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所以,黃無極悲劇了,罵的正歡的他,還沒有注意到封滅是怎麼消失的,就再也沒有機會去注意了———黃無極的頭顱從身子上掉落,咕嚕嚕的在地上打了個滾,那依舊張開著的嘴巴和猙獰的表情,似乎預示著這個人死前依舊喋喋不休的怒罵。

靜!

所有人都怔怔的看著那依舊噴血的身子,似乎還沒有從封滅那種狠辣、果決的出手中回過神來。

風吹過,血未乾,所有人都激靈靈的大了個冷顫,尤其是莫曉蝶,她原本只是想將封滅拉過來做一個擋箭牌,目的只不過是為了打消黃無極的白日夢,可是沒有想到,封滅竟然會這麼決絕,直接秒殺了他,一了百了,為自己直接解決了所有的後顧之憂。

可是,緊接著,莫曉蝶發現,自己現在是滿滿的擔憂,不知道為什麼,毫無理由的,為那個自己眼中的大色狼而擔憂。

要知道,封滅可不同於莫曉蝶,封滅只是下界的一介修士,或許有些修鍊的天賦,但也就是這樣而已,又怎麼可以承受得住黃家的碾壓呢?而且,這件事情是因為自己而起,自己又有什麼立場去幫助他呢?恐怕,就算自己願意出頭相助,也得不到父親的支持吧?沒有父親的支持,自己又能夠有什麼作為呢?

黃無極的兩位護衛,此時才從少主被殺的驚愕中蘇醒過來,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區區下界的螻蟻,竟然真的敢叫板他們黃家,而且,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悍不畏死的將他們黃家的少主給直接抹殺掉了。

兩位護衛知道,黃家少主死了,他們絕對不會逃得過黃家家主的滅殺的,現在唯一能夠做的,也就只有擒拿下封滅交由家主懲處,然後乖乖等死,說不定還可以免除家人的死罪,否則,被誅滅九族還是輕的了。

「小畜生,納命來吧!」兩位護衛吼叫著,目撐欲裂,向著封滅瘋狂的衝擊而來。

「吼!」封滅一聲怒吼,硬接下他們的一擊,借著反震之力,快速的向著遠方疾躥離去。

「想跑?沒門!」一位護衛冷笑一聲,只見身影一閃,直接出現在了封滅逃亡的路線上,抬腿一腳,將封滅直接踢回了原地。

而在原地等著的另外一位護衛,一拳擊出,直接貫穿了封滅的肺部,鮮血,「滴答滴答」的順著這位護衛的手臂滑落,滴進了大地上,濺起了一撮撮灰塵。

「啊!」莫曉蝶驚恐的瞪大了眼睛,緊緊撰緊了拳頭,指甲深深的刺進了嬌嫩的肌膚中,溢滿了鮮血,眼淚也止不住的往下掉。

「住手!」莫曉蝶悲愴的大喊。

聽著莫曉蝶絕望的聲音,封滅感覺心中暖暖的,畢竟,小丫頭是真正關心自己的,小丫頭的這聲吶喊震散了封滅心中微微的芥蒂。

擊穿封滅身體的那名護衛,轉過頭來,認真地看著莫曉蝶,說道:「莫小姐,請不要讓我們為難,他是擊殺我們少主的兇手,希望莫小姐不要阻止我們!」

莫大小姐發飆了:「你是什麼東西?竟然敢這樣對我說話,找死不成?你們是聾了嗎?還是說剛才沒有聽我說清楚?他———封滅,是我莫曉蝶的男人!你們可要考慮清楚了!」

聽到她這樣說,這名護衛不由得有些猶豫,畢竟,莫曉蝶家的勢力可不是他能夠惹得起的。

這時,在遠空中的那名護衛閃身回到了原地,抬頭看著莫曉蝶,冷笑道:「莫大小姐,我雖然不知道殺死少主的傢伙與您是什麼關係,可是我知道,他絕對不會是莫大小姐您的男人,至少,您的父親還沒有同意,所以,您說他是您的男人,沒有一點兒效力!而且,少主雖然有諸多不是,可是,他畢竟是真正愛著小姐您的,現在,殺害少主的兇手就在這兒,難道,你要當著少主的屍體庇佑下這個兇徒嗎?」

