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戰無命原本不想太早打開劍界,在仙界中劍界吸收了太多信仰的力量,使其完善,但是進入神界之後,劍界自我封閉,出現了像天堂一樣的情況,但是天堂在大荒可以不斷吞噬那些神性的力量自我修復,可是劍界卻不行,劍界需要吸收的是信仰的力量。

戰無命來到神界雖然修為提升很快,可是在這裡卻難以真正積累信仰的力量,天堂中是有一些,但是天堂中的信仰之力也只夠自身修復,根本就沒有多餘的分給劍界。戰無命能與劍界進行簡單的溝通還是這幾個月。在黑月城,左心明和森羅等人收集了大量的信徒,這些信徒所提供的信仰之力在幾人死後,被戰無命掠奪,戰無命全都用在劍界上了。

劍界是一件擁有罕見的時間規則的神器,戰無命可不想浪費,天地許多規則中,就只有時間規則戰無命沒有真正擁有,甚至連其皮毛也未掌握,只能是藉助劍界才讓發揮出時間的力量。

在他看來,這劍界絕對不是劍神玄黃自己煉製出來的神器,極有可能是一件太古流傳下來殘缺的至寶,被玄黃得到后,一直拿來做一方世界,在裡面收集了無數神劍,這是一種浪費。玄黃畢竟修為不高,就算是在神界也只是底層。

戰無命從劍界中發現最強大的劍不過是仙器級別的,一把神器級甚至是半神器級的都不曾有,從這一點可以看出,這劍界絕對不會是玄黃在神土就擁有的東西,否則怎麼著得有幾柄半神器級別的寶劍吧?因此,戰無命猜測這劍界極有可能是在神葬之地找到的東西。

吸收了黑月城收集到的信仰之力,後來他乾脆將越羅城的信仰之力也讓劍界吸收了,這時劍界才開始蘇醒,這幾日,戰無命針對收集了信仰之力的神靈出手,剝奪了他們的信仰之力,已經可以將劍界打開一條縫,只是打開的代價只怕劍界又要修養好一陣子了。

戰無命不想放棄,這熔岩湖對於逆天劍來說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它是赤焰神龍龍王蒼宇身體上的逆鱗所造,吸收的熱量越多其成長也就越快,當初蒼宇不過是給他打造了一個劍胎,這些年來戰無命不斷幫它成長。

劍界在戰無命神識溝通下打開了一道裂縫,一直在劍界之中溫養的逆天劍感受到主人的召喚頓時自劍界中如同一頭蛟龍般沖了出來。當它感受到熔岩湖中那狂暴的火靈力時,逆天劍頓時發出一聲長長的龍吟,如同一條蛟龍般在這片湖中游弋起來。

初次進入神界,雖然這裡並沒有神靈之力,但是火之元素的力量,是神界的火元素,逆天劍是蒼龍逆鱗,已經不知道多少年不曾感受到神界的氣息,本身無比強大,但是這無數年來神靈之力流失得太多,此刻就像是一個填不飽的黑洞一般瘋狂地吞噬起來。

戰無命不理會逆天劍,他的身體已被九目王蟲越拖越深,越深的地方,溫度也越高,戰無命身體中已經擁有了火之本源的種子,這種狂暴的火之力並不能對他造成太大的傷害,就算是將他身體的表皮燒毀,他身體中龐大的生機也會迅速長出一來,如此不斷循環,細胞衰亡而後又極速成長。

反覆之下,肉身也變得越來越強大。九目王蟲還渾然不覺,他感覺戰無命並沒有掙扎。於是想將戰無命拖入他的巢穴中。

九目王蟲的巢穴不在這熔岩湖的底部,這片熔岩湖根本就不知道有多深,或許是通向地底,九目王蟲的巢穴在熔岩湖深處一個詭異的岩壁內。戰無命有些奇怪,如此高溫的熔岩湖竟未能將岩壁熔化。

「嗡……」戰無命的身體被那條觸手猛然甩在岩壁上,讓戰無命略有些意外的是,這個岩洞中竟然沒有熔岩,彷彿洞口有一個古怪的結界,將那熔岩阻擋在外面。

戰無命終於清楚地看到了九目王蟲的真面目,更像是一隻章魚,幾條粗壯的軟體觸手不斷揮舞,九隻怪眼每隻觸手上分佈著一隻,中間一個球體上還有一隻眼睛。九隻眼睛就那麼在幾條像是孔雀開屏一般的觸手上打量著戰無命。

