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抬手,舉拳,中指伸出,勾了勾。

霸天的動作極為緩慢,卻是極為的自然,就好像,這樣做,理所當然。

這一刻,李家所有人都憤怒了起來。

「我要宰了你!」李殺的氣勢攀升到巔峰,一腳踏在地上,頓時一道逼人的氣浪陡然生成。

「差不多,玩也玩夠了!」霸天心情舒暢地望著李家那一群咬牙切齒的少年們,身體表面有著電光閃爍,猶如漏電的電線一般,發出哧哧聲。

「不能夠怪我,要怪,就怪你們與我為敵吧!」

霸天全身電光閃爍,手心之中一卷銀灰色的捲軸慢慢展開。

「無雙模式,再開!」

而後,霸天腳步一踏,在反作用力的助推下,猶如一直雄鷹一般,飛上天空,然後猛然地砸進李家人群之中……

求收藏。。。。 一道身影,當真猶如真三國無雙遊戲之中的常山趙子龍一般,突入到人群之中,勇猛無敵。

轟。

一道氣浪在霸天落地之後從四面八方散開,緊接著,山谷之中的天地靈氣陡然涌動起來,天空,開始匯聚一絲絲電芒。

在這一刻,霸天身體之中的超級計算機,其中的能量快速地消耗。

嗚嗚嗚嗚。

起風了,布雲了。

霸天的手掌猛然地朝著下方按去了。

轟。

方圓千米之內,一道道風刃雷霆開始閃爍。

「這?」李殺正準備發出攻擊,見到突然落下的霸天頓時一愣,還未來得及上前攻擊,心中一股強烈的危機感陡然閃現。

「不好,這是靈陣,大家快退!」

僅僅是一剎那,戰鬥經驗極其豐富的李殺便感覺不對,猛然大喝了起來,緊接著他接著自身使用秘法突然暴漲的實力就想朝外逃去。

一般來講,再強的靈陣師,布置靈陣也是許多一定的時間的。但李殺這次卻是錯誤地估計了霸天這樣一個另類特殊的靈陣師。後者布置靈陣,根本不需要任何時間,因為構築靈印,布置靈陣的所有程序都被超級計算機記錄在案,用文件夾的形式保存著,只要發出一個命令,雙擊點開就是了。

唯一能讓靈陣晚一點出現的因素,便是現在的超級計算機等級不夠,輸送能量的速度達不到光速,僅此而已。

但即便沒有光速,也不是李殺這些人的速度能夠反應得過來的。

一時間,泛著寒光的風刃四下亂飛,以霸天為中心的方圓前面內都成為了屠宰場,一些實力低微的,又在靈陣的中心,根本來不及反應,便是被風刃攔腰斬斷。

李家原本所在的位置,猶如是煉獄一般,胳膊與斷腿齊飛,鮮血四射。

「少爺!」霸姬愣愣地望著,小嘴長得大大的,完全是處於震撼之中,震撼於霸天的威武神勇,強大無比,雖然結果血腥了一點。但生出在這樣的世界中,死人,並不是難以見到,很多時候,或是一月,或是數月,霸家的狩獵隊都會有著一人或幾人永遠地留在山脈之中。

「不要啊!霸天!」

與霸姬不同語氣的,便是不遠處霸家的少年,他們此刻只能是震驚地望著,很想阻止霸天,卻也不敢衝進去那靈陣之中,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擊殺李家所有人,這在他們心中根本是想都沒想過的事情啊!

這樣做,只要讓山谷外面的李家之人知曉,那肯定是一場血戰不死不休了。要知道,此刻進入山谷之中的人,無一不是各個家族年輕一輩的精英,未來的基石。若是全部死亡,沒有哪一個家族能夠承受得了。

這樣的戰鬥,已經超出了霸家所有人的理解範圍內了。

「殺!不能讓其逃掉一人!」很快,霸家修為最高的那一名少年霸裘強者恢復過來,直接下達了這樣一個命令。他是霸家重點培養的精英,自然教育得極好,面面俱到。在剛開始的震驚之後,便是想了極多的因素,因此,命令也是極為果斷。既然現在做了,已經無法挽回,那麼就只能一不做二不休,將對方全滅在這裡,若是讓其逃出去一兩個,很可能會讓對方率先發動攻擊。

有時候,先手是非常重要的!特別連個幾乎相差不多的大勢力之間的較量。

隱婚甜妻:陸總又失憶了 很多少年聽得這個命令,再看向場中的血腥場面,也都是點了點頭,他們都是霸家的精英,自然分得清楚利與弊,僅僅是片刻,他們便是默默地成合圍之勢將李家之人包圍了起來,不讓其逃出靈陣的範圍。