莫曉蝶嬌橫無比:「你們少主是誰?我和他很熟嗎?豬狗一樣的東西,死就死了,啰哩吧嗦的幹什麼?啊?」

護衛啞然,有些悲憤的說道:「莫小姐,我們少主可是因為你而死,難道,你就這麼狠心嗎?」

莫曉蝶鄙夷無比,如同看傻瓜一般的說著道:「一個是我的男人,一個是無關緊要的死人妖,你說,我會幫誰?還有,你沒有資格教訓我,別以為我不能夠搞死你們少主也不能夠幹掉你們,我想,在下界,多兩具僕從的屍體,誰也不會在意吧?嗯?你們說,是嗎?」到最後,莫曉蝶的話語之中,忍不住滿滿的威脅之意。

這位護衛有一瞬間的退縮,可是,想到少主死後自身的處境,不由得咬緊了牙關,不肯退縮一步,爭鋒相對:「我們保佑少主不力,回去后只有一死,現在,將這個膽敢殺害少主的狂徒帶回去,說不定還能夠為我們的家人爭取一絲活命的機會,難道,莫大小姐就眼睜睜看著我們的家人慘遭懲處嗎?」

莫曉蝶不由得嗤笑一聲,滿不在乎的說道:「你們的家人?與我何干?我只要他活著就行,其他的,可與我沒有關係!如果所有人的家人都有危險,難道還要我一個個去救不成?別開玩笑了,我可不是救世主!」

那名護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莫曉蝶,喃喃道:「您不是上界『平民』修士的救世主嗎?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難道,以前的您,都是作秀嗎?」

莫曉蝶毫不留情的嘲諷道:「作秀?你認為我與上界大勢力大門閥作對,解救普通的人們,就是為了做秀嗎?我那樣做,只不過是看不慣他們囂張的模樣罷了,但我可不是傻子,自己的男人和無關緊要的人相比較,孰輕孰重,我還是分辨得清楚的!」

護衛吶吶的,似乎還不敢相信,他們心中完美無瑕的「聖女」,竟然也有如此「惡劣」的一面。

驀然,這名護衛發狠,直接將封滅從另一位已經傻愣愣的護衛手中搶奪過來,威脅道:「現在,你的男人就在我的手中,乖乖的聽我們的話,放我們離開,否則,我現在就殺了他!」

莫曉蝶輕蔑的一笑,淡淡吩咐道:「影祭!」

「嗡」的一聲,一股絕強的氣機爆發出來,護衛一驚,手一緊,可是愕然發現,挾持在自己手中的封滅已經感受不到它的存在了。

護衛抬頭,驀然發現,莫曉蝶的身前,一位臉蒙面紗的女子,飄渺絕世,傲然而立,周身混沌光瀰漫,雖看不清輕紗后的面貌,但就看這份雍容與氣度,可見其是一位絕世佳人,姿容面貌應當不遜色於夢紫萱,而這位神秘的絕代麗人,此時,正扶著護衛最大的籌碼———封滅。

護衛轉頭想要逃跑,可是發現,自己竟然看不到回去的路了,滿眼的只是藍天白雲。

「啊咧?怎麼回事?我沒有抬頭啊!」護衛疑惑的想,可是眼前一黑,再也沒有思考的意識了。

另一位護衛,雙腿打顫,哆嗦的萎靡在地上,驚懼的看著那噴洒著鮮血的無頭身子以及咕嚕嚕隨風滾動的大好頭顱。

「回去告訴你們家主,殺死你們少主的,是我莫曉蝶的人,以後,不許你們黃家再打封滅的主意,聽到了沒有?」莫曉蝶居高臨下,有些輕謬的說著道。

這位護衛慘然一笑,苦澀道:「抱歉!我可能不能夠答應您了!我現在活著回去也是一死,說不定還會連累家人,家主不敢得罪你,可是我們不一樣,自然就成了發泄的對象,與其如此······」護衛沒有再繼續說下去,自絕神魂而死。