戰無命抖落下來的熔岩迅速化成一顆顆火紅的珠子,戰無命的血肉上泛著詭異的艷紅。竟然沒有半點被熔岩燒傷的模樣。以九目王蟲的智慧,它無法分辨原因,但是作為擁有智慧的蟲族,它感受到戰無命身體中,那彷彿蟄伏的太古凶獸般的能力,這種力量讓它感受到沉重的危機,因此,它的九條觸手全都張開,如同孔雀開屏一般對著戰無命,一旦這具身體有什麼異動,它便可以發起最猛烈的攻擊。

最快更新無錯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

推薦耳根新書: 戰無命長長地吸了口氣,渾身艷紅的皮膚上彷彿有一層若有若無的淡藍色的火焰。隨著他的呼吸,那層火焰緩緩地自各毛孔納入肉身。他緩緩地睜開眼睛,彷彿有兩.團妖異的火焰在他的眸間跳躍。

九目王蟲身體向後猛然退出數丈,它有自己的靈智,看到戰無命那睜開眸子中的火焰時,它感覺到強烈的危險。因此,不自覺地向後方退去,只是它的身形剛剛退開,就感覺一道影子在它們身前晃過,九條觸手上的九隻眼睛看著那道影子,卻成了一片零亂的碎片,它看不清目標,卻知道危險降臨,於是發出一聲長長的驚叫,一團烈焰自口中噴吐出來,瞬間在它的身前形成了一道火焰之牆,它的八條觸手轟然揮舞而出,向戰無命包裹而去。

「轟……」九目王蟲的火焰噴出,驟然爆裂開來,化成無數流火向四面八方濺射開去,突然覺得某隻觸手一緊,整個身體竟然被拖了起來。

「轟……」九目王蟲的身體被重重地砸在火紅的地面上,濺起點點流火,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大大的深坑。另外幾道觸手剛剛纏住戰無命,便被那沉重的撞擊力衝擊得渾身麻木,幾條觸手失去了動力。

「轟……轟……」戰無命就像在摔草人一般,不斷將九目王蟲的身體在巢穴中砸來砸去。除了火焰外,九目王蟲的手段泛善可陳。更重要的是,九目王蟲的肉身力量並非強項,而戰無命的肉身之強大,完全超出了普通人的範疇。當它的火焰對戰無命失去了作用之後,九目王蟲的命運註定悲摧了。

眼前的九目王蟲與之前衝出天炎谷的那隻相比,似乎要弱不少,戰無命在進入天炎谷之後不斷地吸收天地之間的火元素,不斷剝離火之本源的力量,這一刻他識海中的火本源種子已經十分壯大,完全不在風本源種子之下。這片熔岩湖的高溫都未能對他造成傷害,九目王蟲的火焰對他自然影響不大。

「嘭……」九目王蟲的一條觸手轟然而斷,觸手斷去,九目王蟲的身體猛然向巢穴外滾了過去,如同一個肉團一般。那幾隻怪眼全都合在一起,被那幾條觸手遮掩,它想逃。

「想走,沒有這麼容易。」戰無命眼裡閃過一絲不屑的笑意,大腳一抬,猛然踩碎了那隻斷掉的觸手上的那隻怪眼,身形如風一閃便已先一步趕到九目王蟲巢穴出口。

「轟……」那團怪肉一下子撞在戰無命身上,頓時濺起無數火花。但是九目王蟲的身體卻沒有退回去,而是像一團液體一般,瞬間將戰無命的身體包裹在其中,一部分.身體穿過戰無命身邊,但是卻像是一塊拉伸的巨大橡皮,雖然一部分衝過了戰無命的身體,可戰無命的身體就像是一根樹樁,將九目王蟲的身體釘在那裡。

「轟、轟……」戰無命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陷入了那團液體中,瞬間有種呼吸困難的感覺。不過他並不在意,憑著感覺,雙臂一張,竟然在那團液體之中摳住了九目王蟲的兩隻眼睛。