「啊啊啊啊啊!」李殺靠著強大的實力以及極其敏銳的自覺,剛剛奔到靈陣的邊緣,便是被霸裘擋住,不讓其奔逃。

鮮血橫流,只是幾個呼吸間,李家之人除了李殺身體表面有著幾道口子外,其餘有著兩名淬體八重強者逃出升天,其餘全部被靈陣轟殺。而逃出的那兩名淬體八重的強者,也都是處於重傷狀態,各自的一條手臂徹底地留在了靈陣之中。

「你們這是在找死啊!我父親不會放過你們的,今日你們霸家都要全部死,全部死啊!」李殺一個趔趄,口吐鮮血地望著圍攏而來的霸家之人,絕望地嚎叫道。

「不行,威力不夠!」慘烈戰場之中的霸天輕微地搖了搖頭,似乎是對自己施展出的靈陣的威力不夠滿意。

一般來講,一級靈陣全力施展,除了能夠靈力外方的築基境強者,淬體期強者沒有人能夠逃離得出去,只要是在中心被發動,即便是淬體九重巔峰的強者,不付出一點代價,都很難逃脫靈陣的轟殺。

但霸天施展出動的靈陣,竟然只是能夠滅殺淬體八重以下的強者,這讓得他無語。

「看來那棋台秘境所教授我的靈印根本只能是最基本的,還達不到施展靈陣的等級,估計是拿來訓練陣盤的!我得去大勢力系統地學習一下靈陣,不然,這個威力,還真是不爽!」

霸天收起靈陣圖,慢慢地走向被霸家之中擒拿住的三名李家之人。

「霸天,這要怎麼處置?」霸裘見到霸天到來,連忙問道。他們都是霸家的精英,雖然能夠第一時間作為最為正確的反應,但真真地讓他們擊殺李家的嫡系天才,他們還真是有些下不了手,畢竟,無論是從他們的年齡,還是心性來說,現在就殺人,而且所殺之人還有可能會引發一場涉及家族生死存亡的大戰的時候,他們還是有些懼怕。

這種擔當,對於一名少年來說,還是太過沉重了。

因此,他們都是將目光集中到了霸天身上,想要將這份沉重的膽子扔給霸天,畢竟,後者可是族長的兒子,以霸壩族長對霸天的愛護,就算有錯,也不會懲罰得太嚴重,但是這對於他們來講,若是做錯了,那可就真的無法挽救了。

「少爺!」霸姬也是罕見地清叫了一聲。

「殺!」霸天極為堅定,似乎古時的將軍,一股將帥之風悍然成型,那種不容置疑的語氣,讓得這些有些猶豫的少年們,堅定了信心。

似乎在霸天說出話的那一刻,他們心中的驚懼便是徹底消失了一般。

「殺!」霸裘得到霸天肯定的答覆,心中是一絲猶豫也消散了去,直接揮手下達命令,在這一刻,軟弱便是徹底與這名少年絕緣了。

「不,不,你不能殺我!」先前還有些僥倖的李殺,待得霸天以及霸裘兩個殺字出口時,心中的那一絲脆弱終於是讓他嚎叫出聲,連連求饒,「我是李家的長子,你們不能殺我!我父親聯絡了其他人準備滅殺你們霸家,你們可以將我作為人質,我有巨大作用,不要殺我……」

「嗯?」霸天望了過去,止住了下手的一名霸家之人……

求收藏,求推薦……………… 霸天那眼神望來,讓得李殺那絕望的心好轉了不少,連忙道,「我父親數個月前就在籌備聯繫,準備在小鎮武鬥結束的那一刻對你們霸家發動襲擊!到時候你們肯定在劫難逃,而我怎麼也算是李家的嫡系長子,有了我,你們可以拿我要挾我父親!」

「說說事情經過!」霸天走到李殺面前,蹲了下來,然後便是聽著李殺述說著李家謀划的一切。

「果然如此,我就說怎麼會隱忍到這種地步,原來是早有安排,想一網打盡!」

得到消息后,霸天重新站立起來,目光掃了一眼李殺在內的李家三人,便找了一個石頭坐了下去。

「怎麼辦?」霸姬聽得李家竟然連通了外人想要對付霸家,一時間就慌了神。畢竟還是小姑娘,根本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

而其他的霸家的少年們也是一臉的慌張,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好了!」片刻,霸天站立起來,目光掃了一眼四周的眾人,直接道,「先前戰鬥受傷的人,此刻出去,用家族隱秘手印,通知族長霸壩,其他的人,就地待命,等候時機!」