莫曉蝶哀嘆一聲:「這就是這個世界生存的規則,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莫曉蝶轉身,心疼的看著昏迷不醒的封滅,對著那神秘的女子問道:「影祭,他怎樣了?」

女子淡然道:「放心吧!這小子身體之中古怪得很,沒有那麼容易死,現在之所以這樣,只不過是借著這次受傷,使得他處在一種蛻變當中,況且,你將你父親的那件寶物給了他,只要他元神不滅,就不會有危險!」

「喔!是嗎?」莫曉蝶鬆了口氣,用一種只有自己能夠聽到的聲音喃喃自語道:「我真是上輩子欠你的!父親給我的······給你了,現在為了你,又攤上了這檔事!哎!你可是我的······以後,莫相負!」

再一次深深地看了封滅一眼,莫曉蝶從神秘女子手上接過了封滅,將其平放在地上,解下了脖子上那件令得封滅眼饞不已的「仙家寶物」,輕輕放在了封滅的胸口上,而後,將因為吞噬了過多珍寶而陷入沉睡的噬蟻也放在了封滅的頭前,然後淡淡吩咐道:「影祭,設置一個保護罩,保護他安然蛻變成功,等他醒來,自動消失放他出來。」

影祭淡然點頭,也不問緣由,縴手一揮,一片朦朧的光束籠罩在封滅的身上,頓時,封滅隱在了這一片虛空之中。

莫曉蝶再一次看了封滅隱藏的虛空一眼,而後,回頭,決然的說道:「走吧!」

說完,也不管淡然不惹塵埃的影祭和面色怪異、複雜的夢紫萱,當先破空而去。

影祭與夢紫萱緊隨其後,只餘下風在她們身後輕輕的拂過,似是抹平了剛剛紛雜的一切。 (這依舊是準備開的新書章節,發出來給大家看看!至於本書的章節,會連同先前的章節一起,在明天發出來!)

封滅做了一個夢,一個好長好長的夢,在夢中,封滅徜徉在一片封閉的宇宙空間之中,在那裡,封滅遇到了肆虐的宇宙「黑洞」,黑洞瘋狂的吞噬著這片星空,將原本祥和靜謐的星空搞得一團糟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這片被肆虐的坑坑窪窪的宇宙星空,封滅覺得自己就是這片廢墟般的星空,黑洞所荼毒的,正是自己的身體。

封滅大急,拚命的衝上去,想要阻止這一切,可是結果卻出乎封滅的意料,他竟然穿過了那個黑洞,彷彿一切是不存在的一樣,鏡花水月!

封滅錯愕,同時也有一種莫名的恐慌,他感覺,自己必須要做些什麼,不能夠將這片星空交由這種「怪物」破壞,否則,自己會有大麻煩。

這只是一種心靈中的感覺,雖然說不清、道不明,到底是什麼原因,可是封滅卻毫不懷疑他的這種直覺,因為,到了封滅這種境界,對於自身的安危,冥冥中會有一種特別的感應,不會無由無故的突然出現。

可是,封滅很快就放棄了,因為無論他怎麼嘗試,都不能夠觸碰到這片宇宙星空的任何事物。

封滅焦急的看著這一切,等待著「黑洞」肆虐后自己身死道消的悲哀落寞。

在這一刻,封滅想到了很多,籍籍無名的自己渴望擺脫奴隸的身份,逃進了遺忘森林遇到了改變自己命運的姐姐,遭逢大難姐姐被囚,自己也被篡改記憶封印進頑石之中,再次掙脫命運的枷鎖取回真我,進入天關路欲直闖上界,天關路上的莫曉蝶、夢紫萱,以及被稱為「影祭」的神秘女子,還有小黑、魂陣,救回自己的九九極殿的仁人志士······

這一刻,封滅陷入了一種及怪的狀態之中,若是有大修士發現此刻的封滅,一定會大吃一驚,這是「真我」的體現,是一種回顧自我、發現自我,從而得到超脫的神秘境界,這一種境界,不是簡簡單單就能夠得到的,與天賦、法力無關,只有在特殊狀態下才能夠觸發這種境界的產生,是上界所有修士都渴望觸及的狀態,因為只有經歷過這一種狀態,才能夠發現自我,改變自身的不足,從而得到更強的發展空間。

雖然說封滅現在得到了別人可望而不可即的境界,可是封滅卻沒有因此而高興,因為封滅知道,不管是去救姐姐還是躲過現在的災劫,這種狀態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幫助,到最後,封滅他所面對的,依舊是逃脫不了的宿命———滅亡!