「兩.團液體濺射而出,一股灼燒的感覺讓戰無命禁不住一聲悶哼,他捏碎了兩隻眼睛。但是讓他意外的是,兩隻眼睛中竟然藏著可以傷到他的汁液,他禁不住駭然。九目王蟲一聲慘嘶,原本就如液體一般的身體一陣翻滾,如同一鍋沸水一般,快速地自戰無命的身體上褪了開去。

戰無命發現自己的兩隻手竟然皮肉盡失,只剩下焦黑的骨頭,心頭駭然,那九目王蟲的眼睛里究竟是什麼東西,竟然擁有如此恐怖的高溫,他可以肯定,那不是腐蝕力量,而是極端的高溫,使他的手掌上的血肉瞬間融化,連骨骼都燒焦了,足見其溫度是何其高。

戰無命的雙手被燒焦,體內的生機迅速湧向雙手,極快地修復起來,雙手上的血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生長。此刻的九目王蟲真的怕了,它只剩下六隻眼睛,根本就不想與戰無命交手,只想逃離。

戰無命雙手雖然受傷,但卻沒想將這九目王蟲放走,這個時候他有些後悔之前不該將另一隻九目王蟲的九隻眼睛滅掉,九目王蟲的眼睛可是寶貝,他想好好地研究一下那眼睛中究竟是什麼玩意兒。

「嘭……」戰無命的速度又豈是九目王蟲所能比的,九目王蟲的身形剛剛一動,戰無命一腳踩住了其中一條帶著眼睛的觸手。想要那幾隻眼睛,戰無命先要將幾條觸手斷掉。

「嘭……」被戰無命踩住的那條觸手再一次崩斷。九目王蟲毫不猶豫地棄臂而走,這一刻他絲毫沒有反抗的欲.望,只想從戰無命手中逃走。戰無命的兇狠已讓它不敢再生出半點其他念頭。

這次戰無命卻沒有踩碎那隻眼睛,而是將其收入天堂神器,想想都有些後悔將之前的那隻眼睛給踩碎了。

「轟……」九目王蟲的身體毫不猶豫地沖入熔岩湖中,它的巢穴已經不重要了。

戰無命的速度同樣快捷,在九目王蟲沖入熔岩湖的瞬間,他也撲了過去,一把扯住九目王蟲倖存的一條觸手,又將其拖了回來。戰無命正欲揮拳轟擊時,只覺手中一輕,手中只剩下九目王蟲的一條觸手,王蟲的身體再一次沖了出去,這傢伙居然又一次斷臂而去。

九目王蟲的果斷讓戰無命心頭升起一絲鬱悶,這傢伙竟然如此果斷,斷掉自己的一條觸手沒有絲毫猶豫,就如壁虎斷尾一般,藉機逃命。

一入熔岩湖,那九目王蟲的速度一下子快了許多。戰無命的速度反而受阻,畢竟這片熔岩湖對於九目王蟲來說,輕車熟路,是它生長的地方,而對戰無命來說卻是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

熔岩湖中的環境十分複雜,戰無命在收集了九目王蟲的三條觸手后讓九目王蟲逃出了自己的神識範圍,熔岩湖不知道有多深,戰無命在下潛到數百丈之後感覺那恐怖的溫度讓他十分不舒服,隱約間覺得在熔岩湖底讓他十分不安,他想了想便止住追擊的步伐,畢竟他身體雖適應了這裡的高溫,卻不是說他就完全不懼火焰,只是他的身體也有一個承受的極限,超過這個極限他的身體也同樣會受傷。

就像那九目王蟲的眼睛里的汁液一般,可以在瞬間融掉他手掌上的皮肉。誰能肯定在這熔岩湖底不會存在著一些未知的東西呢?現在他要做的事就是先將那幾株天炎血蓮給收了。那東西可是煉製玄王丹的主材,將來自己突破神王的時候,天炎血蓮可是重要的東西。

雖然他現在的丹道因為修為的限制沒有多少提升,但是等他的修為起來了,現在又喚醒了火之本源的力量,便可以利用青冥神焰嘗試著煉製丹藥了。現在他身體之中的本命之火比青冥神焰都強上幾分,但是如果青冥神焰吞噬掉九目王蟲的屍體和眼睛,把那顆森羅獄火的火靈珠給煉化了,相信成長必定會極快,至少可以長到金神階神焰層次。

