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所謂靈丹,和只能治病療傷的葯丹不同,卻是有殺敵之威力的。

這顆碧綠靈丹,名為【碧翠樹丹】,蘊含磅礴無限的生機,其本命丹靈丹魄是一顆上古魔樹,為獨孤全當年機緣巧合之下偶然得到,數百年來,一直都溫潤在自己丹田之內,外人極少知道。

如此關鍵時刻,帝國丹神也顧不得藏私。

他一出手,就是全力。

在獨孤全的操控之下,丹丸轟地一聲暴烈開來,化作一顆遠古巨樹的形象,落在地面上,枝葉參天,遮天蔽日,雄偉無比,一根根綠色的枝蔓在地表和地下瘋狂快速地蔓延,宛如一條條碧綠的蒼龍一樣,以雷電只勢,朝著右相藺爭合圍截殺了過去。

========= 醫神歐陽平的出手方式與眾不同。

他靜靜地站在原地,雙眸甚至微微閉合上。

但一縷縷無形無色無相的毒力,從他腳底散發出去,與周圍的環境和空氣融為一體,悄無聲息地朝著右相藺爭裹殺而去。

醫者生人,亦可殺人。

歐陽平一身醫術早就到了巔峰造極的程度。

他終日與草藥為伴,不知道見過多少劇毒之物,對於天底下各種藥草精純到了極點。

這種無色無相無味的【天仙化魂散】,是他以天地之間至毒之物,多年苦心研製的殺手鐧,號稱連天仙中了這種毒,都會魂飛魄散,雖然是一種誇張的說法,但可見歐陽不平對於這種毒的信心。

後來他從葉青羽處得到了那六個古字,和獨孤全日夜精研修鍊,用古字真意秘術來驅動【天仙化魂散】堪稱是無雙奇術。

而葉青羽穩住了身形,再度爆喝著出手。

四大強者,齊齊聯手,圍攻右相。

周圍兩大陣營的高手強者們,也廝殺做一團。

場面頓時進入了最為慘烈的程度。

光明殿一方,處於絕對的下風。

不論是頂級高手還是人數數量,都無法和右相這一方面相比。

不過是一盞茶的時間,葉青羽、秦無雙和醫神、丹神四人,都血染戰袍,受了不輕的傷勢,在右相藺爭宛如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之下,苦苦支撐,幾無還手之力,被壓得一步步後退……

馳援而來的宗門強者,也損失慘重。

在普通人眼裡可以飛天入地宛如神仙一般的強者們,這個時候,生命廉價的還不如野地里的荒草,每時每刻都有強者死去,每時每刻都有生靈隕落。

這場戰爭不管最後的結果如何,對於天荒界人族來說,無疑是一場不小的浩劫,宗門界的強者,只要是稍微有一些名號的人,今日都出現了光明城內,在這個猶如生命磨盤一樣的修羅煉獄之中,瘋狂地廝殺廝殺廝殺,直到死亡……

每一個武者生命的逝去,對於天荒界人族來說,都是損失。

人族每死去一個武者,實力就會削弱一分。

甚至還會讓一些獨門秘技直接失傳斷絕。

對於異族來說,這無疑是巨大的好消息。

「噗……」秦止水直接被轟飛。

他整個右側肩胛骨都被右相藺爭一拳給粉碎了,幾乎喪失了再戰之力。

獨孤全的【碧翠樹丹】色澤不復剛開始時那般仙翠光澤,化形而成的巨大太古魔樹,也是開始職業凋零,蔓延分出樹枝藤蔓的速度,慢了很多,獨孤全承受了太多反震之力,加上本命靈丹受損,傷勢不輕,嘴角也有血跡溢出……

醫神歐陽不平的【天仙化魂散】此時也基本上被消耗殆盡。

如右相藺爭這般修為的存在,就算是無色無相無味的東西,只要是對他有危險,都會在瞬間產生警醒,登天境左右強者的心境修為和直覺,強悍深奧的程度,絕對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

藺爭雖然看不到【天仙化魂散】,卻能感知其存在。

若不是歐陽不平以【雲頂銅爐】之內的六個古字真法催動操控這【天仙化魂散】,只怕是早就被藺爭給破掉了。

而葉青羽則是更慘。

他幾乎被藺爭給打成了一個血人。

渾身上下都是傷痕,身上的天龍鱗片也不知道被打掉了多少片,然後又重新長出來,然後又被打掉,身上的骨骼,也不知道斷裂了多少次,被他不惜消耗內元,催動【天龍真意】,以極快的速度癒合。