「少爺!」霸姬柔和地叫了一聲,不明所以。

「現在的李霸肯定還不知道他兒子出賣了他,所以,我們可以讓受傷的主人出去,迷惑一下對方,同時通知家族做好準備!」霸天掃了一眼李殺,繼續道,「小鎮武鬥沒有結束,李霸也不敢發動襲擊,畢竟,這裡可是有著李家的未來一帶的精英!」

「哦,我明白了!」霸姬點點頭,一副瞭然的模樣,旋即又有些鄙夷地望著李殺,就是後者,為了活命竟然出賣自己的家族。

「那這三人怎麼辦?」霸裘認可霸天的提議,但現在卻不知道該如何處置李殺。

「殺!」霸天堅定不移地道。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既然是敵人,那就沒有必要手下留情了,這個世界沒有所謂的公正平等可言。

「是!」霸裘想了一會,便點點頭,從李殺講述的情況來看,若是真讓李家之人擊敗了霸家,那霸家所遭遇的命運都可以想象,肯定是損失慘重,既然對方都存心要你命,你又何必枉做聖人?

「不,你們不能殺我,我父親會為我報仇的,殺我了,你們就別想活了!」

李殺的嚎叫聲響徹山林。

很快,先前與李家年輕一輩戰鬥過,身上帶著些許傷勢的少年,相互攙扶著,朝著山谷的入口處走去。

「咦,有人出來了?」

「這麼早?不知道獲得了幾塊令牌!」

六七人慢慢地從谷口的大石塊處走出,很快就呈現在眾人的眼中。

「是霸家的人!」

「難道是被清理出來的,手中沒有一塊令牌!」

四周眾人議論紛紛。

而山谷外的巨大廣場中心,這裡都是四大家族首領所處的位置。人們的議論聲傳得很快,很久幾大首領也是知曉了山谷口的情況。

李霸目光掃了一眼面色平靜的霸壩,自言自語地搖搖頭道,「哎,真是付不起的阿斗啊,這才多久的時間,竟然就被清理了出來,真是……」

這種帶著極具嘲諷的語氣,引得這裡李家的高層都大笑了起來。

「哼!」霸壩一聲冷哼,根本不理會李霸的冷嘲熱諷,目光直接望向那走出的幾人。突然,他神色便是一凝,然後以一種奇特的手印摸著臉龐。

「嗯?」中心台上,霸湛望著霸壩的神色以及那特殊的手印,頓時也是一凝,然後便悄悄地退了去。

而李霸見到霸壩沒有回應,那神色卻是越發興奮了起來。按照以往,李家和霸家都會在進入山谷內發生對峙,然後就是武鬥,直到最後一方獲勝為止。一般的情況,是不會出現這麼早就有人退場的情況。

而出現這樣的情況,顯然是有著一方處於大劣之勢。

平台上,李家的人都是異常的興奮,這說明他李家對霸家是有著壓倒的優勢啊!

「肯定是殺兒的七殺拳楊威了!」李霸欣慰地摸著下巴上的幾根鬍鬚,悠然自得。

而相對於這個廣場,在廣場外一處山坡上的森林處,這裡聚集著一群人,每個氣息都是異常的雄渾,特別是為首的那名青年男子,其氣息更是博大,狂暴。

這便是火王會的宇豪堂主。

「火王會?」片刻后,一名身著李家特有錦袍的老者出現在這一群人的面前。

「火王會分堂堂主,宇豪!」為首的青年人面對來人拱手道,其張狂的神色,略微放低了一點,因為他知道眼前的這名老者也同樣的築基境的強者。

「李瀾山!李家大長老!」老者同樣一抱拳,回禮道。老者此刻也同樣在打量宇豪等一行人,除了在青年的身上多注視了一會,其眼神還在青年男子宇豪身後十數名身穿火紅色長袍的人身上停留片刻。

「原來是李家大長老,失敬失敬!」宇豪一拱手,目光掃了一眼下方巨大廣場的諸多人員,問道,「何時,何地動手,對方都有什麼人?」

老者李瀾山神色陰冷地回答道,「身穿青色錦袍的人,一個不留!」

「沒問題!」宇豪信心十足地道。

老者李瀾山指著山坡下方的一條道路,「好,武鬥結束,霸家之人便會從這裡經過,到時候內外夾擊,務必要斬盡殺絕!」

「嗯!」火王會的堂主宇豪目光落在下方的道路上,點點頭,開始布置人手。隨著火王會強者的就位,宇豪手印連動,一道道靈印從雙手之中湧出,然後落在四周,緊接著他便是取出了一卷靈陣圖,然後激活了靈力,直接的往空中一拋。