戰無命返回九目王蟲的巢穴,九目王蟲的巢穴整個洞壁都是由天炎石構成的,而且全都是極品天炎石。就算是在熔岩湖底也不曾被熔化,這絕對是一筆巨大的財富,戰無命自然是不願意放棄。

要知道,湖邊的那些天神們在進入這天炎谷之後也不過是從這些熔岩湖中撈起了十幾塊或者幾十塊天炎石。就連他可以深入湖心也不過撿了幾百塊天炎石而已,品階好一點的也不太多,只有百餘塊,數量雖然也算可觀,但是對於神土中的那些丹神來說,遠遠不夠他們消耗。此刻王蟲巢穴中何止千萬,只怕是整條的天炎石礦脈,還是品階極高的礦脈。

戰無命毫不猶豫地開始挖起來,一大塊一大塊的巨大天炎石直接被他搬入天堂神器中,他的洞天法寶可不敢拿出來,這裡的溫度太高了,洞天法寶拿出來只怕會被融化,那可就悲劇了,天堂神器雖然未恢復到巔峰,但畢竟是神王階的神器,材質在那裡,自然不會有這種顧慮。

這種挖法,戰無命只持續了差不多一個時辰左右便收工了,他只在這個巢穴中挖出了一個數百丈見方的空缺,熔岩之下的天炎石雖然不算十分堅.硬,那狂暴的火之本源極度混亂,又在熔岩下,一個不好讓這巢穴崩塌了,他就要被埋在這湖下了。

他雖然肉身強悍,對火元素有著強大的抗性,但是卻不可能真的像是丹藥一樣一直在這湖底下熔煉下去,那樣只怕他真的會在最後融成汁液,所以,挖了近百丈見方他也不敢挖了,不過有這麼多絕對可以讓他在神土成為巨富了。只怕他這些天炎石拿出去立刻會使整個天炎石價格暴跌,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他再度躍身向熔岩湖湖頂浮去,那幾株天炎血蓮可不能丟了。價值也不比他天堂之中的天炎石低呢。

最快更新無錯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

推薦耳根新書: 戰無命被九目王蟲拖入了熔岩湖之下,讓岸邊的那群天神們全都驚駭莫名,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在天炎谷中的九目王蟲並非一隻,而是一雙。眾人心頭髮寒,雖然他們對那天炎血蓮十分渴望,但是想到九目王蟲的可怕,沒有什麼比自己的小命更重要,因此,連魯千夜等人也心萌生了退意。

巨斧等人咆哮不已,可是他們沒有在熔岩湖中行走的本事,這群人只怕也沒有人能到那熔岩湖湖心去救戰無命。只得退而求其次,希望能發生奇迹。

戰無命掙扎著重新浮出湖面的時候他們也都看到了,甚至生出了幾分希望,可是當戰無命再一次被拖入熔岩湖后,人們的心頭已經絕望了。一些人向遠處退出了百餘里,只能遠遠地望著那片熔岩湖,一旦那九目王蟲再次衝出湖面,他們便立刻逃離,沒有人會傻到覺得自己可以與九目王蟲相抗衡,連戰無命如此強大最後也是生死未卜,他們最明智的選擇就是早點退開。

魯千夜等人也只敢遠遠觀望,對於天炎血蓮,他十分渴望,更重要的是,九目王蟲的屍體也還在戰無命身上,如果戰無命真的死了,對於魯千夜來說,這一趟的天炎谷之行真的算是白跑了,這讓他心中很不甘心。

直覺告訴他,戰無命不是那麼容易死的人,可是時間越過越久,一直不見戰無命出現,他的心禁不住沉入了海底,半晌才咬咬牙道:「炎叔,那天炎血蓮我必須得到!」魯千夜深吸了口氣。

被叫作炎叔的老者正是魯千夜身邊一直守護的金神階強者,不過就算他是金神卻也不敢在戰無命面前放肆,因為戰無命斬殺的金神可不算少,葉南祖,風越羅,森羅哪一個不是金神階,而且比他還強。

所以,千夜城雖然有兩位金神,也不願意與戰無命為敵,這一次他們決定隨戰無命前來冒險,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魯千夜需要一種至純至陽的藥物,九目王蟲之血算得上是他在這遺棄之地中能找到的最接近的東西,所以他才開出條件要戰無命分一半九目王蟲之血給他。