這個時候,葉青羽在靈泉境時打下的一百眼靈泉的底蘊,展現出了不可思議地效果。

雖然從數量上來說,一百零靈泉比很多天才武者的九十幾眼靈泉,也只不過是多了不足十眼的靈泉而已,但武道修為方面的奧義,卻絕對不是用這種簡單的數量來權衡的。

所謂大道之術有十,其用為九,留一不用,是為天命。

大道本就有缺,所以這世間的生靈,凡事如果強求十全十美,反受其咎。

一百眼靈泉就是靈泉境的十全十美,非常難以達成。

曾有無數絕佳資質和心性的天才,強行追求百眼靈泉,反而導致天道降罰,心魔難度。

這就更從側面印證了一百眼靈泉的威力。

葉青羽也是機緣巧合,得到無數別人都不敢想的機遇,又因為有神秘的無名心法的遠古,才做到了這一步。

他之前與敵一戰,基本上都是佔據上風或者不落下風,因此並沒有體會到一百靈泉的可怕。

尤其是晉入了苦海境之後,似乎丹田世界之中的靈泉已經已經沒有了什麼作用。

但今日與右相一戰,卻是葉青羽從未經歷過的苦戰,即便是與其他幾大強者聯手,卻也被壓到了極限。

此時的葉青羽,被右相藺爭當成了最有威脅的人,一頓暴走,被打的鼻青臉腫,估計就算是蘭姨和小草見了,也都不認識了。

四個人之中,他的身上,承受著前所未有的壓力。

但這樣的壓力,卻也讓葉青羽的潛力,被完全催發了出來。

一百眼靈泉體現出的價值就是葉青羽的內元,源源不絕,生生不息,彷彿永遠也消耗不完一樣。

到了後來,連一直在旁邊掠陣的衡姑姑,也都加入到了戰圈。

五人聯手,依舊被右相藺爭穩穩地壓住。

「為什麼會這樣?藺爭的實力如此恐怖,力量已經達到了登天境的初階,按理來說,這種力量出現在近地戰場,會引動天荒界的天地法則懲罰,可到了現在,這天罰之力,為什麼還沒有降下來?」

葉青羽再次被擊飛,腰椎骨都被打斷了,劇烈的疼痛將他淹沒,在重重地撞在地面上的瞬間,他心頭浮現出了這樣的疑問。

之前的宮神將、溫晚及西門夜說等人,選擇進入九重天之巔的戰場中,就是為了避免天罰之力降臨己身。

這種天罰,越是強大的武者,就越是畏懼。

可現在的藺爭,卻以登天境初階的力量,強壓五大頂級強者,揮灑自如,已經過去有半個時辰的時間,出手越發強橫,竟似是一副絲毫不忌憚天罰降臨的樣子。

「是【白虎鎧甲】的力量,氣運之器,秉承天地生靈的意志而生,不引動混沌混亂,可以不受天罰之力的影響……」

一個聲音從後面的傳來。

卻是鐵甲染血的老元帥李光弼,終於恢復了一些意識,胸口傷痕還未癒合,血洞觸目驚心,卻是強撐著走了出來。

而在他的身邊,左相曲寒山也拖著重傷之體出現。

這兩人都是苦海境高階的強者,修為精深,底蘊極為深厚,縱然是受了這麼嚴重的傷,卻還能支撐。

流光閃爍。

兩人加入了戰圈之中。

「老帥當心。」有人忍不住大聲地提醒道。

李光弼哈哈一笑,手中的黑色鐵劍嗡嗡震動,整個人突然像是恢復到了全盛狀態之時一樣,任憑傷口崩裂,血水飛迸如泉,如獅虎猛龍一般沖向了右相藺爭……

而曲寒山則是落在了歐陽不平身邊,手中的白色戒尺,相同的神通,類似的威力,再度出手……

這一下子,等於是七大強者,在圍攻右相藺爭一個人了。

可即便是如此,葉青羽等人,依舊是處於下風。

實力徹底催發的藺爭,雖然身形削瘦,個頭也不高,但一身【白虎戰甲】在身,防禦近乎於無敵,渾身籠罩在烈烈銀焰之中,然如神魔一般,一招一式,都涌動著沛然莫御的力量,葉青羽七人之中,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正面擋住他一擊,只能是在側面遊走糾纏。