封滅在這一刻,有一種心如死灰的感覺,難道,這一劫,自己真的就再也沒辦法躲過了嗎?

可是,想到姐姐,封滅立刻恨恨的甩開了這種念頭:自己還沒有救出姐姐,甚至,自己還沒有踏入上界見過姐姐,自己,又怎麼可以就這樣放棄了呢?

封滅的眼神變得堅定起來,咬咬牙,也不管現在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也顧不得這兒是哪裡,甚至不再思考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兒,封滅現在只是知道,冥冥之中的感覺告訴自己,自己只能夠放手一搏,否則,必將大禍臨頭。

封滅調動全身的精、氣、神,愕然發現,精氣封鎖,神覺受限,法力全無,自己現在之所以能夠在這片宇宙中「沉浮」,只是因為這片星空宇宙的規則如此而已。

封滅苦笑,看來,真是天要亡他啊!

不過,經歷了剛才的迷惘,封滅倒是不會再出現剛才的自暴自棄了,不過,剛才的問題也就再一次出現了,到底要怎麼辦才能夠阻止「黑洞」的肆虐呢?

封滅苦笑,心中模糊的有一種想法,看著這片宇宙星空快要被完全的毀滅了,封滅已經來不及思考這種模糊概念的可行性了,直接就付諸行動,以現在這片宇宙星空中的自己為載體,承接自身不可調動的元神、精氣、神力、法力,以這片快要被「黑洞」給毀滅掉的星空為引,架起了自身與「黑洞」間的橋樑,直接借用這條「精神通道」,封滅帶著一切,義無返顧的衝進了「黑洞」的中央,打算身合「黑洞」,取代「黑洞」的肆虐,將自己的意志灌輸給他,藉由自己的意志從而操控「黑洞」,從而解決掉此次的危機。

封滅現在已經顧不得什麼了,身體已經來到了「黑洞」的正中央,可是意志與精氣神卻怎麼也沒有辦法能夠達到「黑洞」的深處,或許可以說,意志在接近「黑洞」的時候,總是被一種陰森、暴虐所侵襲,並且帶著一種無可比擬的狂暴肆意的沖刷封滅的元神,封滅的元神在這種肆虐的狂襲之下,漸漸的開始變得渙散起來,逐漸由崩潰的趨勢。

如果不是封滅現在還有一絲靈台的清明以及對姐姐曦的深深執念,恐怕,此刻的封滅,早就已經泯滅在這片星空之中了。

封滅感覺到自身的狀況,知道自己再這樣下去,遲早會在「黑洞」中煙消雲散,不會留下一點兒痕迹。

封滅發狠,不管不顧,做著最後的一次嘗試,同時,也是最後一次的衝擊,全力沖向「黑暗」的深處,不成功,便成仁!

可是,事情往往就是這樣,總是會向著最不利於你的方向發展,封滅也是如此,沖向「黑暗」深處的封滅,很快便發現,自身根本就承受不住這種狂暴、陰暗的衝擊,在這種「黑暗」的肆虐之下,封滅只餘下一股小小的執念還在負隅頑抗之中。

但是,這只是時間的問題,很快的,封滅完全的堅持不住,「嘭」的一聲嗤響,封滅最後的元神再也沒有抵抗的餘地,完全的崩開在「黑洞」之中。

同時,被安排在影祭設置的保護罩之中的封滅原體,也如同那片神秘宇宙星空中的封滅神識一般,「嘭」的一聲,完全分裂、炸開,四肢、碎肉在保護罩之中散落了一地。

寂靜的宇宙空間,「黑洞」依舊在肆無忌憚的毀滅著這片早已經千瘡百孔的空間,然而封滅的印記似乎已經消失。

就在這時,「黑洞」的正中間,一道驚世光芒驀然貫穿了這片天地,冥冥之中,一股驚天的偉力在運行,影響著這片神秘的宇宙星空。

驀然,「黑洞」中被崩壞的封滅元神,漸漸地凝聚在「黑洞」的中央,而此時,影祭所設置的保護罩之中,封滅早就崩壞的四分五裂的肢體,斷裂處竟然在緩緩的蠕動,而後,這些殘碎的肢體彷彿有著自己的意志一般,漸漸集合在封滅原先所躺的地方,肢體彼此之間的斷裂傷口更是緊緊的糾纏在一起,相互接合。