現在看到天炎血蓮,這可是比九目王蟲的鮮血更有效果的神物,原本指望戰無命前去採摘,可是戰無命出事了,他總不能就此退去,他無論如何也不甘心。

炎叔不由嘆了口氣,苦澀地道:「雖然我修習的為火之本源,但是這天炎谷中的火之本源與我格格不入,即使是我在沒有任何意外的情況下也很難闖到那熔岩湖的湖心。」

魯千夜的臉色微微一變,心頭有些失望,但是他的眼神卻十分堅定,深吸了口氣道:「就算到不了它的旁邊,只要想辦法取回一兩片花瓣也好,如果只是取回一兩片花瓣的話,不知道炎叔有幾分把握?」

「如果只是一兩片花瓣我倒是可以試試,這可惡的地方居然不能飛行……」頓了頓炎叔又有些為難地道:「可是一兩片花瓣對於小……小公子的病只怕起不到什麼作用。」

「如果真的不行,那也是命中注定,但是讓我就此退走,我更不甘心……」魯千夜嘆息了一聲。

「老奴明白,老奴一定儘力將此物取到手。」火叔咬了咬牙,似乎做出了一個十分艱難的決定。

巨斧等人的情緒十分低落,在他們看來,這麼長的時間戰無命都沒回來,只說明戰無命真的已經死了。戰無命是對他有救命之恩,兩人關係頗好,戰無命是黑月城的城主,戰無命死了,他回去都不知道如何向葉然回復。甘平等人卻心情各異,他們有些奇怪,戰無命應該是活不了,但是他身體中被戰無命種下的魂種卻還存在,如果戰無命真的死了,那魂種又怎麼會活著呢?他還是無法擺脫被控制的命運。

「他會不會還活著?」 前妻,再給我生個孩子 甘平身邊的一名天神有些低沉地問道。

「我覺得他沒有這麼容易死,如果真的這麼容易死的話,那葉家老祖也不會最後被他暗算,我們再等等吧。」甘平有些無奈。

他命魂中的魂種並未消失,他不希望戰無命死去,因為戰無命死了,他命魂中的魂種將消散,這魂種又與他的神格相連,他的神格也將隨之分崩離析,他們也絕對活不了。可是現在他們還活著,只說明宿主還活著。

當日在巨人世界中,戰無命可沒有因為幾句話便對他們毫不懷疑,而是在他們命魂中抽走了一縷魂魄,而後種下魂種。他們的生死不過是在戰無命的一念之間,不過他們當時沒有任何勇氣反抗。當然,也反抗不了。

「他們要幹什麼?」就在這個時候,甘平發現千夜城的人已迅速向那熔岩湖的旁邊靠了過去。一時間他搞不懂魯千夜等人究竟想做什麼。

「只怕是放不下那天炎血蓮吧。」呼延長風此時卻淡淡地插上了一句道。

「天炎血蓮……」甘平和巨斧不由一怔。

「他們這是在找死,那熔岩湖中還藏著一頭九目王蟲,而且那熔岩湖中的高溫他們怎麼過去?」甘平不屑地道。那熔岩湖的溫度甘平相信絕對可以將金神燒成焦炭,雖然炎老和魯千夜都是金神階,但是他不認為對方有能力可以渡過那片湖面。

「他們很難做到……」巨斧也搖了搖頭。

這天炎谷中他們看了一圈,那個位置正是整個天炎谷的中心,熔岩湖中的溫度也是最高,天神器只是靠近湖邊便已經開始有神紋磨滅的跡象。那還只是湖邊的高溫,如果那天神器接觸湖面上的熔岩,結果會是怎麼樣?這個不難想象。

「我們要不要過去看一下?」甘平想了想問道。

「大家準備好破神弩,如果那九目王蟲出現,我們可以遠程出手。」呼延長風想了想道。

「呵,破神弩只怕還沒有靠近那九目王蟲便已被湖面之上的高溫給融化了。」巨斧苦笑,在枯骨河邊上的時候他們就試過了,破神弩的怒矢才進入九目王蟲身體周圍的火焰之中便已化為廢鐵,根本就承受不了那種高溫。

