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所有人都不想戀戰,現在只要是搶到了九大奇葯,那麼下一步,他們就是逃亡的開始。

凌天賜已經有了初步的計劃,不過,現在藍星殿的這些人,實在是太可惡了。

「轟——」

爆炸轟動,巨響震天,強大的風暴隨之擴散。

凌天賜手中長劍一顫,周身浮現三道相似的身影,他右手之上,銀焰紫火浮現,整個天際,一下子變得灼熱難耐起來。

「不好,這傢伙又在釋放丹火。」現在很多人都已經清楚了凌天賜的作為。

這種詭異而令人恐懼的丹火,當真是令人無比的憎惡又頭疼,可是,他們偏偏還沒有一點的辦法。

那旋轉的劍芒飛旋在天際,一下子就有著上千百之多,每一道劍芒之上,涌動的火焰都格外的妖異。

凌天賜一劍揮斬,天際之中,竟然的音爆之聲,頓時像鞭炮一般,噼里啪啦的響起。

無數帶著火焰的劍芒,紛紛的沖向了這些圍攻帝聖宗的人。

這一擊,雖然威能可能不是很強,但覆蓋面,實在是太廣了。

「閃開。」

這種攻擊還沒有多少人是不放在心上的,畢竟前車之鑒,他們可是見證了很多,也聽到了不少。

當凌天賜做完這一切的時候,那些人都是如避蛇蠍。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凌天賜的騷擾就會結束,反而是更加的猖狂。

他不斷的釋放丹火,企圖將這裡都渲染成一片火的海洋。

而這裡的一幕,也讓那不少都在搶奪寶物的另外一些人看到了。

只是,現在看起來,似乎寶物的誘惑力更大一點。

那些平行的山體面積太大了,無盡的寶物都在等待著他們的光臨,他們哪有時間看這裡的戰鬥?