靈陣圖猶如一道畫紙一般,輕飄飄地落在下方的道路之中,在靈力的涌動下,隱於天地之間。

然後宇豪又鄭重地從懷中掏出幾顆亮晶晶的石頭,按照一定的序列,將其轟入了泥土之中。

一時間,大量的天地靈氣朝著靈陣圖隱藏的地域里匯聚。

嗚嗚嗚嗚。

整個道路頓時被一股迷霧遮掩,就好像清晨的濃郁始終散不開一般。與霸天施展靈陣不同的是,這宇豪所施展的靈陣,根本無法移動,而且,還得事先催動靈力從而引動外界的天地靈氣,形成靈陣。

「靈陣師?」老者李瀾山盯著宇豪的動作,神色凝重了起來。

「雕蟲小技而已!」火王會堂主宇豪神色平靜,不過卻是帶著一股自豪,介紹道,「此陣名為土刺陣,為二級靈陣,尋常築基境強者進入其中,一個不慎,都有可能隕落其中!」

老者李瀾山眼睛一眯,欣喜地道,「如此甚好,那霸家此次定然是插翅難逃了!」 腹黑老公的俏皮嬌妻 「此次酬金豐厚,我等自當鼎力!」

面對李家老者李瀾山話語之中的恭維,火王會堂主宇豪神色甚是高傲。作為一名火王會的下屬堂主,他不但擁有靈陣師的天賦,而且其本身更是築基境強者,若不是在主會之中犯了大錯,被貶到這偏遠的山域來歷練躲避災禍,根本就無需為了眼前的一點利益出來戰鬥。

「那是!」老者李瀾山感受著宇豪言語之中的高傲,恭維著道。對於眼前的青年,其資質的確是有著高傲的本錢,而且他能夠感受得到那十數名穿著火紅色長袍的人的強大。

「那我們就在這裡等待霸家之人的到來吧!」

而就在這個山坡的最上方的山峰之上,有著一道人影隱藏在高大樹木之中,他目光一直落在山坡下的那些人影的身上。

這人,便是得到消息后,一早就離開山谷廣場的霸湛。他得到霸壩的指示,並未第一時間回到霸家族中求援,而是登上了一處高峰,第一時間觀察四周情況。

很幸運的是,他在第一次觀看時,就察覺到了山坡下方的人員,這些人沒有隱藏氣息,這對於立在山峰之上的霸湛來講,可謂是明燈一般。

這多虧了他曾經在東園裡面修鍊過,對於一些陰謀詭計有著極其敏銳的直覺,所幸謹慎期間查探了四周,要不然,他就那麼慌慌張張地直接去求援的話,說不定還會撞上這一群設伏之人。

因為距離過遠,霸湛只是看到了這裡有著幾個氣息渾厚的強者,並未見到宇豪等人的布置。

「想到我等回鎮的必經之道設伏嗎?」霸湛掃了一眼山坡下方的大道,略微沉吟片刻,便躍下樹木,從另外的一個方向繞道狂奔而去。

他和霸壩並不是沒有想過直接帶著參與小鎮武鬥的族中精英一併逃離。只是那樣做,略微有些冒險,畢竟,此次來參賽的可都是霸家年輕一輩的精英,是霸家的未來,折損不起,二來,他們處於明處,敵人處於暗處,在沒有完全的保障之下,還是靜觀其變的好,一旦發生不測還可以進入山谷據守待援,實在不行還可以控制李家的年輕一輩,讓其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

只是他們不知道,在山谷之中的李家年輕一輩都已經全軍覆沒了,若是知道,恐怕結果又會是另外一番景象。

總之,在誰都不知情的情況下,一場戰鬥已經開打了。

山谷之中,霸天與霸家的一眾人員都矗立在原地,並未有任何的移動,只是稍稍地將戰場打掃了一下,將李家之人的屍體就地掩埋。

「霸天,我們現在怎麼辦?」

一切都辦妥之後,霸裘在眾人的推薦下,走到霸天的面前詢問。他們此刻實在是經歷得太多,都不知道現在該如何是好了。

霸天望了望山谷的中心,隨口道,「等!」

「等?」霸裘面露急色地望著霸天,「李家都要對我霸家發動襲擊了,我們還等什麼?」

「等令牌!」霸天神色仍舊平靜,「若是想要得到小鎮武鬥的獎品,必須按照規矩來,不然其他兩家說不定就有可能幫助李家,雖然這種情況比較小,但不能將其往李家一方推,至少也要讓他們保持中立!」

霸裘語塞。現在都是霸家生死存亡的關頭,霸天竟然還惦記著小鎮武鬥的獎勵,若是平常,以霸天如今的實力,得到第一或許有著極高的成功率,可是現在,卻是霸家生死存亡的關頭啊,有什麼事情能比霸家更重要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