「盡人事吧,如果他們真的要強行去摘取那天炎血蓮的話,我們也只能幫到這些了,九目王蟲根本就不是我們能對付的,我們可沒有戰城主那種強大的陣道修為,也布不了那種大陣,一旦不可為,我們也只能先顧全自己了!」呼延長風無奈地道。

「只能如此了。」巨斧點了點頭。他一揮手,黑月城的天神迅速向他的身邊匯聚過來,一群人也隨之向那熔岩湖邊趕了過去。

魯千夜剛剛趕到湖邊,正思忖該如何摘下那幾株天炎血蓮時,湖面猛然炸了開來,原本翻騰的岩漿炸裂開來,而後一道赤紅如龍的光華一下子破空而起,帶著無比鋒銳的華光竄上虛空。

「嗷……」一聲長長的龍吟聲中,那道赤紅如龍的光華在虛空打了個旋,竟然化成一柄華光四溢的巨劍,就那麼橫在虛空中,彷彿是一頭蟄伏的太古蒼龍,透著一股古樸滄桑的道韻。

「好劍……」魯千夜不由得眼睛亮了起來,這熔岩湖中竟然衝出一柄神劍,他自那劍身之上甚至感受到了龍族特有的氣息。

「好濃郁的火之本源的力量……」炎叔的眼神變得狂熱,他從這柄劍身之中感受到了火之本源的力量,那種呼之欲出澎湃不休的火之本源。

「大家小心……」此時,魯千夜卻低聲驚呼。

眾人也猛然一驚,因為他們看到那熔岩湖湖面上竟然毫無徵兆地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旋渦,而後這個旋渦越旋越快,竟然要將那幾株天炎血蓮給吞噬。

「那究竟是什麼東西?」炎老身後的幾名千夜城的天神臉色變得異常難看地道。

「我的天炎血蓮……」而魯千夜更在意那幾朵天炎血蓮。

「天炎血蓮,真是好東西。」就在魯千夜擔心自己的那幾朵天炎血蓮的時候,一聲欣喜的驚呼驟然傳了過來,而後一隻大手的虛影自空中猛然抓了過來。

眾人不由得一驚,猛然扭頭,赫然看到一道身影一步跨出便已從數十里之外落到了湖邊,而那隻虛影大手正是那人揮出的,而且此人並非針對那天炎血蓮,同時抓向那柄懸於湖心的神劍。

「撼天神將……」魯千夜看到來人,不由失聲你呼。他認出趕來之人,不由得心頭升起了一絲極為古怪的感覺,這個人竟然是葉家的撼天神將。

葉家竟然讓一位神將下到遺棄之地,魯千夜心頭升起一絲不好的感覺,他怎麼也沒想到,葉家竟然會願意花如此大的代價將一名神將給送下來,這對於靈荒中的神修來說,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神將的到來將會完全被打破靈荒的平衡,撼天神將的來臨絕對會是一場災難,很明顯,撼天就是為了給葉南祖和葉家老祖的那道分.身報仇的,如果他真的是為了報仇而來,那麼靈荒將再一次洗牌。戰無命死了,可是親近戰無命的人還在。

不只魯千夜等人臉色變了,甘平和呼延長風等人的臉色也變得異常難看起來,撼天神將他們並不陌生,在天罡神土有不小的影響力。

最快更新無錯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

推薦耳根新書: 撼天神將的出現是一個意外,也是一個讓人心頭髮涼的意外。他們一直覺得這遺棄之地早已由神王盟達成了共識,金神以上的都不能送入其中,就算是金神階的存在也會嚴格限制,可是這一次居然將一名神將送下來,那豈不是可以橫掃這片大地了。誰又能是神將階強者的對手呢?

「轟……」撼天神將的大手幾將這片大湖表面直接覆蓋,在這片天地規則不全的地方,這天炎谷中的特殊威壓似乎對他的影響並不太大。這讓魯千夜心頭十分鬱悶,這就是修為高的好處,如果他的神通可以在這裡使用的話,早就把這天炎血蓮給摘了,哪裡還等到現在。戰無命也因為需要近距離採摘而被那九目王蟲給拖入熔岩湖之中。

撼天神將根本就沒有將魯千夜等人放在眼裡,眼前這群天神在他的眼裡那不過是一群螻蟻而已,神做事哪裡還會去顧忌螻蟻們的感受。

他的目標是天炎血蓮,這可是煉製玄王丹的主材,他雖然只是神將初階修為,但是他離晉階神王也不過是時間問題,到時候如果能有一顆玄王丹,那他晉階的機率將提升三成以上!

