警惕。」

「如果他們一直不開門,我們是不是就不能進去了?」

說到這裡,王遺風則是沉默了。

他意味深長地看了眼洛千靈,然後回到了星舞這邊。

看到他的反應,洛千靈感覺莫名其妙,似乎這個男人有辦法,但卻故意沉默,是不想和他們分享的節奏嗎?

看見王遺風這個態度,星舞不禁皺了皺眉,然後示意夜鋒,穆萌萌他們聚在一起。 「王遺風,你是不是有辦法進入封都?」當大家都聚在一起,星舞開門見山,低聲道。

王遺風的眼角餘光,瞟了眼洛千靈他們,低聲道:「不錯。這個城鎮儘管密不透風,而且圍牆很高,以我們現在的能力,是沒辦法翻過去。但是……」

說到這裡,他的聲音壓得更低了。

「我之前控制的四頭荒沙蟲也來到了這個地方。我們可以利用荒沙蟲潛入到城鎮裡面。」

聽到這個提議,星舞的雙眸一亮,和夜鋒相視一眼。

他們都沒想到,荒沙蟲竟然也一起來到了這個世界。

以荒沙蟲打洞的能力,完全可以挖出一條通道,潛入封都。

……

……

「血主,我們現在要怎麼辦?」

血煞這邊,一直緊盯著星舞他們一行人。

面具男的雙眸微眯著,沉吟了下,忽然開口道:「我們盯著夜家小子一行人。我覺得,他們似乎找到進入封都的方法了。」

儘管他不知道是什麼方法,但是只要能夠進入封都,便足夠了。

南宮煌,洛千靈,還有強森和彼得,都關注著星舞這邊,他們和面具男都猜到星舞他們可能找到進入封都的入口。

一時間,這裡所有人都關注著星舞他們的動態。

與此同時,在封都的裡面,一些身穿古代服飾的人,臉上寫滿了惶恐之色。

「城主,外面的都是什麼人啊?」一名成民擔心地問道。

封都的城主,是一個年過花甲的老頭,但一雙眸子炯炯有神,絲毫不覺老態龍鍾。

「外面的人,應該和上次的一樣,都是誤入此地。不管怎樣,他們都是強盜,決不能放他們進來。」祁老一臉氣憤地說道,雙眸更是閃爍著憤怒之色。

上一次,封都也來了不少外面的人,都是被地龍沙暴送進來的。現在想來,這些人怎麼就沒被地龍沙暴給絞殺呢?

他們也是淳樸,太善良了。

見這個封閉之地來人,都十分熱情地接待這些人做客,誰知道這些人一點都不感恩,反而為了一己之私,觸怒了龍王,讓封都受到了可怕的詛咒。

他們決不能讓這種凄慘的事情再次發生。

在他們的眼裡,外面的人都是一些貪婪之徒,為了龍王墓葬而來。要是再讓他們胡來一次,封都僅剩的血脈,也就變成歷史的沉澱了。

祁老回頭看了眼城民,一個個城民都一臉頹喪,他們的身上都長滿了奇怪的鱗片,還冒著一些噁心的液體。

這是龍王的詛咒。

只要這個詛咒一天得不到解除,封都人都會不斷地染上這種奇怪的病,身上長滿鱗片,然後一點一點地腐爛而死掉。

祁老心裡壓抑,黯然神傷,也不知道有什麼辦法,才能夠將這個詛咒給解除。

……

……

星舞一行人,隨便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和其他人一樣,很平常地休息。

不過,王遺風則是背對著其他人,雙眸緊閉著,卻是在控制住荒沙蟲打著地洞。

看著王遺風的背影,彼得緊皺眉頭,疑惑這個傢伙在幹什麼? 彼得雙眸陰沉,白皙的臉上浮起了一抹疑慮,他總覺得這個傢伙在做著什麼,但目前為止,並沒有感覺到精神力的波動。

這讓他很疑惑,要是王遺風真的算計著什麼,肯定會有精神力的波動。

其實,會出現這種情況,完全是奴蟲術和單純用精神力控制的區別。

奴蟲術,是在蟲子的身上打上一個印記,相當於簽訂了一個契約。

精神力,僅僅是一個維繫的紐帶,他完全可以壓制自身的精神力波動,對荒沙蟲下達指示。

忽然,王遺風的雙眸一亮,目光灼灼地看向了星舞。

星舞的眉角挑了挑,心中瞭然,不著痕迹地看了眼夜鋒。

兩人的默契,已經達到了一個極致的程度,哪怕是一個眼神,就能夠了解到對方在想些什麼。

緊接著,兩人分別給穆萌萌,水心,醜醜三個發了一個暗號,然後一起緩緩地起身。

當他們起身的瞬間,其他團隊的心神一顫,也紛紛站了起來,都緊盯著星舞一行人的一舉一動。

星舞斜了眼這些傢伙,看來他們都猜測自己有辦法進入封都,否則不可能這麼緊盯著自己不放。

忽然,星舞勾了勾唇角,猛地一跺腳,醞釀已久的靈力轉動,盪起了一片塵埃,將他們的人全部遮蓋住。

看到這裡,面具男的瞳孔一縮,第一個反應過來。

「快,追上去!」話音落下,他立馬沖了出去。

緊接著,其他人也恍然過來,紛紛跟了過去,一起向星舞原來所站的位置撲去。

然而,當他們衝上來的時候,卻發現原地空蕩蕩,不僅是星舞,就連其他人都不見蹤影。

人呢?都去哪裡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