此時的宇宙星空中,熾盛的光芒早已經平息下來,而肆虐的「黑洞」也已經平息下來,但在「黑洞」的正中央,取代「黑洞」意志的並不是封滅的元魂,反而是一柄破破爛爛、幾乎腐朽的石劍,可是,封滅的元魂卻有一種感覺,這石劍就是自己!

而外界的封滅斷肢,早就已經復原如初,根本就沒有任何一絲斷裂的傷口,當然,也並沒有移動過的痕迹,彷彿剛才的一切從來就沒有發生過一樣。

「囈!」封滅呻吟了一聲,慢慢睜開了雙眼。

揉了揉有些暈眩的額頭,記憶慢慢的復甦,從自己被擊傷開始,一直到面對神秘空間中的「黑洞」,雖然自己昏迷著,但是這中間所發生的所有事情,封滅仍然是歷歷在目,就連莫曉蝶的離開和神秘宇宙星空中發生的事情也是一清二楚。

封滅不由得苦笑,緊了緊手中莫曉蝶留給自己的「小掛飾」,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莫曉蝶到底在想什麼了。

按理說,莫曉蝶雖然說是救了自己的性命,可是,封滅認為,她應該是討厭他大過喜歡他的,否則,她也不會總是故意找自己的麻煩了,之所以將他留在身邊,封滅固執地認為,這小丫頭是為了報仇,或者說是為了整自己,以報當年自己說要將她收為暖床丫頭的仇!

可是現在看來,事情遠遠沒有自己想得那麼簡單,從小丫頭說自己是她莫曉蝶的男人開始,封滅就感覺有哪些地方不對勁,而且,莫曉蝶將在自己看來是仙家珍寶的「小掛件」給了自己,封滅相信,小丫頭對自己是有感情的,至少,也對於自己有一種特殊的感覺,否則,怎麼能夠將如此重寶交給自己?可是,既然對自己有感情,那麼,又為什麼丟下自己與夢紫萱和影祭走呢?

封滅越來越頭疼,想了好多,還是沒有個頭緒出來,索性,直接就不想這些勞神的事了,與其將時間浪費在無聊的猜測上面,還不如先仔細梳理一下自身的全身骨骼經脈,這樣,也好多一份去上界的資本,到時候,直接找到小丫頭去問上一問,走了還給了自己如此重寶,到底是幾個意思。

封滅收拾起煩躁紛亂的心神,靜靜地探視起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愕然發現,原先取代丹田中元神位置的「黑洞」,現在依舊存在,只不過,在「黑洞」的正中央,多了一柄破破爛爛的石劍。

封滅蹙眉,現在,他已經猜想道,自己在昏迷期間所身處的那片神秘的宇宙空間,可能就是自己的識海深處,只是沒有想到,那柄鎮壓住「黑洞」,同時也是保護住自己使得自己沒有隕落的神秘石劍,竟然還在,並不是自己的臆想或者是並沒有就此離去。

封滅有些驚喜,這把神秘出現的石劍肯定不是凡品,雖然賣相差了些,可是能夠令自己鎮壓住「黑洞」同時使自己起死回生,絕對是一件寶貝。

但同樣的,封滅還有些疑惑,這麼一件寶貝,怎麼會無緣無故的出現在自己的丹田之中呢?