這東西對於他來說絕對是比什麼寶貝都重要,當然,那枚橫在熔岩湖上的神劍,雖然看上去品階並不高,但是卻有一股難以形容的靈氣,他可以肯定,這神劍中的器靈絕對不簡單,可能是一柄擁有自我意識和思想的神器。

這種神器雖然現在階位並不高,但是卻擁有無限的成長可能,因為它的器靈會像是神修一般,自我修行,自我提升……現在神土中的神器大部分也有器靈,但是其器靈的思維較為單一,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個早已編寫好的程序,它雖然有一定的靈智,但卻是一種呆板的靈智。

傳說在太古的時候,所有的神器都擁有一種可以自我成長的靈智,就像是修士一樣,甚至連丹藥都擁有自己的靈智,成為修士,但是神界當年的一場大戰之後,整個神界四分五裂,這神土中,想要再度煉製出那種擁有可以自我成長的器靈的神器已經不太可能,除非偶爾個別人在極度特殊的情況下才會有極罕見的變異情況。

但是這種神器一經出世,必然會被大能收藏,能夠煉製出這種可能產生變異器靈的器神也基本上都是頂尖器神,他作為神將難有機會請到這樣的大師出手。所以,當撼天神將看到那柄劍的時候,雖然心中只是猜測,也不願意錯過,雙手同出,便要將天炎血蓮和那柄劍一起抓入手中。

快穿:不服來戰 「轟……」就在撼天神將的大手要抓住那幾株陷入漩渦中的天炎血蓮的瞬間,那片熔岩湖之中的湖面猛然炸了開來,就像是在瞬間燃放的巨大焰火,瞬間將撼天神將的那隻大手的虛影給轟碎,灼熱無比的高溫,使得那隻大手如同蠟水一般滴落。

「錚……」撼天神將的大手被沖得七零八落,那柄神劍似乎感受到了強烈的危機,猛然發出一聲輕吟,頓時化成了赤龍一頭扎入了那熔岩湖中。

「可惡……」撼天神將大怒,原本他志在必得的一抓,竟然兩件全都落空了。他那神通大手被那灼熱的高溫融化,不過是損失了一絲元氣,對他的修為並無影響,但是他這一耽誤,那幾株天炎血蓮已直接被那熔岩湖的無邊熔岩給吞噬。那神劍也沒入熔岩之中無影無蹤。

看到這一幕,巨斧等人全都遠遠地退了開去,無論是那熔岩湖中的九目王蟲還是那撼天神將都不是他們惹得起的,他們不知道在熔岩湖中究竟發生了什麼,在那湖底下又有些什麼東西,居然把天炎血蓮給拖了下去,還有那莫名其妙的飛出來的一柄靈性十足的神劍。

但是他們很清楚,無論湖裡有什麼樣的寶貝,反正都與他們無關,至少有撼天神將在,是不可能讓別人與他分享寶物。

魯千夜等人也嘆了口氣,身形悄然而退,撼天神將身形重重地落在熔岩湖邊,就像是一顆飛墜的隕石一般,讓大地都震蕩了一下。在這片天地間,撼天神將也受到了影響,雖然一步數十里,但是卻無法像是在外面那般飛天遁地,他身體飛行之後似乎受到恐怖的重力影響,地面上以他的腳掌為中心,幾道長長的裂縫一直延伸向遠方。

「敢搶本座的寶貝,無論你是誰……都給我出來吧……」撼天神將憤怒地對著熔岩湖一陣咆哮,而後大手猛然凌空一拍,頓時像是兩片巨大的雲朵一般自蒼穹上墜落,而後重重地轟在湖面上。