「殺!」

虎嘯陣陣。

秦止水再度被震飛。

這一次他卻是斷了雙臂,幾乎被藺爭一拳將身軀轟為兩段,整個人像是剛從血池裡爬出來的一樣,重重地撞在了人群中,昏死了過去……

「少主!」

「小城主!」

無雙刀城中的強者,見到這一幕,都驚呼出聲,迅速地脫離各自的戰鬥,圍繞在秦止水的身邊,將他保護了起來。

曲寒山是第二個飛出去的。

他手中的戒尺不滿了裂紋,隨時都會斷裂一般,而他的身體表層,遍布一道道裂紋,比戒尺上更多,給人的感覺,他就似是一尊陶器一般,隨時都會碎裂坍塌。

也有左相府的強者衝過來,第一時間保護他。

葉青羽化身為龍,以閃電般的速度糾纏。

七人這種,他承受的壓力最大,可以說是戰鬥的第一主力,一身骨頭,只怕是全部都被打斷過一遍了,如果沒有【天龍真意】的恢復速度,只怕是已經癱軟在地面上,至少也要需要四五日才能恢復。

「時辰快到了……」

藺爭的眼眸之中,閃過一絲奇異的神色。

他突然捨棄了與幾大強者的游斗,正面以肉身硬接了葉青羽的龍拳轟殺,整個人如電光一般,瞬間就來到了光明神殿之下。

「老小子滾回去!」

胖子王酈金大吼,一箭三發,三支破甲箭如品字形在虛空之中射出,鎖定了藺爭身上最大的三處破綻。

胖子的箭術,堪稱是無雙。

以藺爭之能,也被鎖定,無法躲避。

但他似是完全不在意這三箭,依舊仗著【白虎鎧甲】的防禦力,硬生生地承受三箭,只是後退了一步,然後一拳轟出,一頭白色巨虎幻象,脫拳而出。

這才是今日右相藺爭自從出現之後,轟出的最強一拳。

他出拳的對象,不是胖子。

而是那死死扼守在懸浮階梯之前的數百光明甲士。

「小心……」

葉青羽關心則亂,出聲大喝。

光明營的數百甲士,正面抗衡這一拳,瞬間數百人感受到了那滔天殺意,宛如利刃一般,切割肌膚。

「御!」

為首一位甲士大喝。

聲音洪亮宛如銅鐘,振聾發聵,意志如鐵。

神奇戰陣運轉,百人如一人般心意如意,齊齊怒吼,宛如銅牆鐵壁,爆發出的力量,對撞上了這一拳。

轟!

恐怖的爆發力之中,煙塵衝天而起。

煙塵中飛舞的,還有光明甲士的身影。

數百甲士營的神奇陣法,聯手之力,還是無法抵禦右相藺爭這驚天動地的一拳。

電光石火的下一瞬間,右相身如閃電,竟是瞬間來到了光明神殿之下,再度一拳轟出,轟在了光明神殿的底座之上。

————-

更新時間有點亂,抱歉了 糟糕!

看到這一幕,葉青羽的心中,頓時浮現出一種大事不妙的感覺。

剛才那一瞬間,葉青羽以為藺爭要攻入光明神殿之中,所以第一時間堵在了懸浮階梯之上的入口,但是沒有想到……

為什麼要拳轟光明神殿的底部?

葉青羽心中畫出一個大大的問號。

一直以來,光明殿神都是懸浮在地火幽泉劍坑之上的,依靠地火幽泉翻滾蒸騰的熱力和神殿底座的符文陣法而虛浮,還可以源源不斷地從地火幽泉之中汲取能量!

葉青羽自己也曾去過神殿的底座,去觀摩過其上的符文陣法。

但老實說,那裡根本就沒有什麼特別值得注意之處。

轟隆隆!

被右相藺爭轟了一拳之後,光明殿轟隆隆地發出一種奇異的轟鳴,整個大殿劇烈地顫抖了起來,朝著天空之中升去。

轟轟轟!

一拳之後,右相拳勢如奔雷,將自身的實力,催動到了極致,整個人攜裹在【白虎鎧甲】的光焰之中,電光石火之間也不知道轟出了多少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