「轟——」

這裡的溫度太高了,已經讓無數的人都開始紛紛的多不後退,那耀眼的紫色火焰,成為了這裡最為霸道的存在。

那隻妖獸也沖了出去,它是守護在九大奇葯身邊的守護者。

只是,在這之後,也還有無數的妖魔獸紛紛的衝天而起,它們的目標似乎都是一致的,那就是守護九大奇葯。

「不能讓凌天賜他們活著離開。」芮治等人大聲的叫喚,現在他們都被全面的攔截,根本就沒有辦法。

而且,以凌天賜現在的手段,逃走是一定的事情。

他們根本就沒有足夠的能力,將凌天賜徹底的斬殺在此。

紫貂無比的強勢,直接的展開了殺戒。

它張口一吐,紫色的光芒,瞬間轟殺一片的攔截者。

對於人類來說,它的認知,僅限於凌天賜他們。

其餘的人在它的眼中,不過爾爾。

「退。」凌天賜準備的攻擊已經再次發出了,他的騷擾力度更加的強大。

雖然對武皇高手可能造不成太大的影響,但終究還是亂了分寸。

火焰席捲,瀰漫天際,直接的飛卷出來。

攔截了無數人的去路,帝聖宗、聚仙宮以及斷刀門的人,紛紛開始撤退。

他們也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再戰了。雖然他們恨不得將這些傢伙都給殺死才好。

修為低的人先行一步撤退,其餘的人紛紛在後面壓陣。

芮治等人也都很明白,自己等人要想將帝聖宗的這些高層都留下,估計也可能連自己都搭進去。

他們現在還冒不起這個險,所以,在追擊的事情上,還真的就會拼盡全力。

凌天賜也賭的就是這個,如果芮治所帶領的人,真的已經是不顧一切,那麼他也唯有死戰。

現在看來,他賭對了,和公孫漢帝等人,不要命的武技全部丟出來之後,立即逃之夭夭。

這個時候還在乎啥的名聲嗎?保命要緊啊。

這一戰,雙方都有很大的損失,這是必然的事情。

只是,現在九大奇葯出世,已經引動了這裡的所有人。

鋪天蓋地的人影,紛紛的朝著九大奇葯消失的方向追去。

當然,也有著無數的人影,正在朝著這裡趕來,因為這裡的寶物也太多了。

凌天賜他們施展全力,加速的追擊,這個時候,他多麼希望九大奇葯隱藏起來。

這樣就不會被那麼多的人輕易的捕捉到了。

只是,這次九大奇葯卻是充滿了靈性,大大的出乎了凌天賜的意料。

以前遇到的九大奇葯都並非是如此的啊?

「怎麼我總感覺有些不尋常啊?」公孫漢帝等人的眉角一直都在不安分的跳動。

他們經歷的事情,也的確是不少了,但是這次總是讓他們感覺有些不舒服。

這種感覺,從他們進來之後,就一直都存在。

一件件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各種異變出現,這已經超出了他們任何一次的所見。

丁晨、付剛、孔錚等人莫不是如此,他們也都在擔心,事情是不是已經超脫了他們的理解。

凌天賜心中其實也有這樣的想法,但他現在也不知道怎麼解釋這些事情。

一路追擊,足足是追擊了上百里,但是每次在一個地方停留,那裡都是滿目狼藉,甚至是屍橫遍野,太過於可怕。

這些,都是別人在戰鬥時留下的痕迹,他們根本就追蹤不到。

九大奇葯就像是一個調皮的孩子,總是能夠輕易的逃脫掉。

「又不見了?」紫貂瞪大了眼睛,然後嘀咕道:「這傢伙怎麼溜得如此快?」

「嗯?」凌天賜皺眉,然後看著紫貂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現在不只是凌天賜,就連公孫玉和鞠浩軒這些人都聽出了紫貂話語中的一絲怪異。

什麼叫,這傢伙溜得如此之快?

紫貂被眾人看的發毛,頓時嘿嘿一笑道:「信不信哥?」

「快說。」聖采月的眼眸注視著它,讓它頓時就有些怏了。

紫貂這次嘿嘿笑道:「其實,咱們根本就不用這樣亡命般的追逐。因為我們是追不到的。」

所有人都一眨不眨的看著它,因為他們知道,這件事情果然有貓膩。只是紫貂又怎麼和這件事情車上了關係?

「咱們現在要前往的一個地方,也不見得很隱秘,但是很多人都忽視了。放心吧,九大奇葯最後也會逃竄到那裡去的。這是我們的機會。但,同時我們要做好準備。一場大災難也來臨了。」看著紫貂說的如此的鄭重,眾人面色都有些難看。

不過,紫貂那模樣並不想繼續說下去了,他們就知道,這件事情多半是真的。

凌天賜也在思考,怎麼聽起來,這其中都有著陰謀的味道?

而且,紫貂這次連自己都沒有告訴,這其中到底是有著什麼貓膩呢?想了想,最後還是算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紫貂跟隨自己這麼長時間,他還是信得過的。

「怎麼去?」 王妃忘憂 既然這事情有詭異,那麼他們就不能像是無頭蒼蠅一樣的亂撞,別搞得最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無塵谷。」紫貂說出了這三個字后,就默默的落在了聖采月的肩頭,不再說話了。

凌天賜立即動手,所有人全力加速前往那裡,因為他有著一種很不好的預感即將要發生了。

至於到底是什麼事情,他說不清楚。

但,聯想到這裡面的種種詭異,他已經推算出了一個大概的思路了。

殺不死的黑影,然後是萬佛。

最後又是九大奇葯,還有自己之前遇到的那尊恐怖到無法形容的妖魔獸。

甚至是自己和采月在那詭異的小世界中,遇到的同樣是一尊聖級的怪物。

這些如果串聯起來的話,那就是陰謀。

他現在敢肯定,到時候通關晶石一定會有有用,別問為什麼,他自己都不清楚。

這就是他的直覺,一行人飛的幾塊,生怕去遲了,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聖采月說道:「這裡怎麼感覺就像是一個陷阱啊?」