不過,封滅也不是喜歡鑽牛角尖的人,既然想不通,那麼,封滅就直接將這個問題放到了旁邊,一切順其自然,等到了時候,封滅相信自己會弄明白的。

封滅起身,試著活動了一下全身,驚愕的發現,法力、神力、元神之力以及神識之力交織在一起,稍一運功,澎湃的血氣直衝雲霄,戰力更是驚人,而且,以前「黑洞」對自身的束縛之力全然消失,也就是說,現在的封滅戰力全開,出於自身現狀的巔峰狀態。

隨著對於自己身體各處的了解,封滅發現,自己還沒有挖掘出自己身體的完全力量,也就是說,現在封滅所處的這一個境界,封滅還沒有走到盡頭,還有很大的晉陞空間,所以,封滅強行按捺住躁動不已、渴望直接沖關的心情,準備到達自身完美狀態的時候再行衝擊下一個境界。

這些還不是最重要的,封滅發現,自己身體中的細小脈絡之中,有些受著「黑洞」的影響,正悄然發生著變化。

當然,這些變化並不是如以前一樣,是「黑洞」肆虐時的惡劣形勢,封滅發現,這種變化對於自己來說,不但沒有任何一絲一毫的危害,反而對自己有一種良性的增補狀態。

或許,這些細小脈絡的微妙變化在感覺上並沒有多大的影響,可是對於實際受益者的封滅來說,這種變化,是十分巨大的。

這些脈絡的細微變化,暗合大道之理,不僅促進了法力與神力的增長,而且,更能夠使得戰力毫無阻礙的輸出和回復,並且在同等級狀態下,發揮出的實力更強。

也就是說,在同等狀態之下,封滅可以說是同境界無敵!

封滅試著活動了一下身子,對於自己現在的狀態十分滿意,由此,封滅決定繼續在受傷遇到莫曉蝶之前所準備做的事情———尋找「天道盟」的入室弟子與親傳弟子,逼問出姐姐的下落。

封滅輕輕觸摸保護罩,頓時,如同水的漣漪一般向外擴散,瞬間,保護罩破滅,封滅就從影祭封閉的保護空間之中出來了。

此時的封滅,戰力全開,再也沒有任何的顧忌,就算是再次對上先前黃家的那兩位護衛,就算不敵,也能夠順利逃離,不會出現毫無還手的境況。

而且,通過這幾天與莫曉蝶的相處,封滅已經了解到,從上界進入到下界困難重重,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像莫曉蝶的父母那樣,花費無數代價才將影祭順利下界安排在莫曉蝶的身邊的。

所以,估計除了各門各派最頂尖的年輕一代,其他人根本就不會特意花費無數的珍寶讓人護衛著來到下界的,而那些沒有護衛的「天道盟」弟子,則是封滅下手的目標。

封滅肆無忌憚,直接開啟元神探視,頓時,方圓千里的情形都盡收眼底。

要知道,元神探視,這是很忌諱的事情,這代表你所能夠探視到的範圍內所有的事情都會了解,而且因為探視極易被感知,如果不小心看到不該看到的,容易惹下滔天大禍,被人無窮止境的追殺。

但是封滅卻不在乎,現在的他,不僅戰力全開,而且修為更是有了長足的精進,所以,他有這個資本。

當然了,封滅的探索範圍也令得封滅吃了一驚,雖說現在封滅的元神在鎮壓「黑洞」的時候就已經消失殆盡,但是,被降服的「黑洞」卻完全代替了封滅元神的作用,使得封滅一些特殊的元神用法並沒有消失,就像剛才的元神探視,不僅沒有消失,而且還比以前更加的強悍!

要知道,封滅現在的境界,普通修士使用元神探視,也就能夠看到方圓百里,就算是上界那些極其變態、妖孽的年輕一輩,也就看到方圓五百里左右的樣子,但是封滅此時的探視能力,卻匪夷所思到這種境界。

很快,封滅發現,在自己前方五百里左右的樣子,一群人正圍攻著兩位極其漂亮的女子,而且在圍攻女子的那群人外邊,還有一些明顯是領頭模樣的年輕人在旁邊指指點點、談笑風生,欣賞著兩位女子左衝右突、憤恨焦急的神態,說不出的愜意。封滅感覺很是不可思議,這兩位女子雖然還沒有達到姐姐曦一般的傾國傾城,但也算是不可多得的美人,這些人竟然忍心如此?