「轟……」一聲轟鳴,整個熔岩湖彷彿一下炸開,無盡的熔岩就像是海嘯一般涌了起來,再排山倒海一般向四面八方飛濺開來。

「快走……」魯千夜等人的臉色大變,他沒想到撼天神將一出手竟然如此狂暴,而且根本就沒有猶豫,他們還沒有來得及走出熔岩的範圍,這要是真讓那排山倒海一般的熔岩給撲下來澆個透心涼的話,只怕他們這群來自千夜城的天神能活下來的沒幾個,他很清楚熔岩的溫度何其之高,就算是一件天神器在這熔岩的澆淋下也會化成鐵水……

「轟……」那排山倒海一般的熔岩重重地撲下來,魯千夜等人已經顧不得這裡的規則,拚命以最快的速度逃離,依然有幾人被這自蒼穹之上落下的熔岩給澆中,他們身體之上的護體神罡,甚至他們的天神衣甲,如同遇上了強酸一般,迅速被蝕出了一個個坑洞,他們的身體之上散發出一股焦糊的味道。

兩人倒在地面上不斷哀號,而後被那滿地的熔岩燒成了焦灰。其他人強忍著身上的劇痛,沖了出來,僥倖脫離了熔岩區。

「快走……」魯千夜深吸了口氣,根本就來不及查看那幾人身上的傷勢,更沒想過去救那倒在熔岩中的同伴,迅速向巨斧等人的方向追了過去。

「嗡……」那自天空之中淋下來的岩漿灑落的時候,卻似遇上了一層無形的罩子,一下子被撼天神將的護體神罡給擋住了。在他的身體周圍也形成了一層層煙霧,如雲氣一般使得他的面孔若隱若現。

「轟……」撼天神將的雙手猛然向外一分,那自頭頂淋下來的狂暴熔岩直接被他的雙手給一分為二,從他身側的兩邊灑落了下去。一部分迅速流回那熔岩湖,還有一些部分則流入其他的湖泊,還有一些在地面之上冷卻形成了一層逐漸固化的頑石。

熔岩湖面似乎一下子淺了幾分,不過,那淺過的湖面卻又以似乎肉眼可見的速度被重新補滿,也就是說這片熔岩湖在撼天神將的攻擊之下並沒有太多損失。

「轟……」撼天神將又一次出手,無盡的熔岩再一次被震上了虛空,最後化成了無邊的熔岩雨向下方灑落。整個世界一片赤紅,可是撼天神將並沒有感受到天炎血蓮的氣息,連那把劍的氣息也沒有感覺到,他心頭極度憤怒,不知道在這熔岩湖底究竟有些什麼,不過他知道這熔岩湖中的高溫就算是他進入其中只怕也不太好受,畢竟他不是火靈根的神修,也不擅長火之本源。

「我看你要躲到什麼……」撼天神將一句話未曾說完驟然覺得有一縷幽風瞬間出現在他的身後,在那無盡的熔岩雨的掩護之下,竟然趨近了身體他才發現情況不對。他猛然回首,反手向後方拍了過去。

「轟……」一股沛然巨力就像是一顆星球一般撞擊在他身上,那灼熱無比的火之能量之中竟然隱含黑暗之力,瞬間侵入了他的經絡之中,就算是他的修為強大,這兩股力量混合在一起也讓他在瞬間麻木了一下,而後那股巨便已將他的身形推了出去,隱約中他看到一道潛於那無邊岩漿雨中的影子,一擊即退,就像是火焰之中的幽靈一般。

撼天神將心頭驟驚,這人攻擊的力量之強竟然不比他弱,這熔岩湖底之下究竟有些什麼鬼東西。不過等他將目光自那道沒看清的影子之上收回的時候,卻赫然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已經飛臨湖心,正在向熔岩湖的熔岩之中掉落,不由再驚。

「該死……」撼天神將不由暗罵一聲,剛才那一擊在倉促之下竟然被對方震飛了,可是他依然感受不到對方的氣息,四面八方似乎只有那熔岩的硝磺氣息。他抬手在湖面之上一拍,一股反震之力將他的身體反震起來,他可不想跌落那熔岩中,就算是灼熱的高溫一時不能讓他受傷,但是他卻不希望體驗那種灼燒的感覺。

身形在虛空微微一滯,而後撼天神將向岸邊迅速靠去,可是就在他的身形剛剛一動的瞬間,驟然感覺足下一緊,一股沛然的力量瞬間將他的身體一下子拖向熔岩湖中。

Leave a comment