她的話,引起了丁晨、公孫漢帝、鞠善陽、鞠浩軒等人的強烈贊同,一直以來,他們都覺得自己是處在一個圈中。

現在,越是危機,他們越是覺得如此。這簡直就是一個大坑。

這裡面的種種,都似乎是被設計過的,太讓人不舒服了,一切的事情,都超出了他們的認知和控制。

那種濃烈的死亡氣息,也一直都存在。 整個中心,徹底的因為一個九大奇葯而變得沸騰,無數的高手紛紛前往。

只是,這裡雖然有著無數的寶物,但是搶奪的狀況,似乎一點都沒有改變。

整塊遺失大陸正式的開始變得活躍起來,就在這剛才的一瞬間,這裡原本就是九大奇葯的所在地,瞬間被天上地下的人影所圍堵的水泄不通。

「真是好不壯觀啊。」有人忍不住驚嘆,看著密密麻麻的身影,說道。

「是啊,這九大奇葯的誘惑力當真是舉世無雙。」

「看看那些人,哪一個不是外界赫赫有名的高手?竟然也都爭先趕來?」

這裡一片嘈雜,天地之間,人影憧憧。

燦爛的光芒,照耀四方,這裡本來就不是很黑暗,此刻在數十萬人的光彩照耀之下,宛如白晝。

「那是?」突然,人影中有人驚呼出來。

原來只是一個轉頭的動作,但此刻由於這裡的人實在是太多了,竟然發出齊刷刷的聲響。

也唯有這無數的高手在一起,做出同一個動作,才有可能做得到。

那遠處的天際中,突然有著一道足足是長達數百米的巨大青色光芒,宛如彗星一般的掃過了星空。

在那之後,這裡的人便是看到,無數的發光的身影,都在後面追逐。

「快看,那是九大奇葯。」一位武皇高手都忍不住心動了一下,然後喝道。

他的身影衝天而起,照理說,武皇高手的威能,那是罕有人比的。

但在他說話的同時,這裡的人影,就像是雨點一般的射出。

一道道尖銳的破風聲,幾乎是在瞬間就掩蓋了這道武皇高手的身影。

他只能在這大部隊中,緩緩的前進。

天際一片混亂,此刻無數的高手都在爭相追逐九大奇葯。

原先九大奇葯的真正所在之地,這裡血煞一片,殺氣升騰,十分可怖。

在這裡,還有著無數的身影在飛動,這裡的殺戮,一點都不其餘的地方弱小几分。

要知道,這裡本來就十分的廣大。

那天際中,一層層逐漸遞增的巨大飛行面,上面可是有著無數的好東西。

「滾開。」一個滿身是血的傢伙吼道,他搶到了一個至寶。

只可惜,他的夥伴都被斬殺了,現在圍攻他的人,也太多了。他無力守護。

「我不甘啊,」他仰天怒吼,手中的至寶終究是丟給了一個不認識的武皇高手。

瞬間,他的身影就已經被殘忍的攻擊所分屍,而那得到寶物的武皇高手,雖然是氣得直咬牙,但是心中卻是狂喜,抱著寶物,轉身就走。

「轟——」

周圍一片攻擊,頃刻間就降臨了。

他的退路已經被封死了,此刻縱然是武皇,也覺得是倍感壓力。

同樣的一幕,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都在上演。

「我們距離那什麼無塵谷還有多遠?」現在鞠浩軒都已經失去了耐心。

照理說,他們此番應該是比別人高興才是,但按照現在得到的提示和地圖來看,他們已經飛行了兩天兩夜,可是,那個鬼地方,依舊是遙不可及。

一群高手,還都是武尊之上的存在,這樣馬不停蹄的趕路,那距離已經是相當之遠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