而且那群人很明顯是在戲耍兩位女子,否則,以他們的實力,早就能夠擒拿下兩位女子了。

封滅本來不打算管這檔子事情,畢竟,他不是救世主,那兩位女子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與他無關,可是這時,就在封滅準備撤回元神探視的時候,那群在外指指點點的一些人明顯感覺到封滅的探視,其中一位像是領頭模樣的男子直接對著圍在自己身前的那些人吩咐道:「將他殺了!」語氣之中,滿滿的都是漠視。

封滅聽得他的這番語氣,暗暗冷笑,原本不想管這勞子事的,此時卻改變了主意,直接毫不在意的說道:「不用勞煩你們過來了,我已經到了!」

男子愕然,迅即轉身,看到了嘴角噙著冷然笑意緩緩走過來的封滅。

男子明顯愣了一下,隨即不以為意的笑道:「看來,你早就在不遠處了,不過,你不該使用探視的,因為這樣,你得死!你不用探視的話,我們說不定還不會發現你,你還有可能逃過一劫,可是現在······嘖嘖嘖嘖······」男子剩下的話沒有說,但意思顯而易見。

「是嗎?」封滅淡笑,心中卻是鄙夷無比,這個蠢貨,就連黃家那個偽娘男少主都不如,人家好歹還問一下自己師承和處再動手呢,可是他倒好,問都不問一聲,直接動手。

男子身旁的人見到封滅不屑的神態,恐惹上麻煩,連忙將後台給抬出來了:「小子,我們可是中州羅家的人!知道你剛才在跟誰說話嗎?這位可是我們羅家的少主!既如此,我想不用我多說了吧?你也應該知道『天道盟』與我們羅家的關係,惹了我們羅家的少主,就等於惹上了『天道盟』,現在知道厲害了嗎?」

「天道盟?」封滅喃喃自語。

看到封滅這樣,羅家少主以為封滅怕了,更是狂妄的肆無忌憚的大笑,對剛才身邊出言解說的人鄙夷道:「一看就知道是個垃圾貨色,你還特意解說,搬出『天道盟』的這塊招牌,深怕惹上麻煩,你看看,將他嚇得都自言自語了!你真的以為,我們不能惹得傢伙能這樣隨隨便便的出現?你也真是太看得起他了!」

那人也有些訕訕,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看他剛才那樣,我還以為是個有些本事的人呢,哪知道······是這樣!我這不也是『小心駛得萬年船』嗎?」

羅家少主張狂的笑著道:「你呀!就是太愛瞎擔心,上界哪個天之驕子出行身邊不是眾人環繞,如眾星拱月一般?況且他們都在那個地方,又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呢?現在的這個地界,我最大!就算是黃家那個死人妖,也不敢在我面前嘚瑟,你又何必害怕?當然了,如果他是莫曉蝶,我也會立刻滾的遠遠地,可是,他不是呀!除非他比黃家少主更絕,直接揮刀一割,變成個女子,或許我一迷糊,還真的有可能認錯,你說,是不是啊?啊?哈哈哈哈······我看啊,你就是瞎擔心,但你也太擔心過頭了吧?」

那人更是謙卑的低下身子,誠惶誠恐的說著道:「少主說的是!」

看到他這副模樣,羅家少主又是一陣快慰的大笑。

封滅也在笑,笑的嗜血!可是,在這些傻貨看來,那是他嚇得失常,胡亂的發笑。

面對圍上來的這群人,封滅冷冷的一笑,不甚在意,輕輕地甩了甩雙手,直接沖入了人群之中,頓時,如虎入羊群,慘叫聲、痛呼聲不絕於耳,只一會兒,沖向封滅的人都萎頓在地,場中只剩下封滅一人。

羅家少主愕然,而後冷笑道:「小子,倒是有些本事!」嘴上說著,直接沖向封滅,手中雷光隱現,欲要直接轟殺封滅。

封滅嗤笑,不以為意,腳下微動,頓時,直接出現在羅家少主的近前,面對著面,黃家少主嚇了一大跳,身體舒展,「倏」的一下,飛速的向後倒退,同時,想也不想的就將手中的雷電扔向了封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